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巫女不一定有魔力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巫女不一定有魔力
演示大厅

    玄幻  |  宸宫

    张强也站起来笑哈哈地说:“大家还是先下车吧,改日再唱哈!”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到市区酒店了。团友们等车停妥后,纷纷提着行李包有秩序地下车。张强提着赵倩和自己的行李箱,与赵倩并排跟着队伍走进酒店。赵倩刚吃完晚饭回到酒店房间洗了把脸,正想着,张强会不会找她一起逛街?她渴望着,等待着,向往着。正在这时,赵倩的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是张强微她:“晚上一起逛街好吗?”“好的呀!去哪儿逛呢?都有谁一起啊?”赵倩激动地回道。赵倩口头上这样问张强,实际是想和张强单独行动。正中赵倩下怀,张强说:“就咱俩,我在酒店门口等你!”赵倩发了一个开心的表情过去,激动地说:“我马上到!请帅哥等我!”张强在酒店门口盯着大门,急切地等着赵倩,不时的看手机上的时间表。也许女人都是这样,说马上就到,还是要等一些时间的。这时候的张强有点焦急,就怕赵倩改变主意,但他又能耐心等待着,不管等多久,只要赵倩能来就行。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赵倩就到了,对于张强来说,好像等了一天。看到赵倩到,张强激动地说:“谢谢赵老师赏脸!请!”赵倩学着张强,微笑地说:“不客气,这是我喜欢的事儿!”张强哈哈大笑起来说:“太荣幸了,也有美女这样说!”赵倩边走边笑着说:“这不是你常说的一句话吗?哈哈!”张强甜甜地看了看赵倩说:“看来你也会甜言蜜语啊!赵美人!”赵倩也甜滋滋地笑了笑说:“这都是和你学的啊!撩妹专家,爱情专家!”“专家不敢,专业还说的过去哈!去哪里玩啊?要不我陪你去服美儿买件衣服?”张强凝视着赵倩笑道。他能抓住女人的喜好,懂得女人的心思,的确称得上撩妹高手。赵倩淡淡一笑说:“不用,我不太喜欢逛实体店,我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网上买的。这样省时间啊,逛实体店浪费时间。”张强稍微弯下腰端详着赵倩一本正经地说:“我给你买啊!赏个脸,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好吗!”赵倩心里甜滋滋的,嘴上却说:“不要,无功不受禄!我们还是去逛公园吧,公园安静。”张强满脸笑容地说:“那我们就去南岸景观公园吧,那里非常安静,绿树成荫,空气清新,是一个谈恋爱不二的选择。”赵倩笑了笑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和你谈恋爱呢!”张强招招手,拦下一部出租车,两人坐上后车座。张强说:“师傅,我们去南岸景观公园,多少钱,我先给你!”师傅说:“大概十元吧,一会儿打表再给吧!”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赵倩也没躲闪。彼此心里像吃了蜜似的。十五分钟就到了目的地,他们付了车费下了车,牵着手并肩走进公园。公园上没太多的人,他们边散步,边嘻嘻哈哈地聊天。这时,一对年轻夫妇牵着三、四岁的女孩儿走过来,小女孩走在中间,看到张强和赵倩喊道:“叔叔、阿姨好!”