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131章 刺杀小说家
APP下载中心

更新时间:2021-04-24 01:57:44

我要打赏
功能玩家
打赏共714893恒币
苹果版Store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下载网址

    我要评论
    平台app下载
    评论共4893条
    相关下载

      推荐

      李成万就说,大哥,那个想法来了,想做了,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小脑袋关键时候决定一切,你也肯定有这种感受,就多担待一些吧,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注意,即使做也保证不弄出声响,悄悄的做,发声音的不要。

      回复(11)

      游戏平台下载
      水晶之恋

    • 定国战神
      下载苹果版

      仔细的看了看,李成万宿舍的门半开着,一丝暗暗的光从房间透撒出来,奇怪的声音就是随着暗暗的光溢出房间,慢慢的传遍整个客厅。深更半夜,不安慰睡觉,***,到底又在干什么?

      回复(27)

      冉末兮

    • 洋港社区
      ios下载平台

      男女间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双方有了第一次,揭开了彼此之间的那层纸,接下里的事情就显得简单多了,王倩这两年一直跟刘大明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即便是后来跟董云霄结婚后,她跟刘大明之间的关系也没彻底断。

      回复(91)

      匀铭钧

    • 山河九州剑
      电脑版客户端官方下载安装

      刘大明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董云霄跟王娟的婚事,他是介绍人,那就是为自己的马子找个合法的老公,当初就是因为王娟怀上了,他一心想要王娟帮自己生个儿子出来,才会出此下策,却没想到,事情竟然横生枝节,儿子还没生出来,自己跟王娟的事情倒是差点被董云霄给撞破了。

      回复(87)

      颜茗落

    • 成为四圣王
      新手游免费下载

      李成万,不讲义气,有了女人,忘了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朋友,自己要大度,尽量不打扰,让这对狗男女继续快活着吧。刚出门的时候,竟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隔壁的美女,这个女人名字叫柳橙,人长得一个字,美.

      回复(25)

