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慕归云笙
哪个好怎么样

慕归云笙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玄幻  |  冉末兮

“那行,咱们今晚就跟老师说一声,明天带上同学们一起去。过会我给娄叔打电话,让他给咱们准备好工具和车子。”林默几人说完便起身付钱离开了餐馆。到了餐馆外面,几人又接着在大街上逛了起来。逛了一会,杨海城又向林默问道:“林哥,咱们明天去哪啊,不问明白这心里总是没底。”林默想了想便说道:“城西马鞍山的古林寺不是被毁了好些年了嘛,咱们明天正好可以去那边看看,那里挺偏僻的,应该没什么人。”杨海城想了想又问道:“林哥,寺院里能埋宝贝吗?”“肯定有的,乱世很多寺庙都会将一些重要的东西埋起来,免得遭受战火而损坏或流失的,而且有的人也会偷偷把宝贝给埋到寺里,不让人找到,里面应该会有东西的。”林默回答了杨海城的质疑。古林寺建于梁,当时称观音庵,南宋时更名为古林庵。古心岁弃俗出尘,在栖霞寺剃度为僧,此后精研佛法,研习律学。明万历十二年,古心从北向南,住南京古林庵,其时古林庵“屋仅三楹,圆方百尺”,自古心来后,求教之人络绎不绝,古林庵“焕然崛起,百堵一新,遂成一大梵刹矣”,万历皇帝赐名“振古香林寺”。近代以来,古林寺屡遭兵火损毁,始终得不到很好的恢复。清末,辅仁老和尚继主古林寺第十七代法席,历经千磨万折,修复寺宇,再行传戒祖道,克振宗风,古林寺又大盛于世,一度与香林寺、毗卢寺并称“南京三大寺”。光绪二十六年(年),古林寺山的背后弹药库被雷击中,寺庙被毁。辅仁老和尚四处募化,修复寺宇,再行传戒祖道,克振宗风,古林寺又大盛于世。到了上世纪年代,寺庙在战争中再度被毁。古林寺就位于金陵的马鞍山上,占地约有三四十庙。他只是记得后世看到过有人在古林寺遗址上发现了一批金银的报道,而且现在古林寺在战火中被毁,才提议众人前往古林寺探宝。并且林默记得在一篇报道上说一个汉奸也曾在这附近挖过宝,汉奸曾在城西的清凉山、菠萝山、马鞍山、华严岗、丁山等地山林里进行寻宝,后来又变得很有钱,林默便想着在汉奸之前把宝藏给挖了,留着也是便宜了那个汉奸。杨海城听了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再为这件多想,几人顺利的逛起了街,在各种店铺中进进出出,好好体验了一把。几人逛了一会便不再进了店铺了,而是沿着大路走了起来。杨海城突然指着几人前面一个穿着一身灰色衣服的人道:“那家伙不是陈茂锋吗?怎么穿成这样了。”听到这话,赵平年问道:“陈茂锋,谁啊?”“就是我们在林氏商贸行门口遇到的人模狗样的家伙。”杨海城回道。赵平年想了想,又看了看前面的灰衣人,说道:“从背影上来看确实挺像的,不过怎么把衣服换了,眼镜也没带着,算了海城,别管他了,我们自己逛自己的。”听到两人的对话,林默倒是上了心,一路上暗暗观察着对方,走了一段路,路过一家装修着玻璃的店铺时,林默看到对方在玻璃前整理了一下衣服。跟着对方走了很长一段,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双方竟然一直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中间林默多次发现对方借玻璃来观察身后。此时林默也反应了过来,这不就是反侦查嘛,看来这家伙是个间谍了,只是不知是属于哪一方的,此时应该是为了前去接头。此时林默觉得对方应该是我党地下组织的,不打算再跟着了,可惜却没有借口走去其他方门口。