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最后还是我一个人
自助下载平台

最后还是我一个人
演示大厅

玄幻  |  雨薇染

回到东城后,梅蕊蕾就办理了辞职手续,在离张小刚工厂附近的镇区重新找了一份工作。这次找工作很顺利,由于有两年的会计工作经验,加上出众的外表,她顺利进入一家工厂担任会计,那家工厂离张小刚的出租屋只有二十多分种的车程。那几年是他们感情最好,过得最幸福的一段日子。不管晚上加班有多晚,梅蕊蕾都要赶回出租屋和张小刚团聚。有时她参加聚会,或加班太晚,张小刚就去厂门口接她。处于浓情蜜意中的他们也许都不会料到,所有人都看好他们的感情,仅仅过了几年,一切都发生了逆转。人算不如天算,命运让你向左走,你就不得向右。那年的年底,他们回到双方的老家,分别摆了隆重的结婚酒宴。回到东城后,他们又宴请了双方的同事和好友,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他们幸福地结合成了合法夫妻。梅蕊蕾和张小刚结婚后,考虑到双方年纪都不小了,加上父母的催促,他们便开始准备生个小孩。那时梅蕊蕾上班的工厂离张小刚的单位比较近,她每天晚上都能赶回去与张小刚团聚,但是那家工厂会计部的工作量很大,每天都要面对一大堆永远也统计不完的流水帐,她感到又累又烦。每晚经常加班到九点多钟,等她回到家后,总是累得疲惫不堪。很显然,那样的工作环境根本不适合怀孕。“老公,我不想在那里干了,太累了。”一天晚上九点多钟,梅蕊蕾拖着疲惫的身体一回到家,便向张小刚抱怨道。“如果实在受不了,那就辞职吧,反正我养得起你。”张小刚起身接过妻子手中的背包,心疼地说道:“吃饭了吗?我给你煮点面吧。”“不用了,我在厂里吃了饭。”梅蕊蕾疲惫地躺在沙发上,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每天的工作都是核对流水帐单,数字看多了,我现在只要停下来,那些机械的数字总在我的眼前晃动,你想想看,那样的工作环境怎么能怀孕呢?”张小刚默默地挨着妻子坐下,轻轻地为她揉搓着双腿,心疼地说道:“你自己决定吧,如果觉得不上班无聊的话,那就去重新找一份工作吧。不过呢, 最好不要再找像现在这样规模几万人的大厂,最好找一家几百人的小厂上班,小厂的会计部工作量没有那么大。”“我知道,当初之所以进这家厂上班,还不是想离你近些。”梅蕊蕾拉着张小刚的手,撒娇地说道:“你看啊,咱们都快三十岁了,早就该要个小孩了。在这家工厂这么辛苦,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怀孕呢。”“呵呵,好吧,一切听你的,辞工在家我养你也行。”张小刚轻轻地摸了摸梅蕊蕾的脸,笑着说道。“我才不要你养呢,如果我不上班,每个月的开销至少要三千多块钱。”梅蕊蕾拿出她做会计的思维向张小刚核算道:“如果我去上班,每个月有两千多块钱的收入,里外合算一下,上班的话,每个月可以节省四千多块钱。如果不趁着现在没有小孩多存点钱,要不然以后生了小孩,哪来的钱养他呢?你说是不是,老公?”“你真是我的好老婆啊,挺会持家的,好的,我听你的。”张小刚怜爱地看着梅蕊蕾,伸出手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人生之路总不能按照自己设想的路线去延伸,沉浸在幸福中的张小刚和梅蕊蕾做梦都没有想到,不久后他们的命运将会遭受惊人的逆转。