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395章 撞错车遇对郎
玩法安全

更新时间:2021-04-24 01:03:13

我要打赏
软件下载中心
打赏共576533恒币
客户端旧版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游戏中心下载

我要评论
app下载
评论共4413条
app下载

中文版下载
桑玖

  • 穿越之满级大佬重回新手村
    玩法信誉

    官场成精的刘大明哪里会轻易放过巴结上已经当了领导的老同学机会,会议结束后,他立即准备了不菲的礼物,去贾仁达的办公室拜访了一番,这条感情线就算是重新链接上了。

    回复(78)

    涩悠

  • 斗罗之如意金箍棒
      下载指导

      “看,说这段话就知道你他妈还是童男子,大哥,那是男女真情交流,算了,和你***也说不通,不过告诉你,刚才那个柳橙来过了,让你回来就过去,看来这个女人想男人那是亟不可待了,你要省点力气,不要把自己都***送进去!”秦书凯一直对上次柳橙的帮助心里很是感激,现在听说找自己,赶紧出门,同时说,为什么到现在才说。

      回复(71)

      微微

    • 23奶爸征战安其拉
      规则大厅

      瞧着邱大姐一脸和气的看着自己,秦书凯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是找到了靠山一样,有些委屈的口气说,刚才刘主任找他谈话了,说是要安排自己去乡里挂职,。帮助村集体经济。

      回复(85)

      蝶雨晨萱

    • 像更高处飞吧
      功能综合

      这一下快准狠,秦书凯好像都被吓呆了一般,站在原地没有躲闪。“哼,这一下至少让你脑震荡!”光头大哥一边得意的想着,一边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啪。一声轻响。那风驰电掣势如破竹的铁棍,直接就停住了。而在铁棍的另外一端。

      回复(83)

      陵浅

    • 从S卡演员到戏精大佬
      下载链接

      此时想起这份文件,头脑中却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来,要是在田主任回单位之前,把下乡挂职名单定为秦书凯的话,秦书凯可就不用每天在到发改委来上班了,每天不在眼前晃悠,自然省心了不少,自己背后在田主任面前,再给这愣头青多上点眼药水,只怕就算是秦书凯到田主任面前告自己,田主任也未必搭理他。主意打定后,刘大明立即开始忙碌起来。

      回复(11)

      
      梦兮  

    • 岁岁漫千年
      是什么软件

      董云霄因为聚众斗殴,被拘留一个星期。这个时候,王娟乘机主动提出离婚,理由很简单,董云霄不是过日子的人,整天打打杀杀的,这样的生活自己不适应。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借口,可是董云霄确实被拘留了。

      回复(65)

        如婧

      1. 龙王的傲娇日常
        苹果游戏下载平台

        农村建设,那是全省都关注的事情,所以省市县文件那是一个有一个,这个时候,刘大明的心里一下子想起县里上次发下来的文件,大概意思是要每个单位推选一两个优秀的年轻大学毕业生去乡下挂职,帮助农村经济发展。看到文件的时候,刘大明心里还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年头,谁会想到乡里去受那份洋罪,因此并没有把这份文件放在心上。

        回复(14)

        水晶之恋

      2. 学渣的花丛选秀
        下载游戏中心

        贾仁达听了刘大明的解释,也算是有几分明白刘大明此时的心态,瞧着刘大明那坚定的眼神,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中国人的传统思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刘大明在这方面的心结他是心知肚明的,每每同学一块吃饭的时候,刘大明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子现在什么都有了,就差一个儿子。

        回复(64)

