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758章 落萱无情
    介绍演示

    更新时间:2021-04-16 19:40:55

    我要打赏
    下载推荐
      打赏共331348恒币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下载专区

      我要评论
      下载app厅最新版
      评论共4357条
        优势升级版

        游戏下载大全

        宋嘉琪点点头,眼波里满是温柔,笑盈盈地感慨道:“时间过的可真快,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居然一下子长大了,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

        回复(31)

        特色说明
        又菱

      • 柯学世界写推理小说
        玩家分享

        点了支烟,沉思良久,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忽然叹了口气,轻轻摇头,甚至有些哭笑不得。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对于我而言,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色,当初嘉琪姐结婚时,我也只是郁闷了一阵子,也未见得有多么的伤心,为何听到他们两人今天的争吵,反而会有些心绪不宁了呢?

        回复(11)

          聆冬

        1. 快穿之我是恶毒女配怎么破
          下载苹果版

          我看她一脸绯红,有点醉了,问道:“唉!小妹妹,你没事吧?”小美女这会儿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一双大眼睛不时翻着,有点飘忽不定,耳根和脸蛋红彤彤的,直勾勾的看着我。

          回复(96)

          木年槿

        2. 大秦之情
          最好的选择

          说着,她一扭腰,端着空盘子闪进了人群里。我朝着她的背影举起酒杯,笑道:“美女,真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具有这么优秀的品质?”随即,我被四周袅袅婷婷的女人们迷住了,视线落在那些随着舞曲扭摆的玲珑娇躯。

          回复(51)

          夏沁

        3. 吉野家亏75亿日元
          苹果游戏免费下载官网

          一杯雪狐伏特加快喝完了,我也没有物色到什么美女,我遗憾的拍了拍手,晚没逮到猎物,看来得准备打道回府了。正当我将酒杯端起,想干了里面剩下的酒时,一个影子笼罩在我眼前,我仰脸一看,一个不到二十岁的美少女在对面的空位坐了下来。

          回复(83)

          慕婳

        4. 明侦之这个男人太强了
          苹果版引导

          我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高局走到他办公室门前,他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道:“那这么说,待会来我办公室啊,我等你。”高启荣挂了电话,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我,闭了一下眼睛,让自己清醒了一下,有点醉呼呼的问:“小伙子,你是哪个部门的呀?”

          回复(79)

          昕若

        5. 魔法与勇士
          官网旧版

          宋嘉琪吓了一大跳,指尖一抖,手里的茶杯险些掉落,她立刻没了主意,神色慌张地道:“怎么可能?不会吧,他……爸妈……他们要是知道了,我可怎么做人呀,唉!”

          回复(40)

          芦镁

        6. 风起爱意散
          ios官网下载

          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道:“是的,高局。”高启荣拧开门,说道:“那好,进来吧。”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

          回复(34)

          素寻

        7. 小花仙
          操作技巧

          张晓芬霞飞双颊,忙推开他的手,扭.动着娇躯,半是威胁半是哀求地道:“小叶,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哟,马我家娃儿要回来吃饭了,要是给邻居看见了,怎么得了?你老实一些,不然我赶你走了。”

          回复(85)

          旧尘

        8. 乱坟岗之九命猫
          电脑版免费下载

          大学毕业,我被分配到了家乡青阳市的资源管理局,一拿到派遣证,我迫不及待的跳了返家的列车。因为,我想念我的家人了。我没见过我的父亲,从小与妈妈相依为命,可在我读初二那年,妈妈却生病永远离开了我。

          回复(68)

            荒城夕照

          1. 穿回老爸当校草的时代
              客户端旧版

                少丨妇丨微蹙着柳眉,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一双眼睛似乎带着电,当她低头看见我身的泥点时,抱歉的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开的快了点,要不然这样,我赔你点钱,你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洗一下吧。”

                回复(84)

