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美人鱼公主的泪
综合客户端

美人鱼公主的泪
安装指导

玄幻  |  若溪

今天阴错阳差的发生了一系统事,让她埋下的情生根发芽长了出来,她真的心甘情愿的给李小亮一切。而现在看着李小亮笨笨的样子,让她又发现了另外可爱的一面。心里大是喜欢。李小亮莫名,心里大呼女人心海底针,这还没哭完杂就乐了。林玉芳不好意思的松开了李小亮,说:“吓着你了没有?俺也不知道杂了。”这会李小亮倒是反应过来了,忙道:“哪里有,怎么可能吓着我,心疼倒是真的。”林玉芳脸一红,连忙拿着菜刀,接着做饭。灯光下,林玉芳那娇羞的样子十分好看,想想这样的一个女人让自己亲了,现在还给自己做饭吃,李小亮心里不由一荡,他咽了口唾沫道:“嫂子。”“干啥?”“你真漂亮。”“你啊,大才子就会夸人呐。”李小亮看着林玉芳的样子,不由走上前一把抱住了林玉芳。“刀!”林玉芳赶紧的道。“哦哦。”李小亮赶紧松开,他把这茬给忘记了。林玉芳含情脉脉的看了李小亮一眼,道:“小亮,俺愿意给你……你等会,先吃了饭。”愿意给你。普实的话,却一下让李小亮清醒了。自己真的现在要了林玉芳吗?如果要了,这又算什么?偷情?通奸?先不说自己能不能接受这样事,难道自己让林玉芳带上这样的名声吗?绝对不行。如果要林玉芳,就要堂堂正正的娶了她。“玉芳。”李小亮不自觉的改了称呼:“你放心,我会娶你,堂堂正正的。”切面叶的刀一顿,林玉芳抬起头,眼带泪花。她抹了一下眼睛,道:“小亮,俺不奢求,就想你对俺好就行。”“说什么傻话呢!”李小亮的心被这个如水的女子撞的要多软有多软:“玉芳,你听好,我是想要你,但不娶你我绝不这样做,这样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自己。你等我!等我出人头地,等我风光的娶你那一天。”林玉芳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李小亮,轻轻的点了下头……第二天一大早,李小亮给林玉芳留了些钱,便头也不回的向村外走去。送他的林玉芳同他都没有发现,李家的院门开了一个缝,李忠军在门缝后看着这一切,脸色很是不好,重重的叹了口气。李小亮迎着刚刚泛白的朝霞,心里充满着斗志,脚下坚定而有力。李小亮的目标是平罗县城,玉江看起来更好些,但他知道这样的市级城市多是要求文凭之类的。先找个安身之地,白手起家的人不是一般都这样么?其实李小亮选择平罗的另一个原因是想到了郑国。虽不知道郑国能帮的上帮不上忙,但这事说不准不是?那些要抓林玉芳的大黑二黑之流,李小亮并没有放在心上。虽然听林玉芳说他们有照片,但李小亮不相信他们敢明目张胆的去抓林玉芳,至于他自己,那些人肯定没线索,就算当面认的也无从找起,估计已不了了之了。不过当李小亮到了平罗县后,却发现事情并不象自己想的那么顺利。首先,李小亮在武装部没有找到郑国。武装部大门口的站岗的,甚至没有让他进武装部的大院,只是说没这个人就把他搪塞了。李小亮心里疑惑但没有办法,但退而求其次去找打工的地方。可谁知这个时段,该招的人基本都招了,各个地方不缺人。开始李小亮感觉自己学的东西不少,怎么也能搞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别人听说他是上江师院的也挺热情,可一听他没有毕业证,脸色立即不同了。李小亮心中悲愤难明。为什么?!因为自己爱上一个不值的爱的女人,就要自己这一辈子陪葬吗?宁琳,你背叛我与张之栋搞在一起,把我弄成这样,却还要阴魂不散吗?张之栋,你的爹是上江教育局局长,你表叔是中江省教育厅副巡视员,让我拿不到毕业证,你们不怕天谴么?!我李小亮不服!宁琳是她读书时候的女朋友,没想到……高职务找不到,李小亮便自动降低了要求,谁知就算他想当个文秘之类的也被拒绝了。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人家只是笑笑道:“你再去别家看看。”一句话,就打发了他。技术工要各种技术证件,就管酒店的一个门童职务都要商务管理专业证书或是厨师证。李小亮就不明白,一个门童与商务管理有什么关系,好吧,就算这与商务沾点边,但这厨师证又是那门子的关系?一天下来,李小亮倍受打击,只感心情郁闷,寻思着是不是明天真去应下酒店洗碗工的活,还是再找找,不知不觉中居然溜达到了县教育局门口。看着那大气威武上书平罗县教育局的牌子,李小亮一阵苦笑。原来在这世上生存,并不是象自己想象中那样容易。如果正常从上江师院毕业,不留在上江师院,大概要到这个地方来报道,然后被安排到某一所学校里任教吧。然后,以为人师表的身份,冠冕堂皇的来实现自己当初那幼稚又热血的愿望。自己是不是除了这些,就干不得别的?难道说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正是说的自己?李小亮有些患得患失的想着,随意找了一个长椅坐了下来。无意中转头,他看到长椅附近的一个中年人,面带焦急的走了走去,不时抬头看看教育局的大门,转身转到长椅上,没过两分种又站起来,再次来来回回的走动。看样子是碰到难题了,可李小亮现在自顾不暇,也懒得搭理他。“大兄弟。”怔神之间,耳边却响起一个男中音,李小亮转头一看,刚刚的那个中年人正一脸讨好笑着看着自己。“大兄弟,我想问你个事。”李小亮一愣,不由苦笑了一下道:“老哥,我也是刚来这个地方没多久。”“啊?”中年人有些惊讶的模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李小亮,道:“没看出来啊,看你穿着我还以为你不是这教育局的人,也该是附近的。”中年人很客气谦逊的样子,却又象是有什么急事,这样说话估计是病急乱投医的心理。李小亮摇了摇头,也很有礼貌的道:“你别客气,没事,我不是县城的,是到这里找工作的。”“找工作的?”中年人眼睛一亮,似是想到了什么,动作敏捷的坐到了李小亮的身边:“小兄弟看起来是个挺有文化的人,你是想找啥工作?哪里毕业的?”李小亮奇怪的看了看中年人,心说象他这样穿着蓝色中山装看起来挺扑实的人,也不能相信啊,说什么看起来挺有文化的,这还能看出来?这口气象是忽悠人的骗子。李小亮的脸色冷了下来。“哎,大兄弟,我不是坏人,我是老师。”中年人看李小亮的脸色有些急了,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本本,递到李小亮面前道:“民办教师,这是我的证件,你看看。”李小亮心里一乐,今天没少人给他要证件,没想到晚上却有人给他看证件,这个世界还真的很奇妙。

