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坦克世界
    官网旧版

    坦克世界
    ios游戏下载平台

    玄幻  |  白柒雨

    “你很爱她吗?为什么要伤心一辈子呢?”赵倩好奇地问道。让赵倩这么一问,张强再也笑不出来,并带着伤感的语气说:“她是我谈的第一个女孩儿,说不爱是假的,但和你相比,我更爱你!”“男人都这样吗?是不是见一个爱一个呢?”赵倩严肃地说。“倩儿,人的一辈子不会只爱一个人吧?”张强问道。“也许男女不同,我觉得我们女人,假如爱过一个人,另一个人就很难挤进去。比如,我接受了你的感情之后就很难再接受另一个男人的感情。”赵倩说。张强把车停到小区的车位上,笑了笑说:“倩儿,到了,咱们下车吧!”大概点多,张强就把赵倩领到自己的家了。迎接赵倩的人是张强的爸爸张恒山。赵倩楞了一下,“怎么不见张强的妈妈呢?为什么不出来迎接我呢?难道……”赵倩没有想下去。张强爸张恒山比张强稍微矮一点,父子俩长得比较像,看起来就是一位当官的模样,头发往后梳着,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和蔼可亲。张恒山笑盈盈地看着赵倩说:“欢迎!欢迎啊!赵老师,快请进来坐!”赵倩也笑着说:“谢谢伯伯!”张强看着自己的爸爸,笑着说:“倩儿,我爸帅不帅啊?”赵倩笑着看了看张强爸说:“比你帅!哈哈!”张强不满地说:“你就想打击我啊?我可要生气啦!”赵倩笑着说:“实话实说吗!你有意见也没用啊!你爸还比你有气质呢!哈哈!”张恒山看着漂亮的未来媳妇笑盈盈地说:“孩子,请沙发上坐!张强,你给赵老师沏杯茶!赵老师,你喜欢喝铁观音还是玉壶高山茶啊?”赵倩笑了笑说:“那就玉壶高山茶吧!”张恒山说:“看来你还蛮懂茶的啊!我们福宁县的绿茶确实很好!尤其是玉壶乡的更好!”赵倩自豪地说:“我们玉壶乡的茶叶环保、味纯,耐泡!还香味扑鼻呢!”张强笑盈盈地说:“爸,赵倩就是玉壶乡人!所以就拼命夸自己家乡的茶啦!地方观念很强,对吧,倩儿?”张恒山和蔼可亲地说:“张强,你就有所不知了!玉壶乡山高,空气好,没污染,这几年玉壶高山茶针都成贡品了!”赵倩笑盈盈地说:“我们玉壶的高山茶叶当然好啦!我爱自己的茶,更爱家乡!”张恒山点了点头说:“我完全赞成赵老师的观点,一个不爱家乡的人,怎么会爱国呢?”张恒山毕竟是大学本科生,当过高中教师,当过丨党丨委书记,现在又是局长,接受过党的多年教育和培养,政治站位还是比较高的。赵倩好奇地问道:“伯伯,阿姨呢?”张恒山指了指厨房笑着说:“她在厨房准备晚饭呢!”赵倩心里有点不舒服,第一次去他家,张强妈陈丽竟然没有出来迎接,再忙也差不了这么一点儿时间啊。赵倩边想着问题,边环视客厅,套房很大,大概有多平方,好像有四个房间,装修也很高大上。看得出,家庭条件很好,赵倩对这个家还是比较满意的。赵倩笑了笑说:“伯伯,我去厨房帮阿姨打下手吧!”张恒山笑着说:“不用了,你就在客厅休息吧!她一个人能忙得过来!”其实,赵倩就是好奇,想看看陈丽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未来的婆婆是否好相处?赵倩语气坚定地说:“伯伯,我还是去帮帮忙吧!张恒山看赵倩这么有诚意,就点了点头说:“好的啊!去和你陈阿姨聊聊天也好!张强,你陪赵老师进去吧!”张强笑着说:“遵命!倩儿,我们进去吧!”