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夫人是我的第一要务
玩法信誉

    夫人是我的第一要务
    官方下载网址

    玄幻  |  冷陌歆

    张富贵后来对秦书凯和金大洲解释说,推荐刘大明那是有领导打了招呼,没有办法。官场上,有的时候一个人不得不做违背自己意愿的事,特别是想进步的人,这就是中国特色的官场,有进有退,才能游刃有余。秦书凯和金大洲就说,张处长,理解,理解。吴龙回去后,很失望,知道挂职是彻底的失败,跟着刘大明混就是失误,虽然他也帮助自己很多,帮助牛大娟调动了工作,但是,刘大明的能量和张富贵相比的弱势,决定跟着他混的人没有好结果。就如一条狗,主人都不能吃肉,狗能有机会吃肉吗。金大洲和秦书凯因为跟的主人强大,中国有句俗话,叫做“宰相门奴七品官”,说的很有道理。那天晚上,吴龙一个人到浦和的一个饭店喝了点酒,回来到了宿舍,看到牛大娟,就有了那个**,那天晚上,两个人都很尽兴。激情过后,吴龙和牛大娟并排躺在床上,谈了很多。吴龙就把下午乡里开会就驻村挂职推荐先进的事说了一遍,说这样的推荐虽然心里有想法,但是无法改变,因为自己联系的村受帮扶的资金和项目确实最少,不能成为先进无可厚非。可是,刘大明帮扶的村也不比秦书凯和金大洲等人多,却被推荐为县级先进个人,说来说去还是有位置的人肯定不吃亏。牛大娟就很不解地问,张富贵和刘大明可是解不开的冤家,研究推荐刘大明的时候张富贵也同意了。张富贵作为挂职队长,只要反对,肯定是有份量的。吴龙就很不理解的说,操他妈,这就是我不理解的原因,研究人选的时候张富贵没有任何反对意见,竟然同意了。这两个人在后面肯定有什么不能对外人说出的妥协,做官的为了自己的利益有的时候如交易一样相互妥协。吴龙后来很失望的说,到码头镇这一年,看来是白混了。牛大娟就安慰说,这话说就不对了,你想一想,这一年谁有你的收获大,第一,我的工作,是因为你和刘大明的关系才得到调动,否则,永远没有机会;第二,你和刘大明的关系更加和谐,得到刘大明的信任,他虽然不是你的直接领导,但是以他的关系网络,对你以后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第三,就是你在无意中,抓住了刘大明**的证据,这对一个领导来说,就等于抓住领导的家伙,说不定哪天大有用处。牛大娟继续说,至于说秦书凯和金大洲看上去得到很多,受到市委的表彰,但是从实际上看,这些表彰都是虚的,没有一点的实际,能有你这些拉到刘大明的关系,老婆调动工作实惠,很多时候不要被这些虚名缠绕,要看到实际的东西。女人很多时候是浪漫的,但是看问题是很实际的,看到的都是很实实在在的现实,这让很多男人自愧不如。吴龙就说,按照你这么说,我的收获最大,我心里没有这种感觉。不过,推荐先进结果已经出来了,不管怎么说,是没有能力改变,也只能是这样了,接受现实吧。吴龙听了牛大娟的话,心里却是宽慰了很多,是啊,想一想谁有自己这一年获得的实惠多,就如秦书凯,找个胡丽丽,看上去很漂亮,大学生村官,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没有正式工作的人。人有了比较,看到别人和自己相比的不足,就有了安慰。全市驻村挂职工作会议在市大会堂召开,会议对第一批驻村挂职工作进行了总结表彰,对第二批挂职工作进行了部署。