此时正在林默前方的伊藤哲朗并不知道林默己把它的身份认错了,也正在为林默几人的跟随暗自着急,从林默几人刚出现在他身后时他就发现了,本以为林默几人只是刚巧路过,可没想到却是一路跟在他身后,说他曝露了却又不像,因为林默几人没有一点隐藏的迹象,自己几次反侦查也没有引起几人的注意,想到离目地地越来越近,伊藤哲朗想到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停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在旁边一个小摊上买起了东西。林默正奇怪对方怎么忽然停了下来,就看到伊藤哲朗的目光看了过来,然后就见他走了上来对林默说道:“林公子你好,鄙人陈茂锋,就是在林氏商贸行门口与林公子相遇的那位,当时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跟林公子问候,请林公子不要见怪。”听到伊藤哲朗的话,林默算是明白了,这不是在试探几人嘛,林默摆了摆手,“没事,不知陈老板这是要去哪,怎么这副打扮?”伊藤哲朗听了装出难为情的样子,林默接着说:“没事陈老板,若是不方便就不用说了。”伊藤哲朗听到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只是自家丑事,林公子莫要见笑,鄙人在南京有位相好,可老家内人很是不喜这事,我离家时还专门让人跟在身边,不得以之下才每次出来都弄成这样,让林公子见笑了。”林默摆了摆手,打算带着三人先行离去。可惜这时小贩将东西打包好了,五人只得一起上路,一路上伊藤哲朗和林默四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到了一个巷口,伊藤哲朗对林默说道:“林公子,我到了,要不要进去喝杯茶。”林默遥了遥头,便带着三人向前走去,临走时林默瞟了一眼巷子口,看到了青马巷三个字后便带着三人离开了。林默一边走一边想着,他总感觉这个陈茂锋有些奇怪,好像和自己后世的记忆中的我党地下组织的人有很多冲突,可是又没有发现什么疑点,最后只能归结于后世的记录可能有什么出错的地方,便不再去想,和几人安心的逛了起来。另一边,伊藤哲朗走进青马巷一会儿,便返回巷口观察起来,看到林默几人走远,周围也没有什么异常才又向巷子里走去,走过十几家后,伊藤哲朗来到一个院门口,有规律的敲了几下后,院门打开了一个缝,里面的人看到是伊藤哲朗后将门打开,伊藤哲朗立即闪身进到了院里,到了这时他才松了一口气。里屋走出一个漂亮的女子,看到他这个样子,厌恶的问道:“伊藤哲朗,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听到问话,伊藤哲朗立马解释道:“没有没有,只是刚刚在巷口碰到了几个军校生而已,您要的东西都给准备好了。”女子听到伊藤哲朗的讲述,脸上的厌恶更加浓郁,骂道:“几个军校生都把你吓成这样,真是一个废物。”听到女子的怒骂,伊藤哲朗一句话也不敢说,只能带着满脸的无奈悄悄离开。林默几人在中山路上逛到了下午,几人就又找了个餐馆吃了一餐后,林默给娄叔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斯科特的货,并让娄叔帮忙准备明天出去时要用到的车子和工具后,几人便叫了黄包车回到了郑老头店里,跟郑老头打了招呼拿了军装便回到了军校里。几人来到宿舍,乌力吉木仁和刘毅轩两人己经回到宿舍了。刘毅轩看到林默四人回来了,便问道:“你们四个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冰城大姐头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冰城大姐头
是什么东西

