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椰树被立案调查
下载吧

椰树被立案调查
下载游戏中心

玄幻  |  昕若

金大洲那熟悉的声音传来,兄弟,你这是要请我喝酒呢?还是要请我去耍耍?秦书凯忍不住笑道,除了喝酒和女人,你那脑袋里还装的下其他事情吗?金大洲笑道,瞧你说的,我一个县委办副主任,被你这么一遭践,都成什么形象了,说吧,找我什么事?秦书凯低声说,晚上有没有时间聚聚?有事情要找你商量。金大洲依旧是痛快的口气,没问题,就算是有安排也得立即推掉,你是谁呀?你秦书凯说的话,大哥敢不放在心上?秦书凯被金大洲轻松愉悦的说话口气逗的笑不拢嘴,说好了晚上见面的地点后,秦书凯微笑着挂断了电话。晚上,路上街灯初亮的时候,秦书凯和金大洲已经站到了洗浴中心的门口。金大洲有些纳闷的问秦书凯,你带我来这里吃饭?秦书凯伸手拍了一下金大洲的肩膀说,这里好吃的东西可多了?你进去瞧瞧就知道了。金大洲并不是头一次来这里,知道这里不仅有简餐,还有其他类型的服务,却还是调侃说,你别是没钱充大款,请我喝洗澡水吧。秦书凯做了一个恶心的表情说,就算我没钱,这不是还有你嘛,你别啰嗦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今晚有惊喜!金大洲立即两眼冒光,真的?秦书凯跟金大洲并排走进洗浴中心,因为下午联系的时候,已经出了双倍的服务费,所以小倩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等贵客临门。瞧见熟客进门,小倩立即袅袅婷婷的迎上前来,走到两人面前问道,两位是一起?还是一个个来?金大洲的反应跟自己想象的一模一样,一眼看到眼前的国色天香级别美女,两个眼珠子差点没激动的掉下来,小倩倒是习以为常了男人的这副表情,秦书凯则感觉金大洲有些失了份。秦书凯冲着金大洲说,大哥,这姑娘手艺不错,进去尝尝吧。金大洲总算是从最初见到小倩的惊愕中恢复到自然状态,他回转头附在秦书凯耳边低声说了句,你小子眼光可真是不错,果然绝代佳人一个。秦书凯也低声说,狗屁,反正都是那个货色,不给钱还是上不去。金大洲不由笑了,一边笑,一边冲着秦书凯摇头说,你呀,变坏了啊!秦书凯伸手推了金大洲一把,嘴里说着,赶紧去吧,一刻值千金呢。金大洲美滋滋的跟着小倩进去了,秦书凯却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无耻,对金大洲也要这样做!金大洲对自己是真诚的,而自己呢,因为知道他在背后为自己提拔的事情出力,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讨好他,自己这是为了争夺科长位置在下赌注呢?跟邱科长谈话后,秦书凯意识到这是一个仕途进步的机会,他没有别的靠山,只有金大洲这唯一的筹码,眼下把金大洲巴结好了,比什么都重要。金大洲这一场玩的时间有些长了,直到秦书凯做完了全身的按摩出来后,又在大厅的玉床上躺了一会,才看到金大洲心满意足的表情从小包间里出来。金大洲瞄见秦书凯正躺在那里,笑嘻嘻的凑过来说,好兄弟,讲义气,小倩说,你是她的老客?秦书凯不由一愣,这才多大会功夫,金大洲跟小倩已经熟络到这种地步了?秦书凯笑道,什么老客新客的,只要周大哥高兴就好?金大洲一脸轻松的笑道,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有好东西拿出来一起分享,就冲着你这份心,我跟你明说了吧,你的事情,我会帮忙给发改委的几个老家伙加压的。秦书凯一下子被人揭穿了内心的目的,脸色涨红起来,他赶紧言不由衷的解释说,金大洲,你这都说的哪跟哪啊?