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是天庭人上人
建议推荐

我是天庭人上人
介绍引导

玄幻  |  浅慕

“五百万?”王谦眼睛一瞟,顿时激动起来。“额,是五十万。”陈浩北满脑袋黑线,这神棍想钱想疯了吧?五十万,如果换以前王谦还会兴奋一下,不过在用光刘老板给的三十万后,他已经明白自己就是个无底洞。五十万啊,虽然不能一次性治好,不过也能多活几个月了。只是苏酥那里……哎,只能到时候再看了。实在不行,他倒不介意当一次采花大盗,偷心又偷人的那种。“行,什么时候去?”“就现在……”青湖山庄,不得不说王谦跟这还真是挺有缘分的,这还不到一天又回到了这里。以后等自己有钱了,倒也能在这置办一套别墅。正这么想着,前头陈浩北已经停在一栋别墅前。别墅门口站着三四个人,一身保镖打扮,不过脸上都带着戾气,不像是好惹的。王谦拉住陈浩北问道:“陈老板,这都到地方了,你还没说到底要让我干嘛呢。”陈浩北左右一看,似有顾忌,凑过来低声道:“捉鬼!”捉鬼?王谦嘴角一抽,差点没笑出声来。他招摇……不对,他行走江湖好几年,相术算理不敢说天下第一,那也绝对是宗师级别了。可说到鬼,他自己却是第一个不信。这世上要真有鬼,也是人心里有鬼,估计又是风水局或者什么疑难杂症,结果被误认为鬼怪。王谦也不点破,只信心满满道:“没问题,带路吧。”“陈哥好!”陈浩北带着王谦往别墅里走去,一路上碰见了不少人,有几个西装打扮的,但也有不少穿着随性可都不像好人的。看样子陈浩北身份不低,每个人都对他十分恭敬。但直到进了别墅里面,王谦才见着真正的主顾。大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人,虽说是中年人但头发已经花白,手里还夹着一根雪茄,尽管戴着眼镜也盖不住那股霸道的气势。这肯定是一个经历过不少风雨甚至生死的男人。“财哥,人带来了。”陈浩北站在中年男人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这年头就算是上下属关系,见个面也绝对不会有这么隆重。王谦左右一看,发现客厅里还有六七个人,都是满身横肉的大汉,但有人抽烟有人打着哈欠,绝对不是保镖,不然不会这么自在随性。中年人点了点头,陈浩北就站到他身后去了。“大师怎么称呼?”他神色淡漠的对王谦问道。王谦笑了笑,不用招呼就坐在了他对面沙发上,道:“我姓王,不知道这位老板贵姓啊?”“原来是王大师,失敬了。鄙人赵财生,外面人都叫我赵瘸子,王大师给面子的话,也可以叫我一声财哥。”赵财生说话客客气气,可脸上却一直严肃无比,无形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当然王谦是不会有这种觉悟的,只疑惑道:“我看财哥你腿好着呢,怎么会有这么个外号。”旁边那些彪形大汉却在这时莫名笑了起来,好像充满着戏谑。显然这个陈浩北找来的家伙完全不入流,明显是不认得财哥的。而在星城,但凡有点身份的谁不知道垄断了星城灰色行业的赵财生?就算是那些体制里的人,也得敬财哥三分呢。敢当着财哥面说他外号的,这也是近些年来头一位了,真是不知者无畏啊。