在东城很多工厂都没有产假,如果女工怀孕了,只有自己辞职走人。有的女工为了多赚些钱,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她们在怀孕早期都会坚持上班,直到快要生了,实在挺不住才辞职,说白了,就是舍不得一个月几千块钱的工资。快要生小孩之前,老板绝不会允许怀孕的女工继续留在工厂,他们担心万一女工的身体出了状况,家属会要工厂承担责任。当然,他们更加不会仁慈到给女工请产假,至于劳动法中提到的女工生育福利,在那些工厂看来就是一个笑话。东城的外来工大多都来自农村,他们的家庭都不富裕。可想而知,出来打工就是为了挣钱,谁不想趁年轻时多挣点钱,以备日后不时之需呢?梅蕊蕾和张小刚的家庭都不算富裕,她可不想吃闲饭让张小刚养着。她希望找一份能有产假的工作,这样可以多存一些钱,等将来生了小孩,他们就可以在东城市买房子,一家人和和美美地生活在一起。不过她心里很清楚,在东城找一家有产假的工作单位可谓是风毛麟角。尽管知道这样的工作机会很渺茫,梅蕊蕾还是想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去碰碰运气。她很快从那家工厂辞了职,出厂后便着手准备简历,满怀信心地找工作,期待生活能出现新的转机。那时有些工厂已经开始在网络上招聘,这种招工模式对于求职者和招聘单位来说都是双赢的。一来可以为招聘单位节省不少时间和精力,二来也可以为求职者节约去人才市场的各项费用。梅蕊蕾以前去过多次人才市场,由于没有大学文凭,在找工作期间遭受了不少白眼和冷嘲热讽。如今只要回想起那些可怕的经历,她就感到心有余悸,再也不想去人才市场遭那份罪了。这次她选择在网站上找工作,有针对性地投递简历。每天上午张小刚去上班后,她就去网吧投简历。有些事情好像冥冥之中上天都帮她安排好了似的,在找工作之前,她真没有想到这次的面试经历竟然会如此顺利。她在网吧投了两天简历,第三天便接到了一家位于南城的民营企业bv电子厂人事部打来的电话,他们通知她去面试会计职位。前文提到的柳波,就是这家工厂的老板。南城离万江很近,如果梅蕊蕾能去bv上班,以后每天晚上照样可以回到张小刚的出租屋里,这样的条件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难得了。两人不但都能上班,而且还可以天天见面,以后如果生了小孩,带小孩就更方便了。在去面试之前,她也不知道那家工厂的工资和福利如何,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特地上网查了那家工厂的简介,从网页上看那家工厂的实力应该还算不错。加之距离张小刚的单位很近,她对那次面试抱有很大的希望。除了必备的简历和身份证等资料外,她特地给自己做了一番精心打扮,她知道在面试过程中,女孩的仪表和形象,给面试官的第一印象相当重要。梅蕊蕾在东城工作多年,深谙职场中的潜规则。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在面试的过程中,留给面试官的第一印象,就是形象和仪表。特别是女孩,除了要求掌握过硬的专业知识和工作经验外,形象和气质在面试中占的比例相当重要。尽管找工作不是参加选美大赛,以貌取人未免太过于俗气,但是谁也无法否认,在许多行业之中,面试官都喜欢戴着有色眼镜看人。特别是在这个浮躁当道的社会环境下,“以德服人”的传统理念早就被“以貌取人”的浮夸所取代,任何时候帅哥美女找到好工作的机会,都比长相普通的人要多些。