        语兰

      3.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平台app下载

          书友还读过

          就想报个仇怎么这么难
          下载网站

          就想报个仇怎么这么难
          策划方案

          玄幻  |  绾青丝

          只是为什么会那么巧?当钱多多在等他的旅游团的时候,他身边挤了一堆小粉丝,她们的应援物是可耻的粉色,她们标语的人物他还都认识。这是撞机了??明显这次是林小鹿那边公司提前把行程公布出来,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粉丝在这里等待着。钱多多再次见到林小鹿时,一身皮裤,上身格子衬衫,戴着一副墨镜,少女感十足。明显她也看到钱多多了,因为她看他的眼神超过了一秒钟。她热情的跟粉丝签名拍照,钱多多没上去打招呼,毕竟他们只是邻居,并没有太熟。想到等下要接的上帝们是少女时代的粉丝,要不要上去找她拿几个签名,然后卖了?金钱的力量是伟大的,当钱多多奋不顾身的挤上去的时候,他感觉无数的金钱在跟我招手。钱多多把刚才的接机纸当签名本让她签名时,她有一阵迟钝。然后好笑的看了钱多多一眼就把名字签了下去。钱多多鼓起勇气,脸红红的,尴尬的说出他今天最厚脸皮的一句话。“要不你给我签十个名字,我等下把它剪开就好了。”理所当然,钱多多这种得寸进尺的行为她没有接受。当钱多多接到他的vip贵宾时,他感觉自己老了,一群高考毕业的准大学生。男女,一出来碰面就问他有没有看到林小鹿,他们在官网上看到林小鹿的飞机就比她们晚分钟。得知林小鹿刚走,一片唉声叹。等钱多多拿出刚才临时拍的照片时,他们在兴致勃勃的讨论起来少丨妇丨时代个妹子哪个最美。上到大巴车,当钱多多拿出林小鹿的签名,他都要怀疑是不是他们都疯了,在那里趴地打滚的撒娇。可是,大家都想要,为什么没人报个价??钱多多只好把签名放回包包,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我要上粉丝官网把这个如此有纪念价值的签名卖掉才行。”这时他们才省悟到,想得到就要付出金钱。这世界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钱买不来快乐,但有钱的我真的感觉好快乐!最后钱多多以一千块rmb成功的把第一次获得的明星签名轻松成功买出。这次的旅游团就不是过来常规旅游的。一群国内的粉丝团为了庆祝毕业专门跑来半岛追星。好吧。追星的孩子搞不懂。“不过她们年纪比你们大那么多,你们不应该追四五代女团嘛?”“导游大叔,你太肤浅了,真爱没有国界,没有身高限制,更不会有年龄差距。”当钱多多看到一个岁不到的男孩,那神圣的模样,就连那几颗爆出来的青春痘都显得神圣无比,钱多多彻底闭上了的嘴巴。“那你们想去哪里?”“当然去姐姐们的公司啦!不去她们公司一趟不是一枚合格的粉丝!”“然后再去两个小忙内读书的大学看有没有机会碰到她们。”“最后我们要去一趟姐姐们的打歌舞台,大后天姐姐们有新歌要打歌,我们都抢到票了。”来到ss公司门口时,一群小粉丝像脱了僵的野马狂奔下车,在那里疯狂的摆姿势拍照。拍完照后,碰到半岛本地的粉丝在那里热情的交流。可惜的是一个成语。鸡同鸭讲。语言不通是硬伤。迫不得已,钱多多临时担当翻译给他们做交流的渠道。午饭他们选择在ss公司后面的一条小巷子一家烤肉店。因为他们的偶像在节目里爆出以前做练习生时候会偷偷跑来这里打牙斋,解解馋。这家烤肉店其实钱多多之前也来过,毕竟也曾经是她们的粉丝,她们的兴趣爱好还是了解的。当时来的时候钱多多身边还有一个她,现在来的时候却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一群小年轻坐下来后纷纷拿出手机把今天拍到的相片上传到粉丝网上,美中不足的今天没有逮到野生的小姐姐。身边有一桌应该是练习生,身穿练习服几个小女孩在那里吃的不亦乐乎。“要不你们去跟她们拿个签名,拍个照,或者过几年她们也成了大明星呢。”当他们看到钱多多手指示意的那几个女孩时,对于钱多多所说的话深表怀疑。几个初中生会是日后的大明星?开玩笑吧?钱多多就把半岛关于练习生的事情告诉他们,半岛这边偶像圈跟国内大不一样。国内的基本上童星,或者选秀节目出来,不然就是经纪公司签约后推出来的。而半岛这边有着独特的练习生渠道。其中有个男孩子有点动摇,但给其中的少女阻止!按她们的说法,做粉丝怎么可以爬墙?要坚定不移的追随着姐姐们的步伐,革命的意志不能动摇!看着她们追星的模样,钱多多不由得感叹粉丝的世界我真的搞不懂。但是钱多多脑子里有一种想法一直挥之不去!好像有一条金闪闪的赚钱大路在他身前一直蔓延而去。把他们送到五星级的半岛酒店时,钱多多知道:他钱多多这次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了。“如果说她们个人的签名照卖给你们要吗?”“废话,当然要啦!”“如果说我带你们去见她们某一个成员你们愿意给钱不?”“当然愿意啦,我们辛辛苦苦来半岛就是为了见欧尼们!”回到家,提着一大堆水果,深呼吸,来到隔壁的房间时:林小鹿,我来了。不对,应该是。金大腿,我来了!铃声响了好一阵子还是没人开门。莫非林小鹿还没回家?满腔赚钱的心情开始低落了。在钱多多想转身回家时,门开了。出水芙蓉,这个词他以前不懂,现在懂了。当看到林小鹿依靠在门口,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吹干,脸红红的,一双带笑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钱多多,看着他手上的水果惊喜的喊到:“你怎么知道我还没吃晚餐?”看到她不避讳的带头领着进门时,钱多多不禁怀疑的摸了一下我帅气的面颊。莫非我看起来是好人?不然为什么那么放心我?钱多多也不知道她私底下性格是怎么样的,但感觉看到的有些怀疑,在节目上跟现实中的哪个才是她。她双手盘坐在沙发上,苹果还没有洗就xing,急的拿出来咬了一大口。闭上眼美滋滋的回味着。“有那么夸张吗?洗都不洗一下?”“饿死我啦,今天忙了一天,还没来得及叫外卖呢。”得了,有求于人的时候就是要主动。作为多年一个人生活的男人,做饭多好吃不敢说,但还是勉强能将就下的。“要不今晚我做点东西给你吃?天天吃外卖也不太好。”“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有什么事情先说了,免得我吃完才说!”钱多多也不客套,走去冰箱看看有什么食材,看来她虽然不经常在家,但冰箱的食材还是很丰富的。钱多多熟练的开始准备着,他自己已经吃过了,所以只需要做一个人的菜就好,请示过她之后就打算简单的做两个小菜。

