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老舍之子舒乙去世
介绍引导

老舍之子舒乙去世
下载游戏大厅

玄幻  |  颖芍

翻看着手中一张张相片,陈六合嘴角的玩味笑容越来越浓。周云康,黑龙会副会长,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女婿,靠着张永福独女这层关系,从一个地痞无赖的小混混摇身一变成了黑龙会的副会长,算得上是一个很成功的凤凰男。也就是他对秦若涵家里的娱乐会所觊觎已久,也是他在对秦若涵步步紧逼,就凭这个人风流成性的品格,陈六合估计,这家伙想强取豪夺的,估计不仅仅只是秦若涵名下的会所了,连秦若涵这个俏娘们,这禽-兽也绝不可能放过。“从某个方面讲,这家伙也算是个人才了。”陈六合嘲弄了一声。黄百万露着一口大黄牙笑:“谁说不是呢。”把照片丢在桌上,陈六合沉凝了一会儿,又看了看安静的手机,他失笑了一声,暗自想到,今天就是第三天了,也就是周云康给秦若涵下最后通牒的最后时间,按理说,秦若涵这娘们应该火急火燎才对,却想不到今天是出奇的安静,那娘们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来。难不成是对自己已经彻底绝望,断了抓住自己这根救命稻草的念头?罢了,既然小妹对你动了恻隐之心,那我自然不会让你重蹈小妹覆辙,想到这,陈六合把一叠照片揣进兜里,对黄百万道:“还能动不?能动的话就跟我出去办点事?”“六哥吩咐,就算是爬,我老黄也必须得跟着去。”黄百万抬起屁股站起身,牵动了伤口让他龇牙咧嘴。“走吧,带你去看场好戏,就是不知道这场戏,已经上演了没有,在这场戏中,咱哥俩可是正儿八经的正派人物,今晚就去斗一斗大反派。”陈六合推着破烂三轮车走出院子。屁颠颠跟在后面的黄百万说道:“大反派的结局要么就是不得好死,要么就是被我们正派的王八之气一震,就此折服。”陈六合穿着一身地摊装,踩着一双人字拖,卖力的蹬着踏板都掉了一只的破三轮,车斗内坐着比乞丐顺眼不了多少、还缠满纱布的黄百万。他们穿行在繁花似锦的夜市中,那卖相真叫一个销魂,所过之处无不让人侧目。给秦若涵打了个电话,却是关机状态,这不由让陈六合蹙了蹙眉头,不出意外的话,秦若涵应该是遇到了麻烦,就是不知道他现在赶去,还来不来得及。此时此刻,陈六合的心中倒是没多少愧疚与负担,秦若涵若是能撑到他出现,那便是秦若涵的运气,如果撑不到那时,那陈六合也爱莫能助,甚至不会有丁点歉意,本就非亲非故,他会尽一份绵薄之力,这已是心意。没有去秦若涵家里,而是直奔秦若涵所开的会所。对于这些基本情况,陈六合还是清楚一些的。“金玉满堂”娱乐会所坐落在杭城市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道,这家会所的规模不算很大,也不算太豪华,中等档次,有五层,涵盖了KTV、桑拿洗浴、养生美容,以及一些简单的娱乐设施。当陈六合与黄百万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门口的空地上已经停满了车辆,大多都是中档车,当然也有几辆奔驰宝马之类的,不过再好的车,就难见了。这里的生意不错,这是陈六合的第一想法,打量了一眼会所,淡淡一笑,这会所虽然一般,但好歹也得顶个两三千万的资产,周云康那混球想用两百万就占为己有,难怪秦若涵死也不会同意。站在会所前,黄百万也是无比艳羡,他这辈子还没进过这么高档的场合呢,要是能进去玩玩里面的水灵妞,就是少活个三两月,也是值得的。“六哥,那是周云康的车。”黄百万指了指停在不远处的一辆奔驰商务对陈六合说道。“确定?”陈六合问道。黄百万肯定回答:“我跟了他两天,他的车我不会记错,车牌号一个数字也不差。”陈六合笑了笑,带着黄百万向会所大摇大摆的走去。这两人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能进会所消费的主,一进大厅,自然就被安保人员盯上了,用满是戒备的目光看着他们,好像生怕他们会在这里伸手讨钱或是在这里偷鸡摸狗。这哥俩脸皮极厚的对这些目光旁若无睹,陈六合是压根不在乎,黄百万则是习惯成自然。穿着人字拖的陈六合踢踏踢踏来到前台,对着那名还算养眼的制服美女直径问道:“我找你们老板,她在哪?”制服美女虽然也是个以貌取人的俗人,但好歹还算有些职业道德,至少不会把狗眼看人低这几个字写在脸上,她有些诧异、但还算客气的说道:“你找我们秦总?”“对,我找秦若涵。”陈六合嘴角含笑的说道,懒散的笑容委实有些欠揍,顿了顿,陈六合继续道:“美女,如果你不想等下挨骂或者被开除的话,我劝你最好把秦若涵的位置在哪告诉我。”未了,陈六合还无比真诚的加了句:“真的,我不骗你。”如果说陈六合这样的人能跟他们那个高贵冷艳又多金的漂亮老板有瓜葛,她们这些人是肯定不会相信的,所以对陈六合的话,她们也压根没太在意。“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秦总现在有事,不方便见客,不如这样吧,如果你真的有急事找我们秦总,你可以拨打她的私人电话。”前台美女说道,但眼中已经出现了些许不耐与嘲讽。陈六合无奈的摇了摇头:“早打了,但是已经关机,你确定不告诉我她在哪?”“对不起,先生,这个忙我帮不了你。”前台美女满心不屑,就这样的癞蛤蟆也想见秦总?如果真放他上去了,恐怕自己才要被秦总开除吧。陈六合点点头,这时,那几个早已经蠢蠢欲动的保安终于安奈不住走了过来,围着陈六合与黄百万道:“小子,你们不会是想闹事吧?最好把罩子放亮一点,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消费的话就赶紧离开,不然别怪我们动手赶人了。”说话的是这个会所的保安队长,一个看上去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我找秦若涵,她在哪?”陈六合不温不火的问道,脸上笑容依旧。“这里不欢迎你,立刻给我滚出去,听到没?还想见我们秦总?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保安队长及不客气的说道,别说他不相信陈六合与秦总有什么关系,就算真有关系,他也不可能放陈六合进去,秦总现在可是在跟黑龙会的周老大谈正事呢,他现在可得为周老大把好关,只要攀上了周老大这层关系,那他以后还不是横着走?他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干着吃里扒外的事情,说着话,就伸手对陈六合推搡过去,他汉子不小,曾经也当过几年兵,看起来很扎实,很凶悍。可还没等他的手挨到陈六合,一旁的黄百万就急眼了,一个及不雅观的飞腿过去,正中对方的腰部,把对方踹得跄踉。“六哥,你先走,我老黄断后!”黄百万急喝一声,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口裂开渗血,朝着那保安队长就扑了过去,他清楚的很,既然动手了,肯定不能善了,既然不能善了,那就只有硬着头皮上。

