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异界超凡系统
优势演示

异界超凡系统
特色功能演示

玄幻  |  丛蝶

楚南省星城市的建国西路,这里是星城市内赫赫有名的酒吧一条街。华灯初上的时候,正是晚上的黄金时段,可对于建国西路来说,这一个时段不过是刚刚才开始而已。建国西路前面的道路是单行道,一侧连接着星城市赫赫有名的复兴路步行街;另一侧则是繁华的CBD商务圈——五一商圈。时值夏日,九点多,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之下,一个个打扮得妖艳、性感而魅惑的美女们,或是在豪车的接送下。或是在帅哥、或是在美女的陪同之下走进了酒吧街的一个个酒吧里面。一个个的酒吧里面,音乐响起,DJ的喊麦之声更是响彻整个大街。一阵阵的欢呼声,犹如是大街上的热浪一样——扑面而来。此时,从金色年华演绎酒吧的门口,一个年约二十几岁上下的美女已经踉跄着步伐,走了出来。边走还一边大声的高呼着:“我没醉,我还要喝。”接近一米七的身材,拥有着模特一般的身材。一件白色的小背心配合着一条白色的牛仔裤。金黄色的头发之下是一张略显精致的面孔,更是让人眼前一亮。白色的高跟鞋之下,修长的双腿更是足以让腿控男士们为之神魂颠倒。旁边有人惊呼起来:‘我擦,绝色美女啊!’街对面一条巷子口,一个年轻男人靠在墙边,不屑的撇了撇嘴。小伙子年纪大约在二十二岁的样子,头发略有些长,扎了一个发髻。看起来却有些艺术的感觉。五官方面,刀削斧凿一般无比的立体。身上是一套迷彩服。配上一上绿色的行军鞋。怎么看都像是从偏远农村出来的农民工。可配合他这造型,却又像是一个行为艺术家。绝色美女?谈不上绝色,就这相貌、身材和装扮勉强才算得上是美女一个类别了。此时已经有不少的男人迎了上去,这可不是好心。“美女!去哪啊?我送你呗。”这是冒充拉客的。“美女,没事吧。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一下。”这是装纯情暖男的。而此刻小伙子却也大步流星的走了上去,步伐看似不快,可是十几米的距离却是转瞬而至。看着被团团围住的美女,小伙子一伸手,原本围着的这些人却一个个如同自动站开一样。很快就被小伙子挤到了中间。没有那么多的废话,直接上手,扒开了围拢着的众人,小伙子脸上露出了一副关切的神情,犹如是见到了亲人一样。一手搂住了美女的水蛇蛮腰,一手却轻轻的拍着美女的后背。柔声道:“姐,你没事吧。你说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呢。幸好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要不然被卖了都不知道。”也不知怎么回事,原本还有些躁动的美女,一到了小伙子怀里,顷刻间就安静了不少。看到这一幕,原本还色心大起的群狼一下就散开了。没得玩了,别人弟弟都来接人了,根本就没有机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小伙扶着美女扬长而去。一路慢步,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走出了酒吧街的范畴。而这里却恰好有一家廉价的商务酒店。看着这里,小伙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扶着这美女走了进去,对着前台道:“老板。赶紧给我开一个标单!”昏昏欲睡的老板抬头瞄了一眼,表情有些古怪。心中不由腹诽:怎么又是这小子?