          开局签到大威天龙镇狱劲
          下载推荐

          开局签到大威天龙镇狱劲
          萌新指导

          玄幻  |  韵倾颜

          当她收拾好了走到餐桌边上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老公、市招商局的副处级调研员范前进正用一种诧异到极点的眼光盯着她。“看什么看?我有你们办公室的小姑娘好看?”她没好气的说道。“唉!”范前进叹道:“焰红,咱们俩结婚十多年了,我还就是在谈恋爱的时候看你这么好看过,这几年你官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冰冷,就今天看你有点回到过去的感觉,你这句话又把我打回现实了!”她再没想到丈夫居然是欣赏他,女人被人夸奖总是开心的,就忍不住笑了说道:“是吗?难得我们范大局长还能看我好看呢!多谢了!”“哎呀老婆,你看看你一笑有多好看啊,为什么总是板着脸呢?弄得我都快忘了你是女人了!咦,不过也奇怪啊,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小脸粉扑扑的,又这么打扮起来,活生生的年轻了十五岁啊!”范前进不错眼珠的看着她夸赞道。“好了好了,越说越离谱了!我不就是没有盘头发吗?至于你这么大惊小怪的么?赶紧吃饭吧,我上午还要去市里汇报工作呢!”郑焰红心里甜滋滋的,却故作不在意的开始吃饭了。上午走到班上,一进走廊就看到那个昨晚闯了祸的傻小子急匆匆从她办公室里出来,看到她居然脸色羞得跟大红布一样,更是局促的把身子恨不能穿墙而过一般给她打招呼,她更觉得这傻小子完全不可恨了!交代完工作她就去了市里,因为教委是政府口主要的部门,作为一把手的她自然经常要跟市长汇报工作,此刻就轻车熟路的走进了市长高明亮的办公室。高明亮可是一个不容小看的领导!他不单单有着比郑焰红更加硬挺的背景,而且在政界的手腕也是出了名的强硬,当上市长之后,更加是黑着脸使出狠招拿下了好几个他看不顺眼的常委,还把政府口能做主的地方做了一次大换血,其手段之强硬居然连市委书记林茂人都不敢拿捏他,可想而知这是一个如何强势的人了。对于教委主任郑焰红,因为明知她是省委组织部部长郑伯年的嫡亲侄女,他自然是不会傻到去动她的,但是他也明白,收拢部下有两种法子,一种是换上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另一种就是用绝对的信任把敌人的人变成自己的人!对郑焰红,他选择的是第二种措施。所以,很快的,郑焰红就对他怀着一种知遇之恩彻底投诚了!但在高明亮的眼中,这个郑主任就是一个教委主任,仅此而已!“仅此而已”的意思是——这个人对高市长来讲就是一个职位的代表,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更加不会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不过,她那种老姑婆般的形象也让高市长觉得十分的可靠,总觉得这样古板的人不至于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干教育正需要这样墨守成规的人。可是今天他办公室的门打开后,走进来的居然是一个走起路来袅袅婷婷的女人!只见这女人长长发披肩,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衣服,因为料子十分轻软贴在身上,显得身材凹凸有致,脸上明显没有化妆,天生的唇红齿白,粉面大眼,虽然素面朝天,看上去却比那种脂粉满脸的庸脂俗粉凭空多了几分清雅高贵之气,更加出色的是她那一头乌黑发亮的头发,柔顺的披在肩上,活脱脱跟和市长同一时代的香港明星林青霞有一拼!“这位女士,请问你事先预约了吗?如果没有预约请你到外面我秘书的办公室等一下,有什么事情先跟他沟通一下,我这会儿约了教委主任有事要谈。”市长虽然十分欣赏这个女人的风姿,但毕竟是公事为重,这个时间段约好了要等教委主任郑焰红来汇报的,这个女人却冒冒失失的走了进来,市长就客气的问道。这女人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更不得了了,原本就美的不得了的眼睛里媚态四射,眼波流转之间居然明艳不可方物。“咯咯咯,高市长,我就是郑焰红啊!您怎么不认识我了么?”“哦?啊?哈哈哈!你这个小郑啊,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呐,你今天搞得跟车模一样漂亮,我还真是没认出你来呢!哈哈哈!”高市长一听她开口讲话,这才明白自己闹了笑话,就也开心的大笑起来。“高市长您真会逗人家开心,车模都是漂亮的小姑娘,我哪里能有那样的风采呀?”被市长一夸奖,郑焰红的小女人本色更加彰显出来了,居然红着小脸略微有些扭捏的撒起娇来。高明亮看女人的眼光是十分的高的,一般的庸脂俗粉他从来不往眼睛里放,而郑焰红平常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一个中性人,此刻猛然间变成了一个艳而不俗,媚而不妖,雅而不傲,纯而不素的女人,怎不让他惊艳到十分呢?显而易见的,郑焰红这一次的汇报十分的成功,高明亮不单单十分爽快的答应了她的任何提议,还约她中午一起吃了饭,虽然吃饭是跟秘书以及计生委主任一起吃的,但是郑焰红已经从市长时不时看向她的目光里看到了让她十分心动的东西了!特别让她激动的是市长在席间曾经感慨的说道:“现在咱们的官场上就是风气不正,**志但凡是成功了又有些姿色,立刻被那些因妒生恨的无聊人们披上些粉色的外衣,好像女人除了不正经就不能升迁一样!逼得我们的**志们就算是有天姿国色也要硬生生掩盖住,就像我们的郑主任,明明这么漂亮,年纪又不大,平时却偏打扮的跟老太婆一样,你看看今天这样子多好多自然?其实我觉得有完全没必要!我高明亮在云都市一天,就不会让**志受这种委屈!所以小郑,你以后可以不用伪装了,我虽然是男人,也明白女人有美丽不能展现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了!”郑焰红当时就感动的泪水盈盈的说道:“唉!要不大家怎么都说高市长是最体察民心的当家人呢?我这些年因为做着领导,硬生生把自己包裹成了一个‘装在套子里的人’了,连我的丈夫都说我完全不像女人了,就是怕人多嘴杂的谣言满天飞,今天因为起晚了急着来给您汇报工作,没来得及伪装,没想到居然能够挣回了做女人的权利……来来来,高市长,我代表云都市所有的女领导干部,像您表示感谢,敬您一杯酒,请您一定要干了!”高市长不单单喝了她敬的酒,还跟她连连碰了两杯,酒宴气氛十分热烈,临走的时候,高市长还紧紧拉着郑焰红的手一直说她是可造之材,这怎不让郑焰红心花怒放呢?她昨天从市里回来就一直在感慨男人的作用还真是不小,更加在庆幸地想——如果昨天不喝醉在办公室里睡到半夜,如果不是醒了之后浑身难受脱了衣服自慰,如果不是赵慎三阴差阳错的干了她,她就不会有今天的妩媚,她如果没有今天的妩媚,高市长就不会对她这么欣赏器重了,归根结底,赵慎三非但无罪,反而是一个大大的功臣了!所以,她今天听蒋海波说起办公室写材料的居然就只有赵慎三的时候,就不由自出的夸了那么一句。

