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低俗崩坏
    安卓平台客户端下载

      低俗崩坏
      引导方向介绍

      玄幻  |  昙帼

      说到这里,林默警惕的看了看四周,伸手示意三人凑过来,便小声说道:“有的工厂他们以前并不一定是生产现在的产品的,有很多资料可能会是以前生产的东西,说不定还会有其他收获,而且愿意出卖这些东西的人可不会多,有了机会当然要把握住,说不定以后还能通过他们买到其他好东西,这笔生意我们林家可是巨赚,你们不用担心。”杨海城对林默也是很无语了,不知道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从小就比他好,从小在这方面就让他从来没赢过,便不甘心的问道:“那你买那么多瞄准镜和那什么探测器干嘛?这些东西我可不认为有用。”李昌武两人也看向了林默,虽然他们两人觉得林默不会做无用功,但还是想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林默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道:“你们知道在一战时平均多少颗子丨弹丨能击毙一人吗?而狙击手又是多少颗子丨弹丨击杀一人吗?”面对林默的问题,三人遥了遥头,林默接着说道:“上次世界大战时平均一万发子丨弹丨击杀一人,而且这还是没有去除炮击和其他原因造成的伤亡,而最优秀的狙击手是.发子丨弹丨杀死一人。”“不可能,怎么会相差那么多,这是不可能的。”杨海城高喊道,他知道两者差距会很大,但他怎么都不相信差距会这么大。“声音小点,听我说完,这是我看到一些西方学者运算出来的,是以消耗子丨弹丨和伤亡人数算出来的,运算过程没问题,出入也不会有多大,.发那是最优秀狙击手的成绩,而且狙击手使用的狙击枪都是从无数步枪中桃选出来精准度最好的枪。而且你以为西方国家是傻子吗,花那么大精力培养狙击手。”李昌武问道:“那不是和部队中的神枪手差不多嘛,好像没那么重要吧。”林默接着解释:“差远了好不好,狙击手是神枪手,但神枪手却不是狙击手,真正具有现代意义的狙击手最早出现于第一次世界大战,首先将狙击手应用于实战的是德国,当时德国组织了一帮优秀的猎人和护林员,这些人拥有强健的体魄,良好的耐受力以及守候猎物的耐心,经过适当的训练之后,给英法俄军队造成了重大伤亡。而且狙击手最令敌人害怕的地方,并不是实际的杀伤数量,而是给敌方来带强大心理震撼,使其时刻处于担惊受怕之中,从而丧失斗志影响军心。你们可以想一想,当你和敌人进行作战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颗子丨弹丨将你手下击杀,然后第二人,第三人……,或者你手下在阵地上,把头伸出战壕,被一枪打死,另一人伸出头来又被打死,你们可以想一想,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会怎么样?”听到林默的描述,三人想了想若自已和手下在战场上遇到这种情况,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杨海城擦了擦汗,对林默说道:“林哥,那等瞄准镜到了你一定要给我一些,我毕业后带去部队,也弄些狙击手出来。”“就你,还培养狙击手?