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309章 梦幻西游
软件下载中心

更新时间:2021-04-24 00:27:00

我要打赏
    功能版本
      打赏共741914恒币
      苹果游戏下载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下载app厅最新版

      我要评论
      玩家分享
      评论共4383条
      萌新指导

      “高局长,给您水。”她把水杯呈给高启荣。高启荣两只肥大的手掌伸过去接住水杯,喝了几口之后,面色逐渐恢复了一些。他笑了笑,顺势将手搭在宣丽玲的背,轻柔的抚摸起来,

      回复(51)

      北旧

    • 平乱武战道
      特色版本演示

      片刻后,门打开了,高副局长满脸通红的探出头来,交代我说:“小叶,这样吧,你今天刚来,还不熟悉环境,下午先不用班了,休息一下,明天早开始正式工作吧。”

      回复(39)

      水晶之恋

    • 是我不敢爱的人
      平台下载网站

      “别说流氓话!”穆婉兰臊得满脸通红,屈指在我额头敲了一记爆栗。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眉花眼笑地道:“兰姐,昨晚我们俩难道说的还少吗?”

      回复(86)

      海安

    • 都市最佳豪婿
      下载平台

      当天晚,我拿着一份在电脑打印的资料,递给宋建国,微笑着道:“宋叔叔,你看看这个。”宋建国接过资料,凝神望去,看到关于深化国企改革的几点建议这个大得不像话的标题,眼皮是猛地一跳。

      回复(69)

      雨芍

    • 盗墓笔记
      优势引导

        ”说着,他一张肥手又放在了穆婉兰的腿,不怀好意的抚摸起来……回去的路,我一直在琢磨,那个性.感的少丨妇丨和高副局长的关系应该不一般,要不然怎么敢不经高启荣的同意,连门都不敲,一声不响的拉开局长休息室的门,进去了呢?

        回复(14)

        
        
        楠晴

      1. 郡主是只母老虎
        旧版安全

        我嘿嘿一笑,以前刚见到张晓芬时,她经常一脸冰冷的模样,但现在在我身下叫的那叫一个风.骚。我感觉这些女人都挺装的,总喜欢摆出一付清高的样子,可骨子里却一个一个风.骚。

        回复(87)

        雪海翩然

      2. 生化危机2重制版
        资源下载

        高启荣混迹官场多年,最大的缺点是贪财好.色,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而穆婉兰善于察言观色,知道怎么抓住高启荣的弱点,从谋取自己所需的利益。

        回复(34)

        水晶之恋

      3. 异世洪荒之主
        介绍引导

        “你个小坏蛋!什么意思呀你?”穆婉兰捏着我的鼻子,扭过头看着我,一脸疑惑的问道。我暗咬了咬牙,干脆把话挑明,道:“兰姐,我……我第二天看见字纸篓里的卫生纸,不是……那个……你们在一起啊?”“卫生纸?……我们在一起?……”

        回复(19)

        淑蕊

      4. 青竹降
        电脑游戏下载

        我点了点头,将身的几块零钱递过去,微笑道:“只有这些了,够不?”“够了,够了。”方正源接过零钱,朝着旁边的小卖部走去,嘴里轻声嘀咕着:“真是见鬼了,今天的手气怎么会这样差。”

        回复(91)

        烟雨江畔

      5. 开局带着一个系统闯异界
          下载指导

          “小泉,你经常锻炼吗?身体好结实呀。”穆婉兰没有感觉到我情绪的变化,紧紧地搂着我,手掌在我胸口轻轻抚摸着,轻轻喘着香气道。

          回复(14)

          
          
          白可曦

        1. 贾跃亭被罚2.41亿
          可以吗

          我有些无奈,努了努嘴,笑着道:“材料里面都写了,有些你可能看不明白,但刘厂长看了,或许会意识到,当前的形势非常严峻,不进行有针对性的调整,反而盲目扩张,农机厂必然面临破产倒闭的风险。”

          回复(12)

