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进入目录
    官网旧版
  • 加入书架
    苹果游戏下载平台
  • 最新第568章 大妖茶馆
    联系我们

    更新时间:2021-04-24 01:38:51

    我要打赏
    怎样
    打赏共883318恒币
    app客户端下载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玩法安全

    我要评论
    安装说明
    评论共1817条
    自助下载平台
    
    

    最新V10.1版
    宸宫

  • 三维恋爱
    ios版游戏

    翻了会报纸,我觉得有点无聊起来,犹豫了一下,刚想掏出手机,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我怕吵着高副局长,忙轻手轻脚走过去拉开门,在走廊里迎面撞见了一个丰盈的女人,定神一看,竟然是刚才那个开车溅了我一身泥点的少丨妇丨。

    回复(86)

    妙妗

  • 春秋繁录
      app安卓版下载

      我轻笑着摇头,听这小美女说的话,知道她的心智和她胸前的玉兔一样,还不够四两重:“再说了,过两年你也许还这样一马平川呢,依旧是飞机场,还看你呢,切!”“你个大坏蛋!”

      回复(90)

      易烟

    1. 三国杀
      最新引导

      不久,我带着一丝失落的心情也谈了女朋友。说实话,我的外形条件很好,英俊帅气的有点像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在校园里经常能引来一些女生花痴的目光。

      回复(93)

      秋棋

    2. 最强的加点面板
      苹果客户端下载

      我呵呵笑着道,总不至于对她说,我想打你的主意,忘记下车了吧,于是岔开话题,随意的问道:“晓芬姐,你老公在哪里班呀?”

      回复(67)

      墨阳

    3. 美海军上空现UFO
      广告发布

      “晓芬姐,你在这附近住吗?”?我笑着问道。“嗯,你不会是也在这里住吧?我以前没看见过你呀。”张晓芬笑了笑,疑惑的问道。“我?”我愣了一下,羞赧的笑了笑,挠了挠额头,道:“我不住在这儿,刚才坐过站了,嘿嘿。”

      回复(69)

      珉馨然

    4. 魂王子到
      免费版下载

      “不是那个意思?”穆婉兰看着我脸惊慌的神色,她先是愣了愣,之后却被我的举动和话语逗的心情开朗起来,竟然展颜一笑。我有点摸不清楚对方笑什么,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脸蛋,三十多岁的少丨妇丨了,笑起来依然是千娇百媚,竟散发出一种青春少女更加迷人的韵味。

      回复(66)

        雨薇染

      • 寻情记
          特色功能演示

          相反,我很享受宋叔叔像父亲似得询问和教导,对于我来说,能够再次享受家庭的温暖,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没有理由不珍惜。吃饭时,英阿姨发了通牢搔,对象是方正源,还是关于他向别人借钱的事情,但根子依然是赌博引起的。

          回复(50)

          沛菡

        1. 这个药师不正常
          下载正版网

          嘉琪姐对我很好,可惜专毕业后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租了个门面,开起了服装店。因为她长得漂亮,打扮也时髦,无形给自己的服装店打了广告,所以她小店的生意一直不错。

          回复(26)

          默羽

        2. 星现的重生
          活动推荐

          过了一会儿,我们三个人在楼下汇合,说说笑笑,打了辆车去了英阿姨住的地方,晚一家人相聚,饱餐一顿之后,却怀着不同的心情各自散去。

          回复(82)

          绾青丝

        3. 最弱超级英雄
          指导攻略

          听到屋里面两人的对话,我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旋即发出一声苦笑。这几年我假期回家,偶尔听见宋叔叔和英阿姨嘀咕,说方正源和宋嘉琪之间争吵最多的事情是孩子,其次是方正源逐渐有点嗜赌成性,这几乎成了两人最大的心病。

          回复(15)

