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玉昭令
详细介绍

玉昭令
平台下载盘口

玄幻  |  夏沁

我和虎子总算是都能睡在床上了。我俩的床离着不远,中间摆着一个茶几,就像是酒店标间的样子。虎子倒在床上,说:“老陈,明天见到三爷,你别说话,听我的。这家伙黑着呢,潘家园儿开铺子的,没有什么好人。”我说:“无奸不商,做买卖的都一个德行。实在人做买卖赚不到钱。”这时候无聊,我就把那本《入地眼》拿出来了,打开之后无聊地看着,这序是这么写的:地理之说,繁杂不一。今与古殊,甲与乙异。同师之学,或彼此各名其长;一人之身,或前后顿易其义。善于立论者,辞达而理未举;妙有心得者,语晦而笔不灵。理气明晰,未必贯穿形势;龙脉审辨,甚切错谬阴阳。擅其长者,了然于心目,灿烂于口舌矣。又复吝惜珍秘,移易颠倒,失所依据,不能分别而抉择之也。这开头我大概还是能理解的,虽然是古文,还算勉强看得懂。但是后面的那些古文可就一点都理解不了了。能看懂的,也就是里面的那些山水插图。虎子在那边捧着武侠小说在看呢,看到激动的地方,他还会激动地跳起来,浑身颤抖。看到伤心处,他会热泪盈眶。我看困了,就把书塞到了枕头下面,翻身就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李闯就骑着自行车在铺子外面喊我俩了,我俩起来之后和李闯一起去吃的早餐,在胡同口吃的豆浆油条,吃饱之后去了潘家园儿。这三爷的铺子后面有个院子,李闯带着我们去了后院。三爷穿着传统的汉族服装,手里捏着个紫砂壶。他小平头,大方脸,这脸蛋子上有颗痣,这黑痣上长了一撮毛。我昨晚就听虎子说了三爷这形象,外号一撮毛。三爷一伸手说:“两位,请坐。”虎子说:“三爷,开门见山吧。这东西您??。”虎子一摆头,我就把东西拿出来了,递给了三爷。三爷接过去,捧在手里仔细端详,没开价,先问:“这东西哪里来的?”虎子说:“怎么都问这个啊!三爷,您先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吧。”三爷呵呵一笑,把东西还给了我们,说:“开个价吧!”虎子说:“三爷,先说说这是什么东西吧。”我看得出来,三爷不想说。但是恰好这时候,外面有个女人说了句:“我告诉你们这是什么东西吧。”接着,门突然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女的,我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在北京饭店接触的那个尸影。尸影进来之后,三爷过去点头哈腰。当时我就感觉到了这个尸影的身份不一般。按照虎子说的,这三爷在潘家园儿这一代也算是德高望重了,给这么一个小丫头点头哈腰,这里面就有点意思了。三爷说:“您怎么亲自来了?这东西您只要看上了,我就能给您收过来。”我心说他们合着都是一条线上的啊,兜兜转转,还是没绕开这女的。这女的到底什么来路呀?尸影看着我们说:“你们想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们。”这时候,李闯拎着的暖水瓶进来了,给我们倒了水,然后站到了旁边听着。尸影说:“这牌子是辽代中期的老物件,这是镇魂牌,民间叫压舌钱。人死后,会往嘴里放一枚钱,民间有放铜钱的,有放银币的,现在国内应该是放五分的硬币吧。再有钱的人家会放金币。