魔剑双神
游戏下载

魔剑双神
操作技巧

玄幻  |  如婧

“求你了!好吗?”张钰琪想到一些女主播说话的声音,然后把声音捏了起来,开始嗲嗲的说道。说完之后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MD,真是太恶心了。“别说了!我帮你!”李信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个实在有些扛不住呀,而且这还是他认识的张钰琪吗?“给!”张钰琪内心本来还有些恼羞,但听到李信的话,连忙把手中的鱼交给李信。欧阳静雪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使劲摇了摇头,她才不会出卖自己去求别人,不就是烤鱼吗?这有什么难的!张钰琪坐到李信身边,眼睛死死的看着李信手中的鱼。原本已经烤焦大半的鱼在李信手上重新散发春光,阵阵鱼香飘了出来,张钰琪连忙吸了两下,她已经饿的不行了。李信见烤得差不多了,把鱼拿了出来,然后交给张钰琪。张钰琪十分心急,赶紧伸手去拿,李信见状,连忙说道:“小心烫!”张钰琪动作一停,虽然知道李信是好心提醒自己,但她依旧不领情的说道:“我知道!”李信见自己好心提醒,但却感觉像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一样,无奈的摇了摇头。张钰琪拿过树枝,然后吹了两下烤鱼,闻了一下香味,肚子更饿了,于是咬了一口,随后看了一眼还在努力烤鱼的欧阳静雪。欧阳静雪和张钰琪一样,哪里做这种事,所以弄得满头是汗,内心感觉像是烤的差不多,但又不知道里面熟没熟,所以烤了一会就要尝一点,但得出来的结论都一样,半生不熟。欧阳静雪从来没想到烤鱼会这么难,她当初学空手道的时候都没有这样难过,看着张钰琪吃的满嘴都是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种想哭的感觉。“拿来我帮你烤吧!”李信实在看不下去了,提议说道。“不是!为什么我要求你,她不再?”张钰琪见状,赶紧擦了擦嘴,一脸不爽的问道。欧阳静雪眼神微变,在她看来,如果自己不求李信,他应该不可能会帮自己。但现在看来,她似乎并没有完全了解李信。“不用就算了!”李信也是难得好心,但见欧阳静雪迟迟没有说话,想必应该是要拒绝自己,所以李信收回手提前说道。“要!”欧阳静雪连忙说道,她已经彻底绝望了,自己烤鱼完全不可能成功,所以还是让李信帮自己烤鱼好了。张钰琪眼神死死的看着李信,并且咬牙切齿,她总感觉李信在故意针对自己,要不然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求他,而欧阳静雪却不用,这明显就是分别对待。嗷呜的狼声丛林深处响起,张钰琪立马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害怕的问道:“这……有狼?”“别担心!我们这里有火!狼应该不敢过来!”欧阳静雪还是比较冷静的分析道。“可是……”张钰琪欲言又止,忍不住往欧阳静雪身边靠了靠。在她眼中,欧阳静雪始终比李信要靠谱。“啊!!!”一道尖叫声响起,刺破整个夜空,也彻底打乱了原本想留在原地李信。“有活人!”李信和欧阳静雪同时站了起来说道。欧阳静雪没有犹豫,直接向发出求救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李……”张钰琪伸出手想叫住李信,但李信此时也要去救人,所以从火堆里拿出一个火把,然后也赶紧追上欧阳静雪。