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开局就认领了个王爷
怎样

开局就认领了个王爷
ios版游戏

玄幻  |  斗阑干

“明白了,零零三。”胡耀祖压根没认真听,也跟着大家齐声说。“以后,路能走多远,就靠你们自己了,”零零三接着说,“现在由零零幺开始分配房间,每个床位都有编号。”说完他退到旁边。零零幺站了出来,“零零九。”“到。”“床号。”“长……长官,我能……能拿我的行李了吗?”胡耀祖大胆地问,结巴的他半天才把话说完,大家开始哄笑。“零零三刚才说了,你们的东西已经成为过去,全部都扔了,现在是新的开始,你们回到自己床位上,换上新衣服,把原来的东西都放在门口的箩筐里,听明白没有?”“明白了,长官。”胡耀祖大声回答。“我再说一遍,这里没有长官,只有代码,以后你叫我零零幺。”“是,零零幺。”胡耀祖找到自己的床,换下衣服,把旧衣服放在门口的箩筐里。这衣服比他身上穿的好看多了,质量也非常好,他的衣服是母亲亲手做的,布料很粗糙,虽然舍不得,还是必须得扔。幸运的是,那一块大洋他一直放在身上,穿在袜子里面,不然,现在肯定还要倒贴一块大洋,太不划算了。胡耀祖躺在床上,这房间和之前住的房间布局是一样的,只是床位不同,人也都换了。大家都不准说话,都躺在床上像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可能大家都和胡耀祖一样后悔来到这里,但是谁想什么,大家都不得而知。院子里传来集合的声音,胡耀祖不敢怠慢,跑到院子里站好。“现在是吃饭时间,你们要记住桌号,不要乱坐,听明白没有?”零零幺说。“明白了。”胡耀祖被分到八号桌,每人都拿到一个大碗,打好饭,再去打菜。居然有肉,大块的红烧肉!这让胡耀祖极为惊喜,他都不记得上次吃肉是什么时候了,都想不起来肉的滋味了。“能……能多舀点吗?”胡耀祖试着问打菜的人。“不够吃再来舀,这里管饱。”打菜的人和他们一样脸上也有油彩,人还算和气,给胡耀祖加了一勺肉。“谢谢。”“零零九不要说话。”零零幺吼起来,胡耀祖暗暗吃惊,院子里这么多人,零零幺居然能清楚地记住他的代码。他不敢说话,马上端着饭坐到八号桌,埋头吃饭。他和同桌的几个人一样,都吃得飞快,每个人都很饿。胡耀祖快速吃完一碗饭,他担心没有饭菜了,赶紧去添,等他走到打饭处的时候,看到又抬了满满一盆肉来。看来,真的管饱,第二碗,胡耀祖放慢速度,他连吃三大碗,总算饱了。他早都忘记了上一次吃饱饭是什么时候,平日在家,都是人穷无转路,稀饭涨大肚,多半时间都是靠野菜和一点粮食加很多水煮一大锅充饥,能把干饭吃饱,真没印象了。晚上,没有安排活动,又不能到处走动,只能傻呆呆地躺在床上,到了半夜,胡耀祖醒来想要逃跑。他坐了起来,看到旁边床的人都已经走到门口了,其他床也都空着,他心里嘀咕着,这些人是吃多了拉肚子,还是都想跑呢?不能说话,所以不敢问。胡耀祖走出房间,他听到几声枪响,吓得急忙走进茅房,有一群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人,都在左看右看,可能都是和胡耀祖一样被刚才的枪声吓到茅房来的。坑都占满了,已经没有坑给胡耀祖,他只好站着,看着外面。砰……砰……又有枪声,占着茅坑的人都提着裤子跑回房间。