这一两个月以来,面前这长得确实有些帅气的小伙子成了这的常客。不说每晚都要来这住,一个星期三五回可总是有的。而且每一次他都不是一个人,怀里必然搂着一个喝醉的女人,且都还是百里挑一的美女。这年头,长得帅还真是可以为所欲为啊……“哟,今晚捡着宝贝了?”老板和他也算熟了,稍微调侃了一句。的确,今晚这个美女比之前的大部分档次都要高一点。不仅是长相、身材,穿着打扮首饰品,也是奢侈名牌。“嘿,运气好。”小伙笑回着又催促起来。等老板给了他房卡,他便扶着美女直接上楼了,只留下老板在下面不平衡的嘀咕着:“长得帅有啥用啊,还不是最多半小时的料?”又看了看登记信息上的名字,更是啐骂了一声:“姓王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王谦直接上三楼,打开门,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小客房已呈现在了王谦的眼前。谈不上奢华,可却十分的干净、卫生和整洁。最重要的是便宜。一手扶着美女,一手关门,就在此刻那美女却突然大声的喊了起来:“酒!喝酒!我还要喝酒!”这一喊,让王谦一个不稳,随着房门嘭的一声响,两人都往后倒了。王谦靠在墙壁上,而美女整个人都压了下来。混合着酒水的味道,再加上从这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体香,顿时就让王谦感觉有些难以自持。这一刻王谦的双眼也变得通红起来。如果有人在的话,一定会发现。王谦此时整个眼白都已经变得血红。就连神志都有些迷离了。女人的呢喃声让王谦浑身一震,瞬间清醒过来。将她扶起丢在床上,王谦迅速的冲入到了厕所里面,脱了衣服打开喷头,冷水倾斜而下。“差点就出事了,还好哥意志坚定……”随便冲洗一番,王谦裹着一条浴巾就出来了。看着床上连姿势都没有变换的女人,王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笑,紧接着王谦已经走了过去。虽然美女已经醉得不省人事,可这并不对王谦造成任何的困扰。轻车熟路的直接从美女的胳肢窝之下一揽,后者就已经躺在了床铺的正中间。王谦也跟着上床了。接着,王谦自己盘坐了下来,摆出了一副五心朝天的姿势,伸手一拨一撩,那美女整个人已经坐在了王谦的双腿之上……“姑奶奶,你酒品可得好一点啊。接下来可别吐我一身都是。”王谦呢喃着,双手一伸,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势和美女双手紧握在了一起。再接下来应该就是男女之间的伟大事业了。可是,并没有。完成了这个姿势之后,两人就这么静坐着。而王谦似乎已经进入到了一种神奇的修炼状态。一分钟、两分钟…大约一刻钟之后。王谦的身上突然开始蒸腾起来。朦胧的白色雾气从王谦的身体四周开始升起,发髻之间也变成了一种云雾缭绕的状态。这种状态就好比是置身于蒸笼之中一样。随着王谦的身体变化,原本白皙的皮肤开始变得红润起来,那样子就如同是一只煮熟的鸭子一样。就在这一刹那,王谦的呼吸开始变得绵延而悠长起来。正常人类呼吸的频率一般是每分钟次左右,可此时王谦的呼吸频率几乎已经到了每分钟三次的样子。突然之间一股如同是浑白色的气息从女人的鼻腔之间呼吸了出来,顺着王谦的呼吸之间进入到了王谦的身体之中,大约数息之间,又从两人纠缠交织的地方循环而出。直到这一刻,王谦睁开了眼睛,从这种奇特的修炼之中清醒了过来。此时此刻,王谦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失望。干脆利落的将这美女平放在床铺之上,甚至还贴心的给这美女盖上了一层薄被。王谦这才起身回转进入洗手间。