“呵。”赵财生笑着摇了摇头,倒也没动怒,只问道:“浩北在电话里说你很有本事,我想见识见识王大师你的本事。”“那是陈先生看得起在下了,可没他说的那么夸张。”当着正主的面,王谦总不好再叫老板。而且他也没之前那么自信,毕竟还不明朗的事情,总得给自己一条退路。却不想赵财生起身道:“王大师不用自谦,你要真有手段,五十万一分不少,还能交到我赵财生这样的朋友。可要是没有……也怪不得王大师。”后面那句话带着冷意,让人觉得他可不会就这么算了。“财哥,这具体的情况是什么?”一边随着赵财生还有陈浩北上楼,王谦一边问道,好歹心里得有个底。赵财生没有回话,脚步很是沉重。陈浩北解释道:“半个月前嫂子做了个噩梦,然后就撞邪了,老说自己在别墅里看见了鬼。一开始财哥只以为嫂子在闹别扭,可后来发现没这么简单……几天前,嫂子半夜里突然起来,一边喊着有鬼一边拿刀差点把财哥砍伤了。”王谦疑惑道:“会不会是癔症?”陈浩北尴尬的小声道:“问题是财哥也看见了。”他也看见了?王谦望着那宽阔的背影,不觉得这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人会无端说看见了鬼。而三人走上二楼后,财哥敲了敲卧房的门,隔了好几秒里头都毫无反应,财哥这才将门扭开。一步踏入房中,一股凉意令王谦打了个寒颤。房间里面没有开空调,外面正是三伏天,按理说应该挺闷热。可王谦只觉得从头冷到脚,汗毛都一根根竖了起来。娘的,不会真有鬼吧?赵财生和陈浩北显然也感受到了这股冷意,而床上还躺着一个人影,用被子捂得严严实实,应当就是赵财生的老婆。赵财生打开了灯,扭头面无表情的问道:“王大师,你怎么看?”“好浓的阴气啊。”王谦呢喃了一句,他已经反应过来这冷意是阴气的原因。阴气不同于阴煞,乃是一种人可以接受的能量。比如女人体内都有较强的阴气,而阴煞一旦入体,基本不死也要大病。可这房间里的阴气实在浓得过头了,王谦这辈子都没感受到过这么浓郁的阴气。但很快他便兴奋起来,因为要消除他体内的阳火,阴气就是最好的补剂啊!“王大师?”赵财生好像有点不耐烦了。注意到旁边的陈浩北已经落下冷汗,王谦连忙正色道:“我已经大概了解了,财哥,能不能麻烦你把嫂子抱出去,让我一个人在这房间里待一会儿。说不准,我能直接说服那只……鬼。”赵进财盯了他几秒,最后还是道了声好,然后让陈浩北抱起了卷在被子里的女人,出门下楼去了。居然让自己小弟抱老婆,也不怕头上长出一片草原来。王谦腹诽了一番,然后关门开始四处翻找。理论上来说阴气不像阴煞,是需要一个载体的。人是载体,物也是。可这么浓郁的阴气人根本承受不了,所以只能是什么物体发出来的。王谦寻找了老一会儿,连衣柜都厚着脸皮打开找过了,压根就没有寻到什么奇怪的东西。而这股阴气又像是无源之水一般,根本分不清具体从那散发出来,只知道大概就在这房间里。打开一个抽屉,只见里面堆满了现金,让王谦呆住了几秒。“我只拿几张,应该不会被发现吧?”王谦按耐不住刚伸出罪恶的爪子,忽然一股阴风袭来,让他下意识将抽屉合上。可转头看去,窗户关得好好的,这封闭的房间里怎么会有风呢?忽然,王谦的目光落在了摇曳的窗帘上,透过薄薄的窗帘,可见玻璃上依稀反射出一个影子。

