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呼呼历险记
怎么样

呼呼历险记
是什么

玄幻  |  北旧

  美国早在2002年就意识到了实验猴的重要战略地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了7个国家灵长类研究中心,约有非人灵长类动物3.5万只,其中实验猴2.5万只,主要供基础研究用。此外,美国每年从中国、柬埔寨等国进口3万多只以食蟹猴为主的灵长类动物,用来满足临床前试验等工业需求。李秦曾计算过,即便没有进口,美国的7个灵长类研究中心每年也有近1万只新生猴,同时,由NIH出资支持的科研项目基本都要从这7大中心选猴,实现了良性循环,保障基础研究用猴。

还好此生遇到了你
app下载

还好此生遇到了你
手机版客户端

玄幻  |  茹画

  广州方面,今天起雨势开始变小,大部分时段以阴天为主,有轻微降温,小伙伴们可以根据自己的体质穿衣。市气象台预计,16日晚至17日广州小雨转阴天;18-19日阴天间多云,有分散阵雨;20-22日,广州以多云天气为主,气温回升。

和舍友拯救世界的日常
适用范围

和舍友拯救世界的日常
操作技巧

玄幻  |  白婉

孟浩运使这股真气,在周身经脉运转了十几个周天,这才满意地收功起身,将铁盆跟铁箱全都收拾起来,躺在床上推算了一下接下来几天会发生的事情,这才安然入睡。他每天早上都要早起帮向思思做早餐,已经成了习惯。虽然今天向思思不用去上班,他还是在八点以前就起床洗漱了,只因孔琳的奶茶店要九点以后才开门,所以孟浩干脆进厨房做点早餐自己吃。还没做好,听见门铃声响。孟浩走出去拉开房门,看见一个长相满英俊的男人站在门外。他叫王金,是向思思的表妹夫,开了一间小公司,每回看见孟浩,便跩得跟亿万富翁一样。“我表姐呢?”王金一把推开孟浩就往屋里走,走几步却又贼头贼脑回脸向着门外瞅。孟浩立刻明白他的来意。不过孟浩没有马上点破,只是淡淡说道:“你表姐?那是我老婆!”“你老婆?别让人笑掉大牙了!”王金立刻摆出一脸嘲讽,“你跟我表姐到现在都没同过房吧?丢人不丢人,说你是窝囊废都是轻的,要我说你简直就不是男人是太监!”“是吗?”孟浩一点生气也没有,却突然拉开房门,冲着门外大喊大叫,“讨债的人听着,王金就在我家藏着呢,你们赶紧过来把他抓走吧!”“你他妈的干什么?”王金大吃一惊冲过来,“赶紧把门关上,要不然我他妈的弄死你!”“弄死我?”孟浩冷笑,“我看你还是跟高利贷的人去耍横吧!”“你你你……怎么知道……?你他妈的敢偷偷调查我,我今儿非弄死你不可!”王金先是惊得满脸雪白,紧随着便目露凶光,扬起拳头冲向孟浩,满拟要将孟浩一拳打得满地找牙。事实上他曾不止一次冲着孟浩挥过拳头,而且每一次孟浩都只能打落了牙齿和血吞。但是这一次他失算了。而且失算得很彻底。没等王金的拳头落在孟浩脸上,就听见“噼啪”一声清脆响亮,紧随着王金半边脸颊火辣辣地痛起来。同时王金只感觉身上一轻,“哇呀”叫着横飞而起,凭空一掠数米,“扑嗵”一声摔落在了门外的水泥地面上。王金直被摔得昏头涨脑,老半天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勉勉强强撑起身体,向着大门口的方向一望。他看见孟浩一脸阴森,从前的窝囊废软饭王,此刻看起来就像一个魔鬼。“跟我玩儿,玩儿不死你!”他听见孟浩阴沉沉地冒出一句话来,紧随着“砰”的一声响,孟浩将房门重重关上。王金很想跳起身来,就像从前一样将孟浩狠狠狠狠折辱一场。可是他瞅一瞅他自个儿的身体跟大门之间至少五米以上的距离,再摸一摸又肿又烫还痛得钻心的脸颊,不得不认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他根本就不是孟浩的对手。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那个窝囊废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吗?怎么会突然变成了一个武林高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老虎?