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神豪破烂王
介绍指导

神豪破烂王
    免费版下载

    玄幻  |  南霜

    萧逸感觉脑袋一阵刺痛,脸颊有点湿湿的,是血。他第一反应是,老子被人开瓢了!老子身价百亿的大老板,谁特么敢打我?我的保镖呢,我的秘书呢,我的……“ 你....你们别打爸爸了,我不许你们打爸爸,呜呜……”一声哭腔传进耳朵里,萧逸睁开眼……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张开双臂,正挡在了他面前,就像个护犊子的老母鸡,虽然看起来怯生生的,却没有丝毫的躲闪。屁大点孩子护着他?这一幕,格外的刺眼!爸爸?是在叫我吗?然后进入眼中的是牌九,麻将,赌桌……还有拎着啤酒瓶的大光头?随即,一股剧烈刺痛冲进大脑里,差点击溃了他脆弱的神经。萧逸摸着满头的冷汗,一段杂乱记忆浮现在眼前……我,萧逸,二十四岁,结婚四年,老婆小七,女儿丫丫,婚后没有工作,游手好闲,嗜赌成性,酗酒家暴打老婆。坦白说,就是一人渣!仅有的一点人性......是对女儿还不错。而就在刚才……我输掉了自己的女儿!“小子,输不起就别赌,输了还想赖账,我看你特么活腻了。”大光头拎着酒瓶儿,凶神恶煞。“呜呜呜,坏人,你是大坏蛋,滚蛋,不要打爸爸,我要告诉妈妈!”女儿挡在萧逸身前,战战兢兢,但却是毫不退步。这一幕,看的萧逸双眼生疼,都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这么懂事的女儿,你竟然把她输了?就连张牙舞爪的大光头都看不过去了,瞅着小丫头直咂嘴,“你个傻丫头,你爸都把你卖了,还护着他干啥?”“骗人,你骗人,爸爸最喜欢丫丫了,呜呜呜!”“骗你?不信你问问你爸。”大光头一句话,一下让丫丫紧张了起来,含着泪珠的大眼睛,瘪着小嘴,扭头看向了萧逸,“爸爸,你……你真的……”“我……”即便商场沉浮几十年,见惯了人情世故的萧逸,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躲闪的目光,甚至不敢去看丫丫的那双眼……那希冀的眼神……太刺眼了!哇……似乎得到了什么回应,丫丫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起来了。“作孽啊,这么好的孩子,居然跟了这么个烂人”就连做尽了缺德事的大光头,都忍不住骂了句烂人,把亲闺女都送上了赌桌?什么玩意儿啊!“行啦,别哭了,乖乖跟我走吧,好歹给你找个人家,也比跟着你这杂种爹强!”给丫丫手里塞了两块大白兔,大光头伸手就要抱丫丫。也就这时,门外冲进来一个发了疯的女人!“滚,滚,别碰我女儿!”歇斯底里的吼叫声,伴着她手里那把狂劈乱砍的菜刀,一下冲散了门口的一群混混,也吓退了要抱她女儿的大光头。女人一把把闺女揽在身后,一把菜刀对着所有人,“滚,都给我滚,谁敢碰我女儿,我就跟他拼命!”这……就是我老婆,小七?萧逸端详着那个披头散发的疯女人。记忆中,他老婆应该是一个端庄温柔的女人,胆小,羞涩,性子温和,平日里都没跟人红过脸。更别提打架骂人!可现在,她披头散发,鞋都跑丢了一只,一把菜刀狂劈乱砍,活像个疯婆子。迎着萧逸的目光,小七抓起地上麻将牌,劈头盖脸的砸了萧逸一脸。“萧逸你就不是人!”