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豚纪
功能综合

豚纪
ios游戏下载平台

玄幻  |  淡烟霏萌

牛大娟听了也很紧张,问张富贵没有怎么你吧?牛大娟知道,以瘦小的吴龙的体格肯定不是那个体格健壮的张富贵的对手,从力气上来讲,张富贵如果想怎么教训吴龙,那是太容易了,因为不是一个级别的。“没有!”吴龙摇摇头,心里也在奇怪。假如要是自己看到一个人在后面跟着自己,想抓住把柄,肯定会以力气去教训几下的。张富贵只是很冷淡的说几句,这就使吴龙很不安,越是看不透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牛大娟看出吴龙的不安,就安慰说,不要考虑的过分多,以后和张富贵等人少接触,不要听信刘大明的话,做这些事如果被人传出去,也不是什么光明的事,到最后倒霉的是自己。你说哪个领导会大胆使用一个整天如特务一样跟踪别人的人。吴龙很颓废的说,只能这样了,可是以后又怎么面对刘大明的催问,这个老家伙一天抓不住张富贵的**,一天就不放过,如果不是这个老家伙最近催得紧,今天晚上也就不会去跟踪,也就不会发生很多事。吴龙对刘大明是又恨又爱,恨的是这个老家伙都是在背后,而让自己如枪一样在前面冲锋着,受伤的都是自己,上次举报的无果而终,这次的跟踪被张富贵发现…..,爱的是,这个老家伙还是能为自己解决很多问题的,这次如果不是刘大明和余副局长的私人关系,单位不要说万,估计万都不会出。农业局不是没有钱,可以说是一个大单位,很有钱,下属的种子站、土肥站等每年都有很大的创收,但是那些钱是领导用的,不是给下属用的。领导为了巴结更大领导或者做什么面子工程一掷千金,却不会去为扶贫什么的花上点。牛大娟就说,以后不能继续跟踪了,真的把张富贵惹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有来路的人。但是要应付刘大明,那么就像模像样的整天到浦和的县城去逛逛,告诉刘大明说是跟踪,反正刘大明也不会跟着你去看实际。吴龙听了牛大娟的话,就感到牛大娟比自己狡猾多了,也许是旁观者清吧,自己当时为何就没有想到用这个办法糊弄刘大明?那天晚上,牛大娟和吴龙两个人虽然很多天没有见面,吴龙难得的对牛大娟的身体没有兴趣。对吴龙来说,和牛大娟做那是一对准夫妻,玩的旧东西,没有了新鲜感。没有女人的时候当成是无上的宝,真的有别的女人了,即使长相不如牛大娟,也会感觉到别的女人好。何况是专门吃男人饭和青春饭的小姐,很会知道如何博得男人的高兴,很会挑起男人的兴奋。男人在这个方面就是下贱,就有了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的说法。古代一般是先有妻后有妾,因此很多人都喜欢小妾,小妾又是天天能看到,天天都能尝到的,因此很多人都会寻找一种刺激的感觉,于是就到了卖肉的,这可比小妾有更多的选择,燕瘦环肥任你挑,但是卖肉的来的太容易了,只要付钱就能上,于是,就有了偷情。很多人明明自己有老婆却总喜欢往别人老婆身上瞄,就是这个原因。吴龙是一个男人,这个方面也不例外,刚从小姐哪儿吃完大肉,吃的很饱,没有力气再吃了,现在再让他去吃每天都要吃的糟糠,即使有力气,也没有了兴趣。何况在小姐那儿是玩的吊蛋精光。那天晚上,吴龙怀里抱着的是牛大娟,心里想的却都是小姐那**的身材,还有那在小姐温柔处带来的刺激。心里也知道这是不对了,应该尽快的忘记,可是孤独的时候就在慢慢的回味。本来,张富贵晚上和刘小娟约好,到浦和那个租的房子里享受两人世界的。