赵倩跟着张强进了厨房。张强拉着赵倩的手介绍道:“妈妈,这就是我和您说的倩儿!”“阿姨好!我叫赵倩,我来帮您好吗?”赵倩专注的看着陈丽说。“你就是我孩子的女朋友啊?我好像哪里见过你的!不错,很漂亮!”张强妈陈丽若有所思的接着说:“怎么这么面熟呢?让我想想看哪里见过你……”说完,她的三角眼在赵倩身上打量着。“赵倩,你还是去客厅陪他爸爸吧,我这里一个人能忙的过来,去吧!张强你留下来。”陈丽神神秘秘的,好像暗示张强什么?赵倩看出张强妈不是很喜欢自己在厨房帮忙,就笑着说:“那好吧!阿姨,我出去啦!”陈丽冷冷地看着赵倩“嗯”了一下,便不说话了。赵倩疑惑不解的、满怀失望的离开厨房,来到客厅。厨房里张强母子正聊着。陈丽一脸严肃地说:“强儿,这个女孩,你不能要!”张强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我在大街上看到她和一个男人揉揉抱抱的!”陈丽对着张强低声说。张强眉头紧锁道:“您是什么时候看到的?”陈丽思索了一下说:“前不久,大概半年前吧!”张强瞪大眼睛说:“妈,您在胡说什么啊?”陈丽语气坚定地说:“我没胡说,这是真的!”张强满脸狐疑道:“一个女孩,半年前和一个男人在街上揉揉抱抱,您看了就能记住?您在骗谁啊?妈!您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啊?赵倩哪儿对你不起啊?她做错什么啦?”陈丽淡淡地笑了一下,语重心长地说:“强儿,你听妈的,妈真的看得很清楚,她不是一个正经女人,而且她长得太漂亮了,迟早会给你绿帽子的,你明白吗?你看她那双眼睛,多会勾人啊!”张强几乎要喊出来说:“妈,您能不能不管我的事儿啊?赵倩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我比您清楚!她是很漂亮,是不是漂亮的女人都会出轨啊?您也太武断了吧!我就喜欢她,我爱她,我离不开她!”陈丽瞪着张强说:“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必须和她断了,我绝不允许你继续和她来往!吃完这顿饭,你和她断得一干二净!否则,你就没我这个妈!”张强气得几乎要晕过去,便对着自己的母亲喊道:“妈!您能不能不要管我的事儿啊?又不是您和她结婚,您这是为什么?我就是爱她,我就是要娶她!”陈丽怒气冲冲地说:“张强,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要是再和赵倩这个狐狸精继续来往,看我不打断你的腿,我不姓陈!”张强几乎要哭出来,说:“妈,我求您了,您不要这样好不好啊?我真的很爱赵倩!”“再爱都不行,你必须和她断了,否则你走着瞧!先去吃饭,你要是不说,我自己和这个破鞋说!”陈丽斩钉截铁道。张强瞪着将要流泪的双眼说:“妈,您能不能不说赵倩的坏话啊?她怎么是破鞋啦?人家赵倩是优秀教师,您怎么能这样污蔑她呢?您也太过分了吧?”“赵倩怎么不是破鞋?前不久还跟别的男人在大街上揉揉抱抱,今天却成了你张强的女朋友,不是破鞋是什么?”陈丽凶巴巴地盯着儿子张强说。张强无奈地凝视着自己蛮横无理的母亲道:“妈,您不要这样好吗?一个将近岁的女孩,没谈过恋爱正常吗?赵倩又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儿,对她,我比您了解!”