我们一直都会在
下载游戏大厅

    我们一直都会在
    安装可靠

    玄幻  |  昙帼

    我说:“你好好翻翻。”“没有,都是破瓷片了。”虎子说,“指不定从多远的山上冲下来的,打了无数个滚儿,不可能有好的了。这家人也是,怎么不弄点金子放里面呢。”虎子在周围用脚来回踢,始终没有找到一件完整的东西。他显得有些失望,不过紧接着,他就把撬杠伸向了里面的棺盖。棺盖比椁盖要轻薄很多,棺钉也要短上三分。虎子几下就把棺盖也撬开了,我俩用双脚踩着椁板,一弯腰,直接就把棺盖给抬了起来。然后我俩喊着一二三,将棺盖扔了出去,噗地一声就砸在了河床上。我俩迫不及待地举着手电筒朝着棺材里照了过去。这一照之下,首先看到的是一头乌发下面一张惨白的脸。这张脸可是比雪花粉蒸出来的馒头还要白,身上穿着褐色长裙,长裙上有白色的梅花图案。她看起来雍容华贵,躺在这里非常的安详。她的头发挽了一个很高的发髻,一根金簪子在头发上闪闪发光。但是看到这情况,我和虎子都有些怕了。那女人看起来哪里像是一个死人呀?分明就是一个在睡觉的人一样。虎子我俩连滚带爬出了这棺椁,出来之后,我俩一前一后跑出去有三十几米之后,虎子突然停下了。他喊了句:“老陈,别跑了。”我俩停下脚步之后,转过身,用手电筒照着那棺椁的位子。我骂骂咧咧给自己壮胆说:“怕个屁,死人有啥好怕的?这人死了,和一条狗死了没啥区别。”虎子说:“可是那女的看起来就像是活的,不会是僵尸吧。我可是听老辈人说过,遇上僵尸千万别对着它的鼻子喘气,一旦被它吸走了人气,就会跳起来咬人了。谁被僵尸咬了,就会也变成僵尸。不过即便是这僵尸活过来也不要慌,你不要跑直线,要拐着弯跑。僵尸跑得快,但是拐弯不灵活。尤其是遇上沟,人是可以跨过去的,但是僵尸不会,它不会过沟的。”我说:“这么说,我们先挖一条沟,要是这僵尸活了,我俩就跨沟跑。”虎子点点头,我俩接下来一步步小心翼翼走回去,在棺椁边上挖了一条一米宽的沟,深有一米。按照虎子说的,只要是这女尸活过来,我俩立即跨过这条沟,这僵尸追到这里,身体就会直接栽进去,我俩就地把它埋了。沟挖好了之后,我俩慢慢地爬到了棺椁旁边,举着手电筒照进去,那女尸还是静静地躺在棺材里。我俩爬到了椁板上,然后慢慢下去。虎子说:“我下去拿东西,老陈,你给我照着。”我说:“小心点。别对着这女尸出气。”虎子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开始用右手摸索,先是拔下来这女人头上的金簪,顿时这头发哗啦一下就散开了。这头发散开之后,被风一吹,突然都竖了起来,在头上飘着。这个变化令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吓得我身体就像是过电一样,脑袋嗡地一声。虎子也是吓坏了,那头发飘起来的时候,刚好刷到他的脸。他吓得往后一闪,一屁股就坐在了棺材里面。这一下,不偏不倚,坐在了女尸的肚子上,这一坐,女尸竟然直接张开了嘴巴,从嘴里吐出来一个金光闪闪的长方形的金牌。手电筒的光,照在牌子上,闪闪发光。虎子这时候慢慢地探出去身体,然后把手伸出去,抓住了这块金牌子,慢慢往后拽,根本拽不动。于是他逐渐加力,这一用力,愣是把女尸给拉了起来。虎子说:“老陈,咬得紧。你下来拿斧子砸断它的牙。”拿斧子砸尸体的牙这种事我有点干不出来。我下去之后,把手电筒夹在胳肢窝里,然后伸出去双手,捏住了女尸的腮帮子,用力一捏,这牙关就打开了。