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265章 迷茫的心灵
怎么样计划

更新时间:2021-04-24 01:16:09

我要打赏
适用范围
打赏共220116恒币
可以吗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最新V10.1版

我要评论
下载游戏大厅大全
评论共9999条
开户在哪

怎么样

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挖苦她道:“切,还泡你呢,你也不看看你,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泡你哪里啊?”小美女一听急了,朝我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道:“你……你个臭坏蛋,我,我哪里像飞机场啦?算没她们的大,过两年不能赶了呀。”

回复(68)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紫翠

  • 女足
    大厅安全

    但算交了女朋友,午夜梦回时,我脑海浮现的总是嘉琪姐在拼命挣扎时那绝望的神情,被颤巍巍压在办公桌的雪兔,以及不经意间瞄见的……黄昏时分,列车到达了青阳火车站。

    回复(72)

    柔倾语

  • 法甲积分榜
    旧版安全

    少丨妇丨那性.感朱唇微微轻启,嘴角浮起一丝笑容,道:“谢谢了,那我先走啦。”说完,她轻笑了声,踩了脚油门,奥迪a6一溜烟的开走了。我站在原地,望着衬衣的泥点,摇了摇头,想到刚才那女人,不免还是咂了咂嘴。

    回复(21)

    旧晨

  • 我获得了破界系统
    广告服务

    不久,我带着一丝失落的心情也谈了女朋友。说实话,我的外形条件很好,英俊帅气的有点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在校园里经常能引来一些女生花痴的目光。

    回复(71)