    海底捞跨商场拉客
    各种活动

    海底捞跨商场拉客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玄幻  |  跃然

    少将凝重的点点头,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相片,陈六合一扫,顿时乐了起来,再次打量了一眼苏婉玥,才道:“呵,看来你们家惹上的仇人来头不小啊,连世界排名第十三的血狼佣兵团都请动了,没有一千万美金都不可能让血狼这几个家伙踏足华夏大地,啧啧,真是下了血本。”苏婉玥眉头深凝,有些厌恶陈六合那幸灾乐祸的调侃,她冷声道:“你到底行不行?不行的话不要耽误我们宝贵时间!”陈六合没有搭理她,而是说道:“谈谈条件吧。”“完成这次任务,我们让你重获自由。”少将沉声说道。陈六合神情一怔,旋即对监狱长笑道:“老唐,把我进监狱时上交的东西还给我吧,哥们该自由了。”“好。”监狱长咧嘴一笑,马上令人去拿,从始至终没有多说一句话。陈六合的行头很少,就是一套普通的单衣,还有一把如月牙一般形状怪异的利刃。“你什么也不问,就不怕我骗你?”少将有些好奇。陈六合淡淡一笑:“你们不敢,除非你们南都军区的那几个老头儿不怕我去把他们最稀罕的飞机大炮给拆了。”“需要什么支援什么武器?能满足的我们无条件满足。”少将说道。陈六合摆摆手,掂量了一下手中的月牙刀,笑着:“不用了,血狼这几个小崽子罢了,等他们知道是我去了,如果能够不吓得尿裤子,就算他们长了本事。”看着吊儿郎当的陈六合驱车消失在了视线当中,苏婉玥不放心的问道:“他.....他真的能行?”“婉玥,国之重器可不是随便喊喊的,相信他吧。”少将说道,心中亦是没底。“刘叔叔,我很好奇,他当初为什么要去血洗那皇室神社?酿下如此弥天大祸。”苏婉玥有些好奇。少将似乎知道一些,他叹了口气:“为了一个女人,一个在他出事后对他弃之不顾、不闻不问,选择明哲保身的女人......”自古红颜多祸水,可恨、可气、又可悲啊!夏日炎炎、烈阳高照,七八月份的天气就是燥人,天上挂着的烈阳就跟火球似的炙烤着大地,往地下撒泡尿估计都能当场冒烟。可即便天气再热,也阻止不了街上行人为了讨生活的辛勤步伐。“叮铃铃。”半下午,一个穿着单薄汗衫、踩着一双军用解放鞋的青年正蹬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在大街上晃荡。三轮车的龙头上绑着一个铃铛,车斗内堆着一些烂七八糟的纸板与废品,车身上贴着一块大招牌。“收废品”三个字写的是歪歪扭扭不堪入目,用陈六合自己的话来说,这特么的就是龙飞凤舞,活生生的文字艺术。在这三个大字的下面,还有跟蚯蚓般的一行小字,“全方位家政小能手,支持上门服务,热线电话xxxxxxx。”这无疑成了繁华都市内一道惹眼的风景线,当然,投过来的目光大多都是嫌弃鄙夷居多,很难想像一个身材高大年纪轻轻、再加上长得挺不错的一个小伙子,会在大好年华选择这种活法。说好听点,这也算吃苦耐劳辛勤奋斗,可说难听点,这特么简直就是毫无梦想自甘堕落啊。干了半个月这行当的陈六合自然不会去在乎旁人的目光,何况他本身就是一个我行我素、笑看世间百态的人。经过一番唇枪舌战斗智斗勇的艰苦博弈,在陈六合短斤少两的惯用手段下,成功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一位大妈手中的废纸。正当他美滋滋的要装货上车的时候,突然旁边的街道上发生了一起事故,只见一辆红色的系宝马车急停在街道中央,在车头前,躺着一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贼眉鼠眼的男子。