不行,这口气他忍不下去,他一定要找回这个场子来。他知道孟浩最怕的是向思思,他只要在楼下大喊大叫吵醒了向思思,他相信孟浩绝对又会变成一只软绵绵任人宰割的窝囊废。所以他就准备放声大叫。只可惜没等他叫出声来,他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在这儿躲着呢,看你个王八蛋往哪儿跑!”王金大吃一惊,这才想起他自个儿还麻烦缠身,赶忙想要转身逃走,已经有两个汉子分从两边扑上来,一下子将他按倒在了地上,并且很快拿出一个废布团,将他嘴巴牢牢塞住。门外发生的事情,孟浩全都推算得清楚明白,不过孟浩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他不是一个老好人,更不是一个圣人,王金对他做过的恶事,他不完全报复回去已经算是格外宽大了,没可能再主动出手救下王金。他在屋里慢条斯理做好了早餐,再慢慢享用完早餐,将碗筷清洗干净,这才上楼整理了几件换洗衣服,一手提着背包,一手拧着那只小铁箱下楼。他将小铁箱扔进门口的垃圾桶里,背着背包沿着林荫小道往小区大门口走。走没多远,就看见迎面走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老女人阴阳怪气地说道:“这不是咱向家那个上门女婿吗?大嫂你不是说他从建筑工地掉下来摔死了嘛,我不会是看到鬼了吧?”“你没看到鬼!这就叫好人不长命,祸害一千年!”另一个老女人扁着嘴说。这个老女人正是孟浩的岳母陈幼莲,先说话的那个老女人则是向思思的姑母向玉湖。两年前孟浩跟向思思结婚,向老爷子花几百万在这个小区买了一栋小别墅送给新婚夫妻。为公平起见,老爷子又给向念念、以及向玉湖的女儿曲艳芝也在这个小区各买了一栋小别墅。陈幼莲会经常跑到这个小区带同向念念夫妻找孟浩蹭吃蹭喝,这也是原因之一。赶上最近一段时间向念念检查出身怀有孕,喜得陈幼莲一天三趟往这个小区跑。今天又带了几样补品送过来,向念念的老公葛运强殷勤地接到小区大门口来。可巧又在大门口碰到了向玉湖跟曲艳芝母女,四个人便说着话一同走进来。孟浩其实知道会遇到这几个人,但这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他躲不过,也不想躲。所以孟浩尽量显得心平气和,先冲曲艳芝跟葛运强点一点头,再冲陈幼莲跟向玉湖喊了一声:“妈,姑!”“我说了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女婿!”陈幼莲一看见孟浩就来气,“你说你吃软饭就吃软饭吧,竟敢背着我们去建筑工地打小工!真丢人啊,我们向家哪辈子造了孽,遇到你这样一个甩不掉的大蚂蟥!”“可不是孟浩!”曲艳芝明明是个表妹,这会儿也板着面孔开始教训,“你说你好歹也跟思思姐有夫妻名分,你可以不要自己的脸,怎么也得顾着思思姐的脸面吧?居然到建筑工地打小工,连我这个表妹都觉得丢人!”“对呀孟浩!”向玉湖跟着接口,“不是我这个姑愿意说你,你要是确实在家闲得慌,跟你表妹夫王金说一声,让王金帮你谋一份差事也行啊!做不了其他的,做个勤杂工总可以吧,那也比你去建筑工地打小工强百倍吧?”“妈你千万别给王金找麻烦!这人不止是个窝囊废,还会公款挪用!真要是进了王金的公司,谁知道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曲艳芝说。“对对对,我把这茬儿给忘了!……大嫂你是不知道,咱们家王金是有多本事!虽然他开的那间公司不如思思的公司大,但毕竟思思的公司是老爷子出资开起来的,王金却是白手起家,现在也有七八百万的资产了,上个月接了一单大生意,把他高兴得还买了一串珍珠项链孝敬我呢!你瞧就是这串项链,二十四颗都是一样圆润一样的颜色,十几万真是买便宜了!”陈幼莲真是堵心死了,只能一边啧啧赞叹,一边狠瞪了孟浩两眼,一边又拿葛运强来挽回面子。

鸿灵纪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鸿灵纪
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缘来是你