          巨人之王
          资源下载

          巨人之王
          怎么样计划

          玄幻  |  碧彤

          大大小小的行李包放进了屋里,李小亮开始向外拿礼物。刘忠军的有,李大双的有,李大双媳妇宋巧莲的有,刘安家的当然也有,剩下还有些给街坊邻居的。李小亮本身的东西不包,穿的用的就一包,外加一台笔记本,书什么的他没带回来。“你这孩子,每次回来都搞这么多,自己在学校也不好好的养身子,我看着比以前还瘦。”李忠军老怀大畅的数落道。他本身的性格也不张狂强横,这些年来,当爹又当妈,现在脾气更是温和。“我在学校吃的很好。”李小亮憨憨笑着说。同外面比起来,家的确会给人一种贴心的温暖。“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李忠军问了一句,不过没等李小亮回答,他就一拍大腿道:“看我,这人一老就不行,你这么晚回来肯定没吃饭,你们先坐着,我给你们做饭去。”林玉芳赶紧站起来说:“李大爷,你别去,我来吧。”“不行不行,刘家媳妇,你也是客人,还是我来。”正说着,外面一个二十来岁的女人一步跨进门,手里还端着一个饭筐。“咦,来人了。哟,是小亮回来了。”“嫂子。”李小亮站起来。来的正是李大双的媳妇,宋巧莲。宋巧莲二十二岁,比李小亮大一岁。个子有一米六左右,丰乳肥臀,不好看也不难看,很标准的那种农村女人。有些小性子,好占点小便宜,但心肠不坏。与李小亮的关系还不错,她有个弟弟,李小亮每次回来,她都让她弟弟跟李小亮学习。李小亮的辅导高中生都没问题,更不要说小学生,今年宋巧莲的弟弟就考上了县重点中学。宋巧莲对李小亮也是心存感激。“刚回来吧,快坐快坐,累了一路了。”宋巧莲说着,把饭筐放在桌上,里面是煮好的香梨。“先吃点梨,我去做饭。哟,刘家大嫂也在啊,你杂回来了?同俺们家小亮路上碰着的?”宋巧莲仿佛这才看到林玉芳一般,虽是招呼着,语气却带着一份淡淡的嘲讽。李小亮更加感觉不对劲了。他看了李忠军一眼,道:“嫂子,你别忙活了,一会我自己个做就成了。我哥怎么样?”“你哥……”宋巧莲脸色有些难看,目光闪烁。“别提这浑小子,不务正业,交了一帮子狐朋狗友的混蛋。”李忠军愤怒的一拍桌子道:“我,我真想打断他的腿。”院门咣当一声被人推开,一个男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正是李大双。“哎哟,我杂听着谁说打断腿啊?爹,你是要打断谁的腿?哈哈,同你儿子说,这事让我来,我兄弟多,你说一声就行。嘿嘿……”李大双醉的东倒西歪的向堂屋里走着,嘴里嚷嚷着:“哟,今天人挺多啊,爹,你来朋友了么?喝了么?咱们再喝点……我告诉你们,在上林在平罗,有啥事提我李大双,管用……哈哈,爹,拿几个钱,最近手头不宽敞。”李忠军气的一哆嗦。宋巧莲飞快的瞄了李小亮一眼,没吱声。其实李忠军与宋巧莲都有些尴尬。无论是李忠军还是李大双,都是只指望着地里的庄稼,别的没有生财之道。李大双的新房新宅子,娶宋巧莲的钱都是李小亮高考状元的奖励所得。李小亮只是留了部分在身上,绝大部分都在李忠军那里。李忠军说留给李小亮结婚用,但李小亮没在意,他一开始就想把这些钱留给李忠军养老,李大双结婚的钱他也出的甘心情愿。