撞人了!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想法,很快事故点就围上了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宝马车门打开,先出现的,是一双白色的水晶绑带高跟凉鞋,紧接着,是一双白皙嫩滑纤细修长的美腿,美腿在超薄肉-色-丝-袜的包裹下,更加显得光洁透亮,荡人心弦。很快,一名女子钻出了轿车,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车主是一名身穿红色连衣裙的妙龄女子,明眸皓齿美艳动人,五官端正精致,配上那妖娆惹火的身段,无比性感与迷人,绝逼属于那种让屌丝满嘴口水,让高富帅目不转睛的级别。再加上那一头染着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发,这个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丽人散发着一股子成熟的妩媚,就像是一枚熟透了的桃子。在大热天看到这么一个极品货色,不得不说容易让人口干舌燥,雄性激素是直线飙升。“又是一个足以打上九十分的极品。”陈六合在心中下了个定义,要知道陈六合的审美眼光非常苛刻,能让他打上九十分的女人简直凤毛麟角。没想到短短一个月内就碰见了两个,一个是半个月前在缜云监狱看到的那个苏婉玥,一个就是眼前这位遇到麻烦的女人了。“哎哟,痛死我了,撞人了,我的腿快断了。”躺在宝马车前的男子正在哀声嚎叫,看到女人下车,他叫的更加欢实了。陈六合扶着三轮车,懒懒散散的叼起一根烟,轻轻摇了摇头,给出了一个点评:“演技太浮夸,不够专业。”这明显是一起碰瓷事件,但陈六合可没有什么英雄救美拔刀相助的侠客心肠,他还没闲得蛋疼呢。眼神不由自主的又在那女车主的身上打量了一圈,胸前的壮阔与臀-部的凸翘让他多看了两眼:“奶-子大、屁-股圆,不是小蜜就情人。”陈六合对自己一针见血的点评很是满意。不是谁都有陈六合这种火眼金睛的,那位美丽动人的女车主更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即便是知道对方是故意往她车上撞的,一时间也是有些慌了神。“大哥,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我送您去医院看看吧。”美丽女人紧张的说道。“没事?我的腿都断了,我说你到底是怎么开车的?会不会开啊?你说现在怎么办吧?我站都站不起来了。”男子躺在地下撒泼哀嚎:“你说是公了私了。”女车主倒也不算太笨,一下子就知道对方是故意碰瓷,顿时气得俏脸微红:“我看还是公了吧,先报警,然后再去医院,真是我的责任,我负责。”这男子明显是个老手,一点也不惧怕,嘴硬道:“那好啊,报警啊,去医院检查啊,我要做个彻彻底底的全身检查,再去做口供啊,我看没有一天那时间也下不来。”闻言,女车主脸上满是气急与无奈,她可是有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呢,哪里有时间陪这个无赖干耗着?就算知道对方是故意讹她,也没有一点办法。“好,那你说,私了怎么了?”女车主跺脚道,这一个气恼的动作也不知道让多少牲口口水直流。“好说,你拿钱,我自己去医院检查,我这腿断了,怎么着也得要个万儿八千的医疗费吧?”男子狮子大开口。女车主咬牙切齿,但显然是有什么急事需要去处理,不想浪费时间了,当即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沓钱来丢给男子。