爷爷带我去抓鬼
游戏规则

爷爷带我去抓鬼
推荐出品

玄幻  |  白清年

  在这方面,我觉得是不能够过细的规范,同时又要让教师提高修养,学会使用惩戒权。这几起案例,明显是超越了这个范围,过度使用惩戒,事实上明显的是体罚。

我真不想当领主
最好的选择

我真不想当领主
资料下载区

玄幻  |  小米粒

我叫韩源,今年二十六岁,从我的名义上就不难看出父母对我的期望。不过我也是非常的争气,在大学毕业后,直接入选了公务员的考核。只是因为家庭背景的缘故,公务员之路并非像我想象中那么平坦。失业了将近半年,一个电话的到来,让我惊喜到了发狂的地步。但我不知道的是,这份工作将会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收费站收费?那也算公务员吗?”我有些疑惑的问道。“当然算,月工资七千,如果可以的话,明天就可以来签合同。”手机对面是一个男子,听声音应该有四十多岁的样子。“七千?”不过当我听到这个工资够,整个人却是愣了一瞬间。公务员看上去光鲜亮丽,但实际上工资却并不算高。一般的公务员刚开始上班最多也就拿个三千多的工资就算不错了。月工资七千,这是属于中层高管的工资水平。接到电话的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就来到了收费运管所。负责接待我的人叫周元天,是运管所的所长。“合同在这里,每天夜里十一点上班,早上七点下班,你上班的收费站很偏僻,所以路过的车辆很少,工作起来也是非常的轻松。”周元天把合同推到了我的面前。我拿起看了两眼,知道了我工作的地点。大洼湖,这里是在九江市的郊区位置,确实是非常的偏僻。“有问题的话可以提出来,福利待遇的话,运管所也是不会亏待你的。”“谢谢周所长,我没问题了。”我微微一笑,拿起桌子上的笔在合同上签了字。好不容易才等到一份工作,而且工薪又是这么的高,我怎么可能还有问题?“没问题就好,晚上你就可以去上班了,另外我说几件事,你要牢牢记住,晚上上班的时候一定不能离开收费站,另外晚上不能睡觉,尤其是在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周元天非常认真的叮嘱着说。“我记住了。”虽然对周元天的叮嘱有些奇怪,但这都是属于收费站人员的正常规定,所以我也没有再多想什么。运管所是安排宿舍的,所以在中午的时候,我就把家中的东西全部搬了过来。这样的话一个月又可以省个几百块的房租了。一直忙活到了下午,才算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咕噜噜...因为兴奋,我一天都没有吃饭了,肚子在这时候也是已经开始发出抗议。运管所里是有食堂的。“咦,居然有红烧肉,今天奖励下自己!”来到食堂后,我点了一份自己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坐在食堂角落位置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但就在我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在不远处几个人聊天的声音,却让我愣住了。“你们听说了吗,大洼湖收费站又有人来了,真是要钱不要命啊!”“乱葬岗上建收费站,想不出事都难,真不知道运管所是怎么想的。”“鬼知道,非要半夜去哪里收费,那种地上半夜会有人去吗?”几个人应该也是运管所的工作人员。“大洼湖?要钱不要命?”他们说的人应该就是我了,只是一个收费员的工作,这会有危险?“他们说这个收费站是建在乱葬岗上的,难道有...邪祟?”我打了一个冷颤,只感觉面前的红烧肉似乎都不香了。不过等我反应过来想要去打听一下时,那几个人已经是吃完饭走了。从食堂回到宿舍。我脑子里还有些混乱,一直是在回想着之前那几个人聊天时说出的话语。在宿舍一直是坐到了晚上十点,我抽了将近一盒烟。“小韩,去上班了没有?一定要记住我白天的交代。”到了十点半的时候,周元天的电话打来了,是为了提醒我准时上班。“世上哪里有什么邪祟,都是被编造出来的罢了。”我自语了一声给自己打气,然后犹豫着走出了宿舍。因为大洼湖的收费站距离运管所有将近十公里,所以运管所是给配车的。“靠!”不过当我刚刚来到运管所给我配的车前时。车子里却是有个人正坐在副驾驶上!我脑子里一直还在想着之前那些人的话,此刻被直接吓了一跳。“咳咳...小伙子,你就是刚来的小韩吧,我是原先大洼湖的收费员,我叫李文华。”车子里的人轻咳了两声,说出的话让我松了一口气。“李大哥,您是原来大洼湖的收费员?那您现在被调到哪里了?”李文华满脸皱纹,看上起最起码也是有四五十岁,我称呼他为大哥自然是没有问题。“退休了,今天你第一天上班,我带你过去熟悉环境吧。”李文华很随和的说道。“那谢谢李大哥了。”有人陪同,我自然是没有意见。十几分钟后,我驱车已经是来到了大洼湖收费站。收费站很小,只有一个收费口,所以晚上上班的人只有我一个。“这里的规矩很简单,不要睡觉,不要离开收费站就行,要不然...唉!”李文华先是领着我在收费站转了一圈,然后才语气深沉的说道。“李大哥,这里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我试探性的问道。“确实是发生过不吉利的事情,在你之前有五任收费员,但结果却都是不太美好。”李文华说到这里点燃了一根烟,猛抽了一口后才继续道:“我要回家了,记住我说过的话。”“李大哥,我送你吧,这里距离城区这么远。”我闻言急忙开口说道。“不用麻烦了,我家就在附近的村庄里,走路也就几分钟,我看你人还不错,记住我的话,在这里收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李文华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是直接朝着夜幕走去,很快就是消失在了黑暗之中。我看着李文华的背影,眉头紧锁,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在我之前有五任收费员,结果都是不太美好...”猛然间我身子一震,李文华说都是不太美好,那他是我的上一任收费员,那他同样是在不太美好的范畴之内!“自己吓自己,好好上班才是最重要的。”过了几秒钟后,我自语了一声,然后走进了收费站岗亭内。大洼湖地处偏僻,这条路白天走的车都是不多,更不要说晚上了。四周一片漆黑,收费站的灯光就像是汪洋大海内的渔船,随时都有可能被直接吞没。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马上就要十二点了。上班一个小时,居然没有一辆车经过。如果是照这样的情况来看,一晚上我都未必能见到一辆车。滴滴滴!但就在凌晨十二点的时候,突然有车鸣笛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我精神一振,急忙抬起头来。一辆红色跑车,此刻刚好来到了收费站岗亭的面前。“多少钱?”车里坐着一个女人,因为灯光昏暗的缘故,模样看不太清。但听声音应该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子,看轮廓应该也非常的靓丽。