                璐鱼

              1.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网址登入

                书友还读过

                开局签到一个仙女老婆
                平台下载网站

                开局签到一个仙女老婆
                ios游戏下载app

                玄幻  |  涩悠

                  按照“十个工作日”原则,下一轮调价窗口将于2021年4月28日24时开启。李彦预测,全球经济前景向好,预计下一轮成品油调价上调的概率较大。

                剧情全知者
                  什么意思

                  剧情全知者
                  特色安全

                  玄幻  |  干戈

                  “阿海,干嘛呢?今天不是轮休吗,起这么早干什么。”杨海城和我当初一起考上了步科,季峰考上了炮科,堂哥林文贵则考上了辎重科。“林哥你上次不是说轮休的时候要在南京城好好逛一逛的嘛,怎么不会又不想动了吧。”经过杨海城一说,林默终于想起前几天自己随口应下的邀请,当时由于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心绪不宁,便随口答应了下来。“去去去,只是一下没反应过来罢了,对了,其他人呢,我记得李昌武,赵平年不是也要一起出去的吗?”李昌武和赵平年都是林默的舍友,也是军校里要好的兄弟,李昌武身高和林默差不多,将近有一米七五左右,是江西人,赵平年是广东人,身高有一米八是个大高个,杨海城比林默高一点,有一米七八。“他们也才刚起来,现在正在卫生间洗脸呢。”他说完我也连忙起来拿起毛巾脸盆往卫生间走去,在半路上就遇到了李昌武和赵平年往回走,林默赶紧往卫生间走去。洗完脸回到宿舍,将军装穿戴整齐就一起向门口走去,到了校门口,向值班人员出示了学生证后相互敬了一个军礼就走了出去。由于是军校,学校里学生出入都受到限制,街道上并没有像后世大学周边一片繁华的景色,但周边还是有一些小店铺,都是本地人家自己经营的。“走起,我们到郑老头那把早餐给吃了吧,天天在军校里嘴都快淡出鸟了。”杨海城说道。林默想起郑老头家的早餐,赶紧说道:“走走走,今天这顿我请客。”虽然军校里的饭菜并不难吃,而且在这个时代来说,军校里的饭菜己经好得不得了了,但天天吃一样的饭菜,多好吃也吃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厌烦。众人快步走入街边的一家早餐店,早餐店只是一层,外面连个招牌都没有,虽然如此,但里面还是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轮休出来的军校生。杨海城边带着林默他们往里面走去,边跟认识的人打着招呼,没过一会就走到了小院的院子里,院子里放着一张石桌,周围摆着一些石椅,几人连忙过去坐下。“你们来了,今天打算吃些什么?”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从厨房走出来说道。“郑老头,照往常来一份。”杨海城冲老头说道。郑老头原名郑昌华,大儿子在家陪他经营早餐馆,二儿子在上海做生意,听说郑老头在晚清的时候是南京一个大官的私厨,后来大清朝亡后,大官也倒了,他就没了去处,最后回家开了一个早餐馆,当然了,林默他们更相信是他不愿意去。“林大哥,杨大哥,你们的早餐来了。”“行了,快放下,我们都快饿死了。”