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谁能阻止我成为高阶督军
介绍指导

谁能阻止我成为高阶督军
    下载平台

    玄幻  |  蝴蝶飞飞

    “放开我!有种单挑!”李信双眼通红道。“呵呵!还单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哪怕在这里,我想弄死你,也是轻而易举!”陈卓靠近李信小声说道。“有种就弄死我!要不然等着我弄死你!”李信眼神冰冷的看着陈卓说道。陈卓眼神微变,他想要动手,但林璃几女都还在,所以不好意思。“把他的包拿下来!看里面有什么东西!”陈卓命令旁边的人说道。李信一听,开始挣扎起来,但还是被旁边的人把书包拿了下来。林璃四女都很意外,李信应该是没有这个包的,而且他这身衣服好像也换了。那人拿下李信的包,然后打开,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五六包零食掉在地上,还有一套湿的衣服和一套干的衣服。“好啊!你居然私藏食物!”陈卓冷笑起来,然后直接安排了一个罪名。“那是我找到的!”李信挣脱开压制,站了起来反驳道。“我们现在在这里不能得救,应该共同团结起来,而你,不仅私藏食物,以前还做过一些违法犯忌的事,所以为了在场女生的安全,我决定把你踢出去!”陈卓直接一通罪名安了上去,然后不让李信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我同意!”张钰琪率先第个同意,她早就看李信不爽了。紧跟其后还有一些女生同意,男生也在陈卓小弟带领下纷纷同意。“我不同意!你们为什么要欺负李信!他明明是个好人,你们实在太过分了!”赵雨凝实在忍不住站了出来说道。“你也想和他一起离开吗?”陈卓虽然也有些贪婪赵雨凝,但有欧阳静雪在,所以他根本成功不了,所以对赵雨凝并不是特别好的态度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欧阳静雪站了出来冰冷的说道。“我说的不对吗?她一个人要反对我们所有人,难不成我们要听她一个人的话?”陈卓直接带动群众,让欧阳静雪无话可说。欧阳静雪看了一眼在场的人,她不可能让赵雨凝因为李信被别人孤立,所以拉开赵雨凝说道:“她说的话不用听!”“为什么!李信明明就是好人!”赵雨凝很不理解的说道。“够了!就因为半条鱼!你就这么相信他,如果别人给你一条鱼,那你就不得跟人家走了!你能不能清醒一点?他是什么人,别人看不清楚吗?你非得要为他和这么多人唱反调吗?”欧阳静雪冷冷的说道。赵雨凝显然被欧阳静雪的态度吓到了,但她依旧倔强的说道:“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说李信,在我看来,他就是个好人,或许是因为那半条鱼,或许也不是,但现在我就相信他,不就是一起离开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小雨!你……”欧阳静雪显然因为刚才的语气有些后悔,所以看着赵雨凝欲言又止。“呵呵!你……”陈卓冷笑两声,正想开口说话,但却被欧阳静雪打断。“你给我闭上嘴巴!”欧阳静雪眼神冰冷无比道。陈卓被欧阳静雪吓到了,一时间居然真的没有开口,但反应过来之后的他立马又恼羞成怒起来,眼神深处闪过一丝阴霾之色,看着欧阳静雪突然有了些想法。换在以前,陈卓肯定不会有什么想法,但今时不同往日,在这里,只要自己掌握了话语权,到时候总有办法让欧阳静雪服软。“小雨!我知道我说的有些过分,而且你说的也是有些道理,所以我觉得还是让李信留下来吧!”欧阳静雪安慰了一番赵雨凝,然后对着陈卓说道。