大会以后,张富贵把去码头镇的几个挂职留下来,说大家既然能到一起工作一年,就是缘分,都很不容易,到了市区了就是他的地盘,作为东道主,就由他请客,大家一起聚聚。做人,张富贵是很到位的。大会过后,刘大明也知道以后和张富贵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如火车的轨道,平行向前,没有交差的可能,大家没有特殊的原因是不会再见面的,再说张富贵毕竟是市里的干部,说不定哪天到了县里做了县领导,成为自己的上级。就答应说:“张处长如此好客,肯定按时前往!”那天的聚会,张富贵安排在全市有名的饭店醉笑天宾馆。刘大明那天进入大厅,早已有穿着旗袍身材高挑的服务员笑着迎上来,问先生,在哪个厅?听了刘大明的回答后,服务员一边做着手势一边在前面带路,到了包间门前轻轻的推开门,礼貌的说,先生,请进。张富贵看到刘大明进来,热情的走过来打招呼说,刘主任,先坐下喝杯水,局领导和有几个人马上就到。原来,张富贵请了单位的分管副局长和几个处长前来陪挂职,不仅是给面子,而且让今晚来的人知道自己在单位还是混的不错的。张富贵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十分钟,市财政局的副局长带着几个处长就赶了过来,握了握手,就准备开始。中国自古是礼仪之邦,所以酒桌上的宾主、长幼之分是不能马虎的。财政局副局长在主人位置上坐下后,下面的人就开始纷纷落座。刘大明被安排到市财政局副局长的左边,金大洲在右边,两个重要的位置有人坐下后,其余的人按照各自的级别寻找自己的位置,如何寻找自己的座位,都是机关多年的人,很会把握分寸,知道自己该坐在哪儿。酒宴开始,服务员先给每人满上一杯,作为主人的市财政局副局长带领大家干了这杯酒后,开始了开场白,他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我们张富贵处长挂职生活结束的日子,也很荣幸认识张富贵的几个同事,都是在码头镇为新农村建设付出汗水的人,在此,我代表局党组给各位挂职敬一杯酒,大家和张富贵是朋友,就是我们财政局朋友,以后到了工作中,要多联系,多走动,友谊才能长久!”过后,就是介绍来宾,让大家相互认识,介绍后大家开始“自由活动”了。那天晚上,来人都很高兴。刘大明主动敬了张富贵一碗酒,说希望以后张处长能有机会经常到县里去指导工作,加强联系。刘大明从财政局副局长的口气中听出张富贵很受到重用,知道发展不可限量,这样的人以前得罪了,敬酒表示大家以前就忘了,共同建设未来吧。张富贵很大度的说,指导工作谈不上,不过以后到县里考察的时候肯定会麻烦刘主任的,挂职生活,大家就是战友,那个时光很值得留恋。那天,几个挂职都相互喝了酒,表示两年在一起都不容易,希望以后再工作中能相互帮助,共建美好未来。酒席结束后,财政局的副局长说,酒喝的很高兴,为了把大家的高兴继续下去,下面的节目由张富贵处长负责安排,请各位领导到楼上的洗浴中心去泡泡,休息休息。随同财政局副局长前来参加酒席的办公室人员,就赶紧走在前面到楼下的洗浴中心服务台联系去了。办公室的人员,很能理解领导的话,说是让张富贵去联系,实际就是要求办公室随同的人去联系,因为张富贵才是财政局来的几个人衬托的对象。那天晚上大家都很高兴。

