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拳皇97
哪个好怎么样

拳皇97
版本活动

玄幻  |  婕胭

张强盯着锅炉里各种各样的小吃,碰运气的点了罐牛肉片,笑着对赵倩说:“你吃牛肉片吧,牛肉片吃了有助睡眠!”“你是猜的呢,还是知道我喜欢吃牛肉片儿啊?”赵倩略歪着头调皮地笑着说。“哈哈!不告诉你!”张强学着赵倩歪着头调皮地笑了笑说。赵倩故作生气而又撒娇的样子说:“你不说,我不吃了,我就要你说嘛!”店铺中的人们都齐刷刷地看着赵倩,赵倩的俏脸微微一红,连忙底下头。“好,我的姑奶奶,我说不行吗……”张强边说边把筷子塞到赵倩的手。他们吃完夜宵,打了一部的士回到酒店。此时,已是晚上十二点多,张强送赵倩到房间,赵倩也默认。刚进门,张强便把赵倩紧紧搂住,爱情之火又开始在两个人的身上熊熊燃烧起来。赵倩本能的推却着,有气无力地说:“强儿,你别这样,我们还没领证呢!等领证了,我再给你!听话,放开我啊!”但张强却不说话,他的手不停的在赵倩的身上游动,赵倩实在无法抗拒。张强的力气太大了,赵倩只能乖乖地就范。其实,赵倩也想这样,因为她也渴望得到张强的狂爱。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成了名副其实的热恋情侣。事后,赵倩有点儿后悔,自己不该让张强送她回房间,她觉得他们发展太快了点儿。赵倩担心张强嫌自己轻浮,嫌自己不是第一次,心里像五味陈醋。他们还是紧紧的拥抱着。张强温柔地说:“倩儿,有你真好!我太爱你了!”赵倩柔声柔气地说:“强儿,真的吗?你真的爱我吗?”张强睁开眼,在柔和的灯光下盯着赵倩的俏脸说:“倩儿,我当然爱你啦!非常非常的爱你!”赵倩流下了两行感动的泪水,依偎在张强的怀里一动不动,就像一只乖巧的小猫。过了十分钟左右,张强又开始在赵倩的身上不老实了,赵倩挣开她的勾魂眼看了看张强不自信地说:“强儿,你会爱我一辈子吗?我好害怕!我怕你过了这个晚上就不要我了!”张强双掌托着赵倩的脸蛋,柔情似水地笑着说:“倩儿,怎么会呢?我会一辈子爱着你的!你就放心好啦!”说完,他们又像藤树一样缠着……由于县财困难,合唱比赛结束当晚就包车送队员回家。此时是晚上九点十分,福宁县合唱团唱完自己的曲目,团友们收拾行李上了车,坐在位子上交头接耳、嘀嘀咕咕说个不停,车里热闹非凡。邱松青诡异地笑着说:“赵倩、张强,你们俩继续唱‘树上鸟儿成双对’吧!”张秀连忙站起来附和道:“同意!赵倩、张强,开始吧!”赵倩和张强还是坐在同位,张强站起来转后,笑着说:“唱就唱,谁怕谁啊!”赵倩扯了一下张强的衣服,轻声地说:“要唱你唱,我不唱!羞不羞啊?”张强低下头,嬉皮笑脸地说:“咱们一起唱吧!没事儿,逗逗他们笑一笑,调节一下气氛,一起唱好吗?”赵倩用力把张强拉回位子,轻声地说:“你逗他们?他们逗咱们呢!你傻呀?”邱松青说:“快一点儿啊,张强、赵倩唱啊!”五十多位团友齐声喊道:“张强、赵倩唱!唱!唱!”一阵掌声。在集体力量的作用下,在张强的推动下,赵倩只好站起来说:“唱就唱,谁怕谁啊!哈哈哈哈!”张强和赵倩移步到车中间的走廊上,拿着话筒,张强唱道:“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绽笑颜。”