体会着无与伦的美妙感觉,我简直舒服得呲牙咧嘴,紧紧搂抱着她的小蛮腰,温柔地用力,一寸一寸地挤了进去……“嗯,嗯!”张晓芬面若桃花,娇艳欲滴,把俏脸深深地埋在沙发里,双手下意识地抓挠着,娇.喘吁吁的道:“小泉,你快,快一些呀,要是万一有人来……经过这里……”在她那一声声销.魂蚀骨的媚叫声,我变得更加亢奋,咬紧了牙关,奋力地摇动着身子。不知过了多久,张晓芬已是醉眼迷离,双腮潮.红,恍惚间,她再也忍耐不住,奋力摇动着秀发,一双秀美的双腿,蓦然蹬了出去,脚尖绷得笔直,痉挛般地颤动起来。我也瞪圆了双眼,抱着怀的美人,松开咬紧的牙齿,低吼了几声,发疯似得向前猛冲了十几次,张晓芬仰起了俏脸,望着旋转的屋顶,失魂落魄地叫了起来,在一阵无边的战栗之,两人都不再动作,而是缠.绵在一起,仿佛触了电一般,身建伟然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当我在仓库这边快活的同时,宣丽玲进入了高启荣的办公室,关门之后,高启荣肥胖的脸堆起一脸坏笑,呵呵一笑,说道:“小玲啊,今天的工作忙不忙啊?”宣丽玲即便再是百般忙碌,可高启荣是资源局的二把手,一人之下、众人之,手握大权,她宣丽玲又怎敢不来,除非她不想做这份工作了。再说了,她宣丽玲也是个在事业有追求的女孩,一心想着将来能在资源局里混到层领导的位子。但她一没后台靠山,二来学历不高,工作能力也很普通,连她自己都怀疑,在局办公室这样一天到晚的传阅分发件,这样下去,她要想升迁简直是痴人说梦。“还好,不怎么忙。”宣丽玲瞟了对方一眼,垂下头,羞怯的说道。“哦!那好。”高启荣笑呵呵的拍了拍沙发,示意对方坐到自己身边,等她坐下之后,高启荣道:“小玲啊,我问你个事情。”今天高启荣叫她过来的目的,一部分是想问一下她,看看局办公室这段时间有没有收到市委下发最新的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什么件,也是穆婉兰问他的那事儿,另一部分当然是想发泄一下。“高局长,有什么事儿?你说呀。”宣丽玲感觉有点意外,心里嘀咕,高启荣这老色鬼怎么变得一本正经起来了?以往她只要一进这休息室,被他给压倒了。“小玲啊,最近这几天,你们局办公室有没有收到市委的什么红头件啊?”高启荣伸手慢慢的摩挲着头发,又笑呵呵的问道:“是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件。”宣丽玲歪着头想了一下,这两天是接收了一些件,可并没见到什么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红头件。于是摇了摇头,说道:“高局长,没有关于黑水镇煤矿开采的件,最近局办公室接收的几份件,都是关于安全生产方面的。”高启荣这才放心,他担心的是这方面的件到了之后,资源局一把手张局长大权独揽,暗操作,不让自己知道,把自己撇在一旁。毕竟张局长看的开采单位是丁幸松掌握的吴氏矿业集团。“噢,没有啊,那没事儿。”高启荣笑了笑,正打算将宣丽玲地正法,这时忽然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他赶忙重新坐到床,闭眼睛休息了一下。“高局长,你怎么了?”宣丽玲见他脸色突然惨白,吓了一跳,走到他身边,慌张的问道。“不要紧,我歇一歇好。”高启荣微微摆了摆手,他知道自己这阵子酒喝的太多,加年纪大了,又在这些美女身掏空了身子,所以偶尔会出现这种头晕的情况。