    公主她只想做咸鱼
    下载网站

    公主她只想做咸鱼
    下载说明

    玄幻  |  朵咪

    背后胸的锁扣被我食指和拇指灵巧的一捏便打开来,或许是两具身体拥抱得太紧,孔香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另一道防线已经被解除。想到那胸罩.杯下玉笋般精致滑腻的鸽乳,我禁不住快乐得想要放声歌唱。我双手很有耐心的在对方光滑的脊背抚摸着,一点一点的向着目标移动,直到我巧妙的将自己身体和孔香芸的身体拉开一定距离,这才果断的下手采摘胜利果实。孔香芸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了,但是现在她已经欲罢不能。我富有技巧的撩.拨将少女隐藏了二十年的感情彻底燃烧起来,她知道自己处境很危险,但是却有心无力。当我手指探入孔香芸裤衩下时,孔香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子蹲在了地,带着一丝哭腔,叫道:“不要,庆泉,不能,我们不能在这里……”孔香芸的哭叫让我顿时冷静了不少,手指刚刚探及女孩那神秘禁地带来的快.感却挥之不去,我深吸了一口气,温柔的将她扶了起来,又替对方扣了胸,给了她一个短暂的蜜吻。“对不起。”孔香芸抬起泪眼朦胧的粉靥,然后扑在我怀抽泣起来。当我和孔香芸重新回到图书馆时,孔香芸已经恢复了平静,除了眼睛因为哭泣稍稍有些红肿之外,再也看不出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但是我却感受得到其间的巨大变化。孔香芸言语间流露出来的亲昵神色与往日截然不同,举手投足间的一些小动作也暴露了我们之间跨越了普通同学那种关系,虽然还达不到热恋情.人那种境地,但是初恋的嫩芽已经在孔香芸的心迅速发育起来。“刚才那个女人是谁?”我突然问道。还沉浸于幸福之的孔香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愣怔的问道:“嗯?哪个女人?”“是那个光屁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女人。”我诡秘的笑一笑,道:“当然,不是说你。”俏脸顿时变得绯红,孔香芸恨恨的用力捶了我一拳,嘟起嘴巴不理睬我,我也不说话,只是悄悄地用手指探到孔香芸的腋下,轻轻挠了一下。孔香芸怕痒,一下子笑了起来,绷紧的脸也松了下来。“说真的,看不出分管你们的苏超还喜欢玩野战这个调调,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我笑着道:“也不怕自己身体吃不吃得消。”孔香芸有心不想搭腔,却又怕我嘴里冒出更不堪入耳的话来,图书馆虽然没有别人,却还有个管理员在呢。“那个女人是厂里播音员,叫王雪梅,原来是装配车间的工人,去年才被调到播音室的。”我微微撇了一下嘴巴,道:“嘿嘿!怎么农机厂里尽出这种狗屁倒灶的事呢?她刚才说的老狗熊是不是单海雄?徐万紫不是我们大两届的徐姐吗?怎么,她也是靠单海雄的关系调到保卫部的?”孔香芸无言以对,在劳资科她虽然也听闻一些风言风语,不过都没有人敢在正式场合说起,但隐隐约约也知道这些事情,只要不涉及到自身,她都装作不知道。但是今天这一幕,的确给了她很大的冲击,她有点为这些女人感到悲哀。一个女人要想获得一个更好的环境,竟然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想起苏超和单海雄那丑陋的身体骑压在那些女工们年轻的身体,她恶心得想吐。看见孔香芸脸色不大好,我轻轻拍了拍对方手,悄声的道:“好了,别想那些恶心事儿了,晚你干什么?”“待在家里看电视呗!”孔香芸随口道。我眼珠子一转,笑着道:“要不我们去河边散散步?”“不去,你想的美!”孔香芸立即觉察到我的不良企图,面孔又有些发烫。今天发生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实在太快了,这让她有些难以适应,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需要一些时间考虑来冷静一下。我耸了耸肩,道:“那好吧,我打电话给韩建伟他们,叫他们一起游泳去。”游泳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方式,我很喜欢游泳。长宁江这一段水域水深浪大,船行如飞,连寻常小船都只有选择下游几公里的平缓处渡江,一般人都只敢在沿河三十米之内水流平稳处游泳,而我却不在乎,往日喜欢在浪急波高的江击水。高超的水姓和强悍的体力是我敢于在长宁江心段戏水的底气,连韩建伟和吴志兵他们也只敢在离岸五十米左右处收手,再也不敢往江心游了,我却无所顾忌的在江逆流击水,看得江边众多游泳者惊叫不已。岸边传来的惊叫声将我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似乎是出了什么状况,起伏的水波和江众多的人头,让我无法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知道多半不是什么好事。“庆泉,好像有人被冲进江心了!”还没有到岸边的吴志兵赶紧向江心这边游了过来。“在哪儿?”我跃起身来想要寻找。“在那边,看见了么?那个穿红色泳衣的,马冲下来了!”吴志兵大声喊道,他显然赶不及了。我努力让自己身体在激流保持平衡,然后重新跃起张望,一抹红色身影映入眼帘,是个女孩子,好像是被水流带进了江。女孩子即使有再好的水性,在这江心根本都发挥不出来,在江心游泳全靠体力,尤其是在下游数百米处由于特殊地势形成的巨大漩涡更是危险,一旦被冲进漩涡,那可真的危险了。顾不得多想,我双手并用,快速向江心划去,江心水流相当快,仅仅是耽搁了这几秒钟时间,那个红色身影已经冲过了我平行的位置。连续深呼吸让自己身体潜能最大限度发挥出来,我全力猛追,终于在冲下去一百多米后追了那道在水起起落落的红色身影。当我一把揽住对方腰肢时,那个女孩子大概是再也支持不住了,一下子昏厥在了我怀。原本想帮助女孩子划向岸边的我暗自叫苦,这女孩子一昏迷有些麻烦了,全都要靠自己一个人不说,还得注意她不被江水呛着,而再下去一段是长宁江著名的回水涡了,自己一个人也许没问题,但是再带一个人可难说了。唯一的办法是抢在进入回水涡之前脱离激流区,只要进入岸边五十米内,水流流速剧减,那基本安全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累了,在救人之前体能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现在又得承担起另一个人的安全责任,好在多年的锻炼为我积蓄了充沛的体能,让我勉强支撑到了岸边。我已经没有力量去抱这个女孩了,只能夹着她的身体将对方拖岸,随手将她放在岸边沙滩,这里距离自己入水处至少有四五百米之遥,岸过来接应的人一时间还没有赶到。喘.息了几口气之后,我才将女孩子翻了过来,鲜红的红色泳衣很合体,白净的胸脯在泳衣的压制下仍然凸起一道魅惑的弧线,若隐若现的乳.沟相当诱人。俏丽的鸭蛋脸竟然和宋嘉琪有几分相像,但是对方看样子才十六七岁,我虽觉得这女孩有些面熟,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对方。