也许是赵倩的职业病发作,也许是母性在作怪,看到孩子就兴奋起来,蹲下去抱着小女孩笑着说:“小朋友好!谢谢啦!”小女孩笑着说:“阿姨,你不用客气!阿姨我喜欢你,你好漂亮哦!你叫什么名字啊?”赵倩亲了小女孩一口笑着说:“阿姨叫赵倩,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小女孩也对着赵倩的脸蛋亲了一口说:“阿姨,我叫雯雯,上面一个下雨的‘雨’,下面是文章的‘文’。”赵倩笑着说:“雯雯的名字真好听,你好可爱,阿姨也喜欢你!”夫妇俩笑着说:“雯雯,我们该回家了,不要影响叔叔阿姨。你们好好玩,再见!”夫妇俩牵着小女孩向公园的门口走去。赵倩笑了笑说:“张强,你喜欢孩子吗?”张强使劲地点了点头说:“我超喜欢孩子,更喜欢女孩子,我希望有一个像你一样美若天仙的女儿。你给我生一个吧!好不好?”张强总是会借题发挥,说得赵倩晕乎乎的,甜滋滋的,美哒哒的。于是,赵倩便迷失了方向,顺着张强的话题说道:“要是生个男孩儿呢?”张强开心的笑着说:“那就再生一个啊!”赵倩又说:“第二个还是男孩呢?”张强调皮的笑盈盈地说:“再生一个,直到生女孩为止啊!”赵倩瞟了张强一眼说:“你想得美啊!我又不是生育工具,哼!”他们走着走着累了,就找到一条长椅坐下来。在微弱的灯光下,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说:“我爱你,咱们在一起吧!自从认识你以后,我每天都想你,真的想你!我是很认真的!答应我好吗?”此时此刻,赵倩的心跳得特别厉害,便深情地笑了笑说:“张强,你真的喜欢我吗?那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呢?”张强盯着赵倩的脸说:“你太美、太优秀了!我不敢向你提出来,就怕遭到你的拒绝,所以才等到现在啊!”赵倩虽然没有在语言上答应张强,但却乖乖地让他紧紧的抱着。赵倩和男人拥抱虽不是第一次,但不知为什么心跳得空前厉害。他们在公园的椅子上坐了很久,很久,但对一对疯狂的第一次拥抱亲吻的年轻人来说,只是一瞬间的事儿。过了许久,赵倩轻轻地推开张强说:“张强,咱们回去吧,太晚了!明天还要排练呢!”张强神情地凝视着赵倩说:“倩儿,再坐一会吧,我不想就这样和你分开,我想一辈子都抱着你!”“强儿,我们还是回去吧,来日方长呢!我也希望你就这样抱我一辈子,我也不想离开你啊!”赵倩柔声柔气地说。张强有点无奈地笑了笑说:“那好吧!咱们先去吃点儿东西,不然你会肚子饿的!”“还是不要吃了,我怕胖!”赵倩推辞着。张强赞道:“你的身材非常苗条,比舞蹈系的女孩还好看!稍微胖一点点没事儿,再说吃一次夜宵也胖不了啊!”“好!恭敬不如从命,那就走吧!吃什么呢?”赵倩不想扫男朋友的兴,便笑着说。张强抬起右手指了指前方,笑盈盈地说:“美女有请!”赵倩扬起手说:“帅哥前面带路!”赵倩跨步向前走去,张强紧跟着。他们才走了几步,张强越前一步牵起赵倩的手说:“倩儿,咱们并排走!”“好哒!你的手真暖和,血气方刚,有阳刚之气!”赵倩笑了笑说。张强得寸进尺地笑嘻嘻地说:“我的身体更暖和,冬天就像火炉,我可以为你暖和一辈子!”他们边走边聊,一会就到小吃店了。“倩儿,你喜欢吃什么?我来点!”张强问道。赵倩故作无所谓的样子说:“没事儿,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我对吃没有太多的讲究。”其实,赵倩喜欢吃店里的牛肉片,但她不说,让张强去猜,看看眼前的男人到底懂自己多少。