万古神帝
下载安卓版

万古神帝
官方免费下载

玄幻  |  南霜

  李克强转而对在场的老师们说,今后政府会继续加大对义务教育的投入,尤其要向县乡一级倾斜,逐步改善乡村教师的待遇,确保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

莱斯特城
特色说明

莱斯特城
软件优势

玄幻  |  梦吟

牛大娟听了也很紧张,问张富贵没有怎么你吧?牛大娟知道,以瘦小的吴龙的体格肯定不是那个体格健壮的张富贵的对手,从力气上来讲,张富贵如果想怎么教训吴龙,那是太容易了,因为不是一个级别的。“没有!”吴龙摇摇头,心里也在奇怪。假如要是自己看到一个人在后面跟着自己,想抓住把柄,肯定会以力气去教训几下的。张富贵只是很冷淡的说几句,这就使吴龙很不安,越是看不透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牛大娟看出吴龙的不安,就安慰说,不要考虑的过分多,以后和张富贵等人少接触,不要听信刘大明的话,做这些事如果被人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光明的事,到最后倒霉的是自己。你说哪个领导会大胆使用一个整天如特务一样跟踪别人的人。吴龙很颓废的说,只能这样了,可是以后又怎么面对刘大明的催问,这个老家伙一天抓不住张富贵的**,一天就不放过,如果不是这个老家伙最近催得紧,今天晚上也就不会去跟踪,也就不会发生很多事。吴龙对刘大明是又恨又爱,恨的是这个老家伙都是在背后,而让自己如枪一样在前面冲锋着,受伤的都是自己,上次举报的无果而终,这次的跟踪被张富贵发现…..,爱的是,这个老家伙还是能为自己解决很多问题的,这次如果不是刘大明和余副局长的私人关系,单位不要说万,估计万都不会出。农业局不是没有钱,可以说是一个大单位,很有钱,下属的种子站、土肥站等每年都有很大的创收,但是那些钱是领导用的,不是给下属用的。领导为了巴结更大领导或者做什么面子工程一掷千金,却不会去为扶贫什么的花上点。牛大娟就说,以后不能继续跟踪了,真的把张富贵惹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有来路的人。但是要应付刘大明,那么就像模像样的整天到浦和的县城去逛逛,告诉刘大明说是跟踪,反正刘大明也不会跟着你去看实际。吴龙听了牛大娟的话,就感到牛大娟比自己狡猾多了,也许是旁观者清吧,自己当时为何就没有想到用这个办法糊弄刘大明?那天晚上,牛大娟和吴龙两个人虽然很多天没有见面,吴龙难得的对牛大娟的身体没有兴趣。对吴龙来说,和牛大娟做那是一对准夫妻,玩的旧东西,没有了新鲜感。没有女人的时候当成是无上的宝,真的有别的女人了,即使长相不如牛大娟,也会感觉到别的女人好。何况是专门吃男人饭和青春饭的小姐,很会知道如何博得男人的高兴,很会挑起男人的兴奋。男人在这个方面就是下贱,就有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的说法。古代一般是先有妻后有妾,因此很多人都喜欢小妾,小妾又是天天能看到,天天都能尝到的,因此很多人都会寻找一种刺激的感觉,于是就到了卖肉的,这可比小妾有更多的选择,燕瘦环肥任你挑,但是卖肉的来的太容易了,只要付钱就能上,于是,就有了偷情。很多人明明自己有老婆却总喜欢往别人老婆身上瞄,就是这个原因。吴龙是一个男人,这个方面也不例外,刚从小姐哪儿吃完大肉,吃的很饱,没有力气再吃了,现在再让他去吃每天都要吃的糟糠,即使有力气,也没有了兴趣。何况在小姐那儿是玩的吊蛋精光。那天晚上,吴龙怀里抱着的是牛大娟,心里想的却都是小姐那**的身材,还有那在小姐温柔处带来的刺激。