    毁灭三观
    指导玩家

    毁灭三观
    软件下载中心

    玄幻  |  希如令

      消费和就业  零售销售数据将为了解消费支出是否回升提供一个窗口,而消费支出是迄今中国经济复苏中最薄弱的部分。初步指标——比如最近(清明节)假期的数据——表明消费相比去年有所改善,但尚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消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就业市场和工资的改善情况。

    风雨仙路
    单机游戏下载

    风雨仙路
      优势引导

        玄幻  |  柔诺

        赵雅眨巴眨巴眼,突然问了出来。最先反应过来的可不止赵雅一个人,只不过赵雅先问出来了罢了。听到这话时,周芸淡淡地点点头道:“赵姐的话没错,这班费的事情一直都该落实的,只不过金费问题上头一直不给解决,现在金费的问题解决了,以后每个月的班费就按照这个标准来了就行了,咱们厂的收入比起那些天天在外头出差的单差了两三倍,人家吃肉,咱们不得有点汤喝啊?”“好……”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带头吆喝了一声,掌声四起,声声震耳,弄得周芸激动得牙关子都发抖了。两年来自己给厂里开会的次数都多得数不清了,什么时候听到过这种掌声啊。现实啊,这群人真是太现实了。“厂长,不对啊,老黄刚才数来数去都是两千八百块,为啥我们班才两千四呢?”汽修二班的吴金贵在众人还乐呵呵的时候,突然枪口对准了黄伟。方长心里笑了笑,的确是老油条,不过关键时候还是不太沉得住气,瞥了周芸一眼,就像在说,该你上场表演了。死家伙!周芸在心里骂了方长一声,瞧把他得瑟的,弄得自己跟个幕后主脑一样。狠狠瞪了方长一眼,这才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看着吴金贵道:“吴班长,班费是按人头发放的,两百块一个人,老黄他们班连班长在内十二个人,你们班就十一个啊。”吴金贵一听,扳着手指开始算数,一五一十,二五二十,不对啊,赶紧叫道:“厂长厂长,你是在学生,可不能欺负我们这些文盲,十二个人应该是二千四才对啊,我们班少一人,也该是两千二才对啊!”“那把你多余的两百交出来吧!”周芸伸手找吴金贵要钱,吓得金贵两手一捂,谄媚地笑了起来。“厂长,这也不是老吴一个人的问题,我也想知道,为啥老黄班上能拿两千八,我们班才两千六呢,咱们班也是十二个人吧?”“对啊,厂长,还是给大家个说法比较好。”一看周大乾和李四平这两个汽修班的班长也掺合了进来,周芸再不像原来那么慌张,一切都像已经准备好了似的,沉稳地开口道:“班费不但按人头点,还看工作量,你们也看到了,今早的废旧一共卖了四万块,当班费充足得很,不过在上个月里,你们的工作量远远没有达标呢,我查了查工单,上个月安排下去的二十四台重型专业车辆的二保维护作业,你们四个班组居然推了十台车出去,让人家出完差再回来保养,这事儿,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周芸的话音没落,众人的脸上已经有点挂不住了。机械厂的运营模式是自负盈亏,虽说是负责公司所有的车辆维修保养工作,但是赚的钱其实是一个数字,就算挣了几个亿的维修费用,一分钱也落不到员工的头上。所以,他们为什么要把自己累死呢?这手里的活儿啊,当然是干得越少越好,专捡轻松的干,反正钱也不少拿一分。正因为知道这当中的弊端,所以就算周芸想骂人,她也骂不出口,底气不足啊。