    西装曓徒
    平台下载官网

      西装曓徒
      app安卓版下载

      玄幻  |  顾云都

      今天的会议是关于撤掉老村长的两条狗付建明和马杰,对于初入官场的他来说,无疑是一场惊险之战,搞得好,那两条狗下来,搞不好,自己得下,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神情凝重,心里却在七上八下。张富贵走着,但见一人在村委会门口张望,她美目流转,依然落落大方,英挺逼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韩玫瑰。玫瑰一看到张富贵便笑脸迎人地迎了上来,“张富贵,你来了”“嗯,玫瑰姐来这么早,不会又在等我吧!”玫瑰低下了头,声音很低,“我不等你,还会等谁?”哟,张富贵心里一阵欢喜,看样子,玫瑰这娘们真是看上他了,只可惜上次没有真正拥有她,要不然今日一见又是另一番场景了。“哦,谢谢你,玫瑰姐”玫瑰抬起美眸,“不客气,其实我找你是想跟你说……”,玫瑰欲言又止。“说什么?”张富贵笑嘻嘻地说,其实不说,他就已经知道了,说她喜欢自己呗,他还等她这句话了。玫瑰变得有些凝重,她沉默了一会,才说,“其实我找你是想跟你说,那天我喝多了,对不起,我希望你把那件事忘掉,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大家还只是同事,知道吗?”“什么,我没听错吧?”玫瑰的话大大出乎张富贵的意外,一开始她还笑容满面地迎上来,怎么一下子就说这种分手的话呢,这还没开始怎么就结束了呢。玫瑰低着头,沉默不语,张富贵打量着他,只见她上身线条白衬衫,下身黑色西裤,颇有一副职业女性的干练,然而身材玲珑有致,脸蛋娇嫩美丽,不乏女性的魅力,这在穷乡僻壤的晓林村是一道亮丽丽的风景线,曾经也是张富贵心中的女神,就在几天前,张富贵还与她赤身相见,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合为一体,可是几天不见,怎么又要叫他忘了那件事。张富贵懵了,看着迷人的容颜和身姿,他极为不舍,想到那天两天差一点就运动,深感遗憾,难道他和她之间真的这么快就没戏了吗?难道几天不见,她就变心了,变成另一个人?张富贵不相信,他两手抓着她的柔轮的双臂,有些疯了,“你说什么,这是你的真心话吗?”“张富贵,你放开我,不要这样,让别人看到了不好。”张富贵松开了双手,不解地看着她,“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张富贵的心失落到了极点,甚至开始心痛。“你冷静一点,我那天真是喝多了,后来冷静下来,我很后悔,我有家,有老公,有孩子,我不想破坏这个家庭,忘了我,忘了那天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好了,有人来了,我得走了,你保重。”说着,玫瑰转身就走。“等等”张富贵叫道,玫瑰停了一下,但没有回头。“那你为什么刚刚还见就笑。”玫瑰冰冷地回应着“我们还是同事不对吗?我对你笑有什么不妥吗?”说着,玫瑰走了。张富贵矗立当场,凝望着她熟悉而又陌生的倩影,一句喝多了就了结了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张富贵有一种被耍的感觉,他非常后悔那天没有直接进入她,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这么难舍,这么难受,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这到底是为什么?张富贵进了村委会,人陆续都到齐了。张富贵虽然还坐在玫瑰的旁边,但玫瑰连看也不看他,眼睛一直盯着她放在桌面上的笔记本,看上去,冷若冰霜,判若两人,似乎不知道旁边坐了一个叫张富贵的人。斌子还像往常一样最后一个进来,先把手里拿着的茶水放在面前,坐下后,第一件事就是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然后是一番高谈阔论,大家鼓鼓掌。这才进入了正题,快打磕睡的大伙,这才各自竖起了耳朵。“同志们,现在我宣布一个好消息。”斌子高声喊道。所有人都集中了津神。只听斌子说,“我宣布今年的收粮任务提早圆满完成,大家鼓掌。”会议室掌声雷动。“停,这是大伙共同努力的结果,这次任务表现最优异的是……”斌子顿了顿。大伙都伸长了脖子,希望听到的是自己的名字,马杰和建明满脸期待,但他们要失望了。“是张富贵同志,呃,会计啊,给张富贵记一功”“好嘞”老会计在账簿了比划着,原来他这个本子除了记账,还可以记功。场内嘈杂了起来,原因很简单,那些老资格心里不服。马杰第一个跳了出来,“书记,我有意见。”“好,你说。”斌子表情很平静。马杰开说了,“我认为,张富贵是新来的,我们这么老的干部没记到功,给他记功,难以服众。”妇女主任玫瑰马上举手,“我反对,革命不分先后,张富贵功劳最大,都是大伙有目共睹的事,不能因为人家来得晚,就抹杀人家的功劳。”张富贵向玫瑰投去感激和不解的眼神,为什么?都说分道扬镳了,为什么还要帮他说话?张富贵碰了碰她的胳膊,不解地看着她。她侧过脸,说了一句简短的低语,“公事公办,不要多想”,然后又冷冰冰地摆过脸去。张富贵心一沉,好个公事公办,算你狠,张富贵算是捡了一个空欢喜。斌子嗯了一下,“玫瑰说得有道理,革命不分先后,谁说不是呢?咱们那是论功行赏,不是论资排辈。”赵书记这么一句话大伙沉默了一下。建明心里也不服,他忍了忍,还是举手发言,“赵书记,我也有话说。”“别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有本事,你就比张富贵那个队早缴齐公粮,事实已经摆在面前,你不服都不行。”斌子一句话把建明给堵回去了,建明没了脾气。老村长脸拉得老长,但也无话可说。“好,接下来进入下一个议题,”斌子继续说,“根据村民的反映,还有我们村委会整体发展规化,我们要做一下人事调整,撤掉马杰和建明的小组长职务,取消他们二人的村委委员资格。”斌子此话一说,全场一片安静,安静得有些异常,马杰和建明两人都愣住了,对突如其来的决定,他们措手不及,连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斌子看了看在坐的,“既然大伙都没有意见,那就这样吧!”“慢着。”终于有一个站出来了。谁呢?老村长。大伙眼睛齐刷刷地看向老村长。斌子却镇定自若,“哦,老村长,你有意见就说吧。”“我认为撤掉马杰和建明不妥。”老村长说。斌子眉头一皱,“有什么不妥?”老村长吸了一口烟说,“他们两个都是在他们两个队有名望的人物,你把他们两个给撤了,村民们肯定有意见。”“有意见?哈哈,我看啊,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马杰做的事都快引起民愤了,建明还可以考虑一下,马杰必须撤。”斌子斩钉截铁地说。

