书友还读过

欢乐喜剧人7
ios版游戏

欢乐喜剧人7
app平台下载

玄幻  |  顾云都

有个晚上,赵倩实在忍不住,就发微信给张强道:“你晚上来吗?”没有动静,好久了才回微信给赵倩:“晚上有应酬,外地的同学回来,要陪他们。”赵倩生气地问道:“为什么连个信息都没有?”张强说:“这几天很忙,你安心做自己的事!好好睡觉,好好休息哈!”赵倩总觉得好像要发生什么似的,前男友李楠也是这样,热恋过后,总是若即若离的,果然就真的出轨了,她非常害怕!赵倩一气之下甩出一句:“那以后就都不要来了!”张强没有回,就这样把赵倩晾在一边。那天晚上,赵倩哭了,哭的好伤心,好伤心!张强整整一周没给赵倩发任何信息,更没有去找赵倩。赵倩越来越没有安全感了!她不晓得怎么办,心想:难道李楠做过的事要在张强身上重演了吗?赵倩实在太想张强了,但又不知道如何和张强说好,因为是她自己叫他不要来的。赵倩想着:他怎么就不懂女人在说气话呢?是他不懂,还是不想来?是他抛弃她了吗?赵倩想着想着,俏脸上满是泪水。赵倩每天都这样反反复复,胡思乱想,患得患失。赵倩实在太想张强了,于是给他发了微信:“你睡了吗?”没有动静,赵倩心慌意乱,泪如涌泉。等到凌晨一点多,还没有张强的消息,赵倩就强迫自己快一点睡觉,但用了很多方法都无法进入睡眠状态。赵倩在辗转反侧中听到“叽叽叽叽”电话铃,她赶忙拿起手机,一看,是张强。手机上一行耀眼的字幕呈现在赵倩的眼前:“我一会过来,你等我!”“我的天啊,他怎么现在还来呢?这么晚,天气太冷了!赵倩自言自语地说。赵倩本想叫他不要来,但她实在太想他了,就回了一句:“嗯!我等你!”没过多久,赵倩便听到敲门声,立即起来打开门,一股酒味向赵倩扑面而来。“你怎么喝那么多酒啊?”赵倩眯着眼睛看着张强抱怨道。张强也眯着眼睛看着赵倩说:“刚才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喝了点儿酒,我没有醉,呵呵!”“怎么这么晚还喝酒啊,你看都几点啦?”赵倩不耐烦地说:“你快去洗洗睡觉吧!”此刻已经是凌晨三点了。他怎么还在外面喝酒啊?赵倩心想,他都和谁在一起啊?是不是鬼混啊?赵倩正在开小差,张强从浴室了走出来……。这时的赵倩已经没有心思了,一股强烈的不满情绪涌了出来。张强没注意到赵倩的情绪,一上床便迫不及待地要了她。或许是因为好几天没在一起的缘故。张强生气地说:“你怎么啦?怎么这么没有状态啊?你是不是……”张强欲言又止。赵倩心想:“你竟然怀疑起我来了!天知道,自从我和前任分手以后,就什么都没做过了。他怎么会把我想成这么糟糕呢?我在他心中就是这样一个随便的女人吗?”赵倩于是生气地说:“张强,你什么意思啊?你都这个时候来了,我哪有心情啊?你到底和谁在一起啊,玩到这个时候?”张强也不耐烦地说:“就和一群朋友啊,他们都不想走,我也不好意思先离开啊!”赵倩带着怨气说:“你是玩腻了?”张强极其不耐烦地说:“哪有啊?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赵倩气愤地看着张强说:“你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来,也不要和我说一下?”张强说:“我不是和你说过,我最近有事儿!”赵倩不解地问道:“什么事啊?难道连个信息都没时间写吗?”张强无奈地摇了摇头说:“唉!有些事我不想解释,反正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儿!”