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杰出的马克思
ios版游戏

杰出的马克思
指导有方

    玄幻  |  茵吟

      除了要成立整改工作领导小组,尽快启动凡河新区污水管网改造工程,提高凡河新区污水处理能力,当地还表示立即启动问责机制,查清原因、理清责任,对存在失职失责的部门和人员依纪依法严肃问责。

    帅气房东俏租客
    手机版介绍

    帅气房东俏租客
    下载指导

    玄幻  |  语笑阑珊

    完成任务了,就可以美美地睡觉,一大早就起床把晚上写的东西塞进邮筒里,然后继续到书店门口等着。“那小子又来了,科长。”“你就是一头猪,他车上拉着一个人,你空手都跑不过他!”坐在车里的是丨警丨察厅科长张大志,两个副科长唐洋、代源。“科长,让下面的兄弟跟踪,多一些人,才能取得成绩。”张大志有些胖,脑满肠肥的长相,脸上也坑坑洼洼的,还带着些油光,看着不怎么体面,“他是重要的人物,和他接头的肯定是大人物,我们要亲自跟踪,人多容易走漏风声,这杨归远跑了,你我脑袋都保不住,明白不?”代源点头,“知道了,科长,我感觉这人力车可能和杨归远是一伙的,就是故意帮他甩开我们。”“少废话,不要找借口,不要跟丢了,杨归远今天去过什么地方,和谁见面,所有消息我都要,据可靠消息,今天他要和大人物接头,你们警惕点,”张大志打着呵欠下了车,“我回去睡一会。”“我们知道,昨晚科长辛苦了,”唐洋说,“你放心好了。”张大志走后,车里就剩下唐洋和代源。“这辛苦活是我们的,出事了算我们的,功劳是科长的!”唐洋看张大志走远了,揭下帽子盖在脸上睡觉。“就不要发牢骚了,你睡,我盯着。”代源黑瘦,个头和唐洋差不多,他盯着书店。一会儿工夫,唐洋就开始打呼了,睡得很香甜,不知道过了多久,代源喊他,“唐洋,醒醒,出来了。”唐洋睁开眼睛,看了看,说,“呵呵,你看,今天他们走大路,我们用车跟,我就不相信他能跑得过汽车!”代源点头,便发动汽车,慢慢跟在胡耀祖身后。“老板,我们今天去哪里?”胡耀祖问杨归远。“你按照我说的走就行了,跑快一点,我加钱。”“好的。”过完这段大路,杨归远让胡耀祖往窄的地方走。胡耀祖也没多想,他猜想杨归远可能要跑路了,但是本田只让他跟踪,没让他抓住书店老板,所以他无所谓地继续跑。进入小路以后,杨归远观察了一阵,汽车当然没有跟上来,下车的两个人好像也已经跟丢了,他对胡耀祖说,“前面有条巷子,你在巷子口停一下。”胡耀祖跑得不快,他故意放慢脚步,看有没有人跟踪。“就这里。”“要等你吗?”“不用。”杨归远把钱付了,推开巷子第一家的大门,走进去。虽然杨归远说不用等他,但是胡耀祖仍然没有离开,毕竟他的活儿是跟踪,还是接着跟比较稳妥。他把车停在原地,想等等看杨归远还出不出来,等了十几分钟,还没有人,他忍不住走到门边,用眼睛瞄着门缝里面。好像并没有人,他试着轻轻推开大门,里面空荡荡的,人都没有一个,而且这个院子一看就没住人,到处是灰尘。咦?翻墙跑了?胡耀祖想着,只好退回来,准备继续拉车去,刚跨出大门,就被枪指着头了,“不要动!”“大哥,有话好好说,能不能放下枪?”胡耀祖慌乱地缩着脖子。“你拉的人呢?”“进这个屋,就不见了。”代源的枪并未放下来,还指着胡耀祖的头,胡耀祖只好乖乖举起手站在原地不动。唐洋进了院子,里面只有一间屋,一个大院坝,里里外外没有一个人影,他焦急地走出来问代源,“我们把人跟丢了,咋办啊?”