最好的自己与最好的她
广告发布

最好的自己与最好的她
ios官方版下载

玄幻  |  秋瑾溪

污言秽语!此刻,这两名青年看着奔驰车内的白伊,满脸的邪恶和猥琐。“徐子恒!张天!”而一旁的白伊,则是看到这两名青年后,俏脸瞬间煞白一片。她可是知道,徐子恒乃是江市三大龙头企业天龙集团的大少爷,一个超级纨绔二代。而张天,更是江市那位权势滔天的会长独子。这二人被称为江市两大恶少。之前,他们二人便苦苦追求过自己,却被自己一而再的拒绝,却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还不止。徐子恒的目光一转,看向驾驶座上的林凡,不由微微一怔,紧接着脸上浮现浓浓的嗤笑:“哈哈哈……白伊,这位便是你的废物老公吧?咦,据传他一无是处,没有想到还会开车,真是不一般,哈哈……”徐子恒的话语之中,充斥着嘲讽意味。而一旁的张天,也爆笑出声:“白伊,你究竟怎么看上他的?没工作,没相貌,没本事!莫非他是器大活好?哈哈……”这两位大少的眼底,充斥着嫉妒和鄙夷。在他们眼里,白伊这种女神,只有自己这种公子哥才能配得上,而现在,显然白伊这朵鲜花,插到了林凡这坨牛粪上。听到这一句句羞辱的话语,一丝冷芒,在林凡的眼眸闪烁而过。尚未等他说话,旁边的白伊赶紧对着林凡劝道:“林凡,快走!不要理他们!”白伊俏脸煞白,神色之中充斥着担忧。显然,得罪不起这两位恶少。看到这幕,林凡只能点了点头,在看到绿灯亮起,瞬间踩下油门,奔驰轿车一窜而出,向前行驶。只是,他们想走,但是兰博基尼上的徐子恒和张天,怎肯罢休。“咦?在本少面前,还想跑?白痴!”话语一落!徐子恒冷笑一声,顿时猛踩油门,兰博基尼仿佛一道离弦之箭,发出一道咆哮轰鸣,向着前方的奔驰,飞快追去。他可是超跑俱乐部的主力成员,在江市业余赛车圈内,更是数一数二的赛车手。尤其加上这台进口改装的兰博基尼,想要追上一个废物赘婿开的奔驰,简直轻而易举。嗡!几乎眨眼之间,兰博基尼和奔驰越来越近。百米!五十!三十!看到兰博基尼,马上要追上自己的车后!白伊俏脸难看到了极点,急的冷汗直流:“怎么办?那个徐子恒据说,赛车技术一流,我们肯定跑不掉了!”只是林凡看了一眼后视镜,则是嘴角浮现一抹浓浓的不屑:“坐稳了!”淡淡的三个字,让白伊微微一怔。什么?在她尚未明白过来的时候,只见林凡的脚掌,将油门一踩到底。嗡!!!奔驰车车身一震,发动机爆出一道沉闷轰鸣之音,犹如一头狂暴的野兽,骤然提升了速度。不仅如此。更让白伊愕然的是,车速从提到了,再到、、……要知道,这可是在市中心的大街上。周围车流横行,车速到了,已经极为危险。可现在!整辆奔驰轿车,如飞一般在马路之上穿梭,一辆又一辆轿车,被狠狠甩在身后。尤其恐怖的是,林凡驾驶着奔驰车,或左、或右、或加速、或转弯……犹如一条飞快的游鱼,在车流横行之中,飞速疾驰。白伊整个人的脑袋都懵了。她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飞了起来一般,有一种飞在云端的恍惚错觉。不仅是她!后面的徐子恒二人,也彻底懵了。因为他们发现,自己的兰博基尼提速起来,竟然和奔驰的距离越来越远。