      无限至尊巫师
      免费下载

      无限至尊巫师
      功能APP

      玄幻  |  以茜

      众人的眼神焦点全都聚集在秦书凯和孙平的酒杯上,邱科长关切的眼神看着秦书凯说,小秦今晚已经喝不少了,我建议就喝四杯,事事如意吧!秦书凯对邱科长的及时挡驾,心里很感动,他冲着邱科长报以无所谓的微笑后,端起就被站起来,冲着孙平说:“孙主任这么看得起小兄弟,我很感激,不过单位的几个领导都在这里,喝一碗是不是太让领导小看我们发改委干部的作风,现在不是都流行说,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说到这里,很多领导就吃惊,一时猜不透秦书凯到底想要整什么花样。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秦书凯让服务员拿两瓶酒过来,直接打开,递给孙平一瓶说,要喝就要喝出咱们发改委干部的作风和水平来,来,孙主任,每人一瓶,小兄弟就先干为净了。说完,不等任何人多言,就把一瓶酒咚咚的喝了下去。此刻的秦书凯心里不由想起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能翘起地球。用在这里,可以转换为,给我一次机会,我能把不服气的人全部喝倒。众人带着诧异看着秦书凯把酒喝完后,立即鼓掌,然后把眼光转向孙平。酒桌上,没有仗义的人,都想看别人的笑话,就像牌场上没有好心人,都想赢别人的钱。孙平别无退路,这场面原本就是他主动挑衅才有的,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哪怕是拼了这条命,孙平也得把那瓶酒喝完,可惜孙平的实力太差,一瓶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滑落到了酒桌底下。在众人的哈哈大笑声中,原本想要让秦书凯出洋相的孙平,自己倒是成了众人眼里最大的笑话。其他人看到秦书凯一瓶酒下肚后,居然面不改色,说话逻辑清楚,没有人再敢挑战。田主任瞧着秦书凯的表现,心里很高兴,想不到单位还有这么一个人才,早知道就不用为每次上级领导来检查陪酒问题伤脑筋了。田主任心想,这个小伙子,工作干得很不错,很有才气,喝酒又这么牛逼,只可惜,呆在发改委这么长时间,自己居然没发现,这可真是埋没了人才。要为机关领导最头疼的是什么,那一定就是饭局多,既然有人邀请,必定有些缘故,上了饭局后,必定要喝酒,喝了酒还要去唱歌,唱完歌可能还要继续喝酒,在这个时候,一个领导身边要是能够有一个能喝酒的人才,那是多么的重要,甚至比学历、文凭、甚至工作经验还要重要。田主任今天是有心想看看秦书凯酒量到底有多大,意思开口说:“小秦后天就要到村做挂职干部,大家一定要把他的酒陪好!”田主任话里的内容很明确,来的人该陪秦书凯喝酒了。邱科长和其他一些副主任都不是傻瓜,知道这个时候就是表现的时候了,领导看一个人是否忠诚,最主要的就是要看在关键时刻,底下这帮人是不是都能一马当先的执行自己的指示。酒桌上考验每个人真功夫的时候到了。又有人站起来,主动提出要跟秦书凯喝一碗,秦书凯还是那句话,要喝就是一瓶,喝一碗实在是小儿科,要么就不喝。听着眼前的年轻人说话居然如此的牛逼,激起了很多人的斗志。那天晚上,几个副职以及邱科长都放胆和秦书凯喝了一瓶,结果有两个当场吐了,一个跟孙平一样,滚到了桌子底下。田主任看着,喝倒所有对手后,依旧斗志昂扬的秦书凯,笑着说,今晚的酒就到此为止,以后有机会再喝。这次的饭局结束后,田主任心里也很高兴,原来自己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才,只可惜已经因为刘大明的缘故被选派下乡了,否则的话,对自己来说,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助手。邱科长看出田主任的心思,凑在耳边低声说,一年的下乡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田主任要是看好小秦,到时候提拔重用也不迟嘛。田主任有些暧昧的眼神看着邱科长,那意思,还是你最懂我的心思。饭局结束后,田主任就说下面的节目他不参加了,希望各位都玩的尽兴,当领导的,知道要想底下人玩的痛快,就必须适时退让,再说了,刚才在包间里,邱科长趁着跟他说话的时候,伸手悄悄的捞了一下他的两腿中间,这让田主任有点酒后乱性的冲动,所以得赶紧奔赴下一个战场才行。瞧着田主任一走,底下一帮人顿时像解除枷锁的囚犯有种重获自由的冲动,有人提议说,今晚是公款消费,不玩白不玩,要玩就玩点高档的。这句话一说完,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有质疑的声音说,怎么着?你之前玩的都是低档货?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后,秦书凯随着一帮同事往前走去。饭后洗浴也是这两年才有出现的休闲活动,一些领导干部吃饱喝足后,酒桌上的情谊继续往下延伸,总得有个合适的场所,于是洗浴成了很多人不约而同的选择。头一次走进高档的洗浴中心,秦书凯更多的是好奇,单位里有几个经常过来消费的领导,一进门就被熟悉的小姐给拉到一边了,秦书凯还在对装潢的富丽堂皇的洗浴中心大厅啧啧称赞的时候,有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走到他身边,柔声问道,帅哥长的可真是一表人才,我可得帮你找个配得上您这气质的好姑娘过来陪你。秦书凯刚想要开口说,我不用找人陪,话没出口,见洗浴中心的内场袅袅婷婷的走出来一个二八少女。姑娘的容貌立即让秦书凯想到国色天香四个字,实在是太美了,淡淡的柳叶眉和眼影,鲜艳的嘴唇,标准的鹅蛋脸型,皮肤白里透红,水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掐一把。还有那身材,该瘦的地方瘦,该圆润的地方也很圆润,这姑娘当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美女,比王娟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巫行天下春风随
      玩家分享