听秦书凯介绍说,吴龙有那个夜间能摄像的照相机的事,两个人还是小心的,官场的人怕的就是不小心被人抓住什么把柄,有了**被人抓在手里,做官就不能得心应手。所以刘小娟一下班就走了,因为是周末,很多人就认为刘小娟那是回县城的家,回家和老公过周末去了。到了浦和租的那套住房里,刘小娟就张富贵发给短信说自己到了。下班后,正当张富贵收拾准备出门的时候,姜照光打电话对他说,有急事,要张富贵下班后在办公室等他。张富贵想到刘小娟正在那儿等着自己,就说今晚有点事,能不能明天再谈事情呢。张富贵虽然知道姜照光在码头镇是说一不二的主,对张富贵来说,这些权威根本不用考虑,也没有必要顾虑,姜照光就是再大的官,也不能影响他什么,知道张富贵和常委组织部长的关系,姜照光也该知道如何做人。所以,姜照光和刘小娟比起来,就很不重要。姜照光的威信根本抵不上刘小娟身体的诱惑。“张处长,这件事肯定要你参与,还比较急,所以麻烦你等一等,我马上就到。”姜照光电话里介绍说,心里却骂道,不***,管不大,架子不小,不过是市里的一个小副处长,级别也就是副科级,摆什么谱,可是想到求人办事,只能低下头。“好吧,那我在办公室等你!”后来,张富贵就给刘小娟打了个电话,说姜照光临时找有点急事,可能晚点到她住房那儿,让她慢慢等,不要着急。刘小娟听了张富贵的电话后,笑着说,那你要早点过来,人家想你已经发狂了,能慢慢的等吗,很希望立即就有东西塞进去。张富贵笑着回答说,等一会过去,你就会哼唧的说不出话。刘小娟就在电话里嗲声嗲气的说,来啊,我正脱光衣服等着呢。如此的问答一来一去的说,张富贵下面就有了感觉。心里就暗骂***姜照光不是一个好东西,有什么事,要让自己等,这不是折腾人嘛,下面的家伙早就摇摇欲试,昂首挺胸的把裤子前面顶成了帐篷,弄的很难受。那天晚上,张富贵在办公室等了大约过把小时,姜照光才到了张富贵办公室,说下周一想陪县委副书记到市财政局去拜访一个副局长协调点事情,没有底实的人到了市财政局,肯定不能把事情办妥,于是就想请张富贵下周一能带着他们一起去市里,由张处长带领,这样说话谈事情也能取得成效。姜照光自从上次因为队长的事被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婉转的批评了一下,虽然当时看清形势转过头顺着副部长的话自我批评了一下,表示赞同组织部领导的话,但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服气的,做惯了一把手的姜照光什么时候受过人的气。官场上,有些话不能明说。那天,把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等人送走后,姜照光就让党政办主任赵大海动员所有的关系,去查查这个张富贵到底有什么来历,为什么县委常委组织部长都要维护他?把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放在这儿,那是不明智的,官场要的就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赵大海等到姜照光的指示,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络,很多天后,从市里风尘仆仆的回到乡镇,到了姜照光办公室,关上门谈了半天。赵大海告诉姜照光说,书记,张富贵这个人千万不能惹,只能哄着顺着,否则,那就是得罪了大人物。姜照光就很奇怪的看着赵大海。

