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武炼巅峰
下载说明

    武炼巅峰
    引导方向介绍

    玄幻  |  御影

    回到蓝家祖宅,张琦拍了蓝昊后背五六分钟才止住了呕吐,蓝昊站起身:“她这是谋杀,太坏了!”“蓝哥,你小点声吧,老爷子可很喜欢林姑娘,一心想要她做孙媳妇。”蓝昊不怕别人就怕爷爷蓝洪,立刻住嘴,一肚子的火气不知道和谁撒呢,陈晓东自己找上门来了。“你谁呀,等等。”张琦拦住了陈晓东。“我来找语苏,语苏,语苏我是陈晓东!”蓝昊正愁没地方发火呢,陈晓东自己找上门了,林语苏出来见到陈晓东也是奇怪,刚刚分别来的太快了。推开张琦,陈晓东来到林语苏面前献媚:“语苏,这是最新款的欧米茄手表,我给你戴上。”林语苏没有反对,蓝昊有心无力,但他知道以长补短,让张琦准备食材,他要大显身手,绝对不能输给陈晓东。“原来是晓东兄弟呀,来也不打声招呼,我好出去迎接你呀,来来来快看看我的家,院子大吧?”蓝昊一直都不承认陈晓东比他大,叫兄弟已经叫顺口了。陈晓东不是傻子,在石头城能有这样一栋大院没个几千万是下不来的,他是有点本事,但想要买下这样的院子目前办不到。“兄弟祖上的确不简单呀,能留下这么大一处院子,兄弟好福气。”陈晓东意思是院子不是蓝昊自己赚来的。“哎,你说气人不,谁叫我有个好爷爷呢,晓东兄弟刚刚也没有醉,不如我们再好好喝一顿。”“那我和语苏就麻烦蓝兄弟了,刚好我要送给语苏很重要的东西,蓝兄弟做个见证。”情敌已经杀到家里来,蓝昊处于下风,得给爷爷争气,走进了厨房,先给自己的小弟张扬打了电话,得有人给他捧场戏才好唱下去。张琦买菜回到祖宅,见蓝昊窝在厨房,上前说道:“蓝哥,白天陈晓东得得嗖嗖,晚上我来办他。”“白天晚上都不能输给他,先练练我的手艺,等一会儿有他好瞧的。”蓝昊龙飞凤舞,一桌子菜一蹴而就,林语苏总算夸了他一句:“蓝昊,你可能就做菜可以。”陈晓东更加得意:“语苏,你租下蓝兄弟的房子不如去我的公司,我那公司有的是房间让你开侦探社。”张琦白了一眼陈晓东,嘟囔道:“看把你能的。”话音刚落陈晓东就接到了电话,端起来的酒也喝不下去了,站起身到一边说道:“老付你不能这样办,我的公司刚刚有了起色你不能把大厦收回去呀……”蓝昊笑了,张罗着吃饭喝酒,林语苏哪还有心思吃饭呀,陈晓东搞科研一步一步做起来的,把房子收回去,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地方,不能按时交货的话,那日子可就不好过了。“林妹妹,晓东兄弟太忙,咱们吃啊。”林语苏根本不理蓝昊,心思都在陈晓东的身上,陈晓东挂断电话说道:“我不能陪你吃饭了语苏,我要回公司去。”“哟哟,晓东兄弟也有为难的事呀,你要是求求我,或许还能帮你解决呢。”陈晓东心中恼火,瞪着蓝昊:“你要是能让人不收房子,我管你叫爷爷!”曾几何时陈晓东也是城府极深的少年,凭借自己的头脑闯出了一番天地,以笑脸迎人闻名圈内,可在蓝家祖宅面对蓝昊,没有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对手越是恼怒,蓝昊就越是淡定:“好啊。”说完还不忘夹一口菜放进嘴里满满的咀嚼,品尝陈晓东暴怒的味道,林语苏在旁边说道:“晓东遇到了困难,你就不要说风凉话了。”