赵倩唱:“从今再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你耕田来我织布。”张强唱:“我挑水来你浇园,寒窑虽破能抵风雨。”两人合唱唱:“夫妻恩爱苦也甜,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全车的团员在赵倩优美歌声带动下唱完第二段的歌曲。唱罢掌声如雷。他们俩坐回第二排右边的位子上,赵倩拍了一下张强的手说:“你目的达到了吧?耍阴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张强握着赵倩的手,轻声地说:“倩儿,我爱你!”赵倩也轻声地说:“车上这么多人,你羞不羞啊?”张强调皮笑道:“倩儿,你信不信,我可以站起来大声地说,我爱赵倩?”“你敢吗?试试看!”赵倩笑着说。张强顽皮地笑了笑说:“倩儿,那我们赌一把,如果我敢叫出来,你晚上就嫁给我!”赵倩娇滴滴地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呢!”张强强词夺理道:“反正你是我的,你必须嫁给我!”赵倩柔声柔气地说:“我是我自己的,我干嘛必须嫁给你啊?”张强调皮霸道地说:“你不嫁给我,你还能嫁给谁啊?也只有我肯要你啦!哈哈!仕宦当作执金吾,嫁人当嫁帅张强。哈哈哈!”赵倩故作语气坚定地说:“张强,你也太霸道了吧?我赵倩就不嫁给你,看你能对我怎样?”张强对着赵倩耳边轻声地说:“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赵倩柔柔地说:“你想告诉我什么呀?想说就说吧!不想说,我就不听啦!”张强笑着地说:“我想向你求婚!这难道不是好消息吗?”赵倩睁大眼睛笑着说:“这也算好消息啊?我还不想嫁给你呢!”张强故作一本正经地说:“我这么优秀,你都不想嫁,你想嫁给谁啊?”赵倩笑着说:“你觉得你哪儿优秀啊?我想嫁给我自己啊,不行吗?”张强半开玩笑地说:“我啊!优点可多了!上进,肯学习,还很会做家务!我这么好了,嫁给我,你有福可享的啦!”赵倩故作鄙视的眼神看着张强说:“你有一个优点倒是很突出喽!”张强得意的看着赵倩说:“啥优点啊?”赵倩逗趣道:“我不想告诉你了,你要是乖乖的听话,我就告诉你!”张强模仿女人的样子,扭着上身故作严肃地说:“你不告诉我,我也能猜得到!”赵倩说:“你猜猜看,猜中了,重重有赏!”张强故作神秘兮兮的说:“我也不告诉你了!”赵倩说:“我还不想听呢!”张强自信满满地说:“你一定是想告诉我,说我很厉害吧?”赵倩拍了一下张强的肩膀说:“才不是呢!真的很想听吗?”张强迫不及待地看着赵倩说:“嗯嗯,想听!你快说吧,亲爱的!”赵倩说:“你听好了哈!”张强说:“好!我洗耳恭听!”赵倩斜了张强一眼捧着双手,贴近张强的耳边说:“你吹牛不要打腹稿!”张强调皮地说:“我只会对自己爱的人吹牛,都是实话实说!”赵倩转移了话题问道:“张强同志,你最近读什么书啊?”张强说:“看看领导科学、管理学方面的书,也看看小说啊。”赵倩笑着说:“确实挺上进的,作为公务员,要有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啊,善于带领群众致富奔小康。”