      巫行天下春风随
      指导公告

      玄幻  |  南霜

      终于,在两人同时发一声喊,那件胸瞬间在空化成蝴蝶状,在空翩翩起舞,而十根纤细柔嫩的手指,则在空扭曲着乱抓一气,最后缓缓跌入无尽的虚无。“张局,你找我?”贾胜推开资源局一把手办公室的门,恭敬的问道。“嗯!进来坐。”张海东淡淡哼了一声,从办公桌抄起一份件,问道:“贾主任,叶庆泉又被安排下去蹲点调研?”贾胜口哦了一声,赶忙解释道:“张局,这次可不是我的主意,是那一位……”说着,他拿手指朝高启荣办公室方向指了指,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意,奚落的道:“是他安排的,估计是有啥地方令他不满意了吧。”“他不满意?”张海东鼻孔里发出一声淡淡“哼!”声,顺手又抄起另一份件,扔到贾胜面前,表情严肃起来,道:“你再看看这个。”贾主任谄媚的笑着拿起件,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的眼珠子有些发直了,最后把嘴巴张成了个大大的O型。张海东扫了他一眼,冷笑着道:“哼!还想把人家下放到石场去,看见了没有?市政府直接下调令来要人了,人家根本不需要鸟你们,真尼玛一群蠢货……”贾胜看见一把手连骂带训的,心里倒还坦然了。老板的性格他早摸清楚了,对方真要是对自己发火,根本不会骂自己,反而会是和颜悦色的。疑惑的瞟了领导一眼,小心翼翼地道:“张局,小叶同志……怎么突然被市政府调去开发区管委会了呢?”张局长眯起眼睛,瞟了贾胜一眼,微微摇头。半晌,才淡淡的道:“你们知道什么,小叶之前搞出一份关于国企改革的材料,早被尚市长看了。”诧异的“啊!”了一声之后,贾胜摩挲着下颌,眼睛里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羡慕嫉妒恨,脱口而出道:“张局,那看来小叶他这是要……高升了啊?”“暂时应该不会。”老谋深算的张海东微一摇头,从桌子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才抬起头,淡淡地道:“他工作时间短了一些,现在升他,不太符合组织程序。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啊?开发区是尚市长分管的,只要老板看重他,高升不过是迟早的事儿。”我被调职开发区的事情终于弄得几乎全局都知道了,但我自己却是最后才知道。当被通知叫去资源局时,我还以为是高启荣那老家伙又在找我的茬。看见调令的一瞬间,我也愣住了。这与我和高见当初的想法偏离的未免太远了。现在他想去开发区当副主任没去成,居然将我弄去了。我知道开发区是尚市长分管的,能去那里工作对于我来说是好事,只是我去了仍是名普通的科员,这未免有点美不足。到了资源局,我很快感受到了周围人对我态度的变化。望着周围一张张献媚的笑脸,我起初还真有些不适应,而最让我感到不适应的,属局办主任贾胜了。他的变脸速度之快简直令人乍舌,当我返回局里,贾胜在饭店安排了一桌。在酒桌握着我的手连连道歉,说自己心眼小,还请老弟不要计较,大家都是朋友,以后老弟在开发区工作了,不忙的时候,一定要多回来资源局看看这些老同事云云。我现在心里的感觉,像是看着一只成天追着自己乱咬的大狼狗,突然在一夜之间变成围着自己蹿下跳的哈巴狗。我当然知道,如果没有尚市长的赏识,贾胜之流的小人,绝对不会对自己这样卖力讨好。在资源局与同事办理了一些交接之后,接下来几天,我彻底轻松下来了。