胡耀祖并没拉屎,也跟着提裤子往房间跑,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回到床上,只有他旁边的床位一夜都空着,没人回来。胡耀祖睡意全无,看着天花板一直到天亮,他知道,看来逃走是没有希望了,可能这是自己的命吧,这话,他重复着在心里说了一晚上。“集合。”天刚刚亮,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外面响起了声音。胡耀祖听到这两个字就慌忙起床往外跑,零零幺昨天已经说过了,集合只有五分钟时间,当然,也有动作慢迟到的,被当场打了板子,是真打,下手相当狠,被打完的人站都站不起来。“立正。”大家都挺直腰杆,零零幺说过,不要求大家动作多么标准,但是必须精神,而且队伍也没有按高矮顺序排列,站得很随意。“现在我们就在院子里跑步,我不喊停,任何人都不能停下来,明白没有?”“明白。”胡耀祖以为昨天有人逃跑,没回来,大家都会被训斥,可是,零零幺一个字也没提,就让大家跑步。跑步,对于胡耀祖来说是小菜一碟,这活儿不累,大家都慢慢跑着,他也慢慢跟着,挨了板子的人也在跑,因为屁股痛,速度比走路还慢,动作特别怪异和难看。零零幺也跟在队伍后面跑,速度也慢,跑了一小时左右,才喊停。即使速度再慢,也跑了一个小时,叫停的时候,大家都坐到地上起不来了,被打的那个人,没办法坐,只能趴下休息,嘴里不断发出痛苦的嘶嘶声,大家都同情地偷看他。“半小时休息结束,开始吃早餐。”零零幺重新念吃饭的桌号。胡耀祖吃早餐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积极了,因为他不担心吃慢了就没了,这里反正管饱,大脑里想的是如何逃出去。吃完,在院子里休息半小时,又跑步,跑一个多小时,休息一会又跑,一天都是跑步,一直跑到天黑。吃完晚饭,休息一个小时又跑步,两个小时后,才由零零幺念编号去洗澡,洗澡间里,大家的腿肚子都已经在发抖。洗完澡根据零零幺念的编号去房间,胡耀祖拿到的新衣服上编码是零零幺,他只好拿回去重新把编号换成零零九。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跑步也累人,倒到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半夜又听到枪声,胡耀祖心里骂着,居然还有傻蛋想逃跑,看来,想跑的人很多。每天的生活都一样,没有波澜,起床、吃饭、跑步、睡觉,不断重复。到了夜里,每个人都累得和死人差不多,个个像僵尸一样躺在床上动也不动,没有一点声音,但是,夜里偶尔还是会传来枪声。一个星期后,胡耀祖和平日一样跑步,跑完,吃早餐,休息半小时后,零零幺没像往日那样喊他们继续跑,而是发给每人一个黑色头套。“现在,每个人,都把头套戴好,大家排队走出去。”“是,零零幺。”胡耀祖戴上黑色头套,往前看去,除了有一点光影,什么也看不到,低头可以从缝隙处勉强看到自己的脚尖。大家按照命令,每个人手搭着前面一个人的肩膀,跟着往外走,然后上了车。胡耀祖没怎么坐过车,就是以前跟着大哥进县城的时候乘过一两回,很是颠簸。却不记得在哪里听说过军车很平稳,这车一路不怎么摇晃,所以,他猜想,应该是军车吧。没过太久,车上传来命令,“下车。”听得出是零零幺的声音,同时听到了呜呜鸣笛的声音,其中一个人低声说,“火车!”