退休后大佬她在线养男人
特色官网

退休后大佬她在线养男人
资料下载区

玄幻  |  白可曦

吴龙就很担心的说,你说的很有道理,关键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我这时候想靠张富贵,张富贵也不一定给机会,到乡镇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我是跟在刘大明后面的,现在即使张富贵愿意,也没有合适的途径和条件。现在,在乡镇张富贵很少和自己交流,每次和自己谈话都是礼貌性的言语,没有实际的交流和沟通。牛大娟就建议说,找秦书凯做个中介,张富贵和秦书凯的关系很好,你请秦书凯找个机会把你和张富贵拉到一个酒桌上聚聚,男人在一起几杯酒一喝,什么都有了。牛大娟说的都是实际情况,这个世界上真正不能喝酒的男人很少,大凡有男人的地方,酒是一定不能少的。男人爱酒,是因为酒能助兴,酒精刺激男人的神经与血脉,往往使男人变得雄赳赳、气昂昂,更有“男人”味,此时,“男人即酒,酒即男人”,因而有“男人如酒”之一说。男人最豪情的时候就是喝酒,男人最能表现出质感的时候也是喝酒。现在男人喝酒更多的是交际需要,如果仅是清茶一杯,谈话就有些放不开,气氛也未免显得过于拘谨,生意又怎么谈得来?朋友怎么聊得来?但假如以酒造势,情形将大不相同。三巡之后,随着脸愈发红胀,声音高了,话直了,关系自然而然也拉近了。吴龙就说,秦书凯肯定不会帮这个忙,我和他也没有这个交情。牛大娟就笑着说,让秦书凯做这件事对你来说真的很难,因为你们没有那个私交,对我来说却是小事一桩。这么说的时候,牛大娟早就想好一个人能调动秦书凯的积极性,心甘情愿让秦书凯做这件事的。吴龙就很不了解的看着牛大娟。牛大娟说,秦书凯现在最听谁的话?胡丽丽,她是今年刚来的大学生村官,他是我以前的同班同学,知道秦书凯最近在追求她,而且关系很不一般。这个时候秦书凯为了能够下面舒服,对胡丽丽是如狗一样听话。牛大娟如此一说,吴龙就不住的骂自己傻逼,怎么就没有想到利用这层关系呢。男人对付男人也许束手无策,但是女人对付男人,那是一个出马抵上两。因为,男人很多时候都是大头听小头的,秦书凯现在为了下面的小头舒服,对胡丽丽的话还不是奉若圣旨。第二天,牛大娟就和胡丽丽一起到浦和县城逛街去了,两人在县城吃了一顿饭,之间究竟谈了什么,只有当事人知道,但是从县城一回来,胡丽丽就对秦书凯提起这件事,要求秦书凯把这件事摆平。秦书凯就很为难的解释说,吴龙一直跟着刘大明,还跟踪张富贵想抓住张富贵的把柄来要挟,有此矛盾,张富贵肯定不会同意和吴龙和解。秦书凯没有告诉胡丽丽,其实吴龙有那个摄像机的事都是秦书凯告诉张富贵的,没有任何背景的秦书凯有了张富贵这个可利用的靠山,肯定要尽力保持这个靠山绿水长青,永远不倒。胡丽丽就有了很多女人不讲理的个性,说,这个事究竟怎么办,我就不想知道的而很多,但是这件事一定要当着大事来看待。既然同学求到我,我不能不给人面子,答应了就要落实到位。面对胡丽丽如此霸道,秦书凯没有任何办法。有人说:女孩霸道叫可爱 男孩霸道叫无赖。还有人说,如果女人对一个男人霸道,是因为她太在乎那个男人了。试问:要是她不在乎的人,女人会对他霸道吗?秦书凯无法理解胡丽丽的霸道,但是知道只能接受这样霸道,否则,晚上就接触不了她的身体,就没有了晚间的乐趣。自从秦书凯看上胡丽丽,而且上手后,那就如吃大烟,上了瘾。