张哲瀚
官网旧版

张哲瀚
手机版介绍

玄幻  |  夏黎

但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当我将监控录像翻到昨天晚上时,却发现视频里根本没有什么蛇的存在!而视频里的我则是满脸惊恐的看着岗亭外面,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情一般。咕嘟...“都是幻象吗?”我吞咽了一口唾沫。从收费站回到宿舍,我脑子还有些发蒙。过去我从没有想过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真实的幻想。哪怕是到了现在,我依旧感觉昨天的那些蛇是真实存在的。接下来的几天。我不是每天晚上都会遇到犯困的情况。但每天晚上,我都是会遇到恐怖的事情!在第二天,我遇到了成群的黄鼠狼。在第三天,我遇到了纸人抬轿。在第四天,我遇到了阴兵借道。几乎每一次,我都是要被吓得半死,生怕那些脏东西会进岗亭里找我。就这般,我撑过了一星期。等到第八天的时候,我刚刚坐在岗亭里没有多久,就是听到了车子的轰鸣声。紧接着一辆车就是接近了收费站。我眉头一挑,感觉这辆车有些熟悉。“是苏笑嫣的那辆车?!”我身上的汗毛倒竖了起来。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弄清楚苏笑嫣到底是人还是邪祟。“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样是很不礼貌的吗?”车窗摇下来后,苏笑嫣魅惑众生的俏脸露了出来。“这个...那个...”我额头有汗,一时间就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了般,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我要告诉你,今天是你的劫数。”苏笑嫣叹息了一声后说道。“什么意思?”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看看你右胳膊上,是不是有七道黑色痕迹。”苏笑嫣的话让我皱起眉头,半信半疑的将右臂上的衣服拉了起来,下一秒我就是看到了七道乌黑的淤痕!这七道淤痕排列很是整齐,看上去像是被人用手掐出来的。“这怎么可能,我昨晚洗澡的时候明明还没有。”我用手摸了一下那些淤痕,不疼,但也擦不掉。“这些是诅咒印记,擦不掉的。”“那怎么办?”“跟我走,要不然你今晚就会成为祭品。”苏笑嫣满脸认真的说道。我眉头紧锁,不知道苏笑嫣说的话是真还是假,我又该不该相信她。“十二点了。”苏笑嫣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叹息了一声。我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脸上写满了疑惑。但下一刻,一股大风却是突然刮了起来!阴风阵阵中,有白雾被席卷而来,笼罩了整个收费站。也就是在此时,我感觉不远处的白雾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出现。“它们来了。”苏笑嫣脸上写满了凝重,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白雾。“它们是谁?”我呼吸都是屏住了,身上的汗毛倒竖了起来。苏笑嫣没有回答我,但很快我就知道白雾中是什么东西了!一条五彩斑斓的大蛇,看上起足有十几米长,水桶粗细,此刻正在白雾中游走着。另外还有一只狮子大小的黄鼠狼,此刻双目泛着绿光,隐约间好像是正在对着月亮朝拜。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了不远处有纸人在行走,另外还有面目狰狞的阴兵在出现...这都是我这一星期之内看到的脏东西,它们居然是在这一刻全部出现了!“快上车,要不然就晚了!”苏笑嫣断喝声让我从呆愣状态惊醒了过来。我咬了咬牙,额头上冷汗都是已经流进了眼睛里。很显然我在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苏笑嫣。毕竟周元天叮嘱过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收费站。“神仙难救找死的鬼,既然你不相信我,那就算了。”苏笑嫣叹息了一声,准备开车离去。“等等我!”此时那些脏东西都是已经接近收费站。最终我还是选择相信了苏笑嫣,主要是我感觉苏笑嫣不像坏人,应该不会害我。从岗亭内走出来,我急忙坐上了苏笑嫣的豪车。车内很豪华,这样的豪车,我过去从未做过。但现在我显然是没有心情去看这些了。轰...我坐上车后,苏笑嫣启动车子,很快就是冲进了前面的夜幕白雾中。在后方,那些脏东西看到我和苏笑嫣的离去,都是疯狂了!伴随着狂风阵阵的出现,那些脏东西速度也都是加快起来,跟在苏笑嫣的车子后面。“它们的目标是我?怎么会这样?”我后背发凉,感觉苏笑嫣应该是知道一些内幕。“你是被选中的祭品,身上已经被诅咒纠缠,它们不找你找谁?”苏笑嫣冷笑着说道。“祭品?周元天是故意要害我的?”我脸色大变,之前就感觉周元天有些目的不纯。“在你之前,已经有五任祭品死去,你是第六个。”“不对吧?我之前见过一个人,他曾经就是大洼湖收费站的收费员。”我想到了李文华。“呵呵...在这里做过收费员的人,都已经死了。”苏笑嫣哂笑了两声,然后淡淡说道。“都死了?那李大哥难道是...”我打了一个冷颤。如果苏笑嫣没有撒谎的话,那李文华绝对不是人。“我们怎么还没有摆脱它们?”车后面那些脏东西还在不断的追赶着,苏笑嫣驱车并没有甩开它们。“你不死,我们是甩不掉它们的。”“那怎么办?”“简单,你死了就行。”苏笑嫣把车停在了一旁,然后看着我脸上露出了一个邪异的笑容!“不好!”我脸色大变,第一时间就要开车门下车。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车门却已经锁死了,无论我怎么做都是打不开!“没有了心脏的人,等同于死人,它们就不会追你了。”苏笑嫣左手一挥,我身体一紧,感觉就像是被绳索捆绑了一般,再也动弹不得了。下一秒苏笑嫣直接弯腰凑近了我,然后红唇印在了我的嘴唇上!“色邪祟?还是狐狸精?她是要吸我的纯阳之气吗?”我眼睛瞪大,心中各种念头都是浮现了出来。这是我的初吻,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女人夺走。不过我感觉苏笑嫣似乎也是有些紧张。如此青涩的吻,她不会也是初吻吧?我心中想着,脑子却变得越来越昏沉,逐渐失去了意识。“真不应该离开收费站...”我是真的后悔了,周元天明明是非常郑重的叮咛着我,千万不能离开收费站。“人没了心还能活吗?我们一定都能活下去。”苏笑嫣抚摸着我的脸庞,漂亮的大眼睛中写满了复杂。只可惜现在的我已经是失去了意识。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醒来时,我正躺在收费站的岗亭里。太阳高照,阳光很是刺眼。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多。“我没有死?”

