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琉璃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琉璃
app安卓版下载

玄幻  |  易烟

“咣当”一声,周沛芹手一软,盆子掉在了地上,水花四溅。天绣,取“天衣无缝”之意,起源于宋朝,因为其针脚细密,栩栩如生,就像是画出来的一样,故而得名“天绣”。不过,古代主流社会追求中庸之道,认为物极必反,凡事都不讲究太“满”,大衍之数中都有一个遁去的一,所以,绣工在“天绣”中,总是会故意留有一点缺憾,以示对“天数”的尊敬。或者是一片被虫子咬了一口的树叶,也或许是小鸟缺失的一根爪子,总之,就是在完美的技艺中,人为的制造出一点点无伤大雅的不完美。就像萧晋手里这件肚兜上的鸳鸯,其中一只的喙上只有一个鼻孔,如果不是他曾经在爷爷的一个老友家里见到过“天绣”的收藏,根本就认不出来。现今,随着科技的进步、外来文明的入侵、信仰的缺失和生活压力的增大,华夏许多传统工艺都已经绝迹或者濒临失传,而“天绣”就属于后者。据外界统计,迄今还懂得这种绣工的大师,可能已不足五位,而且几乎个个都是花甲之年,一年半载都不一定会有一件作品面世。现在,周沛芹居然说全村的女人都会,哪怕刨去年纪太大干不了的和年纪太小不愿意学的,剩下正当壮年的妇女也有二三十个呢!就算她们都还达不到大师的水平,那也足以让她们过上优渥富足的生活了。兴奋过后,萧晋放下周沛芹就冲进了屋。周沛芹不明所以,跟进来一看,见他竟然在收拾背包,顿时就吓坏了。“萧老师,你这是要做啥?”萧晋头都不回的说:“进城。”周沛芹脸都白了,呆怔片刻,一咬嘴唇就对身后的女儿梁小月道:“小月乖,你去找二丫玩,吃晌午饭的时候再回来。”梁小月还不愿意去,周沛芹把眼一瞪,也只好噘着嘴乖乖走了。等闺女出了院子,周沛芹就把大门闩上,冲进屋抓住萧晋收拾背包的手,带着哭腔哀求道:“萧老师,昨晚是我不对,没有伺候好您,您千万别生气。如果您想的话,现在就可以,想做什么都行。”说着,就把萧晋的手摁在了自己鼓腾腾的胸脯上。萧晋有点懵,虽然他确实挺想跟眼前这小寡妇发生点儿什么,但现在这情况很莫名其妙啊!“沛芹姐,你这是怎么了?我没说要现在就……”周沛芹摇摇头,表情说不上是坚毅还是痛苦,“啥也别说了,萧老师,我已经把小月支走,中午之前是不会回来的。”卧槽!昨晚希望我轻点儿,现在把闺女支走,是说随便怎么折腾都可以了吗?一个从昨晚到现在都表现的像朵娇花似的小寡妇,眨眼之间就变成了饥渴荡*?这特么什么情况?萧晋觉得自己头几年在女人身上积累的经验全都喂了狗,迷茫道:“沛芹姐,这是为什么呀?”周沛芹不说话,眼泪叭嚓的瞅着床上的背包。萧晋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就哭笑不得起来。感情这小娘们儿是误会了他要走。“沛芹姐,虽说我不是什么好人,但身为男人,说出的话还是会算数的。你放心,我不走。”“那、那你收拾行李干啥?”“谁说我收拾行李了?你仔细看清楚,我是在往外掏东西,而不是装东西。”周沛芹一怔,这才发现背包边上有一堆不认识的物件儿,其中一些还带着长长的线。看上去,似乎萧老师确实没有要走的意思,她放心不少,止住眼泪问:“你为啥要把东西都拿出来?”小寡妇的肌肤本就水嫩,这一挂上泪珠,简直就是标准的梨花带雨,让人一见就打心眼儿里怜惜。