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贾跃亭被罚2.41亿
苹果游戏下载平台

贾跃亭被罚2.41亿
下载游戏大厅

玄幻  |  以沫

不过,所谓物极必反,羞到了极处,也是可以激发出勇气的,因为反正已经丢人丢成这样了,还能怎样?也不知董雅洁是怎么想的,一个挺身就坐起来,抓住萧晋的手臂就塞进嘴里,然后银牙用力一合。“你再说,信不信我这就咬死你?”这娘们儿可是真咬,萧晋疼得直跳脚,“嘶……松口!你属狗的啊?”董雅洁正通过咬人转移尴尬呢,哪会松口,咬的越发起劲儿了。“喂!你再不松口,我可要吃你豆腐了哈!”萧晋无奈,总不能打女人吧!只好开始威胁。董雅洁妩媚的翻个白眼,意思好像再说:“刚才你吃的还算少么?”“嘿!这娘们儿,真以为老子不敢啊?”说着,萧晋一抬手,就朝董雅洁鼓囊囊的胸脯抓去。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咣当”一声被撞开,方菁菁满头大汗的冲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布包,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董姐,萧先生,我把针买回……”小秘书的话没说完就傻在了那儿,只见她工作上的老板、生活中的“老公”,正衣衫不整的坐在桌子上,裙子脱到一半,紫色的蕾丝内内露出大半,嘴里叼着一只手臂,胸前还有一只大手,呈龙爪状。本来,这情况只能勉强算是诡异,可是董雅洁跟方菁菁之间偏偏是拉拉关系,这就让事情变得有些往偷情被捉奸在床的方向发展了。董雅洁最先反应过来,连忙松开嘴,“菁菁,你听我说,是他……呃,他刚才占我便宜,我这是在报复他。”本来泫然欲泣的小秘书立刻就把愤怒的眼睛瞪向萧晋,很有扑上来接着咬的架势。董雅洁是真的很喜欢方菁菁,生怕萧晋把自己刚才的丑态说出来,所以只好用哀求的目光冲他猛使眼色。呵呵!这俩女人还挺有意思。算了,正事要紧,暂时先放过董雅洁好了,反正羞耻调教之后,正好也该给点甜头了。于是,萧晋冲方菁菁点点头,道:“她说的没错。不过,我觉得那不应该算是占便宜。”“那算什么?”方菁菁咬着牙问。萧晋指指董雅洁,笑道:“在感情中,她应该算是你的男人吧?!既然是男人,被男人摸几下,有什么不正常的吗?”董雅洁和方菁菁都被萧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无耻样子给弄懵了。虽说拉拉中的T确实会比很多男人还man,但这并不能抹杀她仍然是个女人的事实,这种道理,是个正常人就能理解,可董雅洁和方菁菁都不正常啊!在生活中,董雅洁的行事风格确实是很男人的,短发、纹身、抽烟、喝酒……除了不能站着撒尿之外,男人能做的,她差不多都做过。如果换做平时,萧晋的行为只会让她感到恶心,绝不会有什么被占便宜的想法。可是,今天是她来大姨妈的日子,剧痛让她十分虚弱,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在提醒着她其实是个女人,再加上萧晋的内息所带给她的前所未有的体验,潜意识深处的女性思维就渐渐浮了出来,这才会有那么女性化的羞怒表现。其实,说到底,之所以会这样,都因为她是在十二岁生理开始成熟之后才慢慢变成蕾丝边的,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同性恋者,后天的拉拉都有被掰直的可能,更别说像今天这样偶尔升起的女人念头了。而方菁菁就更不用说了,她是在遇到董雅洁之后才被调教成蕾丝边的,生活中扮演的还是P,也就是纯正的女性角色。如果萧晋是个女人,那她吃醋也好,生气也好,都没什么,偏偏萧晋是个男人,董雅洁对她来说也是“男人”。