陈晓东不相信蓝昊有那本事,一个卖烧纸的怎么可能认识那些做房地产的大人物,转身就要走。蓝昊叫住陈晓东:“我一个电话,你租的大厦就不会收走。”话说的没滋没味,但陈晓东听在耳朵里字字挖心,迈出门口的脚又收了回来,重新回到蓝昊面前:“你如果真有本事,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等着啊。”蓝昊拿出电话给张扬拨过去。“小张,你是不是知道天源大厦被人收回的事呀?”说话的语气很强势,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张扬的回话,电话放出的外音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得到。“大哥,你想用天源大厦呀,我现在就让老付去收房子,你晚上过来就办手续。”张扬和蓝昊在演戏,陈晓东的身体僵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蓝昊问他什么意思,没什么反应,林语苏碰碰他才回道:“蓝昊大哥不要让他收回房子。”“小张你都听到了吧?不要收回房子,人家做的好好的,别断了人家的买卖。”“没问题大哥,还有什么指示?”蓝昊寒暄几句挂断了电话,立刻翘起了二郎腿,摊摊手说道:“没办法,就这么简单,晓东兄弟我们之前可说好了叫爷爷,不会忘了吧?”陈晓东脸色立刻变了,林语苏不想陈晓东难看:“蓝昊差不多就好了,你不过一个电话,不要太过分。”“好了好了,我不过开个玩笑,晓东兄弟咱们继续喝酒。”表面上蓝昊非常淡定,可心里面早就波澜壮阔了,从来都是别人踩他,今天这踩人的感觉还真不错,但在林语苏面前得表现出大度。陈晓东哪有喝酒的心情,来到蓝家祖宅是埋汰蓝昊的,却被蓝昊埋汰的体无完肤,愤愤而走。“不送了陈老板,科技精英!”蓝昊不忘记给陈晓东的心上扎一刀。林语苏出门去送陈晓东,憋了半天的张琦从椅子上起来又唱又跳:“咱们老百姓呀今个儿真高兴,高兴……”听到蓝昊咳嗽,张琦也没有反应过来,手舞足蹈的非常滑稽,蓝昊咳嗽的越来越厉害,张琦说道:“蓝哥,我那有咳嗽药我给你拿去。”蓝昊一脸的无奈,双手捂住脸不敢看张琦的表情,林语苏在张琦跳舞的时候已经在门口站着了,可惜蓝昊提醒张琦,他没有懂。哼了一声,林语苏留下了尴尬的张琦和蓝昊出了餐厅,回了自己的屋子,蓝昊说道:“张琦,以后说话背后得长个眼睛,林妹妹就喜欢小白脸,我给小白脸办这么大的事都没有给我好脸子。”“哥,我相信你的实力,要不我给你唱一首回心转意呀?”“一边待着去,准备准备晚上开工了。”有什么别有病,忘了什么别忘了赚钱,看看通灵商店这两天的账本蓝昊激动的都痉挛,半天踩缓过来。“天色不早了,快把夏白化他们叫过来我要开个会。”蓝昊精神抖擞,出了餐厅,到了门市房。张琦已经把夏白化他们都给叫来了,蓝昊让他们坐好:“大家都不要紧张啊,虽说我玉树临风,身材伟岸,但做买卖不是靠帅就能成事的,大家业绩都很好啊,所以每人发两刀纸作为奖金。”“蓝老板大气,能为你这么大方的老板做事,真是我的荣幸。”夏白化没有白叫这名字,一通瞎白忽。做为保安的尚武和独孤勇就没有那么会说话了,声音却也洪亮:“好!”蓝昊喜欢众星捧月的感觉,谁还没点虚荣心呀,过惯了人人喊打的日子,突然有了一批非凡的员工为自己打工,自己跑火车的嘴再也不是空穴来风了。