张钰琪见只留下自己一人,看了看周围,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周围,所以跺了跺脚,然后也追了上去。欧阳静雪率先赶,见有三头狼正在围攻两个女孩,其中有一个女的好像受伤了,另一个女孩只是拿着一根树枝,不停的晃动,似乎在防止狼的进攻。欧阳静雪的来到,立马吸引了狼的注意,它们开始露出尖锐的獠牙,正准备发起进攻,此时李信拿着火把赶了过来。野兽都怕火,狼也不例外,火光照耀在它们身上,李信撇了一眼待在角落的两个女孩,其中一个女孩的衣服让他瞬间明白过来。“林璃!”李信忍不住愤怒起来,拿着火把冲了上去,三条狼嗷叫两声,然后转身就跑。“小雨!你怎么受伤了?”欧阳静雪走了过去,发现呆萌校花赵雨凝,然后惊呼道。“没事!只是扭伤了而已!”林璃悦耳动人的声音响起,仿佛就像魔法一般,能够抚平人的心神。欧阳静雪情绪缓和下来,点了点头。“我没事!多亏了林姐姐!”赵雨凝摇了摇头道。李信见到林璃,刚想上前,但张钰琪此时姗姗来迟,喘了两口气,抬头就见到林璃,满眼狂喜,然后冲到李信前面抱住林璃。“小璃!我就知道你会没事!呜~呜!”张钰琪喜极而泣的说道。“嗯!我们都没事!”林璃心有所感,嘴角微扬,拍了拍张钰琪的后背说道。“小璃!你不知道!李信实在是太气人了,他居然要我求他!”张钰琪见到林璃,就忍不住抱怨起来。说完之后,瞬间又闭上嘴巴。林璃眼神也很复杂,看了一眼不远处拿着火把站着的李信。李信赶紧从口袋拿出手机,他可是有证据的人,他终于能够向林璃说明情况,自己是被陈卓冤枉的。李信来到林璃面前,然后按下开机,但手机没有半点反应。完了没电了!李信脑海只冒出这一个想法。林璃看着突然愣住的李信,手上还拿着一款几年前的手机。林璃抿了抿嘴,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毕竟李信刚才救了自己,就像当初从小巷子里冲出来救自己一样,但她想到那是李信自导自演的,内心莫名就烦躁起来。现场的气氛又有些尴尬起来,但唯独有一个人没有发觉,反而走到李信面前感谢起来,正是呆萌校花赵雨凝。赵雨凝呆呆傻傻的,所以没有发觉气氛不对劲,直接一瘸一拐的走到李信面前感谢的说道:“多谢你了!你应该是叫李信吧?你在学校挺出名的!”原本的气氛只是有些尴尬,但因为赵雨凝的话,气氛又变得有些诡异起来。欧阳静雪赶紧把赵雨凝拉了过来,反正她也知道赵雨凝说错话了。赵雨凝前两句话都没有什么错,但唯独最后一句,却说错了,李信的确是很出名,并且出的负面的名声,所以她说出这句话,就感觉是在针对李信一样。但赵雨凝并不是特有要针对李信,而是在学校总是见到别人在议论李信,而且她也见过几次李信,所以有些印象。赵雨凝此时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所以眼神很慌张,甚至想要道歉。李信也能从赵雨凝的眼神中看出,她是无心之举,所以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先回去吧!小雨,我来背你!”欧阳静雪见这个诡异的气氛没有人开口,于是打破这个氛围说道。“嗯!”赵雨凝也没有拒绝。李信见状,拿着火把在前面带路,后方四女则是在嘀嘀咕咕一些什么,仿佛是在讨论李信。回到椰树林,火堆的火焰已经慢慢变小了,李信赶紧加两把柴,火势慢慢上去。林璃四女也坐在火堆边,但都离李信挺远的,仿佛是有意隔阂李信。