秦书凯为了下面的小头舒服,很无奈的到了张富贵房间,说了吴龙想请张富贵吃顿饭,大家聚聚沟通沟通这件事。秦书凯怕张富贵反感,就解释说,张处长,我也知道这件事不妥,可是吴龙的那个经常送上门给吴龙进出的对象,和胡丽丽高中时是同班同学,胡丽丽你也是知道的,是我最近追求的女人,她命令我,没法交代,只好和您说一下,至于结果,有你自己决定。张富贵是自己现在的靠山,千万不能得罪。张富贵听了秦书凯的介绍后,笑着说,有人请我吃饭那是好事,不花钱的饭不吃白不吃,告诉金大洲,到时候一起去,兄弟们好好地聚聚。张富贵说完,看着疑惑的秦书凯,暧昧的笑着说,这样你也可以回去向你的胡丽丽交代了,让你晚上好好地服侍你。秦书凯就笑着说,感谢领导成全。聚餐是在浦和县城的食为天酒店,秦书凯、张富贵、金大洲、吴龙四个男人加上牛大娟和胡丽丽也一起参加。进入酒店,酒席开始的时候,张富贵开口说:“很感谢吴科长给我们提供这次聚会,让来码头镇做挂职干部的同志有机会聚在一起,交流感情,沟通思想,这里除金大洲科长岁数大一点,其余的几个人都差不多,大家就不要有顾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目的是一致的,就是希望能有收获的度过挂职干部的两年。”金大洲等人就说,处长说的很有道理,很有道理。后来,男人之间就是大口的喝酒,两个女人本来就是同学,坐在旁边悄悄的说话。金大洲和秦书凯就借着吴龙的酒对张富贵提供的帮助表示感谢,说张处长的大恩永远记住。吴龙就说,希望以后能得到队长的全力帮助,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尽管批评。张富贵成为众人敬酒的对象,酒喝的很多,也就喝高了,说喝酒不能想太多事。否则,要么没食欲,喝得没滋没味;要么喝起来没完没了,滥喝。这两样都不好,伤脑筋,伤身体。所以今晚就什么都不想,尽管喝酒。那天,参加的人都很高兴,都认为达到自己的目的。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张富贵走到秦书凯面前问,说昨晚喝酒他喝多了是否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秦书凯就说,领导的酒量很大,昨晚那点毛毛雨,对领导来说是润润喉咙,很好,很清醒。后来,秦书凯就很不解的问,说张处长,到现在有一个问题还在心里纳闷,就是昨晚那顿饭吃了以后,对吴龙这个人的印象是不是有点改观?秦书凯就想张富贵接受吴龙的吃请,是不是就能和吴龙握手言和,从目前两个人的矛盾来看,那是不可能的,一般人根本没有那个度量,除非他不是人,或者说不是凡人。张富贵就很不在乎的说,一天,不用考虑那么多,不过是一顿饭,是什么大事情,再说人家把饭送上门,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不要把吃饭和很多事联系起来,吃饭有时候是联系感情的纽带,有的时候就是简单的吃饭。秦书凯就更不理解的看着张富贵。张富贵没有细说下去,只是拍拍秦书凯的肩膀说,不要考虑过分多,吃饭不是解决任何问题的万能钥匙。刘大明不知道从哪儿知道吴龙请张富贵等人吃饭的事,一天走进吴龙的房间,装着关心的问,吴龙,最近在忙什么?吴龙就回答说,能忙什么?混着过。