放了这压舌钱,死人就不会去阴间告阳间的状,压了舌之后,也就不会吸了阳气诈尸了。而这金牌就是辽代皇家的东西,按照上面的契丹文写的,这死的是一位辽代的出了嫁的公主,叫耶律阿朵。汉名叫耶律贤。”虎子说:“然后呢?”尸影这时候一笑,说:“暂时就知道这么多,想知道更多,还需要我们好好合作才行。首先第一步,就是告诉我这牌子从哪里得到的。”李闯在旁边大声说:“一万美子,虎子,你们发了啊!”三爷在一旁狠狠瞪了他一眼,斥责说:“喊什么喊,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滚出去。”李闯吓得吐了下舌头,灰溜溜出去了。虎子这时候一笑说:“我要是不说,是不是这牌子您就不收了啊!”尸影这时候皱皱眉,然后把包拎起来了,放在了桌子上,从里面拿出来一沓子美金放在了桌子上,她说:“你数数。”虎子拿起来,在手指上喷了唾沫数了一遍,不多不少就是一万美金。我们也没见过美金啊,不知道真假。虎子说:“不会是假的吧。”三爷用手捏着自己的一撮毛,站到了虎子的面前,说:“小子,说话注意点,尸老板是有身份的人。我用我的人格担保,还可以给你写担保书。”虎子看看三爷,说:“三爷,您做担保,我自然就信了。”他把美金扔给了我,然后把牌子往前一推,然后看着我说:“老陈,我们撤。”我们拿着一万美金到了家里,开始算计着怎么把美金换成人民币。结果还没到中午,李闯就带人来了,来的是个大学教授,戴着金丝眼镜,斯斯文文的。这家伙拎着一袋子大团结,就是来换美刀的。国内外汇紧张,去银行根本换不到多少美金,所以黑市上美金特别吃香。黑市上都是一比十换的,李闯带来的这位,张嘴就说全要了。虎子我俩一商量,就都给他了,换了一袋子大团结回来。这么一大笔钱放在家里真的太危险了,我俩立即去了银行,弄了个存折,把钱存了起来。不过银行的告诉我们,取钱超过一万,必须提前一天预约。我们拿着存折出来之后,在三轮车上,虎子亲存折,亲完了给我,我亲。我做梦也没想到,这么一块牌子就换了整整一袋子大团结回来。一捆一百张,一千块钱,整整一百捆大团结,存钱的时候,银行的人数都数了很久才算是数清楚了。虽然潘家园这地方做买卖的多,但是一下能存十万的人也不多了。我看得出来,银行的大姐看我俩的眼神都是放光的。回到家之后,我和胖子来不及想别的。首先,我俩去书局弄了很多书回来,进书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本《中国古文翻译词典》,这本书非常厚,我捎带手就进了一本。我们进了很多武侠小说和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给男的看,言情小说给女的看。书店就这样开起来了。书店开起来之后,我们才去工商局办的手续,办手续不算麻烦,我们也不着急,反正你不给我办手续,我照样开店。咱不偷不抢,合法经营。书店开起来之后,生意还算是不错,每天都有个二十块钱左右的收入。我们最希望的就是有人把书借走就不还了,我们一套书五块钱进的,押金都是十块钱。你要是不还了,我们就赚大发了。有一天,虎子和我商量,弄一辆长江大挎斗子开开。男人有不喜欢车的吗?我当即就同意了。当天下午虎子就把挎斗子开回来了。我俩锁了店门,戴上大墨镜,他开着挎斗子在四九城带着我兜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加满了油,号汽油六毛钱一升,加满油花了三十块钱。