狙击手不是拿一把装了瞄准镜的枪就是的,光枪就要在无数的枪中优中选优,何况还要进行各种狙击手的专业知识学习,不是你们可以培养的。我三叔就在士兵培训的部门工作,到时候我把瞄准镜给他,他们那自然会去做,到时你可以从手下选几人送过去就行了。”杨海城点了点头,他知道林默三叔是一个将官,这点事情并不成问题。林默的父亲林镇松是家中长子,从小跟随林默爷爷经商,后来接管了家里产业,二叔林镇德则是在家族帮助下走上了仕途,三叔林镇涛从小一心便想着救国,偷跑去上了保定军校,后来辗转加入了北伐军,现在己是国民政府的将官,四叔林镇铭则喜欢各种西方机械,后来去了英国留学,现在是一个大学教授,因为林家四兄弟每一人的成就都很高,这也是林默才刚到这个世界不久就可以开始为以后准备的原因。敲门声响起,三人便停下了交谈,让伙计上菜,几人便吃了起来。几个边吃边聊,杨海城三人向林默询问了一些西方军队的各种理论,军事知识,说着说着杨海城便提到了地雷探测器,向林默问道:“林哥,那你买地雷探测器有什么用,咱们国内可没多少人使用地雷,买来没有什么用啊。”听到杨海城的询问,林默打算将探宝的事情告诉他们,虽然林默知道一些宝藏的地点,但他并不打算自己独吞,他并不缺钱,林默打算以探宝的名义,带他们班的人将这些钱取出来,给他们留下一份家财,要知道他们班里很多人的家庭条件并不好,有了这些钱,等到战争爆发后,就可以将家人送到后方安顿下来,也可以省去他们的后顾之忧了。想到此,林默打了个手势,让他们过来悄悄的说,免得被有心人听去了。几人凑到了一块,只听林默说道:“那东西在军队叫做地雷探测器,但在民间叫的是金属探测器,原意是用来探矿的,不过探测深度不是很深,所以很少使用。”“那对我们不是也没用吗?”杨海城疑惑的问道。林默瞪了他一眼,说道:“金银也是金属。”赵平年接着说道:“咱们中国人最喜欢把钱埋在地下。”杨海城恍然大悟,连忙将声音压得更低,问道:“那咱们去哪挖宝?”赵平年说道:“当然是有钱人家的老宅子里了。”李昌武也说道:“还有哪些邪教,土匪之类的废弃窝点,他们最喜欢藏钱,如果抓住被杀,那些钱根本没机会取出来的。”杨海城问道:“你怎么知道的?”“我们老家那不远处以前就有个老土匪洞,不过是个小土匪,小时候我们去玩的时候就在旁边挖到过一坛钱,不过里面只有几两银子,其他的都是铜钱。”林默也没想到李昌武居然挖到过钱,不过这倒也更好办了,杨海城和赵平年此时都是一脸向往,有了这个例子,相信所有人都会有兴趣的。杨海城连忙向林默问道:“林哥,那咱们什么时候去挖宝,要不现在就去吧。”三人都将火热的目光投向林默,不过林默还是说道:“今天不能去,咱们连去哪都还不知道呢,而且探测器应该有十来个,咱们几个人也用不完,咱们今晚回去把咱们班的人,季峰和我堂哥一起叫上,再叫上咱们总教官一起去,这东西咱们也不一定能挖到,到时候带上烤架和食物,就当是去一次野外郊游就行了。”“对,还得带上咱们总教官,他就喜欢这些古董,要是可以自己挖出来一件,他肯定会高兴的合不拢嘴的。”杨海城听到赶紧说道。林默两人口中的总教官叫龚启明,相当于后世的班主任,是专门管着林默他们这一队的,原先是在部队上领军作战的团长,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后来被调到军校当教官,他家里原来就是书香之家,从小就对各种古董耳濡目染,所以他从小就对各种古玩十分上心,很喜欢收藏古董。龚启明在军校里对林默和杨海城很好,两人也因为军校里的饭菜吃腻了,经常去他家蹭饭,与他很熟悉,他便经常跟两人说他各种捡漏的事,可惜杨海城对古董毫无兴趣,每次都把他大骂一顿。