    高手冒险岛
    手机版手机版

    高手冒险岛
    ios游戏下载网

    玄幻  |  忆白玥

    砰!这一脚爆发的力量,直接把紧闭的隔间门撞开,也让她们看清了隔间里的一幕。季幼青双瞳颤动了一下,在林璇差点昏倒之前,及时道:“快叫救护车!”不容置疑的命令,挽救了林璇脆弱的神经,她向后退了几步,双手颤抖的在身上摸自己的手机。季幼青紧咬着自己的下唇,直接撕烂了自己衬衣的下摆,快速的蹲在穿着校服的女生面前,脸色阴沉得可怕的在她手腕伤口的上方用撕下的碎衣料紧紧扎了起来。身后传来脚步声,林璇的声音也随之而来,“我、我已经打了急救电话,还、还报了警。”当她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季幼青视线轻移,落在了女生另一只手中的裁纸刀上。人早已经昏过去了,手腕上的伤口有些凌乱,也不知道她是试了几次,才终于割断了血管,皮开肉绽的样子,看着都疼。‘怎么就下得去手?’季幼青盯着伤口,眼底仿佛有一团火在烧。北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是距离北阳一中高中校区最近的医院,步行都只需要分钟左右,开车的话只需要四五分钟,救护车会更快。每一所医院,最忙碌的地方,永远是急诊科。第三人民医院有单独的急诊大楼,即便扩充了急诊的医疗资源,但这里依然人满为患,护士站的护士们都忙成陀螺。“今晚?今晚我不知道几点下班。”一名穿着第三人民医院急诊科男护士装的高大男子,正忙里偷闲,靠在大门外的柱子上打电话。他的身高在人群中很出挑,目测有一米八五以上。此时,他颀长的身体正斜靠在柱子上,显得有些散漫。他低着头讲电话,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声音却是如今很多女生喜欢的那种男声。就是那种可以模拟男友哄睡软件里声优的声音。非常有磁性,还很撩人。在他身边人来人往,带着病容,步履匆匆,都会因为恰巧听到他的声音,被吸引得侧目看一眼。“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当然要你请我啊,你不知道我为了表决心,已经把卡上交了吗?货真价实的穷光蛋一枚。”‘滴呜——滴呜——滴呜——’救护车的声音蓦然闯入。男子立即站直身子,对电话里的人道:“我这边还有事,先挂了。”那边的人似乎还在喋喋不休。男子又急道:“好好好,到时候你来接我。”说完,也不再管对方说什么,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抬起头来。当他抬头的瞬间,救护车也停在了门口。车门迅速打开,里面跳下来几个人,其中有随车的护士,还有医生。剩下一个,就是衣服上染血的季幼青。下车的时候,季幼青是背对着外面的,为了给担架让步,她连向后退了几步,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唐钰也没料到,这人突然退后,不仅挡住了他上前帮忙的路,还撞到了自己的手臂,害得他正在往兜里揣手机的手一松,手机掉在水泥地上,直接把屏幕都给摔裂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还有背部被碰撞的感觉,让季幼青浑身紧绷,转身退后。她看到了弯腰捡起手机的男人,在他起身抬脸的时候,也看清了他不亚于明星的长相。对方也与她对视了一眼,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将摔烂的手机揣进兜里后,就上前帮忙抬起担架冲进了急诊科大楼。这一切的发生不过就瞬息间,快得让人猝不及防。季幼青‘抱歉’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又因为对方的离开而不得不咽回去。‘下次有机会再说吧。’安慰了自己一句,季幼青紧抿着唇追了上去。林璇留下通知学校领导,还有配合丨警丨察的询问,她则陪着割腕的女学生来了医院。“让开让开,快让开——!”一路上都是争分夺秒,急诊科的病人们纷纷让至两旁,给他们腾出路来。似曾相识的情景,让季幼青脑海里快速的闪过一些零碎的片段。那个时候,她也是这样一路追着,看着了无生气的人被推进了抢救室。而当时的结果是残酷的,今天呢?季幼青追到了抢救室外,这里没有太多人。她不能进去,只能在外面等待。从发现到抢救,她的神经高度紧绷,直到现在,她无法再贡献什么的时候,她才像浑身脱力一般,靠着冰冷的墙壁缓缓蹲下。她的手上,衣服上染了不少血迹,血腥气一直在刺激她的嗅觉。季幼青双手抵着额头,将整张脸埋在双臂形成的阴影之中,她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状态很不好,很不好……可是,她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四周冰冷的潮水将她淹没。“我的女儿啊——!”撕心裂肺的叫声,还有急促的脚步声,将即将陷入冰冷潮水中的季幼青拉了回来。她抬起头,撑着墙站起来,有些猩红的眼睛看向朝这边跑来的中年妇女,在她身边,还有学校的领导。“季老师,现在情况怎么样?”学校的领导一眼就看到了她,急忙问道。“……还在抢救。”季幼青的脑子还有些迟钝,只是下意识的回答了领导的问话。她刚来学校不久,对学校领导还不熟悉。努力转动自己变得迟钝的大脑想了想,才将眼前的人对上号。赶到医院的学校领导,是行政部门的主任,已经不带班了,基本上都是在做行政后勤类的工作,姓杨。跟着杨主任一起来的中年妇女,还在嚎啕大哭。杨主任点了点头,脸色十分难看。在学校中发生这种事对校誉是很不好的,现在丨警丨察都还在学校里做询问,很快也会派人来医院这边看情况。事情发生后,学校立即联系了女学生的班主任,又很不巧的她的班主任正在外地学习,年级组长那边也脱不开身,最后就只有他来了。至于学生的母亲……查了出事学生的资料,给她母亲打了电话,才知道她母亲就在学校附近的超市上班,父亲常年在外地打工。将事情告诉了学生家长后,两人就匆匆赶了过来,也是在医院门口遇上的。“……你个死丫头,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还有没有点良心?你真死了,要我和你爸怎么办?一起去死,好陪你吗?你这个不省心的死丫头,你是想要气死我啊啊啊啊……”女学生的母亲,那个中年妇女跪倒在抢救室门口,哭得撕心裂肺,伤痛欲绝,双手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衣领。杨主任是男人,想去拉一下,安慰一下,又有些不方便,只能看向学校新来的年轻女老师。可是,等他回眸看过来的时候,却只看到这个女老师靠着冰冷的墙,眉头微微蹙起,眸色沉沉的看着学生家长。“季老师?”杨主任喊了一声。季幼青回过神,转眸看向他。“病人家属控制一下情绪,这里是医院,不要大吼大叫,影响到其他人。”路过的护士提醒了一句,又急匆匆的去送药了。“我女儿都快死了,你们都不让我哭,怎么那么没人性啊!”中年妇女哭得更大声了。

