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天官赐福
日志计划

天官赐福
介绍演示

玄幻  |  姗玫

白组的能力我相信是没问题,可她一个人管两个组,会不会太辛苦了?您说的也是,我想要不就让她以二组为主,至于一组,是不是可以考虑让李沧海作为副组长多帮她分担一些管理工作,沧海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这个小伙子来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成长还是很快的,让年轻人多历练一下,也有利于我们的人才储备。祁薇见陈环宇已经有了成熟的安排,便想做个顺水人情,对李沧海,她也是赞许的,可又觉得没必要把人情都给了陈环宇,便说,您的安排很妥当了,这样最好,不过研发中心各组一直没有副职,现在突然设副职,恐怕不好下文件。陈环宇听祁薇这么说,担心她有自己的想法,再说下去会夜长梦多,便说不需要下文件,现在是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吧,只要您那边不反对,我在中心内部安排就行了。祁薇笑着说,如果不涉及公司的任命文件,就属于中心内部的管理事务,我这里肯定是没什么意见的,您可以直接安排。陈环宇赶紧说那就没问题了,我先谢谢祁部长,改天请您喝酒?祁薇笑着说,喝酒还是免了,不过您还是要抓紧物色合适的人选,空着职位终究不是办法,三五个月还好说,时间久了,老板要怪我这个人事部长失职了。放下电话,祁薇不由得想这个陈环宇太会算计了,借着邓国初辞职,他这是在研发中心进行人事布局了,从那次吃饭来看,白雅荷和李沧海都是他信得过的人了,这样安排,他可是一举两得了。陈环宇放下电话就让白雅荷组织一组和二组开了个会,他亲自宣布了自己的决定,一组内部原本的气氛就要团结的多,而来的较早的黄猛和宋春又不是有什么上进心的人,所以反应不大。倒是二组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交头接耳起来,邓国初离职,对二组的熊大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比李沧海还早来几年,在二组算得上元老了,一直看不上邓国初那种混日子的状态,可被邓国初压着,没机会表现,他本以为邓国初走了,自己有出头之日了,没想到陈环宇一句话,把白雅荷派了过来,最可气的,竟然让才来不到两年时间的李沧海做了副组长,他不禁在心里骂起陈环宇有眼无珠了。散了会,熊大伟默默的回到办公室生起了闷气,甚至也想像邓国初那样,干脆一走了之,可转念一下,自己和邓不同,邓好歹干了几年部门领导,有部门和项目的管理经验,有这样的经验,他要比自己值钱得多,而自己则不然,还没有完全的证实自己的实力,想到这,他便想还是得努力在二组干出成绩,就算不能晋升职位,好歹也要独立干几个拿得出手的项目,让领导看看,也给自己跳槽增添一些砝码。有了这些想法,熊大伟比以往更加积极了,以前有邓国初压着,他很少有机会去陈环宇办公室,现在邓辞职了,而白虽然兼职二组组长,行政管理上自然手到擒来,可具体业务毕竟是半路出家,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这就给了熊大伟更多的理由向陈环宇汇报工作了,两个月下来,陈已经多熊大伟充满好感了。这两个多月,李沧海明显要比以前忙碌了,有了副组长的名义,白雅荷可以把一组很多事务性甚至专业性的工作名正言顺的交给他了,而黄猛和宋春这两个滑头,也有了更多的理由把出差的工作推给李沧海了,李沧海出差也比以往更加频繁了。