不做动画就会死
版本活动

不做动画就会死
下载网站

玄幻  |  妙妗

既然欧阳倩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没有办法,雷剑辉只好答应说:“好吧,倩姐,你告诉康副局长,就说我答应了。”欧阳倩突然想起了什么,她马上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有点着急的对雷剑辉说:“哦,快十一半点了,我还有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不然,我今天会亲自带你去市教育局找我姐夫的。”欧阳倩一面说,一面掏出一只笔和纸随手在那张纸上写了几个数字,然后将纸条递给雷剑辉,十分郑重地吩咐他说:“这是我姐夫的电话号码,你自己给他打电话吧,我姐夫他肯定会答应帮助你的。”“这……”雷剑辉刚要想说这合适吗,可是,一抬头却发现欧阳倩已经走出了病房。人都走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雷剑辉只好亲自找到王医生开了些消炎药,然后出了医院。雷剑辉一路往回走,一路在思考,自己究竟要不要按照欧阳倩临走时的吩咐给她姐夫打电话,自己又不认识康副局长,如果自己就这么冒冒失失给他打电话,人家会理我吗?不过,一想到刚才欧阳倩对她姐夫的评价,雷剑辉觉得欧阳倩是不会欺骗他的,也许康副局长真的会帮助我呢。于是,雷剑辉怀着要试一试的心情勉强拿起手机给康副局长打电话。雷剑辉照着欧阳倩给他的号码打过去,电话马上通了。“喂,你找谁?”“我……我找康副局长!”“哦,我就是!请问你是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很温和男人的声音,雷剑辉感到有些诧异,没想到康副局长说话这么和气,跟平时见到的那些当官的很不一样,难怪刚才欧阳倩说他姐夫是个乐于助人的大好人呢。虽然康副局长说话很和气,但是,由于这是平生第一次跟康副局长这么大的官打电话吧,他说话显得很紧张,吞吞吐吐地说:“我……我叫雷剑辉……。”“哪个雷剑辉?”电话那头沉默一会,康副局长似乎是在思索他这个名字,雷剑辉知道康副局长一定是工作十分繁忙,把他忘记了,他赶紧小声提醒说,“哦,康副局长,我就是刚才欧阳倩跟你说的那位啊。”“哦,我想起来了,原来你就是刚才倩倩在电话里跟我介绍的那个表弟啊。”表弟?雷剑辉愣了一下,心想,我啥时候成了欧阳倩的表弟了?不过,雷剑辉很快明白过来了,知道这一定是欧阳倩故意那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姐夫肯答应帮忙。表弟就表弟吧,只要康副局长肯帮忙,我雷剑辉就委屈一下姑且当一回欧阳倩得表弟吧。雷剑辉只好顺着康副局长的话说:“是的,康副局长,我就是欧阳倩的表弟雷剑辉!”“嗯,我知道了,刚才倩倩已经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了,我们局里正好要招聘保安,嗯,这样吧,我这里先给你报个名,过几天局里要对报名参加应聘的人当进行面试,毕竟这是局里招聘保安,不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你也要做好面试准备哟!”“好,好,康副局长,这个我明白,谢谢你了,我一定会努力准备的……”挂了电话,雷剑辉终于长长地松一口气。“嗯,很好!”康副局长让他们三个站起来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然后逐个问了一些有关保安方面的问题,康副局长就跟那女的一起回答办公桌做决定去了。