不管谁的钱,但李家算是有钱了。有钱了,就有人打主意,也有人巴结。李大双哪里会想这些,结果交了一帮混吃喝的狐朋狗友,流氓地痞。自己钱没了,就向李忠军要。李忠军毕竟是他爹,也不可能一分钱不给他。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情况。李忠军老脸一红,抓起脚上的鞋,急走两步,就要抽李大双,李小亮连忙拦下。“小亮你别拉我,今天我非抽这浑小子不行,越来越不象话了。”“爹,你别这样。”李小亮怎么会放手。谁知这时,李小亮感觉肩头的衣服一急,随即被人拉着半转身,接着就看一个拳头迎面打来,鼻子一酸一疼,头一晕摔在地上。“呸,我说是谁,是你个狗东西。”李大双扑过来,对着李小亮拳打脚踢:“李小亮,你居然敢回来,你吃我的住我的,我娘因为你没钱看病死了,我因为你没钱上学,没钱娶老婆,我要打死你!”李小亮蜷在地上,苦笑不已。说实话,对于李忠军老伴的死,他真的有愧疚感。当时李忠军老伴得着病,吃个鸡蛋,李小亮一半李忠军给他老伴一半。李小亮曾想,如果没有他,或者李忠军的老伴会活的更久一些。李家养了他,给了他命,他觉着这个情还不完,李大双打他,他又怎么能还手。“够了,你个龟儿子!”李忠军挥着手中的鞋就向李大双身上抽,李巧莲也慌忙上前扯他的丈夫,林玉芳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你打我!”李大双冲着李忠军吼道:“你打,你打死我好了!小时候你因为他打我,现在还打我,你打死,你打死我你没儿子!”“你……”李忠军指着李大双,气的手脚发抖的说不出话来。李小亮连忙趴起来,扶住李忠军,对李大双道:“大哥,你少说句,你看气的……”“我特么凭什么少说!”李大双跳着高的吼道:“你叫谁大哥?谁是你大哥!你还真当这里是你家啊?你就是没人要的野种!”李小亮目光一冷,这句话让他从心底发寒。李忠军一个耳光打在李大双脸上。“你给我滚!”没想到,这话让李大双歇斯底里的叫着跳着。“好,我滚!我滚!!我凭什么滚,我是你生的,这是我家,不是他的。要滚是他,不是我!!李小亮,你滚,你给我滚。”李小亮一闭眼又猛的睁开,抓起地上的包,抬脚向门外走去。“小亮!”李忠军同宋巧莲都追了出来。“小亮你不能走,这是你的家,你走去哪里?!”李忠军拉住李小亮说。宋巧莲也跟着道:“小亮你别向心里去,你哥这是喝糊涂了,他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李小亮惨然一笑,他看看自己说话都底气不足的宋巧莲,又看看死死抓着他的李忠军,道:“爹,我没生气,真的。他喝多了,我没喝多。我明白,这是我的家,你们是我的亲人,这是改不了的。”他顿了一下,接着道:“正因为这样,我不想咱这个家闹的不象家。再说,我也长大了,不可能窝在咱们家不出门,我要工作,我要赚钱,我会有我的生活。早点,晚点都一样。我出来不是怄气,是不想大双哥闹起来,到最后搞的家不象家。”“我……这次来是要实习,也不会常在家里住。又何必让您老生这个气,我不想大双哥心里难受,嫂子也跟着不舒服,我会回来,爹,你不用担心。”宋忠军却不放开手,嘴里不停的说:“小亮小亮,这不行,你知道这是家你就不能走。”那样子象是一放手,李小亮就会再不见了一样。