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想……。金大洲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说,兄弟,这种事情越描越黑,你记好了,官场的学问大着呢,一时半会的,你玩不精的,我帮你说话,帮你提拔的事情,是看在咱们兄弟共患难一场的情分上,你那脑袋里想的东西有点多了,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这姑娘的确是个极品。秦书凯被金大洲看穿了心思,不敢再随便说话了,只是静静的躺在一边,任由金大洲大发感慨。金大洲说,都说人生三件铁,一起扛枪,一起下乡,一起嫖娼,咱们兄弟俩一下子就占了两,咱们这缘分可真是够深的。金大洲又说,听说这次发改委的田主任,想要提拔的名单还没有最后确定,这种时候,你自己也得使点招数。秦书凯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招数?什么招数?金大洲白了他一眼说,什么都不懂,也想要学人家耍心眼,记住了,招数就是送礼,明白吗?听说你们科室有个姓陆的跟你是竞争对手,是吧?记住了,送的礼物要比他更多,更快,更广,事情就算是成了大半了。瞧着秦书凯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金大洲只能手把手的教他,田主任和邱科长,一个是要推荐你提拔的顶头上司,一个是最后拍板做决定的人,这两人一定要送,而且要送大礼。另外,速度要快,要是这两人把姓陆的礼物已经收下了,你再送礼可就迟了,你以为领导会平白无故的提拔一个人,哪一个干部的提拔,背后能没有一点说道,我该打的招呼已经帮你打了,可我的马力毕竟不足,要想这件事谋划成功了,还得你自己使劲。秦书凯这下明白过来,于是问金大洲,送什么好呢?金大洲建议说,邱科长是个女人,弄点适合女人的贵重东西就成了,田主任那里是大头,少说也得千块的进账,否则的话,根本就挑不起他的眼皮。秦书凯不由矘目结舌,要这么多吗?我一个月才几百块工资,为了一个科长的位置,要贡献我年的工资?金大洲斜了秦书凯一眼说,你瞧你那没出息的模样,真要是当上了科长的位置,随便伸伸手,这算个屁啊。尤其是发改委这样的单位,哪一年的项目审核回扣不是大笔银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你要是连这点本钱都舍不得掏,那你就别有升官的心思。秦书凯被金大洲训斥的有些不好意思,他心里明白金大洲说的有道理,可是一分钱憋倒英雄汉,自己现在囊中羞涩,哪里去弄那么多的钱送礼呢?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秦书凯有些无精打采的模样,小冰见了笑话说,秦科长夜里做贼去了吗?一大早就哈气连天的。秦书凯此刻没心情搭理这小丫头,假装搵怒的口气说,怎么跟领导说话呢?赶紧打扫卫生去。小冰见状,索性把正在抹桌子的抹布随便一扔说,好啊,这办公室里四个人,三个冲我使脸色,老娘我今天还就罢工了,我倒是看看谁敢对我怎么样?小冰扔抹布的时候,手上的金链子随之一晃,倒是让秦书凯猛然有了主意,他立即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对小冰说,小姐,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手上那金链子,得多少钱啊?小冰抬手看了一下说,三千多。