九转帝绝
    中文版下载

    九转帝绝
    游戏规则

    玄幻  |  宸宫

      [环球网报道 记者 尹艳辉]4月14日上午,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举行例行新闻发布会,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就近期热点问题回答记者提问。

    君后驾到之腹黑君主
    下载排行

    君后驾到之腹黑君主
    演示大厅

    玄幻  |  锦婳

    众人都把头低下,齐声道:“徐队,我们知道了。”徐海龙皱了下眉头,摆手道:“都给我滚!”“是,是,徐队再见。”众混混如遭大赦,赶忙站了起来,灰溜溜地跑了出去。徐海龙骂了几句,回到我身边,轻笑道:“这些家伙,几天不收拾,皮痒痒!”我笑了笑,轻声道:“徐队,多谢了。”徐海龙呵呵一笑,一摆手道:“唉!别客气,咱俩是什么关系,有事儿打个招呼成,随叫随到。”我笑着点头,抬腕看了下表,轻声道:“到吃饭时间了,一起去饭店吧,我请客。”徐海龙摆了摆手,笑着道:“改天吧,晚家里来客人。”“那好吧。”我把徐海龙送到门外,目送着他开车离去,挥了挥手,冲着旁边的小芳笑笑,轻声道:“好了,没事儿了,等会你给嘉琪姐打个招呼,说那些人以后不敢再来闹事了。”小芳望着警车离去的方向,咋舌道:“小泉,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居然会有这么硬的关系!”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保密!”“为什么要保密呢?”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我愣了一下,缓缓转身,却在人丛之,看到了那张如花俏脸。街边的饺子店里,生意很是红火,几十张桌子边,都坐满了客人,服务员双手端着热气腾腾的盘子,跑来跑去,忙得不亦乐乎。二楼靠近窗边的位置,宋嘉琪手里拿着筷子,却没有吃东西,只是将酱牛肉、红烧排骨拣出来,一样样地放到我面前的碟子里。嘉琪姐身穿着一件白色丝质小衫,下身是件紧身皮裙,一双纤细修长的美腿,被黑色丝袜裹得紧紧地,偶尔晃动间,却仍有雪白娇嫩的肌肤,在裙摆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晕。“有混混来找麻烦,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拿起酒杯,喝了口啤酒,有些不满地问道。宋嘉琪抿嘴一笑,温柔地道:“小泉,怕你知道,又和人打起来,次受伤住院,把我们一家都吓坏了,哪敢再惊动你!”我笑了笑,放下杯子,轻声道:“嘉琪姐,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来找我,别闷着不吭声。”宋嘉琪双手捧着脸蛋,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才‘扑哧’一笑,悄声的道:“好吧,不过说来怪,总感觉你工作之后,和以前变化挺大的,不一样了。”我微微一怔,好地道:“哪些地方不一样?”宋嘉琪蹙起秀眉,迟疑着道:“说不出来,有时感觉,你像个成年人一样成熟,有时又跟个孩子似的,挺矛盾的。”我哑然失笑,拿起酒杯,轻声道:“嘉琪姐,其实在我眼里,你也是这个样子。”宋嘉琪展颜一笑,歪着脑袋,笑吟吟地道:“怎么说?”我仰起头,把杯酒喝下,微笑道:“有时候,你在我心目,是温柔体贴的大姐姐,而有时候,却只像是个需要关心和呵护的小妹妹,甚至是红颜知己。”宋嘉琪愣住了,半晌,才伸出白.嫩的小手,支着下颌,有些苦恼地道:“的确,我这个姐姐做得很失败,经常会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还要你来解围。”