广西南宁千名学生跳扁担舞
操作技巧

广西南宁千名学生跳扁担舞
怎样

玄幻  |  琉璃晶冰

但是林灵儿原来我也远远地见过她和婉儿在一次玩耍过,可从来不像今天这么心狠的人啊,她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把一个女生衣服扒光,还让另一个男的上了这女生,她也不怕自己捅娄子被抓进监狱里。正当我左右为难的时候,从大老远急匆匆的跑过来一个同样染着头发的女生。也不知道他这么差,怎么当上年级主任的,肯定没少塞钱送礼。听到林灵儿叫他秃老师,赵青山就是脸色一沉,但是近距离看到林灵儿后,脸色突然一变,没再吭声,只是说了句你们不准惹事,如果被我逮住,直接记大过,甚至开除。然后像模像样的问了下我们几个哪个班的,就走了。林灵儿家有钱有势,估计赵青山也不敢轻易得罪她家父母才就此作罢吧。不过我有些疑惑的是,赵青山在走之前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这把我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帅哥,你笨啊,你说实话干嘛。”林灵儿走过来,敲了下我的脑袋说道。我愣住了,“实话?什么意思?”林灵儿旁边一个之前嚼着口香糖的那名女生说,“你是第一次这样吧?我们都是瞎报的班级,姓名。你可倒好,把你自己真实名字说出来了。”我还是没明白报真实名字和班级有什么关系,那女生说,我们报不报真是名字都无所谓,问题是你是实验班的学生,秃头对实验班管的很严格,估计你会倒大霉咯。我慌了神,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那我找他说明我是路过这里的就行了。”说出这句话后,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很傻,很白痴。这种话谁会信,幼儿园小朋友都未必会信吧。一直没吭声的秦良突然笑了,骂了我一句傻逼。听到这话,我真想冲上去暴揍他一顿,但是我没有,因为我不敢,我打不过他。“刚才你跟秃头说,你叫李玥是吧?好名字。”林灵儿笑着说,然后走到张彤面前,拍了拍她的脸说:“今天就算了啊,看在这个叫李玥的帅哥的面子上,放你一马,以后别在背后骂我,还想找人上我。”张彤不敢和林灵儿对视,只是低着头,抹着眼泪说不敢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林灵儿说,还不谢谢这位帅哥。张彤冲着我道了声谢后,林灵儿说,你滚吧。我看着张彤狼狈地从我身边跑开,眼中还闪过一丝怨恨。“散了散了,今天就这样吧。”林灵儿摆摆手说道,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哎,灵儿姐,真没劲,没看成现实版动作片了。”身边一个小太妹不满意的说。林灵儿笑了笑说,辛苦你们了,我请你们吃饭。然后扭头问我来不来,我摇了摇头说家里有人做好饭了。看着林灵儿和那些小太妹们离去后,我也刚想走的时候,却被秦良一把拉住了,他笑嘻嘻的问我,“李玥是吧,你把我女友胸给摸了,你说咋办吧。”“你不是说她勾引你吗,怎么是你女友了?”“草,林灵儿那**把我甩了,我现在又找张彤当女友,不行?”我一听,就知道这逼要讹我了,今天要是不花点钱的话,估计还真不会放过我。我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他,他却是一愣,然后明白是怎么回事,脸色一怒,夺过我的二十块钱,用钱打着我的脸说,“这他妈不是花钱能解决的。”那我就问他,那该咋办吧。他嘿嘿一笑,道:“听说你同桌是李婉儿,既然是同桌,想必关系也不错了吧,找个时间把她约出来,后面你懂的。”