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华晨宇
游戏下载大全

华晨宇
游戏下载

玄幻  |  映易

日期:--::小月阿姨的女儿自生下来之后,她男人基本上没来碰过几下,吃完饭,筷子一放就去茶馆店里打牌了,小月阿姨的婆婆是信佛的,心善,经常来帮忙带小孩,七十多岁了,身子骨特别硬朗,小月阿姨月子里幸亏她婆婆照顾,要不然还真要吃不少苦头!生完小孩没几个月,小月阿姨就开始干活了,该做菜的做菜,该烧饭的烧饭,该喂猪的喂猪,一样也不落下,小月阿姨怪自己的肚子不争气没生下一个男孩,她的男人嘴上没说,但脸上的不高兴很明显就看得出来,家里的活一点也不干,也没个好脸色,除了吃饭睡觉,天天也不着家,小月阿姨也不好说什么,心平气和地干她自己的活,喂她养的那两只快要出栏的母猪!那天下午,我像往常一样去小月阿姨家帮忙抱小孩,小月阿姨的女儿叫张婉玉,这名字是小月阿姨自己取的,因为我从小就抱惯了堂弟堂妹,所以抱小孩抱出了经验,一只手抱着屁股,另一只手托住头,稳稳当当的就抱住了,我时不时地给小月阿姨抱个小孩,小月阿姨奶子涨的时候,我又义无反顾地给她吸个奶,这杂七杂八的,我还真帮了小月阿姨不少的忙,甚至去田里割个猪草,或者去河里洲背上捞“猪草”、捡螺丝,去水塘里摸螺丝等等,她都不忘叫上我,幸亏我还小,要是长大了,嘴上长毛了,周围人一定会说一些乱七八糟的闲话,说实话,生完小孩后的小月阿姨看起来更丰满了,两只奶子要被水浸湿了,看上去那真是水淋淋的很大、很圆,一些控制力差一点的傻逼二愣子,或者像卢建军老爸这样有早泄倾向的男人,看一眼小月阿姨这样水淋淋的光景,弄不好就射了,好家伙,那可是十足的天生尤物,而且还端庄的很,是土生土长的农家美少妇,绝对不含化学成分,没有添加防腐剂,没有三聚氰胺,没有整容,没有隆胸,绝对的天然,绝对的够味!小月阿姨家养得那两只母猪已经长大成猪了,这两只母猪花去了小月阿姨不少的心血,简直就像是家里的心肝宝贝,可以说家里一年的开销,包括小月阿姨男人去茶馆店里打牌的钱都指望在这两只母猪的身上了,再过几个月,等到快过年的时候,这两只母猪就可以卖一个好价钱了!不管是公猪还是母猪,一到了青春期都会发情,人发情的时候还比较的含蓄,男的大不了硬起来翘得老高,女的大不了一脸羞涩的桃花,最多下面控制不住地发痒,湿润了,但是公猪或母猪一旦发起情来,那劲头可不得了,一点也不在乎周围人的眼光,一点也不在乎好不好意思,整天嗷嗷地叫个不停,一点也不吃猪食,还一个劲地拿猪嘴猛撬猪圈里的地面,把猪圈里的地面撬得坑坑洼洼的,有些性子烈一点的甚至还会把喂猪食的食槽也给撬翻了,那股子发情的劲头真叫人类汗颜!猪不吃猪食就会影响到它的发育和体重增长,而人类养猪是为了什么?无非是希望猪快点长大,长大了好把猪卖掉换更多的钱,可这猪一发情不吃猪食了怎么办啊?如果用来生小猪的母猪发情了还好,大不了花钱请来一只大睾丸的公猪来配种,配种的同时也满足了母猪的发情,当那螺旋状的公猪鞭进入母猪身体的时候,母猪常常会发出一阵阵痛快而响亮的猪叫声,在这样的喊声过后,这只母猪便不再发情了,一段时间之后,这只母猪将产下来几只活蹦乱跳的小猪仔!但是那些肉猪发情了可怎么办?养这些肉猪的目的既不是用来生小猪,也不是用来当猪种,而仅仅是为了养大后吃它们的肉,这样的肉猪发情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把它们像太监一样地阉割掉,把它们身体里那个左右发情的器官给阉割掉,而我们村里就有干这门行当的人!我的大叔就会这门阉猪的手艺,而且手艺还不错,村里或邻近村里有谁家的猪发情了不吃东西就会找我大叔去阉割,我大叔会带上一副阉猪的吃饭家伙——好几把形状各异的锋利小刀,这些小刀刀柄都比较长,还有两根细细的像筷子一样的东西,在筷子两头系上一根细细的麻绳,这些吃饭家伙一般是包在一块厚厚的油布里面的,每当看到大叔拿着这些东西出门的时候,我就知道大叔要出门阉猪去了,我有事没事就常常会去凑这个热闹!(未完待续。。。。。。。。。。。。。)