青梅淡如水竹马非泛泛
是干嘛的

青梅淡如水竹马非泛泛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玄幻  |  默黎

    我心想这下糟糕了,班第一天没办好局领导交代的事情,事后少不得要被批评。谁知这个少丨妇丨拉开高副局长的门进去以后,高副局长并没有发火,反而从里面传来了两人的窃窃私语声。片刻后,门打开了,高副局长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我说:“小叶,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先不用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开始正式工作吧。”我察言观色之下,明白自己在外面有点不方便,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随即点头说道:“好的,高局,那我先回去了。”从资源局出来,我经过青阳市有名的红灯区一条街,街道两旁排列着一家家所谓的洗头房和按摩休闲心。我刚一走到巷口,洗头房里衣着暴露的姑娘们操着各种方言向我眉目传情,勾.引我进去,同时拍打着玻璃、冲我挤眉弄眼的喊叫着……“小帅哥,进来玩玩呗。”“帅哥哥,进来耍一哈子嘛,进来嘛,我家小妹想和你说个话撒。”我没搭理这些女人,加快脚步紧走了几步,快速的消失在了巷口。穆婉兰站在高副局长的休息室窗口,看着我消失的身影,问道:“高局,这个小伙子是你们局里新来的?”“是啊,江州大学的高材生,今天刚来我们局班。”高启荣从床挣扎着爬起来,色迷迷的看着她,满脸堆着笑,调戏道:“怎么?穆总,莫非看这小帅哥啦?”三十多岁的穆婉兰有着少丨妇丨成熟妩媚的韵味,在整个青阳市是出了名的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外人第一次见到她,定会被她高挑身材的一对硕大丰满和挺翘的美臀所折服。短短十来年时间,在各路神仙鼎力帮助下,穆婉兰从当初一介小职员,迅速成为手握亿资产的美女富婆。穆婉兰没接他的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走过去坐在高启荣床边,关心的道:“高局啊,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难怪都不记得我为什么来了呢。”“当然记得,王哥叫你来肯定是有事对你说的嘛。”高启荣的手不安分的放在了穆婉兰黑色连裤袜包裹下的大腿摩挲,笑着道:“一件对你非常重要的事情,穆总,我想你肯定对这件事感兴趣。”高启荣一副色鬼的样子,嘴角带着邪笑,盯着穆婉兰贴身衣服下那对丰满的玉兔,故弄玄虚的卖着关子。穆婉兰见对方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高启荣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是贪财好.色,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而穆婉兰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怎么抓住高启荣的弱点,从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欲擒故纵的把高启荣搭在自己大腿的手拨开,穆婉兰神色娇媚的说道:“高局,听说你今天和林老板一起吃饭了啊。”高启荣愣怔了一下,随即满脸堆笑的说道:“穆总还真是神通广大呀,你和老林都想争这开采权,王哥今天叫你来,是想给你透露一下这事情嘛。”说着,他一张肥手又放在了穆婉兰的腿,不怀好意的抚摸起来……回去的路,我一直在琢磨,那个性.感的少丨妇丨和高副局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要不然怎么敢不经高启荣的同意,连门都不敲,一声不响的拉开局长休息室的门,进去了呢?