大宋之仁君治世
点击查看

    大宋之仁君治世
    下载安卓游戏

    玄幻  |  星千语

      从履历上看,王卫东的仕途轨迹一直在新疆发展。此前,他历任库车县广播电视局局长,库车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新疆龟兹研究所所长,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自治区文物局副局长,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党组成员、副厅长,自治区文物局局长等职。而在今年1月,王卫东才刚刚退休。

    本尊靠骚不靠刀
    平台怎么下载

    本尊靠骚不靠刀
    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南汐

    这是要赶尽杀绝的节奏?自己和你也没怨没仇啊?在那说了一会话,罗登探长上轿车,徐满昌也走了。丁远森立刻跟在了他的身后。徐满昌是老资格的特务了,盯梢脱梢这一套,他玩的比自己熟练多了。稍有不慎,就会被他发现。丁远森不敢靠的太近,只能远远跟着。万幸的是,徐满昌想不到会有人跟踪自己,而且丁远森一直都保持着一段距离。走了差不多有二十来分钟,徐满昌拐进了一条弄堂里。丁远森不敢再跟了,只能在弄堂口悄悄探头观察。徐满昌进了弄堂里的第八家人家。他来这里做什么?现在是中午,一会还要上班,今天徐满昌没外勤任务,待的时间不会太长。判断的没有错。大约过了十五六分钟,徐满昌出来了。丁远森赶紧躲到了一边。悄悄的看着徐满昌离开,丁远森又重新出现。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从那间房子里出来了。跟踪一个女人,相比下可就要轻松许多了。这女人走进了一家当铺。丁远森也若无其事的装作典当客人走了进去。那女人从小包里掏出了一块手表一个戒指。不用再看了。丁远森立刻走了出去。那是高乐田身上的,徐满昌从尸体上扒下来的。这个女人要么是他老婆,要么是他姘头。徐满昌是让她来脱手的。还有什么比典当行更加容易出手的地方?手表、戒指、典当?一个大胆的想法,忽然出现在了丁远森的脑海里。虽然冒险,但却完全可以尝试一下。要不然,自己早晚都会被徐满昌害死的!回到单位,丁远森手里拿份文件,在那晃悠了会,等到徐满昌从办公室出来,立刻装出急匆匆的样子走了过去。“丁助审。”徐满昌好像个没事人一般:“那么急去哪呢。”“哦,区长叫我。”丁远森晃了一下手里的文件:“还不是高乐田的那件案子。”“还没结?”“结了。”丁远森看了看周围,低声说道:“也不知道哪个缺德带冒烟的,说高乐田当时身上还带着一块高级表和戒指,都没了。这不,等高乐田的家人去认尸的时候,肯定会发现啊,没准会成为捕房的破案线索,区长让我仔细写份当时的情况报告呢。”徐满昌心里一个“咯噔”。整个一小队全是自己人,能出卖自己的,除了你丁远森还有谁?这是我没有把你的名字报到嘉奖名单上,你故意打击报复的是吧?和你徐爷斗,你也配?“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徐满昌若无其事的笑道:“那东西是我拿了,你当时没看到?嗨,这执行完一次任务后,要善后的事太多,我这一忙不就忘了?明天我就上缴。”“你拿的?我还真没看到。”丁远森一脸的恍然大悟:“就一块表和戒指,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那不行,公是公私是私,怎么能混淆呢?”徐满昌一本正经:“啊,丁助审,你先去忙。”徐满昌一定会去把手表和戒指赎回来的。这是小事,他没有必要为了这点小事给自己找不痛快。而且他一定会认为自己是在故意打小报告。但自己要利用的,就是这点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然后让自己彻底摆脱目前的困境。审讯室有个单独的办公室,主任老马病假,这间办公室就丁远森和行刑手高壮两个人。下午没案子,丁远森装模作样整理了一下文件:“高壮,我出去一下,好像感冒了,我去配点药。”“成,去吧,这里有我盯着呢。”下午点。丁远森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徐满昌,一定会来的。点,徐满昌终于出现了。他走进了当铺,没过一会,又出来了。丁远森立刻跟在了他的身后。盯了才几分钟,徐满昌忽然停下了脚步,一转身:“丁助审,那么巧,你也在这。”丁远森满脸的尴尬。举了举手里的包:“巧了,我正好来附近买点东西,刚才看到了你,正想和你打招呼呢。”“太巧了。”徐满昌笑着说道:“连这里咱们都能遇到。走,咱们边上聊两句?”“哎,好,好。”徐满昌对这里熟门熟路,带他来到了一条小巷子的公共厕所旁,厕所外写着“注意文明,不要随地小便”的字样。眼下,正是国民政府大力提倡“新生活运动”的时候。就一年的时间,上海增加了不少的公共厕所。消毒场所。但使用率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徐满昌先进厕所看了看,确定无人,这才说道:“你说说,你说说,我把手表和戒指放在家里,结果我家那口子,还以为是自家东西,居然拿到当铺去了,我一听,这还得了,赶紧的拿着当票赎回来了。”“哎哟,还有这回事啊。”丁远森连连点头。“我这呢,是小事。”徐满昌忽然说道:“丁助审,你这盯梢盯了我多久了啊?”“徐队长,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了。”“丁远森,别在我面前装傻充愣的。”徐满昌冷笑道:“我手里抓了多少人了?盯梢脱梢那是我的看家本事,在我面前演戏是吗?你一个新人玩得起吗?”“徐队长,我错了,您息怒,您息怒,抽根烟。”丁远森把手伸到了包里。“你他妈的少和我来这一套……啊!”徐满昌一声惨叫。包里掏出来的,不是烟。是一把榔头。丁远森一榔头就砍在了他的脑门上。接着又是一下。徐满昌痛苦倒地。丁远森一把撩起他的衣服,蒙在他的脑袋上,举起榔头,一下、两下、三下……起初,徐满昌还在挣扎,可渐渐的没了动静。丁远森又一口气砸了十几下,这才住手。掀开衣服,徐满昌头上被砸了四个大洞。他死了,死的透透的。丁远森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走进厕所,解了个小手,把榔头扔到了尿桶里,这才从容的出来。看了一眼徐满昌的尸体,丁远森淡定的离开了这里。很顺利,这个时间点,一个人都没有。你和我比坏、比狠?你知道我从小在什么地方长大的?流浪马戏团里,两岁就待在那了。那里,从来不把人当人看。尤其是刚进来的孩子。师傅打,师兄打,下手那叫一个毒!有一次,自己被大师兄被打断了肋骨,扔在床上没人管,稍稍好点了就得下床学功打杂。等自己长大了一些,有力气了,趁着大师兄不注意,悄悄的给了他一砖头。那次要不是是兄弟们拉着自己,大师兄怕是要被自己打死了。那之后,他几乎天天都和别人打架。最早输的多,赢的少,可慢慢的,变成赢的多,输的少了。一直到再没有人敢欺负自己为止。来到了这个时代,杀个人,没那么严重。