      砥砺剑锋出九天
      下载网

      砥砺剑锋出九天
      下载链接

      玄幻  |  伴音

      但这,也对力行社这一组织产生了巨大变化。从此以后,戴笠确保自己在每个秘密特务组都有个负责内部监视的间谍,这些间谍的名字无人知道,于是其他特务就不敢绕过他而自己去找委员长了。这样,戴笠便积极地扞卫了自己在委员长眼里必不可少的角色,同时使自己成为对蒋政体的其他领导人安全的主要卫护者。于是力行社便堂而皇之地对周末去上海寻欢的南京要员们采取保护措施。丁远森恍然大悟:“难道那个出卖翁区长,秘密向戴处长报告的人就是……”“没错,就是徐满昌!”怪不得,怪不得。这么说,翁光辉不是讨厌徐满昌,而是恨其入股了。这人差点害的翁光辉丢了命啊。“那以后,戴处长每次来上海,都会见一下一小队,一是一小队资格老,二来,大约也有徐满昌通风报信的关系在内。”吴开明的声音很低:“翁区长不敢动徐满昌,除了青帮关系,还有一层就是戴处长的关系。他要真除掉徐满昌,不是摆明了就是说自己对戴处长当年处置自己的事情不满吗?”丁远森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既然如此,有戴处长护着,徐满昌也不至于这么多年了,还只是个小队长啊。”是不是这个道理?戴笠只要暗示一下,徐满昌早就平步青云了。“这我可就不明白了。”吴开明摇了摇头:“上面的怎么用人,我们这些小特务怎么能弄得清楚?我要是真的有这本事,恐怕早就当上大队长了。”丁远森苦笑一声,这事情看起来,真的没辙了。翁光辉这是把一个烫手的山芋强行塞到了自己手里啊。还想要对付徐满昌?一对付,别说是吴广利了,估计戴笠就第一个砍了自己脑袋!上海,中山医院。这是上海滩最有名气的医院。院长的来头自然不用说,所有的医生都是优中选优。想做中山医院的住院医师?申请书除了签名以外,一律要用英文书写。而且,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背景,有多大来头,申请书一定要态度谦卑谨慎才行。进来了,还不算完,必须要找保人和保证书。保证书得这么写:服务期间,严格遵守医院服务规章,决不中途脱离。要求之严,在中国绝无仅有。丁远森还是第一次来到中山医院。等候就诊的病人不少,但秩序很好。有两个病人在那一边抽烟一边聊天,声音都很低。这个时代的抽烟,并不被视为有害健康的不良嗜好。相反,美国医生还大力推荐病人抽烟,广告上居然说抽烟对治疗哮喘等病有很好的效果。所以,在医院里抽烟根本没人来禁止,你只要不把烟灰烟蒂乱扔就行了。暂时动不了徐满昌,没办法,只能先来看看三姨太的情况。这也是吴开明弄来的情报,三姨太住进了中山医院。问题是,自己也不知道三姨太叫什么名字。总不能跑到护士那里,直接问,福州路枪击案的幸存者是不是住在这里吧?那非被护士报警不可。正在那里琢磨着怎么办,忽然看到一个病房门口,站着两个巡捕。丁远森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躲在一边暗暗观察。等了差不多有来分钟,病房的门打开,一个穿着西装的外国中年男人走了出来,随即,两个巡捕跟在他的身后离开。应该就是那个中央捕房的探长英国人罗登了。那么三姨太就在那里?被他们抢先了一步。眼看着巡捕离开,丁远森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冒次险。他朝左右看了看,来到病房门口,一咬牙推门走了进去。他也做好了准备,如果里面住的真的是三姨太,她发现自己只要一叫,自己就立刻逃跑。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三姨太!她的额头上包着纱布,一只手也受了伤。听到又有人进来,三姨太看了一眼,出人意料的是,她看起来特别的平静,淡淡说道:“你来了。”似乎,她早就知道丁远森会来。丁远森关上了门:“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三姨太笑了笑:“你是来杀我灭口的吗?”一句话,已经清晰的告诉丁远森,她知道高乐田的被杀,根本就是丁远森安排的。丁远森摇了摇头。“坐吧。”三姨太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刚才,罗登探长第二次来了,还是老问题,我有没有看清是谁杀的高乐田,我说没有看到。第一次来,他只简单的问了下,今天来,他问我,有没有人刻意接近过我,向我询问关于高乐田的事情。”他妈的,徐满昌真的把自己卖给巡捕房了。丁远森心里恨恨的骂了声。三姨太在那继续说道:“我说不知道,他又问到了咖啡店的事情,我说有,但不记得那人长得什么样了。然后我说自己头疼,罗登探长说明天再来。”“谢谢你。”丁远森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高乐田是个大汉奸……”“我只是个女人,不懂得这些。”三姨太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是帮你隐瞒,我是因为感谢你。”“感谢我?”丁远森一怔。“我今年二十一岁,以前,是跟着我爹一起跑江湖唱‘滩簧’的。”三姨太出神地说道:“那年,我们到了上海,我才十七岁,卖唱的时候被高乐田看中了,想娶我当小的,我爹不肯,他就找到巡捕房,冤枉我爹偷东西。”三姨太的悲惨命运,在上海滩乃至全国各地屡见不鲜。无非就是一个恶霸看中了某个女人,然后冤枉对方。三姨太的父亲被抓到了巡捕房,为了救爹,三姨太只能委身当了高乐田的小妾。她父亲虽然被放了,但在里面受尽折磨,再加上自己闺女居然这样,气急之下,加上身体原因,没过多少时候就死了。“我想为我爹报仇,可我害怕高乐田,我不敢。”三姨太虽然说得很平静,可她的声音分明有些颤抖:“还有大太太,总是骂我,打我。高乐田害怕大太太,也不敢为我出头。现在他死了,我爹的仇也报了,我,谢谢你。”丁远森怎么也都想不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三姨太说完了这些,叹了一口气:“小丁,你叫什么名字?”“丁远森。”“我叫姜冬妮,是不是很土的名字?”“不土,一点不土。”三姨太笑了笑:“好了,你走吧,一会大夫要来了。”丁远森站起身,走到门口,迟疑了一下:“下次,我给你带几本书来。”“你别来了。”姜冬妮笑了,有些悲哀的笑了:“我喜欢看书,但其实,我不认得几个字,书上的好多字我都不认得。”暂时安全了。至少,短时期内姜冬妮不会出卖自己。这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刚出医院,丁远森赶紧往边上一闪。罗登探长没走,而且正在轿车边和一个人聊天。徐满昌!你大爷的,直接来医院询问情况了?