别克
支持可靠

别克
支持玩法

玄幻  |  以茜

说完,孙胖子将手里的文件合上,随后笑着对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说道:“不是我说,你这师父也是又故事的人,和村里的女人关系都不错。当年原本他是没有领养、监护人资格的,可是经不住全村的女人都给他证明,你这才让孔大龙收养。你三岁的时候,有人家请孔大龙去家里驱邪。当时因为你太小,你师父便带上你一起。根据当事人的口述,那次驱邪原本已经搞砸了,孔大龙让被狐仙迷了的女人按在地上抽大嘴巴。他又哭又叫的声音吓到了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的你,当时三岁的你也哭闹了起来,结果你的哭声竟然惊走了女人身上的狐仙。孔大龙这才知道你是个宝贝知道你有这个本事之后,孔大龙从此之后便一直带着你去降妖驱邪。每次只要你一动手,不管是妖还是魅,都被吓的立即逃走。原本你师父的日子过的很拮据,靠你挣到了钱之后这才好了起来。不过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们师徒俩突然大幅降低了出外降妖驱邪的频率。虽然干的活少了,你们却更加的不愁钱了。每隔一两个月,孔大龙便会得到一笔数额不小的汇款。也是从这个时候,他得了赌博的臭毛病。只不过不管他输了多少钱,总有有人补上这个窟窿。直到半年前,原本一直稳定的汇款突然终止。加上你师父赌的越来越大,开始在外面借钱,最后这笔帐挂在了哥们儿我的身上。”车前子虽然说不了话,不过心里还是无比的惊讶。孙胖子说的事情,很多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老登儿跑路了,这个胖子从哪知道的?孙德胜好像猜到了车前子心中所想,他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不是我说,看起来里面很多的事情,小兄弟你也不知道。那哥们儿我继续说,你的身世虽然还没有搞清楚,可是这么多年以来,谁给你们师徒俩汇的钱,哥们儿却查到了”说着,他从公文包里又取出来厚厚一摞银行汇款存根。让车前子看到了这些存根上面的金额之后,孙胖子继续说道:“一共是一百三十三笔汇款单,金额总数是七百一十三万。合着一年七十多万,开始两三年的汇款人就是我们民调局前句长高亮的秘书王璐,每笔账走的都是民调局关系公司的帐,难怪了,每次局里对账的时候都查不到。不过七、八年前,高老大去世之后,汇款的公司便改成了象港的一家贸易公司。这家公司的马老板和哥们儿我也是熟人,我去问过,是高老大在走之前,亲自嘱咐过马老板。让他继续负责你们师徒俩的日常用度,说你们师徒俩日后会帮他渡一场大劫难。可惜啊,马老板的目光太浅了。给了七年的钱一直见不到回报,便自作主张的不再给你们师徒俩汇钱。不过坏事也能变成好事,我们哥们儿这才见了面”终于要说的话说完,孙胖子长长的出了口气。喝了口水,又缓了一会之后,再次对着车前子说道:“该告诉你的,哥们儿我都说了。这算是有诚意了吧?不是我说,哥们儿我接替高老大做了民调局的句长,原本你们师徒俩后半辈应该我管。不过小兄弟你也看到了,哥们儿我刚刚让人把句长捋下来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说到这里,孙胖子装模作样的长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眼看着你没落魄吧?之前还想要请你给哥哥我做个私人助理,可是我攒下来那点家底,都还了你们师徒俩的帐了,实在是没有闲钱。不过好在哥们儿我在民调局还有点脸面,上下托关系最后给你弄了个调查员的位置。你身体康复之后,咱们哥俩就在一个马勺里混饭吃了。别小看这个调查员,吃饭不成问题,剩下的钱就还我的利息。咱们不着急,能还多少算多少。还不上的利息就进本金,再重新算利息”说着,他又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份合同。和刚才的欠条一样。盖上了车前子的指纹,然后有替他在上面签好了名字。车前子气得翻起了白眼,要是他能动的话,这时候已经和孙胖子拼命了。现在只能眼看着自己莫名其妙的欠了这么一份合同,照着上面利滚利的算法,用不了几年,欠的钱就要过亿了。孙胖子这边刚刚弄好合同,病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随后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个人和之前的辣子、吴仁荻都不一样。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不出来此人的真实年纪。动作表情还有些羞涩,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学毕业不久,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看到白发男人进了病房,孙胖子冲着他打了声招呼:“老杨,听辣子说你找我?不是我说,什么事情不能回去说?你还跑到医院了。”这个叫做老杨的娃娃脸男人抿嘴笑了一下,说道:“还说我,大圣你不是一样吗?民调局的事情都不管了,跑到这里和这个小道士说悄悄话。”“不是我说,哥们儿我现在是二室调查员,局里的事情有杨书籍,什么时候轮得着我这个小调查员管?”孙胖子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直说吧,什么事情要哥们儿我帮忙?”老杨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车前子,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开口说道:“我收到了个消息,有人在九河鬼市上看到了广元冥鉴,那个我用的着”孙胖子一听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和杨书籍说啊,现在你们俩加上大杨穿一条裤子,不是我说,都他么三杨开泰了。你一张嘴,杨书籍要什么给什么。”听了孙胖子的话,老杨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们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三只羊,加在一起也算计不过你孙大圣。敢说杨军不是你故意放在杨书籍身边的?我是看破不说破,民调局刮的风都是你吹过去的。和你实话实说,盯上广元冥鉴的可不止我一家。欧阳偏左已经往九河跑了,那边鬼市的水深,小心淹着他”听到欧阳偏左这个名字的时候,孙德胜的眼睛眯缝了起来。看了一眼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随后对着老杨说道:“亲兄弟明算帐,老杨你进不去鬼市,那哥们儿我要是替你拿到了什么广元冥鉴的话,你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老杨这次就是来和孙胖子讨价还价的,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孙德胜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道:“一次换一次,只要大圣你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句话”孙德胜有些‘不满’的说道:“什么叫一次换一次?说的那么生分,好像老杨你不帮哥们儿我,我就不帮你似的。那啥,用你的地方先欠着,眼前有件小事要先麻烦你。看到床上躺着的小兄弟了吗?哥们儿心软,看不得他再这么受苦”老杨知道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的人是谁。他摇了摇头,对着孙德胜说道:“这是吴主任送进来的人,你让我救治他?那躺着不能动的人就要换成我了再说了,大圣你找错人了,救人的活儿是杨军擅长的,我擅长的是送人。你让我弄死个把人也就是吹口气的事。可是救人就是外行”