这样一想,那货说的话似乎有点道理,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呢?见两个女人都被自己唬的发愣,萧晋憋笑都快憋出了内伤,脸上还得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朝方菁菁伸出手道:“还愣着干嘛?让你家老板这么亮着肚皮好玩啊?赶紧把东西给我。”“哦哦。”方菁菁醒过神来,连忙把手里的布包递过去。萧晋打开布包,见里面除了针灸针之外,还有一个小小的酒精灯,心里不由对这个姑娘的细心刮目相看,能帮助老板查遗补缺,看来是个非常合格的秘书,并不单单是董雅洁的“玩物”那么简单。点燃酒精灯,他抽出一根针在火舌上稍稍燎了一下,扭头见董雅洁还满眼迷茫的坐在桌子上,不由翻个白眼,一伸手就将她摁倒下去。“你干什么?”董雅洁立刻本能的就要挣扎。“再乱动,信不信老子**了你?”萧晋凶巴巴的威胁着,右手就精准无比的将针刺入董雅洁的关元穴,只是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摁着人家的手,正好在一个鼓囊囊的团子上。董雅洁不像方菁菁那么单纯,对于刚才萧晋那个所谓“男人摸男人”的理论自然是嗤之以鼻,但是,那句话却同时也提醒了她,让她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女人”的一面。就像是一个男人突然发现自己对男人有了“性趣”一样,这种刺激和心理上的落差,绝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调节过来的,因此,她才会比方菁菁更加的迷茫。感受着小腹上针灸针的飞速捻动和胸前的大手,再想起方才萧晋凶巴巴说出的那句话,她的心莫名的开始剧烈跳动起来,原本恢复的脸色也开始慢慢泛红。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因为羞耻,只是单纯的羞涩。萧晋从五岁起就被爷爷逼着记忆人体穴位,认穴之精准,闭着眼睛都不会出错,所以仅仅是十五分钟之后,他就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收回针坐回到沙发上。中午刚刚急速奔跑了几十公里山路,现在又用内息帮董雅洁治疗,巨量的消耗让此时的他脸色苍白,已是疲惫至极。董雅洁直起身,只感觉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再看萧晋累成狗的样子,心里对他的那点怒火立刻就烟消云散了。在方菁菁的帮助下穿好衣裙,她重新坐回萧晋的对面,真诚的说:“这个病已经折磨了我十几年,疼休克的次数也不知有多少了,从来都没有想过可以在生理期时能像今天这么轻松舒适,萧先生,万分感谢。”萧晋摆摆手,不客气道:“客套话就免了,你要是真感激我,待会儿谈生意的时候,多让些利就好。”董雅洁柳眉挑起,这才想起萧晋刚才确实提到过什么合作,不由好奇道:“萧先生想要跟我谈什么生意?”“就这个。”萧晋拎起身边的背包丢在桌子上。董雅洁拿过背包看了一眼,没有第一时间打开,反而似笑非笑的望着萧晋说道:“萧先生工作的水泥厂效益不错嘛!连始祖鸟的背包都舍得买。”萧晋闻言老脸一红,出门光顾着先声夺人了,细节给忘了,特么谁家农民工舍得花几千块买个双肩包?“让你看里面的东西,你管我用什么牌子?”董雅洁笑笑,不再揶揄他,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这……这竟然……全是天绣?”一件一件的确定完,董雅洁除了惊叹之外,就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山羊宝宝长出人脸
下载游戏中心

