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武炼尊王
大厅哪个好

武炼尊王
开户在哪

玄幻  |  点蓝

  宁顺花离家期间,陈定华称,他甚至雇佣过私家侦探和情感挽回机构去查她的个人信息,怀疑她与其他人有不正当关系。衡阳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中并未提到该记录,陈定华称,他不想离婚,所以没提交相关证据。

镶嵌
更新日志

镶嵌
日志计划

玄幻  |  昕若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西游之在下巡山小钻风
指导和帮助

西游之在下巡山小钻风
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蝴蝶飞飞

趁着一个过来给陆擎之敬酒的宾客刚离开,她稍稍将身子朝陆擎之那边靠了靠,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磨牙低吼:“放手!”陆擎之似乎没有听见,仍旧高冷的坐在那里,俊朗而深邃的面部毫无表情,傲然沉稳,有种可望而不可及的尊贵之感。他修长而骨骼好看的手指端起一杯酒,细细品尝,举手投足间优雅持重的姿态发挥的淋漓尽致,却让明姿画止不住炸毛。“你什么意思?放开我!”明姿画索性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滑开屏幕,气呼呼的编辑了几个字发过去。她瞪着眼睛注视着手机屏幕,等待着他的回复。可是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手机还是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回应。她刚刚明明就看见陆擎之看手机了,为什么不给她回复?明姿画又发了几个问号过去,还是石沉大海。顿时心里恨的要命,看着林雪儿时不时投过来的异样目光,再看看寿宴里来往的宾客,明姿画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她脊背泛凉,深知自己不能再这样跟他僵持下去了,于是又低头编辑了一条信息发过去。“陆总,请问你什么时候放开我呀?人家上次拒绝是跟您开玩笑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放在心上嘛。”这次她换了一种讨好的口吻,还顺带为上次直面拒绝他的事情煞有介事的道歉。她都这么“谦卑”了,不信陆擎之还没有反应。果然,短信来了。“明晚八点,我来接你。”陆擎之给她回了一句话。明姿画看着这句话,半响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他明晚接她干什么?约炮吗?这厮太含蓄了果然是不好!直接发信息问她约不约不就行了吗?害她还浪费那么多脑细胞去想他什么意思。“ok!”明姿画给他回复了一个表情符号。陆擎之终于松开了她。明姿画刚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就听到华尔兹音乐突然响起。下面是舞会时间。有不少人陆陆续续进入舞池中,俊男美女翩翩起舞。明姿画继续啃她的寿包,突然感觉到旁边一道灼热的目光。她望过去的时候,正对上陆擎之漆黑幽深的眼神,正幽幽凝视着她,瞳眸中散发着一种异样的光芒。明姿画心底一颤,嘴里啃的寿包也掉落在盘子里,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这厮这样的眼神看着她想干什么?难道想当众邀请她跳舞?想到这一层,她迅速起身,又拿了几个寿包,拼命往自己嘴里塞,把自己吃得脸颊鼓涨,难以下咽的模样。旁边的陆擎之看到她这副样子,眉头一蹙,迟迟也开不了口,只是黑着脸,默默给她递水。明姿画真是快噎着了,这寿包一下子吃太多撑的慌,好不容易她才吞咽下去,眼睛里弥漫上一层水雾。她又喝了几大口水,才勉强舒服一点。就在这时,一只男性的手臂突然伸到她的面前,磁性优雅的嗓音:“小姐,能请你跳支舞吗?”明姿画抬起眼,只见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士,正面带笑意的望着她。男人长得不错,五官如雕刻般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绝对是个赖看的大帅哥。尤其是他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带着令人炫目的笑容。这种微笑,似乎能蛊惑人心,让人不能拒绝。明姿画一向是颜控,面对人家大帅哥邀请她跳舞,她当然是不会拒绝的。刚要起身,准备把自己的手,放进大帅哥的手中,跟他一同去舞池跳舞。陆擎之低沉暗哑的声音,突然响起:“抱歉,她身体不舒服。”明姿画表情一僵,脸色难看下去,连忙摇头:“我现在已经好了。”心里在嘀咕:可恶的陆擎之,这时候捣什么乱。“你刚才吃了十几个寿包,你确定你现在可以跳舞?”陆擎之深邃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她,整张脸色不禁沉了沉,有着旁人无法察觉到的阴郁与戾气。“我……”明姿画嘴角抽搐,拼命地朝陆擎之使眼色,这男人是存心搞破坏,不让她跟帅哥去跳舞了是不?陆擎之倨傲的姿态,一张英俊深邃的脸,不带一丝情绪,模样荣辱不惊,像是没看到她的暗示一样。倒是那个大帅哥,被凉在一旁半天,似乎是感觉到明姿画跟陆擎之之间的微妙互动,他竟然主动悻悻的离开了。“帅哥,别走啊!”明姿画想要挽留,可惜为时已晚,她不免恼怒地瞪向陆擎之。陆擎之漆黑深邃的眸子荡漾点点星光,嘴角难得上扬起一抹弧度,似乎心情不错。明姿画心里那个恨啊,这可恶的男人,破坏了她的桃花就那么开心吗?正在这时候,一个娇柔的女音突然响起:“擎之,能请你邀我跳一支舞吗?”林雪儿涨红了脸,胆怯小心的模样,似乎是鼓足了勇气,才将心里酝酿了好久的话问出来。明姿画挑了下眉,立即换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笑盈盈的望向陆擎之。没想到陆擎之没有吭声,漆黑的目光讳莫如深的反倒是落在了她的身上,英俊的脸庞深沉的叫人无法探究。明姿画心下颤了颤,林雪儿邀请他跳舞,他看着她干嘛?陆擎之不回答,林雪儿便一直面含羞涩的等待着他的答复,甚至有意无意地用目光掠过明姿画。明姿画可不想被他当成挡箭牌,何况刚刚陆擎之还挡了她的桃花。出于报复心理,她故意转过头,笑容格外明艳,刻意语调温柔地对陆擎之说:“陆总,既然有美女邀请,不如你就与她共舞一曲。”