我听到这话,生气极了,但是又拿他没办法,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道:“她是修志明看上的啊。”“草,修志明算几把,而且李婉儿曾经不是拒绝过他的追求了吗。你别管那么多了,你就把李婉儿约出来,让我爽爽,大不了老子爽完就转学,他修志明能把我怎样?”我说,我不帮你,我和婉儿关系不好,我约她,她也不会出来。“去你麻痹,你他妈再装,都婉儿婉儿的叫得那么亲,还说关系不好?估计你都上过她了吧?老子吃你剩下的,都不愿意?你就找李婉儿找个借口把她约出来,然后请她吃饭,灌她喝几瓶酒,剩下的就不用你管了,听到没?”我低着头没吭声。“哦对了,吃饭和开房间的钱都由你来出,而且既然你上过李婉儿了,那等她醒来你就告诉她是你上她的,听到没?”我攥紧了拳头,没吭声,秦良又推了我一把,扯着我耳朵问我听到没,我真想把他按到地上暴揍一顿,可是我怂,我不敢,我点了点头,小声地说了一句知道了。秦良满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拿出手机在我面前晃了一晃,“说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录下来了,下星期一把李婉儿约出来,要是你没照做的话,我他妈揍死你,还把手机里的录音公布于众,看你还咋在这学校里呆下去。”我身体一颤,慌了神,看着秦良逐渐远去的身影,我真想踹死他,婉儿今天好不容易对我印象好转了,我怎么可能再把她送出去让你上了她?就算被秦良暴揍,就算在学校里待不下去我也不会把婉儿被他占到便宜的。“砰”的一声,狠狠的把门关上。“哎,婉儿,快出来,该吃饭了。”养母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走出来喊道。“不吃了,你们吃吧。”婉儿在房间内说道,养母听了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她也知道我俩关系不和,指不定婉儿又发什么疯呢。周六周日连续两天,婉儿除去吃饭时出来,其余都躲在她的房间内,无论养父养母怎么叫也不出来。我知道,婉儿估计是真生我的气了,应该是生气我说了那句话被她听到了吧。周一早上,我拿着养母早上留的这一星期的零花钱,背着书包出门了,由于我是挤公交,而婉儿则是打的的原因,我起的比她早,此时的婉儿估计刚醒呢吧。其实养父养母好几次都说让我和婉儿一起打的上学,但是婉儿每次都会说,我要是和她打的的话,她会走着去上学。我和婉儿家离学校也不算近,走的话得半小时才能到。无奈之下,养父养母只好让我挤公交了。不过出租车就是比公交车快,我刚进学校大门,发现婉儿已经赶了过来,就在我身后不远处,与我保持着距离,感觉和我走近就很丢脸一样。我和婉儿一前一后进了教学楼,我们教室是在三楼的,刚刚走到三楼的时候,就看见秦良和他的一名同学蹲在楼梯口玩着手机,看到我来的时候,却是一喜,赶紧迎了上来,把我拉在一处角落。我心里一“咯噔”,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我刚要开口问他怎么回事,秦良抢先一步开口说,“中午放学吃饭的时候,你去买两个套去,我和我哥们要一起搞她。”我低着头,攥着拳头没吭声。秦良见我这样,直接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把我踹倒在地,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说,“你麻痹,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我说,良哥,要不你打我一顿吧,李婉儿我是不会让你上她的。