陈卓思考片刻,觉得倒是可以留下李信,在他看来,李信特别容易拿捏,想要对付他,随时都可以,更何况还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让李信留下,他也没有损失什么,还能更好的折磨李信,而且不仅可以买一个人情给欧阳静雪,也可以让赵雨凝对自己的好感大幅度提升,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买卖。“既然欧阳校花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给他一个机会,但我们要时刻监视他,不能让他有作恶的机会,而且李信还要出力,为我们去寻找更多的食物,以此来赎罪!”陈卓十分恶毒的说道。这哪里是让李信留下,而是想控制而且还榨压李信,完全比一些无良地主还恶心。“哼!不用了!”李信冷哼一声道,他才不会留,更不会答应陈卓的要求。“你要知道离开了我们!你还有生存下去的可能吗?”张钰琪在一边冷冷地说道。“没有我找到的食物,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和我理直气壮说话?”李信嘲讽的说道。“你……”张钰琪突然有些底气不足起来。因为李信说的确实没错,自己是吃了李信的食物,但李信也太令她讨厌,而且张钰琪本身也看不起李信,所以才会一直和李信过不去。“小雨!你看!我们也让他留下了,可是他自己要走,所以你也不用再为他说什么话了!”欧阳静雪见赵雨凝似乎还想说什么,于是抢先一步说道,直接打断赵雨凝的念想。李信也很感谢赵雨凝,但他也知道没必要因为自己而被其他人疏远,所以直接走到旁边,把地上的书包捡起来,然后衣服放到里面,时候正准备捡起一包零食,但却被别人拦住。“怎么?这可是我的东西,你们还想硬抢不成?”李信冷笑两声说道。“呵呵!只不过是几包零食,放手,让他带走!”陈卓冷笑几声说道,在他看来,既然李信这种人都能找到食物,他们这么多人还怕活不下去吗?陈卓在学校就比较得人心,哪怕在这荒岛上,他依旧表现得比别人优秀,所以他的话,大多数人都还是会听的。李信把零食抽了出来,然后一包一包的放进去书包,随后背了起来,撇了一眼陈卓等人,然后离开。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张钰琪见到李信落寂的背影,心中不由想到。张钰琪赶紧摇了摇头,嘴角露出几分自嘲,她怎么能关心李信呢?林璃的眼神有些迷茫,她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赵雨凝倒是显得有些生气,鼓起嘴来不理会欧阳静雪。欧阳静雪眼中微微失神,但随后又坚定下来,她欧阳静雪做事,没有后悔之言。陈卓看着李信的背影冷笑两声,在他看来,李信到时候吃完那几包零食,就会灰溜溜的跑回来求自己,所以对于李信,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先把树上的椰子摘下来!我们要把一切的资源收集起来,然后再进行分配!”陈卓立马开始下命令,他已经想好了,要一步一步来,慢慢成为这些人当中的领袖,到时候自己就能伸手来对附林璃她们。李信离开陈卓他们,来到藏东西的地方,见红酒那些东西还完好无损的放着,于是准备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而且最好离陈卓他们远一点。李信把书包放了下来,然后坐在旁边,摸了一下口袋的烟,抽了一根出来,然后点上。“咳~咳!”李信吸了一口烟,忍不住咳嗽两声。他虽然抽过几次,但还是有些不适应,他完全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会喜欢这种东西。