无限轰雷之念帝
功能APP

无限轰雷之念帝
功能客户端

玄幻  |  白宁

张富贵怎么能错过这个美好的时机,对他来说此刻需要的就是看看那女人的……,同时找个机会把自己抖动的家伙放进去挥洒一番。于是说:“别动,让我好好的看看脚!”同时用力一拉,把刘小娟与自己的距离拉近。此刻脸部与她那么地近距离接触,感觉到彼此地呼吸那么地急促,她马上安静下来了,像受惊了一样看着他的双眼,他也看着她,马上说:“怎么了,脚是不是很痛?”刘小娟脸上恢复了笑容:“是啊,有点痛。”“那我要好好的检查检查!”说完,张富贵又低下头,双手捧着脚不住的看,其实那双眼睛如小偷一样盯住女人的**,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能看的都看了许多遍。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张富贵心里要好好享受眼前这“落难”的尤物了。此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心思考虑任何事,他决定为了一亲佳人,只有大胆冒险了!张富贵又看了下她的脸,那羞笑尚未褪去,显得更加迷人,他心中的火也在这一刻爆发了无法抵挡,顺手就把她抱到了怀里,捏住了她的臀,向她的白嫩的玉颈吻了上去。刘小娟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干什么嘛。不住的挣扎,后来挣扎就有点虚伪了。张富贵于是把刘小娟抱起来,女人被平躺着放在旁边的床上,如一只带宰的羔羊……吴龙向刘大明汇报说,最近按照他的吩咐,一直在暗中跟踪张富贵,没有发现他不正常的地方,每天晚上下班后就是到宿舍睡觉,或者开车回到市区的老家,当然开始是否回家,不能知道,因为两条腿跟不上四个轮子的,没有发现在外过夜的情况。“最近张富贵和刘小娟就没有在一起?”刘大明眼睛睁的很大,不相信的看着吴龙。都是过来人,谁都知道男女这件事如果有了开头,想收都收不住,尝了甜头,哪能忍的了多久。“张富贵和刘小娟是经常在一起,都是正常的办公来往接待,过后就是各人回自己的宿舍,没有两个人单独在宿舍等的事!”刘大明听到这里,想了想,摇了摇头,感到不正常,这里肯定有什么文章,吴龙因为大意没有注意到。自从没有竞争上队长,刘大明一直就想不出哪儿出了问题,后来听了吴龙看到张富贵和刘小娟**的汇报,就认为机会又来了。让吴龙暗中跟踪张富贵,抓住什么把柄,关键时候把张富贵弄倒。“张富贵平时在乡镇的时候晚上都在宿舍?如果接待,是哪些人?”“不出去现在都在宿舍,有的时候和姜照光书记等人也在一起,一个月一般都聚几次,过后都是聊天。”“如果和姜照光在一起,千万不要跟着。”刘大明知道,做事要有分寸,如果姜照光知道自己安排人跟着他,肯定把自己弄得一无所有,有些人能得罪,有些人不能得罪,官官相护,你能跟踪姜照光,这边的诸侯,知道了能有你的好果子吃,做领导的家伙被人抓住了,那还有什么玩的。“知道了,要不要继续跟踪张富贵?”“要,就不信这个小子突然老实了,继续,肯定会抓住什么有用的东西,只要抓住铁证,你想要的什么都有了。”