小七目光灼灼的瞪着他,“你连个畜生都不如,虎毒都不食子呢,你居然赌自己的亲女儿。”“你个王八蛋,明天我们就离婚,女儿是我的,要赌你就赌你自己,以后你是死是活,跟我们娘俩没半点关系!”小七瞪着他,连哭带骂,那眼神恨不得拔了萧逸的皮。“干啥干啥呢,在这跟我又哭又闹又闹离婚的,耍无赖是吧?”大光头瞪着牛眼大的眼珠子,啪…合同往桌上一拍,“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白纸黑字跟这写着呢,要么给我三万块钱,要么把这小丫头给我留下!”“三万块……”小七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三万啊,别说三万,她现在连三千都拿不出来。小七气的浑身直发抖,这多少次了,自从嫁给萧逸就没过一天安稳日子,要不是丫丫亲近他,离不开他这个爹,她早和萧逸离婚了。“萧逸,你自己拉的屎,自己擦屁股,别想拖上我女儿!”小七一咬牙,抱着女儿就要往外走。“干啥,给我耍无赖是吧!”大光头直接急了眼。“没钱,就把人给我留下!”“来人啊,给我抢!”“爸爸……呜呜,爸爸!”叫骂声,厮打声,还有女儿的哭喊声……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一群男人的对手!啪……菜刀被打在地上!女儿被夺走!小七无力的哭嚎着,叫喊着。突然,她扑通一声朝大光头跪下了,“大哥,我求你了,要抓你就抓我走,放过我女儿,行吗?”斯……萧逸深吸了一口气,发酸的鼻腔一下呛红了眼。见面不过五分钟,要说什么夫妻情谊,父女情深有吗?没有!这一幕幕,就像一个木偶看着一群陌生人。商场沉浮几十年,从白手起家到身家百亿,吃喝嫖赌耍过,坑蒙拐骗干过,萧逸不敢说自己是个好人!但起码……还算个人!砰……一脚踢飞挡在身前的烂椅子,萧逸站了出来!“欺负女人孩子算什么能耐,有什么事冲我来!”一句话,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就连小七都愣住了!大光头直接就给逗乐了,“你装什么大尾巴狼,说的好像刚才把亲闺女送上赌桌的,不是你一样!”“咋地,刚才那一酒瓶子没吃够是吧,还想在跟我比划比划!”大光头拎起了酒瓶子!“那就比划比划呗!”吱……萧逸拉过来一张桌子。一句话,小七脸都绿了。本来还以为萧逸要当回男人了,却没想到,赌,还是赌!女儿都给输出去了,还能输什么?只有她了!“萧逸,你是不是疯了。”小七气的浑身发抖。萧逸直接无视小七的愤怒,泛红的眼神望着大光头,锋芒毕露!“赌,你还能拿什么跟我赌?”大光头摸着锃亮的后脑勺,色眯眯的瞟了小七一眼。“嘿嘿,你该不会是……想跟赌我老婆吧”“把你的狗眼收好!”“哎呦,还舍不得?除了老婆,你还能跟我赌什么?”“赌我自己”“赌你?”大光头愣了!萧逸指着自己泛红的眼,“一只眼角膜多少万,一个肾多少钱,我身上这点家伙式儿,赌得起。”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倒吸了一口气!疯了,赌疯了,这小子……是要赌命?小七怔怔的摊在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小子,你认真的?”大光头瞪大了眼珠子!“少废话,不敢就把女儿还我!”“有意思,老子赌了!”大光头嘴角咧出一丝残忍的笑,“你赌家伙式儿,怎么赌,你说话。”