虎子直接就把牌子给拿了出来。他把牌子在身上蹭了蹭,然后扔进了挎包里,他说:“是金子,老陈,我们发了。”我嗯了一声,松开了捏着尸体腮帮子的手。本来以为这女尸的头会倒在棺材里,但是我松开之后,这女尸并没有躺下,而是坐得直直的,而且眼睛这时候也睁开了。它眼睛里一片灰白,给我的感觉非常不舒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很怕注视它的眼睛。虎子还在继续摸索,而我这时候再也不想在里面呆一秒钟了,开始往外爬。我好像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当我爬上了棺材,抓住椁板往上爬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脚。我本来以为是虎子呢,我说:“虎子,你拽我干啥!我上去给你打手电。”我回过头去,用手电筒一照,发现虎子正打着手电筒在里面寻找宝贝呢。而我的脚脖子上,有一只惨白的手。我顺着那只手照了下去,这只手后面是小臂,此时小臂从衣服里露出来一截,在光照下颜色如同白纸一般。我再往后照,这条胳膊连着的就是那具女人的尸体,此时她披头散发,就坐在棺材里,抬着头用那灰蒙蒙的眼睛看着我。我顿时吓得大叫一声,一双胳膊用力抓住椁板往外爬。我这么一喊,虎子似乎反应了过来,我还没爬上来,这虎子先跳了出来。跳出来之后到了外面,抓住我的一只胳膊用力往外拉我。他半蹲在地上,用脚蹬着椁板,这么一用力,竟然把我和那里面的尸体都拉出来了。虎子大声说:“老陈,坚持住,我们这是遇上血葫芦了。”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血葫芦,我只是觉得我遇上鬼了。这时候我脑袋里除了害怕,什么念头都没有了。我一只手抓着外面的椁板,另外一只手拿着手电筒,手腕子被虎子抓着。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快把我的身体拉出来。但是那血葫芦力气实在是太大了,虎子刚把我拉出一点来,这血葫芦突然一用力,直接就把我拽进了棺材里。我的身体直接就压在了这血葫芦上。手电筒落在了一旁,刚好就照在了血葫芦的脸上。这血葫芦这时候眼睛不再是灰白色了,而是变成了纯黑。她的头发散乱,它晃了晃头发,露出了那张惨白的脸来。而我这时候,不偏不倚,就压在她的身上。它也是用力过猛,平躺着重重地摔在了棺材里面。我转身就要跑,这血葫芦一把就从后面抓住了我的裤腰带,我用力过猛,这血葫芦竟然把我的裤子给拽下去了。这下麻烦了,这裤子要是全脱了也还算有利于逃脱,无非就是冷一些。偏偏这裤子褪到了脚脖子那里,我可就迈不开步子了,脚下一绊,直接就倒在了棺材里,我转过身的时候,这血葫芦已经扑上来,张开嘴就朝着我的脖子来了。我一双手猛地就推了出去,死死地抓住了它的脖子。她张着嘴,对准了我的脖子就要咬下来。我大喊:“虎子,救我。”我扭头看看上面,哪里还有虎子的影子啊!我这时候也顾不上骂虎子不够义气了,心里全是绝望。很明显,这血葫芦力气非常大,我坚持不了多久的。就这样僵持了有十几秒,我的胳膊发酸,眼看坚持不住的时候,突然就觉得下雨了。这雨这么下来之后,这血葫芦突然惨叫起来,然后身体竟然一软,就像是触电了一样趴在我身体上颤抖了起来。