          寂玖兰

        2. 李白
          下载app厅最新版

          我的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转过脸,坏笑着打量着她,之后伸出手在她大白.兔捏了一把,张晓芬微微扭了一下身子,可眼神分明又燃烧起了熊熊的情.欲.火焰。

          回复(11)

          姬琇

        3.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版本更新

          书友还读过

          只是太爱你
          平台下载网站

          只是太爱你
            功能玩家

            玄幻  |  若然兮

            小美女见我想要脱上衣,把头转了过去,轻声说:“我叫苏小洁,你呢?”我把毛衣拔下来,趴在床上,这一动,身上又有些疼,我吸着凉气说:“我叫陈凯,好了。”我趴着看不见苏小洁脸上表情,只是听见她在那边把热水倒在盆里,然后洗了洗毛巾,把药水破开,然后……就没了然后。我等了半天,感觉她站在后面好久了,还是没动静,我转过头去,正好看见她一脸纠结的看着毛巾,还有药水,见我扭头,她弱弱的问我:“那个……这该怎么弄?”我晕,这一脸的无辜啊,弄的我好无语。我无力的转头去,趴在床上说:“这用热毛巾,肯定就是为了促进血液循环,你先抹药,后来在用热毛巾捂捂,擦擦就好了。”苏小洁听见之后,弱弱的噢了一声,过了一小会,我感觉背上一凉,然后就是一个柔柔软软的东西摸了上来,有些疼,但是更多的是爽,我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似乎是听见我叫唤,苏小洁俩手微微一颤,然后问我:“疼吗?”我有些尴尬,因为她这么一给我弄,让我想起了毛片上看的推油,我下面不安分的硬了起来,我趴在床上,杵的难受,就尴尬的抬了抬屁股,可是苏小洁惊讶的说了一声:“疼吗?”尼玛,这妹子到底有没有这么单纯,我真不知道那次是怎么在嘉年华里面见她的,是不是装纯啊?我只是撅着屁股,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倒是熟稔了起来,这丫头似乎是有按摩经验,那双手除了一开始的放不开之外,现在初了给我擦药,还顺便的又按又捏的,有时候似乎是按到穴位,我忍不住的哼哼着。苏小洁在后面不知道咕哝着什么,不一会,她帮我擦好了药,然后用热毛巾帮我擦了擦,等到了我腰间之时,她轻声说了句:“好了。”我趴在床上,浑身软绵绵的,那感觉说不上来,轻飘飘的,懒洋洋的,一身轻松,见我这样,后面的苏小洁轻声笑了笑,说:“陈凯,不要总对着电脑,对身体不好,好了,你先别起来了,我走了。”当时我身上真的像是被抽干了最后一点力气,舒服的不像是样子,所以小美女苏小洁给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嗯了一声,直到她推门离开,我才意识到,操,到嘴的水灵白菜,又跑了!!关键是,我还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我赶紧爬起来,追了出去,可是门口的电梯已经显示到了楼,我踢着拖鞋往下追,可是到了楼底下,夜风习习,哪里还有小美女苏小洁的影子!我恨不的抽自己几巴掌,这到嘴边的艳遇怎么又错过了!这妹子这么水灵,又是那地方的,玩个一月情什么的该有多好!我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慢吞吞的回到楼上,将整个人扔在床上恨铁不成钢的用枕头捂住自己的头……接下来的这些天,我一直心慌慌的,生怕连皓找上门来,或者是丨警丨察踹门而入,我特意留意新闻,看有没有说什么青年在酒吧外面被打死了。