      帝君大佬战力爆表的小娇妻
      最好的选择

      帝君大佬战力爆表的小娇妻
      下载平台

      玄幻  |  以茜

      “然后。”本田微笑着。“我到处躲,就怕再被抓壮丁,身上没钱,就要饭,当了一年多叫花子,最后到了一个火车站,看到有个人被打死了,我想去看他身上有没有钱,却发现一张车票,是南京的,我就上了火车,来了南京。”胡耀祖的话,真真假假都有,这是培训时候的必修课,想让别人相信你,你得说一点真话掺杂进去。“你认识字,那字还是我教你的。”本田乐呵呵地说。“对,谢谢举人老爷。”胡耀祖也跟着笑,咧开嘴,一脸憨厚。“你当时被骗到什么房子里去了,还记得吗?”“当然记得,一辈子都忘不了。”胡耀祖把他在广州怎么被骗进去的过程讲了,还说了那房子的外观,和旁边的包子铺,他猜想,本田可能知道那所房子。果然,他说话的过程中本田不经意地点头,说明他真的知道那地方,也知道胡耀祖说了实话,“我知道你家很穷,拉车要给车行老板交押金,你怎么有钱?”大家都知道,拉车的活儿,不是每个人都能干的,城里的规矩就是一块大洋的押金,这钱,不是每个人都交得起。“嘿嘿,就像顺你家的包子一样,我从一个死人身上顺了一块大洋。”胡耀祖憨笑着。本田也笑,“是,我想起你顺我家包子的时候,连狼狗都不怕。”“举人老爷,我就怕饿,有吃的我什么都不怕,有吃的我什么都做,不然,也不会被骗进那所房子了,就为了吃饱肚子,就为了包子铺的包子,唉。”“你们被抓壮丁,里面有你认识的人吗?有没有要好的人?关在房子里有多少人?”本田一连串问题接起来。胡耀祖眼睛看着天花板,好像在回忆,“应该有三十多个吧,不过我谁都不认识,大家都是每天涂成花脸,看不出来谁是谁,而且还不准互相说话,床位也是每天都换,所以,都不认识,而且天天有人逃跑。”“是吗?”“我还要去拉车,得走了,举人老爷。”胡耀祖站起来。“我们一起吃晚饭。”本田邀请道。“谢谢举人老爷,我就是一个拉车的,不配在这大房子里吃饭。”胡耀祖摇头,还是要走。本田拍了拍手,李少华将推拉门拉开,走了进来,本田对着他说了几句日语,李少华出去一会儿又回来了,拿一块大洋放到桌上。“这是今天的车费。”本田指着桌上的大洋对胡耀祖说。“举人老爷,这太多了。”胡耀祖为难地站着,两只大手搓来搓去。“我知道,你们中国人喜欢这东西,收下吧,就算我下次坐你的车费。”“这太多了,你坐一年都用不完。”胡耀祖说。“拿着吧。”“谢谢举人老爷。”胡耀祖拿着大洋,快步出了屋子。李少华看胡耀祖走了,对本田说,“一个拉人力车的苦力,没什么大用。”“你不了解他,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人很聪明,适当修剪一下,将来很出色。”本田却笑着摇头,眯着眼睛,很为今天遇到胡耀祖的事情高兴。“我怎么看他都只是个粗人。”李少华不敢苟同。“我们就得用这种看起来就是粗人的人,他们丢进人群都不打眼,不容易被人怀疑,才能搜集到反日分子的消息,帮助我们抓住那些红色分子。”“明白了,先生。”李少华说。“和他一起被抓壮丁的人,最后去了重庆的培养基地,那儿是专门培养间谍的,可惜他半路逃跑了。”