“把东西拿出来,好腾地方装你的刺绣啊!”萧晋伸出手,一边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一边笑着说,“对了,你去找些有那件肚兜上刺绣的衣服来,我去城里给你们找买家。”周沛芹虽然只是个农村妇女,但她不傻,一听就明白了,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惊讶的张成了“O”型,让萧晋特想往里面塞点儿什么。“萧老师,你是说这绣活儿……能卖钱?”“当然,还不便宜呢!”萧晋拍拍她的脸,“好了,现在不担心我会跑了吧?!”周沛芹有些羞赧的低下头,也不知是因为他亲昵的小动作,还是因为自己刚刚的误会。“行了,别傻站着啦!快去找几件带刺绣的衣服来,我好尽快出山,争取赶上最后一班进城的车。”周沛芹低着头不动,小手揪着衣角绞来绞去。“怎么了?你倒是去呀!”萧晋催促道。周沛芹又扭捏了片刻,终于开口道:“你……你的手……”萧晋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被她摁到胸脯上的手一直都没下来,还习惯性的在那儿揉捏呢!“啊!抱歉抱歉!手感太好,这家伙都会擅自行动了,该打!嘿嘿嘿……”这货脸皮厚,嘿嘿坏笑着拍了自己左手一下,权当惩罚了。周沛芹的脸早就成了大红布,头低的恨不得埋进衣领里,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抬头,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萧晋,说:“萧老师,如果你真的能让村里的人富起来,我……我愿意伺候你一辈子,心甘情愿的。”说完,小寡妇扭头就跑出了屋子,萧晋想拉都没拉住,只能大声道:“沛芹姐,被迫牺牲也好,心甘情愿也好,这些等我回来再说,麻烦你先把我需要的东西找出来好不好?再耽搁下去,我就只能在镇子上过夜了。”好在周沛芹知道轻重,闻言跑了回来,从一个大木箱子里翻出几件衣物塞到萧晋的怀里,然后就又火烧尾巴似的跑了。萧晋瞅瞅手里的那几件“衣服”,不由哑然失笑。感情这娘们儿把刺绣全用在了肚兜上,怪不得会害臊成那个样子。随意展开一件,大红的牡丹雍容华贵,针脚细密的仿佛现代机器印制,一条只有一半的花蕊妥妥的彰显了“天绣”的身份,轻嗅一下,似乎还微微带着点淡淡的幽香。这东西应该收藏啊!哪能往外卖呢?萧晋把背包收拾好,一边往外走,一边这样想。几十公里的山路,萧晋只用了三个多小时就跑完了,这种变态的体力完全得益于爷爷从小就逼他修习的功法——《养丹决》这是萧家祖传的养生功法,据说是他家祖上救下的一位道士所赠予的,时时修炼,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萧晋身为萧家一脉单传的长子嫡孙,虽然风流纨绔,但是该学的该练的一点都不少,相反,还要比一般人多得多。别人只见他花天酒地,夜夜笙歌,却不知早在四岁起,他就每天跟着爷爷打熬筋骨了。到了今天,他虽说不算什么功夫高手,但有《养丹决》打底,身体的耐力、速度、反应和力量,也足以让他以一对十轻轻松松了。当然,这样的功夫再加上张扬的性格,不可避免的让他惹上了祸事。萧家虽说传承的年代不少,但经过上个世纪的战乱,旧时期的所谓“名门望族”大多都消失殆尽,要不是萧晋的爷爷医术高超,救过几位强力人士的性命,他萧家也难逃被洗牌的命运。