陈璐看着李沧海当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副组长却比以往更忙了,心里为他鸣不平,可她也知道,自己更是名不正言不顺,只好看着他整天忙前忙后,想要帮他,却无计可施。转眼间又是一年春节,过完年回来研发中心事少,陈环宇便又想起一二组的人事安排来,按当初祁薇的语气,她顶多给自己半年的时间,否则恐怕就要考虑外部招聘了,眼看着四五个月过去了,如果再没有一个稳妥的安排,显然是说不过去了。这四五个月,熊大伟和陈环宇走的很近,没事就往陈环宇办公室跑,陈璐看在眼里,每每提醒李沧海,让他多和陈总走动走动,可这傻小子却依旧和往常一样,有事就找白雅荷,从没有主动去找过陈环宇。这一天,白雅荷找陈环宇汇报完一组和二组的工作,刚要出门,却被陈环宇叫住了,白雅荷便又回身坐了下来,陈笑着说,这几个月一组和二组你两头兼顾,辛苦你了。白雅荷笑着说,应该的,然后便不再说话,等着陈环宇的下文。陈接着说,当初让你兼职,也是权宜之计,让你多分担了很多工作,却没有正式任命,这对你是不公平的,我想既然公司没有任命,还不如找个人来帮你分担一下。白雅荷听陈这么一说,便料到他是在考虑两个组的人事安排了,便说,其实我也没分担太多,当初您安排沧海做一组的副组长,我的重心就转移到二组了,一组那边,倒是沧海多分担了不少。陈环宇便迟疑了一下,说沧海是比较踏实,不过二组这边的情况他不太清楚,你看熊大伟这个人怎么样?白雅荷听陈环宇提到熊大伟,便知道他是有心考虑熊大伟了,只是自从白兼职二组以来,这个熊大伟没事就往陈环宇办公室跑,根本没把白这个组长放在眼里,白雅荷早就对他越级汇报心存不满了,如果让这样的人上去了,那将来肯定会给自己制造麻烦的,倒是李沧海,虽然挂名副组长,可是位置摆的很正,只要白雅荷这个组长不说话,李沧海绝不会主动找陈环宇。想到这一层,白雅荷便说,大伟这个孩子也还是不错的,邓国初辞职后,他表现的也很积极,在业务上,他和我沟通的不多,可能您比我更了解吧,如果您觉得他合适,我也是支持的。不过我觉得考察一个人,还是应该从更长时间的表现来看,不仅要考察这个人是否是一名优秀的员工,还要考虑这个人是否具备拟任的领导岗位的能力,而这一点,光从业务水平是看不出来的,要看细节,这些您比我更清楚,我有点班门弄斧了。陈环宇看着白雅荷不说话,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女人是一个很有思想并且非常理智的人,心想假如能够早点发现她的这一优点,和她搞好关系,说不定对自己能有更大帮助。陈环宇又低头想了会,笑着说,你说的有道理,之所以和你说,也是觉得你的意见一定会有所帮助的,我再考虑一下,你先回去吧。白雅荷点了点头出去了,陈环宇却再次陷入沉思,他在想白雅荷的话里的含义,她说熊大伟和她沟通不多,却说自己更了解他,想必对熊大伟直接向自己汇报工作有所耳闻,这一点以往自己确实是忽略了白雅荷的感受,又想起当初安排李沧海去给刘艳帮忙时,李沧海提醒自己和白雅荷说,便觉得在这方面,李沧海确实要比熊大伟更有职业素养;而当初邓国初辞职,也是李沧海含蓄的提醒,让自己静下心来去考虑对策,稳住了中心的局面,便觉得这个小伙子不仅工作上踏实,而且在思想上也要成熟的多;更为重要的是,白雅荷显然是更中意李沧海,如果尊重她的意见,至少他们两个能团结一致和自己一条心,而熊大伟虽然现在对自己殷勤,但和白雅荷显然会有矛盾,一旦真的提了他,那自己将来肯定还要分心去调和他俩之间的矛盾,那样对自己也是极为不利的,况且熊大伟这种人,可以越级向自己汇报,那将来也很可能越过自己和老板汇报,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制造麻烦,想到这,陈环宇对熊大伟的热情便消减了许多。