          烟雨江畔

        4.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客户端下载

          书友还读过

          掌管诸天
          app客户端下载

          掌管诸天
          苹果版客户端下载

          玄幻  |  水袖萦香

          刘大明说,刘镇长,今天天气给面子,到村里的路也好走了,如果刘镇长方便的话,能不能今天就安排个人,把我们带到挂职干部指定的联系村,了解了解村里情况,也和村里的干部群众熟悉熟悉,开展工作也能有的放矢。“刘主任如此急切的心情,如此工作态度真是我们比不了的,既然有此想法,那我上午就陪你先到你联系的村看看,下午和明天再陪其他的挂职干部到所联系的村!”这次来的四个人中,刘大明在县里是发改委的领导干部,副镇长刘小娟肯定要亲自陪同,再说第一次下村有副镇长陪同,对刘大明来说也是一个面子。“我在乡里也工作过很多年,还是了解一些镇村的情况,知道镇里的干部有很多事要处理,到联系村的事就不用刘镇长陪同了,让胡天助理陪我就可以了,顺便把小吴带着,这样上午到我所联系的村,下午到吴龙科长联系的村。”刘大明这么说,表面上看是为刘小娟考虑,实际上有自己的想法,首先可以让码头镇的干部知道,我刘大明到了这里不需要任何帮助,就能开展工作,不是无用的庸才。第二,就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和吴龙好好地谈谈,让他紧贴在自己的周围,听从差遣。关键时候,一定要让吴龙站好队。刘小娟对刘大明的建议自然是尽力配合,于是点头同意。几天后,市里来的挂职干部,也到位了。名字叫张富贵,市财政局的副处长,也是副科级,张富贵到了以后,这个队伍就是五个人,两个有级别的人,那么谁做这个队伍的领导或者说队长,很关键。谁都知道,做了队长,那么一切评奖评优的资源,就会随着而来。对于秦书凯这些没有级别的人来说,挂职的日子跟休闲度假差不多,整天没什么具体事情,时间就显得有些难熬,尤其是春天的天气越来越暖和了,不出去走走,自己都感觉有些辜负这室外的美景。但是,对刘大明和张富贵来说,那就很不一般,所以两人就在私下争取下面的人支持。对于刘大明,秦书凯是没有好印象,而对张富贵,也就是来之前,李伟成带着自己见过一次面。那是当时单位给自己送行的第二天,李成万带着秦书凯到了普水的宾馆去拜访了张富贵一次,主要是张富贵和李成万是党校的同学,关系很不一般,到普水来挂职,李成万当然要接待。后来,秦书凯也陪着小李和张富贵吃过一段饭,所以关系还比较和谐,有次关系,秦书凯当然很希望张富贵能够做队长。谁做队长,成为大家关系的一件事,根本吴龙透露的消息说,刘大明的希望很大,因为刘大明已经获得了乡书记姜照光的支持。听说刘大明做队长,秦书凯憋闷的不行,***,此人做队长,以后一切好处都和自己无缘。忧闷的时候,接到李成万的电话说:“秦书凯,最近忙不忙?过几天我想带这边的几个挂职干部去你那儿钓鱼,有没有合适的鱼塘?”秦书凯一听这话,兴奋起来,钓鱼也是他的爱好之一,李成万的建议实在是太及时了,这种时候,边钓鱼,边去享受一下大好春光是最合适的休闲方式了,再说,也就罢谁***做队长的事情不去想了。秦书凯撂下电话后,就去找金大洲。在一帮挂职中,金大洲必定是服务过县委领导的人物,说话做事相当到位,还颇有几分带头大哥的侠义精神,就冲着这一点,秦书凯对他印象很好,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找金大洲商量。