赵倩轻轻地推了一下张强说:“是,没有必要和我解释,我也没有叫你解释!张强,既然相爱了,为什么不可以坦诚一点儿?”张强瞪着赵倩说:“赵倩,你不要再逼我了好吗?”赵倩生气地说:“我怎么逼你啦?我只是要求你没有来的时候告诉我一下,免得我在等你,你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我也不放心你啊!”张强气愤地说:“你不放心我什么啊?我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事?”赵倩流着眼泪说:“张强,你到底怎么啦?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可以告诉我吗?”张强看赵倩哭了,语气有所缓和地说:“倩儿,你不要哭了,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的事我自己能解决!”赵倩抹了抹眼泪说:“既然不说,我也不想勉强你,我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你只要发一个信息说一下就可以了!好了,这个问题就说到这儿!”张强挤出笑意说:“那你是原谅我啦?”赵倩噗呲地笑了出来说:“我才不原谅你呢!”张强走过来从后面抱住赵倩的细腰,把嘴巴凑到赵倩的耳边说:“倩儿,我们以后不要吵架了好吗?”赵倩故作生气地说:“是我要吵架吗?”张强连忙说:“不是,不是!我只是想和你说一下,希望你不要生气,前面的事,都是我的错!请夫人原谅!”说完亲了赵倩一口。赵倩解开张强挽在她细腰的手,转过身去面对面地看着他说:“强儿,其实我只是想你,我不生你的气,我知道,男人不可能整天守在女人的身边,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张强开心地说:“我就知道,我家倩儿是最通情达理的!是我做的不对!我向你道歉,请女皇陛下赎罪!”赵倩笑了笑说:“知错就改不算错,知错不改错加错!你能及时认错还是好同志吧!”说完亲了张强一口,以示鼓励。或许,在恋爱中的男女都一样,吵架无法避免,但不要闹翻了!张强又含情脉脉地看着赵倩,笑着说:“倩儿,这些天你都干嘛呢?”赵倩笑着说:“想你啊!”张强故作疑惑不解地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想我,工作都不做,饭都不吃,觉也不睡啦?”赵倩故作不屑地说:“你想得美啊?我是除了工作、吃饭、读书、睡觉,利用业余时间想你的。”张强说:“这才是一位优秀教师啊,事业为重!不儿女情长,给你点赞!”赵倩说:“会知道恭维女人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我也给你点赞!”张强说:“这几天读什么书?向你老公做个汇报!”赵倩笑着说:“你不要笑话我好吗?”张强严肃地说:“你读书我笑什么啊?称赞你还来不及呢!”赵倩说:“最近在读一本书,叫作《中国后妃全传》。”张强笑了笑说:“我又不做皇帝,你干嘛要学做后妃啊?”赵倩笑着说:“我只想学习做一个优秀的女人!”“好!我喜欢好女人!我更喜欢好倩儿!”张强说道赵倩开心地凝视着张强说:“强儿,你心目中的好女人是怎样的啊?”张强抬起手挠了挠耳朵说:“让我想想看!就像你,你就是好女人啊!”赵倩噗呲地笑了出来说:“不是等于没说吗?我如何是好女人啊,你概括一下说?”