    森足够可爱
    是干嘛的

    森足够可爱
    下载站

    玄幻  |  珉馨然

    “让,老子让你让了吗?”二骝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好,那老子就打到你服为止。”说着,这会是张富贵冲了过来。他的速度很快,这是二骝没有料到的,那天张富贵那么差劲,被他二骝打得落花流水,今天怎么这么历害了?他正要躲闪,但已经来不及了,张富贵抓住了他的领子,“你服不服?”“服你麻逼”二骝还嘴硬,他挥出右拳要打张富贵的头,却张富贵的右拳打在了腕部。接着,张富贵的右掌猛抽他耳光,“你不服,老子打到你服为止。”“啪,啪,啪……”张富贵不断地扇他耳光,二骝的脸都被打肿。张富贵看看,不能这么打了,人家毕竟是个孩子,于是推开了他,“你服不服。”“老子,不服。”说着,二骝还要冲过来。张富贵往边上一闪,抓起他的一条胳膊往他后面扭,一手按着他的背,另一手则反扭着他的手臂,“你服还是不服?”“老子不服。”不过,这会二骝的口气还是轮了一下。“小子,你真是不知死活敢我动手,我要是真打你,你现在已是残废了。”“我就是不服。”二骝嘴比石头还硬。“好,看你嘴硬到什么时候。”说着张富贵将他的手臂往上扭。“啊……”二骝顿觉手上巨痛,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啊……断了,断了,我服了,你松手。”“你现在该叫我什么?”张富贵严历地问。“叫你爷爷”“放屁,老子才不当爷爷,说,你应叫老子什么?”“叔,富贵叔。”“嗯,这还差不多,你认输了吗?”“输了”二骝无奈地说,“可是你上次,为什么不是我的对手,今天怎么这么历害,我不明白。”“老子上次是让着你的,你个蠢材。”“你上次为什么要让着我?”“我上次要是当小莲的面把你打惨了,她会伤心的,我只是不想让她伤心。”“哦,我明白了,你也喜欢小莲,对吧?”二骝一语点破了他。“对,没错。”张富贵实话实话,说得慷慨激昂。“可是你是她叔,你们不能在一起。”“我是她哪门子叔,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而且他们家本来就是外来户,而且她现在已改口叫我叫哥了,我跟她可以在一起,谁说不可以?”“好,我认赌服输,小莲让给你。”张富贵心中一喜,“你说话当真?”“我们打赌前,有言在前,发了毒誓,我虽是个混混,但江湖规矩我懂,输了就输了,我认,你没有让我叫爷爷,我感激你,你处处忍让,让着我,我也看出来了,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我佩服你是条好汉,你现在赢了,我服了,成王败寇,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没有什么要求,只要你远离小莲就行,从今往后不得再靠近她。”“这个是当然,愿赌服输,我会履行我的承诺,其实说老实话,自从上次那件事之事,小莲已经不再理我了,她还说她永远不想见到我,就算你不提出来,我也再也靠不近她了,罢了,看样子我那件事做的实在是离谱,我不是人,叔,你继续打我吧!”说着,二骝竟然哭了起来。张富贵心一轮,松开了手,“你起来吧!”二骝站了起来,擦了吧,眼泪,“叔,我从小没服过谁,我现在服你了。”“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我打得过你,在晓林村打得过你的人可多了,不只我一个。”“不,还有两点原因。”“你说。”“第一,我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你总是让着,有大人的作风,不象有些大人总是欺负我。第二,那天我就看出了,你对小莲是真心的,你为了她居然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你太牛了,这点我就做不到,虽然我也喜欢小莲,但是跟你比,我有些惭愧。我对她只是想得到她,而你对她,却是用自己的命去保护她,爱护她,我想如果小莲跟着你肯定会很幸福,我祝福你。”“嗯,你这话说得透彻,我分明觉得你是个懂事理的孩子,可是在这之前,你完全就是流氓痞子,而你现在,看,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叔有点糊涂了,你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二骝苦笑了一下,“人不可貌相,不是吗?你看你,外表傻里傻气,可是经这么几次跟你打交道,我才明白,你一点都不傻,而且,你还是一位大丈夫,你敢爱敢恨,不趁人之危,这些都是让我很佩服的。”“我跟你不一样,我从小都被人冷落,加上结巴,谁都不喜欢我,我只有装傻,这样自己心里才舒服一些,说到底就是麻痹自己。”说着,张富贵的眼睛里湿润,他的童年太过凄凉。二骝却眼睛发出了亮光,“富贵叔,原来你跟我是同命相连。打我十岁的时候,我爸就跟人家跑了,我再也没有父爱,这倒不要紧,难受的是,同学们,伙伴们,还有村里人都歧视我,瞧不起我,说我是没爸的孩子,说我妈没用套不住老爸,还有,说我是没人要的孩子,有的,甚至是野孩子,说什么我是我妈偷了汉子生下的,所以我爸才不要我们,他们都不喜欢我,所以我就变坏了,打架,偷东西,我无恶不作,小莲是除了我妈之外,唯一不讨厌我的人,但我还是深深的伤害了他,富贵叔,我不是人,我是混蛋。”说着,二骝狠抽着自己的嘴巴,啪啪作响,眼泪也在哗啦啦地流。张富贵忙抓住了他的手,“孩子,竟然你跟我是同命相连,叔就跟你说说,掏心窝子的话,你听不听?”“好,叔,您就说。”“嗯,我觉得做人得有个原则,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做,你看我们两个人从小得不到别人的重视所以才会变得一个装傻一个装坏,但是不能真傻,也不能真坏,孩子,你还比我幸福,你再怎么说,有一个疼你的妈,对不?”“对。”二骝点点头。“所以你要争口气,做给那些讨厌你的人看,做出成绩来,让你妈长脸,掀那些人的眼睛皮。你看我,我现在是中队的小组长,将来,我还要当村长,甚至镇长,我还要娶上小莲,我有目标,我走正途,将来我一定会成功,你可以像我一样吗?”“嗯,我向富贵叔学习。”“好样的”张富贵拍了拍他的肩膀很高兴,“孩子,我送你四个字”“哪个四个字?”“自强不息。”“自强不息?”“对”“什么意思?”二骝没懂几年书,没听懂。“就是男子汉要自己不休息的自觉地努力向上,永不松懈。”“好,好一个自强不息,以后我就做一个自强不息的人。”“嗯”张富贵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他居然把一根坏苗子扳成了一根好苗子,深感欣慰。“嘻嘻”二骝也高兴也起来,“富贵叔,你也没念几年书,为什么你懂得这么多?”“我小时候听故事听来的。”“哦。”二骝点点头,“我听说,富贵叔还写得一手好字,村口那标语就是您写的,您能告诉我,您为什么能写成这么好的字吗?”“名师加自己的勤加练习。”“那您的师傅是谁?”