我笑了笑,轻声安慰道:“嘉琪姐,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然后,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宋嘉琪点了点头,眼波里满是笑意,抿嘴一笑,说道:“你这小家伙,倒是会开导人,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和你说说话,心里会舒坦多了。”我嘿嘿一笑,半开玩笑地道:“嘉琪姐,那你准备怎样感谢我?”宋嘉琪白了我一眼,夹起一块酱牛肉,送到他的嘴边,娇嗔地道:“这是奖励,满意了吧?”我笑着张开嘴巴,咬了酱牛肉,含混地道:“还不够,至少得抽空陪我看一场电影吧。”宋嘉琪哼了一声,佯怒地道:“臭小子,又在动歪念头了?”我连忙摆手,笑着道:“不陪算了,你可别生气。”宋嘉琪嫣然一笑,拿手摆弄着筷子,悻悻地道:“专心吃饭,其他的,过一会儿再说。”我笑着点头,望着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食欲大涨,把桌的一盘三鲜馅饺子,吃得精光。结了帐,两人并肩下楼,我推着自行车,和她漫步在街头,提起了去珠城的事情,宋嘉琪犹豫良久,终于同意了,要准备一下,说下周末有时间去看看。不知不觉间,走到了一家小电影院门口,宋嘉琪停下脚步,抿嘴笑道:“好像有两年多没进电影院了。”我赶忙把自行车停好,快步走到售票口,掏钱买了两张票,又买了爆米花和两瓶饮料,陪着宋嘉琪走了进去。这家影院原来是国营的,后来因为生意不好,承包给了私人,成了青阳市最大的录像厅,生意很是兴旺,里面将近一百多个座位,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影院里面黑漆漆的,光线很暗,我拉着宋嘉琪,小心翼翼地摸到角落里,找到无人的位置坐下,却舍不得松手,握着那只柔软的小手,盯着前面的屏幕。大屏幕,正在放映新龙门客栈,这部片子是经典的香港武侠电影,我也是百看不厌,更何况,身边还有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心情愈发愉悦了。当剧情发展到张曼玉脱光衣服,在房顶对着大漠放声歌唱时,宋嘉琪忽然‘扑哧!’一笑,凑了过来,小声嘀咕道:“小泉,她可真野!”我笑了笑,轻声道:“嘉琪姐,每个女人都有野性的一面。”宋嘉琪莞尔一笑,摇头道:“我没有!”我转过身子,把嘴唇放到她的耳边,轻笑道:“怎么没有,记得小时候,你曾经爬到家里的房顶唱歌来着。”宋嘉琪拿手捂住小嘴,咯咯地笑了半晌,才悄声道:“可我没像她那样,把衣服都脱光了,多难堪啊!”我摆了摆手,笑着道:“嘉琪姐,我倒是觉得,这部片子的风格很美,尤其是这个部分,更能体现出影片的魅力!”宋嘉琪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道:“她演得那样风.骚,你们男人当然都爱看了!”我哈哈一笑,轻声调侃道:“风.骚不假,那也得分人,不过,你要是来演这出戏,肯定她好看多了!”“去,去,说什么呢!”宋嘉琪佯怒,白了我一眼,用手摸着爆米花,放到小嘴里,笑眯眯地看着屏幕,不再吭声。看了两部老武侠片,当众人稍稍感到疲惫的时候,屏幕画面一闪,竟然开始播放一部恐怖的鬼片,伴着阴森恐怖的乐曲声,影院里一片骚动,有人尖叫,有人却吹响了口哨。这部片子虽然没有大牌明星,可剧情设计得极为惊悚,屏幕出现的镜头,让影院里尖叫声四起,很多女生都吓得缩成一团,拿手捂住了眼睛。宋嘉琪自然也不例外,在受到惊吓之后,一头扎进我的怀里,闭眼睛,哆哆嗦嗦地道:“太可怕了,小泉,我不敢看了,咱们快走吧!”我心大乐,忙用手揽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低头道:“没关系,再坚持一会儿,现在走了,对不起票价了!”“不行,太吓人了!”宋嘉琪带着哭腔,眯起眼睛,回头望了一眼,却见飘起的人头,呜呜叫着飞过来,又发出‘呀’的一声,双手抱紧了我,身子抖作一团。