    璃兮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书友还读过

    中国超2亿人单身
    手机版介绍

    中国超2亿人单身
    广告发布

    玄幻  |  绢竺

    刘大明说,刘镇长,今天天气给面子,到村里的路也好走了,如果刘镇长方便的话,能不能今天就安排个人,把我们带到挂职干部指定的联系村,了解了解村里情况,也和村里的干部群众熟悉熟悉,开展工作也能有的放矢。“刘主任如此急切的心情,如此工作态度真是我们比不了的,既然有此想法,那我上午就陪你先到你联系的村看看,下午和明天再陪其他的挂职干部到所联系的村!”这次来的四个人中,刘大明在县里是发改委的领导干部,副镇长刘小娟肯定要亲自陪同,再说第一次下村有副镇长陪同,对刘大明来说也是一个面子。“我在乡里也工作过很多年,还是了解一些镇村的情况,知道镇里的干部有很多事要处理,到联系村的事就不用刘镇长陪同了,让胡天助理陪我就可以了,顺便把小吴带着,这样上午到我所联系的村,下午到吴龙科长联系的村。”刘大明这么说,表面上看是为刘小娟考虑,实际上有自己的想法,首先可以让码头镇的干部知道,我刘大明到了这里不需要任何帮助,就能开展工作,不是无用的庸才。第二,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和吴龙好好地谈谈,让他紧贴在自己的周围,听从差遣。关键时候,一定要让吴龙站好队。刘小娟对刘大明的建议自然是尽力配合,于是点头同意。几天后,市里来的挂职干部,也到位了。名字叫张富贵,市财政局的副处长,也是副科级,张富贵到了以后,这个队伍就是五个人,两个有级别的人,那么谁做这个队伍的领导或者说队长,很关键。谁都知道,做了队长,那么一切评奖评优的资源,就会随着而来。对于秦书凯这些没有级别的人来说,挂职的日子跟休闲度假差不多,整天没什么具体事情,时间就显得有些难熬,尤其是春天的天气越来越暖和了,不出去走走,自己都感觉有些辜负这室外的美景。但是,对刘大明和张富贵来说,那就很不一般,所以两人就在私下争取下面的人支持。对于刘大明,秦书凯是没有好印象,而对张富贵,也就是来之前,李伟成带着自己见过一次面。那是当时单位给自己送行的第二天,李成万带着秦书凯到了普水的宾馆去拜访了张富贵一次,主要是张富贵和李成万是党校的同学,关系很不一般,到普水来挂职,李成万当然要接待。后来,秦书凯也陪着小李和张富贵吃过一段饭,所以关系还比较和谐,有次关系,秦书凯当然很希望张富贵能够做队长。谁做队长,成为大家关系的一件事,根本吴龙透露的消息说,刘大明的希望很大,因为刘大明已经获得了乡书记姜照光的支持。听说刘大明做队长,秦书凯憋闷的不行,***,此人做队长,以后一切好处都和自己无缘。忧闷的时候,接到李成万的电话说:“秦书凯,最近忙不忙?过几天我想带这边的几个挂职干部去你那儿钓鱼,有没有合适的鱼塘?”秦书凯一听这话,兴奋起来,钓鱼也是他的爱好之一,李成万的建议实在是太及时了,这种时候,边钓鱼,边去享受一下大好春光是最合适的休闲方式了,再说,也就罢谁***做队长的事情不去想了。秦书凯撂下电话后,就去找金大洲。在一帮挂职中,金大洲必定是服务过县委领导的人物,说话做事相当到位,还颇有几分带头大哥的侠义精神,就冲着这一点,秦书凯对他印象很好,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金大洲商量。最重要的金大洲跟刘大明也是有仇怨的,这话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候的金大洲和刘大明都在乡里当差。二十出头的男人,整天在乡里憋屈着,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身体某些部位总会有些正常反映。大部分的人都能控制住这种正常反应,金大洲却没管住鸡圈门,竟然和乡政府附近理发店的小姑娘睡到了一起。其实,男女之事,相互同意,相互快乐,也没有人指责。男人和女人只要突破那层关系,想收也收不住,金大洲跟理发店小姑娘关门干事实在相当于一叶障目,所有人都知道,理发店紧闭的门里头,一对狗男女的风流快活。一天晚上,金大洲和理发店的小姑娘正火热的时候,理发店的门被砸开,小姑娘的父母带着乡里的干部现场抓个正着。那个时侯,对这种事抓的比较紧。面对议论和开除的压力,金大洲无奈之下,灵机一动,坚持说自己和小姑娘在谈恋爱。小姑娘的父母当场就傻了眼,是啊,谁说机关干部就不能和理发店的女人谈恋爱,这样说的话,金大洲可就成了家里的毛脚女婿,只不过这女婿在某些事情上性急了些。这件事以金大洲付出婚姻的代价而告终,金大洲不得不娶了那个女人为妻,这才免除了被处分的危险。结婚后,金大洲才从老岳父和岳母的嘴里知晓事情的真相,那晚是他的同事刘大明急匆匆的赶到老人家里,说是乡里干部金大洲利用权力,强bao了自己的女儿,老人一听这话,自然怒不可遏的要来找金大洲算账。金大洲当时气的差点把牙给咬碎了,刘大明背后对他下手的原因,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因为当时县委组织部正在考察金大洲,准备提拔为副乡长。如果金大洲提拔了,很有提拔希望的刘大明就失去机会。从此以后,金大洲跟刘大明结下了仇怨,这次到乡下来驻村,两人一见面,秦书凯就感觉有些不对劲。金大洲满脸冷笑着冲着刘大明招呼说,刘主任怎么到这里来了?不会是下来检查工作吧?我可是听说,刘主任最近一段时间在发改委深得一把手田主任信任,单位里大小事情都得从刘主任的手里过,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没见,刘主任就从领导面前的红人,变成了下脚料了?金大洲对刘大明的说话口气带着调侃和不屑,这让秦书凯站在一边看了相当的解气,刘大明是自己的领导,即便是现在下乡了,以后总有回去的时候,自己作为下属没胆对刘大明说出什么过激的话来,可看着金大洲这么不待见刘大明,他心里一样的痛快。在乡里相处的时间长了,秦书凯趁着一次酒桌上推杯换盏的机会,问金大洲为什么对刘大明一副不待见的模样,金大洲于是把刘大明以前干过的龌蹉事吐露了出来。秦书凯当时恍然大悟的表情说,真是看不出来,道貌岸然的刘大明同志,背后居然隐藏着这样的一副令人恶心的假面具,他可真是为了自己的那一点私心,无恶不作啊。金大洲听秦书凯嘴里骂上了,感觉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跟秦书凯滔滔不绝的讲述起跟刘大明这些年的恩恩怨怨。那晚的一顿酒,一直喝到半夜,金大洲的讲述中,秦书凯见识到一个自己从不了解的官场阴暗面,原来一个人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发展,还必须把兵法好好琢磨透彻,这还不算,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也是缺一不可,有的时候,甚至还有套中套,局中局的出现,对于秦书凯这样的官场新手来说,他曾经面临的挫折已经算是重如泰山了,可到了金大洲的嘴里,简直小菜一碟。