      钗娲

    •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网址登入

      书友还读过

      山羊宝宝长出人脸
        下载官方版

        山羊宝宝长出人脸
        客户端可靠

        玄幻  |  傲晴

        周博涛想了想,小心地回答:“我觉得肯定和他们所做的生意有关,比如有关的合同啊,最近一些正要开工的项目啊,没准合同里就有着什么黑幕………”“有道理!”张清扬打断他的话,见到周博涛又吓了一跳,有些内疚地说:“对不起,你接着说。”“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他们在分赃,研究着自己的出路,呵呵。”张清扬微笑着点头,“回答得不错,回去吧!”“是!”周博涛终于松了一口气,身上出了一层细汗,仿佛从鬼门关门前走了一圈,也许连张清扬自己都不知道他的表情会是这般阴沉威严,令人看了就浑身不舒服。听完周博涛的话,张清扬受到启发计上心来,他收拾了一下桌子,起身对贺楚涵说:“贺科长,陪我出去一下。”“去哪啊?”贺楚涵有些兴奋地说,以为张清扬心情郁闷,想找自己出去散心呢。第章 心里却是热乎乎的“不去拉倒!”张清扬回头笑着说了一句,嘴角边挂上了贺楚涵所熟悉的那种自信的坏笑。“你……”想说点什么,可贺楚涵却什么也没说出口,乖乖地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走了出去。“哈哈……”二位头头一走,办公室里笑声一片,压抑的气氛也随之消失,大家都放松地伸了个懒腰。“哎,牛b,太牛b了,还是我们老大厉害,那么泼辣的女人都能降服!”白龙撇撇嘴,羡慕地说。“这叫什么来着,那个……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周博涛跟着说道。门外站着的陈喜驻足没有动,本想去开门的手又收了回来,不为别的,就因为白龙那句“还是我们老大厉害,”这话令他这位名义上的老大听在耳朵里自然不舒服,虽然心里上已经认可了张清扬的位子,可但凡是个男人,被别人压上一头心里都会不舒服。陈喜叹口气,转身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现在他也只能缩着头做人,等张清扬调走就好了,那时二科他才是真正的老大。他知道,张清扬是不会永远屈居于纪委这个小衙门的。“你真是的,我怎么说也是个副科长,你……你以后在同事们面前就不能给我个面子吗?”贺楚涵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苦苦地哀求着。张清扬刚才男人的自大,不禁让她想到了刘抗越在陈丽面前的马首是瞻,心里十分的不平衡。张清扬一愣,拧车钥匙的手停住了,扭头认真地看着贺楚涵那张布满委屈的脸,心里愧疚万分。是啊,自己凭什么这么牛,又凭什么对这个女人指手画脚的,自己的确有点自大。就因为人家喜欢你,自己就不把人家当回事,这万万要不得。最近也许一切都春风得意,所以有点骄傲,不把一切放在眼里了,幸亏贺楚涵的提醒,不然肯定会酿成大错。他伸手碰了碰她的手背,很不好意思地说:“楚涵,对不起,是我……想得不周全,以后……我如果有什么错的地方,你要提醒我。”“啊……我也就是说说,那个……不要紧的,我没放在心上。”听到他诚恳致歉,贺楚涵早就不委屈了,反而安慰起他,担心他过分自责。“清扬,你要带我去哪?”“找咱妈谈生意去!”张清扬又坏笑道,心里却是热乎乎的,贺楚涵刚才的关心,被他深深体会到了,女人的爱与男人不同,往往表现在一些细节上面。“讨厌,再胡说我就告状!”贺楚涵美滋滋地笑了。到了老妈的驻地,很巧,巧得令张清扬欣喜,老妈旗下房产公司的总负责人夏杰经理正好和老妈谈生意呢。见到张清扬进来,夏杰点头致意,张清扬也同样抱以微笑。“涵涵,等我忙完了再招呼你,先让小叶子陪陪你吧。”张丽笑容可掬地对贺楚涵招了招手,直接把亲儿子无视掉了。柳叶对张清扬温柔一笑,拉着贺楚涵的手坐到了阳台边闲聊起来,令张清扬突然想起来一句话:漂亮女人的微笑是对付男人最厉害的武器。张清扬见没有人理自己,心里有点小小的醋意,大大咧咧地坐在了张丽的身边。就听夏杰低声汇报说:“董事长,这次我估计没什么戏了,对方明摆着把我们当成了挡箭牌,一点合作的诚意也没有,我已经查过了,他们过去一直与圣博地产合作,这次依然如此!”张丽低头沉思,“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内定了圣博地产?”“是这个意思,与我们谈判,我想只是走走过场吧,掩人耳目而已……”夏杰沮丧的低下头,看得出兴致不高。房产公司刚起步,接到一个大生意不太容易,可眼看到手的肥肉胎死腹中,他做为房产公司的总经理,面上自然无光。“没事,也许我们与那块地无缘,呵呵,江平河南那有一片地,如果这块不行,你去谈谈那块,那的地皮能便宜一些。”“也只好如此了,明天最后一次与环球谈判,行不行总要试一下……”夏杰说着便动手收拾起桌上的有关文件,要告退的意思了。“夏经理,环球既然已经内定了,那么为什么还要找别的公司谈判借以掩人耳目呢?”听了好久的张清扬突然插话,而且一针见血。夏杰明显一愣,拿着文件的手停住了,心里有点不快。房产公司一直是他打理,今天张清扬突然问起了内部的详细事情,不得不令他多想。但人家是董事长的儿子,不敢得罪,只是回答得有些生硬,“道理很简单,这里头有猫腻儿!”张清扬早知如此,只不过让夏杰出言证实一下而已。张丽扭头望着儿子脸上复杂的表情,也有些不高兴地说:“儿子,你好好上你的班,公司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有夏经理呢。”这话到不是批评儿子多管闲事,而是给夏杰听的,房产公司还是你管!刚才夏洁的不快令她看在眼里,所以才说出这话以安军心。夏杰没想到董事长看破了自己的心事,脸就有些热,讪笑道:“看来清扬对做生意也有一套,没准他有什么好想法呢。”张清扬摇头,“夏经理,我没什么好想法,不过……明天谈判的时候,能否带上我一个?”“这个……”夏杰狐疑地望向董事长张丽,不明白她儿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张丽也扭头看向张清扬,看得出他不像开玩笑,便认真地问道:“你去干嘛,不上班吗?这里头的事……你不要掺合进来。”张清扬摇摇头,看来不说出实情是不行了,只能如实相告,看得出夏杰是老妈手下的得力干将,所以他也不担心什么。他拿出两根烟,交给夏杰一根,然后掏出打火机帮他点上,令夏杰一阵激动。“妈,夏经理,实话和你们说了吧,但你们要保秘,我正在调查环球公司!”张清扬吐出一口烟,缓缓说道。“我明白了!”夏杰提高了音量说道,他的头脑很精明,事情串起来一想,也就理解了张清扬的意图。“儿子,这和你查案子有什么关系?”张丽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而不知何时,贺楚涵也拉着柳叶的手坐在了一边听他们说话。夏杰此刻的心里很高兴,这几天在谈判桌上,环球公司的苏总处处刁难,听张清扬一讲,他似乎找到了报仇的喜悦。张清扬笑了笑,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话,“夏经理,明天能带上我吗?”