    王朝修道录
    苹果版引导

    王朝修道录
    安卓客户端下载

    玄幻  |  七清谨

    我登时害怕了。我问这里是不是最近死了人。王哥小声的说:“上个月我们上山砍树,在一处大树下发现有个女子,全身裸露,已经死了。看上去是被人掐死的。我们在那里挖了个坑,把她埋了。”我问王哥是不是附近村子里的人,王哥说不是的,他们通知了附近村子,没有人认识她。我想那个女子是不是被人害死的。她死后灵魂没有消散,变成冤魂野鬼,附在了那兔子身上。又过了几天,我上山砍伐树木的时候,按照王哥指点,找到了那座坟墓。坟墓很小,没有墓碑,孤零零的呆在深山树林里。中午我们休息的时候,有一阵哭声从远处的树林深处隐隐约约传来。我们都吃了一惊。林青说我们要不过去看看。我们的队长姓李,是本市人,我们都叫他老李,他长得五大三粗的,有些胆量。他领着我们几个人向着那个声音走去。声音越来越近,我看见有一个人坐在那座孤坟上,耷拉着头,看上去是个女子,在哭。老李回头看了看我们,然后来到她的面前。这时这个女子慢慢地抬起头来,我看见她就是我前几天看见的那个女子。她的嘴咧开了,向外流血,眼睛从眼眶里挤出来,用根筋吊着,挂在鼻子两旁。老李惊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爬起来就向回跑。我以最快速度转身就跑,我边跑边想能在白天出现的鬼,一定是个厉鬼。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我默默祈祷这个厉鬼千万不要追来害我。她要是敢害我,我操她祖宗,我要她八辈子倒霉,要她倒大霉。我看见其余人都拼命地跑,一直跑到山下我们住的地方。老李的鞋子跑掉了,脚上磨出了血;老王把膝盖磕肿了,走路一拐一腐的。我把大砍刀也跑丢了。我气喘嘘嘘的看了看林青,他没有说话,而是喘着粗气默默的去喂那个大黄狗。这时大队长从一个屋子里走出来,他带着一副眼睛,听说是刚派来的大学生,大约二十多岁的年龄,姓崔。崔大队长走过来,问我们为何回来这么早。我们谁也没有说话。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因为当时正在反对迷信,破除牛鬼蛇神,有许多信神信鬼的都被抓起来了。最后老李憋得脸都红了,只好说了实话,说我们在山上遇见了鬼。崔大队长一听这话,当时就把我们批评了一顿,说都什么社会了,还信鬼信神。这事要是被上级领导知道了,一定会处分你们的,还是赶紧回去干活吧。我们情不自愿的又回到了山上,我提心吊胆的继续砍树。为了预防万一,我们几个人围成一圈,脸向外,边砍树边留意四周动静。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时间,我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山林回到住处。吃过晚饭,我们心有余悸的谈论着白天遇见的那个女子。半夜时分,门外响起大黄狗剧烈的狂叫声,我们谁都不敢起来开门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到了第二天早上,我们开门发现大黄狗死了。我们都说这狗死的蹊跷。最后崔大队长下令剥皮吃肉。下午我们从山上回来吃饭的时候,我们听伙夫说大黄狗身上一点血也没有,真是奇怪。我们看着一锅狗肉,谁也吃不下去。到了夜里,刮起了狂风。大风把屋门刮得正响。我们躺在被窝里,谁也不敢睡觉。过了会,门外传来敲门声。老李问谁,门外没有人回答。屋里盛水铁桶不知为何倒了,发出很大的响声。我吓了一跳,铁桶好好的没人推它为何倒了。我抬起头,突然看见在屋里的一个凳子上,坐着一个女子,披散着头发。从头发里,隐隐约约看见她的两只流血的眼睛。我心里猛地一紧,不由得尖叫了一声。老李也看见了,也叫了一声,他胆子大些,稍后从身后摸来头枕,扔向那个女子。