杨海城冲郑老头孙子说道,郑老头孙子叫郑文祥,现在上初中,林默和杨海城周末一有机会出来都会到他家来吃上一顿早餐,一来二去就和这个小子熟络了起来。“行,我马上就送过来。”一会的功夫,桌上就摆满了各色餐点,小笼包,油条,肉粥,还有粽子和各色糕点。林默一行人看到餐点上齐了,立马开吃起来。林默先扒了几口肉粥,满口的鲜香,尝着味道应该是加入了鱼肉和羊骨一起熬煮出来的汤汁,加入上好的米和鲜肉煮成粥。林默夹起一个小笼包放入口中,轻轻一咬,汤汁流入舌尖,整口都是汁水的味道,拿起粽子解开外面的粽叶,一股浓浓的火腿香味冲入鼻腔,却又不让人产生不适,火腿就是后世有名的金华火腿。咬下一口,让人连舌头都想一块吞下去,其他各色糕点都有各自的特色,甜而不腻,软而不松,让人味口大开,一桌人狼吞虎咽,将满满一大桌美食消灭得干干净。吃饱喝足,几人都不想动了,就交谈了起来,林默对杨海城说道:“今天我们要去哪里?”“怎么,今天你不去图书馆了。”李昌武在旁问道。“不去了,以前差不多每次出来都到图书馆去,连南京城都没把路认全,今天就和你们一起到处逛一逛。”林默所说的图书馆是在南京洪武区的一座图书馆,图书馆里有各种图书和外国消息的报纸,甚至从外国运来的报纸,以前的林默就喜欢这些东西,林默也从他的记忆中得到了这个世界的很多有用的消息。“那要不咱们去中山路吧,我们三个也好长时间没去了。”赵平年问道。林默也不迟疑,直接回答道:“行啊,我上次和你们去只逛了一小段路就回来了,这次得好好逛一次了,那边的好东西可不少,不过得先去娄叔那边一趟。”林默口中的娄叔是林家在南京产业的负责人,名叫娄绍光,原来是林家的管家,林默兄弟姐妹从小就是由他照看着长大的,前几年林默偷跑出来考了军校,林默父母不放心,就让娄绍光过来照顾产业和林默,林默每次出来都会去看一下娄绍光。杨海城问道:“那倒没问题,不过去中山路玩是不是得把衣服换了啊?要不然不好玩吧。”“是啊,在学校周围倒没什么,反正穿军装的人也多,可到了中山路那边可就太显眼了,咱们先回去把衣服换了吧。”李昌武也转过头来提醒林默,林默转念一想,也是,一大条街上就他们几个人穿着军装,那也太显眼了。想到这,林默开口说道:“不用回去换,咱们那衣服放着都多长时间了,都快发霉了,咱们去娄叔那边成衣铺置办一身新的吧,到时候让伙计把军装送到郑老头这存着,咱们从中山路回来再带回军校去。”军校不同于一般学校,平时出校门的时间本来就少,穿便装的机会自然更少,便装有时一放就是几个月,在这个时代军校生基本上很少有机会穿便装,林默等人也是到了今年,才把各种战术,体能与枪械这些学完了,重点转到指挥等学术类型的课才有了这么多的出军校的机会。“郑老头,我们走了,钱给你放桌上了。”林默说着便拿出一块银元放到桌上,几人起身向外走去。杨海城回头看了那一块银元一眼,肉痛的说道:“这郑老头的东西真是贵啊,我每次过来都得肉痛半天。”林默三人鄙视了他一眼,刚才吃得最欢最快的就是他。“也不算贵了,你也不看看那材料,可半点都没省,再说了咱们也不是那种吃不起的人。”林默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在军校读书,每个月都是有补贴的,除去在军校里的伙食费,每人每月都还可以剩下二十几元的补贴,在学校里又没有花的地方,很多人都会选择在出校后好好的吃几顿。别以为二十几元不多,在这个时代普通人每月也就能赚五到十元,这已经够一家人的花销了,二十几元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一笔巨款了。几人出了郑老头家的早餐店,向前面的街口走去,到了街口,林海城就向街对面的黄包车夫招手,几个黄包车夫连忙拉着车走了过来。“林老板,还是要去图书馆吗?”一个年纪大点的黄包车夫向林默问道。“今天不去图书馆,老黄你拉我们去石婆婆巷的林氏商贸行就行了。”