    我有一个咸鱼宿主
    优势下载

    我有一个咸鱼宿主
    软件下载

    玄幻  |  夏画

    得,我这饭还没吃呢,就得回去。无奈之下,站起身抖了抖有些发麻的双腿,然后朝着学校走去,我刚到学校时,正好快上课,老班看了我一眼,啥也没说,也没问我作业情况,只是说可以进去上课了。我朝着老班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经意间撇了一眼,发现谢伟也回来了,这狗日的无精打采的眼神,一看都是上网包夜去了,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实验班。等到下午放学的时候,李婉儿照常没有理我,背着书包就走了。我也没继续管她,我中午还没吃饭,到现在还饿着肚子,而学校内的小商店也因为市里来领导检查而暂时关闭了,一放学就直奔食堂买了份水饺先填饱肚子再说。随后,又回了趟宿舍,此刻室友们还没回来,我整理了下我那两三天没动的床铺,拿着充电宝就奔向教室,等着晚自习的到来。我们学校在校生是不用上晚自习的,原因就在于有的学生离家比较远,等到高二高三学习压力更大了,放学晚的话,学生走夜路也不安全。出于这点考虑,我们学校还是不错的。但是住校生就不一样了,在学校里住也没啥远近这一说,因此住校生必须上晚自习。由于住校的人并不多,老师方便管理,就把隔壁班级和我们班级的住校生安排在一个班里上晚自习。在等着晚自习的时候,我百无聊赖地打开了一部叫《gantz》的电影,看完后正好开始上晚自习,原本以为今天的晚自习和往常一样,但是今天却让我见到一个人,让我十分惊讶,还惧怕的人。修志明。虽然他不认识我,但是他的大名我可是知道,高一三班班霸,平时也不读书,仗着家里有点钱,来学校就是玩的,他虽然也是住宿吧,但是基本上宿舍都没回去过,在外面住,更别说晚自习了。我看着修志明走了过来,他还搂着个女的,我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说真的,要是不怕他才怪呢,修志明可不跟谢伟和陈亮那伙人一样道个歉赔点钱也就算了,他和秦良属于一伙人,但是比秦良更牛逼,有钱有势,就算捅出篓子来,有他家长替他擦屁股。不过,幸运的是,修志明只是从我身边经过,看我一直盯着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便不再理我了,坐在我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空着的座位上。然后见他把腿放在桌子上,指了指腿,旁边的小弟见了,很有眼色的替他捶着腿,而修志明自己则是和他之前搂着的那个女的亲亲我我,摸摸大腿,隔着衣服又摸摸胸啥的,旁边的小弟看的眼都直了。我也不知道为啥他突然来了,但是跟我没关系就行,我暗自松了口气,晚自习上,除了隔壁修志明那个班几个学生在玩手机之外,其余的都在认真学习,我也不例外,赶着今天落下的作业。等到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我整理了下书桌上的课本准备出教室时,由于教室过道太挤,不小心撞到了修志明。“你他妈没长眼睛?”在我碰到修志明后,他还没说话呢,身边一个小弟推了我一把,骂骂咧咧的说道。“对……对不起。”这么多人注视着我,身边还有他不少的小弟,我有些害怕了,低着头不敢看他们。那小弟还想继续骂我来着,修志明却是笑了笑说,“算了,这位同学又不是故意的,今天心情好,就不与他多计较。”那小弟听完后,谄媚的点了点头,然后冲着我小腿踢了一脚,疼得我龇牙咧嘴的。“还不谢谢明哥开恩?”那小弟丝毫不管他用多大力气,还很嚣张的跟我说话。“谢谢明哥开恩。”修志明没理我,看都没看过,然后抱着身边那个女生走了,他那样子让我火大,目中无人,我当时心里就在想,要是周围没他那些小弟的话,我早就把他揍趴下。就他这样子还想追求婉儿呢,不过只是玩玩罢了吧。修志明让他的小弟打听过我的名字,却没见过我,因此我也少了不少麻烦。回到宿舍后,洗漱一番也就躺床上睡觉了,但是由于在酒吧房间睡了半天的缘故,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铺上脑子里想的全是今天和林灵儿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在我现在看来还如同做梦一般不真实。第二天一早,在食堂吃过早饭后,我也没什么朋友玩,也没什么事可干,直接去了教室,让我奇怪的是,婉儿今天来的特别的早,她看起来心情不错,带着耳机还哼着歌。但是一看到我来后就不哼歌了,打开了个动漫,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她这样弄得我有些尴尬,已经一天没怎么和我说过话了。“婉儿……”本来,我也就是试着叫叫她,被她无视那么多次,这次再次被她无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很让我惊讶,她把耳机取下来,转过头问我干嘛。她竟然回我话了,让我很是惊喜,有些激动的坐在座位上准备和她聊两句的时候,却不曾想我的凳子不知何时已经不再我屁股下面,而我也没注意到,直接“扑通”一下,摔倒了地上,屁股摔得生疼。“扑哧——”婉儿看到我出糗的模样,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说实话,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婉儿发自内心的笑容了,这一刻,我看到她的笑容,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一样,内心也是很愉悦的。我愣住了,修志明怎么突然找我干嘛,在班里众人的注视下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不该出去见他。但是我又看到这个传话的男生眼里还带着幸灾乐祸的模样,指不定没安好心。我坐在位子上不动,组长陈亮从旁边经过,他推了我一把,说:“修志明让你出去见他呢。”我瞥了他一眼,没理他,坐在位子上瞎翻着书装作一副正在学习没空出去的模样。“草泥马的,李玥,你不出来是吧?行,有本事你丫就在教室里窝一天。”修志明在门口探出头指着我喊了一句,然后走了。我知道之所以修志明不进来的原因就在于现在是第二件课大课间时间,这个时候年级主任会来回视察各个班级情况,他是整个年级的扛把子,老师也认识他,他要是乱来的话也是有一些小麻烦的。他走完后,本来心里挺高兴的,但是现在却又乱作一团。众多同学都以一种看戏的眼神看着我,还幸灾乐祸的。修志明刚才喊我出去的时候,婉儿也听到了,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她面色如常。“李玥啊李玥,你可真够窝囊啊,丢咱班人的脸,你至少也得骂人家几句吧?”之前那个传话的男生揶揄说道。“没啥事儿,我是实验班的学生,不跟他们这些差生一般见识。”我也就是嘴硬罢了,在婉儿面前不想落下面子才这样说的。谁知道,我不说差生还好,一说差生,班里几个学习不好的同学脸色都一变,看待我的眼光都充满了厌恶。我心里叹了口气,这时我才明白我说错话了,得罪这些学习差的同学们以后肯定没我好果子吃。“啧啧,你昨天被秦良他们打趴在地上的时候可没还还手呀,现在还在那吹呢?”那个男生一脸不屑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我有108种撩汉技巧
    ios下载平台