体育在线
官网下载

体育在线
安卓下载平台

玄幻  |  怜梦

萧逸这下来了兴趣,他还真想听听王长河说些什么,要知道王长河手里面拥有的资源不少。“是关于八一汽水厂的,萧少在商业上的天赋就不用多说了,你肯定也能看出来, 八一汽水厂看起来形式一片大好,其实不然,等这阵风过去了也逃不过破产的结局。”“然后呢”“八一汽水厂欠着我们很多钱,这一百万只是其中一笔,我们当然不希望它破产。我们希望萧少能代表我们单位进驻八一汽水厂。”“让我代表,开玩笑的吧”虽然萧逸也在打八一汽水厂的主意,可王长河来这么一出,是萧逸没有想到的。“这件事是经过我们厂高层决定的,你可以全权代表我们公司,至于报酬方面绝对可观”“王经理,我对八一汽水厂确实感兴趣,但是这不是我想要的,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不等王长河说什么,萧逸把王长河多给的五万块钱留下来直接就离开了。事情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没想到王长河突然对八一汽水厂感兴趣了。八一汽水厂是萧逸看好的 ,现在王长河他们单位要进来,其中变数太多了。萧逸必须要做出调整了。“逸哥,这边这边”当萧逸和三宝从王长河那里出来后,开着小面的苏少杰疯狂的对着他俩招手。苏少杰今天格外的热情,倒是让萧逸感到奇怪,不过苏少杰这人还不算坏,萧逸也想和他交往。“一直在这里等哥啊”“那是,以前不一直跟着逸哥混,等逸哥是应该的啊”“我看你小子不是等我,是在等钱”“你这是看不起谁啊,我是只认钱的人吗”“好吧好吧,我是挺喜欢钱的,不过今天还真不是钱的事情。那些家具算我送你的,今天找你有事”面对笑眯眯的萧逸,苏少杰也不装了,很大方的承认自己的来意。萧逸觉得苏少杰这点挺好的,虽然有点纨绔,但是却不做作。萧逸被苏少杰连拉带拽的带到了车上。“什么事,作奸犯科的我可不做”“切,咱俩谁还不知道谁,你小子也就是最近走了狗屎运”萧逸最近做的事情苏少杰知道的一清二楚,他根本没想到萧逸会成功,可谁能想到不仅成功了,而且只用了一周的时间,苏少杰有点吃味,明明大家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你突然就这么优秀了呢。“不说,我下车了啊。老婆和孩子还等着回去”“老爷子说要见见你”“你爸?”“对啊,还能有谁。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见的。”“你是不是把我的事情和你爸说了”“对啊,怎么了”苏少杰不解的看着萧逸,萧逸笑了笑没有说话。八一汽水厂现在居然成了香饽饽了,不止王长河他们看上了,就连苏耀宗都看上了。等到来苏家的时候,萧逸打量着苏家的住处,他还是第一次来苏家。不愧是有钱人,苏家在这个年代已经住上了别墅。经过了短暂的寒暄,苏耀宗也没有绕弯子,直接就说出了自己找萧逸的原因。“八一汽水厂经过你这么一折腾,已经进入了很多人的眼球。你来之前王长河想必对你抛出橄榄了”“是说了一点”“恐怕不止一点吧”苏耀宗看着萧逸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对此萧逸不置可否,在他看来苏耀宗和王长河的目的一样,都是让自己帮他们赚钱。苏家一直想进入饮品这一块,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现在八一汽水厂的出现,让苏家看到了进军这一块的希望。“你是少杰的朋友,我也就不兜圈子了,我想让你帮我。”