女子哭起来,然后慢慢地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屋门边消失不见了。我一夜也没睡好。她为何来到我们屋子里,她和我们这些人有仇吗。这件事我们谁也没有对外说,说了也没有人信。接下来几天,我们不是在山上的树林里遇见这个女子,就是在晚上半夜时分,在屋子里的凳子上看见她。屋门关的紧紧的,我们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进来的。这个样子一直持续了好多天,我们都受不了了,有些精神恍惚了,最后商议了会,认为这个女子怕大黄狗。以前大黄狗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女子从没进屋过。我们决定到村子里买只狗养着,就这事我们告诉了大队长小崔。崔大队长说这事要请示上级领导。其实我们自己可以从附近的村庄里买到的,只不过没有领导的批示,谁也不敢去做,不然会被处罚的。白天我们无精打采的继续上山去砍树,晚上回来照样不敢睡觉,担惊受怕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女子在半夜出现,坐在我们前面的凳子上,向外流血泪。大约过了一个月,上级来了批示,说购买狗的理由不充分,没批准。那个时候人都吃不上,哪有粮食喂狗。这下子我们唯一的希望破灭了,我们一下子都病起来,集体发高烧,都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这一下子愁坏了大学生崔大队长,因为砍树是有指标的,每个月必须完成一定数量,完不成的要处分领导,下属也会被扣分。扣分意味着全年的粮食少了,要挨饿的。崔大队长成天呆在我们屋子里给我们端茶送饭,给我们熬制从山上采来的中药,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们。可是我们的高烧持续了一个星期,就是不退烧。其间那个女子也没有来过。最后把崔大队长愁坏了,秘密的派这里的小赵,在晚上去附近的村子里去请巫师。可是小赵一去就没有回来。直到第二天,才知道他死在了半路上。这一下吓坏了小崔,他派了两个人在中午时候去附近村子里请巫师。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巫师来了,他是个七十多岁的一个老头,花白的胡子,背上背着一个破布袋子。他挨个翻着眼皮看,然后又问我们是不是看见了什么脏的东西,我们都点头说是。这个老头从背上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个木碗,装上砂子,放在一个桌子上,然后插上三炷香,又让小崔装了一碗清水。随着香烟升腾,老头突然跳起来,满脸的怒气。他的嘴里念念有词,说着我们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最后把一卷黄纸烧了,把灰放进水碗里。他示意崔队长把那碗放了黄纸灰的水挨个给我们喝了。我们昏昏沉沉的睡了。到了第二天,我们醒过来,感觉好了。崔大队长在没有领导批示的情况下,私自从附近村子里买来一只小黄狗。就因为这个事,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崔大队长后来被革职查办,还蹲了牢房,差点死了,这都是后话。我们好了,又都上山照样去砍树,这回我们换了地方,离那可怕的坟墓远了。可是有一天,怪事还是出现了。我们上山砍树时有意躲避着那个坟墓,尽量离的远些。有一天,我们早上起来吃过早饭,来到山上,惊异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里的每棵树上都被用红色血迹画了一条长长地竖线。李队长知道这些红色线有些古怪,但是为了不影响上级交给的指标,还是硬着头皮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