水浒传下坠Falling
游戏官方版下载

水浒传下坠Falling
    中文版下载

    玄幻  |  夏颜伊

    萧逸看着这对母女纯洁的笑容,觉得一切都值得。“萧逸,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什么?”“那个......”“小七,你这狐狸精,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居然是这种人。你给老娘出来,今天的事让大伙儿评评理。”“大伙儿快来看啊,有人表面上清高,没想到背地里却是个**。不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蛋吗,以前听说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还不信,今天我信了。大家都出来看看狐狸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在小七想要和萧逸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难听的骂喊声。小七看着萧逸脸色一阵苍白。“到底怎么一回事?”“我.....我也不知道,萧逸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和厂里的领导没关系”小七吓得都快哭了。丫丫也没有了刚才的活力,一个人躲在沙发角落。“狐狸精你给老娘出来,有本事别躲着啊,厂里面明明说好的让我儿子去当保安,没想到却换成了这个狐狸精的男人。要说这里面没鬼,谁信呢,我看你八成是和厂里面的领导有一腿”“我....我没有”小七在屋里面哭着说道,她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萧逸这下全明白了,不过他相信小七。“你给老娘出来,今天你要不给老娘给说法,老娘天天堵着你门骂”听着外面越骂越凶,萧逸直接把门打开:“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敢做就别怕别人说啊,你个窝囊废,你知不知道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了,你是不是还很得意,你的工作是你老婆爬上别人的床换来的”萧逸一个耳光就对着这个妇人抽去。“打人了,烂赌鬼打人了,老娘不活了,老娘今天就要死在你家门口”这个妇人一下子坐到地方把衣服撕开,把头发弄乱,看起来很是狼狈,周围的人对萧逸和小七也是指指点点。“陈大娘你先起来,有什么好好说,我真的没有”“看我们家孤儿寡母好欺负啊,你抢走了我儿子的工作,你男人又打我,你们一家子这是要逼死我这个寡妇啊”“陈大娘,你别这样,我们怎么会欺负你”“还说不是,你知不知道我们孤儿寡母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陈大娘说着说着变成了嚎啕大哭,萧逸听的一阵心烦意乱,这都什么破事啊。就一个破保安值得吗。“闭嘴,再哭哭啼啼小心老子抽你,你也知道我是个烂赌鬼,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你.......你”陈大娘一下子也被萧逸唬住了。“赶紧起来滚蛋,一个破保安以为老子稀罕啊,请老子去也不去”“真的?”“赶紧滚蛋”“小七你也听到了,这是你男人说的,你们家可不能反悔啊”“陈大娘,不....”陈大娘像是没事人一样,留下一句话赶紧跑了,生怕被小七叫住一样。“一个破保安至于么”“萧逸,你知道现在工作有多难找,你知道我...,算了陈大娘的儿子想去就去吧,她一家也不容易”小七又是难受又是无奈。“要不是看她一个女人,就凭她这张嘴,非抽她不可”“萧逸,你也别怪陈大娘,陈大娘这些年真的不容易。前些年丈夫得病去世了,给她留下一个有残疾的儿子。这个年头一个寡妇带着一个残疾的儿子太难了,陈大娘要不是这么泼辣,早被人欺负死了。厂里面也一直说要帮着解决她儿子工作的问题,这些年陈大娘求了多少人,跑了多少腿,难怪她这次闹这么大。要是早知道是她要这个工作,我就不抢了。”“别多想了,这不怪你,再说这不是把工作给她了吗,放心吧,以后我一定找个比保安强一百倍的工作”萧逸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多故事,揉着小七的头。“你干嘛呢,孩子还看着呢”“哥,咱们已经坑了苏少杰一次,现在还找他帮忙成吗”“什么叫坑,哥们儿之间的事情能叫坑吗”“嘿嘿”三宝冲着萧逸笑了笑。萧逸目前要想做事,只能是空手套白狼了,而没有苏少杰的帮忙,他连对方的信任都不能够取得。果然这次萧逸找苏少杰,苏少杰很是警惕,萧逸承诺只要苏少杰帮忙,半个月肯定把钱还他。“这可是你说的”“放宽心吧,现在就去,不过去了一切都听我的,不然这钱我可不敢保证啥时候还”在萧逸的威逼利诱之下,苏少杰总算答应帮萧逸的忙了,说来也简单,萧逸现在需要一个身份,他需要借助苏少杰的身份让别人误以为他们是一个档次的人。苏少杰不算什么,可是苏少杰的老子苏耀宗在这一亩三分地上名气还挺大的。“三宝,待会儿上去叫我少爷”“少爷?”“就是装样子给外人看的”“明白了”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之前打探的房间。咚咚咚“你找谁?”“少爷,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三宝按照事先约定的超着萧逸看去。“你们是?”“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眼前这个戴眼镜的男人,看着眼前不认识的陌生人,很是警惕。但又觉得萧逸和苏少杰的穿着明显不是一般人。“在门外谈事可不是个好习惯”萧逸不等眼前这个男人同意,直接就走了进来。“王长河,王经理,大半夜突然来有点冒昧,不过先允许我介绍下。这位是苏少杰,苏少,你可能没听过他,不过他爸你应该听过,他爸就是苏耀宗。至于我叫萧逸,身份嘛就不方便介绍了,家里不让招摇”“理解理解,不过两位找我什么事?”“还真有点事情找王经理谈”萧逸很不客气的坐在了沙发上,样子说不出的潇洒。看的苏少杰眼睛都直了,这货看起来还真有模有样,比他老子气势还足,要不是知根知底,他还真会觉得这货就是个豪门大少。“萧少说笑了,咱们第一次见面,再说我也没有生意和您谈啊”“我这人比较直,就直说了。王经理这次是来八一厂要钱的吧”“哎,谁说不是呢,这事都快愁死我了。”“我能帮你把钱要回来。”“什么?”王长河直接惊得站了起来。“萧少这....”连苏少杰都惊了,现在谁不知道八一汽水厂马上就要倒闭了,哪有钱啊,萧逸居然说能要到钱。“不过呢,我肯定不白帮忙。”“您说,只要能要到钱,让我做什么都成”“事成之后,我要欠款的百分之十”嘶屋里面除了萧逸之外,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百分之十就是十万啊。这笔钱在这个年代,搁在个人身上可不是小数目。苏少杰家里虽然有钱,可是那是他老子的,目前还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萧少,这....这是不是太多了,我没有这个权利啊”“半个月,半个月之内我一定帮你把钱拿到”“这.....这”“机会只有一次,要不是这段时间老爷子不给零花钱,我至于这样嘛”