“苏叔能这样和我说我很高兴,只是我想自己做点事,所以只能说抱歉了”“年轻人好志气,就当这件事没提过。以后常来家里玩,毕竟你和少杰是朋友嘛”苏耀宗听到萧逸的话,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笑了起来,接下来苏耀宗也没有再提这件事。面对两次的招揽萧逸丝毫不动心,尽管萧逸知道八一汽水厂已经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但他一点放弃的意思也没有。“少杰你这朋友不简单呐”“爸,有什么不简单的,我对他熟得很,最近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你,你要是有人家一半厉害,老子就烧高香了”面对无知的苏少杰,苏耀宗气的直接回了书房。通过刚才的谈话,苏耀宗能感觉到萧逸是个很有野心的人。当萧逸回到家里的时候,小七正在做饭。有点心烦的萧逸突然有种幸福的感觉,暂时忘了王长河和苏耀宗带来的烦恼。“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事情不多就早点回来了,饭很快就好了,赶紧洗手去”“发生什么事了?”“没.....没,能有什么事情”小七明显有点慌乱,这让萧逸更加疑惑了。平时小七为了每个月的劳模,每天上班都是最后一个走,今天回来的时间早了很多,这明显有点不对。不过萧逸也没有再追问,小七性子挺倔的,她不想说的事就算问了也没用。“丫丫,妈妈今天怎么了?”萧逸趁着小七端菜的时候,走到卧室抱起了丫丫。“妈妈,不让说。”“连粑粑也告诉吗”“丫丫,想告诉粑粑,可是妈妈不让说”丫丫摇着头,一脸纠结的样子一下子就把萧逸逗笑了。“你告诉粑粑,粑粑不说是你说的,这样妈妈就不知道了呀”“这样可以吗”“怎么不可以,粑粑最疼你了”“那......那,我告诉粑粑。好多阿姨都骂妈妈,妈妈今天还哭了。粑粑,妈妈犯错了吗”“妈妈,没犯错,那些都是坏人”听完丫丫的话,萧逸才发现小七身上穿的衣服已经换成了以前的衣服。这下子萧逸完全明白了,人性有时候就是这样,见不得别人好。等自己的事业稳定了,萧逸打算让小七辞职全心全意在家带丫丫。知道了是什么事后,萧逸也放心了。小七也表现的和平时一样,一家人倒是其乐融融。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正在吃饭的一家三口。“我去开门,这么晚了还有人来”小七说着去把门打开了。“嫂子,我找逸哥有点事”“是三宝啊,赶紧进来。吃饭没有,没吃的话吃点”“不.....不了,嫂子我已经吃过了。”在萧逸交往的所有人中,小七最喜欢的就是三宝,三宝本本分分不像萧逸其他的狐朋狗友一样。“哥,你让我盯的事情有眉目了”“苏耀宗和王长河见面了?”“是啊,哥你真是神了,苏耀宗果然去找王长河了,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计划赶不上变化啊。你先回去,有事情我叫你,早点回去休息”三宝走后,萧逸心情有点不好了,最坏的情况还是出现了,王长河和苏耀宗联手了。“没什么事吧”“没事,只是之前计划好的事情要重新调整下了”“恩,只要你不赌博,不管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听着小七的话,萧逸哭笑不得,这个女人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提这个。果然摘桃子不是那么好摘得,原本萧逸的打算是,等八一汽水厂疲软快要破产的时候他出手力挽狂澜。