本田说。“你相信他是半路逃跑的?”李少华不禁疑惑。本田点点下巴,“他很机灵,只是想填饱肚子,不至于去卖命送死,他很现实,我了解他。”赚了一块大洋,胡耀祖很高兴,今天不用再拉车了,不如回去休息。“你今天回来这么早。”胡耀祖进门,苗大爷就问。“今天生意好,赚了一块大洋,就收车了。”胡耀祖声音洪亮。“是吗,你遇到大财主了?”苗大爷也替他高兴。“嗯,今天遇到一个老乡,是举人老爷,他包了我的车。”“好事,今天没事,你回来得早,我加两个菜,我们搭伙,喝一杯怎样?”苗大爷说。“那当然好,不过,我酒量不好,你是知道的。”胡耀祖高兴地说。“你就凑个数,我一个人喝没意思,你陪我。”胡耀祖点头,“好勒。”他两梯一步、两梯一步到了自己的小阁楼,换上干净衣服,洗个脸,下楼和苗大爷一起做饭。半个小时,饭就好了,“酒满上,来,苗大爷,我们喝。”苗大爷坐了下来,胡耀祖将两个杯子倒满酒。“每天有小酒喝,就满足了。”苗大爷一口就喝干了一杯,胡耀祖又给他满上,自己却没喝,他真没酒量。“我就是陪你说话,我吃菜,你多喝点。”胡耀祖抿了一小口酒。“你刚才说的举人老爷是你们村的?”苗大爷夹菜。“对,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我们村的举人老爷,怎么成了日本人,在南京还有大房子,他还有门生,名字叫李少华。”胡耀祖说。“日本人?是你们村的?”苗大爷放下手中的杯子,看胡耀祖,“还是举人?现在也不兴什么举人啊?那是以前!”“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生下来,村里人就这么叫他,他刚才说他父亲是举人,他不是,可能大家沿用这个称呼。”苗大爷眯着眼睛,抬起杯子,喝一小口,没说话。“我觉得应该是真的,因为我们县太爷常常去他家做客。”“他在你们村名声很好。”苗大爷说。“你说得对,名声很好,我们常常饿肚子,他经常放一笼包子在院子里,让我们去顺。”“去偷!”苗大爷说。“太难听了,是顺!”胡耀祖继续说,“他家有大狼狗,去顺包子的时候要和狗赛跑,我跑得快就是因为他家的狼狗。”“你就没被他抓到过?”苗大爷仍然眯着眼睛,好像酒很好喝的样子。“当然有,被抓到了,就让我们写字,我认识的几个字都是他教的。”“嗯,是个好老爷。”“可是,他现在是日本人!”胡耀祖心里闷闷的,很为这事不开心,说完,他也喝了一杯酒,重重把杯子放下,又自己把酒满上。“他现在没让你做什么事?”苗大爷问。“那倒是没有,想让我做,我也不愿意,现在拉车,我都不愿意拉日本人,但是人家手里有枪,我也没办法,反正心里不乐意。”胡耀祖说完又喝了一杯,还给苗大爷也满上。“为什么?”苗大爷没喝酒,认真看着胡耀祖。“汉奸,现在大家都恨汉奸,我不想当汉奸,我还想进我家的祠堂,要见我家的老祖宗。”胡耀祖说。“男人,要成大事,不在乎名声。”苗大爷说完这话,看着胡耀祖,看他什么反应。胡耀祖愣了一下,笑起来,“苗大爷,当汉奸还能成大事?”“有的人当汉奸,他能挽救一群人的性命!”苗大爷的脸上带着红光,喝好几杯了。