三国演义
下载工具

    三国演义
    官方免费下载

    玄幻  |  浅慕

    一走出刘大明的办公室,秦书凯首先想到的就是赶紧找邱科长商量这件事,他才刚到发改委上班一年,这城里的日子还没过够呢,怎么就要被发配到乡下去呢?这一去就是一整年,吃苦受累不说,肯定是要耽误自己找对象的,每次回家的时候,家里人眼睛睁的老大,就巴望着自己能带个女朋友回去,现在倒好,漂亮媳妇没找着,人却要被发配下乡了。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秦书凯听见邱大姐正在跟谁煲着电话粥,见秦书凯要进门,赶紧放低了说话的语气,看情形电话的内容比较私密,邱大姐并不想被外人听见。秦书凯只好站在门外等,领导打电话,肯定不能进去,你去了,打扰领导煲电话粥的情绪,对你的印象肯定要打折扣,认为你是一个不知道规矩的人。机关呆了一年,秦书凯学到了机关的很多规矩,身为机关人,必须按照一整套看不见的机关规矩做事,只有学会了机关规矩,遵守这个规矩才能成为真正的机关人,否则,永远了进不了角色,入不了圈子,更别提什么提拔了。大约多分钟,秦书凯在大楼的走道上来回转了几圈,邱科长的电话终于结束了,赶紧进去,礼貌的点头问好后,秦书凯急切的口气说:“邱大姐,有件事向你汇报一下。”邱科长听秦书凯说话的谦恭语调,心想,机关里磨炼了一年,这小子已经有了几分机关干部的样子了,说话也知道含蓄了,看样子,小伙子的领悟力还是不错的,照这样下去,以后还是有发展前途的。邱科长说:“小秦,你跟我还有什么好客气的,有什么话尽管说。”邱大姐刚才打电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已经瞄见秦书凯推门想要进来,又顾忌着她正打电话,主动的选择了退避,对于秦书凯这一细微举动,邱大姐心里多少有些亏欠,她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就在想,要是自己能早点当上发改委的副主任就好了,到时候有了一个独立的办公室,打电话就不必遮遮掩掩了。瞧着邱大姐一脸和气的看着自己,秦书凯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找到了靠山一样,有些委屈的口气说,刚才刘主任找他谈话了,说是要安排自己去乡里挂职,。帮助村集体经济。秦书凯抱怨的口气说,邱科长,这件事你可一定要帮我想想办法,我现在在机关混着,感觉挺好的,再说了,去年和我一同进发改委的几个年轻人,也有人学的专业是农口,为什么不让他们下去?邱科长的心里立马开始算盘起来,按理说,秦书凯要到田主任面前告状的事情,刘大明不该这么快就得到风声,既然刘大明不是出于私心报复,那就只能把刘大明的行为理解为工作需要。单位要挑出刚毕业的大学生去乡挂职的事情,邱大姐任也听说过一些,但一直没什么动静,这阵子田主任不在家,刘大明倒是把这件事给翻出来了,不知道他到底是何用意。不管刘大明的目的是什么,邱大姐现在并不想在表面上跟刘大明闹翻,毕竟刘大明发改委主管内外事务的副主任,在没有扳倒刘大明之前,为了一个小小的秦书凯,让自己变成了刘大明的眼中钉肉中刺,那才是得不偿失。邱大姐想到这里,皱眉表示同情的口气说:“小秦啊,这件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如果你不汇报,还不知道有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情况,我帮你打听打听,如果有可能,肯定会帮你说句公道话的!”