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的专属灵器们
app软件下载

我的专属灵器们
ios版游戏

玄幻  |  雪海翩然

我双手用力的摇晃猫的雕像,很快这只猫雕像就被我掰掉。正如苏笑嫣所料,雕像下面有个盒子,打开盒子,里面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和苏笑嫣描述的一模一样。这就是血灵眼了?我心中一阵激动,把血灵眼装进口袋,准备转身滑下去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谁啊?”因为有了血灵眼,我当然不会怀疑有什么邪祟靠近我,苏笑嫣的话我是非常的相信。可是转过头,一个鬼影都没有。我没有多想,以为是自己太紧张导致幻觉了。顺着柱子慢慢滑下去,可是刚滑到一半的时候,就不动了,感觉屁股被什么东西顶住了。我探头往下看了看,什么都没有,我又尝试往下坠,可就像坐在凳子上一样,怎么也下不去。顿时一股惊恐袭遍我全身,脑皮子都感觉要炸裂了。我连忙用心去询问苏笑嫣,到底是怎么回事,可苏笑嫣却没反应了。我心里那个急啊,这个时候没反应。就在这时候,我感觉头顶有人在对我吹气,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下,顿时吓得我几乎魂不附体。只见一个像猴子一样的东西,咧着牙在对我笑,那笑声就像磨牙一般,吓死个人。“我滴个妈呀!”我双手吓的无力,直接往下掉,掉到了地上。正要爬起来跑,那个像猴子一样的怪东西直接跳到了我的背上,双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别看那东西个头小,但是力气却大的惊人,任我如何拽,都拽不开那双干枯的手。甩了好一会,怎么都甩不掉,而且却被这家伙掐的快窒息了,眼睛的视线都模糊起来。“咯咯咯!”可能是见我快被掐死,这家伙又大声笑起来,声音很刺耳。就在我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跑了过来,速度很快,随即便听到掐我这怪物惨叫一声。同时我脖子也失去了束缚,掉在地上,我大口大口的喘气。“小娃子,你没事吧?”来人是郑道天,我连忙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他又及时出现,救了我一名,差点就把我感动的老泪纵横。还没等我煽情,郑道天就厉声道:“小娃子,你到底做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做啊!”我被他吓的有些不知所措。“不可能,这个东西叫血煞,通畅都是用自己的精血喂养,专门用来看家护院的,只要被它缠上,那就很麻烦,要么杀了他,要么他就一辈子缠着你,一直缠死你为止。”郑道天的样子不像在说谎,事情可能比较严重,我只好把苏笑嫣让我拿血灵眼的事情告诉了他。啪!郑道天听完,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我满脸打的委屈,可没有任何怨言,我知道肯定是我又惹上大麻烦了。如果惹怒了郑道天,他甩手不管我了,那我真是欲哭无泪了。“你个小娃子,你知不知道,这东西是靠精血养出来的,非常不容易对付,现在他跑了,我们必须要消灭他,不然就,麻烦了。““好的,大师,我都听你的。”随后,郑道天让我把血灵眼拿出来,然后用短剑将我食指割破,接着让血慢慢的滴进血灵眼之中。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但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任由他指挥。本来黑不溜秋的东西,一下子变成了红色,而且还晶莹剔透。“行了,你把这个戴起来,那个煞物伤害不了你。”我将血灵眼装好,然后跟着郑道天去找血煞。居郑道天所说,这个血灵眼是需要滴血认主,才能发出他的威力,之所以之前血煞缠上我,是因为血灵眼没有和我通灵,才没有反应。现在血灵眼和我通灵了,那个血煞就会一直缠着我。我本来以为区区一个血煞,对郑道天并非难事,可他告诉我,这血煞虽然不是很厉害,但是想要除掉它也并非易事。可他告诉我,这个血煞是通灵的,所以很精明。我们两人几乎寻遍了整间段家祖宅,去没有找到血煞的任何踪迹。而此时天也亮了。“唉,我们只能先回去了。”“大师,我们不找血煞了吗?”“废话,你已经离开收费站一整天了,不能离开太久,否则很麻烦,就算你不找它,它也会来找你的。”听了他的话,我不禁打了个哆嗦。然后和郑道天离开了东阳渡。由于是白天,所以速度比昨晚来的时候要快上不少,下午三点多就回来了。郑道天叮嘱我,血煞肯定会跟着气味找到我,但是我身上有血灵眼,它是不敢靠近我的,但是会用其他手段对付我,让小心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给他打电话。分开后,我就回宿舍去了。因为郑道天告诉我,我现在已经被诅咒,只能正常每天去收费站上班,否则会有麻烦。顿时心中又有种莫名的怒火,也不知道这个周天元到底知不知情,处处坑我。回到宿舍后,刚准备睡一觉,晚上还要上班,然后苏笑嫣就打来电话,让我去市里的大不同见面。大不同是市里一家比较高档的连锁咖啡厅。听她语气很着急,我也没有多问原因,连忙起身赶过去。大概一个小时,我就来到了约定的大不同。刚进门,就看到苏笑嫣单手撑着下巴,望着外面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从这个角度看去苏笑嫣比以往更加的迷人,她今天还穿了一身格子蓝色裙子,非常漂亮。我连忙拿出手机,忍不住打开相机拍了几张。收好手机,才走了过去。“小嫣,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啊?”苏笑嫣这才回过神来,关心道:“你没事吧?”“没事。”我摇头道。苏笑嫣告诉我,昨天夜里她肚子突然疼得厉害,所以吃了点药就睡着了,然后今天一早给我打电话,一直打不通,发信息也不回。因为心灵感应只能偶尔用,每次使用都会消耗不少真气。听她这么一说,我连忙拿出手机,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我手机关机了,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你没事就好。”接着苏笑嫣让我把血灵眼拿出来给她看,我没多想,就拿出来给她。苏笑嫣很认真的把看着血灵眼,过了好一会才递给我。“好好收起来,关键的时候,它还能救你的命。”收好之后,苏笑嫣说今晚她决定陪我一块去收费站,上次诅咒大爆发,我没有出事,有人肯定会再找机会来对付我。虽然血灵眼现在能对付一般的邪祟,但是如果出现居心否侧的人,那就不是血灵眼能对付的了的。“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我有些好奇,就忍不住问了出来。苏笑嫣顿时俏脸有色红润,仰着头道:“本小姐乐意,怎么样!”“我……”晚上,我们如约而至的来到了收费亭。现在有苏笑嫣陪着我,我一点都不害怕了,听郑道天说,苏笑嫣也是学玄术的,而且还不简单。