刘大明知道,什么东西能调动吴龙的积极性。“知道了,肯定会仔细的观察,有什么情况立即汇报!”“辛苦了,没有办法,对付张富贵,这个时侯只能用非正常的手段,也许这是你和我能抓到好处的最后一招!”对于刘大明不信任的口气,吴龙解释说,我也知道这是关键,最近一直在跟踪,张富贵***可能知道有人跟踪,每天除了上下班,就是吃饭回宿舍睡觉,还有就是开车回市区。你看,我的眼里都是血丝,都是每天晚上跟踪张富贵这个家伙,睡眠不足造成的。吴龙很有底气地解释,刘大明也不会跟踪自己,自己说什么还不就是什么。其实吴龙最近一直没有跟踪,如此的累,那是最近他的对象牛大娟带乡里,和牛大娟做的多。如此男女健身,眼里没有血丝,肯定不可能。“知道了,要注意休息,不过跟踪张富贵,抓住东西那是翻身的关键,不能放弃!”刘大明安慰说,心里却骂道,没用的东西,没有抓着证据,就是累死,也是活该,没用的狗。刘大明最近也很无奈,联系村需要铺路需要钱,每次到发改委提到这件事,一把手田主任总是不耐烦的说,老刘,你也知道单位的不容易,能把几十职工的福利弄好就很不容易了,没有那么多的钱来支持你联系的村,当然单位也不是不问,条件允许肯定考虑。刘大明很生气,心里骂道,***,当初推荐自己下乡的时候,话说的多么动听,全力做好后勤服务工作,要什么单位都会尽全力满足,现在铺一条路也就多万块就不能满足,还指望你什么。就很不满的说:“主任,我也知道单位的实际情况,可是联系的村市委年底考核,对优秀的进行表彰,后劲的批评,我这么做主要是为单位作想,如果因为支持不力被市委点名批评,那是因小失大,再说,我个人也没有什么,主要是单位和主任你。”“刘主任,你说的很有道理,作为一把手肯定比你着急,但是着急没有用,必要拿出真金白银才能解决问题,不过有秦书凯今年从市里争取来的成绩,单位的功劳肯定不会垫底,再说,你能不能如秦书凯一样,从市里那个部门拉一点赞助。”田主任见识的事太多了,肯定知道如何打太极,应付刘大明那是绰绰有余,再说,一个秦书凯,一个办事员能从市里拉回几十万,作为一个副主任拉百万也不是没有问题,联系村的事还好意思向单位张口。有了比较,就有了分析,就认为刘大明不行。刘大明心里就想,操他妈,秦书凯如果不是张富贵的原因,不要说从市里拉赞助,连市里哪个部门的门向哪儿开都不知道,拉屁赞助。嘴上仍然说:“主任说的很有道理,我也正在和市里相关的部门联系,可是暂时无法到位,就想请局长能不能以单位的名义先支持一点!”“支持一定会支持的,等到春节的时候会考虑慰问的形式给村里的困难家庭送一点温暖,你和秦书凯联系的村每个村慰问家左右,这样也是几万的开支!”田主任肯定不会被刘大明套进去,顺着刘大明的话说。因为,每年县直机关慰问困难户都有任务,到那儿慰问那是一举二得。刘大明没有办法,知道自己不努力,到最后单位肯定会对自己联系的村支持的,那么肯定是挂职要结束的时候,单位那是迫于市委考核的指挥棒才这么做的。失望的回到乡镇,就把不满都发在张富贵身上,假如张富贵不帮助秦书凯和金大洲两个人,那么县里来的四个人帮扶联系村的实际水平都是在一个水平线上,刘大明等人也就不会着急。现在有了张富贵的帮助,差距就很明显了。