    是什么让我们变成了这样
    单机游戏下载

    是什么让我们变成了这样
    下载安卓版

    玄幻  |  白柒雨

      葬具分石板(以EM3 为代表)、草编器(以EM4为代表)、木板(以M29为代表)和箱式木棺(以M26为代表)四类。埋葬方式分单人一次葬、双人一次葬、多人一次丛葬、二次捡骨葬四种,并且分别在一次葬的部分尸骨上发现缠裹有纺织物。葬姿分抱膝屈肢蹲踞葬、抱膝屈肢葬、肢解葬三类。

    紧急救援
    演示大厅

    紧急救援
    ios游戏下载网

    玄幻  |  白清年

    我让父亲失望了,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我拿起了匕首,和人打架。被学校除名,这段过程就不说了。想想就恨。在房间里,她就没停止过哭泣,看着我狰狞的表情被痛苦扭曲的脸,一次一次不停的烫,烟灭了再点上,火小了在用嘴吹,让它燃烧的更旺一点,如果那时候她说要我的手指头,我都会毫不犹豫的砍给她,一点点痛根本不算什么,我的头这二十多年被开瓢了七八次,后脑一个寸的刀疤至今不长头发,夏天剪个平头清晰可见。我是那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你犯了我,我就要你的好看。我睚眦必报啊!烫完烟疤以后,伤口火辣辣的疼,我烫的很深,现在只要一喝酒就会显出来,因为我皮肤白,喝酒以后会发红,这朵梅花就展示的更明显。她也有点懵,她说这辈子都忘不了我了,然后我们开始接吻,纠缠在一起,我的脖子和身上,腿上,后背,到处都是她种下的草莓印,那会酒精上头了,后面的事情不记得了。我一直睡到第二天十点才醒,油条也没去翻了,那是我第一次旷工,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子敬,我走了,来世有机会我一定去找你,我会嫁给你,做你的妻子,为你生儿育女。我泪如雨下,在痛苦中不可自拔,我的第一个女人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命中,而我也记住了这一天,年月日。我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在镇上走着,萝卜干那里也没请假。不管了,心里的那种痛和对她的思念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我甚至想着追她家里去,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建材店的门口,也许是鬼使神差吧。我不知道怎么走来的,那里根本不是我回家的路,或许我也不想回家。老妈很快发现了我,“儿子,今天放假吗”我看了看她,半天以后喊了一声"妈妈,我要喝水,我饿了老妈端来一杯水,又到隔壁小店下了一碗馄饨,买了两个包子。我坐在她店里一边吃着一边想着杨,老妈叫我几次都没听到,等我发现的时候店里多了一个小姑娘我才醒来。鹅蛋脸,细细的眉,头发扎了两根辫子,眼睛很大很有神,如果给她戴个面具只露眼睛的话和王菲一模一样。她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坐在她家里吃东西,还叫她妈妈为妈妈。母女二人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也不知道说些什么,那边方言类似上海话有有些不同,当时我是听不懂的。说的同时小姑娘不停的拿眼瞄我,过了一会,看我吃完了,走过来伸出右手很有礼貌的说;你好,我叫苗苗,张苗苗。