    青春有你
    是什么软件

    青春有你
    是什么东西

    玄幻  |  咩咩灰

    尽管脸上满是笑容,范健的心里却很不以为然,暗想道,何秘书长这是什么眼神,怎么会选着这小子去市委办公厅的呢,真是见了鬼了!市委办公厅并非厅级单位,只不过为了叫的顺口而已,虽说和环保局一样同属于处级单位,但若论职责、作用,两者之间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别的不说,单论在领导面前露脸的机会,市委办便远超过环保局,哪一天若是被市领导看上了,选为秘书什么的,前途则不可限量。“范主任客气了,谢谢!”凌志远面带微笑道。一直以来,范健都恨不得将凌志远往死里整,以期来讨好局长李栋梁。现在凌志远突然被调到市委办公厅去了,范主任心中的压力可想而知。“志远,这可不是范主任客气,环保局是你的娘家,到了市委办以后,你可要对娘家人多关照一点呀!”李栋梁煞有介事的说道。凌志远虽然很看不上的李栋梁,但这会不是和其闹翻的时候,当即便开口说道:“局长,我在环保局待了三年多了,一直以来都非常感谢领导们对我的栽培,我无论到哪个工作岗位上,都会牢记这一点的。”李栋梁也不管凌志远的话里有多少水分,当即便开心的说道:“志远,你能这么说,我便放心了。范健,你去安排一下,今天晚上给志远饯行,规则高一点!”范健听后,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范健下去安排晚上的聚餐了,李栋梁拉着凌志远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兴致勃勃的聊了起来。李局长对于凌志远突然被秘书长何匡贤选中上调到市委办公厅的原因很是好奇,转弯抹角向其打听。凌志远这会还一头雾水呢,根本不知道何匡贤看中他的原因,只能顾左右而言他了。凌志远越是如此,李栋梁越是认为他有意隐瞒,更想方设法的打听。无奈之下,他只得以去办公室向大家告别为借口,这才逃出李栋梁的“魔爪”。片刻之后,一脸郁闷的范健重又走进了局长办公室,看着同样郁闷的李栋梁,他开口说道:“局长,何秘书长怎么会看上那小子呢,真是见鬼了!”李栋梁的心里也郁闷的不行,范健得罪凌志远都是为了巴结他,归根结底,他才是凌志远最为记恨的人。“你问我,我问谁去?”李栋梁一脸不快说道,“何秘书长也是,为什么不早两天将那小子调过去呢,这不是成心……”李栋梁说到这儿后,停下了话头,脸色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在这之前,李栋梁虽然不待见凌志远,但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前两天,他刚将其扔到一百五十公里以外的昌海县刘集乡去,这不是没事找事吗?姓凌的小子虽说表面上滴水不漏,实则心里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呢!“局长,既然如此,你干嘛还要这么给那小子面子呢?”范健一脸不解的稳道,“他就算去了市委办公厅,也不过是的一个小科员而已,难道还能刁难你堂堂一局之长不成?”李栋梁白了范健一眼,一脸不快的说道:“你懂个屁,市委办是干什么的,你不会不知道吧,宰相门人七品官,我不借此机会和他修补一下关系,那不是傻子吗?不过这小子可不是省油的灯,黄牛过了河了,我再拽尾巴,只怕人家不领这个情呀!”正如范健所说的那样,凌志远就算去了市委办公厅,也不过是一个小科员,李栋梁作为环保局长完全不用惧怕他。