    普京收入曝光
      苹果游戏下载

      普京收入曝光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玄幻  |  白柒雨

      他每次看起来都非常疲倦,工作真的那么累吗?累到都不想跟我多说几句话吗?今日的事情,我是真的很害怕。想让他多说几句安慰我的话,可终究是奢望。他对我不过是温柔的慈悲,等这个孩子生出来,我们之间就会桥归桥,路归路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他甚至不会想起,一个叫做林靖雯的女人。我裹着被子缩在床的一边,如同裹住我的心严禁它不由自主地动起来。不行,关于照片的事情,我必须要跟他解释,如果传出去,那是不是会对他造成影响。我凑过去小心翼翼地叫醒他,看着他睡眼朦胧的样,真是让人忍不住想要亲吻下。“怎么呢?肚子疼吗?”庄逸阳有些紧张地问,没有发火,这让我胆子大了一些。刚刚为所欲为时,怎么不见他担心孩子!但是这样的话,我可不敢说,将照片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另外许琴跟杨瑞要敲诈的事情,也一并说了。“放心,有人会处理。不会爆出来的!”庄逸阳听完,立刻就打电话,让别人去处理了。可我还是很担心,杨瑞被打断双手,会就此罢休吗?她们会乖乖地将手机照片全部都删除吗?处理的那个人,会不会看我的照片?脑子里全部都是乱七八糟的事,完全没有办法睡。却不敢再问庄逸阳,他都确定的事情,我再问,那就是在质疑他的能力。一连三日,庄逸阳都没有来,我想问事情的进展都没办法。我等来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庄夫人。雍容华贵的庄夫人,看着我,如同看一个卑劣的女人。“几个月呢?”庄夫人看着我微微隆起的肚子,眼神里带着明显的厌恶。这可是她的孙子,怎么跟看仇人似的。我迟疑了一会,她身后的中年妇女立刻吼道,“夫人问话,还不快点说,我看这准不是大少爷的孩子!”“周!”虽然我很不爽这个中年妇女的话,但是面对庄逸阳的母亲,我还是得恭敬,不能带给他麻烦。庄夫人看了看我的肚子,“这看起来可不止周,齐妈联系医院,马上抽羊水检验DNA,我可不允许任何人混淆庄家的血脉!”那中年妇女马上应下,完全没有人问我的意见,立刻就约好医院。然后就要拉着我去做,前几天杨瑞的事情在前,我可不敢再冒险。如果她们是让我打胎呢?“对不起,等庄先生回来,我再去配合!”我喊来梅子姐,哪怕是面对庄逸阳的母亲,我也不能让她来决定孩子的生命。庄夫人很诧异我居然敢顶撞她,立刻怒了,“你们两个拉她上车!”这就等于来硬的了,梅子姐也没有拦住。我就这样被带到了医院,医生先给我做了个B超,非常肯定地对我们说,“胎儿刚满周,不符合抽羊水的标准。等过两周再来,现在风险太大!”听完,我就放松下来。这不是我不配合,是医生说不行。“周就产生羊水,现在周抽不出来,那就是你们没本事,换你们院长来说话!”庄夫人可没打算这样就放手,那是一副今天必须要抽的架势。我偷偷给庄逸阳打电话,手机立刻就被没收了。医院院长也解释了半天,现在如果抽,流产概率非常高。他们付不起这个责任,除非我们自己签署免责书。庄夫人拿着免责书,让我签,我是死活也不肯签。“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好吗?这真是您的孙子,我不能冒险!”我捂着肚子,绝对不能让他们伤害我的孩子。然而我的哀求却没能让他们放过我,那是直接拽着我的手,摁了手印。我趁着护士不注意,抓了一把剪子,直接抵着喉咙。“谁敢动我的孩子,我就死给你们看!”我不是吓唬她们,剪子直接戳破喉咙,血顺着剪子跟手往下滴。庄夫人很显然没有想到我居然如此刚烈,冷着脸呵斥到,“如果是我们庄家的孩子,就不会如此脆弱。你这是不敢验,骗庄逸阳吗?”呵呵,我冷笑着。“您怕不是庄逸阳亲妈吧!弄死他的孩子,对您有多少好处,让我猜一猜?让您儿子多分点钱?”我在庄逸阳眼中有些蠢,可不代表我真是傻瓜。庄逸阳跟我签那样的合约,也不止一次地说过,他需要一个继承人。如果是庄逸阳的亲妈,那必定会对我肚子非常重视,根本不会如此冒险。“混账!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方式吗?”庄夫人被我撕下伪善的面具,有些气急败坏。“我不记得有你这样的长辈!”庄逸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让我顿时有了支柱,只要他在,那么孩子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庄夫人见到庄逸阳脸色那是更难看,当着这么多人,被庄逸阳弄得下不来台。“我是带着你父亲的命令来的,我调查过她的资料,她是怀孕后离婚的,这孩子极有可能不是你的!”庄夫人指着我的肚子,不屑一顾地说。庄逸阳没有理睬她的话,让护士赶紧给我包扎伤口。他确定没有问题后,才转身对庄夫人说,“那就请你告诉我父亲,我的孩子我能认出来,他呢?”拉着我,直接大步离开医院。在医院门口,我突然停下,不确定地再感受一下,真的,是真的。“哪里不舒服?”看我停下,庄逸阳也有些紧张。“他动了!”真的动了,我感动的眼泪刷一下就流下来。“谁?”“孩子!”我话刚说完,庄逸阳居然就在医院大门口蹲下来,脸贴着我的肚子,去感受新生命的神奇。胎动让我跟庄逸阳一路上都充满着惊喜!在车上,他还要伸出手不断地抚摸我的肚子,第一次露出如此纯粹的笑。本↘书↘首↘发↘追.书.帮↘不过小家伙,就在那一刻动了,后面就没有跟爸爸互动。“今天你做得对,无论是谁,都不能伤害我的孩子。”庄逸阳对我今日做法非常肯定,眼神也更加真诚。不再是以往那种看似温柔,实则非常疏离。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这一次事件后,他对我有了质的改变。会主动地关心我脖子上的伤口,甚至还会带点女孩子爱吃爱玩的东西。给我苦闷的生活带来许多小惊喜,我对他越来越多了依赖。只要一天见不到他,就会想念,会在他出差的时候担心。这种感觉,是喜欢,是爱。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深陷,明知道爱上这样的男人,无异于飞蛾扑火。可我还是无时无刻不被他吸引。一连几天,庄逸阳都没有来,他打电话说,周思颖回阳城,所以他必须要陪着。他陪着未婚妻,我这个见不得人的小三自然就得藏起来。如果没有第二次,我可以自欺欺人,第一次是意外。可是第二次我明明就是心甘情愿的,我坐在沙发上,拽着一朵玫瑰花。脑海中不断去想他们现在在做什么?接吻,上床,诉说着彼此的思念?