教室天花板掉落
安装指导

教室天花板掉落
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薇雨

足足数十人之多!乌压压一片,凶煞滔天,仿佛一群西装暴徒,令人胆颤。“大姐,出什么事了?”为首的那名大汉,虎背熊腰,整个人犹如一座铁塔一般,泛着凶煞之气。他,便是血玫瑰手下第一号战将——黑虎!堂堂的地下拳王,江市威名赫赫的狠人。这一刻,酒吧内的音乐,消失了,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尽数聚焦在血玫瑰的脸上。惊骇!疑惑!所有人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血玫瑰会露出这般失态的神情。“快!会所清场!我们的BOSS到了!”什么!听到血玫瑰的这句话,无论是黑虎,还是周围的所有顾客,全部愣住了。BOSS?众人根本无法想象,究竟是何种人物,才有资格被堂堂血玫瑰,称为BOSS?哗!一瞬间,整个一楼内的所有顾客,全部沸腾了,一个个骇然欲绝。然而,依旧未止。血玫瑰当下继续说道:“黑虎,派人守着号包厢!严禁任何人打扰BOSS!”!听到这话,一道道目光,纷纷看向二楼的一个包厢。众人的心头更是掀起了惊天骇浪,他们知道,那一个包厢内,竟然进了一条足可轰动江市的一条狂龙。只是对于外面的一切,包厢内的所有人,根本无从得知。而此刻,一道道充满着嘲讽和鄙夷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林凡的身上。“靠!原来他就是我们白伊女神的老公?天哪,这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尤其,这牛粪还不新鲜!”“谁说不是呢!你看看他,穿的什么破烂玩意!这不是来丢人的吗?”“……”一道道议论声,在包厢内响彻起来。足足十几名老同学,尽数在暗暗奚落嘲笑林凡。尤其,这些人的声音虽然压低,但是依旧可以听得清清楚楚,仿佛林凡这一刻,成了所有人嘴里的笑话一般。看到这幕!温倩的嘴角,不由勾勒出一抹幸灾乐祸的弧度,她早就劝这个废物不要来,现在怎样?丢人吧?难堪吧?哼!想到这里,温倩当下一招手,将所有的嘲讽和奚落,压制下来后,对着在座的老同学说道:“各位,我来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我们校花女神白伊的老公——林凡!”轰!话语一落,顿时包厢内的嘘声、嘲笑声,瞬间涌起。然而这还不止,温倩继续满脸玩味的说道:“另外,刚刚来的路上,发生了一起车祸!被撞的车,乃是天龙集团大少徐子恒以及会长独子张天的兰博基尼!而肇事者,便是林凡!”什么!听到温倩的这句话,所有人全部吓懵了。被撞的可是徐子恒和张天的兰博基尼!天哪,谁不知道两大恶少威名?而这个废物,不仅得罪了两大恶少,竟然还大摇大摆,来参加同学会,这不是要连累他们吗?一瞬间,周围的不满声和喝骂声,更是此起彼伏,每一个人看向林凡,犹如再看一个小丑一般。群情激奋!“温倩,你……”白伊的俏脸,惨白一片。刚刚进来之前,她将车祸的事情,告诉了温倩,原本想着让温倩帮自己想想办法,却没有想到,自己的闺蜜,竟然转眼便告诉了大家。温倩没有丝毫愧疚,反而拉着白伊,安慰说道:“白伊,不用担心!我们林光耀班长,可是天龙集团的部门经理,和徐子恒大少关系极深,有他帮你说话,自然安全无事!”说着!温倩不由看向一名带着金丝眼镜,相貌英俊的青年:“我说的对吗?班长!”林光耀!便是以前白伊的班长,同样,也是白伊最为狂热的追求者之一。林凡可是知道,之前很多次,林光耀给白伊送花,甚至光明正大去白伊家,要接送她,都被白伊统统拒绝。听到温倩的话语,白伊的精神一振。她这才想起来,林光耀确实在天龙集团任职,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和徐子恒有交情。当下,白伊不由满脸忐忑的看向林光耀,紧张的问道:“班长,您能帮我和徐大少说一下吗?林凡他真的是无心的!”机会!看着白伊紧张而又不安的神情,林光耀的心头,狂喜至极,知道自己机会来了。他没有想到,自己女神还有求着自己的一天。只是,帮那个废物求情?做梦!虽然林光耀心头冷笑不已,但是脸上却浮现出浓浓的热情笑容:“没问题!白伊,这是一件小事,我和大少打个招呼就好!”“真的吗?太好了!”白伊听到这话,俏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喜色,感激的对着林光耀说道:“班长,真是太谢谢你了!”白伊感激莫名。只是,林凡却是看到,林光耀揣着裤兜的手,不断的转动,显然在暗暗发着讯息!不用猜,林凡也可以确定,林光耀在向徐子恒报讯!这一幕,不由让林凡看向林光耀的眸光,阴冷了几分。与此同时!就在林光耀发讯息的时候。整个江市,已经彻底的乱成了一团。政府部门、丨警丨察系统的一辆辆车,在大街小巷,不停的寻找一辆奔驰。天龙集团,一个个高层领导,坐着豪车,满大街的寻找林凡和白伊。十分钟!二十分钟!半个小时!在这段时间内,徐子恒和张天的额头汗水,仿佛打开了水龙头一般,哗啦啦,不断的流淌。他们的老子,每隔几分钟便会打来一次电话,每一次都是骂的狗血淋头,这让两位恶少,简直疯了。“该死!这位林先生,究竟有什么恐怖的背景!怎么会让我爹,吓成这样!”徐子恒的面色,闪烁着惊恐。他老子已经发话!若是得不到林凡的原谅,那么他将被赶出家门,一刀两断,彻底沦为弃少。不仅是他!一旁的张天,更是差点被吓哭了,他看着徐子恒,满脸绝望的说道:“子恒哥!现在怎么办?我老子已经发话,要是得不到林先生的原谅!他真要弄死我!绝对是真的!”恐惧!张天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自己老子如此疯狂,他有一种预感,若是自己没有得到林凡原谅,他真的会死。听到这话,一旁的徐子恒,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而就在他想要安慰一下张天的时候!滴滴!一条短信的声音,响了起来。“玛的!哪个王八蛋这么不识趣!有消息不知道打电话吗?发个屁的短信!”徐子恒心头怒火更胜,骂骂咧咧的拿出了手机。顿时看到,短信来自林光耀。“林光耀这个王八蛋,这个时候给本少发信息,若是没有重要的事,看我不剥了他的狗屁!”徐子恒脸上森然涌动,手指一点,将短信点开!“少爷,姓林的在盛世包厢!速来!”轰!当看到这条消息,徐子恒的身体,不由狠狠一颤。紧接着,无边的狂喜,瞬间涌上心头:

司藤
正式版下载

司藤
规则大厅

    玄幻  |  洛黎灵

    缓了半天蓝昊才比比划划的说道:“没问题,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给你点线索,那一男一女穿着没袖的黑色皮衣。”没袖的皮衣把林语苏说愣了,大热的天怎么可能会有人穿皮衣,还黑色的,那不得捂死人呀,可她之前没说过收藏家怎么死的,蓝昊说的头头是道,由不得她不信。带着一点疑惑,林语苏先拿出来一千块钱预付款递给蓝昊,保证查到凶手一定兑现五万块钱。蓝昊巴不得林语苏快点找到凶手,五万块钱就能进入自己的腰包,但不能表现的那么强烈,笑呵呵的把林语苏送到门外:“林妹妹常来啊。”“事成了一定来。”林语苏身上打了个激灵,上车后一脚油门消失在老街尽头。蓝昊进屋还想着五万块的美事呢,见到蓝洪又坐在了椅子上,在向他招手,让他过去。脚下紧捯饬,刚刚靠近蓝洪,啪的一声蓝昊这脸呀又肿了一边,捂着脸很委屈:“爷爷我又怎么了,下次能不能先让我知道哪错了?”“满嘴跑火车我都不生气,生气是五万块钱就激动的心跳两百下,说你不争气,一点都没错。”蓝昊委屈的退后一步,不敢再向前:“五万块不少了,我这么多年赚的最多的一次是白天骗张琦五千块,爷爷你帮我感应到了凶手的背影,五万块赚的多简单。”见蓝洪依旧板着脸,蓝昊试探着问:“爷爷,你说我干点啥能赚大钱呀?”“你过来。”“我不去。”“我不打你了。”蓝洪发话了,蓝昊才敢到他身边侧过耳朵,蓝洪说道:“活人的钱不好赚,你如果赚活人的钱,很快就能花上死人的钱。”“爷爷,那赚死人的钱我也花不了呀?”蓝昊捂着脑袋就要往后退。啪的一声,蓝洪已经在蓝昊的身后给了一个大脑壳,疼的蓝昊蹲下喊:“爷爷你怎么又打我!”“你不动脑子呀,谁让你花死人钱了?要的是死人的陪葬品,为他们做点事回报相当丰厚。”蓝昊恍然大悟,他挖空脑袋也想不到赚死人钱呀,想去抱蓝洪又退回来重新站在了椅子边,他不想再次挨摔。赚死人钱对蓝昊来说很难,对蓝洪来说轻而易举,就在这祖宅开一家通灵商店,不光卖纸钱香烛,兼职迁坟寻魂。“爷爷,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说完之后蓝昊就往门口跑,被打怕了,再惹到蓝洪脑袋上又得多个包。蓝洪总算是放过蓝昊一次,没有出手,叫蓝昊照办,走过去给蓝昊开了天眼,道行深不可测。“天眼开了,陪我出去走一趟。”蓝昊想说大半夜的出去干嘛,话到嘴边硬生生憋了回去,屁颠屁颠的跟在蓝洪的后边出了门。开大门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踏出一步腿上顿时凉飕飕,抬头一看家门口就像拍戏一样走着各种各样的灵人,还有灵人向他笑。“什么时候开始拍电视剧了,铠甲都有,真带劲!”蓝昊觉得挺好玩,再仔细看就不对劲了。“哎呀妈呀,这都是啥呀!”叫唤着就往院里逃,鞋都跑丢了一只。蓝洪回院里把他揪了出来:“没出息的玩意,给你通了天眼就为了看到你周围的灵人,不然你怎么做买卖?”“我知道了爷爷,你放开我吧。”蓝昊脚还没有沾地呢,被蓝洪放下后,对周围的灵人又点头又哈腰。