最佳女婿山河令
是什么样的

最佳女婿山河令
app下载平台

玄幻  |  梦吟

“各位团友,快一点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开始练歌了!”指挥老师大声地喊道。张强轻轻地推了推赵倩,笑着说:“团花,上去吧,指挥叫了!”“你说什么呀?”赵倩镇了镇说:“谁叫了啊?”张强微笑着说:“指挥老师叫咱们回去继续排练啊!走吧!”“哦,我没听到呢!走吧!”赵倩跟在张强的后面走上舞台。团友们回到合唱台上,等着指挥发话。张强不时地转过头去含情脉脉地看着赵倩,赵倩只对他笑了笑!两个人的心似乎开始贴近了,爱情星星之火慢慢地开始燎原了!指挥一脸严肃地说:“今天晚上,我们继续练唱《美丽的彩虹桥》。根据我们平常唱的情况,我发现‘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这几句唱的不够到位!赵倩老师,你来示范一下吧!”“好的!”赵倩从合唱台上走了出来,站到队伍的对面,声情并茂地唱着:“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指挥老师说:“赵倩老师唱得非常到位!她的表情和腔调高度融合,大家学着她的唱法再唱几遍!”赵倩站在田若琴的旁边和队员一起唱着。张强边张嘴唱歌,边向赵倩投去赞叹的目光,两人对视而笑!练唱结束后,指挥老师田若琴叫赵倩留下来,探讨一下如何把握这首歌的感情基调。过了半个多小时,赵倩走出戏院大门,发现一辆白色的小轿车停在广场上,车内传出熟悉的声音道:“美女老师,上车啊,我送你回去!”赵倩猛然转过身去弯下腰低头看车内,原来是张强坐在小车驾驶室里。赵倩笑着说:“不用了,我自己走回去吧!谢谢你了,你怎么还没回去啊?”“我在等你啊,上车吧!我送你回去,都十点多了,等你走到家要十一点多了,快上来!”张强笑意满满地说道。赵倩向张强投去感激之色说:“好吧,恭敬不如从命,谢谢你啦!”赵倩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室上。张强笑眯眯地说:“赵倩同志,你在城南小学教音乐吗?你的歌真好听,能经常唱给我听吗?”张强已经开始发起攻势了。赵倩却明知故昧道:“不是啊,我教语文的呀!”张强有点不相信地说:“不是吧?我还以为你是大学音乐系毕业的音乐老师呢!你的气质就是艺术的气质啊,怎么会是语文老师呢?”赵倩笑了笑说:“事实上我就是语文教师啊,难道音乐教师有特别的标志吗?那你还是机关干部呢,你怎么也会来参加合唱呢?”张强故意放慢车速,摆弄着方向盘,笑着说:“哈哈,我也就是来凑个数的,五音都不全!”赵倩转过头去闪了去一个媚眼开玩笑道:“你过分谦虚了吧!你知道吗?过分谦虚等于骄傲啊,哈哈!”张强并未感觉到赵倩一闪而过的爱意,看着前方满脸遗憾地说:“真的,我不是学音乐的,连识谱都有困难。那个时候,学校的音乐课都被语文、数学老师挪用了!说起来有点遗憾!也怪老师,一周才一节音乐课都不上!”赵倩睁大勾魂眼说:“难道你是在乡下学校读书的吗?怎么连音乐课都没上呢?”张强摇了摇头说:“唉!我从幼儿园就在城里读书了,城关的老师也挪课啊!”