李局长怕的不是凌志远,而是市委常委、秘书长何匡贤。作为常委,何秘书长手中可是捏着一票,在关键时刻,这一票便能决定李栋梁仕途的走向。市管干部将常委们奉若神明,便是因为对方能决定他们的命运。“局长,在这之前,我可没少得罪姓凌的,你说我要不要借助晚上吃饭的机会向他赔个不是。”范健试探着问道。李栋梁瞥了自己的心腹一眼,沉声说道:“你这是先吃萝卜淡操心,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市委大佬们连认都不认识你,才懒得对付你呢!”范健虽觉得李栋梁的话难听了一点,但也是实事求是,于是便打消了向凌志远认错的念头。当天晚上,环保局长携诸位副局长以及办公室主任范健一起在南州天下大酒店宴请即将调任市委办公厅的凌志远。环保局的诸位副局长和凌志远并无仇怨,其中有一、两个和其关系还不错,只不过由于李栋梁不待见他,彼此间的来往便少了。得知凌志远即将调任市委办公室之后,他们当即变的热情了起来,在酒桌上掀起了一个有一个**。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凌志远并不是初入仕途的菜鸟,对这一状况见怪不怪。李栋梁在环保局经营多年,升任局长之后大权在握,其他副局长自不会为了凌志远这样的小人物去得罪他,犯不着。当晚,酒桌上表现最为冷淡的是反攻室主任范健,他如老僧入定一般,表现出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儿,与他平时溜须拍马的表现大相径庭。这顿饭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凌志远将近一斤二两的酒量都喝的头昏脑涨,有一位副局长直接喝的瘫到了桌肚里,局长李栋梁则直接趴在桌上睡着了。从南州天下大酒店走出来之后,凌志远被冷风一吹,觉得清醒了许多,跨上摩托车之后,猛踩一脚启动杆,只听见一阵轰鸣,车启动起来了,他挂上档之后,轻轻扭动油门,向着家的方向驶去。十来分钟之后,凌志远便到小区门口,之前酒桌上虽有山珍海味,但只顾着喝酒,根本没怎么伸筷子,这会只觉得饿的不行。昨晚和廖怡静闹过之后,她今晚绝不会回来。凌志远回家也是一个人,他决定索性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再回家。打定主意之后,他将摩托车的龙头一拐,向着好再来小吃店骑去了。凌志远走进店里后,见服务员正坐在吧台上看电视,当即便让其去叫厨师下一碗青椒肉丝面。片刻之后,服务员便端着面走过来了,放在凌志远面前好奇的问道:“凌哥,你喝了酒了,怎么还来吃面呀,看来大酒店里不如我们这儿呀!”由于经常过来吃面,凌志远不但和老板娘柳雨晴相熟,和服务员、厨师都很熟悉,只要打照面,都会聊两句。“你还别说,小娟,大酒店里的菜肴真不如胖哥的青椒肉丝面。”凌志远一脸诚恳的说道,“对了,今天怎么没见到你们老板娘呀?”凌志远这话只不过随口一问,好再来小吃店是老板娘柳雨晴的立身之本,平时她在店里的。凌志远今天早晚过来吃了两顿,都没看见她,才会有此一问。小娟听到问话后,连忙开口说道:“凌哥,我正在为这事劳神呢,雨晴姐早晨便出去了,又没说什么事,到这会还没回来,我可担心了!”服务员小娟是从外省过来打工的,在柳雨晴这儿干了有两、三年了,两人之间如同姐妹一般,这么晚了不见柳雨晴回来,她是真担心。“你打她电话问一下不就行了!”凌志远在吃面的同时,随口说道。小娟听后,连忙说道:“我都打了三次了,可总是提示电话无法接通,否则,我也不会这么担心,不会出什么事吧?”