宝马
建议推荐

宝马
下载说明

玄幻  |  璎诺

所以,苏满城知道后就一千个不同意,这才有了这些事情的出现。我听到这里,也终于听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苏叔,你就先别出面了,我明天回去张家,至于往后怎么办,那就看苏芮怎么想了,若是她想嫁给张子峰,那我就按照嫁给张子峰的说,如果……”我话还没说完,苏芮就冲了上来。“我才不要呢,我一个都不嫁!”“那我就按照不嫁的方法说。”苏满城很是满意,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缜密的思维,我在他眼里,早已成了唯一能办成这事的人了。“苏芮,那等下你带方大师去转转张家的场子。”苏芮答应了下来,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我,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她这眼神算什么意思,怎么弄的我好像全身赤裸在她面前似得。果不其然,我的想法似乎是正确的,她就是用那种眼神在看我。到了晚上,苏芮带着我就直接出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停下车来。“方大师,我们到了。”我下车一看,原来是一家十分高档的KTV,苏满城这是想让我放松,还是想让我干吗啊?苏芮带着我进了一家大包间中,随即朝着我说道:“方大师,那您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喊人来,一定让您满意。”说着,苏芮暧昧的朝着我笑了笑就退出了房间,也就两三分钟功夫,一群穿着妖艳的女人排成一排,从门口徐徐而入,站在了我的面前。一个脸上抹着各种粉的男人也跟着走了进来,随后便是苏芮。我有些懵,咋的,我是长的像这种人还是风水先生就吃这一套?虽然我穷了这么多日子,但我对感情这种事还是很保守的!老子还是个黄花大闺男呢!男人走到了我的身边,笑道:“方先生,这几个是我们这边的头牌,您看有没有合意的,要都是喜欢,就全都留下。”我慢脑门的黑线,怪不得她之前笑的那么暧昧呢。我不屑一顾地说:“都是些庸脂俗粉。”男人有些为难:“方先生,这可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我朝着男人摇了摇头,男人也很有眼色,朝着那几个庸脂俗粉甩了甩头,便悄悄的退了出去。包厢里也变的有些气愤诡异起来,苏芮假咳了一声,道:“方易,那个……你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噗!我差点没喷出来,虽说你家很有钱,可我俩才见过几次面啊。好歹这话也让我说才行啊。“你以为我到这里来,是为了寻欢作乐?”我挑了挑眉。苏芮很是纳闷。“那你是?”“驱鬼!”苏芮一惊,随即脸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神色来。“你!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过闹鬼的啊,之前是有传言过,而且是了好几个人了,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方易,这真的有鬼?”“难道我看不出来?想必你父亲带我来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吧,有些话我想你们可能还没说清楚,对吧?”我朝着她看了一眼,看来,我这钱确实不好赚啊,明知道我有这本事,却还要瞒着我。那接下来就让我好好问问这鬼吧!苏芮上前一步:“方易,我想和你一起去。”这KTV一进来我就察觉到了不对,鬼气森森,虽然众多人聚集在大厅中,阳气也很重,可依旧阻止不了这里的阴气不断的往里聚集着。风水之说其实和鬼怪也有关系,玉尺经并非普通的风水类神书,而是一本另类的法书,鬼怪同样也会影响风水,很多风水大师都有办法引来引来煞气,其中一部分便是鬼怪造成的。这里的鬼物不简单,处处透着诡异,如果苏芮有个三长两短,苏满城绝不会放过他。“不行!”我沉声道。“这只鬼很是厉害,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境。”苏芮可怜兮兮的望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来,这东西我随身携带,拿出朱砂笔,在黄纸上按照玉尺经中的模样画了一张道符来。道符画的有模有样,似乎还有些氤氲之气在上头流转。我知道,这道符应该是画成功了,我也一抬手,送到了苏芮的手中。我也紧跟着就走出了包厢,来到外面,此时热闹非凡,可我根本不管这些,在我眼里,阴气流动早就看的一清二楚。我顺着阴气流动的方向便走上楼梯,一点点的往前走,来到三楼,却有两个黑影在楼梯口靠着。红色的烟头在黑暗中一亮一灭,也在亮的时候稍稍照清楚了他们的脸颊。是两个男人,脸上精瘦无比,凹陷的人中上头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两人面相一看就是早死之命。我缓缓走了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直到临近了两人,这才把他们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直接一扔烟头,手中电筒朝着我的面门上照来。我可不会客气,直接直拳冲出,朝着那家伙的眼窝砸去,也就一拳,男人便倒地不起,全身抽搐。要弄死他那是不可能的,我也只是让他暂时昏迷而已。而另外一个,看到这副场景,黑暗之中便想逃跑。我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我是从下面上来的,他可没地方跑。我直接一脚横在他的双腿前面,他想要跑下楼,却被我绊倒了。人也跟着就摔下楼梯,发出了好几声闷哼来。他一动不动的躺着,看来也昏过去了,那我就能好好查查这阴气是来自何处了。随着我往里面走,便来到了一处三岔路口,阴气也在这里消失不见,似乎是有什么东西阻止了阴气,这也让我无法找到阴气往后怎么走的了。不知不觉,我也适应了黑暗,黑暗之中,我隐约看到了左侧门上挂着一幅小装饰画。怎么在门上挂画?好奇怪!三层一个人都没有,我轻轻推开门,钻了进去。屋子里只开了一盏应急灯,光线昏暗,我朝着周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发现阴气。这屋子里怎么还挂着好几副一样的装饰画?这也太违和了吧,而且画都是一样的,肯定有蹊跷。我走上前去,掀起了其中一幅画。果然不出我所料,画下面贴着一张符箓!那符箓看着像是镇鬼符,但制符的人修为似乎不够,手艺不好,上面用朱砂笔写的居然还有些歪歪扭扭。我赶忙撕下了每一幅画,居然每一幅画下面都有符箓。看样子,这里的鬼可不止一个,而且都被镇住了,那阵阴气便是从这里出来。就在这时,一双手无声的从后面伸了出来,我刚察觉到不对,想要躲开,那人速度极快的就掏出了一张手绢来。手绢直接穿过我的脖子,捂在了我的口鼻上。一股诡异的香味灌进了我的鼻腔中,立刻,我就四肢发软,身体放入成了一池春水,连脸上都开始微微的发烫。我丢!居然有人给我下迷药!我身体瘫软下去,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在昏倒前,看到的居然是那几个到包厢来的头牌的身影。“经理,我从一开始就看出这个家伙不安好心,哪有男人到这里来不选个妞的!”