美国叫停强生疫苗
下载推荐

美国叫停强生疫苗
功能APP

玄幻  |  水汐

完成任务了,就可以美美地睡觉,一大早就起床把晚上写的东西塞进邮筒里,然后继续到书店门口等着。“那小子又来了,科长。”“你就是一头猪,他车上拉着一个人,你空手都跑不过他!”坐在车里的是丨警丨察厅科长张大志,两个副科长唐洋、代源。“科长,让下面的兄弟跟踪,多一些人,才能取得成绩。”张大志有些胖,脑满肠肥的长相,脸上也坑坑洼洼的,还带着些油光,看着不怎么体面,“他是重要的人物,和他接头的肯定是大人物,我们要亲自跟踪,人多容易走漏风声,这杨归远跑了,你我脑袋都保不住,明白不?”代源点头,“知道了,科长,我感觉这人力车可能和杨归远是一伙的,就是故意帮他甩开我们。”“少废话,不要找借口,不要跟丢了,杨归远今天去过什么地方,和谁见面,所有消息我都要,据可靠消息,今天他要和大人物接头,你们警惕点,”张大志打着呵欠下了车,“我回去睡一会。”“我们知道,昨晚科长辛苦了,”唐洋说,“你放心好了。”张大志走后,车里就剩下唐洋和代源。“这辛苦活是我们的,出事了算我们的,功劳是科长的!”唐洋看张大志走远了,揭下帽子盖在脸上睡觉。“就不要发牢骚了,你睡,我盯着。”代源黑瘦,个头和唐洋差不多,他盯着书店。一会儿工夫,唐洋就开始打呼了,睡得很香甜,不知道过了多久,代源喊他,“唐洋,醒醒,出来了。”唐洋睁开眼睛,看了看,说,“呵呵,你看,今天他们走大路,我们用车跟,我就不相信他能跑得过汽车!”代源点头,便发动汽车,慢慢跟在胡耀祖身后。“老板,我们今天去哪里?”胡耀祖问杨归远。“你按照我说的走就行了,跑快一点,我加钱。”“好的。”过完这段大路,杨归远让胡耀祖往窄的地方走。胡耀祖也没多想,他猜想杨归远可能要跑路了,但是本田只让他跟踪,没让他抓住书店老板,所以他无所谓地继续跑。进入小路以后,杨归远观察了一阵,汽车当然没有跟上来,下车的两个人好像也已经跟丢了,他对胡耀祖说,“前面有条巷子,你在巷子口停一下。”胡耀祖跑得不快,他故意放慢脚步,看有没有人跟踪。“就这里。”“要等你吗?”“不用。”杨归远把钱付了,推开巷子第一家的大门,走进去。虽然杨归远说不用等他,但是胡耀祖仍然没有离开,毕竟他的活儿是跟踪,还是接着跟比较稳妥。他把车停在原地,想等等看杨归远还出不出来,等了十几分钟,还没有人,他忍不住走到门边,用眼睛瞄着门缝里面。好像并没有人,他试着轻轻推开大门,里面空荡荡的,人都没有一个,而且这个院子一看就没住人,到处是灰尘。咦?翻墙跑了?胡耀祖想着,只好退回来,准备继续拉车去,刚跨出大门,就被枪指着头了,“不要动!”“大哥,有话好好说,能不能放下枪?”胡耀祖慌乱地缩着脖子。“你拉的人呢?”“进这个屋,就不见了。”代源的枪并未放下来,还指着胡耀祖的头,胡耀祖只好乖乖举起手站在原地不动。唐洋进了院子,里面只有一间屋,一个大院坝,里里外外没有一个人影,他焦急地走出来问代源,“我们把人跟丢了,咋办啊?”