我伸出手去握了一下,柔若无骨,好似被电了一下,我没什么表情:你好,曹子敬,就这样我的第二个女人出现了,所谓无巧不成书,我刚失恋,然后就遇到了苗苗。和她聊了一会,她与我同岁,只是五月的生日,比我大了快个月。与她的年龄不相配的是她比我成熟很多,她发现了我脖子上的草莓,也没多问,只是明显变了一下脸色就恢复了,我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过了一会我和老妈告辞要去萝卜厂上班了,也告诉了苗苗具体的地址,虽然失恋了,生活还要继续。回到厂里一看,地上堆的和小山一样了,小辣椒也神色复杂的看着我,问我去哪了,怎么半天没来,如果我一直不来她们晚上下班前就会集体下来装箱,装完才能走。我说表叔那有点忙不开,帮了半天,我那时候已经开始学会撒谎了,这是一个不好的开端,以前我是不撒谎的。到后面越来越顺畅,撒谎也就习以为常了。拼命的装,到晚上她们都走了,我还在装,小辣椒要来帮我,被我赶走了,我看她挺烦的,不笑还好,一笑起来那牙齿我真不能接受。社会真的是让人快速成长的好摇篮啊!就这样过了几天,晚上我也不出去溜达了,在家里看书,没事练练钢笔字。那天上班快到下班的时候,门卫大爷来找我,说外面有个姑娘找,我跑出去一看,是老妈的女儿,苗苗。我有点惊讶,但是还是把她领进我仓库,厂里管的也不严,认识的人就可以带进来,萝卜干也不是黄金,不怕你偷。再说谁会偷,我干了那么久一包都没拿过,根本就吃不下去,那么恶心。车间一片哗然,这小子太能搞事情了,刚弄走一个最漂亮的,几天时间又勾搭上一个本地人,他们肯定是这样想的。反正就是羡慕嫉妒恨,各种眼神都有,我当然面无表情,一边装箱一边和苗苗说些闲话,她很好奇,东看西看,还跑去车间要装萝卜,大嫂们倒也耐心,教她怎么装。反正装了就是钱啊。很快下班了,苗苗说请我吃饭,把我带到一个小饭店,点了几个菜,问我喝什么,我不想喝白酒,就拿了瓶啤酒,我意思我瓶你喝瓶。这小姑娘千杯不醉啊,让我刮目相看,很快瓶都喝完了,她好像还没够,而且喝到后面还很伤感,看来也是有故事的人啊。啤酒涨肚子啊,喝了就要不停的去厕所,又拿了两瓶,我说喝完就不喝了吧,我明天要起早翻油条的,我一直都是个好同志啊。同龄人之间还是很有话题的,我给她唱歌,心太软,中国人,朋友什么的,反正当年火的歌曲都唱了,喝了酒会兴奋嘛,我平时很少喝。除非表叔他们坚持,或者雇主请客喝一点白酒。她说我唱的好,不去做歌星可惜了,我母亲是音乐老师,父亲也有一把好嗓子,京剧唱的很好,年我家买了录音机,什么冬天里的一把火天天听,谣传费翔.米,小时候信以为真。年的时候我参加了上海的 加油 好男儿 进入万名后被淘汰,海选几十万人啊。老婆给我报的名。喝完我们出来压马路,漫无目的的走,我不想去桥那里,就引着她往另外的方向走,大约走了十几分钟,看到一个电影院,我以前没来过这边,这个镇还是挺大的,我以前一直在东南方向活动,西边真没来过,她问我看不看电影,她要请我,和这妹子约会真是好啊,我从来没花过一分钱,而且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在和我约会的几个月里,只要出来见我,我没见过她一件衣服穿两次的,每一次都是不同颜色不同款式的,虽然说可能价格不是很贵,但那也是上百套了。或许她每天除了买衣服就没其他的事情做了,我特么那会最多十套衣服了不起了,而且都是几十块钱的货,但是我天生架子好,搭配的好,穿什么都好看,这是她说的不是我说的。看了一场华仔的电影叫什么忘了,古装的,晚上十一点多了,我先送她回了家,然后自己回去洗个澡睡觉,我那时候体力好,站在外面用水桶提水井里的水就这样从头浇下,十月的天已经开始凉了,我一直洗到月快结束的冷水澡。