数码宝贝
功能玩家

数码宝贝
下载网站

玄幻  |  陌城南

徐海龙哈哈一笑,拍着我的肩膀,点头道:“这是缘分了,咱们兄弟有缘,说话也投机,算是一见如故了。”“没错,我也有这种感觉。”我笑着点头,对这位刚正不阿的刑警队长,也很是欣赏。徐海龙探过身子叮嘱我,道:“小泉,下午,我有两位同事过来,要了解一下现场的情况,你只要如实讲可以了。”我微微一笑,点头道:“放心。”徐海龙转头望了一眼,凑过来,压低声音道:“还有……当时我妻子,呃!……没有遭到什么伤害吧?”我愣了一下,不解地道:“徐队,你指的是……?”徐海龙咳嗽了几声,表情有些尴尬,吞吞吐吐地道:“那个叫二黑的是个色胆包天的家伙,曾经糟蹋了不少良家妇女,那天在山,他……”我猛然醒悟,赶忙道:“没有,绝对没有,这个我可以作证,你应该相信嫂子的。”徐海龙面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声道:“那好,这几天,她也吓坏了,每天下班,都要我去接送,都不敢单独出门。”我笑了笑,极为理解地道:“在刑警队工作,也真不容易,不但自己经常面对危险,还会连累家人。”徐海龙点点头,深有感触地道:“这些年,一直都有人在利用家人威胁我,不但经常往家里打恐吓电话,还在门乱写乱画,有时,甚至尾随盯梢。”我面色凝重,轻声的道:“徐队,确实要小心些,他们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真要狗急跳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没关系,还能应付得来!”徐海龙笑笑,起身道:“好,小泉,那你先休息吧,改天我再过来探望。”下午果然来了两位民警,在病床前,做了笔录,我把事情发生的经过,详细地叙述了一遍,又在证明材料签名,按了手印,那两人才离开。他们前脚刚走,高见赶了过来,他先是嘘寒问暖,慰问了一番,打开公包,从里面取出一份材料,有些难为情地道:“小泉,本来你正在住院,应该安心静养,我不该前来打扰的。但过几天,省里要来个调研团,到农机厂参观访问。到那时,尚市长会做重要发言,为稳妥起见,我只好到老弟这里来取经了,免得稿子过不了关,到时候被动。”我笑了笑,善解人意地道:“高大秘,不必客气,能够有机会为领导分忧,是我的荣幸。”高见听了,很是高兴,将几页稿子递给我,客气地道:“有老弟的帮助,我放心了。”我谦虚了一番,拿起材料,认真地看了起来。其实,单笔而论,高见还是相当不错的,这位秘书基本功极为扎实,把一篇章做得四平八稳,毫无漏洞可寻,应该是份不错的官样章。只不过,尚庭松最近喜欢的发言稿,是那些能够给人种耳目一新的报告,以塑造他锐意进取,大胆改革的行政风格。高见在机关工作的时间太久,又很少到企业进行调研,头脑难免有些僵化,写出的稿子,也稍显空洞,很难跟尚市长的思路。而在这方面,我的优势较明显,超前的理念,新颖的观点,很容易引起听众的共鸣。把材料读完,稍加思索,由我口述,高见拿着纸笔,把需要修改的地方,列出提纲,我们俩人一些观点的阐述,逐字逐句地进行探讨,深入交换意见。经过我的点拨,高见受益匪浅,竟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不禁扬起手的稿子,由衷地赞道:“还是老弟厉害,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怪不得能得尚市长如此器重。”