雷剑辉没想到今天的面试这么简单,虽然他心里跟领两位面试者一样有点紧张,但是,因为事先有欧阳倩的打招呼,他心里还是对自己充满信心的。果然,康副局长在跟女的交换意见后,用手指着身边的那位应聘者和另一位瘦高个子说:“你,还有你,你们两个可以回家了!”那两位被康副局长淘汰的年轻人见面试还没开始自己就被淘汰了,自然心里不服了,他们立刻大声嚷嚷着嗓门朝康副局长提出了质疑:“什么,面试才刚刚开始,你们凭什么就把我们两个给淘汰了?”“哼,那你还想要我们怎样对待你们?”康副局长的声音冷冰冰的,与刚才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声音截然不同——“我告诉你们吧,一名合格的保安人员除了要有过硬的本领和非常强壮的身体素质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的人品和耐心。刚才在你们等待的时候,我就仔细观察过了,你们两个的耐心和素质都比不上他们两个,所以呀,你们被淘汰了!”尽管康副局长跟两位淘汰者讲出了淘汰他们的理由,可那两位被淘汰的男人大概觉得康副局长是在忽悠他们吧,他们一脸不服的样子盯着两位面试主考官,尤其是那位瘦高个子,他怒气冲冲地冲到康副局长跟前,大声嚷嚷着提出了抗议:“你们这是徇私舞弊!我抗议!我要控告你们!”“出去!”康副局长将两位淘汰者赶出了办公室,然后“砰”的一声关上门,冷冷地回答,“你抗议也没用,刚才做出这个决定是我们招聘小组集体的决定,不是我个人的意见,要控告,随你们的便!”“操,你们这样对待招聘面试也真是太不负责任了吧!”突然听到他身边的同伴心里也在心里这样说,其实,刚才的面试经过,也觉得草率了些。门外两位淘汰者还在大声嚷嚷,康副局长却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微笑着对你们在和他的同伴说:“恭喜二位,你们已经被录用了!”旁边那位女领导也走过来,她的脸上终于有了几分笑容:“恭喜你们二位!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具体工作单位你们在家里等候局里的通知吧。”“谢谢!”雷剑辉的同伴见自己真的被录用了,立刻感恩戴德地对康副局长和那女的说着谢谢的话语,虽然明白他被录用肯定与康副局长偏爱有关,但是,这种事情只可意味,不能言传,尤其是在这种公众场合,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因此,他也跟着他的同伴说了声“谢谢”。临走的时候,康副局长亲自把雷剑辉送出门,小声叮嘱他:“今天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明白就可以了,千万不要跟别人提起你跟欧阳倩的关系,免得节外生枝!”雷剑辉自然明白康副局长说的意思,他赶紧答应说:“嗯,我知道了,康副局长,你请放心,我一定会记住你的话,不会乱说的!”走出市教育局大门,雷剑辉这才想起自从那天李思思跟他说分手之后,已经好几天没给女朋友李思思打电话了,也没有接到李思思给他的打电话,不知李思思跟那个傻子结婚后过得怎么样?于是,雷剑辉掏出手机开始拨打李思思的手机,可是,是那边竟然没人接电话。“怎么回事啊,这是?李思思,你就算跟我分了手,也该接我的电话呀!”雷剑辉见李思思不接电话,心里马上产生了一中不祥的预感,莫非李思思真的出什么事了?雷剑辉一面嘀咕着一面给欧阳倩打电话,他要把他已经被录用的好消息告诉欧阳倩。雷剑辉首先感谢了欧阳倩给他的帮助,他一再强调说,如果没有她和康副局长的帮助,他是不可能这么顺利被录用的,弄得欧阳倩在手机那边没法子了,就取笑说:“其实呀,你更应该感谢我家那个掉落的花盆呢!”