    所有人的梦魇
    相关下载

    所有人的梦魇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玄幻  |  希如令

      秦书凯很是肯定的回答说,是啊,昨天找我谈过话,今天就开会了,所以我才着急,担心邱科长还没来得及跟刘局长说这事呢,我现在一个年轻人,对象都没有还找,不想去挂职。朱爱国若有所思的点头后,反问秦书凯,照你这么说,挂职的名单已经敲定了?就是你?秦书凯有些无奈的口气说,朱书记,按照刘主任当时的说法,定的是我,可我这心里实在不愿意,才会请邱科长帮我说说看,毕竟邱科长和刘主任的关系很好。朱爱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想起昨天跟田主任通电话的时候,还提到这件事,当时田主任表态说,这件事等自己回去后再说。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朱爱国心里就感觉有些奇怪,听说这次关于挂职的事,市委县委两级文件正式出来了的时候,文件上要求各个单位很正规的开了一次动员大会,朱爱国就知道这件事全市上下很重视,不是走过场,这么重大的事情,刘大明没等一把手田主任回来就召开了全体人员动员大会也就罢了,竟然在开会之前就已经把名单给敲定了?官场历练已久的纪检书记朱爱国从这种不寻常的现象中闻出了一丝不正常的味道。瞧着一脸落寞坐在自己面前的小伙子,朱爱国安慰说,小秦啊,或许刘主任也就是想要听听你的意见,并没有最后确定结果,你是不是自己多虑了?秦书凯很肯定的口气说,朱书记,刘主任说的明明白白,定的就是我,否则我又怎么会这么着急呢?朱爱国不出声了,盯着秦书凯看了一会,换了副笑脸说,按理说,你上班时间不长就要下去驻村,的确是有些不合适,要不我找机会帮你问问看,你是知道的,我在发改委分管纪检工作,人事上的事情我不是很清楚,你先别着急,等我问清楚情况再给你个准信?朱爱国主动有帮忙的意思,秦书凯自然是感激不尽,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诚恳的对朱爱国说了一句,那就麻烦书记了。朱爱国并不是敷衍秦书凯,他是真心想要帮秦书凯一把。田主任的女儿田梦涵跟秦书凯是大学校友,冯书记一次在田主任家喝酒的时候,田梦涵曾经拿着一卷诗集给朱爱国看,那诗集就是秦书凯上大学时发表的作品集,朱爱国也是个爱好诗歌的人,见到这本诗集爱不释手,他当时就很惊讶的口气说,真没想到单位里整天闷声不吭的秦书凯竟然有如此出众的文笔。朱爱国作为过来人,心里有种预感,秦书凯这样有才华的年轻人,只要在机关里有合适的机会锻炼锻炼,旁边再有个经验丰富的前辈指点一二,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有一番作为。这样的人才指派下乡肯定是不合适的,机关才是适合秦书凯成长的最佳土壤,好在这件事还没有经过党组会的最后敲定,朱爱国在心里暗自盘算着,等到田主任回来后,找机会跟他好好谈谈,这件事说不定还有变数。晚上,回到宿舍门口,就看到柳橙站在那。看到秦书凯,柳橙很是生气的过来,说,秦书凯,你个骗子,说下班到我办公室等我,为什么不去。秦书凯想到因为挂职的事情,把柳橙的事情给忘记了,看到因为气愤,抖动的胸部,看着很有感觉,咽下口水,说,柳姐,我给你道歉,下午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事情处理好我就去你的办公室,可是你不在,我就回来了。既然柳橙回来了,那么这么说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根本就不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当时就不该把你给弄出来,让你在里面呆几天,你就老实了,就记住我的话了!”柳橙穿的是套装,身姿凹凸有致,两条浑圆笔直的**,没有穿丝袜,却胜过穿丝袜,**往上引发人的无限遐思。“柳姐,真的不是故意的。”说话的时候,秦书凯的眼睛那是没有离开女人高挺的部位。“没有说谎?”“那是当然,我可是从来不撒谎!”举手发誓。却见柳橙眼角闪过一丝微笑,问道:“真的吗?”“天地良心!”秦书凯就差没有把自己的良心给掏出来了。“那就信任你一次,记住,明天一定要准时到!”“柳姐,你说什么就什么!”秦书凯大为感慨,这女人实在是一个尤物,若是谁娶了她,恐怕这辈子都得被累死,这样的女人不做几次也就是浪费。“好吧,给你一次补偿的机会,请我去吃饭,因为你让我生气,我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后来,两人走出宿舍区,到了后面的一个看上去精致的小饭店。刚到门口,柳橙似乎看到了什么,退了出来,对秦书凯说,走吧,到别的地方去吧。秦书凯很是奇怪,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从里面钻出来一个看上去似乎有点暴发户一样的男人,脖子上的项链如粗粗的黄亮亮的绳子,对着柳橙说,真是有缘啊,这个地方也能遇到你。说着,就出来准备拉着柳橙的手。柳橙后退几步,很是惶恐的样子说,我和男朋友出来吃饭,不要打扰我们。那个男人是个典型的富二代,父亲是个大企业的老板,一直都是横着走路,认为世上没有钱摆不平的事情,这个时候似乎才看到秦书凯,如打量牲口一样的看了很久,不屑的说,柳橙,我还以为你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原来不过是小白脸,而且看上去是个土老帽。“我喜欢,和你有关系吗?”“当然和我有关系,只要我看好的东西,不可能不得到手的, 不过是时间和方法的问题,哈哈哈,你以后做了我的女人,你说,和我能没有关系吗?”那个那人很是放肆的说。“闭上你的臭嘴!”秦书凯听到他说柳橙是东西,很是不高兴,恨不得立即上去走这个人一顿。“你是什么鸟东西,大爷我一个指头就可以弄死你,趁老子现在心情好,赶紧滚蛋,否则……”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啪”的一声,那个男人的脸上被打了一个耳光。“你敢打老子,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又是被打了一个耳光。“敢打老子,再打一下看看!”秦书凯上去又是一下。那个男人气急败坏,在陵水甚至普安,敢打自己的人很少,今晚在心爱的女人前面被人打了三个耳光,比杀了他还难受,可是自己确实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刚才的出手就看出来,于是狠狠的说:“***,老子不会放过你的。”等到那个男人走远,柳橙很是兴奋的说,秦书凯,你真的是好样的,以后保护姐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秦书凯看着这个女人,心里想,如果不是看在你哥哥同学是公丨安丨局的领导,我才不敢打人,***,那不是自己找难看吗。上次打人就被弄进去被人收拾了一顿,这个世道没有背景,是***找死。“怎么,不愿意!”看到秦书凯没有说话,柳橙很是不高兴的问。“愿意,当然愿意!”秦书凯心里当然很想和这样的美女在一起。