玄幻  |  姿蝉

  “华为将加大对自动驾驶投资,推动汽车行业的智能化、网联化,为华为带来长期战略机会。”徐直军对包括第一财经在内的记者表示,华为也在投入汽车零部件,尤其是自动驾驶软件,推动汽车智能化、网联化,帮助车企造好车。“最近余承东还在和车厂积极合作,看看怎么帮助车企卖车。”

莫染尘心魂若梦
介绍引导

莫染尘心魂若梦
是干嘛的

玄幻  |  姬琇

黑田命令士兵去细沙河取水。可没想到的是,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细沙河已经冻了整整一个冬天了,谁也猜不透这冰层有多厚。别说用行军镐,就是三八大盖的子丨弹丨打上去,也就是一个白眼,见不到水流出来。有那性急的鬼子兵,干脆把手榴弹扔到冰面上,好家伙这回不但冰层算炸开了,连扔手榴弹的鬼子都掉冰窟窿里了,等捞出来的时候,都冻成冰瘤子了。吓得黑田,急忙让士兵们退到岸上来。仗打到现在,也没死几个鬼子兵,这要是掉河里淹死几个,那就更犯不上了。对于鬼子指挥官而言,打仗死了无所谓,可非战斗减员,则是指挥官的耻辱。小阎王出主意,前面就是曾家屯,现在曾家屯也已经被鬼子占领了,直接去老百姓家里找水不就完了嘛。黑田也同意小阎王的想法,可没成想啊,老百姓家里也好不到哪去,家家户户的水缸全冻上了。这小阎王虽然也是同昌人,可他哪里过过苦日子啊,他哪知道老百姓的家里会冷成这样?小阎王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便揪住当地百姓讯问,老百姓自己是怎么取水过日子的。老百姓如实回答,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拿着锺子敲水缸,把从水缸里凿下来的冰片子放到锅里烧成水再做饭。于是乎,曾家屯满屯子里全都响起了敲水缸的“梆梆”声。一百多水缸同时敲起来,这动静也真是不小,比打仗都热闹。更有那老百姓心里忿恨鬼子兵的,一听说鬼子兵没水喝了,心里还偷着乐呢,哪能全心全意给鬼子弄水呀。下手的时候,乎轻乎重也没个准头,冷不丁一锤子下去,不但冰砸开了,连水缸都碎成两半,冰块子滚得满地都是,化成水也没法喝了。黑田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午夜十二点,这漫漫长夜才过去一半。打仗拼的是人,没有水的话,士兵就没有体力。虽说到现在黑田已经稳操胜券了,可黑田和王老道打了半年的仗了,他知道这个王老道一向诡计多端。尽管现在牵马岭老营被鬼子占领,可蜈蚣沟的李白脸还躲在山沟里不出来,蝎虎子也全没动静,这都是不安定因素。如果现在草草收兵的话,过不了两天,“穷党”的余孽就会另立大旗,继续造反。而且,只会比现在更小心,更难对付。这打仗嘛,勿求尽全功于一役,牵连日久的仗,是哪个指挥官都不想看到的,尤其是对日军而言。“黑田太君。”不知什么时候,周青皮走进了黑田的指挥帐,正一脸讪笑的看着黑田,“我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人,这地方我知道。有道是,山分南北,地分阴阳,这要是在北镇那边闾阳一带的话,风是没有这么硬的,水也冻不成这样。可牵马岭这边背山,北风吹到这边又打了一个旋,所谓冷上加冷,所以这取水嘛,一时半会儿的也急不来。”“你到底要说什么?”黑田的中文并不太好,平常的中国话还能听懂一些,可你要和他讲什么山分南北、地分阴阳的话,他可就有点蒙了。更何况他现的心情也不太好,所以对于周青皮这文绉绉的家伙,也没什么好脸色。“嘿嘿。”周青皮在官面上混了这么多年,还能看不到这点事来?立刻直奔主题的说道,“在下想说的是,这水已经冻成这样了,急切间也不可取。但有一样东西,却不那么容易冻上。”