最重要的金大洲跟刘大明也是有仇怨的,这话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那时候的金大洲和刘大明都在乡里当差。二十出头的男人,整天在乡里憋屈着,白天还好说,到了晚上,身体某些部位总会有些正常反映。大部分的人都能控制住这种正常反应,金大洲却没管住鸡圈门,竟然和乡政府附近理发店的小姑娘睡到了一起。其实,男女之事,相互同意,相互快乐,也没有人指责。男人和女人只要突破那层关系,想收也收不住,金大洲跟理发店小姑娘关门干事实在相当于一叶障目,所有人都知道,理发店紧闭的门里头,一对狗男女的风流快活。一天晚上,金大洲和理发店的小姑娘正火热的时候,理发店的门被砸开,小姑娘的父母带着乡里的干部现场抓个正着。那个时侯,对这种事抓的比较紧。面对议论和开除的压力,金大洲无奈之下,灵机一动,坚持说自己和小姑娘在谈恋爱。小姑娘的父母当场就傻了眼,是啊,谁说机关干部就不能和理发店的女人谈恋爱,这样说的话,金大洲可就成了家里的毛脚女婿,只不过这女婿在某些事情上性急了些。这件事以金大洲付出婚姻的代价而告终,金大洲不得不娶了那个女人为妻,这才免除了被处分的危险。结婚后,金大洲才从老岳父和岳母的嘴里知晓事情的真相,那晚是他的同事刘大明急匆匆的赶到老人家里,说是乡里干部金大洲利用权力,强bao了自己的女儿,老人一听这话,自然怒不可遏的要来找金大洲算账。金大洲当时气的差点把牙给咬碎了,刘大明背后对他下手的原因,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因为当时县委组织部正在考察金大洲,准备提拔为副乡长。如果金大洲提拔了,很有提拔希望的刘大明就失去机会。从此以后,金大洲跟刘大明结下了仇怨,这次到乡下来驻村,两人一见面,秦书凯就感觉有些不对劲。金大洲满脸冷笑着冲着刘大明招呼说,刘主任怎么到这里来了?不会是下来检查工作吧?我可是听说,刘主任最近一段时间在发改委深得一把手田主任信任,单位里大小事情都得从刘主任的手里过,怎么才这么短的时间没见,刘主任就从领导面前的红人,变成了下脚料了?金大洲对刘大明的说话口气带着调侃和不屑,这让秦书凯站在一边看了相当的解气,刘大明是自己的领导,即便是现在下乡了,以后总有回去的时候,自己作为下属没胆对刘大明说出什么过激的话来,可看着金大洲这么不待见刘大明,他心里一样的痛快。在乡里相处的时间长了,秦书凯趁着一次酒桌上推杯换盏的机会,问金大洲为什么对刘大明一副不待见的模样,金大洲于是把刘大明以前干过的龌蹉事吐露了出来。秦书凯当时恍然大悟的表情说,真是看不出来,道貌岸然的刘大明同志,背后居然隐藏着这样的一副令人恶心的假面具,他可真是为了自己的那一点私心,无恶不作啊。金大洲听秦书凯嘴里骂上了,感觉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跟秦书凯滔滔不绝的讲述起跟刘大明这些年的恩恩怨怨。那晚的一顿酒,一直喝到半夜,金大洲的讲述中,秦书凯见识到一个自己从不了解的官场阴暗面,原来一个人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发展,还必须把兵法好好琢磨透彻,这还不算,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也是缺一不可,有的时候,甚至还有套中套,局中局的出现,对于秦书凯这样的官场新手来说,他曾经面临的挫折已经算是重如泰山了,可到了金大洲的嘴里,简直小菜一碟。