      绝地三章
      app安卓版下载

      绝地三章
      旧版安全

      玄幻  |  北旧

      太阳才一落山,呼啸的北风就把茫茫原野抽打的周天寒彻,医巫闾山下的荒村野岭便都在这冷风中变得越发朦胧起来。然而那北风又似乎吞不尽后山草房中的点点火光,虽然是在后山背风处的一所茅屋中,可前山一闪一闪的红光却仍然依稀可见。片刻后,轰天而起的炮声猛然间就将山岭震得微微发颤,韩大肚子才把一口半生不熟的烤羊肉撕到嘴里,被炮声一震又掉在火炭里,让韩大肚子心疼不已。他不甘心的将羊腿肉从火炭里拎了出来,左吹右吹,可那上面的火灰已经沾在了羊油上,死活抱着羊油不撒手,让韩大肚子一点办法也没有。正这个功夫,又是几声凄厉的炮声远远的传了过来,好在韩大肚子早有准备,手里的半截羊腿总算是保住了,可浓眉大眼下的一张猪肚子脸却在炮声中涨红起来赧然骂道:“他妈个巴子的!这还没完没了了呢!”起身摸了摸腰上的杀猪刀,一扭头:“你还吃啥呀?”他这话是问向对面的田豹子的。火光下,田豹子清朗白皙的脸上横竖画着几条黑道,眉宇间那种淡定自若的神情与他二十几岁的年纪显得极不相称。炮声中,他正捏起一把花椒面均匀的撒在羊腿上,又放在火上反复薰烤,喂炮了花椒面的羊油被火一熏,顿时香气扑鼻。但田豹子仍不罢休,又抓了把盐面撒在羊腿上,嘴里却可惜的说道:“还是差点事啊,没孜然,味不够啊!”韩大肚子吃东西从来不象田豹子这么讲究,对他而言,有的吃就不错,就算再没有味,可毕竟是肉啊。以前虽说韩大肚子是个杀猪的,可同昌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韩大肚子一年到头除了头蹄下水外,也吃不到几斤猪肉。“我说,外头这鬼子的小钢炮可就没消停啊!”韩大肚子心里早已火烧火燎,拿眼睛往外面扫了扫,可他们的位置是老爷岭的后山,勉强能看到一点点火光,能听到一点声音,但山前到底打成什么样了,韩大肚子却根本搞不清楚。“我说,一会儿你上厨房看看,没孜然了,整点面酱也行。”田豹子的眼睛里只有羊腿,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还是摇了摇头,“味不够,吃上了也不是那么回事。”田豹子忽地觉得不对劲,一抬头,看着抽出杀猪刀的韩大肚子,转身向外走去,不由得皱了皱眉:“站住!把刀放下!看把你急的,鬼子也不是头一回来,王老道那个老油条啥时候吃过亏呀?”“嗯,到也是……”韩大肚子也点了点头,把刀复又别在腰上。算算日子,这王老道带着人打鬼子,也小半年的时间了吧,但鬼子一直没在王老道身上占着便宜。尤其是去年年底的时候,王老道还带着人在牵马岭下打了个埋伏,把鬼子过冬的粮车给载了,听说气得鬼子直冒烟,可照样也没把王老道怎么着。“但是吧……”又是一阵炮声传了过来,韩大肚子却越发的不放心了,翻了翻眼睛,盯着田豹子说道:“头几回鬼子来的时候,可没这么开过炮啊。你听听外头,少说得有百八十门小钢炮吧?照这么打下去,打到天亮的话,山头可就给轰平了。”“你就替小鬼子吹吧!”田豹子没好气的看了韩大肚子一眼,“你别听着外头响,最多六门炮,而且只有两门步兵炮,剩下四个全是掷弹筒,说实话连炮都算不上。掷弹筒这败家玩意就专门蒙你们这帮外行的,那玩意打得快,要是熟练炮手的话,一分钟能打四到六发炮弹出来,听着可不就响?其实屁用没有。”“啊?”