行走的灵人不怕蓝昊,怕蓝洪这个道行极深的老头,蓝洪突然吼一嗓子,声如洪钟,召集过路的灵人到家门口来,在大门旁边的墙上,伸手画出一个方框,里面写出通灵商店四个大字。蓝昊上前摸索,四个大字透过自己的手指浮在墙面之上,非常神奇,聚集在通灵商店门口的灵人纷纷上前为蓝昊道贺。蓝昊见到就回礼,差点把腰给折喽,回家趴床上闭眼就着了,没等睡香呢,蓝洪揪着耳朵把蓝昊从床上拉起来。“出去锻炼,学道术不能偷懒。”“爷爷这才六点呀,你再让我睡会行不?”蓝昊困的都不怕疼了,愣是往床上拽。做爷爷的也不能太狠心,蓝洪微微一笑:“孙子,不想赚钱了?”蓝昊倾斜的身子,自动站直了,嘿嘿着往外走:“爷爷,做人就该早睡早起,积极上进。”腿比蓝洪还要快,那速度比兔子还快,一溜烟就没了踪影,蓝洪看着蓝昊远去欣慰的点点头,觉得这个孙子还是可以教化的,移步跟了上去。蓝昊转过街角,发现有人蹲在背阴处打哆嗦,脚步停下来,上前问:“老伯需要帮忙吗?”“孺子可教。”咳嗽一声,打哆嗦的老伯在蓝昊眼前突然消失,消失的干净彻底没有一点痕迹留下。蓝昊看向身后,想问问蓝洪怎么回事,蓝洪早就回到了吊坠中,脑海中传出:“那老头身份很高贵,你走运了。”说别的蓝昊没精神,一提到走运,精神头十足:“爷爷,你就是我财神。”“脚别停,你这小体格再不练,等我走了你镇不住那些灵人。”蓝洪说的严肃,蓝昊身体一晃,脚迅速飞跑起来。跑起来精神抖擞,回家时连滚带爬,蓝昊长这么大也没有受过如此强度的训练,吃不消,张琦带着烧鸡、肘子来看他,他也没从床上起来。“你把肘子拿过来。”蓝昊在床上勾勾手。张琦小心翼翼的端着肘子到了蓝昊身边,满脑子的疑惑,不知道大师怎么起不来床了,嘴上不敢问,专捡高兴的说:“大师,你不知道呀,我把那石狮子挪了一次,运气就来了,去南村替人挪坟,捞了块银元宝,出手卖了六万,这是一万块我孝敬你的。”说话间就把一摞钱放在了床边,蓝昊心想瞎猫碰上死耗子了,以前一次都没准过,还被人追着打,看看钱又看看张琦:“你给人家挪坟,懂风水吗?”“我不懂,我做体力活的,起坟、挪坟专门挖坑,大家都叫我掘墓人,赚点辛苦钱,在旧坟,他们本家人没发现有块元宝,我揣兜了,大师你给我破解霉运,我可不能忘了你。”张琦伸手给蓝昊掰了一个鸡腿。蓝昊突然觉得精神了,身上也不乏力了,坐起来吃着鸡腿对张琦说:“你懂挖坟、迁坟?”“做坟是祖传的手艺,谁家要迁坟动土,都找我干活,我做坟规矩,大家都信得过。”有祖传的手艺人,蓝昊就更高兴了,蓝洪给他开的通灵商店想赚钱就得有会迁坟的手艺人,蓝昊不会这活儿,眼前的张琦可不能放走了。下床拉着张琦,提着烧鸡和肘子到前厅让张琦坐好,蓝昊拿出来一瓶好酒,倒满两杯酒:“张琦,以后你跟着我干吧,保你挖不完的坟,钱少不了你的。”“大师,我就信你的,你不光给我破解,还给我找活儿干,以后我跟定你了。”张琦这次赚了五万块,已然把蓝昊当成了神仙,能跟着神仙做事,就是赶他走他也不会走。张琦成了蓝昊第一个员工,不过具体做什么蓝昊还不敢透露,怕张琦吓跑喽,再去找这么个挖坟的手艺人可就难了。吃点东西,蓝昊和张琦开始张罗购置香烛、纸钱等物品,办手续的事张琦比蓝昊还在行,营业执照很快就办了下来。