    我有108种撩汉技巧
    手机版手机版

    玄幻  |  桑玖

    所以他才如此渴望我这个孩子,会是这样吗?“瑞龙公司破产,是你做的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他是为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吗?庄逸阳点点头,“主要还是他自己坏了规矩!”我心中冒出一点点窃喜,说不明白现在对庄逸阳到底是什么感觉?饭后我查了下周思颖的资料,那点窃喜瞬间就没了。她毕业于耶鲁大学,现在是知名的珠宝设计师,最关键的是人非常漂亮有气质。跟她对比,我似乎就是丑小鸭,还是个离婚的丑小鸭。怪不得庄逸阳说,她不会在意。本以为,我这辈子都跟周思颖没什么交集,但是她还是约了我。通过手机约的我,留言不要让别人知道。我忐忑不安地提前到达指定的包厢,喝着白开水,可是越喝越迷糊。察觉到有问题的时候,我已经彻底晕倒了。我被带到一个陌生的房子里,手脚都被绑住,惊恐地看着周围环境,这绝对是一个阴谋。他的未婚妻到底要做什么?嘴巴上还有胶布,我只能“呜呜呜——”地叫唤着。可出来的人,并不是周思颖,而是许琴跟杨瑞。前段时间还在忏悔的杨瑞,此刻却将我绑来,这是做什么?“林靖雯啊林靖雯,你这个蠢货!你以为真是周思颖给你发信息吗?她那样高高在上的白天鹅会在意你这样的丑小鸭吗?”许琴洋洋得意。这是一个圈道,他们对我下的圈道。杨瑞给我撕掉嘴上的胶布,“你好好配合,我们不会伤害你。庄逸阳害得我破产,我怎么也得收点钱回来!”“杨瑞你个混蛋!”亏我当时对他说的话,还有些感慨。谁知道他们完全是故意的,让我知道周思颖这个人,再以她的名义约我,我肯定会出来。因为我会对庄逸阳的未婚妻心存愧疚,就一定按照要求,不告诉其他人!“去,脱!”杨瑞没有再跟我说话,而是直接指使着许琴来脱我衣服。这两个人疯了,我大声喊着,“你这是犯罪,杨瑞你及时收手,我将那一百万还给你。”许琴一边冷笑一边脱我的衣服,“你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吗?一千多万,你那一百万算个球,庄逸阳必须要付出双倍的价钱。”我逮着机会,一把咬住她的手,不肯松开。她另一只手,冲我脸上不停地甩耳光,打得我不得不放开,满嘴都是血腥味,不知道是她的还是我的。看着她在那抱着手叫,我心中就爽,这两个人欺负我一个,我咬死你们。杨瑞黑着脸走过来,完全不顾旧情,上来就是一巴掌,我们在一起五年,这是他第二次打我。我记住了,不敢再反抗,否则腹中的胎儿就会有危险。“别用这眼神看我,这么多年,你身上哪块我不清楚。看见你我都提不起性趣!”杨瑞一边侮辱我,一边将我的衣服全部扒下来。许琴冷笑着拿起手机,不停地拍摄,甚至还恶意地摆弄我,更是嫌弃地评头论足。我咬着嘴唇不反驳,心中只想着有人快点来救我。这样的屈辱比杀了我还要可怕,我以前到底是瞎得多厉害,才会看上杨瑞这一匹没有人性的狼。太可怕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许琴才满意地收起相机,随意地扔一件衣服搭在我身上。“可不能将她冻坏,不然孩子会出事!”许琴言语间对这孩子还是不敢下手。至于我,在他们眼中,不过是给庄逸阳玩的,走了狗屎运怀上孩子,才显得有些不同。