          这炮灰她不当了
          app下载

          这炮灰她不当了
            详细介绍

            玄幻  |  苍茫弧光

              获得东京奥运会女足项目参赛资格的球队分别为:日本、澳大利亚、中国、荷兰、瑞典、英国、美国、加拿大、巴西、智利、新西兰、赞比亚。根据国际奥委会与东京奥组委的决定,决赛圈抽签仪式定于北京时间4月21日下午4时。

            这些妖都不怎么正常
            下载游戏大厅

            这些妖都不怎么正常
            免费下载

            玄幻  |  香寒

            一瓶啤酒很快就下肚了,两个女孩子又要了一瓶。丁一说道:“雯雯,我平时是不喝酒的,怎么感觉今天这酒这么好喝呀!”说着,又喝了一大口。雯雯笑了,说道:“我也是,咱们肉吃的太多了。”她们俩很快又将一瓶啤酒喝完。丁一说:“我要记住这个牌子的啤酒,以后我们科室再聚会,如果让我喝酒,我就点这个牌子的酒,好喝。”雯雯笑了,说道:“你真是傻,咱们在小摊上能喝到什么好啤酒,这是最便宜的了,你们科室聚会,彭科长肯定不会让你们喝这种啤酒。”雯雯提到了他,不知为什么,丁一低下头不说话了。雯雯哪里知道丁一的心事,继续说道:“丁一,大学四年你就没喝过酒?”丁一摇摇头,说道:“我不住宿,学校离家很近。就有一次和哥哥喝过,那是我头毕业,哥哥回来请我吃饭,一杯下肚就晕了。以后再也没喝过。”“那你还是有潜力的,今天都喝了两杯了。”“嗯,今天这酒好喝,可能我适应便宜的啤酒。”不知不觉,她们已经喝了两瓶啤酒。雯雯倒完最后一杯,扭头冲老板喊道:“老板,再拿一瓶酒。”她的话音刚落,丁一就见王圆在四五个人还有一个年轻的姑娘的簇拥下,径直朝这边的羊肉摊走了过来。丁一赶忙拉了拉卢雯雯的胳膊,说道:“雯雯……”王圆走到了她们面前,丁一和雯雯赶忙站起,丁一说道:“王总好。”可能是站起的太急,竟有些头晕。卢雯雯也好不到哪儿去,她的身子也摇晃了一下才站稳。王圆镜片后的一对小眼睛迅速打量了一下她们的餐桌,眼睛就落到了两只空酒瓶上,说道:“怎么样,再喝两杯?”说这话的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丁一。丁一赶紧摇摇头,说道:“王总,这是团委的卢雯雯……”不等她说完,王圆就打断她的话:“我认识,卢部的侄女。”雯雯惊讶的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他发现王圆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丁一。这时,老板又将一瓶啤酒拿了过来,丁一赶忙说道:“老板,对不起,我们不喝了。”丁一说着,她拉起卢雯雯的手说:“王总,不好意思,太晚了,我们要先回去了。”说完,两个女孩子互相拉着手走到老板面前,丁一从包里掏出钱夹,就要结账。这时,王圆从旁边过来跟老板说道:“丁一,你这不是寒碜我吗?有我在能让你结账吗?”丁一忍住头晕,说道:“不用了王总,谢谢你。”王圆站在那里,冲着老板低声说道:“你要是敢要她们的钱,我就敢把你这摊砸了,你信不信?”老板看见这个白净的年轻人眼露凶光,就没敢接丁一的钱。丁一有些尴尬了,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卢雯雯笑嘻嘻地说道:“那就让王总破费了。谢谢您,我们走了。”说着,拉起丁一就走。丁一回头冲王圆笑了笑,就和卢雯雯消失在人群外了。王圆站在那里,注视着她们的背影,这时,跟他们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走到王圆面前,挽住他的胳膊,嗲声嗲气地说道:“人家都走远了,别看了,小心眼珠子掉出来。”