我笑着摆了摆手,谦虚道:“都是运气,平日里我喜欢看一些相关的书籍资料,所以写这些东西,较为顺手一些。要是论到基本功的扎实,我和高大秘根本不能相提并论。”高见其实对自身的笔功底极为自负,但这些年一直少有人赏识,所以他颇为郁闷。这时被我挠到了心底的痒处,他开心的笑了起来,也连连摆着手,笑着说道:“不敢当,老弟是尚市长看的人,我不能。”我微微一笑,摇头道:“高大秘,又谦虚了,你跟了尚市长这么多年,劳苦功高,深得领导信任,我才初出茅庐,尚市长哪舍得让你离开。”高见神秘地一笑,慢条斯理地道:“老弟,其实我倒是盼着你能过来,那样我可以想办法外放了,去处我都已经琢磨好了。”我愣了一下,好地道:“哦!想去哪里?”“开发区!”高见眼睛里放着光,轻声笑道:“秘书这份工作吧,很是辛苦。人前显贵、人后受罪,忙前跑后的,每天都要陪着小心,说实话,我真有些厌倦了这种生活。听说,开发区管委会不久要进行人事调整,如果能争取到位置,那最好不过了。”我笑了笑,轻声道:“那我先预祝高大秘高升了啊!”高见赶忙摆手,笑吟吟地道:“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关键还要看尚市长的态度,他肯全力争取,我才有希望。”我笑着点头,轻声道:“高大秘,还有件事情要麻烦你。”高见心情极好,笑着道:“老弟,不必客气,有什么话尽管说。”我收起笑容,把午和徐海龙交谈的内容,大致讲述了一遍,随即挑明了问道:“高大秘,如果把相关材料交给尚市长,案子能否得到重视?”高见赶忙摆手,压低声音道:“老弟,这件案子不像表面那样简单,很可能会牵涉到青阳市一些重量级人物,算尚市长肯出面,也没法摆平,你不要过问了,免得惹火身。”我一听,心里登时凉了半截,皱起眉头,沉吟不语。高见扶了扶眼镜,继续道:“其他人不说,单单是那位万市长,非常难惹。他面有人,在公丨安丨局里的势力也很大,不但几个副局长看他的脸色行事。分管刑侦的和经侦工作的两位队长,更是他的左膀右臂,一个帮他打人,一个替他弄钱,在咱们青阳市,从到下没人敢惹。”我笑了笑,微微点头,道:“知道了。”高见站了起来,微笑道:“好了,老弟,你这阵子只管安心休养,其他的事情不必担心,我这回去向尚市长报到了。”“慢走,高大秘。”我挥了挥手,望着高见离去,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我在医院检查了一天,之后又回家静静地修养了两天。这几天资源局的不少同事都来看望过我,穆婉兰在得知消息后,也专程赶过来探望过我一次。哪怕之前与兰姐是逢场作戏,毕竟人家有心来探望过自己,不道声感谢说不过去,必要的礼节还是要讲的。躺在床,我给穆婉兰发了封手机短信:谢谢你能来看我。没想到穆婉兰回复的短信竟是:小.弟弟,身体好了吗?去班了没有啊?我嘴角浮起一丝甜笑,心想兰姐还挺关心我的嘛,随即给她回了信息:俺身体倍儿棒,但领导让在家休息几天,无聊死了,兰姐你在干吗呢?很快穆婉兰回信息给他:无聊?咯咯!那正好,没事儿你过来吧,陪兰姐吃个饭好不?我有点心动,但又怕她和那些领导们在一起,有所顾虑,回信息:兰姐,你和谁在一起吃饭啊?