一想到少丨妇丨那丰盈性.感的身材,尤其是那双魅惑的会放电的杏眼,看着妩媚极了,我不禁有些心里痒痒的。“或许,下次有机会的时候,应该认识一下她。”回家的路,我仍在思索着这少丨妇丨,看去多少显得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一个声音叫了我好几次,这才反应过来。“小泉,在想什么呢,叫了你这么久,都没有听到。”方正源追到我身边,笑着打招呼道。我微微一笑,轻声的道:“可能是第一天工作,有点不习惯吧,注意力有些不太集。”方正源一听,倒有些紧张了,赶忙劝道:“小泉,工作是很重要,可是也要注意保重身体,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本钱要没了,以后没机会翻身了。”“谢谢方哥关心。”我笑着点头,好地道:“方哥,你在这儿有什么事?”“这个嘛,不太好说。”方正源左顾右盼,见附近往来的行人很多,讲话不太方便,随即改口道:“小泉啊,我出来之后,发现身没带钱,你身有钱没?我去买包烟。”我点了点头,将身的几块零钱递过去,微笑道:“只有这些了,够不?”“够了,够了。”方正源接过零钱,朝着旁边的小卖部走去,嘴里轻声嘀咕着:“真是见鬼了,今天的手气怎么会这样差。”我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去,转头道:“方哥,你是不是又去赌了?”方正源黯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轻描淡写地道:“小泉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点爱好了。”“赌博害人害己,方哥,你还是早点戒了吧!”自从方正源身缺少了作为男人那方面的机能之后,将兴趣转移到了赌博面,我知道劝他也是对牛弹琴,有些无奈,只得暗自叹了口气。我还在纠结心事,刚刚走到楼梯口,差点与人撞个满怀,抬头望去,那人却是嘉琪姐,她身穿浅蓝色吊带长裙,红色高跟鞋,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肩头,雪白的胳膊,挎着一个黑色小包。她脸画了淡妆,唇涂着口红,娇艳欲滴,优美的唇线极为姓感,嫩白的脸蛋,带着迷人的笑意,更加显得娇俏艳丽,妩媚多姿。宋嘉琪停下脚步,倚在门边,疑惑地问道:“小泉,怎么了,看你好像是有心事?”“没什么,嘉琪姐。”我笑着回道,想起那天在门外偷听到的争吵内容,竟觉得有些不自在,也不敢去望那张艳光四射的俏脸。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在心底酝酿着,却又说不清、道不明,让我在面对嘉琪姐时,不再像以前那样坦然。宋嘉琪却是神态自若,仿佛早忘记了那件事一般,咯咯一笑,道:“小屁孩,我可是被你吓了一大跳,小小年纪装什么深沉呢。”我轻吁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微微一笑,望着那张妩媚的俏脸,轻声道:“嘉琪姐,这是要出门吗?”“嗯,出去买些东西。”宋嘉琪嫣然一笑,再次提醒道:“小泉,你刚才的气色不太好,刚参加工作,这样的状态可不行,要多吃点好的,保证自己的营养,把身体养得棒棒的。”这番话本来很平常,放在以往,并不会引发歧义,可此时听到,多出了些耐人寻味的意味,不禁让我怦然心动。“把身体养得棒棒的?”我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有些吃惊地盯着宋嘉琪,见她眉宇间满是关切之意,不像是在暗示什么,点了点头,快步向前行去。走出几米远,我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发现一路跟来的方正源站在不远处,正在跟宋嘉琪说话,夫妻俩的声音压得很低,听不到谈话内容。一会儿的功夫,只见宋嘉琪满面怒容,一手推开方正源,愤然离去,婀娜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之外。

