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混世神仙之魔帝陛下的宠后
app下载

混世神仙之魔帝陛下的宠后
周边推荐

玄幻  |  菱素

  消费和就业  零售销售数据将为了解消费支出是否回升提供一个窗口,而消费支出是迄今中国经济复苏中最薄弱的部分。初步指标——比如最近(清明节)假期的数据——表明消费相比去年有所改善,但尚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消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就业市场和工资的改善情况。

扶贫那些事
是干嘛的

扶贫那些事
下载游戏大厅

玄幻  |  馥嫫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夫人请抬爱
      介绍指导

      夫人请抬爱
      萌新指导

      玄幻  |  昙帼

      年轻妇人看了江颜一眼,没说话,快步跟了出去。江颜心头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给他们孩子治病的时候他们一口一个感谢,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瞬间就变为仇人了。“人情冷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林羽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了一句。“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领域,以后少不懂装懂!”江颜压根不领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狗屎运。”刚才被年轻男子踹哭的眼镜医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给了林羽一个白眼。这诊所都些啥人啊,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林羽很无语,突然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年轻夫妇抱着孩子上车后就往回赶,一路上年轻男子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说这事没完,年轻妇人劝他算了,毕竟江主任以前也帮过他们不少。“狗屁的主任,我说去人民医院你不听,差点害欣欣没命了!”年轻男子愤恨的骂道,“还有她那个傻逼老公,竟然敢诅咒我们女儿有事,要不是看他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女儿治好了,我非扇他不可!”说完他就给卫生局的姐夫打了个电话,把刚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年轻妇人没敢说话,她也没想到一个小感冒会闹得这么严重。年轻妇人叫孙敏,丈夫叫吴建国,家境优渥,所以为人跋扈些。他父亲吴金元曾是清海市卫生局局长,前年刚刚退休,也正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姐夫才当上了卫生局副局长,所以他自信一个电话就能把华安诊所整垮。此时吴金元和老伴已经在家里急的团团转了,对他们而言,孙女就是他们的心头肉。吴建国夫妇带着孩子回家后,老两口迫不及待的跑过去抱起了孙女,摸摸孩子的头,发现一切正常,老两口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孩子突然间眼皮一翻,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气。吴建国夫妇和两个老人大惊失色,连忙开车去了清海市人民医院。孩子送进急诊室后吴建国气的破口大骂,一口咬定是江颜把女儿害成这样的。吴金元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急诊室,他相信孙女会没事,因为刚才进去的是清海市副院长李浩明,全国知名的内科专家。整个清海市,能请动他亲自做手术的,屈指可数。但是李浩明进去没一分钟,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满头大汉的说道:“吴老,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孩子恐怕保……保不住了……”孙敏和婆婆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排椅上,抱头痛哭。“怎么可能!”吴建国一下窜上来,对着李浩明吼道:“治不好我女儿,你这个副院长也别干了!”“建国!”吴金元呵斥了儿子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李浩明严肃的点点头,说:“凭我们医院的能力,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想转院去京城也来不及了。其实吴金元心里清楚,如果李浩明都束手无策,那去哪里都是徒劳。“爸,我知道怎么能救欣欣!”吴建国痛心的看了眼急诊室里的女儿,急忙把诊所内林羽如何治疗女儿的过程描述了一番。李浩明不敢耽搁,急忙冲进去按照吴建国说的方法将欣欣倒立起来,手掌中空拍了拍她的背,但是没有任何效果。“不可能啊!”吴建国目瞪口呆,脸上豆大的汗珠霹雳啪的往下落。孙敏想起临走前林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也顾不上哭了,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公公和李浩明。“吴老,我建议把这个年轻人请过来,说不定他能有什么办法。”李浩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孙敏看了吴建国一眼,小心翼翼的把吴建国跟林羽的冲突跟公公说了。“胡闹!我早告诉过你为人要沉稳!”吴金元狠狠踢了吴建国一脚,厉声道:“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说完他再也顾不上曾作为局长的威严,小跑着往外跑去,吴建国赶紧跟了上去。江颜忙着在诊室里给病人看病,林羽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来往的护士和医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这算什么男人啊,自己老婆在里面累死累活,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只见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了门外,车身上印着卫生监督的字样。随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卫生局制服的男子,领头的正是吴建国的姐夫邓成斌,只见他大手一挥,说道:“给我查,好好查!”照理说小舅子的一个电话不至于让他亲自出马,但一听说事关老丈人最疼爱的孙女,他一刻也不敢耽误,立马赶了过来。毕竟自己要想再往上窜一窜,还得老丈人帮忙疏通关系。“这家诊所涉嫌使用三无假药,需要彻查,请无关人员离开!”卫生局一众工作人员进去后立马给诊所扣了个不大不小的帽子。诊所的患者撤出去后并没有马上离开,堵在门口看热闹。“邓局,误会,误会啊,我们诊所一向遵纪守法,怎么可能滥用假药呢。”诊所所长孙丰听到动静立马跑了出来,弓着身子一边给邓成斌递烟,一边陪笑解释,心里直纳闷,自己前两天刚去给这个副局长送了两盒人参,怎么今天就查过来了。邓成斌伸手把烟推开,冷声道:“甭套近乎,今天咱公事公办,听说你们这有个叫江颜的医生,因为用药不当,差点夺去一个孩子的生命?”“胡说!我是根据病情合理用药!”江颜有些气不过,从一众医生和护士中走了出来,眼神冰冷的瞪着邓成斌,她能猜到,这应该就是吴建国口中卫生局的姐夫。邓成斌看到江颜后神情明显一滞,显然有些被惊艳到了,不过很快恢复过来,冷声道:“是不是合理用药,我们自然会调查清楚,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邓局,这话言重了,江医生在我们这一代可是家喻户晓的名医啊。”孙丰陪笑道,“再说,那孩子从我们这走的时候已经好了啊。”“老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你要是再在我面前墨迹,我连你一块儿抓。”邓成斌冷冷扫了孙丰一眼。孙丰见邓成斌这是要玩真的,吓得没敢吭声,心里暗骂他不是个东西。邓成斌给两个手下使了个眼色,他俩立马过去作势要抓江颜,但林羽不知何时挡在了江颜跟前,冲邓成斌冷声道:“据我所知,卫生局好像没有抓人的权利吧。”“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有没有权利抓人,关你屁事!”邓建斌气不打一处来,“孙丰,这也是你们诊所的医生吗?”“不是,他是江医生的丈夫。”孙丰一边说,一边给林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冲动。“奥,是他啊,我听说他也给我侄女治病来着是吧,有行医证吗,拿出来我看看。”邓成冷冷扫了林羽一眼,小舅子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这个人,好像对他意见很大。