说着,他又拿眼皮扫了一眼黑田,见黑田果然被他的话给吸引了,不由得心中暗喜,“在下的家中,还存有百余坛高粮酒,这酒虽算不得好酒,但正适合士兵驱寒。有道是……”“八格!”周青皮的话还没说完呢,黑田已经蹦了起来。站在黑田身后的警卫,根本连一丁点中文都听不懂,见黑田突然怒了,警卫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把枪口对准了周青皮。周青皮吓得“妈呀”一声,心想老子好好的给你出主意,还把自己家的高粮酒拿出来。你小鬼子咋还说翻脸就翻脸呢?这也太难伺候了!到是一边的小阎王见机得快,立刻说道:“太君,太君,误会了,误会了。周大哥可全是一片好意,他只是不懂得皇军的军纪,一时口误,一时口误啊!”说着,连着朝周青皮挤眼睛。周青皮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在下失言,在下失言!”要说这军中不许饮酒的事,周青皮不是不知道。他跟着东北军干了这么多年,东北军的军纪他全能背下来。可问题是,驻守同昌的那些个东北军,哪个不是大酒包?军纪那就是擦屁股纸,当兵哪有不喝酒的?没成想这鬼子居然这样,这可真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周青皮心中暗想,爱要不要,不要拉倒。老子家里这一百多坛子高粮酒,其中有十几坛陈酿呢,有钱你都没地方买去。算了,周青皮冲小阎王使了个眼色,低着头退出了黑田的指挥帐。田豹子走进山洞之后也没看别人,直直的走到了玄机子面前,却象头次见面一样上下打量着玄机子,这让玄机子多少有点心里发毛。“看啥?”整个圣清宫里,对田豹子有好印象的人并不多,玄机子显然并不包括在内。他甚至不明白,这个时候田豹子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为了什么?平常王院监带着大伙打鬼,这田豹子则躲在后山和韩大肚子两个人偷鸡摸狗,胡吃海塞,弄得后山小院乌烟瘴气。王老道不愿意管,大伙也懒得搭理。今天这都火烧眉毛了,玄机子满心盼着蝎虎子和许三姑能出兵去救王老道,没成想田豹子却和李白脸突然一同进来了。而且看李白脸面色不善,进来后就窜到蝎虎子耳边嘀嘀咕咕的,玄机子正心里没底呢,突然被田豹子盯着看,这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了,不由喝道:“你上这干啥来了?别添乱,现在哪有功夫理你?”私下里却想着,知道这秘密山洞的人可不多,是谁把这地方告诉田豹子的?转念又一想,小师弟玄真子去哪了?照说玄真子应该是第一个到山洞的才对,可是这么半天了,玄真子连脸都露,难不成出事了?被玄机子劈头盖脸的呵斥了几句,田豹子到是不着急不上火,反而点了点头,又拿眼睛往别人的脸上扫了过去。那田豹子看着玄机子的时候,众人还不觉得怎样,等到田豹子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众人才觉着不对劲。尤其是站在蝎虎子后面的草上飞,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暗道:从哪里钻出这么个小杂毛来?这眼神里莫不是带刀子的?怎么看得人肉疼呢?莫说草上飞,就是蝎虎子也皱了皱眉。眼前这小道士年纪不大,穿着一身灰布的道袍,浑身上下没有一丁点扎眼的地方,可就是眼神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象两把刀子,直直的扎到人的身体里面。“这眼神,到是与丁雄有九分相似。”许三姑突然说道。“哦?”蝎虎子等人一愣。他们或许谁也不认识田豹子,可在同昌这地盘上混饭吃的,不能没听说过丁雄这号人物。此人乃是西山梁丹帐下的头号智囊,保定军校毕业,行武出身,听说连梁丹都得向人家请教兵法。