                  镜笥
                  平台怎么下载

                  镜笥
                  APP稳定版下载

                  玄幻  |  墨阳

                  所以他才如此渴望我这个孩子,会是这样吗?“瑞龙公司破产,是你做的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他是为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吗?庄逸阳点点头,“主要还是他自己坏了规矩!”我心中冒出一点点窃喜,说不明白现在对庄逸阳到底是什么感觉?饭后我查了下周思颖的资料,那点窃喜瞬间就没了。她毕业于耶鲁大学,现在是知名的珠宝设计师,最关键的是人非常漂亮有气质。跟她对比,我似乎就是丑小鸭,还是个离婚的丑小鸭。怪不得庄逸阳说,她不会在意。本以为,我这辈子都跟周思颖没什么交集,但是她还是约了我。通过手机约的我,留言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忐忑不安地提前到达指定的包厢,喝着白开水,可是越喝越迷糊。察觉到有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彻底晕倒了。我被带到一个陌生的房子里,手脚都被绑住,惊恐地看着周围环境,这绝对是一个阴谋。他的未婚妻到底要做什么?嘴巴上还有胶布,我只能“呜呜呜——”地叫唤着。可出来的人,并不是周思颖,而是许琴跟杨瑞。前段时间还在忏悔的杨瑞,此刻却将我绑来,这是做什么?“林靖雯啊林靖雯,你这个蠢货!你以为真是周思颖给你发信息吗?她那样高高在上的白天鹅会在意你这样的丑小鸭吗?”许琴洋洋得意。这是一个圈道,他们对我下的圈道。杨瑞给我撕掉嘴上的胶布,“你好好配合,我们不会伤害你。庄逸阳害得我破产,我怎么也得收点钱回来!”“杨瑞你个混蛋!”亏我当时对他说的话,还有些感慨。谁知道他们完全是故意的,让我知道周思颖这个人,再以她的名义约我,我肯定会出来。因为我会对庄逸阳的未婚妻心存愧疚,就一定按照要求,不告诉其他人!“去,脱!”杨瑞没有再跟我说话,而是直接指使着许琴来脱我衣服。这两个人疯了,我大声喊着,“你这是犯罪,杨瑞你及时收手,我将那一百万还给你。”许琴一边冷笑一边脱我的衣服,“你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吗?一千多万,你那一百万算个球,庄逸阳必须要付出双倍的价钱。”我逮着机会,一把咬住她的手,不肯松开。她另一只手,冲我脸上不停地甩耳光,打得我不得不放开,满嘴都是血腥味,不知道是她的还是我的。看着她在那抱着手叫,我心中就爽,这两个人欺负我一个,我咬死你们。杨瑞黑着脸走过来,完全不顾旧情,上来就是一巴掌,我们在一起五年,这是他第二次打我。我记住了,不敢再反抗,否则腹中的胎儿就会有危险。“别用这眼神看我,这么多年,你身上哪块我不清楚。看见你我都提不起性趣!”杨瑞一边侮辱我,一边将我的衣服全部扒下来。许琴冷笑着拿起手机,不停地拍摄,甚至还恶意地摆弄我,更是嫌弃地评头论足。我咬着嘴唇不反驳,心中只想着有人快点来救我。这样的屈辱比杀了我还要可怕,我以前到底是瞎得多厉害,才会看上杨瑞这一匹没有人性的狼。太可怕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许琴才满意地收起相机,随意地扔一件衣服搭在我身上。“可不能将她冻坏,不然孩子会出事!”许琴言语间对这孩子还是不敢下手。至于我,在他们眼中,不过是给庄逸阳玩的,走了狗屎运怀上孩子,才显得有些不同。到了半夜,庄逸阳还是没有来救我。难道他今天没有回来吗?还是我对他而言,真的不重要?恍惚间,有人在摸我,我立刻惊醒,发现居然是杨瑞,“你干什么?滚开!”“装什么贞洁烈妇,都不知道被我干过多少回!”杨瑞一边口出恶言,一边开始脱衣服。下午还说提不起性趣,现在又要如此龌龊。“你就不怕庄逸阳杀了你吗?许琴在那边,你疯了吗?”我一边挣扎,一边往墙角退。被捆住的双手双脚,根本没有多大力度。“老子才不怕他,你本来就是我不要的破鞋。你这姿势这不错,比许琴带劲!”杨瑞下流话不断,抓住我的脚,让我根本无法后退。就在关键时刻,门被踹开。杨瑞被人一脚踹得撞墙上,下一秒我身上就披上衣服,那是熟悉的味道。“打断他的双手,扒光,吊在外面!”庄逸阳嗜血地吩咐着,弯腰抱着我就往外面走。这一刻,他就是神,解救我的男神!我害怕紧张地发抖,除了小声哭泣,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抓着他的衣服,增加安全感!对庄逸阳有着害怕,更多的是感激。只要想到差点被杨瑞那个混蛋碰了,我就恶心地想吐。真的就这么吐出来了,吐在庄逸阳那月牙白的衬衫上。他双手一抖,差点直接将我扔地上。天,我居然干出了这样的事情!同丨居丨这么多天,我深知他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现在没有将我扔下去,绝对是肚子里这块肉的力量。车子在他的催促下,开得飞快。到家后,他第一时间冲进了卫生间,我裹紧身上的西装,在梅子姐的搀扶下,也去洗浴一番。“先生得知您不见,真的很担心。林小姐,您下次可不能再这样失踪!”梅子姐小声说着,能听出来她的不满。按照庄逸阳的要求,我去哪都得带着她。“对不起!”我除了说对不起,其他什么也不能解释。忐忑不安地看着庄逸阳,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他在生气,非常生气。“这段时间让你空虚,所以迫不及待地找前夫填补下吗?”庄逸阳突然将我拽过去,一把撕开我的睡衣。下一秒就附身而上,动作粗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不,不是的。”我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痛得冷吸一声。未有任何**,他就开始横冲直撞。我抓着床单,强忍着这残酷的惩罚,却没有任何反抗。我可以拼死不让杨瑞碰,却没有抵触他。许是感觉到我痛得弓起来,他才放慢了进攻速度跟力度。等我适应他后,又是狂风暴雨。也许真是空太久,我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他却咬着我的耳垂,蛊惑地促使我叫。我如同一叶扁舟在大海里飘荡,一浪接着一浪,一浪更比一浪高。风平浪静后,我躺在那,连抬起手指的时间都没有了。“周思颖,不会找你!”庄逸阳又洗个澡,出来第一句话就是这。看来他是知道我收到信息,然后就查到是谁绑架的我,解救我就不是难事。“我,我以为是她,所以才去的!”我知道这样的解释在他眼中就是蠢,但是比他误会我跟杨瑞有什么更好。许是我们刚刚亲热过,他看起来比平时要好接触一些。“蠢!”庄逸阳不再多说,就直接睡了。