    弑十方
    平台下载链接

    弑十方
      app客户端下载

        玄幻  |  逝漌墨

        “火生了起来!”有一人突然惊呼道,他正是尝试了摩擦生热起火的人。众人看着眼前的火莫名兴奋起来,因为火总是会给人一种希望,看着眼前的火,他们都有了动力。陈卓看着眼前这一幕,眼神微微冰冷起来,自己费尽力气弄的不得好,你倒好,随便弄了两下,就尽得人心,而且刚才叫我钻木取火的好像也是你。陈卓看着被众人众星捧月的那个男生,嘴角不经露出一丝冷意。李信已经回到山洞,手中拿了几个野果,没有办法,鱼没有抓到,零食还是留下比较好,所以现阶段只能吃吃野果了,就当是换口味了。野果瑟瑟的味道充满整个口腔,难以下咽,但李信硬着头皮咽了下去,只要不会死人,没有难吃到一定程度,一切都还是能够接受的。吃下几个野果后,肚子没有特别饿了。李信喝了两口水,尽量把口中干涩的感觉去除掉。衣服烤了好的一会儿,已经差不多干了,李信把简易版的晾衣架放到一边,衣服随便挂了上去。李信差不多感觉到一阵困意,于是躺在那一块巨石上面,因为别的地方也没有这里舒服。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夜也深了下去。陈卓这边居然还在举行篝火晚会,一人一条鱼,手中还捧着一个椰子,看起来哪里像是流落荒岛,完全就是来度假的。陈卓走到林璃身边,本想凑近说话,但却被张钰琪挡在面前。“靠这么近干嘛?赶紧往后走!”张钰琪嚣张傲慢的说道。陈卓眼皮微跳,心中开始冷笑,在这里,你还以为你是大小姐,还想拦我?“好!”陈卓苦笑的说道,然后往后退去,但眼神却瞬间瞄了一眼张钰琪的胸口。陈卓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以前根本不敢这么想,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居然能敢幻想起来。仅仅张钰琪的身份,陈卓内心都有些忍受不了,想到配上娇小的身体,如果张钰琪还用那个服侍自己,最好都是高傲的表情,自己肯定会忍不住弄她一脸。陈卓想到这里,内心微火突起,为了防止出丑,身体忍不住往后弯,尽量隐藏一下。陈卓现在要消火,所以撇了一眼正在聊天的一个女生,女生见到陈卓的眼神,立马明白过来。女生长得也不错,倒是有分左右的颜值,化妆起来也能算得上是一个班花,但最主要的是,她的穿着太太过于暴露。上身红色露肚皮的短袖,下|身超短裤,雪白的大长腿让人浮想联翩,脚上的高跟鞋,让她更多了一丝魅力。陈卓已经急得不行,所以直接往丛林里走去,别人问他去哪,他也是笑着回答上个厕所。女生见陈卓离开后,和旁边同伴说了一句要上厕所,然后一脸歉意的离开。女生也走进丛林,倒也没有人会怀疑陈卓和她的关系。女生进到丛林之后左顾右盼,后面突然冒出一个人抱住她,女生全身一颤,但下一秒听到陈卓的声音,整个身体都软了下来。陈卓一只手受伤,所以只能用另一只手开始游走起来,女生的脸色红润起来,反过头来吻向陈卓道:“主人!”“呵呵!果然很听话嘛!”陈卓淫|笑着说道。“主人!人家下面可是一直没穿,还不是因为你,搞得我胆战心惊的!”女生嗲嗲的说道,声音酥起来能软掉骨头。