    浴血黑帮
    客户端下载

    浴血黑帮
    客户端旧版

    玄幻  |  青陌

      配发过时的新闻图片,BBC试图误导读者的心思不言自明。而长期以来,BBC在涉华报道中抱持强烈意识形态偏见,多次炒作涉疆、涉疫情、涉港等不实信息,甚至炮制假新闻。

    cba季后赛
    支持可靠

    cba季后赛
    支持哪个好

    玄幻  |  玖兮

    天绣的稀有程度虽然比不上古董,但在特别的人眼里,却是愿意高价求购的好东西。董雅洁专做女人生意,她比谁都知道,那些有钱的贵妇会花多少钱来买一件独一无二的天绣制品。“刚才我说要多少有多少,确实是夸张了点,”萧晋适时开口道,“但是,像这样的,一个月二十件,还是没有问题的。”董雅洁不太关心数量,她的公司走的就是高端订制路线,稀少,才能昂贵。“为什么都是……肚兜?”“呃……”总不好说这些都是从一个小寡妇那里拿的,萧晋尴尬的挠挠头,胡邹道:“那什么,这个……拿着方便。”董雅洁不疑有他,点点头,又仔细研究了一会儿,这才正色看向萧晋,问:“你想怎么合作?”萧晋说:“很简单,你提供图样、布料和针线,我负责找人绣制,不过你要先预付百分之三十的款项。”“价钱怎么算?”“按针数算,”萧晋又拿起那件绣有红牡丹的肚兜,说,“董小姐刚才愿意花一万元买这件天绣,那咱们就以它为准,它的针数正好大概是万把左右,一针一块钱。”“这不可能!”董雅洁想都不想就拒绝道。天绣不同于其它绣种,因为针法独特,所以有自己独有的针数计算方法,董雅洁对这个是了解的,因此她并不怀疑萧晋会在针数上作假,之所以不同意,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利润太薄了。虽说奢侈品价格昂贵,但它的成本也是比普通商品要高得多的,毕竟有钱人没几个是真傻子,你造一老头代步车,非说它是劳斯莱斯,那也得有人信啊!董雅洁要把天绣制品推向市场,光是前期的宣传投入就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每件制品都让萧晋分走那么多,她就算还有得赚,一时半会儿也是不可能收回成本的。“萧先生,刚才我之所以会出一万的价,那是以为只此一件,而且给的也是零售价,你以此作为我方的进货价,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萧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挺过分的。”董雅洁刚要松口气,却见他的脸上又露出了可恶的坏笑,心脏不由瞬间被提了起来。果然,那货在片刻之后就又开口道:“可是,这个世界上,好像只有我能为董小姐提供这种产量规模的天绣,纯粹的‘卖方市场’下,您似乎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你……”董雅洁虽然是个女人,但也在商界摸爬滚打了近十年,深知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有心起身离去,却又实在不甘心“天绣”这么珍贵的商品被竞争对手得到。想了想,她故意冷起脸,说:“萧先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的公司主营高端私人定制,不是走量的商贸公司,你应该知道,如果一件商品的利润太低,那我们根本就没有做它的必要。”“这个我当然明白。”再怎么说,萧晋也出身大家,自然不会被董雅洁唬住,老神在在的说,“但是,请董小姐注意,‘天绣’本身就有其不容忽视的价值。现如今,还在世的天绣大师可能已不足一手之数,且轻易不会有作品面世。”顿了顿,他身体前倾,沉声接着道:“也就是说,诗咏国际推出的天绣制品,基本上就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这会给贵公司的品牌带去多少升值?会拉动贵公司旗下其他品牌多少增长?我想,董小姐不需要我给你算这笔账吧?!”