我变成了一只苍蝇
资源下载

我变成了一只苍蝇
广告服务

玄幻  |  川雪

王娟伸手摸了一下秦书凯的脸庞,有些无奈的摇头说,是啊,你说的有道理。在发改委工作这一年多,我算是看透了,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一套,为了各自的目的不择手段,我自己也是一样。我为了所谓的幸福,不到二十岁就委身刘大明,现在明明已经做了流产的手术,却又利用孩子的名义让刘大明帮我调动工作到市里,从一个无知少女到一个心思缜密的机关人,我付出了太昂贵的代价,但是我心底里也是有羞耻心的,我并不想像现在这样任人摆布,真希望你这样的好人,不要受到我这样的折磨,快点聪明起来吧,至少要学会自保。秦书凯忍不住伸手把王娟搂在怀里,他并没有完全听懂王娟说的话,但他能感觉到王娟言语中的真诚,她对自己是没有任何恶意的。明亮的阳光透过朦胧的窗帘射进卧室里,两个赤的身体相拥着,并没有迸发出以往的激情,只是没有任何阻隔的紧紧拥抱着,各自心里却都在想着自己的心思……秦书凯来到单位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时分。一进门就被邱科长拉住说,小秦啊,你怎么到现在才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秦书凯想起王娟对自己说过,邱科长为了升官提拔把自己主动送到田主任床上的事情,还有这个女人和刘大明也是不同于一般的关系,并且为了自己的利益,那是不可能得罪刘大明的,因此他看邱科长的眼神不由有些鄙夷。秦书凯心说,真看不出来,表面上正直仗义,做事风风火火的邱科长,背地里竟然也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不惜牺牲自己身体进步的人,平时对王娟那个样子,似乎自己是什么好女人,狗屁,***,看来自己真是错信她了。邱科长见秦书凯看了她一眼,却并没有搭理她的招呼,心里不免有些奇怪,走到秦书凯面前疑惑的口气问道,小秦,你这是病了吗?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秦书凯自顾往自己的办公桌上坐下后,又起身去倒水喝,陆长生觉察出秦书凯今天情绪的异常,不声不响的坐在一边瞧着他,却并不出声。邱科长跟秦书凯连说了两句话,却没有半点回应,她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再笨的人也感觉到了秦书凯今天情绪的些许不正常,邱科长只好自我解嘲的口气说,看来小秦今天有些闹情绪了,这可是难得的稀罕事。办公室里并没有人应和邱科长任的话,陆长生和秦书凯都跟没了耳朵一样,对她的话充耳不闻。过了一会,邱科长拿起一份文件指使陆长生去送给领导人,等陆长生一走,她立即起身把办公室的门关好,径直走到秦书凯对面坐下,一副关心的口气问道,小秦啊,你没事吧?秦书凯看也不看邱科长一眼,无所谓的口气说,邱大姐,我一个办事员能有什么事,很好,还活着。邱科长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说,哦,没事就好,上次你请我帮你找领导说情的事情,你还记得吗?秦书凯听了这话,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邱科长,难不成邱科长还真的帮自己说情了?她会有这么好心?邱科长一副神秘的模样压低声音说,小秦,我昨个亲自去找田主任了,把你的事情跟田主任汇报了一下。秦书凯心说,要是王娟跟自己说的话是真的,邱科长为了自己的事情跟田主任说说,倒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个女人要和领导睡觉,这也是一个理由啊。秦书凯一下子来了精神,赶紧问道,田主任怎么说?他会阻止刘大明,不让我下乡吗?