牧马斜阳丹桂香
功能特性

牧马斜阳丹桂香
萌新指导

玄幻  |  馥嫫

日期:--::那个时候,我们的小学没有厕所,我们男孩子撒尿基本上就撒在屋檐下,尽管大人们讲尿撒在屋檐下不好,小鸡巴上要长豆豆的,但看到一帮傻逼都撒那,我也就撒那了!当然拉大便的时候还是去粪坑上拉的,小女孩拉屎拉尿分两种情况,离家近的回家拉,离家远一点的也去粪坑上拉,那个时候物质条件差,连拉屎拉尿有时也挺让人忐忑的——比如,你正在粪坑上拉大便拉的起劲,突然在你的屁股上会盯上来几只大大的绿头苍蝇,尽管这绿头苍蝇它是不咬人的,但它非常讨厌,在你的屁股上吸来吸去的很痒,这绿头苍蝇看着就让人觉得脏,觉得恶心人,但最最恶心的还不是绿头苍蝇,而是一种乳白色的一条条看起来软软的粪虫,以吃粪便为生,生命周期也许很短暂,但这些讨厌的肮脏的乳白色的粪虫,有时当你在粪坑上拉大便的时候,却竟然也会爬到你的屁股上来,真叫一个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些粪虫爬到你屁股上的情况是这样的——我曾经向列位介绍过农村的粪坑,粪坑四周会搭建一个简易的毛草房,在毛草房里一般有一块木板和一根圆木柱子,木板是方便人的脚站上去的,圆木柱是让人屁股坐上去的,有些个规模大一点的粪坑还会在这根圆木柱的下面垂直再搭上几块木板,这几块垂直木板是用来档尿的,因为在你拉屎的时候是先要撒尿的,你一撒尿就很可能撒在自己的裤子上,为了避免尿撒在裤子上,就需要这几块垂直的木板,但随着粪坑里的屎尿越来越多,这几根垂直的木板有时就会直接接触到粪便,这样一来,粪便里的粪虫就沿着这几块木板爬了上来,直到爬到你的屁股上,说实话,每当这样的时候,我都会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太恶心人了,太让人恶心了!(未完待续。。。。。。。)日期:--::童年是美好的,但有时也少不了挨打!比如你端着个碗出去吃饭,回来的时候碗不见了,比如下雨天你出去玩,回家的时候身上一身泥,或者你把人家小女孩的裤子扒掉了,她的父母来你家告状,总之类似的事情总会时不时发生,屁股也时不时挨打,有些老爸性子急的,看到儿子不听话,过来就在你脸上一巴掌,整个脸上火辣辣的红,据说有些还能看到五个手指印,实在是太狠了!所以即使是一些个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子,都特别害怕父亲的巴掌,我们那里的土话叫——吃麦果!谁都不喜欢吃这个东西,每当看到一些个吃了麦果的小孩直愣愣地站在那里,脸上既害怕又茫然的样子,我的心里就感到空落落的不舒服,我也吃过老爸的几次麦果,这样的记忆往往会在小孩子的内心里留下不好的阴影,严重的可能都会影响到他们的性格和人生!农村里三天两头会来一些手艺人,磨剪刀、磨菜刀的,修鞋、修雨伞的,给老人画像的,现场做锅铲的铁匠、给人家修补破碗、破缸的瓷器匠,这些个手艺人都基本是外地人,走南闯北的,靠一身的手艺活吃饭,有些个意思!当然最让我们爱凑热闹的还是那些瞎眼睛的算命先生和一些个所谓可以给人治病消灾驱邪的仙姑、神汉!我记得有一阵子村子里就来了这样一位神汉,看起来三十多数,个子不太高,人看上去好像倒还有点斯文样子,哪里来的人我已经记不清了,只听说这个神汉很厉害,可以帮助家里消灾驱邪,还可以给妇女治些个病,所以,不少在家闲得发慌的少妇们就请他来家里驱驱邪,也顺便看个病啥的,这一看不要紧,最后就直接看到床上去了!我也是从那些爱嚼舌头的叔叔阿姨们那听来的——听说啊,章小星的妈妈陈桂月被那个神汉睡过了,陈桂月是一个皮肤很白、奶子很大、屁股很圆的看起来端庄丰满的农家少妇,可这娘们的男人是个经常不在家的长途汽车司机,可以想象的是这个大奶子农家美少妇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身心一定很忐忑,三十刚出头的年纪,正是一个女人饭量最大的时候,可这老公倒好,给她吃饭的时间太少了,有时甚至一两个月都不在家,这一两个月也就没给她吃饭,好几年这样下来,这个美丽丰满的女人也就从一个本身还算端庄的良家少妇一跃成为一个饥饿而闷骚的大奶子骚逼,这实在是造物弄人,身不由己啊!