话说到这个地方,周芸看这些半天没吭声,接着又道:“不光是维修车间,还有机加工二车间,让你们加工一个件儿,工程师的图纸你们一会儿说看不懂,一会说尺寸不对,下个料三天没着落,两天能修好的东丁,非得拖半个月,说句心里话,机加工班组手里这两千块,你们拿得心虚不?”这是周芸第一次说话没有人反对,第一是因为副厂长不在,其二当然是周芸拿捏到他们的软肋了。“老黄班上这个月修了一台发动机,工时高,任务量也大了一些,所以拿得最多,你们要是觉得他拿得太多了,就把你们手头的工时拿出来算算嘛,要是觉得我分得没毛病,以后的活儿啊安排下来就别推,谁班上干得多,下个月不是又得发了吗?”听到周芸这话的时候,众班长的心里已经暗自开始较劲了,原来要推出去的活啊,现在看来是不能推了。不但不能推,而且还得主动接,考核这东西的主动权可是掌握在厂长手里的,她说谁干得多,难道还能反驳。不知不觉间,周芸在管理这个位置上占据了绝对的主动。黄伟还在暗自庆幸,幸亏当初厂长把发动机的工作安排下来的时候,自己拉屎去了,班里那帮不开眼的东西不敢推就接了下来,等到黄伟拉完屎回来的时候,车已经开进了保养沟,赶都赶不出来。本来骂天骂地赌咒发誓干了大半个月,到头来居然还成了功劳,这倒让黄伟的腰杆子一下子硬了起来,坐得端端正正,像个等待立功授奖的先进份子。其余三个班长的意见一下子就大了起来,暗自在憋着自己的火儿,不敢爆发。这要是换成是原来的局面,这三个老家伙一下子就炸了,不过现在的情况好像发生了什么微妙的变化,所以窝火得不敢吭声。忍了好一会儿,吴金贵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叫道:“厂长,这个也不对啊,老黄他们班的工作量感觉大了那么一丁点儿,可实际上是一样,这发动机吊上车后不也没发动吗?”“我曰尼玛的金龟子,你什么意思!”黄伟炸锅了,一把拍在桌子上跳了起来,指着吴金贵破口大骂:“尼玛那个壁的,就是几百块钱的事,要不要老子给你拿去买药,你老狗曰的……”“你闹啥闹,老子说的有错?你大修的发动机是不是没打着火,是不是?你还有脸了?”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子,跟火药似的,一点就炸,在会议室里吵得不留情面,过去几十年的交情估计也算是完蛋了。周芸低头抿了一口杯子里的水,抿没抿到,她不知道,主要是想看看方长的反应,没想到这家伙撑着腮,歪着头正冲她眨眼呢,那一肚子坏水儿的样子,看起来真贱。不过周芸对他贱兮兮的样子还真是不反感。要知道周芸原来身边那帮子追求者看上去都是作风正派,五官端正的帅哥,可她一个也看不上,难道真的应了那句话,男人还是得小坏小坏的,才能招女人芳心。想到这儿,周芸的心猛地一抽,突然觉得有些热,这时的场面已经有些失控了。“吭,哼哼……”周芸干咳了两声,打断了两人的争吵道:“差不多就行了,这是在开会,不是在菜市场,你们不觉得丢人啊?”两人歇了火,不过面红耳赤的样子时时都有可能会干一架的可能性。周芸左右各看一眼道:“制度就是这么个制度,老黄的失误呢也不是他造成的,钱呢也扣过了,吴班长你也没必要一直咬着不放,你要是觉得不公平,下个月的工时摆到桌面上来看,把你们班组的班长和生产办的主任都召集在一起,现场比一比不就完了?”叫黄伟为老黄,吴金贵却是的吴班长,周芸这一手确实挺溜的。方长看在眼里,对周芸这些小手腕也非常的认可。不光方长看出了门道,周大乾等人也看出来了,所以只能闭口不说话,只是暗地里在想,这个黄伟得天还跟厂长撕得不可开交,怎么才过了一天,就抱成了团?还有这周芸,当了两年的厂长,从来也没见她像今天这么威风过,她这是哪儿来的自信要从副厂长的手里把机械厂抢过去呢?