邱科长见秦书凯的胃口已经被自己吊起,老谋深算的她,不紧不慢的叹了口气说,田主任说了,这件事咱们汇报的有些迟了,除非有办法推翻刘大明的决定,否则的话,就算他是一把手,也不能在这种小事上不给刘大明面子啊?毕竟他不在发改委的这段时间,单位里的大小事宜都是交到刘大明手里处理的,他安排谁下乡都是合情合理的。秦书凯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又没了精神,心里忍不住埋怨道,这个邱科长,既然事情没什么改变,说这么多废话有用吗?邱科长见秦书凯显然没听出自己这句话里的重点,冲着秦书凯使了个眼色说,小秦啊,我还是那句老话,这次的事情要想有转机,要想自己不被别人控制,那么可能就要靠你自己了。秦书凯忍不住蹙眉,很是不谢的说,科长,靠我自己什么?我要是有办法的话,又何必麻烦邱科长呢?邱科长咂巴了一下嘴巴,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说,小秦,你怎么忘了?上次咱们不是说好了,你被王娟老公董云霄那顿打可不能白挨,现在田主任已经回来了,只要你去告刘大明一状,说明这个刘大明不是很忙好东西,那么田主任就有理由收拾刘大明,到时候,我在背后再帮你说几句好话,还怕田主任不撤销刘大明做出的错误决定?秦书凯见邱科长旧话重提,心里一时有些犹豫起来,按照王娟的说法,刘大明已经从陆长生口中知道了自己要背后告状的事情,所以才会决定对自己打击报复,自己现在去田主任面前告他,难道他会没有提前准备?邱科长这个女人,表面上对自己的事情挺热心的,谁知道她背地里打的又是什么主意?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诸多事情,秦书凯也多了一份心眼,他并没有爽快的答应邱科长提出的要求,只是回答说,既然对于下乡挂职的事情没大的改变,自己还需要再想想。邱科长见秦书凯有退缩的意思,一下子有些发急了,她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叮当响,那就是秦书凯和刘大明闹起来,却没想到关键时刻在秦书凯这颗棋子上卡了壳。邱科长无奈的口气说,小秦,你就听大姐一回劝,这下乡管子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你要是到了乡下不小心犯了什么错误,那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你可不能放弃争取留城的机会,我这里可是卯足马力在田主任那里已经帮你做了不少铺垫工作,就差你这把火,事情说不定就有转机了,现在这种关键时刻,你要是掉链子的话,老大姐可就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邱科长越是着急的口气,秦书凯越是感觉到她的动机不纯,见邱科长逼的紧,他只好勉强答应说,邱科长,你让我好好想想吧,这毕竟不是小事情,下午我再给你个准信。邱大姐看出强逼下去,说不定只会有适得其反的结果,只好点头说,那行,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反正这事情是决定你自己以后前途的大事,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帮忙,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邱大姐重新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瞧着秦书凯的背影满肚子不痛快,原本她的计划是,秦书凯告状后,她再到田主任那里下点功夫,鼓惑田主任趁机会把刘大明给动了,到时候发改委正好空出一个副主任的位置出来,自己就有了更进一步的机会,却没想到秦书凯突然变的沉稳了不少,说话做事竟然让自己不太好控制了。邱科长任在心里暗想,***,这愣头青,等自己当上了副主任,一定要好好的修理修理他,明明答应好的事情,竟然言而无信,简直太过份了。这样的下属自己要有什么用?