      荒埋傲骨荒野客
        平台怎么下载

          荒埋傲骨荒野客
          自助下载平台

            玄幻  |  芦镁

            “你他妈慢点,整个鱼缸里就你一个,还有人能跟你抢不成?”只是我得不到答案,因为它不会说话,更听不懂人话。这个寂寞的夜,我需要一个人来陪,不是需要姑娘,更不是什么解决生理问题,只是单纯的需要一个人来陪,说说话,然后一起喝上两杯酒。可大家都很忙,每个单独的个体,生活在这座日渐冰冷的城市里,谁又会想起谁?放空自己,我躺在了床上,凝视着洁白的天花板,成了我唯一能做的事情,点上一支烟,对着白炽灯吐出一个个不规则的烟圈,借此来消磨生命,浪费时间‘叮咚’微信提示音将我惊醒,满怀期待的点开,却只是一条推送的新闻,想想也对,有谁能在这个美好的周五想起还有我这么一个人?正当我准备关机的时候,它又响了一声。“嘿,这推送还没完了?”只是当我点进去之后,才发现原来在这座城市中,还会有人想起我。杜城。“嘛呢?”听过他的语音,我笑了笑,回道:“床上躺尸呢。”“后海还是工体,随你挑。”“哪也不去。”“你丫别是染病了,平时找人的时候可数你最欢实。”隔着屏幕,我都能看到他的贱笑。“滚”紧跟着我又给他发了一条语音道:“哥们没多少钱了,你也别装大户,你现在要有空就家里来,反正我家里有很大地方。”“一个小时之后见。”坦诚,直白,没有利益掺杂了,这是一种无数人追求想要达到的人际关系,庆幸的是,我有这样的朋友。趁着阿杜没到的这个间隙,我到楼下便利店里拎了一箱啤酒,三盒烟,还有几袋花生米,至于熟食那些东西,他会带来的,这么些年,我们早就形成了默契。在厨房里炒了两道下酒菜,正炖着一锅牛肉的时候,阿杜来了。“喏,泡椒鸡爪、牛头肉,还有点拌菜。”“你先坐着,炖锅也快好了。”阿杜随意的坐在餐桌前,等我将一切都做好之后,他的面前已经摆着两个空酒罐了。“嚯,你丫还真是来喝酒的。”“我就是渴了。”阿杜打了个酒嗝,说道。“你他妈真是绝了。”笑骂了一句,我叮嘱道:“趁热吃吧,肚子里有点东西之后再喝,反正哥们有的是时间。”酒过三巡,杜城犹豫着开口:“听阳子说,你”“嗯。”喝了一口酒,我道:“哥们现在也算是一网红,牛逼吧!”“嗨,那属实是牛逼。”杜城跟着我干了一个,然后又问:“那你现在找到工作了没?没找到的话,跟着我串台吧,不比你干活赚的少。”“别提了。只怕两年之内我都没法儿失业了。”旋即,我把张瑶的那个奇葩要求跟他说了一遍。“你真没睡她?”“那你是真傻-逼。”杜城夹了一口菜,感慨道。“也不能这么说吧,要不是我爸来了,没准这事吧,主要是看缘分。”“依仗着你没睡,不然等佟雪回来的时候,你肯定过意不去。”闻言,我不自然的怔住片刻,拿着筷子的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过了半晌,缓缓放下筷子,自行点上一支烟,吧嗒吸了一口:“阿杜。”“我跟她我跟佟雪,玩完了。”时隔一年半,我终于对朋友坦白。心中的石头落了地,以后,我再也不用听别人羡慕我们之间爱情的话,再也不用跟别人说她出国学习去还没回来,更不用自己骗自己了。阿杜错愕道:“她在巴黎遇到土豪了?”“不是她根本没有就没有出国,之前一直都在骗你们我们在一年前就分了。”苦笑一声,打开一罐啤酒,顺着喉咙灌了下去。“这哎”终究化成一声长叹,阿杜陪着我,一罐接一罐的喝着纯粮大麦酿制的啤酒,谁都没有说话醉意上头,我仿佛回到了春天的小城,我跟她在铺满青草的河边走着,空中飘着的气泡,在阳光的映衬下,闪烁出彩虹的颜色直到风将它们吹破或许,我跟佟雪之间曾经存在过的爱情,就是破碎了的泡沫。