五十米!一百米!二百米!尤其。那奔驰车,在一辆辆车流之中,犹如闪电一般窜行,让他们都一阵心惊肉跳。“子恒哥,快!追上他!别让这小子跑了啊!”张天急的满头大汗。若是被一个废物甩掉,那么他们两个超跑俱乐部主力的颜面,便彻底丢的一干二净,成为所有人嘴里的笑话。滴答!滴答!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徐子恒的额头流淌下来。他已经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车速保持在左右,但是即便是如此,那擦肩而过的一辆辆车辆,依旧将他吓得冷汗淋漓。“玛的!这个疯子怎么开的这么快,这特么简直找死!”徐子恒眼皮狂跳,神色之中充斥着浓浓的难以置信。毕竟在车流之中,急速赛车,太过考验一个人的反应速度。就算是职业赛车手,也很难开的以上,一不小心很可能车毁人亡。而前面那个疯子,绝对开到了二百之上,这特么……简直就是一个怪物。而就在徐子恒的内心,几乎绝望的时候。他却是愕然的发现,前面的奔驰车,速度竟然慢慢减慢了下来。“子恒哥!那个废物不行了!快,追上他!撞死他们!”张天狂喜至极。他虽然不明白,前方的林凡为何将车速减慢,但这绝对是他们二人挽回颜面,教训那个废物的最佳机会。“好!”徐子恒同样狂喜。脚掌再次一踩,兰博基尼便发出惊天的咆哮之声,对着奔驰车,狠狠冲撞而去!这一刻!前方奔驰车内,白伊更是心急如焚,对着林凡娇斥道:“林凡,快开啊!我们马上要被追上了,你这是做什么!”白伊的脑袋完全处于宕机状态。她发现,林凡开的车,越来越慢。更可怕的是,后面的兰博基尼竟然带着一种狂暴的冲击力,向着奔驰车,狠狠撞击而来,更是吓得面如死灰!完了!白伊的内心彻底绝望了。按照这兰博基尼的冲势,怕是整个奔驰轿车都会被撞成一堆烂铁,而她和林凡怕是在劫难逃。嗡!后面的发动机轰鸣,越来越近,几乎瞬息之间,便冲撞到了奔驰轿车的后尾。“撞吧!哈哈哈……”徐子恒二人的嘴角,泛着浓浓的狞笑,仿佛已经看到,奔驰轿车变成一堆烂铁一般。只是就在这时!轰!一道轰鸣之音响彻,徐子恒和张天二人脸上的狞笑,瞬间僵住了。因为他们看到,前方的奔驰车,竟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骤然漂移了起来。整个车身,足足旋转了九十度。兰博基尼,一撞而空。更为可怖的是,漂移之中的奔驰车尾,对着兰博基尼的前头,轻轻一碰。整辆兰博基尼,仿佛被一个撬杆扫中一般,整辆车竟然凌空飞了起来,而后对着路边的石坛,狠狠撞上。嘭!巨大的冲撞声响彻,兰博基尼的前头车身,瞬间凹陷了下来。车身爆碎,零件飞溅。整辆兰博基尼化为一滩铁泥。奔驰轿车上。白伊整个人完全懵了。她看着报废的兰博基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的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彻底完了。但是做梦都想不到,林凡驾驶着汽车,仿佛原地漂移一般,旋转九十度。