我的鲸鱼先生
下载正版网

我的鲸鱼先生
平台客户端下载

玄幻  |  忆白玥

“老黄,你门路很广啊,这个年代还能弄到这样的烟?”陈六合跟黄百万蹲在工地旁吞云吐雾。“嘿嘿,这烟便宜。”黄百万大喇喇的说道。陈六合打量了黄百万一眼,笑道:“老黄,你说你在这干苦力,好歹也有一两百一天,干嘛要把裤腰带勒的这么紧。”黄百万毫不避讳的说道:“没,我一天只有八十,被工头抽去了一百二,他不说,但我知道。”想了想黄百万又道:“我有个小妹在离山里有十几公里的镇上读高中,我供着,苦我不要紧,不能苦了读书人,读了书才有大出息,不能像我。”“吃得了这个窝囊亏?”陈六合打趣的问道。黄百万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招牌式不讨人待见的笑容:“我十三岁走出大山的时候老母亲就跟我说过,吃亏是福。”陈六合没再说话,轻轻拍了拍黄百万的肩膀,他觉得身旁这个面黄肌瘦跟竹竿一样的刁民,肩膀很宽,脊梁也很硬!“黄大牙,你他吗的不用干活啊?今天是不是不想要工钱了?”这时,有个人模狗样的中年人走过来,对着黄百万就是一顿呵斥。陈六合昂头看去,脸上挂着笑容没有出声,黄百万脸上更是堆满了谄媚,道:“刘经理,好哥们来了,我陪陪他,最多几分钟,马上就去干活。”刘经理看了眼陈六合,眼神中露出轻蔑的神情,旋即对黄百万骂道:“干你麻痹,还敢跟我讨价还价?今天工钱减半,但活不能少干。”“得得。”黄百万点头哈腰,一点脾气都不带有的。等刘经理走了,黄百万看不出半点怒气的对陈六合歉然道:“六哥,嘿嘿,让你看笑话了。”陈六合摇摇头:“我倒觉得你以后肯定会比那个刘经理有出息。”黄百万咧咧嘴,问道:“六哥,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吩咐?”陈六合点头道:“你在杭城混了十几年,对这里肯定熟悉,是有一个事情想让你帮忙。”黄百万丢掉烟蒂,道:“那六哥算是找对人了,别的不敢说,就这杭城一块,哪条深街小巷就没有我老黄不知道的,说吧,什么事,我老黄绝不带眨眼的。”陈六合说道:“我手上有这么一个事情,有一定的危险,弄不好或许会丢掉小命,你敢不敢去做?”“敢!”黄百万想也没想,直接应承。“好,先看看这个再说。”陈六合从兜里掏出一团纸条,皱巴巴的,黄百万接过来打开看了一眼,也就分把钟的时间,他就用打火机把纸条烧了。黄百万的脸色变得有些凝重:“六哥,给我多久时间?”“两天。”陈六合伸出两根手指,顿了顿,又笑问:“你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要去招惹他们?”“六哥吩咐的,我老黄只管办事,我脑子不好使,只有一膀子力气。”黄百万说道。“你自己小心点,黑龙会不是什么善茬。”陈六合站起身。陈六合走了没多久,黄百万就吐了口吐沫,站起身,直接向工地外走去,身后传来刘经理的喝骂:“黄大牙,你他吗的死去哪?不要干活?我看你他吗是活腻了。”而黄百万则是头也不回的摆摆手,他觉得他自己就从没有像今天这么潇洒过。两天的时间眨眼即过,两天里,陈六合什么也没干,就是整天游手好闲,除了雷打不动的洗衣做饭和接送沈清舞,最大的乐趣就是把破三轮骑到哪个广场公园,看着形形色色的都市丽人与丝-袜白-腿。陈六合对大长腿一直是情有独钟,当然,也少不了超薄丝-袜的锦上添花,他一直认为,丝-袜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伟大的创造,具有无比巨大的杀伤力。女人穿了能征服男人,男人穿了能征服银行,当然,女人是穿腿上,男人是穿头上,但都有着征服的效果!