不管事情能不能做好,话是一定要想说圆满的,这是机关人的语言技巧。如果事情以后有好的改变,就说是自己运作的结果;如果不能改变,就说班子成员研究的事情,我一个人科长不参加党组会议,无法改变领导的意见;总之,托辞是早就准备好的,只是没到说的时候。“谢谢邱大姐!”秦书凯的两眼闪出几分激动来,在他的心里认为,要是邱大姐能帮自己到刘主任面前说几句话,说不准刘大明还会改变主意,有希望总比无奈接受安排感觉要好受些。因为邱大姐和刘大明关系很好啊。回到住处,真好看到李成万回来。想到早上看到他小姨子mm的事情,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不是和她姐姐说了,如果吕婷知道,那么李成万也就知道。心里想,知道又如何,不是自己要看了,她在客厅脱衣服吗,自己也是无意的。李成万看到秦书凯进来,说,回来了,真找你。秦书凯一听,心里想,难道这个家伙知道他小姨子被自己看的事情,就问,什么事情。李成万没有看到秦书凯的紧张,很是猥琐的问,你和隔壁的那个柳橙是如何勾搭到一起的,那个女人对男人一直不是很高兴,竟然被人给上了,看不出来啊。秦书凯听李成万说的是这个事情,心里虽然知道这个女人不可能看上自己,还是有点显摆的说,当然是本人帅的一塌糊涂,是女人看到了都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要***翘尾巴,是不是上过了,要不以后直接搬到隔壁去住了,这样我晚上也方便!”李成万就是要知道两人到底是什么地步。“凭什么啊,这可是政府统一安排的住处,我住在这里可是我的权利,是不是我在这里影响你他妈晚上和吕婷日逼!”“看,说这段话就知道你他妈还是童男子,大哥,那是男女真情交流,算了,和你***也说不通,不过告诉你,刚才那个柳橙来过了,让你回来就过去,看来这个女人想男人那是亟不可待了,你要省点力气,不要把自己都***送进去!”秦书凯一直对上次柳橙的帮助心里很是感激,现在听说找自己,赶紧出门,同时说,为什么到现在才说。到了柳橙的住处,秦书凯心里很是激动,如果真是如李成万说的,这个女人对自己有意见,那么晚上抱着这样的女人,那也是幸福的事情。推开门进去后,柳橙坐在里面,正好看到她的脸,细腻的肌肤,一头飘顺乌黑的头发,精致的五官带着两个甜甜的酒窝。看到秦书凯进来,柳橙站了起来,轻蹙着眉头,双手抱胸,两只粉嫩的胳膊挤着高耸的胸脯,竟然挤出两个圆球。秦书凯吱溜的吸口水。柳橙有些撑不住秦书凯的目光,随口道:“你看够了!”就女人的身体或者那个部位,被女人发现,而且当面问,那也是很丢人的事情,秦书凯脸上布满红色,尴尬的说,柳姐。柳橙很快转移话题说,今晚找你过来,主要是有件事情请你帮忙,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自从这柳橙上次帮助她,秦书凯一直希望有机会能够帮助她,连忙说,柳姐,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柳橙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最近有人男人一直缠着我,让我的生活和工作受到影响,我很是生气就,今天早上再次到我办公室送花的时候,我就说,我有男朋友的,如果朋友看到这样,会打断他的腿,结果那个人说我是骗他的。