“先把这小子押回去,杨归远说不定已经回书店了,之前我们不是跟丢了几次吗?”代源说。“我的哥,这次不一样,好像是真的逃跑了。”唐洋一脸紧张神色。胡耀祖站着不敢动,他知道,枪是一秒可以打死人的。代源比唐洋冷静,“不慌,先把他带回丨警丨察厅再说。”说完给胡耀祖屁股上一脚,“走!”“两位,我的车。”胡耀祖扭头看向自己的人力车,这是一块大洋的押金,可不能丢。“你都要死了,还想着你的车?”唐洋说完,和代源都坐到人力车上,“走吧!”拉一个人胡耀祖跑得飞快,拉两个大男人还是有些吃力,到了丨警丨察厅,代源看着唐洋,“我们把科长的车忘在大路上了。”唐洋说,“我去打电话告诉科长现在的情况,人跟丢了,你自己倒回去开车。”代源点头,下车走了。唐洋押着胡耀祖到了刑讯室,这种地方,不用问,只要看到屋里的东西,就知道他们要干嘛,胡耀祖后悔了,真不该答应本田去跟踪书店老板,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唐洋用粗麻绳将胡耀祖绑在钢铁的大型十字架上,就出去打电话了,十分钟后,就听到张大志在走廊里骂人,“我不是叫你们看紧吗,怎么让人跑了,你们两个是饭桶吗?”唐洋怯懦地回答,“科长,我们把那个人力车夫带回来了,在刑讯室。”“打,让他交待!”张大志快步进了刑讯室,脱下大衣,一句话也不问,拿起凳子上的鞭子就开打,代源也站在一边,一人一鞭轮流着打。胡耀祖虽说在湖边培训的时候吃过不少苦,但是这种挨打还真没遇到过,几鞭子就打得他嗓子都要叫破了。“你们不要打了,你们问,我全部说。”胡耀祖哀嚎地求饶。“你叫什么?”唐洋马上开始发问,三个人死死盯着胡耀祖,他哪怕有一丝犹豫或者闪缩都躲不过。“胡耀祖。”“哪里人?”“广州人。”“你是红党?”“你们搞错了,我就是人力车夫,我不是红党,我是下苦力的。”胡耀祖大声回答。“还不老实,再打。”张大志手里的鞭子马上甩了过来,比刚才打得还狠,胡耀祖感觉自己已经皮开肉绽,他痛得大声喊娘。“你现在可以说了吧?”唐洋又问。“你要我说什么?我也是跟踪了书店老板的,凭什么抓我?”胡耀祖咬着牙问。“有人让你跟踪?是什么人?”张大志听到这话,将鞭子丢到地上,走过来使劲捏着胡耀祖的脸。胡耀祖脸都被捏到要变形,含混不清地回答,“日本人。”张大志一个巴掌甩到他脸上就走开了,“你还不老实,拿日本人来吓唬我?”代源手里的鞭子马上打了过来,一鞭子,两鞭子……张大志大喊,“打,再打。”胡耀祖痛得大叫,可以说是在哭嚎,“大哥们,求你们不要打了,我说的是真的啊,真是日本人让我去跟踪的啊!”“好,我信你,哪个日本人让你去的?你说说他的位置!”唐洋问。“桐城路三号。”胡耀祖回答道,他痛得龇牙咧嘴,身体的肌肉全部紧张地收缩着,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顺着脸颊流下来,有些汗水流过伤口,噬咬得伤口剧痛,他更加痛苦地咧着嘴。张大志坐在椅子上,盯着胡耀祖,虽然不太相信,但是看胡耀祖的样子的确不像是撒谎,怕真的搞错,他转头,“唐洋,带兄弟去核查一下。”

    苏文男主改造计划
    苹果版文档

    苏文男主改造计划
    周边推荐

    玄幻  |  素寻

      规模以上生猪定点屠宰企业生猪(下称“生猪”)平均收购价格同比亦连降12周,期间环比虽然在3月1-3月7日当周微涨,但总体仍呈下降趋势,年初为36.63元/公斤,目前为24.10元/公斤。