赵倩笑了笑说:“那你们城关的学校还不如我们乡下的学校呢,我小学在玉壶中心校就读,我们学校很正规,啥课都上!”十分钟左右,车就开到城南小学了,赵倩摆摆手说:“张强同志,谢谢你啦!我先下车了,再见!”赵倩回到宿舍,带着疲劳的身子走进浴室,但她心情却非常愉快,便哼着:“桥下赏流泉,桥上牵手爱到老,百年经风雨,传奇故事铺古道,啊廊桥,美丽的彩虹桥……”。赵倩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正想躺到床上美美的睡一觉,就听到微信提示声了,打开手机一看,是张强。“赵倩同志,我到家了!”张强微道。赵倩回他道:“好的,谢谢你了!张强同志!”张强对着手机屏幕笑了笑问:“你在干嘛呢?不会是在想我吧?”赵倩迅速码了一个字答道:“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你的微信了,不是在和你说话吗?”张强试探说道:“我还以为你和男朋友聊天呢!”赵倩苦笑了一下,连忙说:“我哪里的男朋友啊?如今还是光棍一条呢!”张强发了一个激动的表情说:“太好了!”赵倩发了一个笑脸过去,说:“太好什么啊?”张强也发了一个笑脸过来说:“我有机会了啊!”赵倩故作没看懂他的话说:“你有什么机会啊?”张强笑了笑调皮地说:“你没有男朋友,我不是就有机会追你了吗?”“你不会这么快就喜欢上我了吧?哈哈!”赵倩笑哈哈地说。张强得寸进尺道:“是啊,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呀!一见钟情也可以啊!更何况,我们都一起合唱了好几个月了!也算老熟人了吧?”赵倩赶忙说:“张强同志,时间不早了,早点儿休息吧,晚安!”张强说:“好吧!为了给你休息,我只好梦里找你了!希望你也能来找我哦!晚安!”赵倩没有继续发微信给张强,但她有点儿兴奋,也有点儿饥渴,因为她已经三个多月没有男朋友了。张强放下手机,闭着眼睛,赵倩的影子爬满了他脑袋的所有细胞,尤其是赵倩勾魂的眼神和胸前鼓鼓的玉兔包,让张强无比震撼,被子突然被撑高了很多。赵倩把手机静音了,关了台灯,想静心睡觉,无论如何强迫始终无法入眠,不断的放映着他们相处的情景。赵倩想,此时此刻,若能依靠在张强健壮的臂膀,投入到张强偌大的怀里该有多好啊。张强强忍着膨胀想,这个时候如果赵倩在该有多好啊,时不时地把手伸向被子底下不断地搬动着玩具抢。这个晚上以后,张强每天都找赵倩聊天,偶尔赵倩也会找张强,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赵倩和张强都会翻看他们的聊天记录,偶然间还会发出不由自主的笑声,犹如婴儿天使般的微笑,甜甜的,傻傻的。张强每天清早都会第一时间发微信给赵倩,变着方式向她问好!晚上到点总会道声“晚安么么哒!”“晚安好梦!”“晚安想你!”“晚安梦里见!”“晚安!记住梦中找我,我等着你哈!”……让赵倩常常心花怒放,找不着北。他们就这样聊了三个多月,但张强却始终没有提出单独见面的要求。其实,赵倩倒是很想找张强,或希望张强找自己,但女人毕竟矜持些,始终都在等着张强主动,也许张强是在“饥饿销售”。三个月之后,也就是九月,到了比赛的时间,县里统一派车,规定不准自驾,深怕出安全事故。