夏雨微濛恰相逢
版本活动

夏雨微濛恰相逢
下载平台

玄幻  |  漌柠年

门上的玻璃早已稀碎,而姑娘似乎还不想停手,蛮横霸道的正用脚死死的踹门。哐哐哐。又是几声。“哪里来的疯婆子,给我滚!”苏芮毫不客气,现在家中出事,她估计是不想节外生枝,碎了几块玻璃,不想多事。可那姑娘却依旧不听苏芮的话,手中砖头朝着苏芮的身前就扔了过来。我眼疾手快,一把拉过苏芮,这才逃过了砖头的袭击。“好一个蛮横无理的姑娘,再动手,可别我不客气!”我愤愤的朝着她瞪了一眼,却引得她冷笑不止。“怎么个不客气?我还真没见过敢打我的人!”别以为你是个女的老子就不敢打你!我心里腹诽了一声,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这些天来,被玉尺经滋养着身体,原本生锈的关节也早已灵动起来,似乎玉尺经还有调理身体的功效。就刚才那个箭步,若是普通人,根本跳不了那么远,而我,也只是一步而已,就已经来到了门口。身后苏家父女也看的十分惊讶,他们估计也没想到,我居然会有如此敏捷的步法。“好身手啊!”我不理会他们,直接开门,一把扼住了姑娘的双手。“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话还没说完呢,她就已经攻击上来,双手虽然不能动,但脚却十分犀利。一招撩阴腿直接朝着我的双腿之间踢去。我双腿一夹,直接把她的腿给夹在了中间。“这么阴险!那就别怪我无情了!”我双手立马变幻了姿势,朝着她的胸口袭去。她吓得不行,可跑又跑不了,本能的想去护住胸口,而我却早已一把抓住软糯。那手感,可真是不错。这可不能怪我,谁让她先对我动手的。哼!“流氓!”她脱开的双手就朝着我的脸上打了过来。我左躲右闪,双脚一放,她就直接扑进了我的怀里。“干嘛还这么亲热呢,咋的,摸了一下就要以身相许啊,那可不行,我还没答应你做我女朋友呢。”我调戏了她两句,气得她直接从我身前逃开,逃离出去好几步。她此时绯红的脸上十分好看,微微皱起的眉头,就连生气都如此动人。“臭流氓,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哥的死你们一定要负责!”说完,她就气呼呼的上车绝尘而去。她哥的死?难道说……张家的人!我立马转头,朝着苏满城紧张的问道:“张家除了那个大哥,是不是还有一个小妹?”虽然我也能算出来,但如果苏满城能早知道,这事也就能快点办掉。况且,我也想要知道我跟张家到底是什么关系?苏满城沉吟了一下,回答道:“有确实有,不过我听说在国外啊,怎么回来了?”我心中一凛,苏满城这家伙,你好歹把事情查清楚点啊。我们的人还没进去,却发现不远处已经有好几辆车子开了过来,速度之快,恐怕不及时躲避,就要撞到门上来了。我一把推开苏满城和苏芮,几辆车直直的撞击在门上,直接把门撞的凹陷下去几分。车内,好几个彪形大汉走了出来,凶神恶煞,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居然敢对我们小姐动手,活的不耐烦了!”其中站在最前面的彪形大汉朝着我说道。正当此时,我的脑中玉尺经无风自动,原本还合上的书页一下子打开,一页页翻了过去。书上那些动作如同印刻在我的脑中一般,根本不需要我学习,我就已经融会贯通。