    首富:从捡破烂开始
    支持哪个好

    首富:从捡破烂开始
      新手游免费下载

      玄幻  |  秋棋

        “如果特斯拉是电动车界的苹果,大众就是下一个三星”,瑞银证券分析师Patrick Hummel团队拆解一辆大众ID.3后研究发现,其平台与特斯拉相比具有成本竞争力,同时拥有同类产品中最佳的电池能量密度和能量效率。大众的优势在于规模,拥有与三星类似的价值定位——一个以高品质硬件和规模化生产而备受信赖的全球品牌。

      市井传情
      玩法信誉

      市井传情
      游戏规则

      玄幻  |  怡澜

      原来是来苞米地里打野食的!李小亮怔住了,不由自主的回头看了一眼林玉芳,却发现林玉芳趴在行李包上,嘴微微张着,一幅惊讶的样子,似乎是认出了人来。“是刘兰香同李二胜?”林玉芳转头凑到李小亮耳边说,李小亮感觉林玉芳嘴的气喷到了自己的耳边,同时又闻到了林玉芳身上的那股子的香味。这香味说不清是什么香,不是让人感觉好闻,刚刚紧张没有注意这些,这会突然愈发明显了起来。特别现在听到别人正在做那事,李小亮感觉全身上下都变的敏感起来。刘兰香与李二胜居然在玉米地里干那事!真是……等等,刘兰香的男人是李自好,她怎么同李二胜搞到一起了?李小亮猛然想到这事,不由转头想问林玉芳,却见林玉芳正脸色通红的把头埋在行李包上。看样子,她也明白了这是听到了什么,害羞起来,那娇羞的模样更是让李小亮觉得小腹热气升腾。就听刘兰香似是拒绝又象是勾引的说:“哎哟二胜,你别急啥,哎约,你弄痛人家了,别扯裤子啊……”“嘿嘿。”李二胜**的笑着道:“兰香,别给我装了,我听说了,李自好有病,你天天跟他闹别以为我不知道为啥。”“为啥?”刘兰香明知故问。“还能为啥,不就是李自好没办法弄你。”刘兰香一阵咯咯荡笑,然后就是不能入耳之类的话,紧接着兰香发出一声闷哼,某种声音在玉米地里隐约响起。李小亮虽然二十一岁了,却是一心读书的好孩子。从来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黄色书与AV在他看来就是耽误正事,不务正业的范畴,这看见这场景,整个人都愣住了。李小亮全身发热,脸涨红,呼吸开始急促,身体某部戳在地面咯的发疼。他想弓起身子又怕林玉芳笑话,就想侧转身。谁知道一侧之下,放在胸中的行李包一滚,他的人一下向边上栽去。百忙之中他想用手撑住地,却想起来林玉芳还贴着他,向下一按正好按在林玉芳的胸上,掌中一软他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手就不敢使劲了,只能悲催的眼看着自己的脸撞向地面。就在他做好脸被撞花的心理准备时,一双手臂抱住了他。李小亮傻乎乎的抬起头,正看到满脸涨红的林玉芳的脸。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象是被人点穴了一样定格在那里,却不敢动。另一边传来刘兰香腻软又狂野的声音。李小亮只觉着又软又弹的滋味从手掌心一下钻进了他的心里,那抱着他身躯的凹凸身躯各处传来的都是莫名的诱惑象点燃他的导火线。再看眼前这白中带着粉色,吹弹欲破的娇美面容,那快要滴出水来的眼睛,李小亮感觉脑子嗡的一声,低头向那艳红的唇吻去……一种前所未有过感觉直冲李小亮的脑门。一瞬间,李小亮脑子变的空空洞洞,心里只留下再要点再要点的念头。林玉芳刚刚有些僵硬的身体,不知不觉的软了下来,她的眼睛已闭上,抱着李小亮的两只手臂却不曾松开。李小亮两人越来越忘我,似是需要更多。李小亮更是无师自通的开始不老实起来。