        iPhone12推出紫色
        平台下载官网

        iPhone12推出紫色
        功能APP

        玄幻  |  柔诺

        解释不好,不解释,好像也不太好。主要是赵洞庭的年龄太具欺骗性了,谁会想区区十岁的毛头小孩子会有这样的洞察力?再联想到昨晚赵洞庭夺侍卫亲军兵权的事,蒋存忠和陆川遥是再也不敢小觑这小皇帝半分。对于自己特意整顿军营给赵洞庭看的事也是心知肚明,知晓自己是俏眉眼飞给瞎子看,白费劲,说不得反而让皇帝心里不喜。好在赵洞庭没有和他们计较这点事情,只淡淡说道:“治军当以务实为主。”蒋存忠等人连连应是。赵洞庭也没再检阅侍卫马军的心思,又道:“即日起,每日卯正时分让侍卫到此操练,朕会亲自进行检阅。朕需要的,是能打仗、打胜仗的雄兵,而不是让尔等训练仪仗队,可懂?”蒋存忠等人单膝跪倒在地,“臣等谨记!”赵洞庭摆摆手,拂袖径直带着李元秀、颖儿等离去。苏刘义左瞧瞧、右瞧瞧,最终还是选择留在校场,没跟在赵洞庭的后头,免得再受这小皇帝的脸色。赵洞庭等人回到禁宫内,李元秀在旁边侍奉着,颖儿帮他捏肩,一众小太监端茶倒水的殷勤伺候。眼见时辰尚早,离着午饭还有段时间,赵洞庭对颖儿道:“颖儿,你这便教朕练武吧!”颖儿素手仍在赵洞庭肩上轻轻揉捏,嘴里道:“皇上,奴婢觉得有人比奴婢更适合教您练武。”赵洞庭微微愣住,随即道:“你说的是岳鹏?”颖儿轻柔笑着,道:“皇上真是聪慧。奴婢在家时,父亲教导奴婢的多是女孩子练的功夫,岳将军练的功夫要更适合您。”赵洞庭点点头,觉得颖儿说的有道理,“可是…岳将军他要训练军士,哪有时间教武?”在这大宋危亡的关头,赵洞庭不觉得自己的个人兴趣比将士操练更为重要。颖儿没想到这点,沉默不答。这时,旁边伺候着的大太监李元秀忽然说道:“皇上真有心习武?”赵洞庭看向他道:“朕也梦想做那所向披靡的英雄,虽不知有没有机会,但强身健体也是好的。”“若是如此,老奴愿意教导皇上。”李元秀道。赵洞庭有些发懵,“公公你会武?”李元秀笑道:“老奴入宫前便修行武学,至今已有六十四年了。我大宋宫中,会武的太监,也远非老奴一人而已。”赵洞庭这才想起,宋朝好像还有过太监领兵的事。在这个年代,太监会武貌似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他立时来了精神,问李元秀道:“那不知公公武艺如何?”李元秀没答话,只是伸手轻轻拍在身后的顶梁柱上。这柱子是采用百年老树的树干经过特殊步骤制成的,坚硬程度可想而知,当下也不见有什么响动,但当他撤手时,大柱上竟然有寸许深的掌印。莫说没见过这等世面的赵洞庭,便是连颖儿也呆滞当场。谁能想到老态龙钟的老太监竟会是个绝世高手?颖儿暗自思量,自己怕是再有个百年时间,也无法练出李公公这般雄浑的内力。赵洞庭更是傻眼,若不是这是宋朝,他怕是得怀疑这老太监是不是在耍魔术。他自然不知道,练功分为内功和外功,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但凡武学强者,无一不是内外兼修之辈。外功是为招数,只要不是傻子,通常都能练得有模有样,只是时间有长短而已,但内功却是极为考究人的天赋,有天赋者日进千里,没有天赋的,哪怕练千百年也不会有太大成就。李元秀的内功深厚到这种境界,其实力可谓高深莫测。他显然也对自己的实力极有信心,露完这手,问赵洞庭道:“皇上觉得老奴功夫如何?”赵洞庭满脸叹服,连道:“那以后就劳烦公公了。”他这本是客套话,李元秀听到却是瞬间满脸正经道:“为皇上尽忠乃是老奴本份。”在这刻,赵洞庭实在难以将李元秀和之前跪地求杨淑妃饶命的形象融合起来。以他的实力,若是当时暴起,便是斩杀整个房间内的人也不在话下吧?可他并没有这么做。赵洞庭看着李元秀,心里不禁感慨,古代人的思维果真和现代人不同,以君为大深入到很多人的骨子里。南宋小朝廷沦落至此,虽然大臣们仍旧勾心斗角,但他们其中许多,真的是忠心耿耿之人。想到此处,赵洞庭对南宋朝廷也终于是生出几分信心来。其后,他开始跟着李元秀习武。李元秀因他身子还未痊愈,便只是先教他内功修行的法门。如此过去几日,赵洞庭每日卯时都会准时去校场检阅侍卫操练,再练练功,闲暇时便读些兵书、古籍,练习书法等等。他竭尽全力想让自己快些融合这个世界。这日大黑早,他还未出门,却有太监在外禀道:“皇上,太后请您去早朝。”早朝?赵洞庭偏头看向正在给自己更衣的颖儿,问道:“太后忽然让朕去早朝做什么?”颖儿笑道:“皇上这几日勤苦,可能太后看在眼里,觉得您长大了,想让您去共商国家大事吧!”赵洞庭摇摇头,苦笑道:“怕莫不是如此。”如果杨淑妃真想让自己这个小皇帝主政,那便不会等到现在,当初自己要执掌侍卫亲军时她也不该阻拦。但总是呆在这寝宫里终归不行,赵洞庭自言自语道:“那就去看看我这个娘想要做些什么罢!”等赵洞庭到早朝的宫殿里,里面已经站着数十个文臣武将。靠前的都是文臣,武将排在后头,见到赵洞庭过来,都跪倒在地山呼万岁。赵洞庭任由李元秀搀着,径直走到大殿最里边正中的龙榻上坐下。太后杨淑妃在他左侧,座榻还要高出那么几分。赵洞庭轻轻叫声娘,杨淑妃轻笑着点头,让众臣平身。来到南宋年间几天,赵洞庭还没上过朝,是以只是坐着,并不说话。杨淑妃带笑环视过众人,声音软软蠕蠕的很是好听,“诸卿可有事启奏?”立时有个人站出来,作揖道:“臣有事启奏。”赵洞庭还记得这人,是侍卫步军中的将领。“说。”杨淑妃道。这将领当即大声道:“主管侍卫步军副公事岳鹏岳大人操练军士过于苛刻,导致众将士叫苦连天,更有人劳累成疾。臣恳请太后另选他人做这步军副公事,请太后明鉴!”听到他这些话,赵洞庭心里瞬间就骂开了。自己才提拔岳鹏几天,他们这就开始弹劾,不是摆明想用太后来压制自己么?而杨淑妃早不叫自己来上朝,晚不叫自己来上朝,偏偏这个时候叫,显然心里也是知道此事。赵洞庭心里明白,这个早朝就是针对自己来的。在杨淑妃始终都还觉得自己死而复生和失忆有蹊跷。在古代,鬼神附体的说法并不罕见。。