        攻略黑化反派指南
        萌新指导

        攻略黑化反派指南
        新手指引

        玄幻  |  蔻谨

        “小亮,你别这样。”林玉芳紧紧抓着李小亮说:“俺,俺不值的你这样。”“什么不值的,我认为值的就值的。”“小亮你听俺说。”林玉芳一脸哀求的道:“俺知道,俺知道你对俺好。俺也喜欢你,敬佩你,也是老早的事了。可俺……小亮,如果你想要俺的身子,俺给你,啥时候要都行,但不能答应嫁你。你听我说,俺没想好,好多事……俺没想好。”李小亮看着梨花带雨的林玉芳,叹了口气。他明白林玉芳顾虑很多,不但由刘安老娘的事,扫把星的事,还有李忠军的看法,就算这些不想,林玉芳也是一个寡妇。李小亮娶了她,她会感觉李小亮从此抬不起头来。林玉芳盯着李小亮,泪光莹莹的道:“这事你要答应俺不能,不能犯浑。俺,俺别的事都应了你。”李小亮一时无语,最后在林玉芳坚定的目光中点了点头。林玉芳这才长长的吐了口气,侧耳听听,似乎李二胜与刘兰香没了声音,林玉芳显的又有些慌乱。“咱……”李小亮会意,点了点头,拿起地上的行李包道:“咱快走。”两人离开后不久,从玉米地里钻出一男一女。女的脸上红红的,她一边整理衣服,一边看着李小亮与林玉芳远去的背影说:“那女的象是林寡妇,那男的是谁?”男人的背心还在手里,他没穿,同样看着李小亮,道:“好象是李忠军的那个干儿子。”女人眼睛一亮,转头向男人说:“是那个小秀才?哎哟,他怎么回来了?哎,二胜,你说,他们是不是真看到咱们了?”男人把女人兴奋的样子看在眼里,心里一阵嫉妒同时恨意从生:“屁秀才,毛没长齐呢。怎么着,你想让他弄啊?”女人白了他一眼,心里还真翻腾着这念头,嘴上更是说道:“我能同你怎么不能同他?他要想,我还真愿意。”男人盯着林玉芳的后背,眼神冒火。这林玉芳他早就垂涎已久,却一直没机会下手。林玉芳被人骗去的事本是他通的风,他还想凑机会拿下林玉芳,那伙人也没给他机会。他知道自己得罪不起那些人,有些后悔,也断了念想。可没想到林玉芳回来了,而且是跟着李小亮回来的。他心里有惊有喜,更有愤恨。他比李小亮大几岁,差不多也是一块长大的。对李小亮,他是打小就不对付,李小亮学习好更让他不顺眼,他早晚要除去这个眼中钉!李二胜的爹是村长,在他想象中,作为村长儿子还没能上高中上大学,李小亮居然敢上,这就是对他的挑衅。再加上李小亮也对他没好脸,两人关系同仇人差不了多少。看着林玉芳贴着李小亮的样子,李二胜的羡慕嫉妒恨一块都来了。现在听刘兰香的话,他只觉一股邪火冲上来,二话不说他拉着刘兰香就向玉米地里扯。“哎哟,二胜,你又想干啥?”“干啥,你说呢!”“你属驴的,这刚完……我说,他们真看到了瞎说杂办?”“老子抽死他!敢跟我李二胜作对!”“哎哟,你别撕啊,猴急什么,撕烂了我杂穿啊……咯咯,你还真行,该不是看了那林寡妇想了吧?”“我特么就看上林寡妇了杂得?”“你要是上她别就别上我。”“老子现在就……”大田地里的天色越来越暗,李小亮与林玉芳的身影渐行渐远。李忠军看到站在家门口的李小亮一怔,接着笑容在他老脸上绽放开。他今年六十三岁,三十多岁时当了村支书。那时候讲根正苗红,当了支书,他心是对上级感激不尽,一门心思为集体为国家奉献力量。