王圆没有理她,而是把胳膊从她的手里抽出,就跛着脚来到餐桌前,早就有人殷勤的给他拉出了凳子。两个女孩子快步逃出王圆的视线,来到拐角处俩人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雯雯说道:“丁一啊,这下你青春玉女的形象就要被颠覆了。”丁一反讥道:“你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他还知道你是卢部长的关系。”两个女孩子嘻嘻哈哈地回到了单位。上到三楼后,丁一说:“你等下,我去办公室拿壶热水。”就在丁一打开门的一霎那她就愣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科长居然在屋里。他旁边的桌上有一台小台灯,再看平时不怎么用的窗帘也拉上了,难怪她没有看到灯光。彭长宜也没有想到和丁一再次相遇,尽管这是他所期盼的事情。丁一进来,彭长宜也愣住了,丁一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知道您在里,我拿壶开水就走。”丁一进来,就从桌子下面拎出了一个暖水瓶,想了想又放下了,说道:“还是给您留着吧,我走了。”彭长宜赶忙说道:“等等。”说着,几步走过来,弯腰拎了拎两个暖水瓶,挑出一个分量重一点的递给丁一,说道:“我不用。”说着,就将两个瓶里的水倒到一个瓶里,递给了丁一。“谢谢科长。”丁一接过暖水瓶就要往出走。彭长宜突然闻到了她有酒味,而且感觉她的动作也有些异样,就说道:“丁一,你喝酒了?”丁一回头冲他笑了一下,说道:“嗯,喝了一点啤酒。”“跟谁?”彭长宜皱着眉问道。彭长宜感到她喝的不是一点。“雯雯。”“在哪儿?”丁一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心想你是谁呀?管那么多?就说道:“这个也要向科长汇报吗?”彭长宜被丁一噎得一时语塞,竟然没了下文。丁一看了他一眼,拎起暖水瓶,甩了甩头,就往出走。彭长宜伸出右臂,一下拦住了她,同时关上了房门,就把丁一抱在了怀里。丁一一手拎着暖水瓶,一手就往外推他,刚要说什么,就听雯雯在楼梯那边叫她:“丁一,快点,我站不住了。”丁一慌了,尽管她很迷恋这个怀抱,甚至也想重温一下那个吻,因为她还没有好好体味过呢,但是片刻的眩晕后,她还是用力推开了彭长宜,声音颤抖着说道:“科长,你喝多了。”彭长宜定定的看着她说道:“我没多,是你喝多了。”丁一不理他,就要伸手开门。彭长宜握住她的手,说道:“对不起,丁一,我再次向你道歉,是我不好,让你受到爸爸的批评。”他这样一说,丁一的眼睛立刻就湿润了,她抬头看着彭长宜,想说什么,又无法开口,垂下长长的睫毛,湿漉漉的眸子,淌下晶莹泪珠,从粉腮滑落。嘴角微微颤动,瘦削的双肩也轻轻抽动,楚楚的样子惹人怜爱。这个时候,别说是彭长宜,就是任何英雄豪杰,也会慨叹英雄气短了!欲望像潮水般汹涌而至,彭长宜一阵冲动,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下又抱紧了她,脑袋又要低下去。但是丁一死命的低着头,就是不抬起,而且,雯雯又在叫自己,她就挣开了他的怀抱,低头走了出去。她的脚步明显有些不稳,彭长宜下意识的伸出手想去扶她,但是丁一已经开门走了出去。看着她的背影,有一种别样的情愫萦绕在彭长宜的内心,他靠在门上,闭着眼,紧皱着眉头。尽管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还是无法遏制自己对丁一的感情。那种冲动的欲望和对丁一美好的向往与日俱增,他明白,自己不可救药的爱上丁一了,尤其是她刚才那一低头的忧伤,深深地打动了他。