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对了,应该尽快的忘记,可是孤独的时候就在慢慢的回味。本来,张富贵晚上和刘小娟约好,到浦和那个租的房子里享受两人世界的。听秦书凯介绍说,吴龙有那个夜间能摄像的照相机的事,两个人还是小心的,官场的人怕的就是不小心被人抓住什么把柄,有了**被人抓在手里,做官就不能得心应手。所以刘小娟一下班就走了,因为是周末,很多人就认为刘小娟那是回县城的家,回家和老公过周末去了。到了浦和租的那套住房里,刘小娟就张富贵发给短信说自己到了。下班后,正当张富贵收拾准备出门的时候,姜照光打电话对他说,有急事,要张富贵下班后在办公室等他。张富贵想到刘小娟正在那儿等着自己,就说今晚有点事,能不能明天再谈事情呢。张富贵虽然知道姜照光在码头镇是说一不二的主,对张富贵来说,这些权威根本不用考虑,也没有必要顾虑,姜照光就是再大的官,也不能影响他什么,知道张富贵和常委组织部长的关系,姜照光也该知道如何做人。所以,姜照光和刘小娟比起来,就很不重要。姜照光的威信根本抵不上刘小娟身体的诱惑。“张处长,这件事肯定要你参与,还比较急,所以麻烦你等一等,我马上就到。”姜照光电话里介绍说,心里却骂道,不***,管不大,架子不小,不过是市里的一个小副处长,级别也就是副科级,摆什么谱,可是想到求人办事,只能低下头。“好吧,那我在办公室等你!”后来,张富贵就给刘小娟打了个电话,说姜照光临时找有点急事,可能晚点到她住房那儿,让她慢慢等,不要着急。刘小娟听了张富贵的电话后,笑着说,那你要早点过来,人家想你已经发狂了,能慢慢的等吗,很希望立即就有东西塞进去。张富贵笑着回答说,等一会过去,你就会哼唧的说不出话。刘小娟就在电话里嗲声嗲气的说,来啊,我正脱光衣服等着呢。如此的问答一来一去的说,张富贵下面就有了感觉。心里就暗骂***姜照光不是一个好东西,有什么事,要让自己等,这不是折腾人嘛,下面的家伙早就摇摇欲试,昂首挺胸的把裤子前面顶成了帐篷,弄的很难受。那天晚上,张富贵在办公室等了大约过把小时,姜照光才到了张富贵办公室,说下周一想陪县委副书记到市财政局去拜访一个副局长协调点事情,没有底实的人到了市财政局,肯定不能把事情办妥,于是就想请张富贵下周一能带着他们一起去市里,由张处长带领,这样说话谈事情也能取得成效。姜照光自从上次因为队长的事被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婉转的批评了一下,虽然当时看清形势转过头顺着副部长的话自我批评了一下,表示赞同组织部领导的话,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做惯了一把手的姜照光什么时候受过人的气。官场上,有些话不能明说。那天,把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等人送走后,姜照光就让党政办主任赵大海动员所有的关系,去查查这个张富贵到底有什么来历,为什么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都要维护他?把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放在这儿,那是不明智的,官场要的就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赵大海等到姜照光的指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络,很多天后,从市里风尘仆仆的回到乡镇,到了姜照光办公室,关上门谈了半天。赵大海告诉姜照光说,书记,张富贵这个人千万不能惹,只能哄着顺着,否则,那就是得罪了大人物。姜照光就很奇怪的看着赵大海。