      法拉利
      APP指导

      法拉利
      手机版应用

      玄幻  |  白婉

      当周青皮摇头晃脑的说出这几句话的时候,一边的小阎王听得愣头巴脑的,却还是不停的点着头,嘴里连连称是。周青皮拿眼睛不屑的看了一眼小阎王,心中暗道,老子大小也算是诗书传家,这《三十六计》脱口而出,你个小阎王能听出个屁来?要不是原侦缉队队长凌海跟着鬼子大队长横山去了奉天的话,凭你阎震还能当上侦辑队队长?真要是那个姓凌的站在这里的话,周青皮也不敢拽这釜底抽薪之计的典故,要知道那凌海可是个人物,离开同昌城前,曾经是鬼子的头号心腹。反过来看看这阎震,狗肚子里装不下二两香油,还他娘的外号小阎王。周青皮心里长叹了口气,这就叫虎落平阳啊。要是换成以前的话,这姓阎的在自己面前,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往前算算,东北军还在的时候,这同昌城的县长就是他周青。只不过这东北军刮地皮刮得太厉害,为了能坐稳这县长的宝座,周青不得不三天两头的去下边乡镇里面收粮收税,这一来二去的,老百姓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周青皮。本以为自己得了这么个恶名,也算对得起东北军了吧?没成想,鬼子还没来呢,城里的东北军呼拉一下跑得全没影了,把他这光杆县长扔在了城里。没办法,周青皮只能开城投降。但是让周青皮意外的是,鬼子并没有看在他开城投降的份上,继续让他当县长,反而把他打发回了牵马岭老家。为这事,周青皮天天坐在这家里窝火。要说牵马岭老周家,那也是当地大户,手里的银洋也是一箱箱的在地窖里藏着。有时候,周青皮真想拉起队伍和鬼子真刀真枪的拼一拼。然而还没等周青皮亮出胆子来,去年突然传出消息,西山那边的梁丹遇害了,被鬼子打了埋伏,死在了水口子的河套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周青皮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子。我滴个老娘,那梁丹是什么人物?人称白马双枪,据说梁丹上了马,连子丨弹丨都打不着。结果如何,还不是让鬼子给杀了?随着梁丹一死,西山里上千号的人马烟消云散。这让周青皮在家里张大了嘴,半天都没说话来。要说自己这浑身上下有几斤几两,周青皮还是很有底数的,和人家白马梁丹那是没法比。可现在梁丹都完了,他周青皮还敢和鬼子玩命?到是突然听说,圣清宫的王老道突然带着百十号道士又联合了蝎虎子、李白脸等一干人马,在牵马岭拉起老营,和鬼子打了起来,实在让周青皮感到意外。周青皮暗想,这王老道是不是吃素吃得晕了头了?西山刘龙台那么多人马现在都被鬼子给灭了,你王老道又没长那三根救命毫毛,你和鬼子掐个什么劲啊?不过周青皮到底是不比旁人,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就在圣清宫的王老道和鬼子玩命的时候,周青皮也同样散尽家财,暗地里招兵买马,收拢了几十号亡命之徒,暗作打算。果然不出周青皮所料,同昌城里的鬼子大队长横山走了之后,换了一个叫黑田的家伙。这黑田带着人和王老道打过几次,可牵马岭直通闾山,那蝎虎子、李白脸之流又都是当地悍匪,黑田不熟悉地形,数次都吃了王老道的亏。等到手底下的人报告说,现在同昌城门口的悬赏上,王老道的人头已经被鬼子抬到了一千大洋,周青皮在家里一拍大腿,立马跑到同昌城面见了黑田。那王老道不是自称“穷党”吗?周青皮告诉黑田,自己拉起了一票人马,自称“富党”,就是专门和王老道对着干的。