山羊宝宝长出人脸
周边推荐

玄幻  |  冰洁雪儿

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一艘豪华游轮正在平静的行驶。游轮上面是一群学生,其中不乏天之骄子被众星捧月。李信独自一人靠在游轮边上,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夕阳照射过来,显得有些落寞。“李信!你小子不好好在房间待着,出来干什么?”有两个男生走了过来,直接对着李信嘲讽的说道。李信眼神微变,但他不想和他们两个纠缠,直接转身离去。这两人可是特地来找李信麻烦的,怎么会让李信走呢?两人一前一后拦住李信,其中一人推了一把李信。李信差点摔倒,好在赶紧站稳了身体,然后狠狠的看着两人。“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身穿昂贵衣服的男生走了过来,看到李信后,他的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嘲讽说道。“陈少!我看这家伙鬼鬼祟祟!肯定不怀好意了!”其中一人立马说道。“你胡说!”李信眼神冷了下来。“哼!你可是有前车之鉴,我们不得不防!”另一人也连忙说道。“好了!大家都是同学一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吧!”被众星捧月的一位少女站了出来,眼中略微有些厌恶的说道。少女米左右,扎着一头单马尾,穿着一身校服装扮,下|身百褶裙配上黑色及膝袜,长相清纯可人,不施粉黛的脸巧夺天工一般,嘴角微扬宛如初恋女友一般。李信也见到对方眼中的厌恶,头瞬间低了下来,眼中满是不甘。说话的女生是五大校花之一的清纯校花,林璃。李信和林璃之间也是有渊源的,李信本来在路上救过林璃,但后来被爆出是李信自编自导的英雄救美,在接着被女生爆料,李信偷看女生裙底,所以林璃对李信的态度完全变得厌恶起来。只有李信知道,这些事情他都没有做过,全部都是被人诬陷的。“我看不如把他给扔下船好了!”一个恶毒的女声响起。李信抬头一看,发现是五大校花之一的傲娇校花张钰琪,并且也是林璃的闺蜜。张钰琪扎着一头双马尾,穿着蓝白条纹的短袖,牛仔短裤,配着一双紫白相见的高筒袜,脚上是一双白色大版鞋。“别闹了!”林璃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她有些厌恶李信,但还没有到要把人从船上扔下去。“好吧!”张钰琪虽然口中说着好,但眼珠子转了转,似乎并没有打消想法。“小璃!”陈卓连忙凑了过去,满眼爱意的说道。“我们没那么熟!叫我林璃!”林璃虽然是笑着说,但语气中能听得出来很不待见陈卓。“好了!你难道也想被我扔下船吗?”张钰琪双手插腰很不爽的说道。“没有!没有!”陈卓连忙陪笑的说道,但眼神先出闪过一丝阴霾。如果不是张钰琪,自己早就把林璃弄到手了,上次本来想英雄救美,但没想到被李信破坏了,而且还让他们关系更加密切了。好在自己略施小计,就搞得李信身败名裂,这就是有背景的好处,像李信这种人,努力一辈子,也到不了我这种高度。林璃和张钰琪一同离开,她们看都没有看李信一眼,李信面露苦笑,想到当时自己和林璃还是朋友的时候,自己都有那么一丝幻想,但没想到,自己很快就被人诬陷,林璃也疏远了自己。“李信!你小子给我老实点,不要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陈卓走了过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着李信,随后不屑的说道。“那些事情是你弄的!”李信冷冷的看着陈卓问道,随后手伸进口袋,点下录音。陈卓眼神微变,看了一下四周,身边两个人都是自己的亲信,所以嘴角微扬,仿佛在嘲弄李信,然后毫不讳言的说道:“不错!事情都是我干的,那又能如何?要怪就怪你当时不应该出现在那条巷子里,害得我的计划功亏一篑!”陈卓有些咬牙切齿,因为那一次的计划,导致后面张钰琪天天和林璃一起回家,自己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呵呵!”李信冷笑两声,口袋里的手机点一下关闭,他已经获取足够的信息了。陈卓见李信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内心十分舒爽,但他并不打算就这样放过李信,等这次游玩结束,出了社会,陈卓到时候还是会派人为难李信,他会让李信明白,得罪自己没有好下场。李信手上已经有证据,所以他正准备去找林璃,把证据给她,以此来证明自己清白。就在此时,天空突然大变,游轮也开始摇摆起来,不少人尖叫起来,有些人摔倒在地上。李信连忙抓住旁边的杆子,然后抬头看了一眼,一个滔天大浪拍打了过来。此时控制室,船长正在奋力控制游轮,突然一个船员跑了进来,满脸慌张的说道:“船长!船舱开始漏水了!而且……”船员话还没说完,游轮又是一震荡动,并且在缓慢下降。“赶紧拿出救生艇!先让那些学生走!”船长大声吼道。“是!”船员应了一声,然后赶紧跑了出去。此时天空下着大雨,电闪雷鸣,深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破坏游轮的下方。李信稳住身体,他要先去找林璃。“快!上救生艇!”船员在安排人上船。李信过来的时候,见林璃和张钰琪已经坐上了一艘救生艇,并且已经划的有些远了,她们也没有注意到李信。“赶紧给我滚开!”陈卓一把推开李信,慌张的坐上救生艇。“赶紧上船!”一个身材高挑,绝美的女子满脸冷意,此时拉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女生说道。李信一眼就认了出来,满脸冷意的女生是高冷校花欧阳静雪,而不知所措的女生则是呆萌校花赵雨凝,她们两的关系很好。两大校花上了另一艘船,此时李信也正准备上船,却被陈卓义正言辞的拒绝:“已经坐不下了!你坐下一趟吧!”“已经没有船了!”船员在旁边摇头说道。往下一看,艘救生艇已经全坐满了人,但陈卓这里明显还能再坐人,但陈卓就是不想让李信上船。雨越来越大,游轮又发出一阵动静,紧跟着慢慢向下沉了一些。“赶紧走!难道还要等他吗?他这种人死有余辜!”陈卓在一边愤怒的说道,然后赶紧弄断绳子。这艘船的人沉默下来,他们没有阻止陈卓的举动,说明他们已经默认了陈卓。陈卓弄断绳子后,眼中闪过异样的光芒,看向李信尽是得意之色,随后叫旁边人划船离开。李信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开口说话,但他确实对这些人失望了。与此同时,游轮慢慢向下沉去,李信紧紧抓住旁边的栏杆,然后看了一眼林璃离开的方向。她临走之前会注意到自己这种小角色吗?李信不得而知,但他也明白自己活不了多久了。此时暴风雨更大了,一到惊天巨雷突然闪过,紧跟着一道惊天骇浪打了过来,游轮被彻底打翻了,并且紧跟着几艘救生艇也翻了。“咳咳!”趴在沙滩上的李信咳出几口海水,然后用手撑着地面缓缓起来。