辰星即逝的夏夜
安卓下载平台

辰星即逝的夏夜
app软件下载

玄幻  |  星千语

众人的眼神焦点全都聚集在秦书凯和孙平的酒杯上,邱科长关切的眼神看着秦书凯说,小秦今晚已经喝不少了,我建议就喝四杯,事事如意吧!秦书凯对邱科长的及时挡驾,心里很感动,他冲着邱科长报以无所谓的微笑后,端起就被站起来,冲着孙平说:“孙主任这么看得起小兄弟,我很感激,不过单位的几个领导都在这里,喝一碗是不是太让领导小看我们发改委干部的作风,现在不是都流行说,酒风就是作风,酒量就是能力!”说到这里,很多领导就吃惊,一时猜不透秦书凯到底想要整什么花样。在众人疑惑的目光里,秦书凯让服务员拿两瓶酒过来,直接打开,递给孙平一瓶说,要喝就要喝出咱们发改委干部的作风和水平来,来,孙主任,每人一瓶,小兄弟就先干为净了。说完,不等任何人多言,就把一瓶酒咚咚的喝了下去。此刻的秦书凯心里不由想起一句话,给我一个支点,能翘起地球。用在这里,可以转换为,给我一次机会,我能把不服气的人全部喝倒。众人带着诧异看着秦书凯把酒喝完后,立即鼓掌,然后把眼光转向孙平。酒桌上,没有仗义的人,都想看别人的笑话,就像牌场上没有好心人,都想赢别人的钱。孙平别无退路,这场面原本就是他主动挑衅才有的,当着这么多领导的面,哪怕是拼了这条命,孙平也得把那瓶酒喝完,可惜孙平的实力太差,一瓶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滑落到了酒桌底下。在众人的哈哈大笑声中,原本想要让秦书凯出洋相的孙平,自己倒是成了众人眼里最大的笑话。其他人看到秦书凯一瓶酒下肚后,居然面不改色,说话逻辑清楚,没有人再敢挑战。田主任瞧着秦书凯的表现,心里很高兴,想不到单位还有这么一个人才,早知道就不用为每次上级领导来检查陪酒问题伤脑筋了。田主任心想,这个小伙子,工作干得很不错,很有才气,喝酒又这么牛逼,只可惜,呆在发改委这么长时间,自己居然没发现,这可真是埋没了人才。要为机关领导最头疼的是什么,那一定就是饭局多,既然有人邀请,必定有些缘故,上了饭局后,必定要喝酒,喝了酒还要去唱歌,唱完歌可能还要继续喝酒,在这个时候,一个领导身边要是能够有一个能喝酒的人才,那是多么的重要,甚至比学历、文凭、甚至工作经验还要重要。田主任今天是有心想看看秦书凯酒量到底有多大,意思开口说:“小秦后天就要到村做挂职干部,大家一定要把他的酒陪好!”田主任话里的内容很明确,来的人该陪秦书凯喝酒了。邱科长和其他一些副主任都不是傻瓜,知道这个时候就是表现的时候了,领导看一个人是否忠诚,最主要的就是要看在关键时刻,底下这帮人是不是都能一马当先的执行自己的指示。酒桌上考验每个人真功夫的时候到了。又有人站起来,主动提出要跟秦书凯喝一碗,秦书凯还是那句话,要喝就是一瓶,喝一碗实在是小儿科,要么就不喝。听着眼前的年轻人说话居然如此的牛逼,激起了很多人的斗志。那天晚上,几个副职以及邱科长都放胆和秦书凯喝了一瓶,结果有两个当场吐了,一个跟孙平一样,滚到了桌子底下。田主任看着,喝倒所有对手后,依旧斗志昂扬的秦书凯,笑着说,今晚的酒就到此为止,以后有机会再喝。这次的饭局结束后,田主任心里也很高兴,原来自己的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才,只可惜已经因为刘大明的缘故被选派下乡了,否则的话,对自己来说,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助手。邱科长看出田主任的心思,凑在耳边低声说,一年的下乡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田主任要是看好小秦,到时候提拔重用也不迟嘛。田主任有些暧昧的眼神看着邱科长,那意思,还是你最懂我的心思。饭局结束后,田主任就说下面的节目他不参加了,希望各位都玩的尽兴,当领导的,知道要想底下人玩的痛快,就必须适时退让,再说了,刚才在包间里,邱科长趁着跟他说话的时候,伸手悄悄的捞了一下他的两腿中间,这让田主任有点酒后乱性的冲动,所以得赶紧奔赴下一个战场才行。瞧着田主任一走,底下一帮人顿时像解除枷锁的囚犯有种重获自由的冲动,有人提议说,今晚是公款消费,不玩白不玩,要玩就玩点高档的。这句话一说完,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有质疑的声音说,怎么着?你之前玩的都是低档货?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后,秦书凯随着一帮同事往前走去。饭后洗浴也是这两年才有出现的休闲活动,一些领导干部吃饱喝足后,酒桌上的情谊继续往下延伸,总得有个合适的场所,于是洗浴成了很多人不约而同的选择。头一次走进高档的洗浴中心,秦书凯更多的是好奇,单位里有几个经常过来消费的领导,一进门就被熟悉的小姐给拉到一边了,秦书凯还在对装潢的富丽堂皇的洗浴中心大厅啧啧称赞的时候,有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走到他身边,柔声问道,帅哥长的可真是一表人才,我可得帮你找个配得上您这气质的好姑娘过来陪你。秦书凯刚想要开口说,我不用找人陪,话没出口,见洗浴中心的内场袅袅婷婷的走出来一个二八少女。姑娘的容貌立即让秦书凯想到国色天香四个字,实在是太美了,淡淡的柳叶眉和眼影,鲜艳的嘴唇,标准的鹅蛋脸型,皮肤白里透红,水嫩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掐一把。还有那身材,该瘦的地方瘦,该圆润的地方也很圆润,这姑娘当真是难得一见的精品美女,比王娟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沉碎记忆之重生
下载安卓游戏