    人潮汹涌
    指导其他

    人潮汹涌
    演示活动

    玄幻  |  涩悠

    “那只有假装不认识周婷美,先离了婚搬出去住,然后回到公司再记忆恢复了,到时候尽量不要和周婷美接触,这样或许能蒙混过去。”“当前先假装失忆吧,最紧要的任务是搞钱?如果离婚了身无分文了,没钱是不行的。以后在公司发展需要去打点关系,即使自己出来混,也要启动资金的,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如何用读心去赚钱?难不成和社会上的那些赌鬼去赌博?去当个心理医生倒是挺适合的,等过了这二天再好好考虑一下。”想到这里,林文峰有了主意,对于周婷美还是遗忘了吧。曾经在一起的日子还是快快乐乐的,周婷美对自己的肉体是满足的,但是对自己挣的金钱却不满足,对于他来说一顶绿帽子已经够了,两不相欠就此再见最好是再也不见。而赵鉴自己必定不会放过他,如果没有他的厚颜无*耻钻研打洞,周婷美未必会上了他的贼船。对付赵鉴是今后的一项重要长期任务,务必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迅速地让他身败名裂今生不得翻身,这样也能让他少祸害女人。“周婷美没有发现我知道她昨晚的事,看来手机也报废了,不然的话,当她看到手机里的照片不知道会怎么想,这样也好,到时候离婚后她即使发现我恢复记忆,估计她也不会再来纠缠。”“如今只剩下仔细的研究读心,到底无限制的使用还是有什么缺陷,对于任何人都可以还是只能对某些人有用。“下午的时候,我盯着他们眼神读心的时候,那一刹那对方的心思确实传到我的意念中,好像自己的头疼也加剧了,看来还得多试试确定头疼是读心带来的副作用。”这时周婷美走了进来,看到林文峰醒了过来,走上前对林文峰说:“文峰,你醒了,头还疼不疼了?”林文峰盯着周婷美的眼睛展开读心,本来不怎么疼的头脑,顺着眼神往头颅深处传来一股股跳疼,头脑深处传来一股意念:“看来是真的失忆了,如果好不了了,我该怎么办?林文峰这个老公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但是对我好的很,而且功夫了得,弄得自己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啊。“那个死赵鉴虽然不如林文峰,但也马马虎虎,可是他有钱又有权,比起那个陆晓晨好多了,那个陆晓晨简直白长了一幅好皮囊,床上匆匆了事。哎,就是不知道脑震荡对那方面有没有影响?”林文峰忍住头疼忍住震怒,脸上丝毫没有露出破绽,他没想到除了一个赵鉴,居然还有其他人!反正他不会再和周婷美过下去了,所以他也不想知道再知道周婷美的破事,又有钱又有权,床上功夫又好,长得还得帅过明星,对她还得像供奶奶一样,天下的好事怎么能让一个人得到呢?林文峰装作差异的样子对周婷美说:“你真是我老婆?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没事,等你身体好了再慢慢回忆,医生说明天就可以吃东西了,我刚才回家洗了澡,大热天医院里面洗澡不方便。你有没有想到什么?”“我记得昨晚和马良俊还有郭朝辉一道喝酒,因为我辞职了,干的不开心,工资又低,还天天加班,老板真是个黄世仁。”“然后呢?摔倒了?怎么回家的?”周婷美紧张的盯着林文峰急忙问下去。“后来到了十点多,我们三个都喝多了,我记得好像是一道打的回到景峰园的,之后我们就分开了,准备上楼之前我觉得难受,想吐,就走到花坛边找个地方解决,谁知道花坛边的水沟盖板少了一块,我一脚踏空倒在了花坛边,头碰到了花坛的边沿,之后就昏了过去。”林文峰真真假假的把当年三人喝酒的事情当做这次车祸说了出来,当然那一次确实是摔倒了,但也没有那么严重,只是头上擦破点皮,后来碰到马良俊和郭朝辉还说过当晚醉酒的糗事。“你说你住在景峰园?那是我们在一起之前你单独租的房子,后来的记忆有没有了?我们什么时候在哪认识的,有没有一点点印象了?”周婷美好像有点不甘心,追着林文峰问。“我一直住在景峰园啊,昨天刚辞职了,听说这几天正赶上大学毕业季,好几个大型人才交流会,我想换个工作。你说我们怎么认识的?”林文峰想装作天衣无缝,所以说的不多,而且装作说话很费力的样子。“就是四年的那次人才交流会,你打翻了我抱着的文件袋,我们认识了,后来我进入河西银行前进支行,你也进入艾瑞法公司,一年多前我们结婚了然后你换到现在的振华机械。”“哦,我都不记得了,不知道这记忆还能不能找回来,你让我好好想想吧。”林文峰不想再聊那么多,怕自己刚刚做好的决定反悔,硬下心来拒绝了沟通。周婷美见林文峰情绪不高也就没再追问,而林文峰明确知道了读心带给自己的是阵阵的脑袋内跳疼后,况且他也不想知道一些对自己是个精神负担的破事,所以他没再凝神注视周婷美的眼睛施展读心术。他动了动手脚,身体各部位除了头部创伤外,其他部位好像都没有什么事,他试着在周婷美的搀扶下,战战巍巍的下了床。走了几步感觉还行,然后扶着周婷美去了卫生间,在他的示意下,周婷美出了卫生间把门虚掩上,就站在门外没有走开。不一会儿林文峰拉开卫生间的门,扶着墙走了出来。“谢谢你了,你先回去吧,我除了头疼外好像没什么事,你明天再来吧”林文峰想把周婷美支走,确实他也不想再看到她为自己做这做那。“你行不行,早上刚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吓死了,以为你很严重,我都请了几天假,还通知了你爸妈,不然有什么事情都说不清楚了,估计他们明天一早就到了。”“你告诉他们干嘛?现在不是没什么事吗,我手机呢?我来给他们打电话!”林文峰故意提起了手机。“车子保险公司已经装走送S店了,里面其他有用的物品都在这个袋子里,不过手机泡水几个小时,估计没用了。”周婷美扶着林文峰上了病床靠了下来,然后又说“你爸妈从我们结婚后就来过一次,这次正好让他们陪你多说说话,顺便恢复一下记忆。”林文峰想了一下其中缘由,也就没再坚持,顺手借周婷美的手机给领导李大国打了电话。林文峰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遭遇,暂时请了十来天的假,继而和周婷美闲聊到点多,基本上周婷美说得多林文峰一直在听,后来太困了就让周婷美回去了。第二天上午医生查完房后周婷美带着林文峰的父母进来了。林文峰的老家是河西市五花县北口镇林屋坊村,离市区是最远的乡镇,离市区二百公里左右,昨天下午林文峰母亲梁淑华接到儿媳妇的电话也吓得要命。本来是打算连夜就和他爸一道过来的,电话里得知儿子无恙,并没有缺胳膊少腿的,医生说只是可能有些失忆,也就少许放下心来。