      君陌离
      ios版游戏

      君陌离
      活动平台

      玄幻  |  顾南歌

      “这个我知道,以前刚工作的时候你就和我讲过,不过现在的公司都是靠业务说话,邓爷爷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只要把业务能力过硬,走到哪都不怕。”二人又各自抽上一支烟,讲了讲最近发生的大事,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聊着,当林桂平聊到小孩的时候,林文峰把话题引偏了一点,在林桂平的心里埋下了自己身份比不上周婷美这个想法的种子。第二天上午顶头上司李大国和朱胜杰来看望林文峰。李大国今年岁,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大概有-斤,圆圆的脸比较黑,一对小眼睛转来转去,不太严重的朝天鼻,厚厚的下嘴唇向外翻着,成天面带笑容,看人的时候眼珠直转,让人感觉就是个典型能说会道的精明人。不过李大国的文化程度不高,在振华机械做了多年了,算是老资格了,和他差不多资历的老人要么早就是高管,要么就走人了,听说公司有意让他成为负责整个销售部的副总经理,留下的销售经理职位他打算推荐林文峰。朱胜杰比林文峰还小一岁,重点大学毕业的,和林文峰的关系比较近。他刚来那会林文峰已经就职一年多了,销售二部几个人中正好他二人加上一个销售助理范萱萱年纪相仿,所以也就经常一起吃饭喝酒K歌,业务上许多不懂的问题,林文峰也乐意提点他们二人。范萱萱是销售二部的销售助理,其实也就是内务,专门负责二部所有业务员的合同、协议、对账的文书工作。范萱萱是个五官普通但组合在一起却显得很精致的女孩,俏丽而有韵味,剪着一头短发,看上去精神抖擞,不过今天有事没有过来探望林文峰。“叔叔你好,我来看看文峰,前天交警队电话打到我这里的时候,我都急死了,正好我在出差,昨晚刚回来,不然前天就过来了。”李大国朝着林文峰父亲一边寒暄一边递上果篮。林桂平接过果篮对李大国和朱胜杰说:“谢谢大家关心,小峰年纪轻,以后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大家多原谅原谅,来坐坐坐。”林桂平忙着引二人到床前。“兄弟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代表咱销售二部来看望你,没撞坏啥部件吧,哈哈,你可是咱二部的万金油哦,工作的事情不要着急,安心养伤,其他事情哥哥帮你搞定。”李大国微微拉住林文峰的手握了握。“谢谢领导关心,感谢领导百忙之中抽空来看我,您是我们销售二部的经理李哥吧?医生说我脑子被撞失忆了,暂时的暂时的。”林文峰不得不假装迷惑了一下,“还有这位兄弟,能过来看我的,肯定咱俩关系够铁的。”“嘿嘿,我是李大国,你小子连我也记不起来了,失忆的够严重啊,从你进入销售二部起,就一直跟着我,回头我帮你好好回忆回忆,这位是朱胜杰,以前你带过他,你俩关系不错的。”“哦,那我叫你李哥,回头业务上的事情还真的需要您帮忙,咱卖的是啥,卖给谁,怎么卖,这些我得从头学一遍呢。还有老朱同志,以前我带过你,现在你得带带我了。”林文峰一脸轻松的跟他们寒暄,其实林文峰对李大国还是很感激的。林文峰刚进公司的时候,李大国也刚当上销售二部的经理没多长时间,作为新员工,林文峰坚持每天早去公司分钟打扫部门卫生,主动帮经理和同事做一些小事,比如起草合同、打印复印文件、甚至代同事见客户,偶尔出差在外,同事们就会怀念有林文峰在公司的日子了。