可是连皓死的新闻没看见,倒是出现了一个让我心花怒放的消息,我考的那个职位,第一名因为作弊,成绩取消,然后名次往前递,本来是第四的我,现在成了第三,也就是说,我进了面试!这个消息让美的让我发狂,这些天我一直在想那天约炮未遂的大长腿还有水灵大白菜苏小洁当然还挂念着连皓那事,可是知道这消息,我这几天的郁闷一扫而空,当天自己出去点了几个啤酒喝的醉醺醺的,回家像是个傻逼又跳又笑。面试的时间是二月份,年后了,不过过年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操蛋的事情,从小是孤儿,除了那个现在在德国留学的没丝毫血缘的姐姐,我在这社会上,没有啥亲人。小时候我还跟着收养我的那个老头子在村里混,等他百年,我就去了福利院,再后来,我几乎是凭自己努力上完了大学,最苦的时候,我和在德国的那个疯女人一起捡别人吃剩的饭。日子在一天天过,和我合租的那些人陆续回家,眨眼间就新年了,过年的当天晚上,我自己弄了一瓶衡水老白干,买了点熟食,拎着东西在路上走的时候,天下雪了,看着漫天雪花,还有那暖融融的窗火,我心里有些发酸,这万家灯火,没有一盏是为我而亮。回到家,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看看德国那位上没上qq,可是发了几个消息后,没人回我,心情有些失落,看哪哪都是悲凉,不知不觉那瓶老白干被我自己喝光了,后来意识不清晰,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起来,头痛欲裂,我拿手机看时间的时候,发现有几条信息,都是大学还有高中的朋友,不过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认识是谁的,就发了一个新年快乐,估计是哪个人换号没跟我说。那些伤春悲秋的事就不说了,眨眼就到了面试时间,面试时候,我穿上正装,对着镜子里那棱角分明的人喊道:“加油!加油!”到了面试地点,那年龄段从到都有,不少人拿着书在那念念叨叨紧张的很,把我弄的也紧张兮兮。一个个的来,等开门穿着职业装的那个妹子喊了一声:“李翔,下一位陈凯!”的时候,我心里才有些发慌。关键是那个李翔垂头丧气出来就是嗷呜一嗓子哭了,弄的我更没底了。我哆嗦的进到面试的屋子里,房间正中有一张桌椅,周围是半包围的面试管,远远的坐在那里,尼玛除了一个男的,清一色的娘子君,我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坐在椅子上,脸上挂起微笑,抬头看的时候,呆住了。这尼玛不可能!怎么会是她!那正对着我的那个女的,怎么会是大长腿!!!!我吃惊的看着大长腿,但是大长腿好像是不认识我一样,张嘴就对我说:“先做下自我介绍吧。”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形容这狗血的事,大长腿居然是面试官之一,看她坐的位置,好像是地位挺重要的,我当时脑子都空白了,直到出来,我才稍微回了回神,至于面试的过程,我只想说声“**!”除了我专业的心理学,关于监狱的一些事情,我是一点不知道!哎,关键是还有大长腿,我知道她的丑事,怎么可能让我通过面试。生活,总是爱开玩笑的,给你一个希望的同时,会狠狠的给你一巴掌,让你认清这世界到底有多么残酷,反正我活了岁,好事什么也没摊上过。回家开始找其它工作,这公务员实在是太难考,我准备先工作了,然后准备一下省考,国考实在是太难了。不过这工作哪有这么好找,在我想着要不要去当销售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对面的语气有些冷,是个女人的,“是陈凯吗?”我说:“恩,我是。”“你被录取了。”然后就是啪的一声,对面挂了电话。这娘们明显是性冷淡,说不定还在更年期,不过现在我已经不再注意这些细节,因为,那娘们告诉我,我被录取了!!本来以为没戏了,但是谁想到,到后来,还能闹这么一出,那个更年期女人刚给我打完电话,我手机就收到一个短信,晚上六点,上次那个上岛咖啡厅,不见不散。