    赵丽颖赵立坚7问日本核废水排海决定
    软件下载app

    赵丽颖赵立坚7问日本核废水排海决定
    玩家分享

    玄幻  |  卿萧

    “来吧————”猛地间,金锋睁开眼来,浑身大汗淋漓。四顾茫然。这时候,一个急切惶惶、如山谷流水般动听的声音传来。“你没事吧?”金锋慢慢地转过头来,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双洁白莹净的纤细小腿。白皙如玉,纤细笔直,完美无瑕。金锋从未见过如此诱人秀色的腿。如牛奶般白嫩而细腻,似羊脂白玉般泛着莹莹玉光。往上望去,米黄色碎花底的太阳裙直直的垂下,似有一抹热气扑面而来,散发出最摄魂夺魄的气息。神秘之至,魅惑无限。金锋呼吸顿时一滞。一位画中仙子的脸庞出现在金锋眼前。秋水剪瞳,眉如黛山。精致小巧的五官如白莲一样的圣洁,清丽绝俗,宛如月宫仙子般高不可攀。女生吹弹可破的脸上明显的带着一抹急切和慌乱,清澈透亮的眼眸中满是担忧和关切。“先生,你有没有受伤?”金锋的双眼依旧停留在女生的裙摆,在自己那个时代,没人敢穿成这样。女生注意到金锋的异样,低头一看,樱桃檀口呀的惊呼出声。当即下意识的半掩住腿,往后退了一步。玉脸一下子满面潮红,尴尬无比。玉脸一下子满面潮红,尴尬无比。咬着唇、羞涩羞怯的低声细语。“撞到你哪儿没……咱们上医院去吧……”金锋随眼看了看身前的那辆白色轿车,车标是一个三叉戟。车头左边凹了一小块下去,有些变形。慢慢地站起来,静静平视那女孩,摇摇头。“没事!”女孩的芳心被金锋深沉厚重的回应莫名的一颤,低着臻首看看金锋还在流血的小腿。“可是……可是你还在流血……”金锋视线从美若天仙的女生身前移开,茫然的打量周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全新事物,脑子里一片混乱。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如翻江倒海般震撼。嘴里淡淡说道:“不用!”说完,金锋抬脚就走。自己需要找个地方彻底的冷静。自己竟然没死,还来到了现在这个时代!民国初年,金锋凭借一眼辨真伪,一口断乾坤的鉴宝本领横空出世。惊才绝艳,震惊天下。上到商鼎周彝、秦砖汉瓦、下到唐宋元明、青花古董、金石字画,玉石瓷器、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某日营州古地地陷,露出一未知遗迹,金锋在其中寻到了一只三角大鼎。那大鼎的来历非同小可,足以将中华历史改写,堪称镇国之宝。营州乃是上古十二州之一,金锋得到绝世重宝的消息很快传开。世界各国势力满世界追杀金锋。中华镇族气运至宝岂容他人觊觎!历经百次血战,金锋最终力尽不怠、毅然抱着大鼎引爆丨炸丨药,跟各方势力同归于尽。却是因此得以重生。一眼一过一百年!现在自己占有的这副身体也叫作金锋。比起自己来,显然这幅身体的原主人差了很多。弄明白情况之后,金锋浑浊暗淡的眼睛慢慢地清亮起来。“一眼百年!既然重活了,那么,我就好好再活一回!”