            找到了正确官配
            手机版哪个好

            找到了正确官配
            指导攻略

            玄幻  |  沐涵

            而那个时候李亮的心思都在江楚楚和苏若冰身,所以没太纠`缠余雨,只是没有想到今天竟然看到余雨和林轩出来一起吃饭!他`妈的,怎么老子相的女人,都能和你有点关联呢?心一阵愤怒,李亮身体一甩,直接给余雨甩到了一旁,余雨的脚本来不太好,这一甩余雨直接坐在了地,顿时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尖叫。“我草你`妈!”看到余雨的样子,林轩当时急了,一瞬间一股凌厉无的气势瞬息之间从林轩的身涌了出来!下一秒李亮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轰!”这一飞足足飞出了十来米远,李亮最后才落在了地。“吸……”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四周原本看热闹的人都惊呆了,天啊,这是多大的力气能把一个人打飞出这么远啊?这个人还活着吗?不过林轩倒不关心李亮死活,直接跑到余雨身边,将余雨扶了起来:“小雨,你没事吧?”“没事……林大哥。”余雨摇了摇头。“我草尼玛!你特么敢打老子!你今天废了!”而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愤怒的咆哮从李亮的方向传来,此时李亮艰难的爬起身来,恶狠狠的看着林轩怒骂道。“妈的,你这小子还不长记性啊。”眼闪过一丝凶光,林轩作势要冲着李亮走过去。不过这个时候余雨连忙将林轩给拦住了:“林大哥……别。”看着林轩要奔自己过来,李亮被吓了一跳,但依旧一脸恶狠狠的看着林轩:“行!小子,我特么打不过你,你小子有能耐别走,站在这等着!”说着话,李亮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此时李亮的心已经完全被怒火给填满了,已经什么都不考虑了,只想狠狠的收拾一顿眼前的林轩!“哥啊,我今天白天和你说那小子我找着了,而且又给我打了,你赶紧过来吧,对,在西峰市场!”打完电话,李亮恶狠狠的看着林轩:“小子,有能耐你别走奥。”“傻`逼。“林轩骂了一句,随后干脆懒得搭理这李亮了,而是将余雨搀扶到座椅让余雨休息。“林大哥,你快走吧,这李经理叫了人了,你一会容易吃亏啊。”刚刚坐下,余雨立刻一脸焦急的说道。“是啊,小伙子,你赶快走吧,对方肯定是叫了人的。”这时王叔也走了过来,连忙说道。他把林轩看做是余雨的男朋友,自然不想林轩吃亏。“没事,我在这,我看看他能咋的,一会我还得给小雨要医药费呢。”坐在椅子,林轩淡淡的说道。听着这话,王叔无语了,这小伙子胆子真大啊,人家都叫人了,你不走罢了,还想要医药费呢?看着林轩这个样子,余雨简直都要急哭了,连忙想继续劝下去……可在这时,一道牛逼哄哄的声音突然响起……“谁啊?这么NB,连我的老弟都敢打,不想活了啊?!”一道牛逼哄哄的声音响起,接下来立刻吸引了四周所有人的注意力,尤其是余雨和王叔更是面色一变!