越过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阿杜,啤酒罐被我踩得嘎吱嘎吱响,我倒在了地上灯光下,她笑的可真美,也只有在我醉到不省人事的时候,才能见到她吧?“陈默,你醒醒,地上凉。”朦胧中,我听到好像有人在呼唤着我,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睛,日光灯晃的我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下意识抬起手挡在眼前,头痛欲裂中,嘴里一阵干渴我好像一直在跟杜城喝酒,然后就挡不住困意睡了过去,挣扎着想起来,可身上异常瘫软,仿佛酒精腐蚀了我的每一块骨头。强忍着不适,看向了餐桌的位置,发现杜城还倒在那里,轰鸣的呼噜声让我知道他还活着那么,又是谁把我叫醒?毕竟这个房间里只有我跟阿杜两个人。难道是我做的梦吗?自嘲一笑,心道燕京还是后劲儿不足,不然我又怎么可能让梦给叫醒?叹了口气,换了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我又倒了下去,不是我懒,放着床不去睡,而是现在的身体真的不允许我乱动“你怎么又躺下啦?不是说过地上凉的嘛,你这人总是这样,不能喝酒偏偏喝的比谁都多”一个女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我感受到她扶着我半躺起来,然后把杯子凑到我嘴边,说道:“喝口水清醒清醒。”“嘿,这梦做的跟他妈真的一样。”笑了一声,喃喃说道。家里都多久没进过女人了,又怎么会有女人在我喝醉的时候照顾我?或许,真的是我太过寂寞。“你睁开眼看看。”那人说着,竟捏了我脸一下。脸上传来的温度告诉我,真的有这么一个女人存在!!!睁开眼,缓缓回头,脑后感受到的是一片惊人的柔软,费力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那个我无数次憧憬过的未来我此时竟躺在她的怀里。一如一年多以前的那样,每次喝多了回来,都是她的唠叨跟关怀。这一定是梦。一定是我太想她,才会分不清梦境,沉醉在梦里竟无知的认为是现实。是梦也好,至少我们还能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说是要放下,可我又怎能轻易的做到那十一笔画所定义好的含义?伸出手,我做了一个曾经经常做,但已经没有身份再去做的动作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细腻的触感是那样的熟悉,就跟以前一样。“小小雪,你怎么瘦了?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我我想你,真的很想,你看咱们家什么都没变,只是,它为什么会这么空旷?又为什么会这样冰冷你看我多他妈的可怜,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你我真的很想你,我也真的很恨你。”所有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在此刻全部被我吐露出来,反正都是梦,又何必怕她见到我的软弱?佟雪叫了我一声,把水递到我面前,“你仔细看看我这不是梦,你先喝口水。”