走马观花一生才
下载网

走马观花一生才
是什么东西

玄幻  |  寒凛言

“朋友,你是做什么的我能看出来一点,这是公共场合,你就不怕进去?”“嘿,这年头,什么人都多,就是多管闲事的人少了。”“走吧?”此时由不得我不跟他走,左前方二十米左右就是他的同伙,他们都阴笑着看我。说不慌张那是假的,双拳敌不过四手,更何况,毕业之后我就很少锻炼,几乎每天都三点一线的徘徊在家跟律所,也没时间去锻炼,再加上佟雪走的这一年,我几乎被酒色掏空了身体,跑,肯定是跑不过了。反抗?目前来看只有这样。门前有三个保安,加上前台有两个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他们都看到了我被壮汉抓着往前走,似乎,呼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大哥,咱们这是要去哪啊!”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足够大,以此来吸引保安的注意力。壮汉闻言,哈哈笑了笑:“陈律师,您忘了?您可欠着我们钱呢!”他的声音也不小,果然,当保安听过他说的话之后,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致的注视着我,还在那儿小声的议论着什么,俨然,他们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糟了!保安不认识我,物业的工作人员更不了解,当然是这个壮汉说什么是什么,而我被他提着的样子,还真像是一个逃避债款的人无奈的笑了笑,心中一沉,做了最后一搏:“你们丫到底是谁啊?绑架绑到我头上了?!”壮汉没客气,对着我脸就扇了一巴掌,怒目圆睁,从怀中拿出一张纸,对着要过来的保安扬了扬,“这就是这货给我们写的借据,我们找丫要钱不犯法吧?有你们什么事儿?”“那你也不能打人吧?”一个保安问道。“他不老实。”壮汉的那三个同伙也走了过来,虎视眈眈地盯着保安:“没你们什么事,知道吗?”那个保安张了张嘴,另外二人见此,上前将他拽到一边,赔笑说道:“你们之间的事儿去外面解决,在这里,肯定不行。”“嘿,还是你上道,放心吧。”说着,壮汉拖着我往前走,眼瞅着就要出了大厦,到那时候我可真就危险了!我开始挣扎,试图挣脱他的束缚,一边大喊:“我真不认识这帮孙子!救我!!!”“老实点!”一个壮汉踹了我一脚,直接给我踹倒在地。“操!”不甘的大骂:“你们这是绑架,你们这是在犯法。”“欠钱不还还有理了?”壮汉跟着又是一脚,指着我,对那几个保安说道:“他欠了我们老板五十万,大半年了一分钱没还,我告诉你们可别报警,就算是丨警丨察来了,我们也有理儿。”“你放”“哐”又是一脚,踹在我肚子上,剧痛让我无法开口。保安见状,拿出胶棍,指着这几个人说道:“他欠了多少钱,欠的谁的钱,跟我们都无关,但是,你在这大厦里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就走,这就走。”那个领头抓着我的壮汉连连道:“绝对不在这儿闹事,这就走。”说着,跟上两人就将我架了起来,许是怕我再次挣脱,他们这次很是用力,扣着我的关节,让我动弹不得完了。现在我就只能指望孟阳快点行动了,刚刚他一定会看出我的异常,他给的眼神,也让我安心。很快我就被他们拖到门外,整条步行街上有很多行人,我不信他们会在这里明目张胆的实施暴力。四人搂着我,就像多年老友一样,夹着我走,没人能看出异常,我刚要不甘的呼救,我左边的壮汉扣着我关节的手一用力,提醒道:“最多挨顿打的事儿,我们下手有轻重,但你丫要在这明目张胆的,我可不敢保证你会出什么事儿了。”无奈而绝望的笑了笑:“你们丫还真仗义,大哥,说说吧,谁让你来教育我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壮汉笑了笑,若有所指道:“想想你得罪了什么人吧。”“那我知道了。”壮汉看我很上道,也就松了力气,被夹着的我,跟他们走到一个没有监控,也鲜有人至的角落里,要不是他们,我都不知道国贸附近还有这种地方。“兄弟,准备好了吗?”壮汉问了一声。闻声,我蹲了下来,双手护住头反抗,在这种情况下吃亏的总会是自己。一阵拳打脚踢之后,四个壮汉离开了这里,只留下我一人躺在角落瑟瑟发抖,不得不感慨下,这帮孙子下手真有轻重,没动刀子,没用棍棒,但我估计,胳膊多半是脱臼了,动力半天,都感觉不到它的存在。鼻青脸肿,应该也无法避免,嘴角一股甜腥味儿,吐出一口带血丝的唾沫,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身上的疼痛,牵动着我每一条神经。“真他妈惨。”活动活动左手,发现还能动,捡起已经被摔碎屏幕的电话,试图给孟阳打过去。“找到了,在这儿呢。”一道声音传来,眯着肿胀的双眼望去,就着外面的灯光,隐约能看出是两个丨警丨察,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孟阳。“默儿,没事吧?”孟阳小跑着过来,将我扶起来,关切的问道。“嘶”吸了口冷气,“你丫轻点,胳膊断了,疼!”“怎么回事?”一个民警走过来问道。“丨警丨察叔叔,我还想问您怎么回事呢,咱们北京的治安这么好,怎么还能出这事儿?”丨警丨察皱了皱眉,道:“第一时间怎么不报警?”“我这不是报警了吗?”孟阳扭过头,质问道。“行了,你现在受累,打下。”“嗯。”孟阳点点头,忙给打了电话医院,满屋子都是消毒水的味道,这让感到厌憎,配合医生检查之后,也已经到了九点,跟我预想的差不多,左臂脱臼,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没什么大毛病,但免不了要住几天院了。“你说,能是谁呢?”“你说呢?”躺在病床的我笑了笑,“最近,我就得罪过一个渣滓。”“孙林海?”孟阳有些不可置信道:“不会是他吧,他未必有这个胆量。”“怎么不会?”想笑,扯动的嘴角却很疼,想抽支烟,可我他妈又在这病床上躺着,哪都去不成,强睁开肿胀的眼睛,看着孟阳,说道:“你想啊,撞了人那么久都不赔偿,法院宣判的结果拒不执行,你说有什么他不敢做的事情?”“更何况,我实在想不出最近得罪了什么人,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孟阳皱着眉,过了半晌,郑重道:“哥们帮你报仇,不把丫告进去,我就不姓孟。”“别意气用事,按照正常的案子进行就好,证据方面咱们不缺,钉死他是迟早的事情。”“放心我有分寸。”点点头,我嘱咐道:“挺晚了,你赶紧回家吧,明天还有案子要打,对了替我跟李正说声抱歉,明天我怕是没法出庭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案子?”孟阳说道:“我走了,你怎么办?佟雪还在国外,没人护理怎么成?”