“你不就喜欢吗?嗯?”陈卓反问道。女生犹豫了一秒,但下一秒又笑着说道:“讨厌!你就知道欺负我!”“哼!赶紧脱了,我可不想浪费时间!”陈卓皱着眉头说道。“好吧!”女生本是听话的脱掉衣服。陈卓让女生靠在树边,摆好姿势,然后……陈卓口中喊的是林璃几大校花的名字,然后开始幻想,女生眼神闪过一丝幽怨,但她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什么,所以内心开始嫉妒林璃她们。分钟过后,陈卓很是舒爽的走了出来,又过了来分钟,女生一脸羞|红的走了出来。陈卓过于太快,女生后面只能靠自己。女生莫名的脸红让其她女生还以为她生病了,还特意过问了一下。女生赶紧摇头说只不过是太热了,所以才有些脸红,根本没有什么事情。其她女生也相信了,因为她们也想不到短短分钟之内能干什么事。篝火晚会也结束了,众人也累了,差不多该去休息。男生负责轮流守夜,女生出是休息,男生都没有说什么,女生当然也同意。次日,李信慢慢醒来过来,打了打哈欠,看了一眼人远处的灰烬,然后揉了揉眼睛,来到滴水的地方,拿起旁边的酒杯,随意盛起一杯水,倒进口中,在嘴巴里翻滚了一番,然后吐在地上。没有牙刷和牙膏,所以只能这样简单应对一下。李信知道这么简单的冲刷是没有什么用,所以得想办法找到刷牙的东西,或者代替牙膏之类的。其实是可以用盐刷牙的,但现在手都没有盐,但这里旁边都是海,倒是可以提取海盐,现在就差了一些工具罢了。李信出了山洞,再次来到生长野果的地方,经过几次尝试,他早知道哪些是苦涩的,哪些不是苦涩的,所以这一次摘了一些并不是很苦涩的,吃起来的感觉比上次好多了。李信这次把书包带了出来,然后摘了许多不是很苦涩的果子,全部放进书包里,带了回去。李信在附近发现了一些藤蔓,他倒觉得可以编制一些捕鱼篓之类的东西,还有在岸边捡了好几个空塑料罐子,仔细的清洗了一下,然后赶紧全部带了回去。李信把找到的东西放在一边,然后又找了一些藤蔓过来,开始编织起来。李信以前学过,所以编织的倒是很快,在他手中,藤蔓就如线一般,开始穿插起来,然后形成一个鱼篓。做完个之后,又做了第个第个。李信拿着三个鱼篓选择了三个地方,在李信看来,这三个地方出现的鱼概率很高,所以放了下去,为了吸引鱼,还需要一些诱饵,所以李信忍痛割爱,拿出了一些零食,弄成碎片,放在鱼篓里面。三个鱼篓都放了下去,并且做好标记,只要等到时候能抓到鱼就好了。抓鱼是一个方面,但也总不能吃鱼,所以李信打算进丛林看一下,里面又没有其它食物,如果有的话,尽量把它弄到手。李信准备进入丛林,仅靠手中的一把小刀,实在难以有安全感,所以要再准备一点东西,来增加自身的安全感。李信找到一根比较粗壮的树枝,强度也有两米左右,握在手中重量也差不多,点了点头,然后把前端削尖,能够用来当做长枪使用,这也能让自己稍微增加一些安全感。准备好武器后,李信背上书包,拿了一些野果放在里面,口袋中放着小刀,然后手持木质长枪,缓缓走进丛林。丛林的树木遮天蔽地,只有稍微一点阳光照射进来,地上满是一层枯树叶,走在上面能够听到踩过树叶的声音,周围很安静,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只有少许鸟声响起。