    天涯明月刀
    平台怎么下载

    天涯明月刀
    下载苹果版

    玄幻  |  顾云都

    返回身上,不一会,转回来,手里拿着票子:“您辛苦,这是二百块钱,您拿着和弟兄们喝茶去。”赵胜不客气的接过了钱:“薛管家,照理说呢,是这价。可今天我们队长上任,您说您就不代表崔老板意思意思?”“要的,要的。”薛管家又拿出了一百块钱:“丁队长,这是我孝敬您的,您别嫌少,现在买卖难做。等改天您有空了,我请您喝茶去。”“丁队长,您看这?”赵胜也不敢自己做主。丁远森生平还是第一次经历这样事情:“你看着办。”“好勒。”赵胜一挥手:“收队!”“丁队长,赵副队长,您走好。”等到这些特务一走,薛管家对着地上“呸”了一口:“一群瘪三!”“老刘头,一人一碗馄饨。”“哎,好勒,您稍等。”夜晚的马路边,摆着一个馄饨摊,锅子里冒着热气,边上放着一张小桌子,两条长凳。“老赵。”丁远森坐下来说道:“这一车烟土利润不少吧?咱们出来一趟,就弄三百块,是不是少了点?”“这就不错了。”赵胜接口说道:“这些卖烟土的,方方面面都要打点到,什么巡捕房啦,警务处啦,卫生处啦。总之到处都要用钱。上海滩的几个大老板和他们的夫人,三节两寿,礼是一定要到的,要不然别想做了,还有他们的手下也不能白做啊。这么一算下来,真正到他们手里的也不多,咱们这就知足了。”知足?丁远森哪里知足。忙了那么久,一共到手三百块,再一分,自己拿到的不过一百五十块钱。这大上海什么都能没有,但就不能没有钱。没钱,寸步难行。“再说了,这崔瞎子不比从前了,可要是大的走私贩子和烟土商呢,咱们也招惹不起。”丁远森却留上了神:“这上海滩都有哪些大贩子?”“有啊,比如高乐田。”“高乐田?”赵胜点了点头:“他开了一家‘福鑫公司’,专做走私、贩卖鸦片,听说一年能捞不少的钱,要不然他怎么养那一大摊的人?”丁远森听的非常仔细:“没人找他的麻烦?”“哎哟,他不找人麻烦就不错了,还去找他麻烦?”赵胜苦笑一声:“他现在是个死人了,可他活着的时候,势力大着呢。”怪不得翁光辉要让自己去查没高乐田的家产。看样子,这家伙攒了不少的钱啊。丁远森忽然有了一个想法:“老赵,咱们这么小打小闹,真弄不到几个钱,我有个想法,要是能成功了,哥几个都能好好捞上一笔。”赵胜一听就来精神了:“丁队长,您说。”“你认不认识罗登探长?”“认识,怎么能不认识?”赵胜一听便说道:“中央捕房的探长。”“你和他关系呢?”“还行,过去和徐满昌一起见过几次。”“你能不能安排个时间,让我们见个面?”“成啊,这事包在我身上了!”高乐田的死,让高府上下如丧考妣。尤其是他的大老婆高钱氏。高乐田是个大商人,还是上海滩有名的色鬼。民国政府早就规定了一夫一妻制,可民国的法律也管不到公共租界,高乐田还是一共娶了四房姨太太。据说外面的小老婆还有大把。管家的是他的正房夫人高钱氏,整日里吃斋念佛,可却是出了名的毒辣。高乐田原先有四房姨太太,四姨太据说就是被她逼死的。高乐田的死讯传来,高钱氏觉得天都要塌了。以前仗着他的势力,做的坏事不少,得罪的人更多,现在他死了怎么办?一边办着葬礼,一边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了三姨太的身上。就是这个丧门星啊。老爷跟她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可这人好端端的就没了。尤其老爷死了,可这小狐狸精却居然还好好的活着。“去!去!”高钱氏咬牙切齿:“去把那个小狐狸精从医院里给我揪出来,我要让她给老爷陪葬!”“哎,这就去,这就去。”赵胜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到了中午的时候,他就悄悄的告诉丁远森,罗登探长答应见面了,见面的地点就在中央捕房。丁远森也不敢怠慢,立刻和赵胜一起出门。反正翁区长也说了,让一小队休息一段时候。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把该办的事情都办了。赵胜对中央捕房熟门熟路,一进来,里面的人大多都认识他。“老赵,等会,探长在办事,一会就见你们。”“哎,成,我们就在外面等着。”可是这一会,就足足等了一个来小时。就连赵胜也都有些不耐烦了。丁远森却还是保持着耐心。十有八九,这是罗登准备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呢。可要处理好接下来的事,还非靠这位探长不可。又等了有十来分钟的时间,罗登才终于有时间见他们了。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罗登。“你就是丁远森?”一开口,罗登就问道。边上的翻译还没来得及翻译,丁远森已经用英语回答道:“是的,我就是丁远森,罗登探长。”他这是自学的英语,有的时候在表演魔术的时候,可以和外国客人进行互动。对方会说英语,罗登也不奇怪,面色一沉:“来人,抓了!”“探长先生,我做错什么了吗?”丁远森丝毫都不害怕。罗登阴沉着脸:“我们怀疑你和一场谋杀案有关。”“探长先生,请你明说,什么谋杀案,我谋杀了谁。”罗登一拍桌子:“你涉嫌谋杀了高乐田先生!”丁远森笑了:“探长先生,我听说大英帝国是最讲究法律的,如果你有证据控告我谋杀,那么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如果没有证据?我是一个守法的国民,同时也是国民政府的公务员,你这么对待我,不怕引起重大纠纷吗?”罗登一时倒也无话可对。力行社不会轻易去招惹巡捕房,同样,如果不是迫不及待,巡捕房也不会随便去找力行社的麻烦。这是共识。如何保证公共租界的安全,才是工部局最看中的。他的确没有证据,如果现在就扣押了丁远森,力行社一旦来要人,肯定会引起工部局警务处的干涉。罗登的脸色很不好看:“也许现在我没有证据,但我一定可以找到的。我向你保证!”“探长先生,你瞧,我是主动来你这的。”丁远森丝毫都不在意:“难道你不问问我来的目的吗?或许你认为,你将来完全不会和我们进行合作了?”罗登在那沉默了。巡捕房,和力行社,本来就是彼此合作彼此利用的关系。巡捕房一些不方便出面做的事,往往都会请力行社帮忙。比如让某个人神秘的失踪等等。而徐满昌一直都和罗登是合作关系。现在徐满昌死了,这让罗登有些头疼。“你们,都先出去,我和丁好好的谈一谈。”