“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这时候,女孩穿过三层外三层的围观者,追上金锋说道。“先生……我还是陪你去医院看看吧……”“毕竟是我撞了你!”女孩的声音娇翠如泉水般动听,吐气如兰,比雪花还要清纯的香味涌入金锋鼻息,让金锋有些悸动。“赔我一条裤子。”女孩捂住胸口,长长庆幸的喘了一口气,嫣然一笑!如玫瑰绽放。“你先等我几分钟,我去拿了东西就陪你去医院。”“就在古玩城里,用不了多久……”“好吗?”女孩要取的东西就在旁边的古玩城当中。烈日当空肆虐,大地如蒸笼般滚烫。金锋跟在女孩后面,女孩娇美纤纤的身体在眼前娉娉摇摇,轻轻摇曳,宛如最美的夏日荷莲。女孩叫做曾子墨,人如其名,如画如诗。曾子墨是来古玩城里取东西的。说是古玩城,其实名字叫做送仙桥旧货交易市场,位于锦城的市中心,是锦城最大的古玩城,在西南三省也是相当出名。沿路走来,路边摊上的一些文玩令金锋有些好奇。少数民族的各种金银首饰、南红玛瑙、绿松石、蜜蜡,琥珀、天珠。形态各异的奇石、包裹严实邮票、小画册以及一些五花八门、杂七杂八的玩意。还有车佛珠的,也有许多木材摆件、海黄、越黄、崖柏、小叶紫檀、阴沉木、乌木。这是属于文玩的范畴。各朝各代的青铜器、玉器、瓷器和瓷器碎片。泛黄的字画、古旧的佛像、各色各样的钱币、还有那锈迹斑斑的兵器。全国各省的方言在这里交汇,买家在喋喋不休的说道推销,却是买的少看的多,曾子墨带着金锋上了二楼,这里是古玩城里最顶级的地方。到了一处叫做博雅斋的大店铺里,早已经有人在等候。博雅斋面积得有两百平米,装修古色古香,庄重大气。五六个大博古架采用的都是红木所做,这些博古架上都摆满了各朝瓷器,可见博雅斋实力非凡。博雅斋的老板徐文章肥肥胖胖,笑容可掬亲自迎上来,点头哈腰领着曾子墨到了里面。曾子墨回首冲着金锋笑了笑:“等我啊,马上就好。”金锋背着双手在店里闲逛起来。因为金锋的穿着和打扮与现场格格不入,两个女店员一直跟着金锋,生怕金锋偷店里的东西似的。锦城本就是休闲的代名词,早上逛店的都不少。敢进这种店铺的来逛的,自然是非富即贵,大富大贵之人。这些人见到一身破烂的金锋,更是满脸的鄙夷和厌恶。逛了一圈不到三分钟时间,金锋安安静静的坐下来,目不斜视,如同一尊雕像。这当口,胖老板徐文章慎重的从保险库里捧着只木盒出来,放在一张条案桌上。开启木盒,木盒底部内衬海绵,上有黄绸包裹。徐文章戴上手套,轻手轻脚打开包裹,轻轻地将一只五颜六色的觚捧起来放在曾子墨跟前。顿时间,一股迷灿斑斓的尊贵气息迎面扑来。“曾小姐,您要的明朝景泰蓝花觚!”“请上手掌眼!”这是一方景泰蓝花觚!觚!也就是商周时期老祖宗们喝酒的酒具。同时也是那个时期最重要的礼器之一。觚的形状上面是敞口,就像是喇叭的圈口一样,从圈口下来是细细的四方形的细腰,下面是高圈足。而景泰蓝则是种花家最著名的特种金属重器之一。始于明朝景泰年间,又号称铜胎掐丝珐琅,也叫珐蓝。在打造好的铜质的胎型上,用柔软的扁铜丝,掐成各种花纹焊上去,然后把五彩珐琅点填在花纹内,最后入炉烧制,出炉之后再打磨,最后镀金而成。