陈桂月听说村里来了个神汉,可以看家里宅屋的风水,也可以消灾驱邪,于是就把这个神汉请到家里来看看,据说那天这神汉看到陈桂月的第一眼,下面的家伙就硬了。这个神汉看了看房子四周和屋里的环境,面色凝重地说,最近家里要有灾祸,而且就这几天的事情,陈桂月吓了一跳,问有什么方法可以去灾辟邪,这神汉一本正经地看了看陈桂月,说毛病就出在陈桂月的身上,说陈桂月身上有个洞,洞里的湿气太重,导致影响到了家里的风水,必须从玉皇大帝那请过来一根仙棒在她的洞里捣弄捣弄,这样方可去了家里的灾祸,陈桂月问是她身上的哪个洞影响到了家里的风水,神汉指了指她两腿间的部位说——就是这个洞!陈桂月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后来还是问神汉——那怎样去请玉皇大帝的那条仙棍啊?神棍闭上眼睛,嘴里叽叽咕咕地念了几句,一睁眼说——玉皇大帝的仙棍已经被我请下来了,现在就在我的身上,请施主到睡房去,让我与你好好说说其中的奥秘!可以想象的是,陈桂月脱光了衣服,露出来她胸前那两只丰满的大奶子,再脱掉裤子,一只白生生水淋淋的屁股便跃然眼前,那神汉看到这样的光景,估计都能晕死过去,但最终神汉还是把陈桂月的逼操了,也就是说在她的洞里好好地用那根所谓玉皇大帝的仙棍好好地捣弄了捣弄,直到不能捣弄为止,估计顺便还揉了揉奶子,捏了捏屁股,反正是所谓的治病救人,反正是所谓的消灾解难,揉捏起来也就很光明正大,很理直气壮了,好一个神汉!好一条玉皇大帝的仙棍!(未完待续。。。。。。。。。。)日期:--::后来听说章小星的爸爸回来了,在家里呆了好几天,足不出户,有一天,我问章小星——你爸爸妈妈在家干什么啊?一开始章小星不肯告诉我,后来经不住我几次的询问还是说了出来——他说爸爸妈妈吵了一次架,但后来两个人就好了,那几天我爸爸经常抱着我妈妈在房子里睡觉,我还好几次听到床板咯吱咯吱的响,有一次在白天的时候,我还看到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光着身子睡觉!我就喜欢听这样的故事,于是我继续问——你爸爸是怎样和你妈妈睡觉的?说来给我听听,改天我从家里带点好吃的给你吃吃!章小星继续说——那天我从房间的木板缝隙里看到,爸爸压在妈妈的身上,光溜溜的,一只屁股在上面动来动去的!——那你爸爸有没有摸你妈妈的大奶子?——摸了!我老爸屁股一边动来动去,一边用手很使劲地捏着我妈妈的奶子,而且很奇怪的是。。。。。,你先不要告诉别人啊!——好,我不告诉别人,你快说,奇怪的是什么?——奇怪的是,那天我看到爸爸一边压在我妈妈的身上,一边眼里还在流眼泪,好像是哭了,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心里也很纳闷,这章小星老爸怎么回事啊!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而且还是在干逼的时候哭鼻子,难道是章小星妈妈太漂亮了,或者奶子太大了,章小星爸爸太喜欢了,喜欢的都哭了!——可能是你爸爸太喜欢你妈妈了,喜欢得都哭了!当时我这样地安慰章小星,章小星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个问题太深奥,像我们这样的小屁孩是理解不了的!后来章小星爸爸又回到了城里继续开汽车,不过回家的次数多起来了,而且每次回家都会给章小星妈妈买几件花衣裳回来,当然也会给章小星买不少好吃的,像饼干了、麦乳精了、糖果了啥的,看得我那叫一个心里充满了羡慕,多好的一个爸爸啊!(未完待续。。。。。。。)