两天里,秦若涵给陈六合打了无数个电话,但每次陈六合都是漫不经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得秦若涵几次都想冲过来咬死这个混蛋王八蛋。也不知道那娘们现在对陈六合是不是已经彻底心灰意冷,但这些,陈六合丝毫不去在乎,不慌不忙、不急不缓。值得一提的是黄百万,这家伙已经有两天两夜没回来过了,也没有任何消息。陈六合倒也不担心,如果黄百万连这点事情都做不了的话,那活该这辈子只能苦苦挣扎。交给黄百万的那点事情,如果他自己出马的话,自然是能够轻松搞定,但黄百万既然想活出个人样,那么自然需要付出,陈六合不是雷锋,不会施舍。机会他已经给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黄百万自己的本事。这晚,正当陈六合和沈清舞在院子里吃晚饭的时候,消失了两天的黄百万终于回来了,只不过此时此刻黄百万的样子有些狼狈。蓬头垢面嘴角淤青不说,破旧的衣服上还沾了鲜血,几条刀口散布在肩膀、背脊,大腿上也挨了一刀,血淋淋的,走路一瘸一拐。看着黄百万,陈六合没有起身迎接,让黄百万一瘸一拐的走到身前,沈清舞没有言语,更没有多问,默默的回到房里,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个医药箱。虽然遍体鳞伤,但黄百万从走进院门的那一刻起,嘴角就咧着笑,他从怀里掏出几张相片,放在陈六合眼前:“六哥,这些或许对你会有用。”陈六合没有去看那些相片,而是打量了一下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从沈清舞手中接过医药箱,道:“我帮你处理下伤口。”黄百万身上的刀口不轻,有一处可以见骨,陈六合拿针线帮黄百万缝上的,没有麻药,院内自然响彻着黄百万那杀猪一样的惨嚎。不过这看似弱不禁风的汉子倒也算是个硬骨头,就着一口烈酒,楞是扛了过去。处理完伤口后,黄百万的脸色发白,嘴唇都在颤抖,点燃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对着陈六合咧嘴直笑。陈六合问道:“这两天没少吃苦头?”“跟我当年在湖北那边行骗的时候差远了,三天两头被人追着满街砍。”黄百万说道。陈六合点点头,这才拿起那些相片看了看,那一幅幅亲密甚至淫-秽的画面看得陈六合津津有味,相片有十多张,男主角是同一个人,女主角却有三四个。黄百万在一旁讲解道:“这家伙就是周云康,这瘪犊子风流的很,两天换了四个娘们玩,那些娘们长得是一个比一个水灵,看得我都想上去给那些娘们一炮子。”黄百万接着道:“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周云康不但好色,而且色胆包天,说出来六哥估计都不相信,这狗东西不光玩良家,还玩少丨妇丨,甚至连他老丈人的情人都不放过,简直是做多了孽,可谓是百无禁忌。”“哦?”陈六合来了兴趣。说起这事,黄百万也是浑身来劲,指着一张相片上的风韵妇人道:“这奶-子大屁股圆的大娘们看到没,她其实是黑龙会会长张永福的二奶,可在暗地里,跟周云康也有一腿,你说这特么的是不是很刺激?”陈六合没问黄百万是怎么查到这么多的,也没问他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虽然他知道过程一定很凶险,但很多事情,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攻略目标每天都想死
最新客户端