    首个新冠抗体婴儿
      下载吧

        首个新冠抗体婴儿
        推荐

        玄幻  |  田缕蓝

        “然后。”本田微笑着。“我到处躲,就怕再被抓壮丁,身上没钱,就要饭,当了一年多叫花子,最后到了一个火车站,看到有个人被打死了,我想去看他身上有没有钱,却发现一张车票,是南京的,我就上了火车,来了南京。”胡耀祖的话,真真假假都有,这是培训时候的必修课,想让别人相信你,你得说一点真话掺杂进去。“你认识字,那字还是我教你的。”本田乐呵呵地说。“对,谢谢举人老爷。”胡耀祖也跟着笑,咧开嘴,一脸憨厚。“你当时被骗到什么房子里去了,还记得吗?”“当然记得,一辈子都忘不了。”胡耀祖把他在广州怎么被骗进去的过程讲了,还说了那房子的外观,和旁边的包子铺,他猜想,本田可能知道那所房子。果然,他说话的过程中本田不经意地点头,说明他真的知道那地方,也知道胡耀祖说了实话,“我知道你家很穷,拉车要给车行老板交押金,你怎么有钱?”大家都知道,拉车的活儿,不是每个人都能干的,城里的规矩就是一块大洋的押金,这钱,不是每个人都交得起。“嘿嘿,就像顺你家的包子一样,我从一个死人身上顺了一块大洋。”胡耀祖憨笑着。本田也笑,“是,我想起你顺我家包子的时候,连狼狗都不怕。”“举人老爷,我就怕饿,有吃的我什么都不怕,有吃的我什么都做,不然,也不会被骗进那所房子了,就为了吃饱肚子,就为了包子铺的包子,唉。”“你们被抓壮丁,里面有你认识的人吗?有没有要好的人?关在房子里有多少人?”本田一连串问题接起来。胡耀祖眼睛看着天花板,好像在回忆,“应该有三十多个吧,不过我谁都不认识,大家都是每天涂成花脸,看不出来谁是谁,而且还不准互相说话,床位也是每天都换,所以,都不认识,而且天天有人逃跑。”“是吗?”“我还要去拉车,得走了,举人老爷。”胡耀祖站起来。“我们一起吃晚饭。”本田邀请道。“谢谢举人老爷,我就是一个拉车的,不配在这大房子里吃饭。”胡耀祖摇头,还是要走。本田拍了拍手,李少华将推拉门拉开,走了进来,本田对着他说了几句日语,李少华出去一会儿又回来了,拿一块大洋放到桌上。“这是今天的车费。”本田指着桌上的大洋对胡耀祖说。“举人老爷,这太多了。”胡耀祖为难地站着,两只大手搓来搓去。“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喜欢这东西,收下吧,就算我下次坐你的车费。”“这太多了,你坐一年都用不完。”胡耀祖说。“拿着吧。”“谢谢举人老爷。”胡耀祖拿着大洋,快步出了屋子。李少华看胡耀祖走了,对本田说,“一个拉人力车的苦力,没什么大用。”“你不了解他,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人很聪明,适当修剪一下,将来很出色。”本田却笑着摇头,眯着眼睛,很为今天遇到胡耀祖的事情高兴。“我怎么看他都只是个粗人。”李少华不敢苟同。“我们就得用这种看起来就是粗人的人,他们丢进人群都不打眼,不容易被人怀疑,才能搜集到反日分子的消息,帮助我们抓住那些红色分子。”“明白了,先生。”李少华说。“和他一起被抓壮丁的人,最后去了重庆的培养基地,那儿是专门培养间谍的,可惜他半路逃跑了。”