    长歌行
    介绍引导

    长歌行
    下载站

    玄幻  |  默黎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留声机里,放着风靡上海滩乃至全国的歌曲“送别”。丁远森对着镜子,在头发上抹了大半瓶的发胶,四六开的头发,服服帖帖,一丝不乱。三件套的西装,是正经的英国呢料做的。脚上的那双皮鞋,是美国舶来品,价值足足个大洋。简直就是巨款了。丁远森做梦也都想不到,身为一个魔术师的他,居然在一次魔术表演中,穿越到了年的上海。还成了力行社上海区审讯室的一员。脑海里还有一个声音一直都在告诉他:你是一个特务,但是一个红色特务,你是红党潜伏在力行社的,不要忘记组织上交给你的使命。我是红党的潜伏人员?我的任务是什么?我的上级是谁?怎么联系他们?丁远森一概不知。他唯一可以确定的,自己在这里只是一个新人,刚刚进入力行社只有半个月的时间,还处在考察阶段。除了舍友,和自己之前的直系领导,审讯室的马主任外,其他人自己都不熟悉了。说来也巧,几天前,一个怎么用刑都不肯开口的犯人,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交给了身为新人的丁远森去审讯。结果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丁远森就撬开了他的嘴。审讯室这活,又累又没有油水,之前的审讯官老马,又请了几天病假,没人愿意接他的位置。区长翁光辉一高兴,不但赏了丁远森三十块大洋,还直接任命他成了助理审讯官。那三十块大洋,全花在这身行头上了。其实说贵也不贵,上海滩的小开们,最贵的一身行头据说得二百多个大洋,光是一块“浪琴”表,就不是小特务们能够负担得起的了。“上班啊。”宿舍的门推开,丁远森的舍友,行动二小队的吴开明打着哈欠走了进来。“上班,抓到了?”丁远森问了声。昨天晚上,吴开明的小队,奉命密捕上海滩有名的大汉奸高乐田的亲信刘长金,这刘长金好赌,往往一赌就是一晚上,看吴开明的这样子,只怕到了天亮时候才抓捕到的他。“抓到了,这小子真能赌一晚上。”吴开明往床上一躺,拉过被子往身上一盖:“估计你一去单位,翁区长就得命令你立刻展开审讯。累死了,我睡了。”“成,那我去了。”“立刻对刘长金展开突审!”“是。”“还有一点。”翁光辉停顿了一下:“不许用刑。”“什么,不许用刑?”丁远森一怔。“小丁,你不懂。”翁光辉的声音明显放低:“这个刘长金,不但是高乐田的亲信,他还是市政府秘书长顾惜冬的小舅子,这次是密捕,万一得不到有价值的情报,顾惜冬和我们翻脸,咱们在上海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我尽量。”“不是尽量,是一定要办到。”翁光辉的口气一下变得严厉起来:“上峰有令,高乐田叛国投敌,证据确凿,命我上海区着手进行刺杀,震慑群丑,以儆效尤。但高乐田此人极其狡猾,我们两次刺杀都无功而返,这次好不容易抓到了刘长金,一定要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明白!”刘长金,三十四岁,高乐田的秘书,上海本地人,嗜赌,老婆四年前带着孩子逃离上海……丁远森看了一下卷宗,随即合上:“刘哥。”一声“刘哥”,倒是让刘长金一怔。原以为被抓了,肯定会对自己用刑,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客客气气的。“刘哥,您别怪我,我这也是上峰命令。”丁远森一脸坦诚:“咱们吃公家的饭,不得不做出点样子出来,对不对?我还给您透个底,上峰命令,不许对您用刑。”刘长金顿时放下心来。“谁让您是顾秘书长的小舅子呢?”丁远森叹了口气:“谁敢得罪顾秘书长啊。我看这样,我也不审您,审了您您也不会说,咱们呢,就在这里耗上一两个小时,然后我说您死不开口,就算交差,您看怎么样?”刘长金笑了:“成,够意思,等到我出去了,将来有机会一定提携你老弟。”丁远森一笑,再不说话。刘长金到底赌了一晚上,神经一松弛下来,哈欠连天,只想睡觉。正在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淅沥沥的声音。一睁眼,睡意顷刻全无。原来,百无聊赖的丁远森,正在那玩着一副扑克牌。“老弟,也好这个?”刘长金问道。“喜欢,有牌九最好。”丁远森笑道:“可拿副牌九到这来,实在难看,非被上司骂死不可。”刘长金精神来了:“反正咱们闲着也是闲着,玩会?”“玩会?”“玩会!”丁远森那样子比刘长金还要来劲:“那就玩会,可玩牌没彩头不行啊。”“当然得有彩头。”刘长金才说完,随即又有一些沮丧:“可我东西都被你们没收了啊。”“来人!”“到!”“把刘长金的东西都拿来。”“是!”刘长金昨晚大赢特赢,一只包里全是大洋、钞票,甚至还有一条小黄鱼。看到赌博,他就好像看到自己的亲娘老子一般亲热:“玩什么,怎么玩?”“俄罗斯扑克,十三张?一块钱一道牌?”“一块小了,十块钱一道!”这俄罗斯扑克,在丁远森那个时代,还有一个名字,叫“拼罗宋”。刘长金兴致勃勃,掏出一大把钞票:“来!”“我坐庄。”丁远森动作麻利的把牌分成了四摊。丁远森的心里一直在笑。你和一个魔术师赌博?还是一个主攻近景魔术的?这不是自己找虐吗?刘长金皮包里的大洋、钞票,这才多少时候,全部到了丁远森的面前。刘长金额头上满是汗水,双眼通红,大呼小叫,全然忘记了自己现在还是个犯人,似乎还在赌场里一般。到了这个地步,即便让他收手也都不肯了。“刘哥,这牌您真玩不了了。”丁远森把牌往桌上一扔:“头道三个A,二道顺子,三道还是顺子,不过是同花顺,您又输我十三道!”“他妈的!”刘长金恼羞成怒:“再来,我不信今天赢不了你!”丁远森把他面前的金条朝自己面前一拿:“您前面欠了我五十五道,加上这把,这一条小黄鱼都还不够啊。”刘长金这才发现,自己没钱了:“先欠着。”“别啊,这赌桌上可不带欠的。”“那怎么办?”“那我给您出个主意呗。”丁远森不紧不慢说道:“您卖我点我感兴趣的情报,一份情报,算您一百个大洋,怎么样?”刘长金沉默不语。可丁远森知道,一个赌徒,尤其是赌红眼的赌徒让他把自己老婆卖了都肯!获取情报?还有什么比一个输光了财产却急着翻本的赌徒更容易出卖自己主子的?一个赌徒,当输无可输,又红着眼想要翻本的时候,什么都敢压上!房子、老婆、孩子……