先是陪着宋嘉琪去了一趟珠城,回来又和几个老同学搞了个聚会。尽管其间穆婉兰打了几次电话赔罪,说连累了我,我只是淡淡一笑了之,反而安慰了她一番,让她好好经营生意。但我近期始终没有再去穆婉兰那里,我要养好精神,准备迎接新的挑战了。本月旬,我顺利地办完人事关系,骑着自行车到开发区管委会报到,开发区管委会在华山路,是一座四层高的老式红砖墙小楼,外墙皮多处脱落,露出里面的红砖,显得很不雅观。我把自行车停好,正向门口走去,一串苹果皮却从天而降,恰巧落在脚边,我抬头望去,却见二楼的窗口人影一闪,似乎刚有人离开。瞧着门口脏乱的垃圾,以及随意摆放的自行车,我不禁轻轻摇头,从直觉能感受到,这个单位的管理有些松散,工作效率自然也不会太高。我先了二楼,到办公室办理了相关手续,随即在一位与我差不多的女孩引领下,去了三楼,敲开了管委会主任孟晓林的办公室,进屋后,发现一个有些秃顶的老者,正坐在办公桌后打电话。接待人员见状,转身出去了,我站在门口,等了几分钟时间,孟晓林才把话筒放下,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才抬起头淡淡地问道:“有事吗?”我忙向前几步,微笑着道:“孟主任,我是来报到的。”孟晓林放下茶杯,慢条斯理地道:“哦,新来的?”我笑着点头,轻声的道:“是的,我叫叶庆泉,以后还请孟主任多多关照。”“叶庆泉?”孟晓林皱了下眉头,像是很随意地问道:“你和高秘书是亲戚?”我轻轻摇头,笑着道:“不是,只是和高秘书有过数面之缘。”“这样啊。”孟晓林淡淡一笑,拿起桌的材料,扫了几眼,头也不抬地道:“嗯!那你去招商股吧,股长是婉韵寒,有什么不明白的事情,尽管去问她。”“好的,孟主任。”我注意到这位孟主任的表情变化,心里嘀咕着:我来开发区的事情,尚市长没有宣扬,看来这位主任大人还蒙在鼓里。但这时我也不想做过多解释,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办公室,把房门轻轻带,朝楼梯口走去。长长的走廊里,一个人影都没有,而经过的几间副主任办公室,房门也都是紧闭的,不知里面是否有领导,整个楼层异常安静,也显得格外冷清,让我也不自觉的放轻了脚步。招商股的办公室在四楼,左数第三个房间,进屋之后,见办公室不大,却摆着四张旧式办公桌,靠近墙角的位置,放了两个红色真皮沙发,想必是留给客人的。屋子里面没有空调,只有一台落满灰尘的电风扇在那孤零零的摆着,风扇旁边,坐着一个四十几岁的年妇女,她穿着粉色裙子,双腿却放在办公桌,分得很开,让人一眼将裙底看的通透。我一瞧,吓得赶紧收回目光。年妇女手里拿着织针和毛线,正在打着毛衣,织针下翻飞,很是娴熟,一条袖子已经快织好了,而她身后的办公桌边,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年男人,则在翻着报纸。两人都看到了我,却谁都没有搭腔,都把我当成了空气,只是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我笑了笑,只好自我介绍道:“两位好,我是新来的,名叫叶庆泉,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年妇女抽出织针,搔了搔头发,好地打量我一眼,道:“小伙子,看你岁数不大啊?”我忙走过去,拉了把椅子,坐在她的旁边,微笑着道:“大学刚毕业。”年妇女有些吃惊,笑着问道:“刚毕业能来开发区管委会班,看来你家里的路子挺硬啊,是哪个领导亲戚?”我赶忙摇头,轻声的道:“不是,我家庭很普通。”