“先把这小子押回去,杨归远说不定已经回书店了,之前我们不是跟丢了几次吗?”代源说。“我的哥,这次不一样,好像是真的逃跑了。”唐洋一脸紧张神色。胡耀祖站着不敢动,他知道,枪是一秒可以打死人的。代源比唐洋冷静,“不慌,先把他带回丨警丨察厅再说。”说完给胡耀祖屁股上一脚,“走!”“两位,我的车。”胡耀祖扭头看向自己的人力车,这是一块大洋的押金,可不能丢。“你都要死了,还想着你的车?”唐洋说完,和代源都坐到人力车上,“走吧!”拉一个人胡耀祖跑得飞快,拉两个大男人还是有些吃力,到了丨警丨察厅,代源看着唐洋,“我们把科长的车忘在大路上了。”唐洋说,“我去打电话告诉科长现在的情况,人跟丢了,你自己倒回去开车。”代源点头,下车走了。唐洋押着胡耀祖到了刑讯室,这种地方,不用问,只要看到屋里的东西,就知道他们要干嘛,胡耀祖后悔了,真不该答应本田去跟踪书店老板,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唐洋用粗麻绳将胡耀祖绑在钢铁的大型十字架上,就出去打电话了,十分钟后,就听到张大志在走廊里骂人,“我不是叫你们看紧吗,怎么让人跑了,你们两个是饭桶吗?”唐洋怯懦地回答,“科长,我们把那个人力车夫带回来了,在刑讯室。”“打,让他交待!”张大志快步进了刑讯室,脱下大衣,一句话也不问,拿起凳子上的鞭子就开打,代源也站在一边,一人一鞭轮流着打。胡耀祖虽说在湖边培训的时候吃过不少苦,但是这种挨打还真没遇到过,几鞭子就打得他嗓子都要叫破了。“你们不要打了,你们问,我全部说。”胡耀祖哀嚎地求饶。“你叫什么?”唐洋马上开始发问,三个人死死盯着胡耀祖,他哪怕有一丝犹豫或者闪缩都躲不过。“胡耀祖。”“哪里人?”“广州人。”“你是红党?”“你们搞错了,我就是人力车夫,我不是红党,我是下苦力的。”胡耀祖大声回答。“还不老实,再打。”张大志手里的鞭子马上甩了过来,比刚才打得还狠,胡耀祖感觉自己已经皮开肉绽,他痛得大声喊娘。“你现在可以说了吧?”唐洋又问。“你要我说什么?我也是跟踪了书店老板的,凭什么抓我?”胡耀祖咬着牙问。“有人让你跟踪?是什么人?”张大志听到这话,将鞭子丢到地上,走过来使劲捏着胡耀祖的脸。胡耀祖脸都被捏到要变形,含混不清地回答,“日本人。”张大志一个巴掌甩到他脸上就走开了,“你还不老实,拿日本人来吓唬我?”代源手里的鞭子马上打了过来,一鞭子,两鞭子……张大志大喊,“打,再打。”胡耀祖痛得大叫,可以说是在哭嚎,“大哥们,求你们不要打了,我说的是真的啊,真是日本人让我去跟踪的啊!”“好,我信你,哪个日本人让你去的?你说说他的位置!”唐洋问。“桐城路三号。”胡耀祖回答道,他痛得龇牙咧嘴,身体的肌肉全部紧张地收缩着,额头的汗珠大颗大颗顺着脸颊流下来,有些汗水流过伤口,噬咬得伤口剧痛,他更加痛苦地咧着嘴。张大志坐在椅子上,盯着胡耀祖,虽然不太相信,但是看胡耀祖的样子的确不像是撒谎,怕真的搞错,他转头,“唐洋,带兄弟去核查一下。”