新药试验长牙槽骨
有什么不同

新药试验长牙槽骨
日志指导

玄幻  |  媛蝴

胡丽丽的父亲就很无奈的说,老刘,你也知道,现在找一份工作很不容易,没有特殊的关系,那是凡进必考,任何事如果是赛场选拔,是有很多机遇在里面的,无法控制,很着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你也知道人不在位置,很多时候说话就没有马力了。胡丽丽的父亲说的是实话,做官不在位置了,也就没有那个力量了。在位的时候,那是众人捧星一样的爱戴,不在位了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没有人把他当回事。所以,做官的人退位后都很不适应,有的人因此大病一场,大骂世道炎凉,人走茶凉。可从一般人的角度来考虑,你在位置的时候没有给别人一点好处,整天***高高在上,目空一切,似乎世界上只有他牛逼,是最有能力的人。退位后,多年的高官恶习,希望别人能如以前一样尊重,那是不可能的。刘大明就很理解的说,也是,也是,世道就是这样,退位后确实很多事情很难操作。如果信得过我,我把你家女儿的事放在心上,再说,你女儿对象秦书凯就是我的下属,人很好,到时候有此理由,也好在田主任前面提这件事。“很感谢,刘主任那是太感谢了。我们一家和秦书凯都会很好的感谢你!”胡丽丽的父亲一直担心的就是女儿的工作没有着落,大学生村官那是一时没有办法的办法,三年结束谁知道又是什么政策。刘大明这个人虽然知道不怎么样,但是这个世道,能有这个心就很感谢了。“老胡,你也知道现在事业单位进一个人,到了上面卡的很紧,要想不考试直接进入,这件事我一个人操作肯定不行,肯定需要秦书凯的配合。”刘大明这个时候才说出自己的目的,那就是通过这件事来控制秦书凯,从而让秦书凯如狗一样被自己牵着。“老刘,需要秦书凯做什么,你尽管吩咐,我会让他配合的!”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的关系突破关键的一步后,两个人身体都交流了,什么话就可以说了,秦书凯就把自己和刘大明之间的事给胡丽丽介绍过。胡丽丽的父亲听女儿说过秦书凯和刘大明之间的很多事,知道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很深,到现在都是对面不啃西瓜皮。“秦书凯打个报告,让我转给主任,到时候我从关心下属的角度和田主任认真谈谈,再和其他几个班子成员沟通一下,到时候田主任会考虑的!”后来,两个人又谈了很多具体的操作等问题,胡丽丽的父亲等刘大明走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想了很多,不管能否有效果,决定最近到码头镇一趟,和秦书凯胡丽丽好好地谈谈,能解决胡丽丽的工作那是最大的事。胡丽丽的父亲到乡镇去了一趟后,那段时间秦书凯和胡丽丽两个人就一直在讨论胡丽丽父亲说的事,认为这件事操着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真如胡丽丽父亲说的,有%的希望,就要%的努力。一天晚上,两个人坐在房间内边看电视边议论胡丽丽父亲来乡镇说的话,胡丽丽的父亲要求他们两个人要主动和刘大明搞好关系,秦书凯按照刘大明的要求,做该做的事,争取把胡丽丽的工作安排好。秦书凯心里就在想着胡丽丽父亲的话,为了这个女人,自己是该牺牲,放弃自尊,配合牛大茂,为她争取一些。但是,秦书凯心里对刘大明的能力很有怀疑,安排一个人进事业单位,如果学历在本科以上的人,对普水有点背景的领导来说,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刘大明不过是一个副主任,能力似乎有点让人不可信。