            哥布林领主与根源之理
            指导攻略

              哥布林领主与根源之理
              最新引导

              玄幻  |  夏桐

              “话不是这么说。”玄机子解释道,“要是黑皮狗叫了,肯定得把伪军和鬼子引来,那不就麻烦了?”“四姑娘,贫道到是有些事情想要请教。”田豹子没理会四姑娘的讽刺,却突然反问了一句。“问吧,本姑娘也不是头一天闯江湖了,今天就给你个涨学问的机会。”四姑娘端端正正的坐好,又反拍了韩大肚子一下子,“还不给我倒茶?”“也不是我问的。”韩大肚子嘟囔了一句,不情不愿的将四姑娘面前的茶碗倒满。“敢问四姑娘,若你是周青皮的话,今天晚上会在哪里看戏?”田豹子一拱手。“啊?”四姑娘一愣,“那……那肯定是哪个班子最火就看哪个呀。”说完,又极不自信的看韩大肚子一眼,“对吧?”还没等韩大肚子回话呢,四姑娘又自己抢回话头:“不对,周青皮肯定也知道人多的地方不安全,他不敢往人多的地方去。那他挑个人最少的戏班子?”说着话,四姑娘又摇了摇头,“人少的肯定是小戏班,听了也没意思。再说了,他周青皮就要当县长的人了,这点脸面总是要的,更何况是鬼子给他摆了这么大的戏台,他总不能躲躲藏藏的。”“要我说,周青皮应该不会出现。”玄机子想了半晌才说道,“我要是周青皮,明知道有人要杀我,我肯定躲在内城里不出来。到时候和黑田一起,把最大的戏班子招到内城去,专门给我和鬼子唱戏。咱们穷党就是再神通广大,想进内城杀人,怕是不容易。”说起来似乎挺有道理,玄机子也拿眼睛看着田豹子,他以为他的话总是会得到田豹子的认可。哪知田豹子只是笑眯眯的看着玄机子,并不回话。玄机子自己却是一愣:“也不对呀,现在进城的大戏班就得数何家大班和吴家大班了,可现在何家大班在广胜寺搭台子,吴家大班在古佛寺搭台子,都没有要进内城的意思啊。别的戏班是不少,但都没有这两家有名,那这周青皮……”“周青皮肯定会出现在这两处中的一处,或者……这两处他都会去。”田豹子重重的说道,“如果咱们不出现的话,那他就会把所有的戏班子都转一遍,反正把咱们勾出来为止。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身边除了富堂的保镖之外,连个鬼子兵都不会出现。”“鬼子兵都藏在暗处,就等着咱们露头呢。”这回连韩大肚子都猜出来了。“这就对了。”四姑娘恍然大悟,“在城门口的时候,梁二愣子故意和小阎王对着干,不光是他看小阎王不顺眼,应该是鬼子给他下了令了,不管什么人,今天全都放进城里来。”说着四姑娘看了韩大肚子一眼,心说怪不得这家伙这么醒目,都能混进城来,是门口的伪军根本就没有好好查。“他……他周青皮就有这么大的把握?”玄机子是真有点闹不明白了,“把咱们都放进来,又以自身当饵就是为了引咱们上钩?万一咱要是拼了性命不要,非杀他不可呢?”“就是,我还不信这个劲了呢!”四姑娘杏眼一瞪,“一会儿我弄两颗手榴弹去,看见周青皮出来,我就扔过去,就算有鬼子保护,我就不信炸不死他!干别的咱不会,杀人可是娘胎里带来的本事!”“周青皮没有那么大的把握。”田豹子笑道,“他是不得不这么做。”“咋的?”韩大肚子问了一句,“他吃错了药了?”“他是没办法。”玄机子的脑子最快,“他现在和咱们穷党算是硬碰硬,死碰到底了。