沉碎记忆之重生
    下载官方版

    玄幻  |  淡烟霏萌

    “哟!周哥啊,你这大老板不也很少回来么?”我有些诧异,以对方现在的身份似乎没有必要对自己这么热情,不过表面还是得寒暄,笑道:“听说周哥这两年是在玉州那边发财是吧?”“唉,什么发财,还不是在外面到处瞎转悠,赚一些辛苦钱而已,不得你啊,你现在可是机关干部了。”周伟说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这让我很不适应,能拍自己肩膀的除了领导似乎只有好友了,周伟肯定都算不。“什么干部啊,刚工作,不是干些跑腿打杂的事情嘛,把自己手头活儿干好,对得起工资行了。”我也随口敷衍道:“周哥今天回来有什么贵干?你可是当老板的,大忙人啊。”“没事儿回来转转,他们几个拖着我来这里找乐子,唉!这啥舞厅啊,灯光阳光还刺眼,看看待在边那些女人,一个个呆头鹅似的,切!跳起舞来像扭秧歌的广场舞大妈,一群土包子。”周伟肆无忌惮的大放狂言,引得周围人都瞥来不满的目光,但是谁都知道他的身份,连厂保卫科执勤的人都站得远远的,谁也不愿来招惹这个家伙。我也相当无语,怎么会碰这个家伙,还赖在自己身边不走了,弄到自己也是兴致全无。好在一阵大放厥词之后,周伟总算是告辞了,临走前还给了我一张名片,我瞥了一眼,盛都物资贸易公司总经理周伟。周伟一帮人似乎在等候什么人,但是这家伙没耐姓,几次想走都被他那些朋友劝下来,但是最终好像还是没有等到目标,周伟过来和我打了个招呼,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汪昌全早在周伟过来时闪到了一边去了,这时候他神秘的钻过来,悄声道:“庆泉,你知道周伟今天来这里干什么?”我呵呵一笑,打趣道:“他来干什么?这我怎么知道,反正他不是来找我的行。”“他是来等孔香芸的,他那帮狐朋狗友都说孔香芸是咱们农机厂第一美女,撺掇着周伟来见识一下,结果周伟还是没等着。”汪昌全吐了一口气,道:“要是让周伟这个家伙看了,那孔香芸真的麻烦了。”虽然孔香芸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一想到周伟这个家伙如果真的纠缠了孔香芸,那还真的有一点鲜花插牛粪的味道,我发现自己也有些不由自主的担心,不知道是出于关心同学还是其他原因。“周伟这个家伙,在厂里不知道玩大了多少女工的肚子。”韩建伟显然知晓的更多一些,语气也更低沉。“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不以为然的道。“哼,你是不知道,厂里的一般女工被他看了,敢不从吗?还想不想在厂里干了?算不被安排下岗,也得落个去做最苦最累的活儿。”吴志兵在一旁插言,道:“你以为这厂里和你们政府机关里面一样啊?”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哪里不一样了?机关里的浑水未必这农机厂干净多少。要不然,局里那两个小姑娘为什么了又肥又丑的高启荣的床,难道是有真感情?这不扯蛋嘛!“小泉啊,怎么不去请人跳舞?怎么,眼界高了,嫌弃咱们农机厂的女孩子了?”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转身一看,赶忙前招呼,笑着道:“是张科长啊,你说哪里话,我不是好久都没有回来了嘛,人都不认识几个了,我站着看会儿吧,怎么,张哥今天值班?”张军是农机厂里的保卫科长,当年我学习虽然好,但同样也调皮的很,以前农机厂子弟和周边镇的小孩隔三差五的打架,我也是经常参战,所以和张军可没少打交道。