      我只想做你的尾巴
        ios软件下载平台

        我只想做你的尾巴
        操作技巧

        玄幻  |  樱语

        很快三个人就找到了一家看起来很有档次的饭店,萧逸也很满意。“哥们儿不错啊,现在都奔着这个档次来了”“哥几个开心就好”前面萧逸和苏少杰开心的聊着,三宝低着头,脸色有点发白。三宝咬了咬牙:“哥,我....我有事和你说”。“行,兄弟你先进去,我和三宝说几句”“怎么了?”“哥,我的钱不够咱们在这里吃饭,还有.....还有就是我妹开学的学费还....”说到这里三宝低下了头,很是惭愧,生怕萧逸对他发火。萧逸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以前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吃饭,只要拉着三宝,钱都是三宝出。三宝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三宝的身世也挺可怜的,和一个妹妹相依为命,平时也赚不了多少钱,还要供妹妹上学,日子也是过的紧巴巴的。“就这个啊,今天这饭钱不用你出”“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以前的事谢谢你了。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挨饿”萧逸重重的拍了下三宝的肩膀,很认真的说。“哥,我信你”三个人点了很多菜喝了不少酒,苏少杰喝的有点多,舌头都大了。“萧逸,够哥们儿,这家饭店我也没来过几次,你能带哥们儿来,你....你这兄弟我认定了。”“都是兄弟,说这些就没意思了。”“对...对,不说这些,干”看着苏少杰喝的差不多了,萧逸笑着说:“阿杰,今天这顿饭还满意吗?”。“满意.......满意,相当满意”“那....那哥能不能和你商量个事?”“啥事?”苏少杰虽然喝的有点多,但是意识还清醒,很是警惕。“哥现在手头有点紧,你看能不能?”“兄弟啊,不是我....我不借你,我的钱被老爷子卡的死死的,我哪有啊”“这样啊,哥哥也不能为难你”“哥哥哎,你太理解我了”“不说钱的事了,听说家里让你管理着一点生意。”“不是一点好不,我现在管理这好几个门店呢,只是忒没意思,还是和哥哥在一起有意思啊”苏少杰看着萧逸很是嘚瑟。“那现在岂不是你说了算”“当然是我说了算,我说东没人敢往西”“兄弟霸气啊,哥哥正好家里却几件家具,兄弟那里刚好有,放心钱以后一定会给你”萧逸突然拍着桌子大声的喊着,把三宝和苏少杰吓了一跳,周围的人也朝着他们看了过来。“兄....兄弟这.....这”“怎么,你说了不算?”“不.....当然不是,兄弟需要什么,尽管拿”苏少杰脸色涨红强笑着,面对周围人的眼光,要面子的他怎么都说不出拒绝的话。“好兄弟,哥哥就知道没问题。服务员结账”“您总共消费五百八”“哎呀,出门忘带钱了,这....这”萧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服务员把目光对准了穿着光鲜的苏少杰。“阿杰今天你把账结一下,这钱和家具钱算一起,等哥有了钱一起给你”“没.....没问题”苏少杰感觉心在滴血,以前怎么就没看出萧逸这王八蛋这么坑。就在苏少杰结账的时候,萧逸一句打包,差点让苏少杰摔倒等结完账苏少杰酒也清醒了,他算是看出来了,萧逸今天请他吃饭就没好事,刚开始什么借钱都是假的,目的是为了拿他的家具。然后家具拿到了,自己一顿饭钱也就没那么心疼了,这是一步步让自己往里面钻啊。