有%的希望,就要%的努力。秦书凯就想到这句话。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秦书凯不得不正视刘大明的力量,虽然刘大明不是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强大,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弱小,很多时候刘大明的活动能力还是很强的,是秦书凯无法比拟的。这件事与牛大娟有关系。一天,牛大娟来到码头镇,为吴龙送身体送性福来了,晚上这个会叫的“牛”被吴龙精华浇灌多了,所以第二天精神很足,很早就起床,起来后来到隔壁叫上胡丽丽,说今天是周末,两个人一起到离码头镇不远的浦和县城区转转。高中时候是同班同学,在一起的话题肯定就多。胡丽丽就和秦书凯打声招呼后,早饭没有吃,就和牛大娟一起走了。傍晚,玩了一天的胡丽丽回来,坐在宿舍的破沙发上,很累的摸样,休息了一会,说出的话,让秦书凯很吃惊。胡丽丽说,今天和牛大娟到浦和县城的街上逛了很多商店,在新亚商城,牛大娟买了一套价值不菲的西服。胡丽丽当时很奇怪,因为农村出生的牛大娟不可能买这么昂贵的衣服给吴龙,精打细算过日子的她不会这么大方,就问,买这么昂贵的衣服,是不是准备和吴龙结婚用?牛大娟很自豪的说,很多时候受人滴水之恩,就要涌泉相报,何况这个恩情很大。买这件衣服是准备送人的,其实一件衣服根本不能表达她和吴龙的心意,暂时能力有限,以后经济允许了,再好好回报。胡丽丽看到牛大娟说的很真诚,就问,什么事?感谢谁?牛大娟说,最近刘大明通过关系,帮助牛大娟找人,把牛大娟从农业局调到了财政局,谁都知道这两个单位的权力差别很大,牛大娟是从鸡窝一下子到了金窝,乞丐转眼变为富翁。昨晚和吴龙两个人商议了很久,决定对刘大明局长进行好好的表示,暂时就给他买一套西服吧。胡丽丽听到这个消息就说祝贺啊,单位是越来越好,前途也就越来越顺。嘴上是这么说,心里肯定感想很多,高中的时候是同班同学,牛大娟上的是专科院校,三年大专毕业很荣幸考上公务员,先到农业局现在到了财政局,财政局那是很多领导的之女都无法进去的单位,也是很多人巴结的单位。胡丽丽,上的是本科院校,大学四年毕业了,公务员没有考上,事业单位也进不了,没有办法才参加大学生村官选拔,成为一个农民。虽然政策说,对待学生村官,乡镇有编制的情况下有限录用,每年提供一定比例的公务员岗位定向招考,实际操着谁都知道不是表面那么简单。世道轮流转,读书的时候,牛大娟是农村来的,现在到了县城的单位上班。而胡丽丽读书的时候,是城里的,干部之女,很有优势,现在却到农村来上班。心里的不平衡,让胡丽丽很想改变现状。当时,胡丽丽父亲到乡镇和他们谈刘大明能帮助胡丽丽改变现状的时候,胡丽丽心里也动摇过,想到让秦书凯尽快和刘大明沟通。后来,听了秦书凯的解释,也认为很有道理,如果刘大明有关系也不可能连挂职队长都弄不上,有关系也不可能被人弄下来作挂职,有关系也不可能如狗一样听局长田主任的指使。有关系的话,应该是田主任巴结刘大明才对。有了这个想法,胡丽丽也就赞同秦书凯不去巴结刘大明,热脸贴上冷屁股,那是很伤男人自尊的行为,也是不可为的行为。现在,刘大明能帮助没有什么关系的牛大娟调动工作,那是很让胡丽丽眼红的,说明刘大明当时和父亲说的事也许很有操作性,不过是他暂时不愿意操作而已,如果愿意肯定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于是,胡丽丽就把希望放在秦书凯的身上。