李大国初当经理,有什么事都是安排林文峰去办,二人关系逐渐加深,李大国见林文峰不像是假装讨好大家,而是实实在在做事,后来也尽力栽培,慢慢的,林文峰成长为李大国得力助手,除了在一些大的业务中缺乏一点点果断,倒也能独挡一面了。“峰哥,这是小事情,我们卖的机械呢翻来覆去就那几个种类几十个规格,主要的客户我都有记录,回头我整理一份给你。”朱胜杰没有经过其他公司的历练,在公司里的整体表现还是中规中矩,为人不像高伟和钱忠良那样一个自私自利,一个爱打小报告,还善于伪装的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前几天你和我一道去的广州谈一批设备,本来谈到今天估计会有个初步意向的,不过谈到一半他们蔡总临时接到部里通知去北京开会了,过几天就会回来,我私下里接触了他们其他人员,结果不太好,最大的竞争对手给出的条件不比我们差啊。”李大国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林文峰,上次公司中高层开会,得知自己可能提到副总,所有这个单子对李大国尤为重要,没有顾得上林文峰现在是个失忆状态。“李哥,只要咱们产品质量过硬,价格合理,在此基础上,找蔡总私下里联络联络感情,我们有信心拿下这一单。”林文峰表起了决心。“呵呵,你小子开窍了啊,原来不是挺见不得这一套的嘛。行啊,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吧,听医生的安排,争取早日恢复早点回来帮我,等后天上班,我让小朱把一些资料整理后给你拿来先看看。”这一单的前期工作很多都是林文峰做的,李大国当然还是想让林文峰继续跟下去,否则在如此艰难局面下中途换人,肯定要丢单的。“好的,李哥,正好我住院这几天把公司的产品和业务熟悉一下,特别是对手的资料,麻烦老朱帮我收集一下,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好的峰哥!”朱胜杰连忙答应。李大国又和林文峰林桂平闲聊了一会起身准备告辞,没到饭点,林文峰也没有太多挽留。中午梁淑华和周婷美提着一组饭盒给他爷俩送过来。“我给你炖的黑鱼汤,还有炒的木耳肉片,土鸡蛋炒虾仁,没买到猪脑,不然给你煲个猪脑汤。”“别别别,妈,猪脑我可吃不惯的。”林文峰对吃喝没有讲究,但是作为销售员,在外经常吃喝,除了几样特别的东西忌口外,基本上啥都吃的,不吃的东西中就有猪脑。“老伴你也过来吃饭吧,我和小美在家吃过了。”梁淑华招呼林桂平也过来吃饭。等到二人把几盒饭菜一扫而空,说明了梁淑华的烹饪水平还是不错的,平时和周婷美在家要么出去吃饭,其他时间基本上都是林文峰做的饭,和梁淑华的烹饪水平比,林文峰还是差了一点点,不过也算尚可。老俩口收拾一下就回去了,留下周婷美一个人和林文峰聊聊天。“上午医生查房怎么说的?”周婷美提起了话题。林文峰随意的看了一下周婷美说:“没说什么,就说一切正常,明天星期天了,何医生把今天和明天的吊水都开好了,周一拆绷带看看伤口愈合的怎么样,再做一些检查才能给出下一步方案。”“这二天你都没有好好和我说话,感觉很陌生。”周婷美盯着林文峰看,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林文峰也盯着周婷美看,也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不过他没有对她读心,这几天情况乱糟糟的,怕是她心里也想不到其他什么事情。