入目所见,原本拥堵的小吃街已经被来人冲开了一条道路,来人足有七八之多,个个凶神恶煞的,要么是黄毛要么是光头的,总之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尤其是王叔当看到这一伙人之后更是面色大变!在西峰市场混了这么久,王叔自然知道这一伙人,这伙人可是当地有名的混混,平日里根本没人敢惹!心这么想着,王叔立刻看向林轩,面带着焦急,想劝林轩赶紧走,只是当他看到林轩的时候则是彻底无语……此时林轩正低着头看着刚才洒落在地的“爆肚”一脸的心疼之色……一瞬间王叔崩溃了,尼玛,小雨找的这是一个什么男朋友?心咋这么大呢?而另外一方面,当看到自己的人来了之后,李亮立刻兴高采烈的走了过去,冲着为首的一人笑呵呵的说道:“哥,你来了。”为首的一个汉子,长相看起来很普通,眉宇间还有着一点猥琐的样子,不过此时却一脸的牛逼哄哄,轻轻的拍了拍李亮:“老弟啊,怎么回事?咱们不是刚分开吗,让人打了?”“哥啊!在酒店的时候我看着这小子了,追来以后一看,果然是他。”李亮此时故作一脸委屈的说道。“这小子实在是太嚣张了,我和他提你他一脸的不在乎又揍了我一顿,你可得给我报仇啊。”“放心,你给我指出来,我草他`妈的,我今儿非得卸他一条腿不可。”汉子恶狠狠的说道。听着这话,李亮顿时底气足了起来,随后他看着林轩,此时林轩正背对着他。看着这一幕,李亮心更是大喜!你牛逼啊!你怎么不牛逼了呢!看着我们的人来了,不敢露面了?转过身去了?怕了吧?“来!林轩,你他`妈给我转过来,你刚才不挺牛逼的吗?”李亮一脸牛逼哄哄的说道。而此时林轩完全没有搭理李亮,只是一脸笑容的看着余雨。此时余雨俨然已经被这些气势汹汹的混混给吓着了,看着林轩焦急的说道:“林大哥,你赶紧跑吧……”“没事,放心,马解决。”林轩握了握余雨的手,轻轻的说道。“林大哥,你别逞强……我……”看着林轩不听劝,余雨直接急哭了,连忙劝道。“我草尼玛!那小子,说特么你呢,转过来让我看看,是特么谁敢欺负我们李经理!”不过在这时一个绿毛混混看着林轩不说话,立刻怒骂了一声。听着这话,林轩眼闪过一丝寒光,接下来猛的转过身来……而当林轩转过身来的那一刹那!这一群混混为首的那个猥琐男子当即一怔,接下来眼立刻掠过一丝震惊……随后便是恐惧!“我草尼玛!你特么骂谁呢!”“啪”小吃街传来一声怒喝,接下来一个清澈的嘴`巴声便是响起,正是打在了刚刚骂林轩的那个绿毛混混的脸。然而……打人的却不是林轩,而是这群混混的头!一时之间全场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自己人打自己人?而那个绿毛混混更是一脸的委屈:“九哥……你打我干啥啊?”“我特么不单打你,我还踹你呢,你他`妈连这位大哥也敢骂!”不听这话还好,一听这话猥琐男子更气,一脚直接踹了出去这一幕看的林轩也是一愣一愣的,不知道发生啥事了。只不过当那猥琐男子转过身来的那一瞬间,林轩直接忍不住的笑了。“嘿嘿……大哥,是您啊?”猥琐男子前走了两步,一脸献媚的说道。“哦,是你啊。”林轩点了点头,随后笑了笑:“这回我认识你了。”毫无疑问,这人正是今日白天在高铁林轩所见过的九哥!!说到这里,林轩微微一顿,接下来话音一挑:“我听说,有人找你要揍我?咋的,今天在火车站挨的揍,伤好了?你这抗击打能力挺强啊?”听着这话,九哥全身一哆嗦,面立刻涌现一片的恐惧之色。