帝霸
支持哪个好

帝霸
ios游戏下载app

玄幻  |  茵吟

高启荣吃完西瓜,抽了两张手纸擦了擦手,接着说道:“但是现在有个问题啊,嗯!还是让谭大秘跟你说吧,他我更清楚市委领导的想法。”谭大秘正揽着两个小姑娘和她们打情骂俏,听见高启荣的话,于是推开怀里的小姑娘,说道:“是这样,黑水镇煤炭资源开发的事儿,市委领导觉得呢,现在青阳市有实力的企业不多,大概也两三家,他们觉得如果被其一家垄断的话会造成一些不太好的结果,所以做了规划,先期打算将让几家企业共同开发。”穆婉兰本想独吞这块肥肉,但既然谭大秘说出了这话,那说明市委领导也怕因为这块肥肉引起一些麻烦,才这样决定的。听了谭大秘的话,穆婉兰微笑着端起酒杯,站起身,道:“好!谢谢谭大秘的消息,来,我敬你们两位一杯。”说罢,仰头举杯,十分豪爽的喝了下去。谭大秘拍着手,色迷迷的笑道:“穆总,好酒量!”说着,吩咐身边的小姐,道:“去,给穆总把酒满!”这时高启荣喝的已经有点面红耳赤了,瞟了一眼倒酒的那美女,抓住手腕一拉,小姑娘顺势“啊”的一声,笑着倒进了他怀里,高启荣哈哈一笑,顺势在小美女脸蛋啃了起来。小姑娘欲迎还羞的“哎呀”叫着躲闪,高启荣一双肥大的手掌,直接握住了那两座高.耸饱满的玉兔,抓的小姑娘花容失色的一阵惊呼轻叫。穆婉兰对这些场面早已经见怪不怪,和那些生意伙伴还有各路官员每次出来唱歌,哪个男人不是这副熊样呢。高启荣这个人长得脑满肥肠,虽其貌不扬,但从当资源局层干部时,已经会利用权力猎.艳。而现在搞钱和玩女人的手段,早已经玩的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了。这些年他经常来夜总会这种地方,高启荣已经玩腻了这里的小姐们,对她们总是虚假的笑容和装出的矜持其实没多少兴趣,这会左拥右抱的和两个姿色艳丽的小妹胡摸乱啃,也只是闹着玩。玩.弄了一会怀里的两个小姐,又将她们打发去了谭大秘身边,谭大秘身一下子围了四个美女,叽叽喳喳的闹成一团,让他在一旁乐的眉开眼笑。高启荣又一脸坏笑的打起了穆婉兰的主意,朝穆婉兰跟前挪了一下屁股,紧挨着她,脸堆满邪恶的笑容,那三角眼里泛着的淫.光让穆婉兰这种老江湖都感觉有点害怕,高启荣伸出手很自然的揽住了穆婉兰的纤腰,呵呵的笑着,调戏的道:“穆总,一会我们散场了,和哥找个地方单独聊聊怎么样?嗯?……哈哈……”场面人多的时候,穆婉兰还是很在乎面子的,于是朝沙发后靠了靠,将外套搭在身前,掩盖住了高启荣的胳膊,不想让谭大秘看见对方的手在她的腰肢抚摸。有衣服做掩护,高启荣自然得寸进尺了,放在穆婉兰腰的肥大手掌顺着她的裤腰伸进去,伸出食指一直往下探,一下子摸到了穆婉兰的神秘地带,穆婉兰“啊!”的叫了一声,夹住他的胳膊不让他再继续往下了。高启荣眼泛淫.光,笑呵呵凑到她耳边,无耻的道:“妹子,下面是不是都湿了?哈哈,你要是忍不住了,不如咱们散场吧,和哥单独找个地方先聊一聊?”穆婉兰不想被这高启荣碰自己的身体,这老王八蛋有点变.态,自己东西不争气,整天喜欢用手指来玩.弄女人。“领导,天天都在外面花天酒地,回家老婆也不说呀?”穆婉兰开玩笑地问他。高启荣哈哈大笑,一撇嘴,不屑的说道:“那黄脸婆,她还敢说我?我没休了她算她走了八辈子的运啦!”穆婉兰娇笑的瞥了他一眼,随手拿起高启荣放在茶几的手机,翻开通讯录,一眼看到老婆两个字,暗暗将号码记在了心里。