欢乐喜剧人7
游戏规则

欢乐喜剧人7
    电脑版免费下载

    玄幻  |  叶渺妜

    原来这声音是火车,第一次坐火车居然是这种感觉,到底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胡耀祖心里骂着,知道自己永远回不来了。“都站好,和刚才一样,手搭着前面人的肩膀往前走。”零零幺在喊,胡耀祖也只好跟着走,因为他清楚,逃跑就是找死。几分钟后,零零幺说,“现在,你们可以摘下头套了。”胡耀祖高兴地一把将头套扯下来,两秒钟以后,他失望了,因为,车厢是封闭的,根本看不到外面,他们同样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将要去哪里,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每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编号坐下。”零零幺又喊一声。“是。”然后整个车厢寂静无声,大家就像僵尸一样,低头默默寻找自己的位置。没人问要去哪里,没人聊天,到点就有人送吃的来,吃完还有人收走,整个空间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息。火车开了两天两夜,除了轰隆隆的车声,车厢里安静得让人害怕,时不时地,胡耀祖会产生一种忘记了自己存在的感觉。终于,零零幺说话了,“现在,大家戴上头套,开始下车。”话音刚落,火车停了下来,胡耀祖他们一群人下车,转乘汽车,汽车又开了一天,“我们到了,可以把头套摘下来了。”胡耀祖摘下头套,一时间睁不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明亮的光线,他将手放在额头稍微遮挡,看向周围。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得刺眼,面前是一片湖泊,在阳光下闪着粼粼波光,却看不到边际到底在哪儿,偶尔几只大鸟从水面掠过,不知道是否捉到了鱼,很快又飞向高空。身后是无边无际的树林,稍微往里走一阵,就能看到林间有大大小小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木板或者竹子搭建的,属于吊脚楼一样的干栏式建筑,底部腾空抬高了一部分,没有直接着地,这样就避免了蛇虫鼠蚁进房间,也减少湿气侵袭。总算回到正常的世界了,总算不用暗无天日地关在一个密闭空间里了,胡耀祖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还没来得及稍微感慨一下,“所有人,快速找到自己的房间,十分钟后集合。”零零幺大声命令道。胡耀祖找到自己房间,不再是一群人住一间了,是个单间,配置了简单的生活用品和简陋的洗澡间。床上用品齐全,已经铺好,都是全新的,房间里还有一套小木桌和小木凳,另外还有一个木质洗脸架,两层,上下两层分别放着脸盆和脚盆,顶部的支架上还搭着一块纯白色的毛巾。胡耀祖没时间多想,看一眼,就马上出去集合,没有行李,不需要整理,到了操场,有一部分人已经站好了,他找一个靠后的地方站着。不敢明目张胆地四处打望,他一直用余光瞟着周围环境,希望能找到逃跑的机会。不过,没多久,他就绝望了,发现树林里偶尔有东西在闪光,说明有人,而且有武器。人都齐了,零零幺开始训话,“你们在这里要呆两年,能不能活着走出去,就靠自己,没人能帮你们,明白没有?”“明白。”队列不整齐,没人管,但又要把他们军事化管理,胡耀祖实在不明白,来这里是要做什么,不过,他知道不能问,只能回答明白两个字。