“嗯!周末,过来看看,省得那些混小子来惹事儿啊。”张军说道,他是当兵出身,转业后一直在厂保卫科。“都是本厂的人,能有什么事儿?”我不以为然的道。张军摇摇了头,道:“那不一定,咱们厂这舞厅对外也开放,女工们又多,周边乡镇的那些坏小子也喜欢来这里玩,怕怕和厂里那群愣小子碰,那麻烦了。”“嘿嘿,有你张哥在这,谁敢闹事啊?”我恭维着道,张军客气,我自然也得给他捧场。“好,小泉,你在这玩儿,我过去转转。”张军笑着和我招呼一声,转身离开了。“张科长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了?”我嘀咕着。“庆泉,那也得看人,你看他理睬过我没有?我站这儿,他当我是空气!”汪昌全愤愤的道:“这马屁精把边老板伺候得好,一般人他也不放在眼里了。”我笑了笑,没有搭腔,这年头哪地方不是这样?……我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汪昌全却叫了起来,喊道:“叶庆泉,你看,孔香芸她们来了。”听见汪昌全嚷嚷,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过去,两个穿连衣裙的女孩子悄悄的走了进来,问道:“前面那个白裙子的是孔香芸吧?”“是啊,怎么,才多久不见,你不认识了不成?”“那后面那个穿紫色裙子的呢?”“好像是子弟校才分来没多久的老师吧,好像和孔香芸关系不错,我经常看见她们在一块儿。”汪昌全仔细看道,“叶庆泉,快去,要不轮不你请了。”我摇了摇头,孔香芸初时是校花,现在长高了一大截,也愈发美丽了。高挑身材配白色的连衣裙,显得婷婷玉立,一下子把周围那些女孩子了下去。是和孔香芸一块儿来的那个女孩子也是身材苗条,我眼力甚好,那个女孩子甚至孔香芸还要稍高一点,一张瓜子脸总是浮起浅笑,两个酒窝看去很动人,正和孔香芸谈得起劲。果然,去请她们跳舞的人络绎不绝,但是两个女孩似乎并没有跳舞的意思,男士们纷纷遭到拒绝,不过都是本厂子弟,倒也没有什么尴尬。“孔香芸他们还挺傲的,这么多人请她跳舞都不跳,那她们跑来干什么?”我看见这情景,笑着向汪昌全问道。“你去请她肯定愿意跳,都老同学了,她们俩好像不大爱来跳舞,一个月能来一回吧,我们去请她们跳舞,她们可没有拒绝过。”汪昌全笑了起来,道:“叶庆泉,莫非你还怕被拒绝不好意思啊?孔香芸可还没有男朋友,你要真有意思可得抓紧,千万别让周伟这家伙糟蹋了。”我笑了笑,没说什么。门口又一下子挤进来不少人,看来厂里这舞厅的生意还真不错,想想也是,厂里这么多青年女工,周末晚出来放松一下,也难怪周边乡镇的年轻人都爱来这里玩。趁几个同学跳舞时,我去了次洗手间,刚刚走出来,汪昌全已经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嚷嚷道:“庆泉,不好,出事了,快走!”一听汪昌全说得这样紧急,我赶紧跟他往外跑,出去后见舞厅里乱哄哄的,音乐虽还响着,但角落里一大群人围在那里,我顾不得汪昌全,奋力分开人群挤了进去。果然是孔香芸和那个紫裙女孩子招惹的祸事儿,张军已经在里边了,但额头已急的满头大汗,显然是镇不住场子了。“张科长,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和我兄弟去请这两位小妹子跳舞,可她们俩是不给面子,你说这不是抽我耳光么?旁边这小子还敢在我兄弟面前咋咋呼呼的,信不信老子现在给你放点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