林玉芳猛的睁开眼,用力侧转身。“不要。”林玉芳隔着衣服按住李小亮抓在她胸上的手,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响在李小亮耳边的低低的两字,仿佛一声炸雷,又象是一盆冰水,让李小亮猛的清醒。他如抓着蛇蝎一般,把手从林玉芳的衣服里抽出来。“对,对不起。”李小亮低声说,心里更是懊悔不已,他没想到自己突然做出这样的事。想想林玉芳的身份,更是一份对刘安,对林玉芳本人的愧疚涌上来,他连林玉芳的脸都不敢看。耳边依然传来刘兰香与李二胜的声音,两人贴的很近,却是一时无语。良久,李小亮动了动了,他想起身,耳边却轻轻响起林玉芳的声音。“小亮,俺不怪你。”李小亮猛的抬起头,却看到林玉芳清澈而又明亮的眼睛。“嫂子,我……”林玉芳伸手按住了李小亮的唇,又触电一样拿开,道:“别跟俺说啥对不起的话,俺不爱听。刚……刚也是俺愿意的。”林玉芳说着低下了头又道:“如果,如果你觉着俺辱了你,打今以后,你就当作不认识俺。”李小亮心里一疼。他实话,李小亮对林玉芳原来真没有爱的感觉同欲望,或者这是因为刘安在其中,两人身份在这儿摆着,李小亮没有向这方面想过,但李小亮却认为林玉芳是个好女人。恰静,善良,温柔,贤淑,任劳任怨,逆来顺受,敬老孝道,这几乎五千年好女人代表中的代表。这样的媳妇,李小亮认为是刘家的福气。但刘家老太太却认死了林玉芳是扫把星,丧门星,把一切恶毒都用在她身上。李小亮劝过,李忠军劝过,村里人也劝过,可都不管用。李小亮也只能是做些帮衬的事,对林玉芳除了可怜就是可怜。可不知怎么的,今天居然与林玉芳阴差阳错的做了这样的事。或者别人看来这没什么,城市里的现代人更是对此嗤之以鼻。,虽然受过高等教育,也见识过灯红酒绿,或是性格使然,又或者是一个绝对处男加农民的心理,李小亮认为自己做了天大的出格的事。现在做已做了,再想这些没用,李小亮心里不由自主的品味起自己对林玉芳的观感。想想自己在学校里,在生活中,会不自觉的把别的女人同林玉芳比较一下,李小亮突然想到自己是不是下意识里,已把林玉芳当成了自己择偶的标准?那么,这是不是说明林玉芳在自己的心目中的地位,本来就很高。刹那间想了这么多,看着已流出泪的林玉芳,李小亮突然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他伸头在林玉芳耳边轻轻的道:“嫂子,我老早就喜欢你了。”“啊!”林玉芳轻呼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转头看看李二胜刘兰香两人的方向,听着两人依然战的火热,才转过头,看着李小亮,带着惊喜难以至信的眼神道:“小亮,你别瞎说。”“没有。”李小亮只觉心里发软,摇摇头撒了一个小谎:“真的,嫂子,其实我原来就喜欢你,就是不敢告诉你。”林玉芳的眼中全是欣喜,不过转眼却变成了哀伤,一低头,眼泪噼里啪啦的向下掉。“小亮,你不能喜欢俺,俺,俺是你嫂子。”李小亮大急:“嫂子……”“俺当你今天啥也没说,俺以后也不同你说话。”林玉芳抬起头,很坚定的说。李小亮猛然明白,自己刚说的话太不当了。如果说自己老早喜欢林玉芳,只是不敢说。那就是嫌弃林玉芳的身份,还把她当成扫把星了。他心里不由一阵后悔,一阵恼怒自己不会说话。“嫂子不是你想的,我从来都不认为你是扫把星,那都是迷信!”李小亮恼火的一挥手,道:“别听那些人瞎说,再说,我也不在意。你等着,我回头就同爹说这事,我娶你。”李小亮说着,起身要走,林玉芳一把拉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