不逆
客户端可靠

不逆
安卓版体彩

    玄幻  |  凛寻

    养母看了我手上并没有拿着笔,她知道我和婉儿的关系不好,以为没借到,她叹了口气说,妈卧室有笔,你要用的话自己去拿吧。我点了点头,说好。这时候,婉儿也出来了,她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后,便不再理我了,跑到养母那撒娇起来。我也没在意,毕竟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要是突然当着养母面主动搭理我的话,我还真不适应。我拿着书包回到房间内,想写作业的时候发现放学的时候太匆忙,作业落在教室了,而自己就装了几本书回来。我看了下时间,这个点学校还没关门,和养母说了声去教室拿作业后,准备走的时候,养母却叫住了我,给我兜里塞了五十块钱说,你打的吧,要是挤公交的话,估计你还没到学校,都已经关门了。拿着钱,道了声谢谢后,急匆匆的出门打了个的。刚到学校门口,看见几名染着头发的女生和一名男生围在一起,本来我也没想多管,也就看了一眼,但是我却被其中一个人叫住了。“哎,那个……那个谁,你站住。”我一愣,回头看去,叫我这个人竟然是婉儿在隔壁班的好友林灵儿,不过她此刻染着的这个头发可真难看,黄不黄的,紫不紫的,跟杀马特一样。其实吧,刚上高一的时候,我倒是见过林灵儿没染发的模样,也算是挺漂亮的,就是没婉儿好看,但是胸却比婉儿的大上好多。“你叫我?”我指着自己问。“对啊,帅哥,你好像是婉儿那个怎么也甩不掉的同桌吧?你叫什么来着?”林灵儿拍了拍脑袋,想了半天没想起我的名字。呵呵,现在叫我帅哥了,在婉儿那里叫我的可是怂逼男啊,看着林灵儿这个模样,我真想把她按到无人的地方,好好蹂躏蹂躏,但我也就只能想想了。“李玥。”我深吸了口气,说道,也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林灵儿嘻嘻一笑,道:“你别紧张啊,又不揍你,给你弄个好事,你干不干?”我急忙摇了摇头,跟她说我得去学校拿点东西,然后回家还有事呢。林灵儿说,没事,不差这一会儿,等会你就会不愿意去学校拿东西了。说着,还强行把我拉了过去,林灵儿手劲挺大的,我拽不过她,只能跟着她走,这群人把我带到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本来还有几名男女学生在这亲亲我我的,一见林灵儿她们过来后,都吓得赶紧跑开。我心里一“咯噔”,林灵儿这把我拉到这,不会要揍我吧,想到这里,我紧张了起来。“灵儿姐,这人谁呀?”刚到小树林,其中有一个穿着暴露,打扮流里流气的女生,嘴里嚼着口香糖说道。看到这个女生,我第一印象就是对她反感,厌恶。老实说,林灵儿虽然染发,也不学好,但是至少穿着挺保守的。“对不起灵儿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张彤眼睛一红,都差点哭了出来。“一句错了就完了?你想找人上我,我今天就找人上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灵儿姐,那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旁边有个女生提醒。林灵儿看着一直没说话的那名男生,道:“秦良,今天我要找人上这贱人,你没意见吧?”那叫秦良的男生尴尬一笑,说:“灵儿,我只喜欢你,这个人是她主动勾引我的,我又没搭理她,随便你怎么弄。”张彤愣住了,她没想到秦良会这么说,她声音发颤的说,“秦良……你不是说你要离开她吗?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你不是说你讨厌她这么强势的样子吗?”秦良一听,连忙说道:“张彤,我什么时候说了?你别瞎造谣,挑拨我和灵儿两人的情侣关系,是吧灵儿。”说完,秦良一脸笑嘻嘻的模样看着林灵儿。林灵儿没理他,而是对着身边两名女生说,“把这个贱人的衣服给我扒开。”那站在一边看戏的两名女生一听后,把原本蹲在地上的张彤一把拉了起来,准备脱她的衣服。“不要!”张彤哭了出来,往后倒退两步,连连摇头说,“求求你们,别这样,灵儿姐,我真的错了,我不敢了。秦良,秦良,你救救我啊。”张彤把目光看向秦良,却发现秦良一脸淡漠的表情,就跟这件事情和我没关系一样。撕啦——张彤的上衣被她们扒下来后,里面的文胸直接硬生生被她们扯断,露出白花花的上半身。好大。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从小到大,我都没见过女性胸部,今天竟然见了两个,一个婉儿的,还摸上了,另一个就是张彤了,看起来比婉儿的大多了,就是不知道摸上去什么感觉。“帅哥,想不想摸摸看看呀?”我正在那意淫呢,林灵儿走过来,拉着我的手,放在张彤的胸部上。我连忙摆脱了林灵儿的手。林灵儿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怎么?不想摸摸看看?很大的哟。”我说,你别闹了,我还得去学校呢。林灵儿没理我,她让站在张彤身边的那两个女生好好拉着张彤,不让她挣扎,然后自己过去,把她裤子给扒掉。“啧啧……蓝白相间的丨内丨裤呢,你这么贱,还会穿这么清纯的丨内丨裤。”林灵儿充满嘲讽的意味说道。“人家都说知道错了,何必做那么绝呢?”我有些看不下去了,讲真,其实吧,要是这个叫张彤的不哭不闹的话,我还真有可能顺着林灵儿的意思上了她,毕竟之前在婉儿那里有团火到现在还没泄呢,但是张彤一哭,我心就软了。林灵儿说,轮到你出头了?我说,我没有出头,只是你们做的的确有点过了。林灵儿突然笑了,然后冲我吼着说:“我做的过?之前她让一些男的要强上我的时候,她就不过了?她勾引我男朋友。哦不,现在不是我男朋友了,秦良,抱歉,从现在开始你被我甩了。”最后一句话是冲着秦良说的,她说的很平静,好像不关她的事情一样。“灵儿,我……”秦良刚想说话,被林灵儿打断了。“别叫我灵儿,你不配,还有,你知道我之前那个男友的下场吧?你不想跟他一样就少说话。”林灵儿又对我笑着说,“帅哥,怎么不上了?让你爽爽,你不要了?”我连忙摇了摇头,林灵儿的表情变化太快了,上一秒还对你嘻嘻哈哈的笑着,下一秒就会对着你大吼大叫。“少在哪里假惺惺了,男人不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吗?免费让你爽,你不爽,有病?”林灵儿撇了撇嘴,骂我。然后她让身边的两个女生按着我的手摸上张彤的酥胸,在摸上她胸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张彤身体一颤,便不再挣扎了,闭着眼睛,两行热泪从眼角流了出来。“爽不爽?”林灵儿笑嘻嘻的问我。我没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林灵儿,我真不知道为什么婉儿能跟林灵儿这种人做朋友,关系还格外的好。婉儿吧,从小到大,我也了解过,就是那种傲娇的性格,有什么事都不喜欢明说,总喜欢找一些奇怪的借口遮掩,虽然她对我很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