新闻大求真
ios版可靠

新闻大求真
正式版下载

玄幻  |  轩涵

  当天早些时候,在事发地附近的全罗南道珍岛郡,檀园高中遇难学生家属代表22人乘警备舰到事发海域向大海献花并为遇难者默哀。同一时期,四一六基金会在仁川家庭公园悼念馆举行追悼活动,缅怀在事故中遇难的普通民众。

深水炸弹
手机版手机版

深水炸弹
ios游戏下载平台

玄幻  |  蕖荟

  今年初,美国以所谓“人权问题”为借口宣布禁止从中国新疆进口棉花和番茄,以及所有用这些原料制成的产品,此后还不断炒作所谓“强迫劳动”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曾回应表示,所谓中国新疆“强迫劳动”问题完全是美国等个别西方国家凭空编造出的“世纪谎言”,反而是美国自己的强迫劳动问题不时见诸报端,难以保障民众基本的安全、健康权利。(薛帆)

nba季后赛
app下载

nba季后赛
下载吧

玄幻  |  雨棠

“咣当”一声,周沛芹手一软,盆子掉在了地上,水花四溅。天绣,取“天衣无缝”之意,起源于宋朝,因为其针脚细密,栩栩如生,就像是画出来的一样,故而得名“天绣”。不过,古代主流社会追求中庸之道,认为物极必反,凡事都不讲究太“满”,大衍之数中都有一个遁去的一,所以,绣工在“天绣”中,总是会故意留有一点缺憾,以示对“天数”的尊敬。或者是一片被虫子咬了一口的树叶,也或许是小鸟缺失的一根爪子,总之,就是在完美的技艺中,人为的制造出一点点无伤大雅的不完美。就像萧晋手里这件肚兜上的鸳鸯,其中一只的喙上只有一个鼻孔,如果不是他曾经在爷爷的一个老友家里见到过“天绣”的收藏,根本就认不出来。现今,随着科技的进步、外来文明的入侵、信仰的缺失和生活压力的增大,华夏许多传统工艺都已经绝迹或者濒临失传,而“天绣”就属于后者。据外界统计,迄今还懂得这种绣工的大师,可能已不足五位,而且几乎个个都是花甲之年,一年半载都不一定会有一件作品面世。现在,周沛芹居然说全村的女人都会,哪怕刨去年纪太大干不了的和年纪太小不愿意学的,剩下正当壮年的妇女也有二三十个呢!就算她们都还达不到大师的水平,那也足以让她们过上优渥富足的生活了。兴奋过后,萧晋放下周沛芹就冲进了屋。周沛芹不明所以,跟进来一看,见他竟然在收拾背包,顿时就吓坏了。“萧老师,你这是要做啥?”萧晋头都不回的说:“进城。”周沛芹脸都白了,呆怔片刻,一咬嘴唇就对身后的女儿梁小月道:“小月乖,你去找二丫玩,吃晌午饭的时候再回来。”梁小月还不愿意去,周沛芹把眼一瞪,也只好噘着嘴乖乖走了。等闺女出了院子,周沛芹就把大门闩上,冲进屋抓住萧晋收拾背包的手,带着哭腔哀求道:“萧老师,昨晚是我不对,没有伺候好您,您千万别生气。如果您想的话,现在就可以,想做什么都行。”说着,就把萧晋的手摁在了自己鼓腾腾的胸脯上。萧晋有点懵,虽然他确实挺想跟眼前这小寡妇发生点儿什么,但现在这情况很莫名其妙啊!“沛芹姐,你这是怎么了?我没说要现在就……”周沛芹摇摇头,表情说不上是坚毅还是痛苦,“啥也别说了,萧老师,我已经把小月支走,中午之前是不会回来的。”卧槽!昨晚希望我轻点儿,现在把闺女支走,是说随便怎么折腾都可以了吗?一个从昨晚到现在都表现的像朵娇花似的小寡妇,眨眼之间就变成了饥渴荡*?这特么什么情况?萧晋觉得自己头几年在女人身上积累的经验全都喂了狗,迷茫道:“沛芹姐,这是为什么呀?”周沛芹不说话,眼泪叭嚓的瞅着床上的背包。萧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就哭笑不得起来。感情这小娘们儿是误会了他要走。“沛芹姐,虽说我不是什么好人,但身为男人,说出的话还是会算数的。你放心,我不走。”“那、那你收拾行李干啥?”“谁说我收拾行李了?你仔细看清楚,我是在往外掏东西,而不是装东西。”