高启荣的指更加肆无忌惮的朝下去,摸到了穆婉兰的敏感地带,她小声“啊”的叫了一声,咬紧牙关强忍住了,并不是因为舒服,而是这老家伙的指甲有点长,划疼了穆婉兰。高启荣还得意洋洋,一脸坏笑的问道:“妹子,怎么?这么舒服啊?呆会和哥单独聊聊,让你舒服个够!”穆婉兰往旁边挪了挪,高启荣的手自然无法继续向下伸了,又斜过身子想继续,穆婉兰一翻白眼,道:“舒服个屁,你指甲那么长,搞得人家疼死了,我先去个洗手间。”高启荣并不介意,嘿嘿一笑,三角眼里淫.光四射,说道:“好,妹子,赶快去吧,别一会渗出来了,把裤子弄脏喽,哈哈……”?他这时喝的面红耳赤,大庭广众之下说话已经无所顾忌了。穆婉兰借口去洗手间,进去关门后,用另外一部平时只和家人通话用的手机,给高启荣的老婆发了条信息过去:你老公在大富豪娱乐城花好月圆贵宾包厢玩女人,不相信您过来看一下。信息发出去之后,她心里暗自解气,妈的,老王八,过一会可够你高启荣喝一壶的了。她知道,高启荣的老婆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别看高局长一天到晚在外面花天酒地,貌似逍遥快活,一回到家,他还是要乖乖的听母老虎的话。穆婉兰发完信息,脱下裤子,在马桶坐着打发时间。她拿起手机,给我发了条信息过去:小.弟弟,你没走吧?还在我家里陪我女儿吗?我在穆婉兰离开后和穆婷婷在床滚成了一团,情窦初开的小美女尝到甜头后,从开始躺在床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到爬了我的身体,用那红润的樱桃小嘴给我滋滋有声的滋润起了小小泉。以前穆婷婷从来没有这种经历,只是看过岛国小电影,很好那是什么味道,但她口活太差,那牙齿把我硌的有些疼,她居然还蹙着眉,一撇嘴说道:“好臭啊,不吃了!”手机响的时候,我正在床横躺着,穆婷婷在我身观音坐莲,癫狂的摇晃着自己幼嫩的娇躯。我听到手机响,以为是穆婉兰到家了,打电话让我开门呢,惊慌失措的对穆婷婷说道:“婷婷,快别玩了,你妈回来了!”说着,我慌忙推开穆婷婷,翻身下床、手忙脚乱的穿戴整齐,直到掏出手机,发现只是穆婉兰发来的一条信息,惊慌不安的心才逐渐放松,看了信息后,我给她回了过去,说还在家里陪着穆婷婷。穆婷婷穿衣服时,有点疑惑的看着我,问道:“小泉哥哥,你慌什么呀?是谁给你发的信息?给我看一下!”信息穆婉兰对我的称呼有点暧昧了,我忙删除了信息,笑呵呵的道:“朋友发的,这有什么好看的!”穆婷婷穿衣服,挪到床边,扑倒在我背,硬是刁蛮的夺过了手机,翻看了一遍信息,没发现什么秘密,气呼呼的将手机还给我,嘟起嘴说道:“大坏蛋!一定是你把信息删了!说!谁给你发的?是不是有什么秘密瞒着我!”我看她努着嘴,圆睁着眼,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觉得挺好笑的,皱了皱眉,道:“喂!小美女,你搞错没有,算是父母也不会看我短信,为什么要告诉你啊?”穆婷婷嘟着嘴,翻着白眼,气呼呼说:“你坏死啦!我以后不跟你玩啦!”我朝她翻了个白眼,心想我最近女人多的都应付不过来,你以为我想和你玩啊!穆婉兰躲进卫生间一直没出去,等着高启荣的老婆什么时候推门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