    殿下别这样
    安卓下载中心

    殿下别这样
    功能玩家

    玄幻  |  柔倾语

    他每次看起来都非常疲倦,工作真的那么累吗?累到都不想跟我多说几句话吗?今日的事情,我是真的很害怕。想让他多说几句安慰我的话,可终究是奢望。他对我不过是温柔的慈悲,等这个孩子生出来,我们之间就会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他甚至不会想起,一个叫做林靖雯的女人。我裹着被子缩在床的一边,如同裹住我的心严禁它不由自主地动起来。不行,关于照片的事情,我必须要跟他解释,如果传出去,那是不是会对他造成影响。我凑过去小心翼翼地叫醒他,看着他睡眼朦胧的样,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下。“怎么呢?肚子疼吗?”庄逸阳有些紧张地问,没有发火,这让我胆子大了一些。刚刚为所欲为时,怎么不见他担心孩子!但是这样的话,我可不敢说,将照片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另外许琴跟杨瑞要敲诈的事情,也一并说了。“放心,有人会处理。不会爆出来的!”庄逸阳听完,立刻就打电话,让别人去处理了。可我还是很担心,杨瑞被打断双手,会就此罢休吗?她们会乖乖地将手机照片全部都删除吗?处理的那个人,会不会看我的照片?脑子里全部都是乱七八糟的事,完全没有办法睡。却不敢再问庄逸阳,他都确定的事情,我再问,那就是在质疑他的能力。一连三日,庄逸阳都没有来,我想问事情的进展都没办法。我等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庄夫人。雍容华贵的庄夫人,看着我,如同看一个卑劣的女人。“几个月呢?”庄夫人看着我微微隆起的肚子,眼神里带着明显的厌恶。这可是她的孙子,怎么跟看仇人似的。我迟疑了一会,她身后的中年妇女立刻吼道,“夫人问话,还不快点说,我看这准不是大少爷的孩子!”“周!”虽然我很不爽这个中年妇女的话,但是面对庄逸阳的母亲,我还是得恭敬,不能带给他麻烦。庄夫人看了看我的肚子,“这看起来可不止周,齐妈联系医院,马上抽羊水检验DNA,我可不允许任何人混淆庄家的血脉!”那中年妇女马上应下,完全没有人问我的意见,立刻就约好医院。然后就要拉着我去做,前几天杨瑞的事情在前,我可不敢再冒险。如果她们是让我打胎呢?“对不起,等庄先生回来,我再去配合!”我喊来梅子姐,哪怕是面对庄逸阳的母亲,我也不能让她来决定孩子的生命。庄夫人很诧异我居然敢顶撞她,立刻怒了,“你们两个拉她上车!”这就等于来硬的了,梅子姐也没有拦住。我就这样被带到了医院,医生先给我做了个B超,非常肯定地对我们说,“胎儿刚满周,不符合抽羊水的标准。等过两周再来,现在风险太大!”听完,我就放松下来。这不是我不配合,是医生说不行。“周就产生羊水,现在周抽不出来,那就是你们没本事,换你们院长来说话!”庄夫人可没打算这样就放手,那是一副今天必须要抽的架势。我偷偷给庄逸阳打电话,手机立刻就被没收了。医院院长也解释了半天,现在如果抽,流产概率非常高。他们付不起这个责任,除非我们自己签署免责书。庄夫人拿着免责书,让我签,我是死活也不肯签。“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好吗?这真是您的孙子,我不能冒险!”我捂着肚子,绝对不能让他们伤害我的孩子。然而我的哀求却没能让他们放过我,那是直接拽着我的手,摁了手印。我趁着护士不注意,抓了一把剪子,直接抵着喉咙。“谁敢动我的孩子,我就死给你们看!”我不是吓唬她们,剪子直接戳破喉咙,血顺着剪子跟手往下滴。庄夫人很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如此刚烈,冷着脸呵斥到,“如果是我们庄家的孩子,就不会如此脆弱。你这是不敢验,骗庄逸阳吗?”呵呵,我冷笑着。“您怕不是庄逸阳亲妈吧!弄死他的孩子,对您有多少好处,让我猜一猜?让您儿子多分点钱?”我在庄逸阳眼中有些蠢,可不代表我真是傻瓜。庄逸阳跟我签那样的合约,也不止一次地说过,他需要一个继承人。如果是庄逸阳的亲妈,那必定会对我肚子非常重视,根本不会如此冒险。“混账!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方式吗?”庄夫人被我撕下伪善的面具,有些气急败坏。“我不记得有你这样的长辈!”庄逸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让我顿时有了支柱,只要他在,那么孩子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庄夫人见到庄逸阳脸色那是更难看,当着这么多人,被庄逸阳弄得下不来台。“我是带着你父亲的命令来的,我调查过她的资料,她是怀孕后离婚的,这孩子极有可能不是你的!”庄夫人指着我的肚子,不屑一顾地说。庄逸阳没有理睬她的话,让护士赶紧给我包扎伤口。他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转身对庄夫人说,“那就请你告诉我父亲,我的孩子我能认出来,他呢?”拉着我,直接大步离开医院。在医院门口,我突然停下,不确定地再感受一下,真的,是真的。“哪里不舒服?”看我停下,庄逸阳也有些紧张。“他动了!”真的动了,我感动的眼泪刷一下就流下来。“谁?”“孩子!”我话刚说完,庄逸阳居然就在医院大门口蹲下来,脸贴着我的肚子,去感受新生命的神奇。胎动让我跟庄逸阳一路上都充满着惊喜!在车上,他还要伸出手不断地抚摸我的肚子,第一次露出如此纯粹的笑。本↘书↘首↘发↘追.书.帮↘不过小家伙,就在那一刻动了,后面就没有跟爸爸互动。“今天你做得对,无论是谁,都不能伤害我的孩子。”庄逸阳对我今日做法非常肯定,眼神也更加真诚。不再是以往那种看似温柔,实则非常疏离。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这一次事件后,他对我有了质的改变。会主动地关心我脖子上的伤口,甚至还会带点女孩子爱吃爱玩的东西。给我苦闷的生活带来许多小惊喜,我对他越来越多了依赖。只要一天见不到他,就会想念,会在他出差的时候担心。这种感觉,是喜欢,是爱。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深陷,明知道爱上这样的男人,无异于飞蛾扑火。可我还是无时无刻不被他吸引。一连几天,庄逸阳都没有来,他打电话说,周思颖回阳城,所以他必须要陪着。他陪着未婚妻,我这个见不得人的小三自然就得藏起来。如果没有第二次,我可以自欺欺人,第一次是意外。可是第二次我明明就是心甘情愿的,我坐在沙发上,拽着一朵玫瑰花。脑海中不断去想他们现在在做什么?接吻,上床,诉说着彼此的思念?