周沛芹一怔,这才发现背包边上有一堆不认识的物件儿,其中一些还带着长长的线。看上去,似乎萧老师确实没有要走的意思,她放心不少,止住眼泪问:“你为啥要把东西都拿出来?”小寡妇的肌肤本就水嫩,这一挂上泪珠,简直就是标准的梨花带雨,让人一见就打心眼儿里怜惜。“把东西拿出来,好腾地方装你的刺绣啊!”萧晋伸出手,一边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一边笑着说,“对了,你去找些有那件肚兜上刺绣的衣服来,我去城里给你们找买家。”周沛芹虽然只是个农村妇女,但她不傻,一听就明白了,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惊讶的张成了“O”型,让萧晋特想往里面塞点儿什么。“萧老师,你是说这绣活儿……能卖钱?”“当然,还不便宜呢!”萧晋拍拍她的脸,“好了,现在不担心我会跑了吧?!”周沛芹有些羞赧的低下头,也不知是因为他亲昵的小动作,还是因为自己刚刚的误会。“行了,别傻站着啦!快去找几件带刺绣的衣服来,我好尽快出山,争取赶上最后一班进城的车。”周沛芹低着头不动,小手揪着衣角绞来绞去。“怎么了?你倒是去呀!”萧晋催促道。周沛芹又扭捏了片刻,终于开口道:“你……你的手……”萧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被她摁到胸脯上的手一直都没下来,还习惯性的在那儿揉捏呢!“啊!抱歉抱歉!手感太好,这家伙都会擅自行动了,该打!嘿嘿嘿……”这货脸皮厚,嘿嘿坏笑着拍了自己左手一下,权当惩罚了。周沛芹的脸早就成了大红布,头低的恨不得埋进衣领里,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抬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萧晋,说:“萧老师,如果你真的能让村里的人富起来,我……我愿意伺候你一辈子,心甘情愿的。”说完,小寡妇扭头就跑出了屋子,萧晋想拉都没拉住,只能大声道:“沛芹姐,被迫牺牲也好,心甘情愿也好,这些等我回来再说,麻烦你先把我需要的东西找出来好不好?再耽搁下去,我就只能在镇子上过夜了。”好在周沛芹知道轻重,闻言跑了回来,从一个大木箱子里翻出几件衣物塞到萧晋的怀里,然后就又火烧尾巴似的跑了。萧晋瞅瞅手里的那几件“衣服”,不由哑然失笑。感情这娘们儿把刺绣全用在了肚兜上,怪不得会害臊成那个样子。随意展开一件,大红的牡丹雍容华贵,针脚细密的仿佛现代机器印制,一条只有一半的花蕊妥妥的彰显了“天绣”的身份,轻嗅一下,似乎还微微带着点淡淡的幽香。这东西应该收藏啊!哪能往外卖呢?萧晋把背包收拾好,一边往外走,一边这样想。几十公里的山路,萧晋只用了三个多小时就跑完了,这种变态的体力完全得益于爷爷从小就逼他修习的功法——《养丹决》这是萧家祖传的养生功法,据说是他家祖上救下的一位道士所赠予的,时时修炼,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萧晋身为萧家一脉单传的长子嫡孙,虽然风流纨绔,但是该学的该练的一点都不少,相反,还要比一般人多得多。别人只见他花天酒地,夜夜笙歌,却不知早在四岁起,他就每天跟着爷爷打熬筋骨了。到了今天,他虽说不算什么功夫高手,但有《养丹决》打底,身体的耐力、速度、反应和力量,也足以让他以一对十轻轻松松了。当然,这样的功夫再加上张扬的性格,不可避免的让他惹上了祸事。萧家虽说传承的年代不少,但经过上个世纪的战乱,旧时期的所谓“名门望族”大多都消失殆尽,要不是萧晋的爷爷医术高超,救过几位强力人士的性命,他萧家也难逃被洗牌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