    蔷樱过往
    安卓下载平台

    蔷樱过往
    资源下载

    玄幻  |  飘花无影

    我看见王神仙跳了会,忽然停下来,李队长在旁小声说:“神仙还没有来。”王神仙又唱起来,“天上仙,半边天;地上熊,人见灵;黄皮精,送口中;白蛇精,亮晶晶;河水边,湿了天;岸边草,**早;天灵灵,地灵灵;人见情,真聪明;神仙到,快快到。到了吗,现在到。还不到,那钞票;没钞票,吃馒头;没馒头,吃鸡头;没鸡头,吃狗头;啥没有,转头走。不要走,留神口。问我事,马上有;改日来,不放手;拽衣服,拉胳膊;抱大腿,拦腰子;拉耳朵,捋胡须;都是人,都是仙;先是人,后成仙;仙中仙,人上人;求祖宗,快来吧;求神仙,下来吧;住在哪,堂口上;堂口有,心里有。来了来了,这回来了。.”王神仙正唱着,突然眼皮上翻,白眼珠似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似的,看上去很吓人。王神仙开口说话了,声音都变了,他问我们来求他有什么事情。李队长慌忙示意我们要肃静。我看见李队长恭敬地说想求上仙保护崔刚平安无事,能早日回来。崔刚就是我们的崔大队长。王神仙说这件事包在他身上,崔刚只是受些磨难,不会有事的。有句话说的好:“信侧有,不信侧无。”我们听到后放下心来,我们相信崔大队长不会有事的。王神仙说完话,立刻身子一软倒在地上。过了会,他从地上做起来,对我们说刚才上仙说的话可听清楚了。李队长急忙点点头。李队长说来的急,没有带礼物给上仙,等过几天再来答谢。王神仙说到六月六再来谢神吧。我们出了屋子,回到我们林场。林青惊讶的说道:“那条小黄狗不见了。”我们从王神仙的家里出来,我看见众人走起路来就像喝醉了酒,摇摇晃晃的。我也感觉到有些头晕,分明是下午了,太阳看上去却在东方。我怀疑刚才是不是看王神仙跳唱时转了向。我随着他们回到了林场住处,林青在前面说小黄狗不见了。我们急忙在院子里找,最终也没有找到。我们怀疑小黄狗是被那伙人偷走了。我们一边辱骂那伙缺德偷狗人,一边进了屋。我们这些人总共有三个小分队,我们是其中一个,也是第一分队。另两个分队离我们远些,在同一条山谷里。崔大队长和我们李队长最好,又是一个村子出来的,所以他就住在我们的小分队里。这个时候其余两个小分队也得到了消息,都领着人纷纷过来,我们把事情经过叙说了一遍。二队长是个性情温和的南方人,姓雷,都叫他雷队长。雷队长说他在松花江区里有熟人,可以去试试。三队长是长春人,也是个地道的东北人,他性格豪爽,说要不然我们领着人一起去找那个胡区长理论。李队长说他刚才去求了王神仙,要不稍等几天看看情况再说。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等。期间我们休息了半天,然后又上山砍树去了。在第三天的上午,我无意间看见在一棵大树下草丛里,躺着一个动物,黄色的皮毛。我以为是黄鼠狼之类的动物,便喊着王哥和林青去捉。当我们到了它跟前的时候,我们都吃了一惊,这个小动物原来是我们那条丢失的小黄狗。我急忙下腰把它抱起来,林青喊道:“血”。我看见它死了,从它的肚子里向外流淌着鲜红的血液。我急忙把它放到地上。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条死去多时的小黄狗居然从地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向着正北方跑去。