奔驰
官方免费下载

奔驰
下载大全中文版下载

玄幻  |  灵素

“美女,有问题,有大问题!”我深吸口气,十分笃定的朝着苏芮看去,眼中满是自信。“大……大师,那您快给我家看看啊,我爸这些天真的出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啊!”苏芮紧张的不行,抓着我就往里走。越往里走,灰气就越重,就算进去的草坪上都飘散着一层淡淡的灰气。但有玉尺经傍身,这根本不足为惧。我在四周看了两眼,灰色气息最浓烈之处已然发现。“这间房是谁住的?”我朝着苏芮问道。“这是我爸的房间,不过他现在不在家,他去公司了。”咕咕咕。肚子又开始闹腾起来。“你家这是风水有问题,而且有小鬼!看来只能做法了,去准备一坛黄酒,另外还有十道菜,都要是肉的啊,然后拿进来就可以。”风水问题等下再说,老子要先把肚子填饱。苏芮可不敢耽搁,连连点头,紧张的拿出手机来,连连点了好些东西。不过半个小时,外卖就到了门口。苏芮急不可待的放到了房间里,等待着我做法。“苏芮,你还愣着干啥,出去啊,我做法可不能让别人看到!”我拍了拍胸脯,万一要是让她知道她点的这些东西都是给我吃的,那我这大师的威名还往哪搁。苏芮奇怪的看着我,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瘪了瘪嘴,走出了房间。见他离开,我连忙把门关上,早已饿坏的我哪里还管这么多,抓起桌上的烤鸡就往嘴里塞。一筷子一筷子的肉块和饭菜全都进了肚子,三天来,终于让我肚子里有些囫囵食。我拍着肚子十分享受的坐在椅子上,吃完带来的倦意也悄悄袭上心头。要不是外面苏芮轻轻拍了拍门,我还真起不来。“马上好了,别着急!”我朝着外面吼了一声,这才看向房间灰气最重之处。根据玉尺经上风水之说,灰气也便是煞气,不管阳宅还是阴宅,煞气都会有,人身上也肯定会有煞气,这是避免不了的。只不过,想要化解煞气,就必须要运转开来,就好像此处一般,房子是别墅,从门外看左高右低,青龙之势高于白虎之势,这样便能把白虎煞运转到青龙。再由青龙转于玄武位,玄武位醇厚,煞气便自然无从下手,当再回到白虎位时,已然是没了能量。天地之间,能量从不会消失,只会流转。这便是易经所云,宇宙之中全是能量,只不过这些能量在国人看来,便是煞气。房子外面没有太多的问题,问题就是出现在这个房间里。这个房间和外面的地势正好是反过来的,外面是左高右低,这里却是左低右高,白虎之势压了一头青龙,让原本的煞气无法正常运转,一到青龙处便阻隔。不怕青龙高万丈,就怕白虎抬头望。青龙主财贵吉婚孕,更代表了阳刚和男性,难怪她父亲会出奇怪的事呢。“笨死了,把这么高的东西放在白虎位上,不出事才怪呢!”我自言自语说了一番,赶忙把白虎位上的一尊七宝琉璃塔拿了下来,阳宅风水虽已起煞,不过煞气不重,重新布局便是。我把七宝琉璃塔搬到青龙位上,再次查看了一番,此时形成了左高右低的运势。青龙位霎时间就流出一丝丝青色气息来。那氤氲之气逐渐朝着灰气而去,看样子,还得几天时间才能化煞。我拍了拍手,打开房门,苏芮也紧跟着就冲了进来。她看到桌上吃的残羹,顿时懵了。看到这里,我也察觉到了不对,赶忙说道:“天火雷神,五方降雷。地火雷神,降妖除精。