“高局长,要不您喝点热水吧,看看会不会好一点?”宣丽玲小声询问道,看见对方点头,她端起杯子去外面大办公室的饮水机添了水,小心翼翼的端了进去。“高局长,给您水。”她把水杯呈给高启荣。高启荣两只肥大的手掌伸过去接住水杯,喝了几口之后,面色逐渐恢复了一些。他笑了笑,顺势将手搭在宣丽玲的背,轻柔的抚摸起来,宣丽玲扭.动了一下纤腰,娇羞的小声道:“嗯!不要啦,高局长,您身体不舒服,下一次吧……”说话的时候,宣丽玲抬头看了眼高启荣,见他一双三角眼正闪烁着诡谲淫.邪的光芒,她赶忙怯怯地低下头。那小家碧玉般羞赧的样子让高启荣登时兴致盎然,一把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扳倒在了床,肥厚的嘴唇朝她的樱桃小口盖去,两只大手从她衣领里塞了进去,很快摸到了那一对少女独有的大杀器,丰满滑嫩,手感很瓷实。宣丽玲眼睛瞬间睁大了一下,接着缓缓闭了,温驯的像一只小猫咪。过了一会,宣丽玲低低地叫了两声,赶忙把高启荣的手推开,悄声道:“高局长,今天不行。我,我大姨妈来了。”高启荣哼了一声,一把按住她的头,闭着眼睛,呼呼喘.息了半晌,才低声吼道:“你个小骚.货,不行也得行!”宣丽玲无奈,只好半跪下来,伸手拉开他的裤链,轻轻甩了一下头发,便张嘴凑了过去……“晓芬姐,爽了吧?”库房里,我和张晓芬缠.绵了一会,一边提着裤子,一脸满足的调笑着,张晓芬躺在沙发,满脸潮红的轻喘着气,竟似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看着我的眼神里充满了爱的渴望。我嘿嘿一笑,以前刚见到张晓芬时,她经常一脸冰冷的模样,但现在在我身下叫的那叫一个风.骚。我感觉这些女人都挺装的,总喜欢摆出一付清高的样子,可骨子里却一个一个风.骚。看着张晓芬,我突然之间又想到了嘉琪姐,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像这样,只要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变得风.骚起来了呢?我刚把衣服穿好,正想的出神,这时兜里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才‘喂’了一声,电话那端传出一个焦虑的声音:“是叶庆泉吗?我是宣丽玲呀,高局长忽然晕倒了,我和办公室贾主任送高局长去市一院了,你也赶快过来吧。”“什么?”我吓了一跳,赶忙挂断电话,急冲冲地跑了出去。高启荣的身体一向不太好,身体肥胖导致的‘三高’,常年不断的烟酒,加美女的‘摧残!’也算是积劳成疾了,但没想到,现在竟严重到晕倒了。局里的死机将我送到市一院门口,我下车之后一路小跑着,直奔病房而去。病房里,高启荣已经苏醒了,正在和医生交谈,他只说自己血压有点高,没什么大碍,打一针好了,等会儿能回去工作。靠!局办公室贾主任听见之后暗撇了下嘴角,要不是知道高启荣那些破事,光听他说的话,还以为这是一位多么任劳任怨的领导干部呢。你听听,都晕过去了,居然到医院打一针要回单位继续工作,你还不是舍不得那副局长的宝座,怕别人顶了你的位子。尼玛!真是那些戏子还会作秀……市一院是政府定点医疗单位,里面的医生和机关干部都很熟悉,一旁的胡医生听见高启荣的话,赶忙走了过去,摇头道:“不行,高局长,你不能回去班,起码现在不行。