伙食开得不错,一如既往,天天都有肉吃,而且顿顿都可以吃饱吃好,这是胡耀祖能得到的唯一安慰。每天的生活,仍然和原来一样,吃饭、睡觉、跑步,日复一日。每一天,到了晚上,大家都累得和死狗差不多,睡到床上,连身都不翻、梦都不做,就一直到天亮。但是经过一个月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大家也慢慢适应了,好像这点量也无所谓了,强度就开始一点点加大。这天早上零零幺训话,“都站好了,从今天开始,以后不再只有跑步了,跑步只是每个人的基本功,是为了提升你们的身体基本素质,以后,我们还要学习翻墙、擒拿、开锁、射击……每一项都是必修课,每一项都必须过关,今天的训练主题是逃,人只有活着才有价值,所以,要先学会逃。”“是!”大家虽然心里感到气馁,但没人敢提出反对。零零幺给大家做示范,如何曲线逃跑,如何利用周围物品做掩体保护自己,最后翻上三米高的墙跳出去就算逃跑成功。示范结束,大家便分组练习,有人逃,有人追,追击的人手里还有枪,当然枪里不是真的子丨弹丨,是颜料弹,被击中的人身上会出现颜料,训练结束,身上有颜料的人都会受罚,特别是要害部位有颜料的更是重罚。逃,对胡耀祖来说不难,他有顺包子的经验,不仅跑得快,翻过三米高墙也不是难事,所以基本上没中过颜料弹。每一天的训练,强度都很大,而且很残酷,起床,搞完自己的内务工作,大家都是只穿着条丨内丨裤,统一在湖边洗漱。不知道从哪天开始,不再提供热水洗漱,每个人端着自己的盆,在湖边就着冰凉的湖水刷牙、洗脸,天气热的时候还好,虽然湖水都是冰凉浸人,但总能忍受。到了冬天,光是揉搓和拧干毛巾就让人感到痛苦,总是将毛巾打湿了,还没拧干就冻得忍不住扔了出去,经过几回扔和捡,才算是把脸给洗干净了。想洗澡的人,头天晚上训练结束就得用木桶提水回到自己房间去,过一夜以后,这水也差不多能达到室温了,虽然还是冰凉浸人,但至少比湖里能高几度,在简陋的洗澡房擦洗一下,就饿着开始跑步。跑累了,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又开始跑步,再跑完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大汗淋漓,教官说这只是热身而已……接下来开始各种擒拿格斗的训练,教官示范动作,大家自己练习,逐渐掌握要领,一段时间以后,开始两人一组对打。每个人都浑身是伤,又疲倦又痛,教官却好像并不体谅任何一个人,还觉得力度不够,便出了新规定,对打的时候输了的人,当天训练结束后还得再接着跑步一个小时。因为有了这个新规定,原本大家累了痛了,对打的时候都是点到为止,互相让着随便打打就算了,但后来,为了不被罚跑一个小时,每个人都希望赢,就真打起来。越打越厉害,偷袭的功夫也用上了,总之就是要赢,一段时间下来,每个人都取得了长足进步,当然,每个人身上的伤也更多了。没有时间养伤,再痛再累,第二天照常出勤,虽然每天都极度疲惫,但这些对胡耀祖来说,都还好,他年轻,体力充沛,只要能吃好睡好,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即使今天把力气全用光了,睡一觉,明天又跟没事人一样。至于疼痛,吃点药,搽点药,忍忍就过去了,总会慢慢好起来,日复一日的练习,大家都不再是几招就能打倒的人了,个个身强力壮,全身肌肉。对胡耀祖来说,最头疼的是后来加的文化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每天晚上不再训练到很晚了,而是给他们时间来认字。