可是他的老家在曾家屯,就在牵马岭老营下面。就算周家大院固若金汤,可咱们天天在他眼皮底下晃,只要他松了一口气,咱就抄了他的周家大院。周青皮这半辈子可没少捞,那点金银财宝全在家里藏着呢,要是让咱们抄了周家大院,周青皮死心都有了。”“没错,这帮地主老财出身的,这点心思全在家底上呢。”四姑娘跟在许三姑的手下,对那些地主老财没少下手,她太了解周青皮这种人的心态了,别看他周青皮聪明绝顶,可说到底不还是土财主的心思?“所以,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除掉咱们穷党,才能保住他的周家大院。”玄机子同样越说越顺,“而现在,除非是他亲自出现,不然咱们穷党也不会全力出手。他虽然杀了王老道,可咱们穷党的实力尤在,不除了穷党,他周青皮寝食难安!”“哟哟哟……”韩大肚子突然叫了起来,“瞧你们说得这个热闹,好象一个个都和周青皮他们家亲戚似的。我就不信了,那我要是周青皮,我现在就把周家大院里的宝贝都搬到同昌城里来,让鬼子帮我守着,我还怕个屁呀?”韩大肚子自觉得自己说得全在道理上,还以为田豹子非夸自己几句不可。哪知道话一说完,却发现面前的三个人都象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看得韩大肚子心底发毛,一条牛肉扔到嘴里都忘了嚼了。“说你缺心眼,你还真缺心眼。”四姑娘笑道,“都搬到城里来?还让鬼子帮着你守?鬼子不抢你的,就算你们家祖坟冒青烟了。”“咋的?鬼子连周青皮都抢?”韩大肚子彻底糊涂了,“他们不是一伙的吗?”“没见着钱,那都是一伙的。”田豹子说道,“可你知道周青皮的家底有多厚?我拿不出实数来,但总估么着,一百万大洋得有吧?”“多少?”韩大肚子的声音都变了。掌柜的和跑堂的全都看了过来,现在也知道那边桌子上的四个人都不是什么好来路,别在这里一言不和再打起来,那倒霉的可是他们的小店。“你小声点!”四姑娘瞪了一眼,“一百万都少说了。我听说,周青皮不光是在同昌这边有田产,锦州、北宁路和南票那边,都有他的产业。他除了放租子之外,还私自开矿,好象还联合马帮跑黑市,反正这老家伙,老有钱了!”“对呀。”田豹子对韩大肚子语重心肠的说道,“你替周青皮想想,你要真有这么多钱,你能都搬到城里来,放在鬼子眼皮底下吗?要是让黑田知道了周青皮的老底,那么多钱摆在那,别说是周青皮了,那黑田连他亲爹都敢抢。”“真他娘的……”韩大肚子倒吸了一口冷气。一百万大洋?那得多少钱啊?换成粗面饼子,自己几辈子都吃不完那!“那……那是,那是不能让鬼子瞅见。”“这也是周青皮为啥要投降鬼子的原因。”田豹子又道,“这个世道,想要中立自保是不可能的,要么和鬼子对着干,要么就投降鬼子。你以为黑田就一直没打周家大院的主意?那是他没得出空来,咱们穷党要是真被消灭了,黑田下一个就得对付周青皮。周青皮就是瞧准了这一点,所以才逼不得已自己拉起队伍和咱们干。反正他现在是县长了,只要不出什么大错,让黑田找不出借口的话,他的万贯家财就算是保住了。”这一番道理是韩大肚子从来没想过,就连玄机子和四姑娘也从来没想得这么深。现在一听田豹子所说,才个个恍然大悟,总算明白为啥周青皮会突然投降鬼子对付王老道了。对于周青皮这种人来说,当不当汉奸无所谓,能保住家产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