十二生肖
支持安全

十二生肖
手机版介绍

玄幻  |  菱素

而张哲更是一脸的得意:“好了,表妹,你不要说那些。”“是是是,表哥。”韩盼盼也是极为配合着张哲说道。看了一眼这两个****,林轩一阵无语,不过林轩也懒得和这两个二逼犟下去。此刻的林轩心一阵郁闷,原本林轩是打算好好坑一坑这个张哲的,你不有钱吗?那白吃白不吃,白坑白不坑,进了饭店专门挑贵的点!可是现在显然是不行了,林轩能够看的出来,那胖子正愁找不着机会巴结自己呢,自己点的即使在贵,估计胖子一挥手都容易给免单……到时候自己反倒是搭了一个人情。“妈的,便宜你个大SB了。”心这么想着,林轩忍不住的暗骂道。这时张哲看了一眼余雨:“小雨,你还想吃什么吗?”“不了!”余雨此时眉宇间带着一丝微怒,摇头道。“那咱们去吧。”张哲倒是没有注意到余雨的表情,直接笑着说道。“请问哪位是的客人?”而在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突然响起,说话的是一名酒店的服务员。“我们是,怎么了?”张哲当即有些疑惑的看向那服务员。“是这样的,我们老板说您这一桌是贵客,现在特意为您换了一个包间,请到六楼用餐可以吗?”服务员面带着恭敬的笑意,缓缓道,不过说话的时候确是看向林轩。只是张哲却丝毫没有注意那些,心有的只是惊讶。这怎么回事啊?六楼不是从来不像对外的吗?不是说那里只对大人物公开的吗?一时之间张哲也是有些迷茫了,张哲的家里虽然有钱,但也是有个几百万那样,还远远达不到能够让名岛海鲜开放六楼的程度。这名岛海鲜虽然只是一个等档次的饭店,但是老板林胖子张哲也是见过的,在学府路这一条街还是相当有名气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以前张哲也曾试探性的问过能不能到六楼用餐,可是被他一口回绝了。可今儿是怎么了?难道说自己在林胖子眼里已经算是贵客了?心这么想着,张哲这个乐啊,顿时满脸的得意,只觉得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可以可以~回去告诉你们林老板,我张哲多谢他的美意。”听着这话服务员一怔,接下来好像看****一样看了一眼张哲。这人有毛病吧?贵宾包房明明是因为旁边这位先生而开放的,你在这搭什么茬啊?虽然你们是一起来的,但这样也不好吧?不过毕竟这一桌是贵客,所以服务员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轻笑了一声:“那请几位随我来。”说完服务员像电梯走去,而张哲和韩盼盼连忙一脸喜色的跟了去,甚至此时心的那股虚荣心让张哲把余雨都给仍在了后边。“表哥啊,你可真有能耐,我听说这六楼可是从来都只对大人物开放的。”此时韩盼盼也是一脸喜色,看着张哲一脸献媚的说道。“哈哈,小意思,我和这的老板是朋友,这都小事,小事。”听着这话,张哲一阵得意,顿时大笑道。而听着张哲这话,一旁的服务员彻底无语了。怎么贵宾带来的这两个朋友脸皮这么厚啊?开放贵宾房和你有啥关系啊?一时之间服务员也是有些忍不住了,转过头看向林轩:“先生,您的这位朋友……”听着服务员的话,林轩摆了摆手:“没事。”既然坑不了张哲这二逼了,林轩也懒得和他耍嘴皮子,他既然想装逼,那随他去吧,哥静静的看着你装逼。既然林轩都说没事,那么服务员也自然不可能多说什么,接下来几个人一路来到了六楼。整个六楼只有一个大包间,走入包间之后林轩眉头微微一挑。显然这个包间胖子是下过功夫的,整个包间的装修可以用奢华来形容也不为过,算是与那些顶级大酒店的包房也差不了太多了。