            天涯明月刀
            软件官网下载

            天涯明月刀
            广告发布

            玄幻  |  青陌

            “小岚,是你自己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我们没有成为恋人,至少,我还是你的朋友。你要是想给我打电话,随时都可以,我不会挂掉你的电话。”“安夏,谢谢你。”刚回完高岚的信息,又是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是安先生吗,我是安雅尔公司行政部胡明,经公司领导研究决定,你被录用了。”接到这个消息,真是喜出望外。我在乎的不是安雅尔公司营销总监助理的职位。最关键的,是我可以到安雅尔公司,以后想见苏雅,也就方便多了。尽管在安雅尔公司里,苏雅是老板,我只能对她尊敬。不过,这也没有关系,只要每天能看到苏雅高挑动人的身影从我的面前走过,闻一闻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特有的茉莉花清香,我也就心满意足。“胡经理,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到公司上班呢?”“如果你的时间能安排过来,明年就可以到公司上班。”“那我明天就到公司报到。”苏雅,我美丽的女神,你的出现,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期盼和激情。因为有你,我才懂得了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滋味。等待一个人,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当你迫切盼望着你想见的那个人快些出现的时候,等待就是一种煎熬。就像我现在这样,不停地看时间,不停的渴望电话能响起,手机荧屏上能出现苏雅的名字。接到苏雅的电话,苏雅已经到了我住的楼下。我小跑着赶到小区门口,一辆红色的五系宝马停在那里。车窗摇下,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扶在窗口张望,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苏雅苏雅也看到了我,冲我招手。门口的保安看到我上了一个漂亮少丨妇丨的宝马车,目光一直注视着我们车子渐渐远去。“苏总。”我上车以后,给苏雅打了招呼。“安夏,你就叫我苏姐吧。”“好的,苏姐。”“胡经理给你打电话了吗?”“打了,胡经理通知我,明天就可以到你的公司上班了,我别提有多高兴。”苏雅把头侧过来,微笑了一下。“你高兴什么呢?”“你们公司那么多的美女,上班也会有好心情,你说我能不高兴吗。”苏雅拍了一下我的头,说:“你还没有去上班,想到的就是去看美女。”“苏姐,我是开玩笑的呢。其实,最让我开心的就是……”“是什么?”“是因为有苏姐这么好的老板,能够为苏姐做事,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员工这样夸赞我,可能是你还没有和我共事,才会这么说。公司里的员工都说,我是最严厉的老板。”“严厉的老板,并不代表这个老板就不是好老板啊。”“这话你说得很对,虽然我在公司里对员工很严厉,甚至对工作要求苛刻,但是,公司里的员工都很尊敬和喜欢我。下班以后,我还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这一点,公司里的员工也很喜欢。”“苏姐,好老板就是让员工又敬畏又喜欢。能够在苏姐的公司里上班,碰到苏姐这样的美女老板,我当然高兴啊。”我说着,盯着苏雅嬉笑。“安夏,你真可爱。”苏雅笑着,嘴角撅着,那么的迷人。真恨不得凑上去,亲吻一下。苏雅开车带着我,去了一家很有古典风韵的西餐厅。这里,苏雅好像很熟悉,她一定是这里的常客。我只是好奇,这里的装修气氛,和苏雅都市时尚女人的个性完全是两种格调,苏雅为什么会喜欢在这种餐厅里来就餐呢。坐下后,苏雅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环境来就餐。”苏雅一手托着下巴,迷人的眼神,像这个城市中的霓虹一般,妖娆得让人着迷。“姐,以你开朗,大方,现在都市的弄潮儿的个性。我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古典优雅的环境,能够把心沉淀于这样的氛围中。”“姐也有怀旧的一面,喜欢在城市的一隅,寻找一份安宁。就像现在这样,感受着大街上没有的宁静,把工作中的烦躁和疲惫在这里得到释放。”“姐,你有太多的地方吸引男人,我能够和苏姐在这个城市里再见面,真的有点意外。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呢?”“安夏,那天晚上是我心情不好,也是对世上男人的憎恨,你别多想。我跟你回家,并不是对你有什么好感,而是把你当成我情感的发泄。所以,我们那天晚上的事情,请你以后不要再提起。”“姐,你说的不是真的,不是。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得出来,你的眼里充满了情,而不是恨。”“我是骗你的,男人骗了我的感情,女人为什么就不能欺骗男人的感情呢。安夏,你别对我有想法,我们也不合适,姐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和男人谈感情。”我想去抓苏雅的手,刚碰到苏雅,她警惕地缩了回去。这一刻,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陌生,似乎,我与朝思暮想的苏雅之间,突然拉开了一段距离。难道,所发生的一切,苏雅说的都是真的。我只是成了她不开心的时候,余望的发泄,对男人憎恨的践踏。“苏姐,你离开后,我脑子里是抹不去对你的想念。因为你的突然出现,像一个美丽的幽灵,带走了我的灵魂。想你,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正当我努力的想忘记,把你当成生命中匆匆的过客,没有抱任何希望的时候,你又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了,又把我的失望,变成了一种希望。”“安夏,这只是你的想法,我对你没有丝毫的意思,也从没有对你动过感情。你在我的眼里,就像兄弟一样。”苏雅说着,眼神闪烁,不敢正眼看我。我不放弃地追问着。“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苏姐的弟,我是苏姐眼中疼爱的小男人。你说过,我是你的小男人,你永远都不会忘记小男人。”“不错,你就是小男人,天真的小男人,还相信一个早已对感情不抱任何希望的女人的谎言。安夏,听苏姐的,忘记我们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一样,我还是愿意把你当好朋友,好兄弟。”“苏姐,你给了安夏心里一道伤痕,是你让安夏找到了一种激情,一种对女人日夜的思念。现在,你又给安夏带来失望,掐灭了我刚刚找到的希望。”“安夏,姐不是故意的,姐害怕感情,害怕男人的伤害。”“苏姐,我不怨你。在这个城市中遇上你,被你迷乱了我的魂,这就是我的命。”“姐对你说了这些话,你还会去我公司上班吗?还会把苏姐当朋友吗?”“苏姐,我会去。我要在生活中,用爱的呵护来为姐的那段情感疗伤,我要让苏姐知道,不是所有男人都只能带给女人伤害。也有的男人,能带给女人温馨的幸福。”“安夏,我希望你来到我们公司后,用心的工作,发挥你的才能。”“姐,我会的。以后,我会像公司里所有员工一样,把姐当成尊敬的老板,不会再对姐有邪念。我会学会忘记,学会适应。”“谢谢,姐能遇到你,很高兴。”