          绝世神医之病弱皇子求护佑
          苹果下载中心

          绝世神医之病弱皇子求护佑
          策划技巧

            玄幻  |  沛珊

            刘大明讪笑着起身对田主任说,我也只是感觉这件事有些过于突然,所以想要过来问问田主任,既然田主任这么看重我,推荐我下乡挂职,我自然是荣幸之至,请田主任放心,到了底下后,我一定好好工作,绝对不会丢了咱们发改委的脸面。田主任赞许的口气说,好,很好,咱们发改委出去的干部就得有这样的精气神,等你刘主任功成归队的时候,我再带着党组一帮人好好的为你接风洗尘,摆酒庆祝。刘大明满脸感激的神情退出了田主任的办公室。与其贪心想要与虎谋皮,还不如躲到僻静处好好的琢磨一下老虎的弱点,说不定自己还有还击的机会。刘大明离开田主任的办公室后,田主任立即打了个电话给朱爱国,让他到主任室来一趟,谈点事。朱爱国很快到了,一进门就咋呼说,老田,这才刚进办公室,一杯水都没喝完呢?报纸刚看一半,你就嘈嘈起来了,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么着急让我过来?田主任冲着朱爱国斜眼说,瞧你那不耐放的劲,我这不是想要跟你共同分享一下战斗成果吗?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什么战斗成果?你这说什么胡话呢?”“你没看今天的陵水日报吧?上头关于挂职的名单已经公布出来了。”朱爱国一下子明白过来,问道,刘大明没过来找你算账?这个人的个性就是张狂,不是能够忍住的人。田主任不屑的口气说,他敢!我这样摆弄他还是轻的,他要是敢背后再给我撂蹄子,我用更狠的招数收拾他,管教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朱爱国不耐放的挥手说,得了,得了,多大点事,至于说的这么严重吗?田主任伸手敲了一下办公桌面,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说,你是没看见,刘大明刚才那脸色真是铁青了,却还要装出笑脸来应付我,看了可真让人痛快。朱爱国笑笑说,是啊,这年头啊,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你倒是把刘大明给摆了一道,可怜的秦书凯招谁惹谁了,也得跟着刘大明下去陪葬。田主任皱眉说,老朱,我最看不得你这种救世主一样的说话口气,小年轻的刚到机关上班,哪一个不要经过这一层的磨练,依我看,秦书凯这个时候下乡一趟对他的成长来说,说不准是有好处的,你想想看,咱们年轻时要是不在乡里走一遭,能混到现在这位置,说不定早就被人给摆弄到哪个角落养老去了。朱爱国点头说,老田,从锻炼人的角度来说,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秦书凯要是能在乡下呆住了,吃透了很多东西,再回到县里这种机关里来,很多事情处理起来可就游刃有余了。田主任一本正经的口气说,老伙计,咱们现在该说正事了,我找你来,主要是叮嘱你一句,刘大明这家伙,虽说表面上应承了驻村的事情,可我看得出来,他那狗眼里四处冒火花呢,我担心他因为这件事心里不痛快,别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朱爱国无所谓的口气说,名单都已经公布了,他还能怎么样?田主任怒其不争的口气说,我说你呀,跟你说过多少回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外地考察,单位里大小事情大多是刘大明经手办理的,现在他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他心里能不想着报复的事情,咱们得提前把很多事情的苗头给他掐灭了才行。朱爱国有些不解的口气问道,怎么掐?田主任说,这发改委里,我最信任的人非你莫属,刘大明既然已经确定要走,他手里分管的那一大堆事情,就由你全权接手吧,今天就把这件事给办了,省得啰嗦。朱爱国不由愣了一下,跟田主任交往多年,他实在是太了解田主任的为人做事风格了,他这明摆着是在给自己下套呢,自己要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了这个要求,他就会断定自己是个对权力有**的人,立即对自己的态度就会有所改变,要是自己不答应这件事,他才能继续放心的对自己“推心置腹”。朱爱国笑道,老伙计,你还是饶了我吧,我一个纪检书记,自己手头的工作都忙的屁颠屁颠的,哪里还有闲工夫去关心别人手里的工作,我看你最好别指望到我头上。果然,田主任的眼睛里闪了一下,然后一副无可奈何的口气说,我就知道你小子想要偷懒,你要是不接手的话,事情可就难办了,底下另外两个副职,你看谁看起来比较信得过一些?朱爱国说,这种事情你可别问我,我又不是一把手,心里没有整盘棋,反正我一个纪检干部分管刘大明手里的人事科和办公室肯定是不妥当的,至于你想要让谁接手这些工作,我都配合就是了。田主任笑道:“老朱,这两个科室,很多领导是想方设法想分管,人事科,人权;办公室,财权。可你就是怪,这么有权的科室不要,到底想干什么?再说,你看看,刘大明走后,这两个科室能给谁?胡长贵吗?这人本性不坏,但是没有一点主见,加上贪小便宜,典型就是一墙头草,还有黄副主任,官家子弟,动动嘴皮可以,真的让他做事,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真本事,选来选去,除了你,还真是没有更合适的人选。”朱爱国说,大不了你自己多费心,再把一些不重要的工作分配些到胡长贵的头上也就行了,胡长贵这阵子的确跟刘大明有些紧了,可这厮就像你说的,本来就是个墙头草,现在刘大明都已经下乡了,你再找机会敲打敲打他,他能不心里有数?都是多年的机关干部了,心里还不是一点即透。田主任听了点头说,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只不过我经常出去考察,总是指望胡长贵肯定不行,有些事情你也得尽量帮着些,对了,还有刘大明的动静,最近你要多关注一下,这混蛋心里的那股子邪火不知道什么时候发泄出来,咱们小心驶得万年船啊。朱爱国点头说:“你放心,吩咐的事我会知道如何稳妥处理的。”官场,就怕出事,一个干部出事,就能拔出萝卜带出泥,连累一窝子。很多在位的领导人一个人被抓,导致其他人受到牵连,刘大明毕竟在发改委原本是个炙手可热的掌权者,他要是真的铁了心拼一个鱼死网破,对于田主任来说,还是有些威胁的。好在,田主任之前放权的时候,倒也留了一手,更多重要的工作,都有朱爱国在背后把关,否则的话,还真有可能让刘大明钻了什么空子。秦书凯也是看到当天的陵水日报才知道刘大明也要下乡的消息,他跟单位里所有人的反应是一样的,刘大明怎么会下乡呢?他不是在发改委混的如日中天吗?很多事情不能细想,一旦细想了,就会觉的哪哪都有些不对劲,秦书凯此刻心里对刘大明倒不由自主的生出几分同情来,这真成了同是天涯沦落人,何苦再记往日冤。自从挂职的名单在陵水日报上公布后,秦书凯就没再去单位坐班,自己已经被排挤到乡下去了,单位里的那帮牛鬼蛇神跟自己又有多大关系呢,空虚无聊的日子里,他发现自己心里最想念的人居然是王娟。主要是想这个女人的身体。