怪刀
安装指导

怪刀
平台客户端下载

玄幻  |  慕灵

红山市北郊,建筑工地。工地大楼已经起了六七层高,上上下下建筑工人忙得热火朝天。突听得小工头程河一声吆喝:“孟浩你搞快点,今天这堆砖不搬完,就不能提前下班了!”一个灰头土脸的青年男子答应一声,更加用劲推着推车来回奔忙。谁知他跑得快了刹不住势子,差点儿撞到正从前方走过的一个砌匠师傅身上。那砌匠随口骂道:“你他妈眼瞎了?一个瘸子腿不在家待着养病,居然跑出来打小工,真不知程河是不是眼睛瞎了居然把你留下来!”孟浩在老家的时候,曾经被人打断过左腿,康复之后稍微落下一点残疾。这点残疾其实不耽误干活,连走路的时候都不太容易看出来,但还是会有很多眼高手低的人喊他“瘸子腿”。那砌匠姓赵,是整个建筑工地最厌恶孟浩的人之一,他嘴里骂骂咧咧,一边抬起一脚将推车踹翻。孟浩气得眼眶泛红,可他身为小工,真要跟砌匠师傅闹僵了,这个活儿也别想干了。最终他只能忍气吞声,等赵砌匠骂骂咧咧走开了,他才蹲下身来扶正推车继续忙活。他今年二十四岁,个头儿不太高,只有一米七三。长相不丑,但也说不上帅气,就是那种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大众脸。两个月前他来工地找活儿干的时候,清瘦的身板加一身洁净的衣衫,实在不像是能干小工的样子,是他再三恳求,程河才留他试用几天。没想到他干起活来很能吃苦,比其他小工要踏实许多。更加上他对工钱并不十分计较,程河这才将他留了下来,并且允许他晚上早点走,早上晚点来。此刻已经是傍晚时分,孟浩匆匆忙忙将最后几块砖装上推车,却发现砖下边竟有一个锈迹斑斑的小铁箱。打开箱子看,里边用黑布包裹着一本旧书。随手一翻,书里全是空白,连一个文字都没有。“这是谁的箱子,有没有人要的?”孟浩喊了一声。程河立刻走了过来,看看箱子里边不过是一本旧书,而且书上还没字,便摇头说道:“谁会要这旧东西呀,八成是人扔掉的垃圾吧!”说着便转身走开。孟浩也没在意,就把小铁箱放在了一边。快手快脚将最后一车砖送到升降机上,孟浩跟程河打声招呼,便匆匆忙忙在工地换身干净衣服,又洗了一把手脸。突然想起那只小铁箱,忙又拎起那箱子,骑上他的一辆摩托车往家赶。别看他不过是在建筑工地打小工,他住的地方却是高档社区内一栋独门独户的小别墅。那是他跟本地富户向家的女儿向思思结婚的时候,向老爷子送的礼物。不过在孟浩的坚持下,这栋别墅的产权全部落在了向思思名下。方一走近别墅,孟浩便暗道不好。因为他看见门口停着一辆车,但却不是他老婆向思思的车,而是向家其他人的车。果然一推开房门,他就看见岳父向玉柏跟岳母陈幼莲、以及去年才结婚的向思思大姐向念念跟她男人葛运强。“爸,妈,姐姐姐夫都来了!”孟浩赶忙打招呼。“别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女婿!”陈幼莲开口就骂,一张脸拉得比驴还长,“你大白天跑出去干什么,不会是去找女人了吧?”你看这话说的,大白天他不跑出去,难道晚上才出去?不过孟浩只敢在心里嘀咕,脸上还是陪着笑说道:“我是在家闲得慌,出去看能不能找个事情做!”他在建筑工地当小工是背着向思思的,自然向家其他人也不知晓。他会求程河允许他晚到早退,正是为此。“找个事情做?你何必呢!”向念念冷笑,“思思不是一个月给你一万零花钱嘛,难道还不够你花?再说你能找个什么事情做啊,做业务?做人事?还是再去找个财务,然后挪用巨款买股票?”这番话直戳孟浩心窝。两年前孟浩刚来红山投靠爷爷的老战友向老爷子的时候,向老爷子说他眉心发亮以后会有大出息,当时曾半开玩笑问两个孙女有没有谁愿意嫁给孟浩。向念念一口拒绝。向思思在考虑一夜之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居然主动要求跟孟浩结婚。向老爷子乐见其成,向玉柏夫妇却只骂向思思疯了。但是在向思思的坚持下,又有向老爷子主持大局,最终向思思还是嫁给了孟浩。并且从向家大屋搬出来,住进了向老爷子送的这栋小别墅。而在结婚之后不久,向思思便让孟浩去了她名下的一间公司上班。孟浩其实很努力,可他只不过是专科毕业,在大公司做管理实在是力不从心。做业务,整整半年没有发展到一家新客户,反而老客户一个一个被其他公司挖走。做人事,人事部乱成一团。因为所有人都不听他的,所有人都认定他就是一个靠女人的窝囊废,打从心眼里瞧不起他。向思思不得已又把他转到财务部,就算他不懂财务,只要他肯学就好。孟浩确实肯学,而且渐渐能够独立做账。可就在那个时候,公司有一笔款子不知去向,经调查发现,是孟浩挪用出去买了股票。孟浩完全懵了,他根本没有挪用过公款,更没有买过任何股票。可那些股票确确实实在他名下,只不过已经暴跌成了一堆废纸。孟浩跳进黄河洗不清,而且根本也没有人听他辩解。包括向思思都对孟浩失望透顶,直接让他离开公司,每月给他一万零花钱,让他待在家里吃软饭就好。孟浩不是一个没骨气的人,可他舍不得离开向思思,纵然跟向思思只不过是挂名夫妻,他也想尽量维持这段关系。何况他妹妹孟馨正在上大学,如果他离开向家,孟馨在学校里的生活,就不能像现在这样舒舒服服不差钱了。所以孟浩只能忍气吞声继续留在向家,白天闲着没事,他就去建筑工地当小工。可向家人认定他是闲在家里吃软饭,三天两头找来小别墅,让孟浩炒菜做饭地伺候他们。今天时间已经不早,向家人居然饿着肚子一直等着。孟浩只能在向家一家人冷嘲热讽之中,快手快脚做了一桌子好菜好饭。正好向思思也从公司加班回来了,向家一家人坐下吃饭。孟浩明知坐在饭桌边只会被向家人侮辱,索性躲在厨房吃。就听见外边陈幼莲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非要嫁给这样一个瘸子腿窝囊废!你要是听妈的话,跟聂家三公子聂枫结了婚,哪用得着你天天加班到这个时候?要我说早点跟这瘸子腿离了婚,聂枫还等着你呢!”聂枫是红山市名门望族聂家的三公子,生得仪表出众胆识非凡,在整个红山市都很有名气。但向思思却对聂枫很不感冒,任凭聂枫将向玉柏陈幼莲哄得只认他好,向思思却连跟聂枫单独约会都不肯。“我的事不用你们管了行不行?孟浩是窝囊,你们少来见他几面不就行了嘛!”向思思被说得烦了,索性撂下饭碗上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