            王伟牺牲20周年
            下载中心

            王伟牺牲20周年
            下载指导

              玄幻  |  嫣蓝

                吕小庆说,如果不把核废水排到大海,那么如何处置是日本内政;但想要排到大海,就变成严重的国际问题。中日是一衣带水的邻国,面对可能发生的海洋污染问题,中国政府和中国百姓的反应“自然而然”。

              乌镇戏剧节
                指导攻略

                乌镇戏剧节
                玩家分享

                玄幻  |  琉西

                   我是个自由职业者,其实也就是个没职业的人。  我的日子过得很自在,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是我一直的追求与梦想,可惜的是数钱的日子从没过过,睡到自然醒倒是常有的事。  这样的日子在我大学毕业一年后宣告结束,我的老爹在走了百十个夜路后,终于把我塞进了一家机关。  这是市里农业口的一个下属机关,严格来说,属于自收自支单位。因此,我的主要工作,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工资打主意。  两个月后,我连这点想法都灰飞烟灭了。因为年的问题,我出校门连张毕业证也没有。由于本身底气不足,在单位我也就只能做个小小的勤务员,每天为领导端茶倒水,仰人鼻息苟延残喘。  极度无聊之后,我小姨要给我介绍个女朋友。  她是个个体户,我自然是有些轻蔑。虽然我不是什么大人物,毕竟我是吃国家粮的人。那年头,吃国家粮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另外一种就是关在牢房里的人。  我第一次见面就晚去了大约一个小时。其实也不是我故意晚到,我是在去的路上遇到了当年的一个老同学,站在大街上吹了半天牛皮。她倒是十分的有耐心,一直等到我姗姗而来,我在进公园拐角的第一个凉亭里看到她安静地靠在栏杆上逗着水里的金鱼。  小姨热情地做主要我们去走走,我摸摸口袋,满脸的羞惭。我才上班三个月,我每月的工资就是七十大毛多一点,我每天抽一包盖郴州,一个月就要花去我三十大毛,吃饭在机关食堂,扣了伙食费,口袋里也就只有布贴布,形象点说,叫一无所有。  小姨看出了我的窘迫,善解人意地拿了五十毛给我。  我的小姨是个美女,大名蒋晓月,比我老娘少将近三十岁,是我外婆捡回来的。    外婆捡回来她的那年我刚好出生,因此,我小姨经常跟我一起抢我娘的奶头。我们一左一右跟着我娘睡了五年,外婆最终还是把她带了回去,声称她是自己最少的女儿,所以我必须管她叫阿姨。  公园里人很多,我们并排走着,不说话。  走了一会,我看见有个买冰棒的,就跑了过去要了一支。我把冰棒递给女孩,她轻轻的一笑,宛如一朵冰山雪莲。  我这一支冰棒打开了僵局,女孩问我的工作好不好?  我笑了笑,说了句话:“饿还是饿不死,就是发不了财,也做不了官!”  女孩灿烂地笑起来:“做不了官不要紧,发不财就是问题了。你想不想发财?”  “当然想发财!”我脱口而出。  这个世界上不想发财的不多,发不了财的却是太多了!  我说:“到哪里发财啊?做生意没本钱,也不会做,连个捡一分钱的机会都没有,哪里有财发啊?”我感叹着掏出盖郴州说:“我要是发财了,首先买条盖白沙抽抽!”  女孩抿着嘴巴笑,把手塞进我的臂弯里,挽着。这样我们就像热恋中的情人一样。  女孩名字很好听,叫吴倩。如果一块砖头扔出去砸死十个姓吴的女孩,有五个一定叫这个名字    我们咬着冰棒出了公园,吴倩在公园边的一个烟摊子上给我拿了一条盖白沙。  这盖白沙拿在我的手上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男人固有的自尊让我脸红了起来。  