    五一火车票秒光
    介绍指导

    五一火车票秒光
    APP特色

    玄幻  |  沐西

    口吐狂言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长发男子,身那件花衬衣看去有些新潮,皮鞋也是铮亮,但脸庞那道长长的刀疤破坏了还算有点男人味的五官,平添了几分狞恶。“虎哥,给我个面子行不行?她们都是厂子弟,不懂事儿,你不和他们一般见识,改天咱们在一起喝一盅。”张军一边示意站在孔香芸二女面前那个脸色煞白的青年让开,一边笑着道。“张科长,我要不是给你面子,今晚我把这小子废了,但你既然出面,我不和这小子一般见识了,让他马给我消失!另外,你也得让我在兄弟面前过得去才行吧?这样,让这两位小妹子陪我和兄弟跳一曲,怎么样?”长发男把手指的关节按得格格作响,脸的伤疤在灯光下格外碜人,尤其满脸横肉加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让旁边一些本来咬牙切齿准备联合起来对付这帮外来家伙的青工们也有些迟疑了。张军有些为难,这个家伙在周边镇横行霸道,他也面熟,但是不太常来厂里惹事儿,前两次都被自己劝开了,这一次看来对方似乎不太想买自己面子了。可是要让自己去叫那两个女孩子和这个家伙的兄弟跳舞,那他也作不出,真要这样,他这个保卫科长也别混了。最好是那两个女孩子知趣一点,主动把这个责任揽过去,可这两个女孩似乎都吓傻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哪里还知道这些?“叶庆泉,那个吓坏了的小子是朱荣鑫,我们低一届,你可能没印象了,他老子是分管生产的副厂长朱长志,整天爱出风头,这下可好,要倒霉了。”汪昌全悄悄在我耳边道:“张军不得不出面,否则他以后的日子难过了。”空气有些凝滞,我本不想掺合这事情,这是张军的份内事儿,但是看见张军镇不住这个场子,我不能放着孔香芸不管不顾了,毕竟是同班同学,我只有出面了。“陪你们跳舞?你算什么东西?不陪你又能怎么样?”我推开人群走了进去。长发男子一下子感觉到了压力,来人只有一个,但是气势却很是迫人。“妈的!哪来的王八蛋,不想活了?”长发男子旁边一个压抑不住怒火的家伙一下子扑了来,连长发男都没有拉住。我身体微微一偏,猛一抬腿,把对方蹬了个狗啃泥,道:“嘴巴给放干净点!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漂亮的一腿,长发男意识到眼前这个外表斯的小伙子不是好惹的主儿,狗蛋也是打过多场硬仗的老手了,却连丝毫反应都没有被对方一腿蹬出去,半晌爬不起来,看样子是吃了大亏。吸了一口气,长发男瞳孔一缩,打量着我,道“小子,你混哪里的?在农机厂这片没见过你啊。”“你管我混哪里的。”我同样冷冷的盯着他,道:“反正和你不是一条道的,老子今天没心情和你们废话,趁早滚!”长发男有些愤怒,这个家伙口气如此大……他正犹豫着想要动手了,一旁有人已经喊了出来:“哟!那不是小泉嘛?前几年为了他姐姐,差点把李华军打的半身不遂……”听见议论声,长发男登时恍然。李华军当年在青阳也算是标准的狠角色,被我干趴下后一蹶不振了,这事情,作为资深混混的长发男当然知道。长发男朝我冷冷的点头道:“原来是你小子啊!”