        时间起源录
        安装官网

        时间起源录
        可以吗

        玄幻  |  白曦儿

        杜华青刚刚还咧开的嘴一下子就噘起来了。易海花伏在杜华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杜华青噘着的嘴巴终于舒展开了。“新娘子上轿了!”舅舅一声喊,便蹲下来背着杜睿琪往门外走去。“噼里啪啦……嘭……”鞭炮声又开始响起。“哦,新娘子出来啰!”门外又是一阵欢呼声。杜华青跟在后面双手托着姐姐的婚纱下摆。上了车,杜睿琪和丁志华坐在后面,杜华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杜华青第一次坐小汽车,觉得特别新鲜和刺激,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司机把车子开得很慢,后面两辆装满了亲戚们的公共汽车也缓缓地行驶着。车子沿着村道慢慢行驶,一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乡亲们。“听说睿琪嫁了个大官的儿子哦,你看坐的都是黑色的小轿车!”一个妇女看着行驶的车子神秘地说着。“可不是吗?这样的轿车只有县里的官才有坐的。你看我们这个乡里的书纪都只能坐那辆烂吉普。”旁边的妇女附和道,难掩羡慕的神情。“哎,睿琪不是和我们小学的朱老师那个吗,怎么说嫁人就嫁人了……”一位妇女说道。“嘘,这个可别乱说啊……”另一位妇人撇着嘴说。对方立刻就闭上嘴巴了。车子慢慢地驶过了村庄,杜睿琪看到了自己任教的小学,一栋两层的楼房孤零零地伫立在田野的中央。这个曾经工作了三年的地方,给杜睿琪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突然,学校门口的那个身影窜入了杜睿琪的眼里,是他!朱青云,今天的他一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杜睿琪不由得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那个熟悉的身影。迎亲的车队开上了国道,车子开始快速行驶起来。两边的白杨迅速地往后退去。杜睿琪看着车窗外,长长的余河大堤似乎在跟随着车子行走。就在这条大堤上,留下了多少她和朱青云美好的记忆啊!当初朱青云放弃舅舅王建才对他的安排,毅然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寂寞的村庄小学,这是杜睿琪没有想到的。对于朱青云的执着,杜睿琪心里是十分感动的。他们也曾山盟海誓,这辈子非对方而不娶不嫁。可是今天,自己却背叛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儿,杜睿琪或许不会走上这样的决然之路——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周末,杜睿琪的家里发生了一件让她伤痛彻骨的事情——那天,杜睿琪的爸爸杜雨生想把家里的猪圈翻修一下。在原先的基础上加固加牢并且扩大一点儿。猪圈建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是不需要审批的。这在乡村是很常见的事情。可就在杜雨生卷起袖子和裤腿儿使劲儿抡着铁锹挖地基的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杜雨生的跟前——“你这是往哪儿挖啊?”咄咄逼人的声音从杜雨生的头顶响起来。杜雨生听到声音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杜叶生,按辈分杜雨生叫杜叶生为大哥。“叶生大哥,我这猪圈太小了,想扩大点儿——”杜雨生说道。“你往哪儿扩?嗯?”杜叶生叉着腰站在杜雨生上面盛气凌人地说道。杜雨生嗫嚅着嘴,看了看杜叶生,“我这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扩啊!”“自家的?”杜叶生摆开双腿叉腰站在那儿,一只脚踏上了杜雨生的铁锹,“这是我家的地!”杜雨生一辈子老实巴交,谨慎为人,从来不和人争抢什么。