邪精速去,禀吾帝命。急急如律令。”我伸出剑指,对着饭桌一指。当然,这些都是我这么多年混迹社会从各方神明那里瞎编出来的。这里哪里有什么小鬼啊,不都是我吃的。“苏芮,别害怕,这些都是刚才孝敬那些小鬼的,趁着他们吃饭,我这就是一道天雷地火,杀了他们一个干净!”我这一通胡编乱造,居然还把苏芮骗的一愣一愣的。她还真以为有什么小鬼,赶忙躲到了我的身后。“现……现在安全了?”她害怕的不行,紧紧的抓着我的胸口,细嫩的小手死死扣着,疼的我半死。“美女,疼疼疼,别抓了!”我大叫一声,她这才放开,我这才能带着她离开房间。“行了,一共一千块钱,就当是行善积德了。”我傻笑一番,伸手讨钱,一顿饭就想把我给打发了,连毛都没有!拿了钱,我连车子都没坐,直接跑出了别墅。几天后。正当我在风水街接客呢,苏芮便紧皱着眉头朝着我这边冲了过来。“骗子!神棍!”她一把揪住我的袖子,简直就是个泼妇。我这刚有点起色,被苏芮这么一闹,原本在我这里看手相的男人也收回了手。他用质疑的眼光看着我,似乎在说,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敢骗人!随即连钱都没付就直接从我面前跑了。我这摊位也就一张破布,上面放着几个烂的不能再烂的法器。若是有人想跑,我还真追不上。看着生意又被搅黄了,我愤愤的朝着苏芮瞪去。“你干什么!你不知道名声对于我这种大师很重要啊!”“呸!神棍!那我爸怎么还一副浑浑噩噩的样子,公司都快倒闭了,他这几天又瘦了七八斤了!”听闻这些话,我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要说青龙位低,破财,有灾这些都正常,可对健康可没有一丝丝的干扰。现如今,今天瘦七八斤,这可就不寻常了。更何况我已经把青龙位调整了,怎么还会倒闭呢?几天下来,应该慢慢恢复正常啊,这个风水局应该是发了啊。“怎么可能,我看的风水局不可能有问题!”“哼!你就是个神棍!”苏芮气得脸色涨红,起伏的胸口更是明媚动人,把我的眼神都吸引的不肯离开。她一见我这模样,脸上更是红了,朝着我的手臂狠狠就是拧了一把,疼的我龇牙咧嘴,眼神再也不敢看着那连绵的青山。“不光是神棍,还是个色鬼!”我可不能被他说成是这样的存在,好歹我也是有正宗玉尺经的人,说什么也得掰回一局。“得得得,我再跟你回去看一趟!”苏芮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再次带着我回到了家中。这一次来,周围的灰气更甚了,如同那粘稠的液体一般。不对!有蹊跷!我的脑中突然玉尺经似乎是接收到了什么信息一般,居然主动打开,翻到了其中一页中。我的灵识也立马探知到了上面的文字。中箭伤人局!龙从地起,无吉有凶。水自天来,无清惟浊。此局颠倒阴阳,五行逆转,凶煞之气从巽口入,坎口出,贯穿中堂,伤财败气。看到这里,我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风水局从字面上来看,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好处,全都是置人于死地的阴招。