到了半夜,庄逸阳还是没有来救我。难道他今天没有回来吗?还是我对他而言,真的不重要?恍惚间,有人在摸我,我立刻惊醒,发现居然是杨瑞,“你干什么?滚开!”“装什么贞洁烈妇,都不知道被我干过多少回!”杨瑞一边口出恶言,一边开始脱衣服。下午还说提不起性趣,现在又要如此龌龊。“你就不怕庄逸阳杀了你吗?许琴在那边,你疯了吗?”我一边挣扎,一边往墙角退。被捆住的双手双脚,根本没有多大力度。“老子才不怕他,你本来就是我不要的破鞋。你这姿势这不错,比许琴带劲!”杨瑞下流话不断,抓住我的脚,让我根本无法后退。就在关键时刻,门被踹开。杨瑞被人一脚踹得撞墙上,下一秒我身上就披上衣服,那是熟悉的味道。“打断他的双手,扒光,吊在外面!”庄逸阳嗜血地吩咐着,弯腰抱着我就往外面走。这一刻,他就是神,解救我的男神!我害怕紧张地发抖,除了小声哭泣,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抓着他的衣服,增加安全感!对庄逸阳有着害怕,更多的是感激。只要想到差点被杨瑞那个混蛋碰了,我就恶心地想吐。真的就这么吐出来了,吐在庄逸阳那月牙白的衬衫上。他双手一抖,差点直接将我扔地上。天,我居然干出了这样的事情!同丨居丨这么多天,我深知他的洁癖到底有多严重!现在没有将我扔下去,绝对是肚子里这块肉的力量。车子在他的催促下,开得飞快。到家后,他第一时间冲进了卫生间,我裹紧身上的西装,在梅子姐的搀扶下,也去洗浴一番。“先生得知您不见,真的很担心。林小姐,您下次可不能再这样失踪!”梅子姐小声说着,能听出来她的不满。按照庄逸阳的要求,我去哪都得带着她。“对不起!”我除了说对不起,其他什么也不能解释。忐忑不安地看着庄逸阳,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解释。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他在生气,非常生气。“这段时间让你空虚,所以迫不及待地找前夫填补下吗?”庄逸阳突然将我拽过去,一把撕开我的睡衣。下一秒就附身而上,动作粗暴,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不,不是的。”我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痛得冷吸一声。未有任何**,他就开始横冲直撞。我抓着床单,强忍着这残酷的惩罚,却没有任何反抗。我可以拼死不让杨瑞碰,却没有抵触他。许是感觉到我痛得弓起来,他才放慢了进攻速度跟力度。等我适应他后,又是狂风暴雨。也许真是空太久,我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他却咬着我的耳垂,蛊惑地促使我叫。我如同一叶扁舟在大海里飘荡,一浪接着一浪,一浪更比一浪高。风平浪静后,我躺在那,连抬起手指的时间都没有了。“周思颖,不会找你!”庄逸阳又洗个澡,出来第一句话就是这。看来他是知道我收到信息,然后就查到是谁绑架的我,解救我就不是难事。“我,我以为是她,所以才去的!”我知道这样的解释在他眼中就是蠢,但是比他误会我跟杨瑞有什么更好。许是我们刚刚亲热过,他看起来比平时要好接触一些。“蠢!”庄逸阳不再多说,就直接睡了。