凯迪拉克
策划技巧

凯迪拉克
    下载游戏中心

    玄幻  |  猫澹

    “不过,咱可先说清楚了,我是求财的,可不要命!“放心,两只眼睛一个肾,最多三局,出不了人命!”萧逸一屁股坐在赌桌前,指了指桌上的骰子,“玩点简单的,咱就……摇个骰子吧!”“萧逸。”小七最后喊了一声。萧逸瞟了一眼那个可怜的女人,一言不发!赌局,开始了。哐啷……骰盅落桌!“大还是小”“小”萧逸随口说出了一个字,随意的,就像赌的不是自己。小七看着都替萧逸急。“就这水平还敢跟老子玩狠得?”当骰子被揭开那一刻,小七差点瘫坐在地上,五点大,萧逸第一局输了。“一只眼了!”大光头咧咧嘴。“继续,这次换我摇!”萧逸一脸平静的接过骰盅,粗糙的手法略减笨拙。哐啷……一下、两下、萧逸怔了下,眉眼间一下明朗了。一连摇了十几下,大光头瞅那架势,笑的都裂开了嘴!咋地,你抡开了膀子摇,还能摇出个花儿来不成?砰……骰盅落桌,萧逸嘴角也翘起了一丝弧度。“小”没等萧逸问话,大光头嘴里就蹦出来一个“小”字。听完大光头的话,萧逸笑了,刚才他摇骰子的时候就发现里面被注了水银,这次大光头的急切回答,更加确切了。萧逸没再理会其他直接抱起了丫丫。“几个意思?来横的?”萧逸也不废话把骰子拿过来就朝着桌上一拍。“还让我说的明白点吗”看着桌上碎掉的骰子,还有水银。大光头望着萧逸离去的背影,脸色难看死了。从里面出来,小七脑子里面还是一片混乱,就这么没事了?“以后别赌了行不行,不为了我也为了丫丫。等把赌债还完,我们一家好好的过日子”“我答应你”面对小七希冀的目光,萧逸内心的柔软被碰触了一下,突然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对陌生的母女,不等小七开口,萧逸就先说话了。“我想一个人走走”“那......那你早点回来,我和丫丫等你”萧逸想自己一个人走走,想以后的生活,想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小七母女。突然他觉得似乎自己遗漏了什么。对了爸妈昨天打电话让他回家拿钱还赌债,萧逸怀着忐忑和复杂的心情一步步的朝着记忆中家的方向走去。“晓晓,这个学期结束爸给你找个工作,就别去学校了”“凭什么啊?”“咱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爸也不想...”“又是我哥,为了他就不让我上学。凭什么啊为了他看看咱们家现在被折腾成什么样了。”“ 你和你哥不一样,他现在,一事无成,要再这样下去,他那个家都要散了啊。”“不听,我不听。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要上。我到底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呜呜,从小到大,你们有什么都是先我哥,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都是让着他,我难道就是捡来的,呜呜呜”萧逸走到家门口,听到这些,心被狠狠的揪了一把,还有种暖暖的感觉。前世不论多有钱多成功却没有这种感觉。“爸妈我回来了”平复了下内心,萧逸推开门笑着进来。“快进来, 我去给你们做饭”萧逸他妈红着眼说道。“怎么了”“没.....没什么”“什么没什么,就是因为他让我上不成学,还说没事。为什么你们就那么偏心,我难道不是亲生的呀,我恨你”萧晓狠狠的瞪了一眼萧逸哭着跑了出去,屋里面就剩下父亲萧建明、萧逸和母亲黄淑兰,气氛有点压抑。看着父亲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萧逸有点难受。“爸妈,你们担心我的着落,还有晓晓的学费吧”“家里事你少操心,我和你妈活一天家里的事就轮不到你操心,你少赌点就是对家里最大的贡献,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七和丫丫着想呀。”“你爸说的对,咱们家这种条件你也知道,真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你就听妈句劝,别赌了行吗。”“恩,以后不会了。但是晓晓的学还是要上的,妈我饿了,你去做点好吃的,我去看看晓晓跑哪了”“还在生气?”“要你管,你跟来干嘛,我恨你,不想看到你”“当然要管,谁让你是我妹妹”萧逸看着坐在路边的萧晓笑着说道,只是萧晓似乎不怎么愿意搭理他,直接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眼角还挂着泪花。“都哭成小花猫了,都不可爱了”“哼”萧逸边给萧晓擦眼泪边说着,这次萧晓没有再躲闪,兄妹俩感情挺深的。不知道是因为这具身体原主人的关系,还是晓晓看起来和上一世自己妹妹特别像,萧逸对这个妹妹格外亲切。“爸妈说让你上学了”“真的?”“哥啥时候骗过你”“可.....可咱们家里没钱”“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哥,我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没有,是我以前不懂事,只知道赌,不求上进”萧逸看着妹妹这样,心里说不出的心酸,穷人孩子早当家一点都不假。萧晓不是不理解家里,只是对于她一个十五六的小女孩而已,缀学的事情,一下子太接受不了了。“哥,我刚才也是一下子接受不了,我想好了,等过几天我就跟着小英去饭店刷碗。到时候等我赚到钱了,把钱都给你我一分都不留,听说饭店管吃管住,我也用不到。这样你就能给嫂子和小侄女买好多东西了”“哥,还有就是你别赌了,这些年爸妈还有嫂子丫丫他们过得太苦了,他们太不容易了。”“哥的事你不用操心,上学的事没商量,你必须上”“哥,算了吧,咱们家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爸妈说的对,你是男的,你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你都老大不小了,也不能这么晃荡下去,咱们家的钱还是留给吧。至于我就算了,再闹下去,也只能让他们为难,这样挺好,挺好”萧晓说完眼泪又掉了下来,看着懂事的妹妹,萧逸眼圈也红了。萧逸最终没有要爸妈的钱,虽然他现在还欠着不少债务,但是看着已经生出白发的爸妈还有懂事的小妹,他怎么忍心拿走家里唯一的积蓄。“臭娘们,你男人欠我们三千块钱,赶紧还”“能不能宽限我们几天?”“ 老子宽限你们,谁宽限老子啊,少废话把你男人叫出来”“就几天”小七面对上门要账的只得苦苦哀求,丫丫害怕的抱着妈妈纤细的腿懂事的不哭也不闹,只是眼睛里面露出害怕的样子。“没钱是吧,弟兄们搬东西,把值钱的搬走”“你们.....你们不能这样,,等有了钱一准还”看着要把电视机搬走,小七伸开双手拦着不让他们搬,电视是这个贫穷的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也是丫丫童年唯一的乐趣。“让开”“不行,你们不能把电视搬走”“兄弟们把这娘们儿拉开,今天老子还搬定了”丫丫的哭声、小七和这些人撕扯的声音乱成了一团。