他王老道不是熟悉地形吗?我周青皮也是牵马岭土生土长的坐地户。虽说人马没有王老道多,可周青皮有钱那,他手底下这几十号人,机枪土炮可还真有几门,比“穷党”强多了,只要黑田能信任周青皮,拿下王老道,打下牵马岭,那还不是眨眨眼皮的事情?正所谓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黑田一听周青皮的话,乐得合不拢嘴。当场向周青皮承诺,如果周青皮能帮助皇军消灭王老道,立刻就把县长的宝座送给周青皮。此时此刻,周青皮站在牵马岭下曾家屯的前面,看着曾家屯鸡飞狗跳的样子,周青皮心里这得意洋洋的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说到底,这鬼子虽然打仗厉害,可毕竟是外来人啊,这要没有他周青皮的帮助,鬼子就算是打下了同昌城,也睡不踏实啊。说实话,真要是那西山的白马梁丹还活着,借周青皮个胆子,他也不敢投降鬼子。想当初同昌城里的几个大汉奸,李西侯、何大耳朵等人,不是全死在了梁丹的手底下?不过现在不同了,就看看圣清宫王老道这点人马刀枪,别说今天黑田还带着两个中队的鬼子队出兵,就算是单凭“富党”的人马,周青皮都十拿九稳能活捉王老道。也正是因此,小阎王看向周青皮的眼光越发的恭敬起来,小阎王心里明白,这周青皮终究是同昌城的地头蛇,凭他小阎王这两把刷子,是斗不过周青皮的。反倒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这周青皮眼瞅着就是同昌城的伪县长了,要是他在黑田那里替自己美言几句,别说这侦辑队的队长了,就算是保安团的团长,不也照样手拿把掐?想到这,小阎王一脸讪笑的说道:“周县长就是高明,今天这一仗打完,牵马岭就算是彻底平静了,周县长功不可没啊!”“哪里,哪里……”周青皮连肉皮都笑出纹来了,却还是连连摇头,“这一仗,那首功当然是黑田太君。要是没有黑田太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这王老道也没有那么容易消灭。你我都是替皇军效力的,在边上摇旗呐喊、站脚助威,自然是份内的事。不过嘛,只要扫平了牵马岭,从今以后北镇到同昌这一条线,算是畅通无阻,皇军也能高枕无忧了。”周青皮只有最后这句话才是最有份量的,要知道牵马岭地处交通要道,联结着同昌与北镇的交通路线,王老道的“穷党”掐住了牵马岭,就等掐住了鬼子的脖子。要不然的话,鬼子能这么着急,非灭王老道不可吗?从今以后,这条道上想要安宁,鬼子就非指望他周青皮不可,那他周青皮这县长的位子,也就坐得越发稳当了。小阎王也不是榆木脑袋,这点话音还能听不出来?立刻点头道:“要怎么说,这同昌城还得是您周爷当县长呢,换了别人,根本就不行。”心里却想着,你他娘的周青皮真要是有那胆量,去年梁丹还活着的时候,你咋没敢出来呢?还不是怂包一个?但不管咋说,现在同昌城里除了鬼子肯定就是周青皮最大了,小阎王陪着笑脸说道:“以后有啥事,周县长您只管吩咐,小弟在这里打个包票,但凡您吩咐下来的事,那就是我亲爹吩咐的一样,我这是立马照办。”周青皮拿眼皮扫了小阎王一脸,这小阎王今年三十多岁,还一脸的皱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快五十了呢。他周青皮虽然眼瞅奔四十的人了,可保养得不错,越活越年轻。他乐意给自己当干儿子,自己还不乐意要呢。再者说了,这小阎王就是个势力小人,带着侦辑队的人欺负欺负老百姓到是拿手,可真要出了事,你还指望他,那都不如找个泥菩萨去上柱香呢。