            蝶生一梦
            指导其他

            蝶生一梦
            广告发布

            玄幻  |  菩梅

            一九八三年,我在修河的时候认识了王虎。王虎是北京人,小名虎子。他成分不好,是个资本家的家庭。家里人为了让王虎有个好前程,就把王虎过继给了滦县的贫农舅舅家,户口这么迁过来,这王虎就也成了光荣的贫农了。王虎那时候还小,现在长大了发现,贫农又有些不吃香了,现在大家又开始追捧万元户了。修河的时候,我和虎子是一个担子,我俩一前一后抬大筐,从河底往河岸上抬河沙,肩膀都压得红肿出血,就为了挣那一天块八毛的补助。一来二去,我和王虎就熟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王虎就抱怨说:“你说我冤不冤?当年要是不把我过继到农村,现在我在北京也分房子了。我家平反了,按照户口分了房子,哥哥姐姐也都找到了工作,有的当了教师,有的成了工人。就剩我一个在这里修河,我比他妈的窦娥都冤。”我说:“我是社会主义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你这觉悟就有问题了。”王虎说:“我觉得我适合当兵保卫祖国,怀抱着钢枪站在祖国的边疆,为人民站好每一班岗。或者我可以当个火车司机,凭什么我就在这里修河啊!修河的人这么多,不差我一个,我更适合有挑战性的岗位。我这颗火热的红心在燃烧,你懂么?我急切地想为国家和人民做更大的贡献,你懂么?!”我笑着说:“你就再把户口调回去呗。”“调动户口哪里那么容易,当初过继给舅舅,可是通过革委会办理的正规手续。城市户口转农村户口容易,农村户口转城市户口想都别想。我从资本家到了贫农,这才高兴几年啊,现在风向又变了,资本家又吃香了。我想变回去怎么就不行了?谁能给我主持公道!”说着,王虎愤怒地把铁锹往河底一戳,这一下没戳进去,就听到当的一声响。我和王虎都愣了一下,王虎用铁锹扒拉了两下,在这河底竟然出现了一块紫黑色的木板。王虎和我都好奇,开始用铁锹铲去上面的河沙,想不到这木板越清理越大,最后竟然清理出来一个箱子一样的东西。王虎左右看看,小声说:“老陈,别声张。”说着就开始埋,我也不知道这是在干啥,不过看王虎的样子似乎有什么秘密。埋完了之后,王虎一搂我的肩膀,趴在我耳边小声说:“老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这箱子里有啥啊?挖出来打开看看呀!”我好奇地说。王虎小声说:“这是一口棺材。”我想了一下,心说不对啊。我说:“不会,棺材不会这么小。”“竖着呢,这是发水从山上冲下来的。”王虎小声说,“我看了,这棺材是上好的乌木打造,上了九层漆,上面还有花鸟的纹路,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或者奶奶,搞不好是个清朝格格的棺材。里面肯定有货。”我半信半疑地说:“不能吧。”刚好这时候队长过来了,问我俩不干活嘀嘀咕咕干啥呢。王虎顿时捂着说肚子疼,实在憋不住了,让我拎着棉大衣给他挡着,他这时候解开了裤子,蹲在这里拉了一泡屎。不远处的大姑娘都躲得远远的,有已婚妇女开始骂他,用土坷垃砸他。不过这个办法奏效,一直到天黑,也没有人来我和王虎的分段,安全地守护住了这口棺材的秘密。我们的住宿地点在三里外的大龙沟,干一天活我倒下就睡着了。