这时他心里真的犹豫了,他是地痞,打架闹事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家常便饭。但混混打架也是有原则的,要么为名,要么图利,混混其实最不愿意的是招惹像我这样的人。因为我这类人不混社会,但打起架来却偏又心狠手辣、还敢拼命。他算打赢我,也没啥可吹的,对他的名声丝毫没有帮助。而且凭我以前干趴下李华军,和刚才轻易放倒他兄弟的一幕,他也没把握打赢我。长发男脸色铁青,恶狠狠的环视了一眼四周,看见我几个同学都已经凑近身后,周围农机厂的子弟也把圈子越围越小,他清楚,再不走,到时候恐怕想走都走不了了。“行!你牛逼!”长发男恨恨的扭头离开,狗蛋刚从地爬起来,原本还想接着打一架,但见自己老大脸色难看的快步离开,他也不敢吱声了,灰溜溜的跟着离去。舞厅里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百双惊、艳羡的目光围绕着我身旋转,让我好生体会了一次英雄的感觉,尤其是能够得到同龄女姓的青睐目光,相信无论哪个男姓都会有点飘飘然。“叶庆泉,这一次多亏你了!”女孩明亮的目光带着些许说不清楚的味道在我的脸回旋,清脆的问道:“听同学说你毕业回青阳市机关工作了?”“说哪里去了,不说咱们是同班同学,算不是,看见你这样的大美女被人欺负,我也得仗义出手啊。”淡淡的幽香萦绕在我鼻间,让搂着孔香芸纤细腰肢的我遐思万千,微笑道:“我刚进资源管理局,工作没多久。”“你在江州大学不是学生会主席吗?以你的成绩,应该能留在省会玉州呀,算不能留在玉州,起码也得分到青州市的单位,怎么回到我们青阳这县级市来了呢?”孔香芸惊讶的扬起脸庞问道,细腻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得娇嫩,仿佛有一层水光要浸润出来。“呵呵!想留在省会和青州的都挤破头了,家里没点关系的,还是算了吧。”“唉!也是。可你好歹也是在青阳市政府机关工作,以后还是大有前途的……”孔香芸叹了口气,道:“哪像我们,一辈子只有呆在这山沟里了。”“青阳其实也厂里好不了多少,都差不多。”我随口说道。“那不一样,青阳市区毕竟繁华一些,不像农机厂这里,转来转去都是这么些人,想要买个好点的东西,得去市区。”孔香芸的瓜子脸距离我不足半尺,发丝缕缕不时掠过我脸颊,洗发水的香味更是直往我鼻孔里钻,鼓胀的胸房挺拔高.耸,再无初时代的青涩。加我右手扶在对方腰背,那一抹胸带子隔着单薄的连衣裙正好落入我手指,一种莫名的情愫如春天田野里的野草般疯长起来。此时的我脑海突然蹦出一句话,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一曲终了,我有些恋恋不舍的放下手,颇有风度的陪着孔香芸回到舞池边缘,那个紫裙女子已经站在一旁,先前的介绍已经让我知道对方是厂子弟学校新分来的老师凌菲。凌菲扎着一双羊角辫,显得青春妩媚,圆圆的脸一对酒窝甚是吸引人。韩建伟和汪昌全早已十分热络的在和凌菲交谈,不过我一眼看出凌菲似乎对二人没有多少兴趣,虽然看去很有礼貌,但是那股骨子里的倨傲感,连孔香芸都感觉得到。日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