要是刚开始上来就拿家具或者让自己结账自己肯定没这么痛快,五百多啊,普通工人半个月的工资,这王八蛋。最可气的是,苏少杰却有口难言,谁让他一口一个哥哥兄弟叫的那叫一个亲热。苏少杰这种毛头小子哪是萧逸的对手,就在他们三个准备离开的时候,听到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吃顿饭也不让老子省心,到哪里都能看到这破汽水,老子这辈子就毁在了这上面”萧逸心中一顿,停住了脚步。“萧逸,我先走了”“行,我等会儿去拉家具”萧逸内心有了个大胆的猜想,也顾不上和苏少杰虚情假意。当三宝把那个人住的地方告诉萧逸的时候,萧逸的猜测果然没错。之前那个人摔的汽水他看了,是八一厂产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是来催款的供应商。九十年代是下岗潮,不少国有企业纷纷倒闭,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八一汽水场的汽水其实并不差,国企有个通病就是经验理念差,管理不完善,设备落后。这个人必须要去见,但是不能以现在的样子去见,需要搞一身行头,不过在这之前,还是需要改善下自己住的地方才行,这么简陋的住所,萧逸是一天也受不了。很快三宝就从苏少杰那里拉了沙发、柜子、桌子椅子这些家具,这个年代用上这些的人也算是奢侈,特别是沙发。“哥,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呀,你摸摸这手感”“行了,你都说了好多遍了,跟着哥以后这些都是小事,现在把墙刷一下,掉皮的地方要修修”“好勒”萧逸和三宝忙活了大半天,总算是有点家的样子了,萧逸看着也不错,三宝更是眼里面充满了羡慕。三宝因为有事就先回去了,和萧逸约定了晚上碰头。小七下班回来的时候,看到其他人看她的眼神怪怪的,这让她心里发慌。不过她也没多想,因为她有个好消息要告诉萧逸,只是她推开门的时候,一下子被惊呆了。“妈妈,我们走错了?”丫丫大大的眼睛,看着屋里面。小七也急忙退了出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一着急连门都走错了,只是她抬头看着门牌号,没错啊。这和她早上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雪白的墙壁,崭新的家具,看起来很是高档。和之前发霉的墙壁、空荡的屋子完全是豪宅和茅草屋的区别啊。“进来啊,愣着干嘛”“这是你弄得?”“不是我还有谁啊”“家具也是你买的?”“算是吧”小七都忘记思考了,揉了揉眼睛,生怕这一切都是幻觉。“你赢钱了?”“来,你试试这沙发,我感觉坐着挺舒服的”萧逸没有回答小七的话,而是拉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好漂亮呀,爸爸,这都是你买的吗,丫丫好喜欢”丫丫扑在沙发上打着滚。“你是不是又赌了”小七非但没有惊喜,而是眼中露出一丝恐惧。“没,就是找我一个朋友拉了点家具,他家是做家具的”“你还有这样的朋友?”“放心,真的没去赌。”萧逸很是无奈。“真的?”“千真万确”“呼呼,吓死我了。不过还挺漂亮,终于有了家的感觉。”“爸爸,妈妈,丫丫好喜欢。软软的”丫丫咧着嘴很开心,光着脚丫子在沙发上一跳一跳的。小七看萧逸的眼神格外的温柔,这个男人真的是变了。不管这些家具花了多少钱,这个男人总算是知道顾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