    我有一面手办墙
      资源下载中心

      我有一面手办墙
        资源下载

        玄幻  |  聆冬

        更别说出卖自己的主子了!“高乐田晚上喜欢一个人睡觉!”刘长金咬牙切齿地说道。“刘哥,您不能把我当傻子啊,您说这情报值一百个大洋吗?”刘长金拿出了一根烟,手有一些哆嗦,洋火点了几次才点着,终于,他恶狠狠地说道:“高乐田每次外出,都带着四个随身保镖,而且他的路线经常会临时改变……”“瞧,刘哥,一百个大洋,咱们继续!”“高乐田最宠爱的就是他的三姨太,他对三姨太几乎是言听计从……”一个小时的时间,丁远森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刘哥,我派人送你回去吧。”“回哪?”“牢房。”“不行,咱们再赌,我就不信不能翻本。”“刘长金,你脑子坏了吗?”丁远森笑了:“现在,你对我一点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谁他妈的还有兴趣陪你玩?”“报告!”“进来!”“刘长金全交代了……后天,他会去愚园路号拜会他的老友胡四立,一共两辆轿车,两个贴身保镖和他坐一辆车,另两个保镖和三姨太坐一辆车。”“具体时间?”“时间不明,刘长金也不知道,每次都是高乐田临时决定的!”“这么快就知道这些了?”翁光辉喃喃说道:“用刑没有?”“不敢,翁区长特别交代的,绝无用刑。”翁光辉忍不住多看了这年轻人几眼。看样子是有些办法,能够在不用刑的情况下就让对方开口。在那想了一会,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让徐满昌进来一下。”没一会,上海区行动一中队一小队的队长徐满昌就走了进来。这人二十八岁,算是老资格了,见谁都是客客气气,一脸笑容,是上海区有名的笑面虎。可据说以前的队长,就是被这只笑面虎背后下黑手搞掉的。“徐满昌。”“到!”“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翁光辉把才搞到的口供仔细说了一遍:“执行上峰命令,再次对高乐田进行刺杀,行动由你负责!”“是!”“还有。”翁光辉停顿了一下:“这次行动,把小丁也带上,这份情报是他弄来的。”“好的,好的。”徐满昌一迭声的答应了下来。丁远森早听说了,徐满昌这个人不是一个善茬,一出办公室的门,立刻说道:“徐队长,我从来没执行过任务,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哪里哪里。”徐满昌满脸堆笑:“丁助审年轻有为,又是翁区长亲自委派的,这怎么行动,还得请丁助审拿个主意才行。”说着,又是一脸委屈:“你说,这光有路线,也没个准时间的,怎么伏击?愚园路又是有名的闹市区,枪声一响,巡捕房的人立刻会到,咱们没法撤退啊。”徐满昌说的话虽然笑里藏刀,但也是实话。工部局警务处早就和力行社有过约定,力行社在公共租界的活动,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要是闹得动静太大,那巡捕房立刻会抓人。丁远森略一沉吟:“徐队长,您要是信得过我,烦您借我几块钱。”“做什么?”徐满昌面色一变。这人最是贪财,要他的钱简直和要了他的命一般。丁远森急忙说道:“我中午出去一趟,晚饭前我想办法把更加准确的情报弄到手。这算是行动费用吧,能报销。而且行动一旦成功,全都是徐队长指挥得当。”他这也是没办法,之前的奖金全换了身上这幅行头了。三十个大洋啊。人穷志短。徐满昌在那想了想,也是。反正都是报销,也不用自己出钱。他拿出笔记本钢笔,在上面写了一行字,撕下交给了丁远森:“去财务科领十块钱,事成了报销,要没成,从你的薪水里扣啊!”我草!丁远森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现在你怎么做?”徐满昌问了声。丁远森一笑:“我去,偷个路线!”丁远森从黄包车上下来,给了一毛钱,从容的走进了“路易西餐厅”。这是一家法国人开的餐厅,上海那些追求洋派的有钱人都喜欢来这里。丁远森的一身行头还是很精神的,不知底细的人一看,不定是哪家的小开。服务生急忙帮他开了门,先用英语问了好,接着又换成了上海话:“先生,侬好,几个人。”“一个。”“好咯,先生,请跟我来。”丁远森掏出了五毛钱塞到了服务生的手里:“我想要那边靠窗的位置。”服务生不动声色的收好了钱:“我帮您安排,先生。”按照刘长金的交代,高乐田的三姨太每天下午点都会来这家西餐厅,点上一杯咖啡,吃上一块蛋糕,静静的坐上一小时离开,雷打不动。而且,坐的就是自己对面的那张位置。高乐田最宠爱的就是这位三姨太,也许,从她身上能够找到线索。丁远森看了一下时间。点。一辆轿车准时的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司机先下来,帮着打开了车门。一个穿着淡蓝色旗袍,踩着白色高跟鞋,看年纪顶多只有二十三四岁的女人下了车。盘着头发,人长得很漂亮,尤其是一双杏核眼,勾人魂魄,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狐狸眼吧。高乐田的三姨太!丁远森的脑子里,不断的根据刘长金的供词,描绘出了三姨太的长相,和这个女人一样!就是她!身边还有一个丫鬟一个保镖,但都站在餐厅门口,没有进来,双双站在餐厅门口。丁远森算是长见识了。像丫鬟保镖这样的下人,一般是没有资格进这种高级餐厅的。要不然会让人笑话没规矩。餐厅为了自身的形象,也不会让他们进。什么黑社会的流氓,这种外国餐厅根本不怕他们。像过去丁远森在电影电视里看的,一个流氓头头,带着穿着短打的手下,大摇大摆走进外国餐厅,其实在这个时代的上海基本不会出现。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杜月笙了。三姨太是熟客了,居然是餐厅的中方经理亲自迎接,并且客气的把她请到了固定的位置上。就是她!丁远森要想成功完成任务,全都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三姨太坐在餐厅里,也不用点单,经理和服务生自然知道她的喜好。丁远森一声不响的观察了一会。魔术师,是需要观察观众的心理活动,用来掌控全局的,所以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一个好的魔术师,也是一个业余的心理学家。丁远森在闲暇时间,也会经常去研究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向真正的专家请教。这个三姨太坐在那里,手里端着一本书,那是一本当世最红作家,“鸳鸯蝴蝶派”的领军人物张恨水写的《春明外史》。这书最早在报刊上连载的时候,被不少老派文人横加指责,可随着民国风气越来越开放,接受并且喜欢上这本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三姨太看得专心致志,只是偶尔喝一口咖啡,吃一小口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