事事争先,样样当模范。可他这支书做了十年,上面的风向就变了。这一变,就成了讲经济讲实效,他这支书就被领导以过于守旧的名誉拿下了。他没怨言,认为这是国家需要,直到后来他听说换的村长与支书都是借着关系与请送得到的,他才恍然这世道变了。但不管怎么说,老百姓心里有杆称,知道谁是谁非。绝大多数的下林村人还是对他这个老支书很尊敬,很有礼,大事小情的也常常请教。虽说他心里还是有些不顺,但终究感觉自己这辈子还算成,官多少做过,人也有些名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比下有的“余”似乎越来越少了,他家生活水平渐渐成了村里最低层的那类。其实这也不怪他。他老伴得了尿毒症,这病在当时很难处理。透析什么的一次要好多钱,家里的储蓄全用在这里了。结果,依然没有挽回他老伴的命。老伴死了,家里也空了。后来又好不容易赞了点钱,却又是李小亮上学,他亲儿子李大双定婚。现在六十三岁的他,看起来比七十三还大。头发斑白,脸上的皱纹沟壑纵横。李小亮是他捡的,冰天雪地里捡的。一开始李忠军想也没想就捡了李小亮,但走了几步又犹豫了。那时他家并不富裕,一个李大双就已让他捉襟见肘,如果再抱李小亮回家,估计就会养不起。所以,李忠军又把李小亮放回原地。但当他回到村口,回头看看冰雪覆盖的天地,最后又一咬牙把李小亮抱了回来。李小亮小时身体很弱,赤脚医生也说是寒气所致。李忠军感觉李小亮只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当时自己没有把李小亮直接抱回来冻的。所以他对李小亮心里有愧疚,也愈发疼爱李小亮。李大双却因此敌视李小亮。好在李小亮比较争气,一考成名,誉满平罗。而且,省市县都给了李小亮实际的奖励。虽然层层克扣,但到了李忠军的手里依然是有十多万元。这年月,钱真当钱用,十多万在上林乡是最富有的那部分人。李忠军家终于是扔掉了贫穷的帽子,并成了别人眼中的富翁。李大双的新宅有了,定下来的婚事也结了,李小亮也去了省城上了学,李忠军是打心眼里高兴。心里更是对当时收养这个干儿子庆幸,又欣慰。如今,常常念叨的李小亮意外的出现自己面前,李忠军惊喜十分。“小亮回来了!怎么这么晚?吃饭了没有?累不累?拿这么多东西!那些钱是让你上学花的,不是让你给家里买东西。快进家,站门口干啥。”李忠军一时象老太太一样絮叨着,抢着拿李小亮的行李,却猛然看到站在李小亮身后的林玉芳。他明显的愣了一下,脸上的喜色淡了几分,不过随即笑着道:“刘家媳妇啊,回来了?这是路上碰到我们家小亮了?来来,进屋。”“哎。”林玉芳赶紧应了声。“爹,你别忙,我来。”李小亮推开李忠军的手,拎起包,率先走进院子。李忠军的神色变化虽不明显,但被李小亮看在眼中。李小亮轻皱了下眉,这种嫌弃的眼神在李忠军眼中很少出现,而且李忠军以前叫林玉芳是小安媳妇而不是刘家媳妇,这似乎含着划界限的暗示心理。这里面一定有很多事发生,李小亮暗暗的想,心里留意的同时,决定等机会同刘忠军好好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