中国男篮
可以吗

中国男篮
是什么

玄幻  |  琉西

“五十。”我微微一笑说道。“这么晚还在值班,很辛苦吧?”女子一边从包里拿出五十块递给了我,一边笑着说道。“不算辛苦。”我收过钱来,将收费站的档杆打开了。不过女子似乎没有要直接离开的意思,大眼睛一直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美女,你还有事情吗?”我眉头微皱问道。“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事情或者想要换份工作的话,可以联系我。”女子笑着将一张名片递给了我,然后驱车离去。“苏笑嫣。”名片很简单,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联系方式。但一般来说越是这样的名片,越是代表着身份的特殊。这是我上班的第一夜,除了苏笑嫣外,我也是没有再遇到其他过往的车辆。到了第二天七点,到了我下班的时间。但在整理交接的时候,我整个人确实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在我的收银柜中,我发现了一张冥币,金额上写着五十!这是昨天晚上苏笑嫣给我的,因为昨夜只有她一辆车路过。“怎么会变成冥币了?这不可能!”我打了一个冷颤,昨天收钱的时候我明明是用验钞机验过的,钱不可能有问题才对。呆愣了片刻间后,我突然想到了苏笑嫣昨天给我留下的名片。急忙从口袋里将名片掏了出来,然后我却又是被吓了一跳!原本看上去较为上档次的名片,此刻居然是变成了一张松软的纸!材质应该就是那种糊纸人用的纸,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和电话。“那个苏笑嫣难道…不是人?”我打了一个冷颤,身上已经是生满了冷汗。叮铃铃…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手机铃声让我回过神来。周所长。看到是周元天的电话,我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小韩,第一天上班,感觉怎么样?”电话刚刚接通,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周元天的声音就是响了过来。“周所长,我遇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我急忙把遇到苏笑嫣,然后收到冥币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名片的事情我感觉有可能是自己当时没有太注意,再加上和工作无关,所以我并没有告诉周元天。“我知道了。”周元天听了我的遭遇后,沉默了片刻间后淡淡说了一句。“周所长,我真的不是在撒谎,那张钱我明明是检验过的。”我以为周元天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急忙开口解释。“我相信你,冥币的事你不用多想,在那里上班,只要记住一句话就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周元天最后的叮嘱,让我直接愣了瞬间。因为他说的话,居然是和李文华说的一模一样!“周所长,您能不能告诉我,这个收费站是不是真有邪门的地方?在我之前上班的人……”思前想后,我终于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胡说!”只不过还没有等我话语说完,周元天就是直接斥喝起来。哪怕是隔着手机,我仿佛都是可以看到周元天大变的脸色。“小韩啊,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能相信那种神鬼之事?你只要听我的话,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到了最后的时间,或许周元天也是感觉到自己语气的过分,声音也是缓和了下来。“知道了周所长。”我虽然感觉周元天的反应有些诡异,但最终还是选择了乖乖听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挂了周元天的电话后,我看着苏笑嫣的名片犹豫再三后电话拨通了过去。空号?“难道真是她在玩我?”我摇头苦笑了一声,将那张名片扔在了地上。回到宿舍,我倒头就睡,强迫自己不去想太多。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在食堂吃了饭,隐约间又听到了一些人在议论大洼湖收费站的事。那些无聊的人好像是在打赌,赌我能活多久…这让我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从这些人的话语间不难判断,在大洼湖收费站肯定是出过人命!而且极有可能不止一宗!不过等我上前想要打听时,几人知道我就是新来的收费员后,全部都是脸色大变转身就走。在他们眼中我就像是扫把星一般,多说一句话都是有可能惹麻烦上身!“我不信这个世上有什么神鬼,都是以讹传讹罢了。”等到夜里十点多,我咬牙开车来到了大洼湖。合同已经签了,工作就必须要继续下去。而且我现在确实是舍不得这份高薪的工作。坐在收费站的岗亭里,我脑子里不断闪烁着昨夜遇到的美女苏笑嫣。不过伴随着时间到达午夜十二点,我突然间是感觉到一股困意袭来!这股困意非常的突然,而且异常猛烈。我接连打了三四个哈哈,很想趴桌子上眯一会。“千万不能睡觉!”但就在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突然是想到了周元天的叮咛!嘶!我咬牙用手掐在了大腿上,剧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疼痛却也是让我略微清醒了一些。困意持续的时间不算长,据我估计最多也就半个小时而已。等到那股睡意褪去后,我整个人猛然间变得格外清醒。这种猛然间的转换,让我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这绝对不是正常的发困!我打了个冷颤。周元天和李文华都是告诉过我不要睡觉。这说明二人都是对这种情况有所预料!沙沙沙...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是有一种特殊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这种声音很奇怪,我也形容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声音,就像是拿手指在地面上摩擦产生的声音一般。“啊!”但很快,我就知道声音是怎么出现的了!在远方无数五彩斑斓的蛇正在爬来,目标似乎就是我所在的岗亭!我口中发出一声大叫,第一反应就是要转身逃跑。无论如何,不要离开收费站。只是刚刚经历过昏睡事件,我现在对周元天叮嘱过的事情很是看重。不要睡觉,不要离开收费站!我微微咬牙,将岗亭的门反锁。那些蛇虽然看上去有些恐怖,但却不一定能爬进岗亭里来。“不要进来,要不然小爷宰了你们!”我握着一把水果刀,额头上已经是生满了冷汗。不过那些蛇群似乎是对岗亭有些忌惮,虽然是从收费站中奔流而过,但是却没有对岗亭下手。半个小时后。所有的斑斓大蛇都是消失在了夜幕之中。我松了一口气,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仿佛都是脱虚了一般。“太吓人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蛇?”被蛇群惊吓后,我显然是不可能再犯困了。一闭眼就仿佛是看到了蛇群袭来。等到快要天明的时候,我心中总是感觉那些蛇来的有些太过突然。思前想后,我在岗亭内将监控录像调了出来,想要寻找到那些蛇出现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