      凡人修仙传
      登陆网站

        凡人修仙传
        安卓下载平台

        玄幻  |  七清谨

        听到动静的龚启明和其他同学也围了上来,龚启明上前从木仁两人手中拿过铜钱,擦了擦,看了几眼,说道:“这是乾隆时期的,看来这里确实会有不少好东西。不用着急,这应该只是来的香客掉下来的,不是埋藏起来的,大家不要灰心。”听了老师的话,木仁两人也恢复了过来。周围的同学看到了,也连忙找地方探测了起来。林默也沿着围墙再次探测了起来,龚启明也在旁边探测起来,两人在围墙两边探测着,不一会儿,两人的探测器先后都发出了声音,木仁过去帮老师了,林墨和刘毅轩两人也赶快挖了起来,不一会从土里挖出了一根钉子,两人大失所望。林默拿起探测器往坑里探了一下,发现还有声音,林默边挖边探,发现这东西很深,便拿铲子将坑扩大开来,便接着很下挖,挖了有半米左右,林默感觉铲子碰到了一个硬物,小心的把土铲开,看到了一块金黄色的东西。刘毅轩刚刚负责把林默挖出来的土移到另一边,不过一直注意着林默挖的坑,看到挖出了东西,连忙问道:“这是黄金?”“应该是吧,我也不是很懂,不过在土里埋了这么长时间还是金黄色的,应该就是黄金了。”林默边说边挖,金黄色的东西也显露出来,不过不是块状的,而是一个直往二十厘米左右圆形的小罐子,上面还盖着一个盖子,林默连忙将罐子周围的土清理出来,将罐子取了出来。这次林默看清了,罐子高约十厘米左右,罐口直径二十厘米左右,整个罐身光滑,没有刻划任何图案和文字,打开罐子,林默用手试了试盖子,发现并不是很紧,稍稍用了力就将罐子打开了,林默向罐里看去,里面是一些手饰和土,其他东西没有看到。林默转头对刘毅轩说道:“毅轩,赶紧找样东西垫上,我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看看,去卡车那边,顺便拿个桶过来,装东西。”刘毅轩听了便连忙向车子那边跑去。龚启明那边己经结束一会了,看到林默这边又挖到了好东西,也凑了过来,看到老师过来了,林默把罐子递给了老师,问道:“老师,这是不是金的?”龚启明接过罐子在手里颠了颠,回道:“肯定是金子,这东西这么压手,你感觉不出来,这几年你学的东西都忘了。”林默听到连忙摇手回道:“老师,没有忘,只是对挖出来的东西不太懂,征求一下您的意见。”“哼。”龚启明冷哼了一声,对林默的辩解很不满意。“林哥,东西拿来了。”刘毅轩还隔着一段距离便叫道,林默抬头,刘毅轩己经跑到了跟前,林默连忙说道:“快把东西放下,我们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说着从刘毅轩手中接过帆布和水桶,把水桶放一边,把帆布在地上铺开,又从老师手中接过罐子,把里面的东两小心倒出来放在帆布上。里面多是一些黄金饰品,还有一些玉和翡翠,林默几人数了起来,把饰品挑出来放在一边,林默拿起一个翡翠手镯擦干净,整只手镯青翠不含一丝杂质,放在手上,就如同一件天然不经修饰的艺术品一般。不过林默对玉石并无多少研究,老师平时也没说过翡翠,林默对这个手镯的感觉也只是一种单纯的欣赏,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喜爱,并不清楚这个东西的价值。于是向老师问道:“老师,我觉得这个手镯不错,但我不大懂翡翠,你帮我看看。”