我睡得正香,就梦到有一双爪子伸过来抓住了我的脑袋,我吓得一激灵,猛地睁开眼。这时候一只手捂住了我的嘴说:“老陈,是我,虎子。”我坐起来,围着棉被小声骂道:“你他妈有病吧,大晚上的不睡觉,你干啥啊!”“起来,跟我走。”虎子用手电筒给我照着炕上的衣服,顺手把毛衣扔给了我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老陈,今晚过后,也许我俩就发了。快穿上毛衣,哎呦卧槽,你毛衣穿反了……”这天晚上风特别大,春天的西北风裹着内蒙古的沙子形成了沙尘暴。我俩都扛着铁锹,虎子另外背着一个绿帆布的挎包。我俩打着手电筒都照不出三米,这一路深一脚浅一脚的,我俩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跟头,但凭着记忆我俩还是摸到了地方。地方是找到了,但是具体位置在哪里在这乌漆嘛黑的夜里可就有点难找了。幸好还有虎子的那泡屎做标记,我俩低着头,一尺一尺地往前摸索。终于在摸索了十几分钟之后,我们找到了那泡屎。虎子将身上的挎包卸下来扔在了地上,挎包里是撬扛和斧子。他噗地一口往手心里啐了一口唾沫之后,拿起铁锹就挖了起来。我把手电筒放在一旁架好,和虎子一起挖。我俩修河的时候,干活磨磨蹭蹭,但是这时候,我俩就像是在身上安装了电动小马达,疯了一样。清理出来的是棺材的头部,长大概有两米,宽一米半左右。这是一口很大的棺材。虎子一边挖一边说:“老陈,这就叫天公作美,这大风,谁也不会来巡夜了。”我说:“还有多深啊!”虎子说:“老陈,我们从旁边挖一个槽子,把棺材放倒,这棺材一倒,我俩就能打开了。”接下来,我俩从棺材旁边开始挖,挖出来一个刚好能放下棺材的槽子,这个槽子我俩只挖了一个小时。在这大风天里,热汗不断,把背壶里的水都喝光了。挖出来之后,我和虎子到了棺材的另外一面,虎子喊着一二三,我俩用力一推,这棺材慢慢悠悠就倒了下去。落地的时候砰地一声。风越刮越大,沙子打在脸上生疼。不过此刻我觉得我的血都沸腾了起来,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我俩趴在棺材上面,互相用手电筒照着对方看着对方。我看到,虎子的眼睛激动地已经湿润了,他说:“老陈,今晚过后我们就发了。有钱了之后,我要回北·京,你呢?”我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想发财。”虎子这时候把挎包拽了过来,把撬杠拿出来。我用手电筒照着,他抡起撬杠就插到了棺盖下面。用力一撬,嘎吱一声,这棺盖就开了一条缝。接着,他转着圈,顺着这个缝隙就撬了出去,围着棺盖撬了三圈,棺盖才算是撬了下来。这棺盖有十公分厚,这乌木死沉死沉的,我和虎子也算是身大力不亏,用尽力气,喊着一二三才把这棺盖给抬了下来。扔到了一旁后,我俩举着手电筒往里一照,本来以为里面应该是有尸体的,但是我们看到的,是里面还有一具棺材。这具棺材和普通的棺材大小一样,就摆在这大棺材的正中央了。我喃喃说:“是不是从苏联冲过来的啊,苏联流行套娃。”虎子说:“老陈,这你就不懂了,大户人家的棺材都是双层的,外面的这一层叫椁,里面这一层才叫棺。棺椁,这是一套。这就更说明里面有货了。”我俩这时候把手电筒照向了这棺椁之间的空间里,在这里面,有一些碎了的瓷器,虎子跳进去捡了个瓶子底,照着说:“老陈,全是碎瓷片了,要是没碎,随便一件就值个两三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