可今天他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挖地基,碍着杜叶生什么事儿了?“叶生哥,我这没有占到你的地儿啊?”杜雨生弱弱地说道。杜叶生微微弯着腰,靠近杜雨生,轻蔑地说道:“你现在挖的地方,就是我家的自留地,念在你叫我一声大哥的份上,你把土填回去,我就不追究了!”杜雨生虽然老实,但他也是有骨气的人。杜叶生这明显是在欺负他,明明是他的自家地,杜叶生却说是他家的!杜叶生就是仗着自己老婆的娘家人多势众,仗着他的大舅哥是镇政府的一个小头目,总是在村里耀武扬威。“叶生哥,我挖的是自家的地,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杜雨生也毫不示弱地说道。“哟呵!杜雨生,你这是长胆子了!敢跟我叫板?”杜叶生马上发威道,“识相的,赶紧给我填回去,再也别挖了!这地儿老子还等着盖楼房呢!你家这猪圈,趁早扒拉掉!”杜雨生气得直喘粗气。他倔强地反抗着,不仅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力地甩开杜叶生,抡起铁锹再次挖了起来!“他玛的,给脸不要脸!”杜叶生马上吼道,“来,给他拎起来!”杜叶生说完,就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一起,架着杜雨生的胳膊一下子就给扯了上来,并且把杜雨生重重地甩了出去!杜雨生被他们这么一甩,腰椎直接撞在地上,顿时就疼得起不来了!“你们——”杜雨生痛苦地看着他们,腰椎上的疼痛一阵紧似一阵,让他几乎无法动弹。“我告诉你杜雨生,你这猪圈不仅不能扩大,就连原先这个都必须扒拉掉!这块地,我要定了!”杜叶生盛气凌人地说道。“你们——”杜雨生疼得龇牙咧嘴,嘴里就只能反复吐出这两个字了。看到这架势,很多村民都过来围观。杜叶生父子三人对付老实的杜雨生一人,这让很多人心里大为不满。可是,谁也不敢吭声,谁也不敢出来劝阻一下。因为杜叶生从来就是这样对付村里人的,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闻讯而来的易海花看到丈夫被甩在地上疼得无法说话,顿时就冲上去扯着杜叶生的衣服——“你凭什么打人?啊?”易海花一手扯起杜叶生的衣服。没想到杜叶生丝毫不顾及易海花是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就抡起大巴掌打了易海花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草他娘的,敢扯老子的衣服,找死!”杜叶生边打边怒声骂道。易海花只觉得自己的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用手一摸,嘴角已经流血了!而杜叶生打了易海花之后,带着他那两个大儿子,转身就耀武扬威地走了!围观的村民都不由得发出一阵嘘嘘声!这杜叶生太没人性了!连女人都打!易海花看着自己的男人被打得坐在地上不能动弹,自己又被人给打得嘴角流血,屈辱的泪水不由得滑落下来!当杜睿琪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父母已经在镇上的医院里了。看到父母如此被人欺负,杜睿琪要去找杜叶生算账!可是,妈妈却拉住了她,流着泪说道:“孩子啊,算了,我们斗不过人家!人家有权有势,人多势众,你去找他,只能是自取其辱啊!我们村里,哪个人敢和这家人斗啊?”“妈——我们不能这么无声的忍让,就得跟他理论,他们这样太过分,天理难容!”杜睿琪伤心而又愤怒地说道。“孩子啊,胳膊拗不过大腿,何况他们家镇里县里都有人,我们怎么斗得过他们啊!”易海花流着泪说。

        三百大作战圣都风云
        最新可靠

        三百大作战圣都风云
          安卓版应用

          玄幻  |  雨芍

            若问广州何时下雨?派派君告诉你,下雨最大的时段在今天晚上到明天中午。广州市气象台预计,15-16日受冷空气和切变线影响,广州市将有大到暴雨,并伴有短时强降水、强雷电和短时大风等强对流天气;17日起降水逐渐减弱。另外,15-16日广州港区将维持6-7级阵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