    听姐说
    萌新指导

    听姐说
    手机版手机版

    玄幻  |  旧晨

    外人进去,又不是帮派的,队伍怎么带?“可我不管你怎么带,兵,要给我带好了。”翁光辉加重了自己的语气:“戴处长来上海的时候,一旦要见一小队,我不许出任何的岔子。”“是,区长。”丁远森也无瑕多想:“但请允许我自己带两个人去。”“谁?”“吴开明,还有,高壮。”他就认识这两个人。可好歹算是自己熟悉的是不是?“吴开明?可以。那个高壮,才接替你当助审,不过也没问题,我亲自给你下调令。”翁光辉也没过多犹豫:“小丁,根据我的观察,你能力是有的,但会不会带兵,我不知道。你会带,给我带出一支精兵来,不会带,学着带也要带!”丁远森接口道:“我还有一个要求,一小队里,我认为合适的人留下,不合适的,我希望调走。”“这是你的事情,只要不激化矛盾。”翁光辉也体谅丁远森的难处:“我说了,他们都是徐满昌的人,徐满昌才死,你要谨慎行事。”“是!”“那就说第二件事。”翁光辉沉默了下:“查没高乐田的逆产。”啊?合着一件事比一件事难办啊?高乐田的家在公共租界,怎么查没?“过去,高乐田活着,我们还真没办法。”翁光辉冷笑一声:“现在,他死了,他是汉奸,他的财产,都是逆产,必须充公。这件事,你去办。”我去办?怎么办?冲到人家家里,直接没收家产?人家报警呢?这是你翁区长看中了别人的家产吧?“是有些难办,不然不会交给你了。”翁光辉“语重心长”:“小丁啊,一旦成功没收了高乐田的家产,对我们是有极大帮助的,高乐田一死,高家就剩下孤儿寡母的,不足为虑。他的大儿子,在北平做事。二儿子,在日本留学。一个女儿,才十二岁。”你说的倒简单,那么简单,你怎么不去做?原以为是升官了,可这哪里是好事,根本就是把一堆麻烦砸在自己头上啊。问题是,丁远森根本别无选择。“小丁,还有什么要我协助的,尽管说,能力范围之内,我都帮你办了。”“翁区长。”丁远森硬着头皮说道:“能不能批我一点钱?哪怕算我借的也成。”钱啊。这钱,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上海公共租界绝对是个好东西啊。丁远森口袋里穷得叮当响。得先想法子到哪去弄一笔钱来才成。“没问题。”翁光辉大笔一挥:“去财务科,领一百块钱。”这对于丁远森来说,就是一笔巨款了。“谢谢区长。”“还有没有别的事了?”“没有了。”“那就抓紧去办吧。”丁远森又一次见到了鲁仁庆。看了区长亲自批的条子,鲁仁庆也没急着立刻签字拨款,而是问道:“小丁,这钱派什么用场啊?”额?区长亲批,还要你个科长来询问款子去处?丁远森也不能得罪这位财神爷:“鲁科长,我刚被任命为一小队代理队长,有些财务方面的开销。”“哦,接替徐满昌的位置。”鲁仁庆点了点头:“坐,小丁。”丁远森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小心的坐了下来。“抽烟?”鲁仁庆问了声,可动作一点都不像是要拿烟的。明白了,这是让自己发烟呢。丁远森口袋里也没烟,有些尴尬:“鲁科长,我不抽,您抽吧。”鲁仁庆像是看出了什么,笑了笑,自己掏出烟点上:“按理说,区长批的条子,我是要执行的,可我得入账啊。咱们这个账呢,除了要上海区自己审查,每年,还要向总部交账,什么时候花了多少钱,每一块钱用到什么地方去的,都必须要清清楚楚。账目要是对不清楚,我这个财务科长是要直接担责的,到时候没人帮我扛。所以我不光是对上海区负责,也是直接对南京总部负责的。上次,是徐满昌批的条子,你来财务科领了十块钱,到现在,都还没来入账啊?”丁远森哭笑不得。感情这领了钱,事后还得来入账报告钱的用途?怎么那么复杂?当特务就当特务吧,搞得和一家正规的大公司一样。“你新来乍到,所以我有必要和你说的清楚一点。”鲁仁庆慢吞吞地说道:“哎,我这个财务科长是真的难当啊,你们一线的,的确需要用钱,我也能够体谅你们的难处。可你们也得守规矩啊,有人领了五十块钱,结果入账的时候,怎么也都对不清楚,对来对去,嘿,少了十块钱,我怎么办?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我得自己把账做明白了啊。丁远森恍然大悟,他终于知道鲁仁庆和自己说这么多话的意思了。“鲁科长,您的难处,我理解。”丁远森放低了声音:“其实吧,我这次需要八十块钱也就够了,还有二十块钱呢,我琢磨着吧,行动的时候糊里糊涂的也不知道用到哪里去了,那不还得麻烦您,把账给我做明白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这小子,一点就透,有前途。鲁仁庆有点喜欢上丁远森了,本来还以为自己非得再费番口舌才能让他明白,现在,这功夫省下了。这是例行规矩,力行社特务处上海区上上下下心知肚明。这扣下来的钱,比如这次的二十块钱,鲁仁庆拿五块,翁光辉那里五块,财务和出纳每人两块,剩下的,放到上海区的小金库里,以备不时之需。别说是上海了,各个区站大多如此。总部呢,对这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到年底你只有把账目整明白了,可以向财务部报账就行。鲁仁庆在批款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去领钱吧。”徐满昌的死,对一小队来说是极其震撼的。这是一小队说一不二的老大,也是他们的主心骨。现在徐满昌死了,具体的死因还没传达,他们更关心的是谁来接徐满昌的这张位置。一小队十二个人,整个力行社上海区里是人数严重超编的小队。按理说,徐满昌死了,副队长,也是他的把兄弟赵胜最有希望接替他的位置。可谁想到,区长居然安排了一个叫丁远森的人来接班?不就是上次那个一起参加行动,助审官吗?屁大点的人物,他有什么资格?赵胜一肚子的不服气,底下的人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一小队可不比别的地方,在这里,你一个新人耍个官威给我看看?在赵胜的安排下,一伙人全都商量好了怎么对付这个新队长。说好是上午点开会,可到了点,一小队的人才稀稀拉拉的来齐。带丁远森来的,是行动组组长商建宁,一看到赵胜,眉头一皱:“几点了?”“商组长,这不是特殊情况?”赵胜上前发了一根烟:“咱们徐队长死了,死得莫名其妙,昨天兄弟几个聚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商量怎么找到兄弟,帮徐队长报仇,这不喝晚了,起来的也就晚了,真正对不住了。”