罪案深处
可以选择吗

罪案深处
官网旧版

玄幻  |  蓉亭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啊,而且还是那种最容易诱人犯罪的类型。可看到这个女人的脸蛋时,陈六合一点艳福不浅的想法都没有,反倒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女人斜睨了陈六合一眼,嘴角翘起一个嘲讽似的弧度,一副傲娇语气道:“怎么?看到我很吃惊吗?为什么不能是我?”陈六合苦笑了一声,难怪他觉得电话中的声音很熟悉,原来这娘们就是今天下午遇到的那个被碰瓷的倒霉女。上下打量了这娘们一眼,陈六合说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钱就可以,春宵值钱时间宝贵,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开搞吧。”听到这乱七八糟的话,秦若涵的俏脸瞬间抹上了一层红晕,她怒瞪着陈六合道:“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陈六合这才发现自己口误,打了个哈哈笑道:“误会误会,哈哈,美女,我这话虽然糙,但理不糙,你上十里八乡打听打听,我陈六合不但服务周道,而且活好,事后保管让你浑身舒畅,赞不绝口。”越说越离谱,气得秦若涵满脸红嫩,她恼火的看着陈六合:“满嘴胡言乱语,再敢说一句放肆话,就立马给我打哪来滚哪去。”陈六合讪讪一笑,掂着工具箱就向卫生间走去,心里却是暗笑,小娘皮,就凭你这点道行也想跟哥们划道道?还嫩着呢,哥们分分钟放倒你。来到卫生间,一看里面的情况,陈六合傻眼了,这特么哪里只是水管暴了?简直是特么的整个卫生间都被拆了好吧?只见那水管起码有三四处缺口,都在往外喷水,而且马桶都被钝器砸破了,洗脸池也是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水喷的到处都是,都快满出客厅了。更让陈六合无语且又气血上涌的是,在卫生间内,还挂着几个衣架,衣架上全是女性的贴身私物,有蕾丝半透明的文胸与小裤裤,还有超薄的肉色与黑色连裤丝袜,被水浸湿的情况下更具别样诱惑。让人忍不住联想到美女房主穿上这些贴身衣物时的场景,令人口干舌燥。好吧,做为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陈六合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跟在陈六合身边的秦若涵也注意到了陈六合的目光,她气急的说道:“眼睛往哪看呢?再瞎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掉!”饶是她这种常年游走在风月场合的女人也是有些羞恼,都怪她自己刚才太冲动,没来得及把贴身衣物先收起来就先把卫生间给毁了。“我说大姐,你这种情况不应该找我吧?你应该去找装修工才对啊。”陈六合黑着脑门说道,都祸害成这样了,让他怎么修?“怎么?你不是号称全方位家政小能手吗?这点活儿你就吃不下了?”秦若涵冷笑的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得提醒你,这误工费得算你头上?”陈六合眼睛一瞪:“误工费?小爷都还没开工呢,有哪门子的误工费?”秦若涵扬着下巴瞥了陈六合一眼:“是你打着全方位家政小能手的牌子招摇撞骗,现在我找上你了,你又做不了,这卫生间我可正等着用呢,你说你这不是耽误我的事吗?难道不需要对我做出赔偿?我还没告你带有欺骗性质呢。”“我靠!”陈六合骂了句:“我说大姐,就算你看我不顺眼也不用这样来整我吧?我招你惹你了?不就是下午收了你几百块钱吗,有这么招人恨吗?为了整我,你不惜把自己家的卫生间都毁了?”这特么明摆着是人为,这娘们简直就一神经病啊,陈六合现在极度怀疑卫生间惨案就是这娘们一手制造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麻烦。