听到林默的询问,龚启明抬头看了看林默手中的手镯道:“不错,眼光挺好。”说着便伸手接过林默手中的翡翠,仔细打量了一翻说道:“这应该是一个冰种满绿的翡翠,很好。”“那龚教官,这东西值多少钱?”刘毅轩听到龚启明的话问道。龚启明听到后狠狠瞪了刘毅轩一眼,吓得林毅轩满脸尴尬,才说道:“你怎么就只知道钱钱钱的,这么好的东西是用来卖的吗?”刘毅轩听到龚启明有些生气,连忙回道:“龚教官,我没那个意思,只是想问问他的价值有多少。”林默和乌力吉木仁两人也连忙劝说,才让龚启明消了气,继续说道:“这可是个宝贝,能够做很多人家的传家宝了,至少值好几万大洋的,赶紧找东西来包上,省得碰坏了。”刘毅轩听了,连忙向车跑去。林默和乌力吉木仁听了兴致更高起来,连忙对剩下的东西挑拣起来,后面又路续发现了一些玉器,不过成色都没刚才的手镯好,便放在了一旁。刘毅轩从车上拿回了一个盒子和一块帆布,几人将帆布切成小块,把玉器包起放到了盒子里,经过几人清点,有十几件玉器,不过除了一件翡翠手镯为大件外,其他的都是一些玉烟嘴,玉扣,有的是和田玉,有的是翡翠,此外还有一堆人金银饰品,被几人放回金罐子里,一起放进水桶里去了。林默想起刚才老师也挖到了东西,便问道:“老师,刚才你们挖到了什么东西?”听到询问,龚启明回道:“只是一个铜印,生锈了,也不知道是谁的。”说完便让乌力吉木仁给他看看。林默拿过来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便抬头想问老师,可惜龚启明已经回去接着探了起来,林默也没了兴趣,把铜印放回桶里接着探了起来。经过刚才的发现,林默的兴趣也被钩了起来,原本以为除了后世新闻报道的那些宝贝不会再有其他大的收获,可没想到还能挖出这么多东西,看来后世的新闻也没报道全,想到这里,林默赶紧拿起探测器又探测了起来。林默拿起探测器又开始探测起来,探测器中间又响过几次,可惜不是钉子之类的杂物,就只是几枚铜钱,也没发现其他更值钱的东西。林默发现己经探完了一堵围墙了,又向另一堵墙走去,“林哥,快过来,我这边发现大货了,快来帮我挖一下。”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林默抬起头来,发现杨海城在自己前方不远处叫自己。“老师,海城那边有发现,我们过去看看吧。”林默看到老师也将围墙另一边也探测到头了,便叫了老师,龚启明听了点了点头,几人向杨海城处走去。杨海城离几人有米左右,不一会就到了,只见杨海城围着一个老木桩在哪探测着,旁边站着与他一起的两个人,两人叫赵长泽和张希文,两人在军校里平时都和杨海城玩在一起,是杨海城的好朋友,和林默也很熟。林默走上前向两人问道:“老赵,老张,怎么回事?”赵长泽指了指杨海城面前那个树桩,说道:“我们刚刚探到这里,发现这树桩周围一探全是声音,希文觉得应该是挖到宝贝了,便叫了你们过来帮忙。”林默听了点了点头,也拿起探测器到树桩旁探了起来。“嘀嘀…………”才到树桩旁,林默的探测器就响个不停,不一会儿,林默把树桩周围探了个遍,发现树桩周围都响,看来是发现埋宝处了,可自已记得后世报道中是在墙下面,看来下面应该是其他的了,看来自己猜得不错,肯定还有其他的宝藏。想到这里,林默连忙招呼几人过来一起挖,说道:“咱们先从树桩周围开始挖,看看东西在树根上面还是下面。”