而且在包间的北方有着一个巨大的落地窗,能够从六楼清晰的看到远方的景色。而此刻张哲和韩盼盼更是一脸的激动啊,张哲还好一些,韩盼盼哪里来过这么好的房间吃过饭?此刻韩盼盼是看着哪里都是无的新鲜,更是连连冲着张哲笑道:“表哥啊,你可真有本事,要不是你的话,我这辈子可能都来不了这么豪华的地方吃饭。”“哈哈,小意思小意思,你以后要是想来,表哥在带你来。”张哲大笑了一声,满脸的开心,显然对韩盼盼这几句话很是受用。而接下来张哲看了一眼在林轩身边的余雨,在张哲的眼直接把林轩给无视了:“小雨,这里的环境还喜欢吗?”“吃饭在哪里都一样的。”余雨轻轻的说道。“小雨啊,这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和你说,如果环境好,饭即使做的不咋地,那吃的也是香啊。”而在这时,韩盼盼突然说道。接下来韩盼盼冲着余雨走了过来:“小雨啊,所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咱们女人这一辈子别的可以错,但是挑男人这件事可是不能有一点马虎啊。”一边这么说着,韩盼盼一边有意无意的扫了林轩一眼,眼流露出一丝鄙夷。感受着韩盼盼的这道目光,林轩皱了皱眉。妈的,你个死老娘们。本来寻思既然坑不了你们了,那放了你们算了,怎么你们两个二逼还得寸进尺了呢?好歹哥现在的身份也是余雨的男朋友啊,你当着哥面前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林轩倒是对这两个二逼彻底服了气了,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林轩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倒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只是林轩觉得和这种二逼多说什么也是自损身价的事。而看着林轩不说话,韩盼盼更是得意,接下来更是给张哲使了一个眼神。张哲哪里不明白韩盼盼是什么意思,此时张哲面也是挂满了笑意。怎么的?不说话了吧?自卑了吧?你个臭保安,要不是哥你哪里能够来的了这种地方吃饭?你也想配得小雨?心这么想着,张哲更加不把林轩看在眼里了。而从头到尾面对两个人的讥讽,余雨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瞧瞧的握住了林轩的手,低声道:“林大哥,对不起奥,我不知道他们会这么过分的。”“没事,我静静的看着他们装逼。”听着余雨的话,林轩微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反正吃完以后咱们走被,你把面子给足你这个室友,以后他要是还这样,以后少联系她被。”“嗯,我知道了。”余雨乖巧的点了点头。而看着余雨和林轩在低头私语,刚刚还有一些志得意满的张哲,眼顿时又露出了一丝怒气。妈的!他不一臭保安吗?你和他黏糊那么近干啥啊?“表哥,没事啊,你没看那个臭保安都不说话了吗?现在他显然是自卑了,一会你在展现展现你的实力,算余雨还能要他,他自己都受不了。”这时韩盼盼似乎是看出了张哲心的想法,走到身边低声说道。“嗯……”听得这话,张哲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才算开心了一点。“对了,表哥,你不还有东西要送给余雨的吗?”这时,韩盼盼仿佛突然间想起来什么一样,凝声问道。