我的攻略目标每天都想死
资源下载中心

玄幻  |  湘歌瞳瞳

下腹处突然一钻心的痛感传来,先就好像那里有千万根长针在里面搅动翻转,每一根针都牵动着无数的神经细胞,我忍不住地大叫起来,虽然一些残存的意识告诉我,这大半夜的,不能这样鬼哭狼嚎,太丢人了,也太扰民了,但实在没有办法啊,一个人的忍耐力毕竟是有限制的,过了那个界限,一切人为的道德感都不存在了。模模糊糊的意识中,我感觉我浑身被汗湿透了,还感觉屎门流淌出了很多物质,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失去意识了——感谢老天爷给人类的这个设定——当你的感受超越了你意识的承受范围时,就让你失去意识,以此来避免过度的痛苦。当我醒来时,我发现我身上盖着一张白色的被子,头顶的天花板也是白色的——麻蛋,我不是躺在太平间吧,我一个激灵坐起来,一下子所有的感官都醒过来,鼻子里传来浓烈的消毒水的气味,一闻这味儿就知道是在医院里,我的右手边是白色的墙,左手边被白色的帘布包围着,床头有一个铅灰色的铁柜子。再看看我身上,穿着蓝白条的病号服。我轻轻地掀开白色的被子,将双脚从床上挪到地面上,灯光隐隐约约,看不到鞋在哪,脚面落在地面上,感觉凉嗖嗖的,看来真是大病初愈肾子虚啊,这可是南方的十月啊,不该觉得凉才对。两只脚的大脚趾在地上搜罗了好一会儿,都搜不到鞋,突然一个声音幽幽地响起:“叔叔,你是在找鞋吗?”那声音颤颤的,就好像以前的卡带受了潮发出的声音一般。“是啊!”,我答到,完全没过脑子,等自己清醒些了之后,吓得打了个激灵:这可是在医院的大晚上啊,看不见一个人,却听到一个阴侧侧的声音跟我说话,我踏麻不是撞灵了吧?我僵直了身子,不敢动(要是你,你敢不敢动?),只敢转动着眼球,就在我右眼梢处,我看见了一个留着锅盖头的小男孩,大概四五岁的样子,全身发着蓝莹莹的光。这下我彻底不敢动了!“叔叔,你能看见我吗?你知道我妈妈去哪了吗?”,锅盖头男孩说着裂开嘴笑了起来。虽然面容怪异,但她的笑其实还是挺美的,我的心扑腾扑腾地跳着,快冲破了胸口,要跳出来似的。“叔叔,看见我妈妈了吗?”,小男孩一边问,一边皱起了眉头,脸上显露出丝丝黑气。真的撞诡,装死肯定是没用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港台鬼片里不是说嘛,不肯去投胎的鬼魂,要么是有未完成的心结,要么是以为自己还没死,完成了心结或知道自己已死去之后,它就会去投胎了——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修通,还有一些人是含怨而死,因怨气浓烈不肯去投胎,修通前要为它化解怨气——这就是超度。如果那些灵体影视信息准确的话,我就还是有救的,从西瓜头的形象上来说,不是恶鬼,我只需要帮它修通了,它自会去投胎。想到此,我深呼吸一口,装着胆子开口,展开我人生中第一次与鬼的对话。“可以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吗?”。“球球,叔叔你看见我妈妈了吗?”。“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啊,她长什么样的?叔叔可帮你打听下!”。“嗯~我妈妈叫陈玉芬,她长得可好看了,胖嘟嘟的。”,说起这些的时候,这小灵体眼睛里有光。从她的表述看,我无法想象他妈妈有多漂亮,但所有小孩都认为自己妈妈最好看,我也可以理解。但对于要找人来说,这小鬼提供的信息就太少了点。“可以告诉我你们家住哪吗?记得你妈妈的电话吗?”“我们家住国会山,我妈妈的电话是XXXXXX”。就在这时,围在床边的帘子突然被掀开了,进来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一张像大饼一样圆的黑脸,眉毛特别稀少,少得几乎没有——楼下保安张叔。