    疯狂赛车
    ios官网下载

    疯狂赛车
    玩法安全

    玄幻  |  白洛

    在我与张叔聊天时,那头小灵体还在旁边,它试图让张叔看见她,但无论他在张叔面前做什么,张叔都不能意识到他的存在,并且似乎张叔身上有些什么东西阻止着他的靠近,尝试了几次之后,这小灵体就安静地托腮坐在旁边。等张叔走后,我又安慰了会小灵体,便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太困了,没办法。在睡眠中,我能感觉到那小灵体一直在骚扰我,一会儿吹我耳朵,一会儿挠我鼻子,但因为它没有实体,它做的这些小动作对我并没有多大干扰,只是有些如静电般的感应,若有若无,就类似于那种走黑路,感觉背后有人盯着的那种感应。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我匆匆办了出院手续。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住院,第一次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不简单啊,两个第一次就这么奉献了!一共花了多块钱!其中包救护车的钱、途中吸氧的钱、在医院检测的钱、输液的钱。说真的,我以前一直以为救护车救人是免费的!是不是我太单纯了!回到了公寓,当天夜里请了张叔吃了顿饭,自然不在话下。本来还想约上邻居一起的,但实在不知道怎么联系那几个为送我去医院出了力的人,虽然同住公寓同住一层,但只是点头之交,不知姓名、便不知联系方式,冒然敲门实在太过唐突,只好作罢!吃罢晚饭,回到公寓,便实在睡不着了!今天是月底,距离下一次痛疼,只有天了。庄小栋说过,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痛一次,即然农历月初一的剧痛应验了,那么农历月十五的剧痛必然也会兑现,我可不能冒这个险啊,那种剧痛我可不想再次体验啊,我情愿去死,也不想再体验那痛了。有科学家给痛感分等级,说女人生孩子的痛感是最痛的十级,男人被爆蛋的痛是七级,前晚的那种痛,绝对有二十级。如此恐怖的疼痛等级,我实在难以相信庄小栋可以忍受,这完全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忍受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小栋没有跟我说实话,他必定隐瞒了一些东西。我一看手机,正是晚上九点半。我看了看庄小栋的咨询记录,惠台中学高一二班学生,后面还有电话号码。我纠结了片刻后,还是拨通了庄小栋的电话,一直到响铃结束,都没有接电话。到九点时,我又拨打了一遍,这一次,庄小栋接了电话。在我自报家门之后,庄小栋有点意外。“林老师啊,您找我有事吗?我刚下自习”,声音很小,旁边似乎还有老师讲题的声音。我心中虽然窝着火,心想,我找你有什么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但还是平静地说:“小栋,我请你夜宵吧!我想跟你聊一聊”,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了片刻,然后传来了无可奈何的一声:“好吧,老师”。然后,我们约好了吃饭的地点,就在惠台中学北门的精英巷的萨利亚西餐。之所以挑这一家,一是因为离他的学校近,一是因为他在咨询中曾跟我提起过,那里的意国面特别好吃,就是有点小贵,一碗面要三十多元,这个价格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确实算贵了。我记得我上高中时,两块钱可以吃一大碗炒面,当然,那是年的事了。我要了个包间,方便谈话,私密的环境,会更容易拉近两个人的心。我给庄小栋点了一份抹茶意面,一块牛排,一份橙汁;我给自己点了一份鸡肉意面,一份可乐。我先是询问起,离开咨询室之后,他人际关系有没有什么样的变化。当我问起这个时,庄小栋跟我讲了很多,语气中满是开心。自从那晚离开我的咨询室后,他觉得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轻松,与同学聊天时,不再听到同学杂乱的心声了,而是可以投入地聆听与表达,与同学的关系亲近了好多。特别是与同桌的关系,由原来的爱搭不理,变成了特别铁的兄弟,看电影、打台球都愿意叫上他了,以前他是绝不会同小庄玩的。听到小庄讲起这些,我很开心。毕竟他是我的来访者,我是他的心理咨询师,他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没有理由不开心。原本我问这些,只是为了降低他的心防,但听到他讲这些,我还是受到了我心理师角色的影响,与他就这问题谈论了好久。我们一直聊到了十一点,我还没有转入关于天牛纹身引起疼痛这件事上。我们聊着聊着,庄小栋突然停顿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我:“老师,前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你有~痛吗?”。我们之间立即又陷入一种沉默,这是我此行的目的,但却似乎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很多种有技巧的说法后,最后还是用最没有技巧的方式说:“有!”,说了这个字后,便没再说话,而盯着桌子对面的庄小栋。庄小栋没敢与我对视,而是低下了头。虽然他低下头,但我能看得见他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他脑子里有战斗在进行,说出真相,还是继续保密?我是从他的微表情中,猜测出来的(我们双眼没有对视,我无法读取他的心声)。在这又漫长又短暂的沉默里,庄小栋果决地抬起了头,以缓慢低沉却利落的声音说道:你去中医院的李长亭医生,只要他肯见你,你就有救了!在后来的沟通中,我了解到,李长亭是位三代家传的老中医,已经退休,被反聘回中医院,每周只在周六下午才去上班,从下午三点到五点,这两个小时,老人家只能看三四个人,所以要见他必须要提前三四天挂号才可以。之前庄小栋因这手臂上的虫子而疼痛时,托了好多关系联系上李长亭,老人家说,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蛊虫,他给开了份药方拿回家喝,一周的剂量,过后果真就没有再疼了。而庄小栋之所以对我保密,因为李长亭老医生特意叮嘱过,千万不要传与外人,因为这蛊说起来是封建迷信,传出去对中医院以及他本人都不太好。但因为庄小栋知道那疼得有多么要命,又见我如此关心他,他便不好意思再向我隐瞒了。听到庄小栋说完,我心花怒放,仿佛死者又拥有了重生的机遇一般。看起来似乎无解的事,如果找对了人,解决起来竟然就这么容易吗?我连带着也非常感激起庄小栋,如果他一直不告诉我这些,我不知道还要疼痛多少次,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忍过去。快十二点时,我送庄小栋回宿舍,我也驾车返回佳兆业公寓的居所中。当下便立即在微信小程序中搜索“惠州中医院”,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结果想不到还真的搜到了,迅速关注了,进入小程序中。在预约与挂号这一栏中,我看到李长亭老中医的照片,一位眉须皆白的老人,一看就是个有水平有慈悲心的人。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眉毛,眉毛特别长,眉梢尾部一路弯下来垂到了颧骨处,如果要扎上道士的发髻,那可真的是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息啊。不过一看他的预约表,我真的是失望了。据庄小栋说要提前三四天预约才能约到他的号,但实际上我只能约天后了,距第二次剧疼发作仅一天。庄小栋连喝了一周的药,才有了效果。如果我那时才去看医生,那不是还没等药发挥作用,我就疼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