董雅洁听完萧晋这番话,眼中就闪过一丝讶异。她当然不需要萧晋替她算什么账,甚至,“天绣”能够给她带来多少好处,刚才她就想出了个大概,除了萧晋所说的那两点,还有另外一样最为重要的,那就是推广“天绣”,起码也能为她赢得一顶“弘扬传承民族传统工艺文化”的红帽子,这对于商人来说,万金难求。她之所以惊讶,是因为她没想到萧晋会有这份见识。这家伙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像个地痞流氓。可是,这流氓却出手不凡。嬉笑谈吐之间带着骨子里的自信,拥有月出二十件天绣的珍贵“生产力”,一身破破烂烂却用着最专业最顶级的户外背包,医术更是令人惊叹。这些光环已经足够耀眼,没想到他竟然对商业也知之甚详,以二十来岁的年纪来看,堪称精英中的精英。如此人才,非大富之家不可能培育的出来。见董雅洁久久沉默不语,萧晋抿了口咖啡,适时又道:“话说回来,利润真的会很低吗?那件牡丹肚兜只是成品,董小姐都愿意花一万块来买,那如果按照你心目中的图样‘量身打造’出专属于你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天绣,我收你两万块,你愿不愿意付账呢?”听到这番话,董雅洁就叹了口气,不说别的,光是“专属”二字,就值得多花一倍的价钱了。眼前这个一身农民工打扮的家伙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知己不知彼,这让她非常的郁闷,于是便问道:“还没请教,萧先生在哪里高就?”萧晋耸耸肩:“董小姐客气,我只是一名山村支教老师而已。”董雅洁瞪大了眼,她怎么都没想到萧晋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而且看样子,他的语气似乎还非常的诚恳。支教老师?什么鬼?富二代上山下乡再改造么?心中的疑惑和好奇让她不想再绕圈子,直接问道:“萧先生哪里人?”萧晋呵呵一笑,说:“董小姐不用再猜测什么了,我老家在西北,大学在省城,毕业后暂时没有生活压力,所以就跑去支教,好给履历镀镀金,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普通人。”这个身份,是爷爷在战争年代救过的一位开国老人给安排的,一般人根本查不出来真假,所以他说的非常坦然。董雅洁无法分辨他所说是真是假,沉思片刻,说:“既然如此,请恕我对于萧先生‘一月出产二十件’的说辞表示怀疑。”“那你要怎样才会相信?”“眼见为实。”“那算了,拜拜。”萧晋起身就走。笑话,他跟囚龙村的村民又没什么多亲密的关系,要是让董雅洁知道她们就是绣工的话,以她的能力,稍稍使点手段,就能把他跟村民们割裂开来,那他还赚个屁钱?当然,他并没有想在村民身上喝血的意思,赚钱是为了修路,如果没有路,村民的富裕,只会加快囚龙村的消亡,那样一来,这一切就都没了意义。董雅洁见他竟然真的要走,连忙出声道:“萧先生,我不明白,在合作之前考察一下合作伙伴的生产能力,这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吧?!”萧晋回过身来,语带讥讽道:“董小姐,我很好奇,你吃相这么难看,是怎么保持身材的?”董雅洁目光有些躲闪,“我、我不懂萧先生的意思。”“刚才你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那好,咱就把话摊开了说。”萧晋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我像是会天绣的人吗?既然我不会,那我对你来说,就是一个中间商,就是一个‘倒爷儿’,之所以敢要你一半的收入,那是因为我奇货可居,天下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无论谁想要做天绣生意,都只能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