原本面对这些彪形大汉,我还有些抵触,但现在,小菜一碟!不过,我要使出这些招式,那可就得加钱了。我看了眼身后的苏家父女,耸了耸肩说道:“好像是来找你们的,这个就和我没关系了吧。”苏满城一听,顿时紧张不已,一把抓住我,抖得不行。“方大师,您别丢下我们不管啊,这样,我加钱!”“行吧,看在钱的面子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唐晨咧嘴一笑,重新看向彪形大汉,双手一张,挡在了两人面前。“小子,你居然还敢出头?那我今天就让你尝尝苦头!”车内,张家小女也跟着就走了出来,狠狠的瞪视着我,似乎要把我吃了一般。彪形大汉在张家小女一挥手之下,便朝着我的面前冲了过来,速度相当快,若是普通人,恐怕早已被打的七荤八素了。但他们的拳头到达我的面前时,却没有任何作用,我的身体如同自己在寻找轨迹一般,居然自然的就躲过了他们的挥拳。而后,我的眼中似乎也能找到他们的破绽一般,在他们伸出拳头的一刻,我的拳头直接攻击到了他们的薄弱地位。腋下和裆下成了我攻击最多的地方,那几个彪形大汉连一拳都没能打中我,却都已经倒在地上不停的哀嚎起来。我拍了拍手,喃喃自语道:“可以,我居然如此厉害!”张家小女见状,也是有些怕了,躲进了车中,可没人开车,她又跑的到哪里去。我缓缓走向车子,拍了拍她,问道:“喂,还要不要打我了?”她愤愤的盯着我,似乎到现在都不肯认输。“你是张家的小女儿?”“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谁让你帮苏家的!”她还理直气壮,十分嚣张。我一把捏住她粉粉的脸颊,扯了一下。疼得她捂着脸害怕的看着我,却又不敢对我有任何造次。“我现在问你,不是你问我!”“是,我是张家小女儿,那又怎样!苏家和我张家有仇!”“好,那我再问你,苏家是不是用了什么风水之术?”“哼!你最好别帮,要不然,郑叔不会放过你们的!”郑叔?原来那名地师姓郑啊,既然如此,那我还真得好好和他斗上一斗!“这样吧,我今天就放了你,明天我亲自登门拜访,怎么样?”苏家小女思索了一番,点头答应下来。我几脚就把地上的彪形大汉踢到了张家小女的面前,几人抱头鼠窜,一个个的上了车。“喂,你叫什么名字,我明天来总不能不知道吧。”“张敏韵,那明天我恭候大驾!”说着,张敏韵别着头就被车子带离了苏家门口。这时候,苏满城跑了上来,似乎是他打败的对方一般,气喘吁吁,对着汽车远去的方向破口大骂。“方大师,你怎么能放跑他们呢!”“难道还绑架在这里?你们两家的事我是不是得知道一些了。”我目光深邃,朝着他看去,看的他浑身都有些颤抖,最终还是重重的叹出口气来。“方大师,您里面请。”苏满城说着,随即把我请进了屋中,经过他的一番叙述,我也终于知道了他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原本苏芮是要嫁到张家的,当时说的是嫁给大哥张子峰,后来因为张达明一直恳求张家爷爷,所以爷爷到最后答应他,把苏芮嫁给他,不过张达明这家伙确实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就算是张家人,也知道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