                  绝地求生之团团哪里跑
                  下载推荐
                  
                  

                  绝地求生之团团哪里跑
                  平台怎么下载

                  玄幻  |  君慕

                  在我迟疑的时候,收到了一条信息,是大长腿发来的:“第一天上班,别迟到。”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那女王气透过短息传过来。罢了,既然来了,就来试试吧,大不了再辞职啊,话说,公务员能辞职么。我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监狱的大门,严丝合缝,黑乎乎冷冰冰的大铁门,估计将近十米高,跟周围的墙严丝合缝,上面还有巨大的铆钉,怎么看怎么狰狞,那感觉就像是地狱之门一般。大铁门周围,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像是古代城墙那玩意,反正铁门上面还有很高的水泥建筑,上面写着xx女子监狱,在上面,就是国徽,最上面一左一右,像是瞭望台一样的建筑。我傻不拉几的在那打量,这时候在大门旁边水泥水泥桩的玻璃窗里有个人开始喊了:“什么人,监狱重地,赶紧走!”我还想说这里怎么没站岗的呢,原来都藏在那里面了,就露出一个一米见方的玻璃窗,还用铁栏杆挡住,可算是不能越狱了。我正愁不知道咋进去,一见有人搭理我,赶紧屁颠屁颠走过去,说:“大哥……”我这话还没说完,我就看见里面那人刷的一下站了起来,我靠,我发誓这狗日的是拿出了一把枪,我当时就傻了,赶紧站住,两手往上举起来,说:“大,大哥,我是好人啊……”那人一喊:“谁是你大哥,你是干什么的?”他这么一说,我才听清楚了,这人声音比较粗,但是是个女的!我赶紧麻利的说自己的来历,然后看她没意见,小心的把那红头文件拿了出来,她示意我拿过去,然后让我拿出身份证,打开一个像是银行窗口下面那小小的通道,让我把东西塞了进去,皱着眉头打量了我一会,嘟囔了一句:“男的?”然后她让我往回退了几步,拿起电话打了起来。看见她放下电话,我凑近乎的往前考去,说:“姐姐……”“谁是你姐姐,回去!”那女的一脸横肉,我擦,这里面果然都是内分泌失调的狂暴女人。过了一会,我听见铁门再响,巴巴的看着,足足响了有一分钟多钟,我才看见在大门左边三米处的那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铁门开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冲我喊道:“陈凯?”我赶紧点头。那女人声音冷的像是死了啥一样,冲我喊道:“没嘴么,不会说话,点什么头,赶紧进来!一点规矩都没有!”我去,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为啥都刺挠我?而且这人我听出来了,不是别人,就是上次给我打电话,通知我通过面试的那个女的,这里面的狱警的哦苏哈i神经病么?不是说好的物依稀为贵么,怎么我一点不受待见啊?我走到铁门前面,那女的像是搜犯人一样,先检查了我身上,然后让我把手机和钥匙拿了出来,她在前面,带头走了那黑黑的小门之中。我回头再看了一眼那艳阳天,深吸了一口气,跟着进去。该怎么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呢,不舒服,绝对的不舒服。那个门虽然不算厚,但是门所在的大门墩子比较厚,所以从小门中间来,要通过一个像是地道样的通道,大概是一两米,然后就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监狱。前面带路进来的女狱警头也不会,冲我喊了一声:“站住别动!”我他娘的被她一惊一乍吓了一跳,还没弄明白咋回事,她就扭着屁股朝着刚才我看见的那个守卫室走去,虽然是在监狱内,但是守卫室的门依旧是铁的,露出小小窗口。