    哥斯拉大战金刚
    怎么样

    哥斯拉大战金刚
    ios版可靠

    玄幻  |  茜纱窗下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非诚勿扰
    是什么样的

    非诚勿扰
    下载说明

    玄幻  |  夏黎

      此外,陈昊认为,还应提升医院对创新药的科学认知及服务能力,提升医生对药品了解、使用能力,创新支付方式,建立多元共付的创新药的费用分担机制,优化医院对创新药的准入流程和激励、约束机制,推动合理用药。

    宝马3系
    游戏规则

    宝马3系
    支持哪个好

    玄幻  |  薇璃兮

    我记得,过去老婆手机的密码,是我的生日,而我的密码,是她的生日。我叹息了一声,看来老婆已经慢慢的变了。黑丝裤袜裆部被人用手指捅破了,上面还有残留的精/液污痕,今天又和秦主任一起逛街,还有把手机密码也换了。三件事连在一起,肯定不是巧合。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老婆的表现,让我的心又痛又恨。等老婆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再问她。表面上,我们和以往没有什么区别,但我心里明白,自从老婆对我开始说谎,我再也没办法去相信她了。等老婆收拾好桌子,我准备去卧室的,这个时候她竟然抱住了我,坐在了我的身上,我皱了皱眉,说实话,我现在很讨厌她这样亲昵的举动,让我感觉她也是这样讨好那个奸夫的。“老公我和你结婚快一年了,我很珍惜我们的婚姻和生活,现在我们生活渐渐好了,你也快转正了,到时候我们两个人工资一万多,还了房贷,还可以买辆车,到时候再生个孩子,老公你说好吗?”老婆她光滑的脸蛋擦拭着我的额头。我嗯了一声,心里明白,如果老婆还是这样,继续欺骗我,这个家肯定会一直猜忌下去的。“老公昨天我睡着了,你都没有碰我,昨天其实我挺想你的。”老婆在我耳边轻咬着,低声羞道。难道昨天裤袜上流的东西,是老婆的,不是那个男人的,真的是我多想了。我忍不住皱了皱眉,一想到这里,我就一股怒火,让我想到老婆上午商场的表现,我就断然否决了那个自欺欺人的念头。“老公,我今天给你一点补偿。”老婆脸蛋贴着我的耳朵,嘴唇吹着热气,轻声轻语的低喃。她抓住了我的手,放在她的大腿上,很光滑,很柔软,更是两腿慢吞吞的骑坐在我的身上。她的身子很是撩动那股原始的火焰,魔鬼一般的身材,我的手搭在她的两条雪白的大腿上,她的浑圆挺翘的雪臀坐在我的身上,我的耳朵被她轻咬着,舌头不断舔在我的耳朵上,那是我的敏感地方,她心里很清楚。通常老婆都是在床上,才会害羞的去做。老婆此刻突如其来的表现,让我皱了皱眉,她难道想要用性来弥补这个家,让我不再追问下去?我的腰带一松,裤子就被老婆直接脱掉了,就看到她魔鬼一般的身材微微扭动,臀部轻轻擦过我的双腿,坐在了我的身上……。过了半个小时,结束了战斗。“老公你刚刚好猛,把人家折腾的浑身都还软。”老婆依偎在我的怀里,脸上露出浓浓的满足。我望着她的神情,说实话作为男人,还是很满意的,她身材和模样确实是无可挑剔的,该大的大,该小的小,腰身纤细,雪峰一手难握。我刚刚的表现确实比平常粗鲁了许多,或许是想到她出/轨的缘故吧,难道她喜欢这个调调,所以才耐不住平淡的生活,被秦主任给趁机得手?我想到那天晚上,秦主任是不是也是这般撕破老婆裤袜,占有她的。“你很喜欢裤袜被捅破,从后面进去吗?”我心里有一些恶心,装作随意的问道。“偶尔还好吧,就是有些太浪费了。”老婆神色有些扭捏,在我眼里,我感觉她好像很兴奋。