韩大肚子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脑袋却晃得溜圆,“你可别逗了,小鬼子鬼精鬼精的,你说的啥筒要是光能听响却打不着人的话,小鬼子还能一口气弄这四门?弄两挂炮仗不更响?”“到也不能说一点用没有。”田豹子略有所思,“掷弹筒这玩意,说是攻城拔寨吧确实不行,可要是到了对攻战场上,那就成了步兵克星了。那玩意缺德就缺德在能拐着弯打人,让它瞄上了,猫在墙边树后头都不好使,有时候死都不知道咋死的。”“我操!还能拐着弯打人咋的?”韩大肚子顿时把眼睛瞪得跟灯泡似的,“这得是多缺德的人才能弄出这么缺德的炮来呀?”这样说着,韩大肚子心里越发的没底了,只是拿眼睛不停的往外头瞄,可惜这里是后山,再怎么瞄他也看不清前山的情况,“我说,听你说得头头是道的,要不咱也别在这猫着了,要上前头……”“上前头干啥去?送死去?”田豹子却不理会韩大肚子这份心,“这仗还没开打呢,看把你给急的。就你这样的,上了前头也是吃枪子的命。”“你可拉倒吧!”韩大肚子虽然脑子不太好使,但现在却是一百二十个不服气,“你听听外头,这驴粪弹都是炸成八瓣了,还没开打?你耳朵里面塞羊毛了吧?”“哟呵,不服是吧?”田豹子正慢条撕理的将一缕羊肉从羊腿上撕下来,扔到嘴里品了品,可能觉得味还是不对,便又摇了摇头,继续把羊腿架在火上烤,“行啊,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今天本道爷就免费教教你啥叫打仗,尤其是小鬼子是咋打仗的!”“你就吹狼皮去吧!”韩大肚子一张嘴差点撇到后脑勺去,“王老道都说了,一本《上善经》你背了三个月都没背下来,就你还懂打仗?你懂打仗,人家王老道的‘穷党’咋没把你给招去?你也就是个偷羊腿的贼道。”“唉呀!来劲了是吧?你把羊腿给我放下!”田豹子伸手就去抢韩大肚子手里的羊腿。韩大肚子一边躲,一边连连求饶:“田道爷,我错了,我错了不行吗?你说,你说吧,都听你的。”“你个完蛋样吧!”田豹子这才坐整了身体,“好好听着。这小鬼子打仗有个规矩,象你这脑袋我多说了你也听不懂,就一句话:炮兵打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炮兵打完步兵冲,步兵冲完炮兵轰……”韩大肚子挠了挠脑袋,“那你这意思是说,现在就是炮兵轰的时候呗?鬼子的步兵还没冲呢?”“这不废话吗?”田豹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前边响着大炮,步兵还冲个屁呀?”“也对。”韩大肚子到是没脾气,“也不能自己人炸自己人那。那照这么个意思,一会儿炮声停了,开始响枪了,这仗才刚打起来……”韩大肚子话音没落呢,果然山前响起了爆豆般的枪声,而炮声果然停了。韩大肚子顿时对田豹子一脸的佩服:“现在开打了是吧?”哪知连问了好几声,田豹子却不说话,仿佛在听着什么,连羊腿的一面发出焦糊味都没有发现。“我说!”韩大肚子觉得不对劲,别的到好说,好好的羊腿烤成焦炭,那可太白瞎东西了。“不对呀!”田豹子却突然说道,“鬼子咋还先打的蜈蚣沟呢?”“啊?”韩大肚子闻言也是一愣,“蜈蚣沟不是李白脸的地盘吗?哎……你咋知道鬼子打的蜈蚣沟?你……你别告诉我,你光听听枪声就知道鬼子打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