            渣了追到手的偏执大佬之后
            优势升级版

            渣了追到手的偏执大佬之后
            网址登入

            玄幻  |  秋瑾溪

            得,我这饭还没吃呢,就得回去。无奈之下,站起身抖了抖有些发麻的双腿,然后朝着学校走去,我刚到学校时,正好快上课,老班看了我一眼,啥也没说,也没问我作业情况,只是说可以进去上课了。我朝着老班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经意间撇了一眼,发现谢伟也回来了,这狗日的无精打采的眼神,一看都是上网包夜去了,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实验班。等到下午放学的时候,李婉儿照常没有理我,背着书包就走了。我也没继续管她,我中午还没吃饭,到现在还饿着肚子,而学校内的小商店也因为市里来领导检查而暂时关闭了,一放学就直奔食堂买了份水饺先填饱肚子再说。随后,又回了趟宿舍,此刻室友们还没回来,我整理了下我那两三天没动的床铺,拿着充电宝就奔向教室,等着晚自习的到来。我们学校在校生是不用上晚自习的,原因就在于有的学生离家比较远,等到高二高三学习压力更大了,放学晚的话,学生走夜路也不安全。出于这点考虑,我们学校还是不错的。但是住校生就不一样了,在学校里住也没啥远近这一说,因此住校生必须上晚自习。由于住校的人并不多,老师方便管理,就把隔壁班级和我们班级的住校生安排在一个班里上晚自习。在等着晚自习的时候,我百无聊赖地打开了一部叫《gantz》的电影,看完后正好开始上晚自习,原本以为今天的晚自习和往常一样,但是今天却让我见到一个人,让我十分惊讶,还惧怕的人。修志明。虽然他不认识我,但是他的大名我可是知道,高一三班班霸,平时也不读书,仗着家里有点钱,来学校就是玩的,他虽然也是住宿吧,但是基本上宿舍都没回去过,在外面住,更别说晚自习了。我看着修志明走了过来,他还搂着个女的,我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说真的,要是不怕他才怪呢,修志明可不跟谢伟和陈亮那伙人一样道个歉赔点钱也就算了,他和秦良属于一伙人,但是比秦良更牛逼,有钱有势,就算捅出篓子来,有他家长替他擦屁股。不过,幸运的是,修志明只是从我身边经过,看我一直盯着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便不再理我了,坐在我身后不远处的一个空着的座位上。然后见他把腿放在桌子上,指了指腿,旁边的小弟见了,很有眼色的替他捶着腿,而修志明自己则是和他之前搂着的那个女的亲亲我我,摸摸大腿,隔着衣服又摸摸胸啥的,旁边的小弟看的眼都直了。我也不知道为啥他突然来了,但是跟我没关系就行,我暗自松了口气,晚自习上,除了隔壁修志明那个班几个学生在玩手机之外,其余的都在认真学习,我也不例外,赶着今天落下的作业。等到晚自习结束的时候,我整理了下书桌上的课本准备出教室时,由于教室过道太挤,不小心撞到了修志明。“你他妈没长眼睛?”在我碰到修志明后,他还没说话呢,身边一个小弟推了我一把,骂骂咧咧的说道。“对……对不起。”这么多人注视着我,身边还有他不少的小弟,我有些害怕了,低着头不敢看他们。那小弟还想继续骂我来着,修志明却是笑了笑说,“算了,这位同学又不是故意的,今天心情好,就不与他多计较。”那小弟听完后,谄媚的点了点头,然后冲着我小腿踢了一脚,疼得我龇牙咧嘴的。“还不谢谢明哥开恩?”那小弟丝毫不管他用多大力气,还很嚣张的跟我说话。“谢谢明哥开恩。”修志明没理我,看都没看过,然后抱着身边那个女生走了,他那样子让我火大,目中无人,我当时心里就在想,要是周围没他那些小弟的话,我早就把他揍趴下。就他这样子还想追求婉儿呢,不过只是玩玩罢了吧。修志明让他的小弟打听过我的名字,却没见过我,因此我也少了不少麻烦。回到宿舍后,洗漱一番也就躺床上睡觉了,但是由于在酒吧房间睡了半天的缘故,怎么也睡不着,躺在床铺上脑子里想的全是今天和林灵儿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在我现在看来还如同做梦一般不真实。第二天一早,在食堂吃过早饭后,我也没什么朋友玩,也没什么事可干,直接去了教室,让我奇怪的是,婉儿今天来的特别的早,她看起来心情不错,带着耳机还哼着歌。但是一看到我来后就不哼歌了,打开了个动漫,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她这样弄得我有些尴尬,已经一天没怎么和我说过话了。“婉儿……”本来,我也就是试着叫叫她,被她无视那么多次,这次再次被她无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很让我惊讶,她把耳机取下来,转过头问我干嘛。她竟然回我话了,让我很是惊喜,有些激动的坐在座位上准备和她聊两句的时候,却不曾想我的凳子不知何时已经不再我屁股下面,而我也没注意到,直接“扑通”一下,摔倒了地上,屁股摔得生疼。“扑哧——”婉儿看到我出糗的模样,突然笑了起来,笑的很开心,说实话,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婉儿发自内心的笑容了,这一刻,我看到她的笑容,就像得到了全世界一样,内心也是很愉悦的。我愣住了,修志明怎么突然找我干嘛,在班里众人的注视下有些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不该出去见他。但是我又看到这个传话的男生眼里还带着幸灾乐祸的模样,指不定没安好心。我坐在位子上不动,组长陈亮从旁边经过,他推了我一把,说:“修志明让你出去见他呢。”我瞥了他一眼,没理他,坐在位子上瞎翻着书装作一副正在学习没空出去的模样。“草泥马的,李玥,你不出来是吧?行,有本事你丫就在教室里窝一天。”修志明在门口探出头指着我喊了一句,然后走了。我知道之所以修志明不进来的原因就在于现在是第二件课大课间时间,这个时候年级主任会来回视察各个班级情况,他是整个年级的扛把子,老师也认识他,他要是乱来的话也是有一些小麻烦的。他走完后,本来心里挺高兴的,但是现在却又乱作一团。众多同学都以一种看戏的眼神看着我,还幸灾乐祸的。修志明刚才喊我出去的时候,婉儿也听到了,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她面色如常。“李玥啊李玥,你可真够窝囊啊,丢咱班人的脸,你至少也得骂人家几句吧?”之前那个传话的男生揶揄说道。“没啥事儿,我是实验班的学生,不跟他们这些差生一般见识。”我也就是嘴硬罢了,在婉儿面前不想落下面子才这样说的。谁知道,我不说差生还好,一说差生,班里几个学习不好的同学脸色都一变,看待我的眼光都充满了厌恶。我心里叹了口气,这时我才明白我说错话了,得罪这些学习差的同学们以后肯定没我好果子吃。“啧啧,你昨天被秦良他们打趴在地上的时候可没还还手呀,现在还在那吹呢?”那个男生一脸不屑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