哥斯拉大战金刚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哥斯拉大战金刚
官网旧版

玄幻  |  凛寻

闻言,秦若涵的脸色一喜,把眼眶中的雾气生生的收了回去,整理了一下思路,才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有人要对我图谋不轨,为了达到目的,甚至连狙击手都请了,跟你猜测的一样,他们并不是想要我小命,摆出那么大的阵仗只是想吓唬我而已。”“这件事情要从我父亲说起,我家里虽然不算巨富,但在杭城,也多多少少算得上是有钱人家了,去年,家父开了个娱乐会所,生意很好,但没多久,就被黑势力给盯上了,威逼利诱恐吓家父让出会所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说到这里,秦若涵的脸上出现了悲痛:“那会所耗费了家父所有的精力和财力,我父亲当然不会白白让出去,更不会向那些恶势力低头,可过了没几天,我父亲就死在了一场车祸当中,而我接手了这家会所。”秦若涵的脸颊被泪水打湿,不过她下意识的昂着脸蛋,似乎是不想让眼泪淌下,她的嘴唇也死死抿着,强忍着不让自己抽泣出声。陈六合接茬道:“然后,那些对你们家会所觊觎已久的人就开始对你下手?”对于这样的事情,陈六合倒没觉得有多震惊,他的经历告诉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黑暗存在,所以听到这样的事件,也不算太过稀奇。只不过对眼前这娘们的经历,倒是有些同情,家境殷实,却遇到了这般破事,甚至已经家破人亡了。顿了顿,陈六合说道:“这也好办,你让给他们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不就完了?毕竟钱是永远赚不完的,如果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闻言,秦若涵激动了起来,她狠声道:“绝不可能,我父亲就是为了这个会所被那些人谋害的,现在会所到了我手上,我更不可能便宜了那些刽子手,否则我父亲的坚持不成了一场空?我父亲的死,岂不是白死了?”陈六合摇了摇头道:“这叫缓兵之计,懂不?”“你所说的我也想过,但没有用,他们现在看我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要的已经不是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了,而是想用两百万买下整个会所。”秦若涵说道。“呵,那些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心这么黑。”陈六合冷笑了一声,顿了顿,问道:“那你想让我怎么帮你?”“我要保住会所,我要跟那些人抗争到底。”秦若涵眼中闪过一抹莫名的神色,陈六合知道,那是怨毒与仇恨。“昨天晚上,他们已经给我下最后通牒了,如果三天内再不把会所让出来,他们让我准备好棺材,下去见我父亲。”秦若涵说道,未来,她深吸口气,加了句:“他们都是亡命之徒,他们敢说出这样的话,就一定做得出这样的事。”秦若涵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陈六合:“只要你帮我,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我调查过你们的底细,知道你们兄妹两相依为命,也知道你妹妹是杭城大学的高材生,但你们的生活过得并不好,仅靠你收破烂维持生计,并且你妹妹身体不好,体弱多病,需要靠中药调养,这笔费用对你们来说就是个巨大负担。”“只要你帮我渡过难关,帮我保住会所,这些问题我都能帮你们解决。”秦若涵眼神炙热的说道。陈六合打量了秦若涵一眼,轻笑道:“你的准备功课做的倒挺足,一语切中了我们现在的窘境。”对于秦若涵能查到这些,陈六合并不觉得奇怪,如果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这个女人也太没手段了。下意识的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子,陈六合看了眼不动声色的沈清舞,温和道:“小妹,你觉着呢?”秦若涵的悲惨命运并没有让沈清舞脸上出现太大波澜,她平静的看着陈六合:“你觉着呢?”陈六合一笑:“我觉着她这个提议挺不错。”“我觉着大隐隐于市这句话对哥来说绝对是狗屁不通,没有地方能隐的住你。”沈清舞发自内心的说道,像陈六合这样的人,注定了这辈子跟平淡不会有半点关系,就算今天没有秦若涵,以后也会有别的人或者别的事出现。况且,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不愿意陈六合真正沉浸在这个大千世界当中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沧海一粟?“哈哈,能得到清舞的一声夸奖,顶的上一斤茅台的香醇。”陈六合笑道,顿了顿,陈六合又看向了满脸依稀的秦若涵,不咸不淡道:“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现在可以走了。”闻言,秦若涵神色又是一紧,急声道:“你还是不愿意帮我吗?”“帮不帮你跟赶不赶你走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帮你就要留你下来吃饭吗?”陈六合很没绅士风度的翻了个白眼。听到这挨千刀的话,秦若涵当真有股牙痒痒的冲动,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抠门男人,一顿饭怎么了?一顿饭就能把你吃穷啊?不过现在有求于人,她只好忍气吞声,小心翼翼的问道:“既然你决定帮我,那......不需要商量商量对策吗?就让我这样离开?”“那些人不是给你三天时间吗?急什么?”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今朝有酒今朝醉懂不?我的一贯宗旨是,明天能干完的事情,今天绝不去干。”听到这种谬论,秦若涵真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人了,把全部希望和自己的身家性命压在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身上,秦若涵感觉有些悲凉啊。沈清舞轻笑一声说道:“你还是先回去了,我哥要帮你,别说小小的杭城,就算放眼华夏,能拿走你身家性命的人都凤毛麟角。”最终,秦若涵还是满怀忐忑将信将疑的离开了院子,陈六合很抠门的没有出言挽留,开玩笑,上门求哥们帮忙的人还想先白吃哥们一顿?天下哪有那么好占的便宜。陈六合同志这种市井小民斤斤计较且令人发指的秉性,绝对有遭雷劈的潜质。等秦若涵彻底消失在院门口后,陈六合脸上堆满了一成不变的懒散劲,笑道:“清舞,你说的凤毛麟角在哪里?有吗?”“凤毛还没出生、麟角不复存在。”沈清舞拽着陈六合的衣角,恬静一笑。“哈哈,难怪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最稀罕的就是小妹,从小到大咱老沈家就属小妹最会配合哥吹牛-逼。”陈六合笑的无比开怀。沈清舞没有言语,浅笑倩然,从小到大,她可从来没有配合过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吹过一次牛皮,因为他在她心目中,一直都是最接近神的男人!这时,院门口走进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男子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身脏不拉几的衣服,明显秃顶的头发稀松散乱,不但生了一副贼眉鼠眼的五官,还有一口令人不敢恭维的大黄牙。整个人看上去只有两个词能形容,除了猥琐就是磕碜。一看这副模样与行头,就知道这绝逼是一个一天三顿都很难糊口的家伙,可他却有着一个和他命运完全不符合的名字,黄百万。陈六合的令居,也租住在这座宅院里,虽然陈六合才来了半个来月,但与这位浑身上下一无是处的邻居,倒挺合得来,两人没少在一起吹牛胡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