    乘风破浪的姐姐2
    日志指导

    乘风破浪的姐姐2
    APP指导

    玄幻  |  锦婳

    现在是骑虎难下,不答应也要答应了。要是这时候退缩,即便是赢了也会被大家当成怂包。我和虎子一商量,干脆就决定答应了。管他那么多呢,反正我俩也不打算去盗墓,那个秘密告诉他们也无所谓。我和虎子转身回来的时候,白皙在一旁笑着说:“怕了?”三爷也过来说:“两个小辈不知道天高地厚,白姐,不要放在心上。”白皙说:“三爷,你这俩小辈可真的是头铁啊,敢这么和我叫板的人不多了。”三爷说:“您多担待,小孩子不懂事。”我看着三爷一笑说:“三爷,没必要和他们说小话,我答应了。将军令赌我的那个秘密,就这么定了。”众人听了之后一片哗然,从大家的言谈中我感觉得到,这将军令非同小可。胡小军这时候拿着一个罗盘,在院子里走了个来回,他把罗盘收了,说:“这宅子里不可能有穴,小子,你指给我看,穴在哪里了。”胡小军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怀疑自己了。他拿着罗盘走了一圈,要是有穴,他的罗盘一定有反应的。但是他一口咬定没有穴,难道是我看错了?这《入地眼》难道不灵?算了,豁出去了,现在想下驴也找不到台阶了。我抬手一指说:“穴就在柿子树下,挖之前准备两个铁钩子,点上一堆火,别让那血葫芦伤到人。里面有棺,开棺之后,立即勾住那血葫芦,架在火上烧成灰。”胡小军这时候笑了,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柿子树下不可能有穴,你看错了。”虎子说:“叽叽歪歪说那么多干啥,挖开看看就知道了。”尸影这时候对身边一个小伙子小声说了几句,很快,小伙子带来了几个大汉,拿着铁锹过来就准备开挖。我说:“准备好铁钩子和一堆火。别到时候乱了分寸。”尸影点点头说:“已经在准备了,老陈,要是这次你看对了,我服你!”白皙也说:“姓陈的,我还真的不信你能看这么准,这么多大家都没看出来这里有穴,你就看出来了?”我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白皙说:“可以,你狂。我看你怎么收场。这里有穴,简直不可思议。”这边已经开挖了,挖了十几分钟之后,柿子树就放倒了。同时,这边的钩子也做好了、钩子是用麻花钢做的,后面绑了一根竹竿子。在旁边点了一堆火。尸影说:“老陈,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就看你灵不灵了。”我这时候呵呵笑了,小声说:“不灵的话,我磕头,告诉你秘密就是了。”尸影皱着眉,在我耳边小声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要是你不灵,我看你怎么走出这个院子。你麻烦大了知道吗?”说心里话,我还真的没想那么多。但是很快,那边的人挖到东西了。先是挖到了一块磨盘,这磨盘直径一米左右,只有上盘,压在这里了。这是我没看出来的,但是我意识到,这磨盘不会只有这一块。我说:“穴有浅深之法,在于阴、阳、浮、沉四字。阳则气从下升,阴则气从上临。下升则气从棺底而起,上临则气从棺盖而入。棺盖入者葬于脉底,棺底起者葬于安上。沉则深,浮则浅,二者凭于生气。山高则深,山低则浅,南边气薄,气浮于上,宜浅;北边气厚,气沉于下,宜深。