    九衍妖帝
    ios游戏下载平台

    九衍妖帝
    ios游戏下载平台
    
    

    玄幻  |  君慕

    又折腾了七八分钟,在穆婉兰媚媚的惊呼声,大床猛地抖动了几下,微微颤动起来,过了好一会,我探出脑壳,掀开了被子,望着脸色红润的穆婉兰,嘿嘿地坏笑起来,轻声道:“兰姐,这麻酥.酥的感觉真好。”穆婉兰轻吟了一声,伸出瓷器般精致的玉臂,在我胸前推了推,羞恼地道:“小坏蛋,快出去!”我咧了咧嘴,笑嘻嘻地道:“别急,兰姐,让它在里面在动一会。”“别说流氓话!”穆婉兰臊得满脸通红,屈指在我额头敲了一记爆栗。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眉花眼笑地道:“兰姐,昨晚我们俩难道说的还少吗?”穆婉兰白了我一眼,用手捂了脸,咬着粉唇,有些伤感地道:“我真是失心疯了,喝了点酒鬼迷心窍,做出这等丢人的事情来。”我听的微微一愣,心里嘀咕:咦!这女人什么意思啊,那天他和高局在办公室……加第二天早我打扫卫生时,还看见了纸篓里的卫生纸……现在居然在我面前装起清纯来了,有意思吗?“小泉,你经常锻炼吗?身体好结实呀。”穆婉兰没有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紧紧地搂着我,手掌在我胸口轻轻抚摸着,轻轻喘着香气道。这次我和穆婉兰缠.绵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算是彻底将穆婉兰给喂饱了,让她在一个小时之内两次到达了快乐的巅峰,完完全全的享受了一回做女人的乐趣。“嘿嘿!兰姐,怎么样,刚才爽不爽啊?”我躺在她身边,扭头看着她,一脸的坏笑。“舒服死了呢,姐都好多年没体验过这种高.潮的感觉了。”穆婉兰喘着气,有点感慨的说道。“兰姐,你别骗我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像兰姐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哪里会缺少男人。”我甜言蜜语的灌着迷汤。“你个小坏蛋!”穆婉兰满脸潮红的乜了我一眼,娇嗔的道:“你把兰姐我看成是什么人了呀,难道是个男人我会让他床?”“兰姐,那……那个……”我故意欲言又止,嘿嘿一笑,将话题转到了高启荣身。“你不是想问高启荣嘛……”穆婉兰只瞄了一眼,猜出我在琢磨什么,她轻蔑的笑了一声,不屑的道:“要不是让他给我帮忙,我才懒得应付那个老色鬼呢。你刚进资源局,很多事情你还不知道,这些事以后你自然会了解的。”“兰姐,那老家伙那天下午把你叫进他办公室,你们都……做什么了啊?”我壮起胆子,笑嘻嘻的问她,一付欲言又止状。虽然基本断定他们是在里面嘿咻了,但看见刚才穆婉兰的神态表现,却觉得又有点不像,我懒得琢磨了,干脆确认一下。“你个小坏蛋!什么意思呀你?”穆婉兰捏着我的鼻子,扭过头看着我,一脸疑惑的问道。我暗咬了咬牙,干脆把话挑明,道:“兰姐,我……我第二天看见字纸篓里的卫生纸,不是……那个……你们在一起啊?”“卫生纸?……我们在一起?……”穆婉兰愣了愣,脸一付恍然大悟状,突然冷冷一笑,道:“怎么?合着搞了半天,你以为是我和那老色鬼……?”“兰姐,我不知道,随便问问嘛。”我表面努力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切!我算现在什么生意都不做,躺在家里也够我一辈子吃喝了,高启荣那区区一个副科级的老色鬼,凭他也想睡老娘我?他肚子里倒是有这份鬼心思,但也要老娘能看他才行啊!……”说着,穆婉兰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告诉你吧,光是我知道的,你们局里有两个小姑娘和他有一腿,其一个是局办公室的,另一个是财务科的,那老色鬼凭着手那点破权,这些年可没少做这种事情。”