    中国女足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中国女足
    ios官方版下载

    玄幻  |  安白

    说完,孙胖子将手里的文件合上,随后笑着对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说道:“不是我说,你这师父也是又故事的人,和村里的女人关系都不错。当年原本他是没有领养、监护人资格的,可是经不住全村的女人都给他证明,你这才让孔大龙收养。你三岁的时候,有人家请孔大龙去家里驱邪。当时因为你太小,你师父便带上你一起。根据当事人的口述,那次驱邪原本已经搞砸了,孔大龙让被狐仙迷了的女人按在地上抽大嘴巴。他又哭又叫的声音吓到了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的你,当时三岁的你也哭闹了起来,结果你的哭声竟然惊走了女人身上的狐仙。孔大龙这才知道你是个宝贝知道你有这个本事之后,孔大龙从此之后便一直带着你去降妖驱邪。每次只要你一动手,不管是妖还是魅,都被吓的立即逃走。原本你师父的日子过的很拮据,靠你挣到了钱之后这才好了起来。不过这样的日子一直到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你们师徒俩突然大幅降低了出外降妖驱邪的频率。虽然干的活少了,你们却更加的不愁钱了。每隔一两个月,孔大龙便会得到一笔数额不小的汇款。也是从这个时候,他得了赌博的臭毛病。只不过不管他输了多少钱,总有有人补上这个窟窿。直到半年前,原本一直稳定的汇款突然终止。加上你师父赌的越来越大,开始在外面借钱,最后这笔帐挂在了哥们儿我的身上。”车前子虽然说不了话,不过心里还是无比的惊讶。孙胖子说的事情,很多他自己都不知道。现在老登儿跑路了,这个胖子从哪知道的?孙德胜好像猜到了车前子心中所想,他嘿嘿一笑之后,再次说道:“不是我说,看起来里面很多的事情,小兄弟你也不知道。那哥们儿我继续说,你的身世虽然还没有搞清楚,可是这么多年以来,谁给你们师徒俩汇的钱,哥们儿却查到了”说着,他从公文包里又取出来厚厚一摞银行汇款存根。让车前子看到了这些存根上面的金额之后,孙胖子继续说道:“一共是一百三十三笔汇款单,金额总数是七百一十三万。合着一年七十多万,开始两三年的汇款人就是我们民调局前句长高亮的秘书王璐,每笔账走的都是民调局关系公司的帐,难怪了,每次局里对账的时候都查不到。不过七、八年前,高老大去世之后,汇款的公司便改成了象港的一家贸易公司。这家公司的马老板和哥们儿我也是熟人,我去问过,是高老大在走之前,亲自嘱咐过马老板。让他继续负责你们师徒俩的日常用度,说你们师徒俩日后会帮他渡一场大劫难。可惜啊,马老板的目光太浅了。给了七年的钱一直见不到回报,便自作主张的不再给你们师徒俩汇钱。不过坏事也能变成好事,我们哥们儿这才见了面”终于要说的话说完,孙胖子长长的出了口气。喝了口水,又缓了一会之后,再次对着车前子说道:“该告诉你的,哥们儿我都说了。这算是有诚意了吧?不是我说,哥们儿我接替高老大做了民调局的句长,原本你们师徒俩后半辈应该我管。不过小兄弟你也看到了,哥们儿我刚刚让人把句长捋下来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说到这里,孙胖子装模作样的长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不管怎么样,也不能眼看着你没落魄吧?之前还想要请你给哥哥我做个私人助理,可是我攒下来那点家底,都还了你们师徒俩的帐了,实在是没有闲钱。不过好在哥们儿我在民调局还有点脸面,上下托关系最后给你弄了个调查员的位置。你身体康复之后,咱们哥俩就在一个马勺里混饭吃了。别小看这个调查员,吃饭不成问题,剩下的钱就还我的利息。咱们不着急,能还多少算多少。还不上的利息就进本金,再重新算利息”说着,他又从公文包里拿出来一份合同。和刚才的欠条一样。盖上了车前子的指纹,然后有替他在上面签好了名字。车前子气得翻起了白眼,要是他能动的话,这时候已经和孙胖子拼命了。现在只能眼看着自己莫名其妙的欠了这么一份合同,照着上面利滚利的算法,用不了几年,欠的钱就要过亿了。孙胖子这边刚刚弄好合同,病房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随后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个人和之前的辣子、吴仁荻都不一样。长着一张娃娃脸,看不出来此人的真实年纪。动作表情还有些羞涩,看起来就是一个大学毕业不久,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看到白发男人进了病房,孙胖子冲着他打了声招呼:“老杨,听辣子说你找我?不是我说,什么事情不能回去说?你还跑到医院了。”这个叫做老杨的娃娃脸男人抿嘴笑了一下,说道:“还说我,大圣你不是一样吗?民调局的事情都不管了,跑到这里和这个小道士说悄悄话。”“不是我说,哥们儿我现在是二室调查员,局里的事情有杨书籍,什么时候轮得着我这个小调查员管?”孙胖子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直说吧,什么事情要哥们儿我帮忙?”老杨看了一眼病床上的车前子,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开口说道:“我收到了个消息,有人在九河鬼市上看到了广元冥鉴,那个我用的着”孙胖子一听便明白了怎么回事,他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和杨书籍说啊,现在你们俩加上大杨穿一条裤子,不是我说,都他么三杨开泰了。你一张嘴,杨书籍要什么给什么。”听了孙胖子的话,老杨一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他笑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们加在一起也不过就是三只羊,加在一起也算计不过你孙大圣。敢说杨军不是你故意放在杨书籍身边的?我是看破不说破,民调局刮的风都是你吹过去的。和你实话实说,盯上广元冥鉴的可不止我一家。欧阳偏左已经往九河跑了,那边鬼市的水深,小心淹着他”听到欧阳偏左这个名字的时候,孙德胜的眼睛眯缝了起来。看了一眼一动不能动的车前子,随后对着老杨说道:“亲兄弟明算帐,老杨你进不去鬼市,那哥们儿我要是替你拿到了什么广元冥鉴的话,你是不是也要表示表示?”老杨这次就是来和孙胖子讨价还价的,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对着孙德胜伸出来一根手指头,说道:“一次换一次,只要大圣你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句话”孙德胜有些‘不满’的说道:“什么叫一次换一次?说的那么生分,好像老杨你不帮哥们儿我,我就不帮你似的。那啥,用你的地方先欠着,眼前有件小事要先麻烦你。看到床上躺着的小兄弟了吗?哥们儿心软,看不得他再这么受苦”老杨知道躺在病床上,一动不能动的人是谁。他摇了摇头,对着孙德胜说道:“这是吴主任送进来的人,你让我救治他?那躺着不能动的人就要换成我了再说了,大圣你找错人了,救人的活儿是杨军擅长的,我擅长的是送人。你让我弄死个把人也就是吹口气的事。可是救人就是外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