她进去之后,我就开始打量起这监狱里面的情景来。如果说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女子监狱,那就是干净,绝逼是太干净了,那感觉像是有洁癖的人一点点的擦出来的,冬末本就是萧瑟,再配上这不似人间的干净,虽然现代化气息很重,但是让人莫名感觉到荒无人气。跟我想象的一点不一样,监狱里面很大,而且里面看不见人,电影里那随处可见像是散步一样的犯人一个都没有,甚至连狱警都没有。反倒是房子不少,错落有致,将这硕大的监狱,化成一个又一个的区。这时候那门开了,臭脾气的狱警出来,手里拿着我的身份证还有那红头文件,臭屁的从我身边经过,从牙缝里挤出俩字:“跟着。”我真不知道,我是哪里招惹到这个八婆了,就他娘的像是我爆了她的菊花一样,我跟她走的时候,问了一句:“我的手机呢?”那个女狱警站住身子,转过头来用那种表情看着我,有些讥讽,说:“手机?你以为这是你家啊,想要手机就要手机!跟你说,来这手机都要放到警卫室!不准带!还有,以后叫我刘姐,没大没小!”cao,我当时真的有些忍不住了,这一来就给我下马威啊!我强忍着怒气跟着她走进了一个大楼,进了一楼的一个办公室。那个刘姐让我站在门外面,然后自己敲门进去,里面传来一个有些老的女声:“进来。”那个刘姐一进去,立马点头哈腰,语气腔调像是哈巴狗的哼哼:“张指导啊,咱们不是招了一个科员吗,今天来了,你见见吗?”那个老女人的声音穿过打开的房门,传到我的耳朵里:“进来吧。”我敲了敲门,走了进去,看见一个老女人,大概是多岁,带着眼镜,短头发,穿着警服,正坐在一个办公桌后面,眼镜看着电脑屏幕。听见我进来,她抬起头,冲我官方的笑了笑说:“小陈吧,坐坐,你看看小伙子长的真有精神头啊,一表人才,小刘啊,你先出去,去给小陈安排个宿舍吧,我跟小陈聊聊。”那个小刘听见后,点头走了出去,那个指导员保养的不错,眼角稍微有些细纹,但是带着黑框眼镜,还有那岁月沉淀下来的气质,给人一个特别知性的感觉。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现象,所以从一开始进门的紧张,到现在的有恃无恐。指导员一边站起来,一边对我说:“小陈啊,喝水吧,我是张指导员,你可以叫我张姐,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过来问我。”我坐在沙发上,接过张指导员递过来一纸杯水,笑眯眯的说:“谢谢张姐。”张指导员似乎是对我直接称呼她张姐有些惊讶,眼中闪过异样的神情,坐在电脑前,她也不看我,手放在鼠标前,一动一动,而她眼镜上反射出来的图像,让我有些异样的兴奋……张指导简单的跟我聊了一些关于监狱里面的事情,还有我专业的事情,到了后来,她才说:“小陈啊,咱们这监狱中少一位心理指导师,你也知道,女犯人常待在这里,心理总会出问题的,曾经招了几个女心理指导,但都干不了,这才招了你这一个男的,你啊,要好好努力,别辜负组织对你的期望啊。”她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有人敲门,门外姓刘的那女狱警说:“张指导,是我。”张指导从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让那个刘姐进来,她走到我面前,我赶紧站起来,她不高,头顶到我鼻尖的位置,不过那胸倒是不小,撑的警服鼓鼓囊囊的,这就是熟妇吧。

                  东境之主
                  演示大厅

                  东境之主
                  功能特性

                  玄幻  |  香寒

                    陈定华称,在结婚后,他并没有一直赌博,2016年11月赌过一次,这是在宁顺花提出离婚之后。关于家暴的指控,陈定华称他曾经和宁顺花家人互殴,对方也先动手过;他自称没有家暴过宁顺花。“只有一次开庭后,我想把事情说清楚,但宁顺花不给机会,我追上去拽了她头发,打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