我们紧紧跟在它的身后,大约走了一里路,小黄狗忽然消失了。我们有些迷惑,我看见我们来到一座坟墓前。这座坟墓分明就是那个女子的坟墓。我们躲都来不及,真没想到居然又回到了这里。我们面面相觑,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难道我们的小黄狗被那个女鬼吃了,现在又把我们招引过来。想到这里,我急忙提醒大家赶紧走。我的话刚说完,树林里刮起来一阵大风,大风席卷着地上的灰尘,吹得我们迷了眼睛。不一会,这里灰蒙蒙一片。我们一边揉有些疼痛的眼睛,一边向后退,可是在这灰蒙蒙的树林里,我们显然迷了路。王哥在我身旁说这该死的大风,吹得我们看不清路了。模模糊糊之中,我们摸索着回去。我感觉到身后有人用手摸我的肩膀,我有些纳闷,我的身后没有人了啊,林青,王哥,李队长,小何等都在前面。我忘记了别人说过遇见鬼摸后背不要回头,不然会很惨的。我忍不住回头,猛然看见面前站着那个女鬼。只见她的衣服已经变得破烂不堪了,隐约露着身上发黑肿胀的肉块,这些肉块仿佛是被利刀切割了一样,只有少许皮筋连在身上。她每动一下,身上的肉就颤动一下,同时露出白森森的白骨。我啊了一声,林青回头看,当时吓得惊厥了过去。好在李队长胆子大,他把林青背在背上,我们快速地后退。我心里也是一惊,我看见这个女鬼脚跟离地,轻飘飘的跟着我们。我心里着急,便不由自主的默念《金刚经》上七字真言“摩訶般若波羅蜜”。我念了几遍,发现这个女鬼停在面前,没有对我们发动攻击。我不停地念,也不知道念了多少遍,我忽然想起了那张狐狸皮,那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了狐仙,她说她要给我做师傅。我想她要是我师父该多好啊,我就不用再怕这女鬼了。我刚想完,就感到全身发热,脖子后发凉,还打起哈气,不一会流鼻涕,淌眼泪,耳边还感到有呼呼的风声,我想是不是那个漂亮的狐仙来了。说来奇怪,我眼前原本灰蒙蒙一片,根本看不清楚路,现在却看得一清二楚。我发现我们的身后有一个大坑,这个大坑是我们当初蓄水用的,现在里面几乎没有水了,不过一不小心掉落下去,会被摔坏的。我急忙对李队长说我们要向左走。我们奔着来路向回走。那个女鬼发现我们找对了路,便快速的冲过来。我急忙高声大喊“摩訶般若波羅蜜”,女鬼伸到我面前的手抓停住了。我看见她的眼里散发出怨恨的目光。我想她一定是个枉死鬼了,不知道有何怨愤,苦苦逼着我们不放。{枉死鬼:多发生在女子身上,为遭受冤屈而死。其间分为种,一是厉鬼,阳气弱者见到必死,直到杀死者的冤屈达到其冤屈等量,才能平息。二为求鬼,请求见者帮忙伸冤,碰见者要量力而行}我们快速的后腿,她就紧跟不舍。“噗通”一声,我感觉身子一沉,接着身子又浮起来,飘落在地上。我发现我掉进了一个捕获猎物的陷阱,但是不知道为何又飘了上来。如果我掉进去,那里面插满了尖尖的树枝,会把我穿透的,我惊得出了身冷汗。那个女鬼趁机恶狠狠地扑了上来。我想玩了,我要去见我的家人了,早见晚见都要去见的,只不过我还没有完成母亲临死前的心愿。我原本打算把母亲的病治好,在去读书上大学的,现在一切都玩了。这个时候,林青醒过来,他看见这情景,又尖叫了一声晕死了过去。李队长侧对着女鬼骂起来:“你个比养的女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