说到这儿,穆婉兰恨恨的乜了我一眼,面带寒霜的道:“算了,懒得说这些破事,你现在都知道了,赶快走吧,早还要班呢。”我一听对方这语气,心里登时“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刚才说话没注意,将大美女给得罪了。但我哪知道这间有这许多曲折,也不能怪我啊。可这时候和女人讲道理是不行的,唯有赔小心是策。好话说了一箩筐,穆婉兰募得咯咯笑了起来,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撅着小嘴道:“干嘛啊你,不会这么快爱姐姐了吧?”我翻了下白眼,轻声的道:“爱不爱的先放一边,重要的是,你现在是我的女人。”“那又怎么样?”穆婉兰撇了一下嘴角,不以为然地说道。我哼了一声,淡淡地道:“不怎么样,只不过,除了我以外,任何男人都不能碰你!”穆婉兰愕然,吃惊地望着我,伸出芊芊玉指,点着我的脑门,饶有兴致地道:“小.弟弟,你讲一点道理好不好?我们两个算是发生了点什么,也只是暂时的你情我愿,却不受法律保护的。呵呵!算是你们高局长也不敢管我,你倒好,居然有胆子管起老娘的事情来了?”我笑了笑,把头转向窗外,目光却逐渐变得锐利起来,轻声的道:“高局?哼!他算个屁。像你之前所说,凭他区区一个副科级局长,我至于要怕他?现在只不过是才参加工作不久,低调做人罢了。”穆婉兰秀眉微蹙,道:“不会吧,他好歹也是你们局里的二把手,你能奈何得了他?”我淡淡一笑,语气凝重地道:“给我半年时间,或者最多一年,我能把他踩在脚底下,你要不要打个赌?”呆了一呆,穆婉兰双手捧腮,怔怔地望着我,好地道:“小.弟弟,你该不是认真的吧?”我轻轻点头,微笑着道:“当然是认真的。”穆婉兰撇了撇嘴,白了我一眼,道:“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才参加工作的新丁,说起大话来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小.弟弟,姐姐真服了你了!”我嘿嘿地笑了起来,却没有吭声,这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穆婉兰愣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道:“是送牛奶的。”“兰姐,我们俩的事,你可千万别和高局说漏嘴了啊。”等到穆婉兰拿牛奶回到卧室,我叮嘱她道。我还是有点担心她一不小心告诉了高启荣,不过我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这女人是老江湖了,说话、办事肯定会有分寸。再说了,穆婉兰和自己在一起,说给高启荣知道,对她这样有身份的集团老总来说,可也没有半分的好处。“切!看把你吓得,刚才是谁在一旁把大话吹的呜呜作响的?”穆婉兰咯咯一声轻笑,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呀?”她说着,娇俏的乜了我一眼,指尖顺势在我脸庞轻轻划过,那付冶艳的表情堪金莲,赛过妲己,把一个三十多岁花信小少丨妇丨那种独特的魅力,展现得是淋漓尽致。早晨班时,我婉拒了穆婉兰送我的好意,坐公交车,晃晃悠悠的直奔资源局。可没料到的是,我因为莫名其妙的得罪了杨浩,现在遇到麻烦了,之前陈发全还真说的没错。刚走出车站不远,看到杨浩正在路边吃着早点,我稍一犹豫,还是向他点了下头,算是打了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