        德甲
        版本更新

        德甲
        苹果版引导

        玄幻  |  淑蕊

        最后写着孔大龙的落款,看完之后,车前子气的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老登儿你还有脸说去渡劫成仙,你这样的赌鬼,天雷能把你打成骰子心里骂着,车前子忍着心中怒气将信封里面的一张发了黄的名片倒了出来,那个叫做高亮的男人,正是十年前他跟着师父降妖时遇到的那个胖子车前子原本以为孔大龙只是欠了这三个债主三百多万,没有想到就在光头陪着笑脸对车前子诉苦的时候,又陆陆续续的走过来十几个讨债的。这些人车前子看着眼熟,竟然都是自己曾经帮着降妖除邪的人家。一问才知道这些年来老登儿一直管这些人借钱,开始的数目并不大,也就是三百五百的,而且过不了多久一准能还上。后来借的数目越来越大,也是好借好还。差不多就在半个月之前,孔大龙最后这些人借钱。这次的数目都不小,基本上都是算准了这些人家家底开的口。说什么要重修道观,引吕祖爷降世临凡修个大功德。一张嘴每家都要借十万八万看在孔大龙师徒曾经帮过自己家的份上,人家也确实能还上钱(大多数还多少加点利息),这些人家虽然有些担心,也开始想办法筹钱借给了老登儿。今天就是定好还钱的日子,一算账加上光头哥仨已经五百万出头了“老登儿这是早就算计好了,把我也算在里面了”车前子气得脸色涨红,看着对面唯唯诺诺的债主们,满肚子的气也发作不出来。“小师父,你把姓孔的当师父,人家可没拿你当徒弟。别看动不动就喊你大儿子、大儿子,人家心里一直拿你当孙子。”这时候,光头再次走到了车前子的面前,蹲在他的面前,掏出香烟分给了道士一根,替他点上火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都是受过你恩惠的,心里都明白真正降妖驱邪的人是你。孔大龙就是靠着小师父你挣钱,五年前何家屯那次,他让女鬼吓的又拉又尿,大家伙都看见了。要不是你,姓孔的老家伙就得投胎重新做人”“轮不到你编排他”没等光头说完,车前子斜了他一眼,随后将嘴里的半截香烟丢掉。站起来对着面前的众人说道:“老登儿欠你们的钱,算在我车前子头上了。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要是我还不上,这庙(道观)还有后面的庙产就归你们大伙了。那个谁,光头,说的就是你。借我点路费”谁也不信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车前子,一个月就能凑出来五百多万。都以为这个半大小子是要逃了,逃就逃吧,要不也太难为这孩子了。道观归了光头他们,观产其他人分分。虽然多少赔点,也不至于血本无归。光头不敢得罪车前子,当着众人的面掏了三千块钱当作路费给了这个道士。就这样,车前子憋着一肚子的气上了前往首都的火车。现在只能指望名片上这个叫做高亮的男人了和高亮的第一次见面已经过了十年,车前子已经记不清那个胖子的模样了,只是依稀记得当年好像是有个人给了自己师父一张名片。对了,好像从那之后,一直紧紧巴巴的的老登儿就不缺钱了。只是车前子还是有点想不通,既然这个姓高的有钱,那老登儿为什么不起找他?难不成从高亮那里借的钱太多,孔大龙开不了口。现在打发自己去借钱?人家有钱凭什么借给我再胡思乱想当中,车前子终于到了首都,他连饭都没有顾得上吃,直接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那个叫做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的地方。让车前子意想不到的是,开了一辈子出租车的司机竟然压根就没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单位,甚至还导航都导不出来。最后还是靠着高亮留下来的名片地址,出租车停在了一个孤零零的办公大楼门前。大楼方圆几百米周围都是空地,要不是亲眼见到,谁也想不到寸土寸金的首都,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地方。车前子下车之后,围着大楼转了一圈,竟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牌匾标志。这里不是什么什么调查研究局吗?怎么连个匾额都没有?是不是那个出租车司机来错了地方也不见大楼里有人出来,车前子心里越来越没底。就在他准备要进去找个人打听一下的时候,一辆豪华的奔驰轿车停在了大楼门口,从车里走出来一个笑嘻嘻的胖子。这胖子脸上始终带着笑模样,也看不出来他多大岁数。下车之后见到大楼门前有个道士,这胖子以为是大楼里招的新人,当下冲着车前子招了招手,说道:“新来的?怎么还穿着出家的衣服?杨书籍让你来接哥们儿我的?不是我说啊,哥们儿我刚处理完暗夜的事,这是衣锦还乡啊,他不亲自去机场接我也就罢了,到了家门口也不露面,就让你这么一个”“我是来找人的”没等磨磨叽叽的胖子说完,车前子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随后他将手里的名片递了过去,继续说道:“这个叫做高亮的人,你认识吗?”“高亮啊”接过了车前子的名片,胖子的眼睛便眯缝了起来。他只是扫了一眼上面的字之后,便笑着对车前子继续说道:“是有这么一个人,小兄弟你找他做什么?是高老大的亲戚?来民调局找事由的?不是我说,看着你和高老大不怎么像啊。哥们儿我的嘴严,你和我说说你们俩什么关系,我指定不乱说。”听着胖子说他认识高亮,车前子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好像在盼着自己说出来是高亮私生子。道士心里原本就憋着一肚子的气,正好撒在这个胖子的身上。当下斜着眼说道:“你管我们什么关系?知道了你还能蹭个儿子做?这年头真是什么人都有,有欠钱跑路的,还有你这样到处认爸爸的”这两句话说的胖子愣了一下,随后他笑了一下,冲着车前子说道:“难得,这世上能噎住哥们儿我的人不多。不是我说,这么多年都是我噎别人了”“这就是报应,你上辈子不积德”没等胖子说完,车前子又跟了一句。就在他等着胖子恼羞成怒,两个人要干一架的时候,没想到这胖子一点动怒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胖子对着车前子说道:“刚才是哥们儿我没分寸了,小兄弟你别和我一般见识。那什么你先进去,一直往里面走。找人问六室在哪?六室有个叫做吴仁荻的。他知道高老大在哪。你一问就知道高老大在哪了。”“六室、吴仁荻”车前子看了胖子一眼,正准备说话的时候,从大楼里面走出来一个高大的男人。看到了胖子之后,男人扯着嗓子说道:“孙胖子,你怎么才回来?老大让你去句长室找他。赶紧的,说要给你安排工作”听了男人的话,胖子皱了皱眉头,说道:“老大?哪个老大?这局里就一个高老大。熊玩意儿你说清楚,这民调局里谁敢给哥们儿我安排工作。”“去了不就知道了吗?毛病”高大男子似乎和胖子有些不对付,当下转身回到了大楼里,嘴里嘟嘟囔囔的说道:“还以为自己是局长呐,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过错吗?工作作风的问题交代清楚了吗?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