这磨盘为太阳,宜浅,下面是棺,棺下还有磨盘的下盘,是为太阴,宜深!”我这番话一出来,虎子彻底听傻了,但是他最先反应过来,啪啪啪啪开始给我鼓掌。但是随声附和的人很少。胡小军这时候也蒙了,说:“你的意思是,这磨盘下就是棺材了,是吗?”我说:“还要挖三尺。”胡小军一摆手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边的人开始挖了起来,几个壮汉很快就挖了三尺下去,大家都围了上去,聚精会神地伸着脖子看着。就听当的一声,铁锹挖到东西了。这么一清理,没有清理出来棺材,而是清理出来一副红漆大板柜。我说:“主人家买不起棺材,把家里的板柜腾出来了,装了这孕妇。这孕妇八成是难产而死的。”这下,大家都不说话了,全部看着胡小军。胡小军这时候后知后觉,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为何我没有探查到这里有穴了。是那磨盘扰乱了我的罗盘。那磨盘在这里行太阳之气,把下面的阴气给阻挡了。”虎子说:“马后炮的话就别说了。技不如人就要服输。”胡小军说:“我承认看走眼了,但是我还是不相信,这小子能看穿里面葬的是个孕妇。”别说是胡小军怀疑,就连我自己都怀疑这《入地眼》,难道葬的是个孕妇也能体现出来吗?只能拭目以待了。两个壮汉在一旁准备好,这边就开始清理周围的土石了。清理出来之后,准备开棺验尸。板柜也就两寸后的板子,年代久远,板子已经腐朽。几下就把这板柜的盖子给撬开了。这板柜这么一撬开,顿时一股阴气涌了出来,在周围的人们都感觉到了寒冷。这时候已经是五月底了,天气虽然不是很热,但是这样的冷气还是很少见的。就像是进了一个山洞的感觉。板柜的盖子掀开的瞬间,大家看到的是一具已经白骨化的尸体,身上的换衣服也破破烂烂,并没有看到有婴儿血葫芦。胡小军这时候呵呵笑着说:“你说的婴儿血葫芦呢?”我心说完了,难道我看错了。我凑过去看了下,虽然没有婴儿血葫芦,但是很明显,从衣服来看,这死去的是个孕妇。她的衣服腹部异常宽大。我拿过来钩子,将衣服勾起来,说:“这是孕妇。”胡小军说:“但是你说的血葫芦呢?小子,我看你是看走眼了吧。”我现在真的不觉得我是看走眼了,要是没有血葫芦,那俩孩子哭个什么劲呢。也就是这时候,那俩孩子在后面又哇哇大哭了起来。我死死地盯着尸体,这尸体竟然突然动了一下。这已经白骨化的尸体动了下,就说明是有外力的。很明显,这外力在尸体下面。那血葫芦就藏在尸体下面。我对另外一个拿着钩子的人说:“注意点。”这是个很精明能干的人,同时也非常强壮。他胳膊上的肌肉高高耸起,应该是个练家子。他朝着我点点头,很坚定地看着板柜里的尸体。我用钩子勾住了这白骨化的尸体,然后慢慢地将尸体翻转过来。这一过来,顿时在下面就看到一个青皮小孩儿,一头黄毛,眼睛血红,满嘴獠牙。他愣是在板柜下面开了一个洞,就藏在下面的洞里。这一见到天日,他慌了神,猛地就窜出来,那哥们儿手疾眼快,直接就挥动钩子,直接就勾住了这青皮小孩儿的脖子。这小孩儿在钩子上惨叫起来,流出来的都是黑血。大家顿时吓得往后闪开,这哥们儿将竹竿子一转,就把这青皮小孩儿架到了火上,烧得吱吱响。这青皮小孩儿挣扎了一会儿,忽然忽地一下烧了起来,也就是片刻,就化成了黑灰,从钩子上脱落下去到了火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