“如果有人帮你买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和你玩了。”我脸色一沉,想到今天商场内/衣店,难道老婆的内/衣连同那件裤袜,是秦主任送的。“想什么呢老公,除了你,别人也不会给我买内/衣呀。”老婆并没有发现我脸色的变化,撒娇的揉了揉我的脸,撅着小嘴哼道。我眉头皱的更深了,我突然感觉好像不认识她了一样,打心里感觉,她其实很喜欢那个调调。老婆的内心深处,是不排斥那种新鲜刺激的性游戏。我决定抽空去那家店看一看,或许会有新的发现。第二天我和老婆一起上班,刚进了电梯,发现有很多人,因为赶时间,皱了皱眉还是挤了进去。她今天穿的挺漂亮的,白色的收腰长袖衬衫,下身是黑色的条纹包臀裙,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她今天没有穿裤袜,白皙光滑的一双美腿,尽览无疑,她魔鬼一般的身材在电梯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尽显无疑。她刚进去停顿的刹那,胸在白色衬衫里上下起伏,很多人的目光都注视了过来。我皱眉拉了拉老婆,让她靠近在我的旁边,然后低着头看了一下手机。突然我听到几个粗重的呼吸声,我愕然的抬头扫了一眼,眼神内迸发出怒色,一个男的身子前倾靠近了她的后背,一手拎着包挡着周边的视线,不过他撅着屁股的举动,应该再试图用那个地方往她的臀部上顶。我发现老婆和我一样在看手机,好似没有注意一样。我直接把老婆,拉到了我的前面站着,回头怒瞪了一眼那个男的,在这个地方吵架也没意思,对方肯定不会承认,何况住在一栋楼的,传开了也不好。等下了一楼,我拉住了欲要走的老婆,沉着脸问她刚刚怎么没有躲开。“什么躲开?”老婆有点一愣道。“你自己的身子,难道你自己没有感觉,刚刚有人占你便宜,靠你那么近,你难道没有觉察到?”我皱眉很是不满道。“老公电梯里人本来就多,碰一下也很正常的,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老公不说了,我上班快迟到了。”老婆笑着,就拉着我的胳膊,催促着我朝外走。“不是我小家子气,你的身材这么好,如果不保护好自己,万一对方得寸进尺,到时候我不在,你会吃大亏的。”我有些不满她很随意的态度。“老公其实你有点大惊小怪了,电梯里人本来就多,难免会碰触一下,有时候坐公交车,比这人还多的,我总不能不让别人上电梯,坐公交吧。”老婆有点哭笑不得,好似认为我太神经质了,急着要走。“你是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老婆的解释,直接点燃了我的愤怒,我突然拉住她沉声道。“老公别吃醋了,我以后会注意的。”老婆语气柔软了下来,拉了拉我的手臂,她以为我只是在吃醋。老婆的电话突然响了,我瞥了一眼看到竟然是秦主任的名字,我眉头紧皱,大早晨的打什么电话,难道是忍不住了,又想约她去开房?听到他们聊了一会,老婆有些皱眉的样子,隐约间好似听到是让她快点来。我冷笑一声,如果不是我在这里,两天肯定聊的很开心,昨天在商场可是有说有笑的。我装作没听到,看向其他地方,过了两分钟老婆挂掉了电话,挽着我的胳膊催促我赶紧赶公交。她这么着急,真的是去工作吗?我为了不让老婆起疑心,嘱托她坐公交车注意一些后,跟着我也去了学校,上午两节课上完后,我想起了老婆的事。老婆和秦主任在一个同单位,除非不让她上班,否则难以避免的两人会经常碰到,我又不能一直跟在他们身边。一想到老婆在医院里,她今天穿的这么漂亮,连裤袜都没有穿,裙子下露着白皙的长腿,那个秦主任会不会受不了,直接拉进办公室就开始折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