我有点懵,不知怎么开口。旁边还有一个小鬼。“林老板,你可算醒啦!”,张叔叫所有住户都叫老板。“你不知道,昨天晚上,可吓人啦……”。在张叔的表述中,我得知,我日前天凌晨被张叔送进医院的,前天晚上他巡逻到三楼时,就听见我鬼哭狼吼,比老家女人生孩子都叫唤得厉害,当时有几个邻居站在我门口叫门,但里面没答应,就只是自顾自地叫唤,杀猪似地叫唤。在几个邻居的帮忙下,张叔把门给撬开了,一进屋,几乎没臭晕了。我躺在地上打滚,身下是一摊水渍,身上也是湿透透,就跟从水里刚捞上来一样,闻那味道,比喝酒后呕吐物还要难闻,有汗臭味,有尿骚,还有、还有屎臭(好吧,请忽略这些,谁再提我跟谁急!),不知哪个邻居叫来了救护车,我被抬上了救护车,医生一问谁是病人家属,必须要有个人同去,张叔便一起跟了过来。张叔接着断断续续地往下说。你被抬进急救室,检查了一会儿就被抬了出来,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健康得很,就是出汗太多,虚脱了,挂几瓶子盐水,好好休息应该就没事了。以为你马上就会醒,结果你睡了一天,又让医生来给你检查了一遍,说没事,只是睡着了而已。我从来没有这么麻烦别人,一下子感觉怪不好意思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只是一个劲儿地说:太麻烦你了,张叔。其它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在这个城市中打拼了这么久,要说朋友也有几个,结果救了自己一命的,竟然是毫不相干的保安与几个名字都不知道的邻居。真是世事难料,远亲不如近邻啊!想到我在上初中时,因为得了甲性肝炎,不能太累,想在离校很近的姑姑家住几天,结果姑姑都不肯,人与人的差距真是大啊!想到欠了张叔与邻居这么多,我以后都不知道与他们怎么打招呼,怎么相处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喜欢欠别人!也不习惯欠别人!用心理学的理论来解释的话,我这种状态是因为幼年时冷漠人际关系,导致潜意识中不想与人建立深度的人际关系。身为心理师的我,理论我都懂,但童年的创伤并不是懂不能解决的,它的治愈需要时间。就在我感慨时,张叔开口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不要瞎想,人偶尔有个意外状况很正常。做人嘛,不就是你帮我帮你,帮着帮着就认识了,也没什么欠不欠的,不用不好意思!”。虽然说张叔只是个没什么文化的保安,但他就是个生活里的心理学家啊,很明显他看出了我的心思。盯着张叔真诚的眼睛,脑海又浮现出那机器人般的声音:读书人啦,就是脸皮薄!书读多了,人就成呆鸡了!哈哈,这就是张叔没有说出口的心声,这相似的内容,我阿爷(爸爸)就说过,那时他不想让我上学,想让我跟他一起捡破烂。那时听到阿爷的话,很生气。但这次听到张叔的心声,我却完全没有生气,而是感觉到浓浓的暖意。“谢谢你,张叔!”。我跟张叔聊了会儿天,就让他回家睡觉去了,不好意思老耽误人家。

我的夫君是个大魔王
    广告服务

    我的夫君是个大魔王
    玩家引导

    玄幻  |  慕灵

      《办法》扩大了适用范围,增加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小额贷款公司、银行理财子公司等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要求银行机构履行客户尽职调查义务时,按照法律、行政法规或部门规章的规定需核实相关自然人的居民身份证或者非居民身份证件的,应当通过中国人民银行建立的联网核查公民身份信息系统进行核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