吴倩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说:“这烟给你可不是白抽的哦,这个星期天你帮我做件事,好啵?”  我点了点头:“没问题,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调侃着说:“星期天正不知道去哪里混呢。”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双休日,可就是一天的休息我都常常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吴倩浅笑起来:“你还没问我要你做什么呢,你就答应得那么快?”  我挠挠后脑勺说:“只要不是杀人放火,都行!”  吴倩很认真地看着我说:“如果真叫你杀人放火,你敢不敢?”  我伸伸胳膊,不好意思地说:“你看我这身板,还能杀人?人家不杀我就万福了。”  吴倩就肆意地大笑起来:“难怪你阿姨说你善良。”  我阿姨原来谈了一个男朋友,是个政府机关的小白脸,要钱没钱,要官没官,光景也就如现在的我。派头却足得狠!可怜我毕业后就成了游民,他比我早两届毕业,在机关虽然是打杂,却也算个正当职业。于是就经常冷嘲热讽我,阿姨说了他几句,他居然指着阿姨叫嚣。阿姨当着我的面甩了他一个耳光,从此就再也没看见他在我家出现过。  后来我的姨父是阿姨的初中同学,一个一年就一次探亲假的部队小连长。    我对吴倩说:“星期天我去那里找你?”  吴倩问我有不有拷机,我说没有。她就拿出一个拷机给我说:“我呼你。”  拿着拷机我还真有点欣喜若狂。年在我们内地,能拥有拷机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现在这个玩意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年我如果要买个拷机,得一年不吃不喝。  “能不能透露一点信息做什么吗?”我问:“你又买烟又给拷机,我阿姨不把我骂死才怪。”  “管她晓月什么事?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不是吗?”吴倩对我动不动就拿阿姨说事有些恼火:“你告诉她,不杀人,不放火,有钱赚,是好事,难道我还会把她的外甥拐卖掉啊。”  我嘻嘻地笑。老天啊,你终于掉馅饼下来了!哈哈哈哈,我在心里狂笑。  一个美女,还能带我发财,这天大的好事,是我前几世修来的?  我想应该给阿姨打个电话,我得向她汇报。  我想着阿姨浅笑倩兮的样子,感谢她给我找了这样的一个极品宝贝呢!大学出来后的极度无聊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我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从现在开始,我将会有一个全新的面貌展现,就好像当年我进大学门一样,神采飞扬且挥斥方遒。  凌晨三点吴倩打我拷机,听着蜂鸣声我特别的兴奋。  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外面黑蒙蒙的一片。就像漫天泼了一桶墨,又好像遮天避地盖了一张黑布。天上半个星星也没有,以至于我怀疑是否正处在混沌初开的时代。    我房间里没电话。  我住在单位的一个小房子里,据说以前住着个老右派。老右派子女都去了国外,他坚持技术报国,一个留在国内,无亲无故。  老右派曾经写信叫子女归国,写了几年,只言片语也未收到过。于是在某个雷雨交加的晚上,一条裤带把自己栓在了窗台上。  到现在我半夜醒来,总是仿佛看到他坐在窗前读着古书。  我并不怕他,甚至想与他探讨一下生活的本质是什么,可惜每次我起身过去,窗台前除了我养的一盆半死不活的水仙花,连根毛的影子都见不着。  我下了楼找了两条小街才找到一个公用电话。我很专业地把拷机放在晕黄的灯泡下看着,一个一个键地按着吴倩的号码。