“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别那么多废话,就一句,到底能不能修好?”秦若涵心中有些小小得意,这几天正心烦着呢,恰巧这小子撞枪口上来了,不拿他撒气拿谁撒气?“小爷不伺候你了,该干嘛干嘛去,爱告就去告,哥们虽然读书少,但我还就不相信就这样的破事还能立案受审了?”陈六合忿忿说道。秦若涵稳坐钓鱼台,道:“那就试试呗,我还可以告你私闯民宅啊、入室抢劫啊、强-奸-未遂啊,你进了我这个门,我就有太多理由了。”陈六合心中那个气啊:“我说小妞,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有病啊?有本事你去找那个碰瓷的人啊,你揪着我不放干嘛?”“我乐意,你管的着吗?”看着陈六合的气急败坏,秦若涵就是一阵解气。可陈六合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志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当即就把心一横,提着工具箱就要离开。“喂,吗?我要报案......”一听到秦若涵打电话,陈六合就炸毛了,赶紧回奔,夺过秦若涵的电话,道:“你牛,得得得,我修还不成吗?你真他娘的是姑奶奶,老子惹不起。”在秦若涵的淫-威之下,陈六合只得妥协,虽然他不怕秦若涵报警,这样的小事就算去了警局到最后也会不了了之,可陈六合没那闲工夫啊,可不想惹麻烦上身。看着卫生间的狼藉,陈六合悲愤叹息,这工程之浩大,估计半夜都回不去了。这样的小型维修对陈六合来说,可以说没有任何难度系数,连飞机大炮潜水艇他都修的来,何况区区几根水管?好在这个小区的物业很靠谱,一些装修常用的材料都有备着,打了个电话让物业送上来,为陈六合省了不少的事情。在满心屈辱之下,陈六合直接把衣架上的那些女性贴身私物拽下来充当抹布,还别说,这些小玩意儿手感真好,丝滑丝滑的,不免让人心生涟漪。却是气得秦若涵满脸通红,敢怒不敢言,如果手中有凶器,她相信自己绝对会在陈六合的后脑勺上敲上一记。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水管全都换上了,陈六合呼出一口气,从兜里摸出连扫大街的大爷都不稀罕抽的劣质红梅烟叼上点燃。“完事儿了,至于你的马桶跟洗脸池,我是无能为力,你明天还是去卖洗浴用品的地方买新的吧,他们应该会上门安装。”陈六合提着工具箱,走出卫生间,对着正慵懒窝在客厅沙发上的秦若涵说道。不等对方说话,陈六合就伸手要钱:“结账吧,八百,给你打个九点九八折一共是七百九十八块四毛,按四舍五入计算,还是八百。”听到陈六合的话,秦若涵差点没吐血,她从沙发上蹦起来道:“八百?你怎么不去抢啊?”这下三滥的无赖货色真敢开口。“八百还贵?特么的上门做个全套服务也要八百块啊,我这一晚上累死累活的,不比全套累啊?”陈六合没脸没皮的说道。秦若涵气的那叫一个狠,她今天就是为了整陈六合出气的,哪里会给钱?眼珠子一转,就道:“那我也要好好跟你算算,我晾在卫生间的那些内衣跟丝袜已经被你毁了,那些可都是国际名牌货,加起来至少也得两千多,我看你穷酸样就当可怜你,给你折半,算你一千二,你还要倒找我四百。”“啥?”陈六合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恼火道:“那几块破布加起来还没我的裤头布料多,要两千多?你比老子还心黑啊?”

坠天使之修真学院
新手游免费下载

坠天使之修真学院
平台下载链接

    玄幻  |  樱语

      浙江卫视4月16日晚播出的《浙江新闻联播》报道了此次省政府党组会议。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视频画面显示,衢州市委书记徐文光出席了此次会议,并坐在副省长王文序和省政府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暨军民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