      第一训练家
      app下载

      第一训练家
      版本活动

      玄幻  |  之桃

      “小安,你和苏总认识很久了吧?”我神情一愣,装着不知道胡明问这话的意思。“胡总,为什么你会这样问呢?”“小安,我没别的意思。我跟着苏总三年了,她还是第一次对新进来的员工亲自过问,关照。”胡明说着,盯了我一眼,嬉笑了一下,“小安不会是哪位领导的亲戚吧。”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这个胡明,看到我刚到这家公司,就得到了苏雅的特别关注。胡*里一定是在想,就算我不是苏雅的亲戚,一定也是上面某位领导的亲戚。不然,对一个新来公司的职员,公司老板会如此热情过问我的情况。看样子,胡明是在试探我的来历,如果我真是有后台,他就想盘算着和我拉近关系了。“胡总,其实我......”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胡明打断了。“小安,你放心,我不会在公司同事面前说的。不过,在我们安雅尔公司,管理和能力上都要求严格,你要有思想准备。”听胡明这口气,他是把我看成是关系户了,认为我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我也故意镇定,相信会有一天,我的努力和能力要让他对我另眼相看。我勉强地对胡明笑了一下。“胡总,谢谢你的指教,我一定会努力的,绝不会成为公司的负赘。”“小安,在我们这样的公司里,竞争是很激列的。进了公司以后,苏总对每一个人都要求很严格。”“以后,还望胡总对我多多的关照,刚到公司里,许多方面,还需要像胡总学习。”“小安,你也太谦虚了,既然我们能成为同事,以后,就需要彼此都关照。走,我带你到其他几个部门认识一下。对了,这次你是应聘的策划部,是吗?”“是的,策划部总监助理。”“那我就先带你去策划部,把方总监介绍给你认识。”胡明带着我,经过几间办公室,来到了策划部总监办。原来,策划总监是一个女人,年龄看上去比苏雅要大几岁,但方总监打扮得很时尚,第一眼看上去,就是很有修养魅力的女人。一头卷发,染成了淡黄色,远远就能闻着,她发丝里散逸出来的那一股股清香。“方总监,给你介绍一下新来都同事,属于你们策划部的。小安,给你招都特别助理,很能干的一个小伙子。”“安夏,我看过你的资料。你都资料写得很优秀,但实际工作能力,还需要在工作中才能体现出来。我这人对下属要求严格,小安,如果要当我都助理,你就要有吃苦和埃骂的心理准备。”“方总,我一定虚心的向你学习,争取做到让你满意。”“不是争取,是一定要做到让我满意。如果你现在觉得胜任不了这份工作,可以给苏总说,帮你换一个部门。”“方总,我一定会努力,不会让你失望。”“那就好。”“方总,那你先忙,胡总带我到其他办公室认识一下。”“嗯。”方总监点了一下头。她的名字叫方芳,名字和人一样,简洁干练,看上去很是舒服。离开方总监的办公室,胡明又带着我去了营销部,公关部,后勤部。一圈转下来,安雅尔公司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美女成群。就算是年纪稍大一点的女人,气质也不凡,外表也是很有魅力的女人。不知道为何,胡明带着我每到一间办公室,他把我向同事们介绍以后,办公室里的人都要小声的议论几下子。好像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一个特别人物。难道,公司里的所有人都和胡明一样,把我误认为是关系户。我和苏雅的关系,公司里的人应该是不会知道,只是,我刚到公司的第一天,得到了苏雅的特别叮嘱,一定是这个原因,才会引起公司里其他人的猜疑。“小安,苏总从医院回来后,还会针对你们新进来的员工开一个会议。我今天只是先把公司的情况给你介绍一下。”“苏总病了吗?”“可能是感冒了吧,她说到医院去输液。”“哦,她没有说去哪家医院?”“这个我倒是没有问,不过,苏总看病的时候,经常都是去市中医院。”“哦,最近流感严重。”“小安,等苏总回来把会议开了以后,再给你安排办公室,你看,这样行吗?”“好的,不是还有其他新员工吗,到时一起安排吧。”“小安,你就先在公司行政部去坐坐,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胡总,你去忙。”胡明离开后,我也马上离开了安雅尔公司,在搂下打了的,赶到市中医院。刚才在安雅尔公司听到苏雅病了,我心里就对苏雅牵挂起来,很想马上就知道苏雅现在的情况。于是,我急切的想来到苏雅的身边,关照着她,给她生活的呵护。在市中医院号病房,我找到了苏雅,她正躺在铺上,一只手上插着输液管。当我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时候,苏雅有些惊讶,同时,她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些惊喜。“安夏,你今天不是去公司里报到吗?你怎么到医院来啦?”苏雅抬了头,看着我。我走到苏雅的身边,说:“我已经去过公司了,也向行政部报了到。听到胡总说你感冒进了医院,我放心不下,就想过来看看你。”苏雅感激地一笑,说:“我只是小感冒,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有你来看望我,我还是很高兴。”“我知道是你一个人在医院,害怕你一个人无聊,我就想过来陪着你,谁让你是我的苏姐呢。”“今天去了公司,感觉怎么样?”“有些惶恐,公司里的人都认为我是有特别的来历,对我很热情。苏总,是你给公司行政部特别交待的吗?”“交待什么?”“就是让胡总好好接待我。”“对啊,你是我们公司新来的人才,对每一个加入我们公司的人,我们都会热情的欢迎。”“可是,公司里的人却对我有些误会。苏总,虽然我叫你苏姐,也喜欢和苏姐在一起共事,不过,苏姐以后能不能不给我特殊关照呢,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公司里的一员,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我们都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和实力来说话。”苏雅招招手,“过来。”我坐下后,苏姐拉着我的手,关心地问道:“怎么?生苏姐的气了啊,其实,我也没有对你有特别的关照。我把你要进我们公司,并不是看在我们的关系上,而是我知道,你是一个很能干的男生,充满了活力。看到苏姐那张迷人的脸蛋,我真想去亲着它,感受着它的温暖和柔滑。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女人已经是我的上司,不再是那天夜里在我家睡觉的女人。从现在起,我对她只能是像对待上司一样,尊敬着她,支持着她。但是,我还是壮着胆子,把我的手放在了苏雅的脸上,苏雅没有说什么。她只是微笑,表现出一副很幸福的模样。“怎么样,好些了吗?”我轻柔地拂着苏雅的脸,关心地问着。苏雅点头,笑着回答我。“好多了,只是小感冒,等把瓶里的输完,就回公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