                阿凡达
                功能特性

                阿凡达
                指导攻略

                玄幻  |  蕖荟

                白衬衣似乎这些话,对挺多人说过,说得挺溜,而且有激情,容易引起人的共鸣。果然,效果出来了,我的兴趣,又被提高了一个档次。“我以前,只学过普通的过时的编程,能行吗?”没出学校之前,自己学的那什么语言,是过时五年的东西,社会上的软件程序早就不用了。“放心,我就是这样过来了。一年前,我也是和你一样,刚刚来到这里找工作,然后一步步培训,学习,你看我,现在也带团队,招人了!”白衬衣笑眯眯了,大概是觉得,这一年,他学会了挺多东西,略有些小得意。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解说,直接加强了相当多的说服力。“那么,看来,你是能接受我们的工作内容和岗位安排了?我们说一下待遇问题?”白衫衬衣趁热打铁。嗯?这么直接?这么直入主题?我点一下头,又拿起了手中的笔,想把没填完的内容填完。我也边写边说。“培训多久啊?大概。”“差不多半个月左右吧。看个人情况不同。有快的,也有慢的。”白衬衣看我又接着了,脸上明显放松了一下。“待遇是咋算的?”我总算把心里最想问的问出来了。白衬衣有意压低了声音:“试用期!转正后看岗位,不会低于。”我心里抖了一下,这么多?正写字的笔尖差点歪了一下,强自镇定下来。不停地对自己说,镇定,淡定,平静!我仍然没有办法强自冷静。“什么时候能上班?”我冲口而出。白衬衣身体稍稍往后靠了一下。“是这样的,刚刚和你说了,上班,得看你培训期间的效果,有早有晚。但基本上不会超过十天左右的。”这一次,剩下的内容我写得很快,两分钟完事儿。交给了白衬衣。“你看,这样行了吗?”他大致看了一眼,点头。然后,他递了一张写好了地址和公司电话的纸条给我。“明天上午十点,来我们公司报道。后面具体安排到了公司再说。”小眼镜在边上看着好像有些兴奋?我入职,你兴奋个啥?难不成我以后是你的小弟不成?其实我也有些兴奋,这就找到工作了?还有培训?还有这么多工资?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我想唱歌,我想高歌,我想打电话……最后,他又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写着:培训确认书。看到那个内容后,我心中高歌的声音,像被掐住喉咙似的火速停了下来。上面写着培训开始的时间,内容,最后写的,居然是培训费???我指着培训费,一团心乱地问白衬衣。“这怎么还有培训费呢?”“哦,这个啊,这个是可以从工资里扣的。”他轻描淡写地说着。我心里又一宽。这样啊?“这个费用,具体怎么算的?”白衬衣再次压低了声音:“是这样的,你试用期工资是,培训按标准半个月算,我们正常是收的,但你是储备干部,我们只收你。”我疑惑了。“是这样的,你知道,软件硬件啥的,都是有价值的东西,也不能白教你。你到外面打听打听,随便上一个最普通的基础硬件班,都要一千多的。我们算很公道的了!而且还是从你工资里扣的。”我盘算了一下,第一个月,如果真的培训费扣我的话,好像也能接受。