本田说。“你相信他是半路逃跑的?”李少华不禁疑惑。本田点点下巴,“他很机灵,只是想填饱肚子,不至于去卖命送死,他很现实,我了解他。”赚了一块大洋,胡耀祖很高兴,今天不用再拉车了,不如回去休息。“你今天回来这么早。”胡耀祖进门,苗大爷就问。“今天生意好,赚了一块大洋,就收车了。”胡耀祖声音洪亮。“是吗,你遇到大财主了?”苗大爷也替他高兴。“嗯,今天遇到一个老乡,是举人老爷,他包了我的车。”“好事,今天没事,你回来得早,我加两个菜,我们搭伙,喝一杯怎样?”苗大爷说。“那当然好,不过,我酒量不好,你是知道的。”胡耀祖高兴地说。“你就凑个数,我一个人喝没意思,你陪我。”胡耀祖点头,“好勒。”他两梯一步、两梯一步到了自己的小阁楼,换上干净衣服,洗个脸,下楼和苗大爷一起做饭。半个小时,饭就好了,“酒满上,来,苗大爷,我们喝。”苗大爷坐了下来,胡耀祖将两个杯子倒满酒。“每天有小酒喝,就满足了。”苗大爷一口就喝干了一杯,胡耀祖又给他满上,自己却没喝,他真没酒量。“我就是陪你说话,我吃菜,你多喝点。”胡耀祖抿了一小口酒。“你刚才说的举人老爷是你们村的?”苗大爷夹菜。“对,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我们村的举人老爷,怎么成了日本人,在南京还有大房子,他还有门生,名字叫李少华。”胡耀祖说。“日本人?是你们村的?”苗大爷放下手中的杯子,看胡耀祖,“还是举人?现在也不兴什么举人啊?那是以前!”“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生下来,村里人就这么叫他,他刚才说他父亲是举人,他不是,可能大家沿用这个称呼。”苗大爷眯着眼睛,抬起杯子,喝一小口,没说话。“我觉得应该是真的,因为我们县太爷常常去他家做客。”“他在你们村名声很好。”苗大爷说。“你说得对,名声很好,我们常常饿肚子,他经常放一笼包子在院子里,让我们去顺。”“去偷!”苗大爷说。“太难听了,是顺!”胡耀祖继续说,“他家有大狼狗,去顺包子的时候要和狗赛跑,我跑得快就是因为他家的狼狗。”“你就没被他抓到过?”苗大爷仍然眯着眼睛,好像酒很好喝的样子。“当然有,被抓到了,就让我们写字,我认识的几个字都是他教的。”“嗯,是个好老爷。”“可是,他现在是日本人!”胡耀祖心里闷闷的,很为这事不开心,说完,他也喝了一杯酒,重重把杯子放下,又自己把酒满上。“他现在没让你做什么事?”苗大爷问。“那倒是没有,想让我做,我也不愿意,现在拉车,我都不愿意拉日本人,但是人家手里有枪,我也没办法,反正心里不乐意。”胡耀祖说完又喝了一杯,还给苗大爷也满上。“为什么?”苗大爷没喝酒,认真看着胡耀祖。“汉奸,现在大家都恨汉奸,我不想当汉奸,我还想进我家的祠堂,要见我家的老祖宗。”胡耀祖说。“男人,要成大事,不在乎名声。”苗大爷说完这话,看着胡耀祖,看他什么反应。胡耀祖愣了一下,笑起来,“苗大爷,当汉奸还能成大事?”“有的人当汉奸,他能挽救一群人的性命!”苗大爷的脸上带着红光,喝好几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