毕竟,硬件这东西,我还真的不会啊。现在的电脑这东西,刚刚普及,随便一台好几千,好像也有点道理。我点一下头,觉得勉强还行。“培训费,确定是发了工资的时候才扣?”我还是心细的。这个时候,我抬高了一点声音,我得确认他听清楚我说的。我也得确认,他所说的。这时,边上走过几个人,其中一股淡淡的清香马上扑入我了鼻子中。好像是听到我说的培训费几个字,后面的脚步也停了下来。我不由自主地扭头往后台,一张略成熟,又着精致妆容的职场女性站在我的身后,正皱着眉看着我手中的那些张培训确认书。白衬衣似乎看到有人围观,而且看样子也不是找工作的,倒像是来招工的公司负责人的样子。马上示意小眼镜。“要不,江宁,你到我们里面来坐一下吧,慢慢说。”我心想,谈就谈吧,为什么不能正大光明地在这里谈?还要在里面去?职场女这个时候突然对身边的人问了一句:“怎么回事?这里面招工的,还有收培训费的?我们的位置为什么会排在这种地方?”我和小眼镜,特别是白衬衣,脸色都变了!我迅速地停下了纸笔,看向职场女。她身边的人,一个西装男,另一个拿着包和文件的小妹子,大概是助理的样子,两个估计都是她下面的员工,脸色有些尴尬。“舒经理,我们这次要位置太赶,我们要订的时候,他们说楼上已经全满了,然后问我们要不要下面的摊位,说可以给我们按下面的位置原价的一半给我们,我看总部定的任务急,就定了这里。”舒经理脸色仍然很冷,指着大棚一圈说道:“看看这里的位置,看看都是些什么公司?居然还有人以培训费来赚钱或是来捆绑员工的公司?这样的地方,不说环境差,就是找工作的人,又能有什么样的素质?能招到什么像样的员工?省那点摊位费,有用吗??”我惊讶之极,这舒姓职场女,说话还真是尖锐又直接啊,把两个员工训得狗血淋头的,但是,她还有一句话,我不爱听。怎么来大棚里找工作的人,素质就低了?同一时间,我和小眼镜的声音响起。他说的是:“我说这位阿姨,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在正规招工,你乱扯什么?”我说的却是:“我说这位大姐姐,你怎么乱开地图炮?在大棚里找工作的人,怎么就素质不够了?”舒职场女可能没想到我会有这个反应,对小眼镜的态度也是在她的预计之内,但那句阿姨的这个称呼,可就让她有些爆跳,本来就冷如冰的脸,现在像被电了一样,眼角有些跳动。她横了我一眼,暂时放过了我,我对她冰霜般的眼神,也并没有感到恐惧。只不过,在对她的印象标签中,加了一点东西,全称变成职场冰霜女了!但对小眼镜就没那么客气了。“怎么?我有说错吗?你们这些所谓的什么科技公司,不就打着那点表面的技术在这里忽悠刚来花城的人,用这点东西来骗他们手里的那点先期交给你们的培训费嘛,如果有人还是愿意留下来,不是和你们同流合污,就是被你们一直剥削和克扣,我有说错吗?什么狗屁储备干部,挂着羊头卖狗肉!”舒职场女好像吃过亏还是今天碰到什么事又或是今天是她失血过度了,火气大到爆,骂完员工,接着把小眼镜狂骂一通。小眼镜被骂傻了,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也是有些蠢到哭,这么精致的职场女,怎么能叫人家阿姨呢?我虽然生气之下,也只能勉强叫人家大姐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