        生死狙击
        游戏规则

        生死狙击
        是表示什么

        玄幻  |  楚笙

        或许是因为颤抖的幅度比较大,导致大|宝贝跟着一起颤抖。可惜的是李信并没有在场,所以并没有见到这个名场面。张钰琪把高筒袜放在鞋中,然后把鞋放在礁石上面,随后再看向水中,见到鱼从旁边游过,眼中一喜,连忙扑了过去。水花溅到脸上,赶紧擦了擦脸,顿时嘟囔起来说道:“这也太难了!”试了两下之后,张钰琪彻底放弃了,这完全不是她能够抓到鱼的。上岸之后,张钰琪把鞋和高筒袜穿了起来。李信正好也回来了,手中拿着一根削尖的木棍,可以当做一根鱼叉使用。李信找这个木棍找了挺久,最终还是看着一颗树枝长度形状都挺不错,最主要是够直,所以砍了下来,然后削尖前端。李信还特意试了一下,感觉很趁手,所以赶紧赶了回来。李信和张钰琪对视一眼,两人皆没有说话,但不知道为何有一种火药味在空中摩擦。张钰琪双手抱胸,但因为d太大,很多部分都挤了出来,衣领有些低了,所以大片雪|白暴露在空气当中。如此一幕,真是少儿|不宜。李信撇了一眼,冷笑两声,然后赶紧转过头,咽了咽口水。MD!还是真的是有点诱人啊!李信擦了擦鼻子,他觉得自己再多看两眼可能都会流鼻血了,想到不久前自己还亲手试过,顿时感觉有些上火。李信摇了摇头,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现在最主要目的还是抓鱼。来到刚才的地方,李信手持鱼叉,看着一条鱼慢慢游过,眼神一凝,瞬间插了下去。李信的心瞬间紧张起来,此时岸上的张钰琪也是同样的,等李信慢慢拿起鱼叉,发现上面空无一物的时候,李信有些小小的失望。张钰琪松了一口气,刚刚想要嘲讽,但看着李信一脸认真的表情,她沉默了片刻,然后紧接着嘲讽说道:“哈哈!你可真没用!怪不得小璃不会喜欢你!”“……”李信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死死的咬着牙,眼神有些凶狠,抬起头看着张钰琪说道:“你再说一遍!”“你……你想干嘛?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你觉得你配得上小璃吗?”张钰琪虽然知道自己说错话,但她却不会认错,继续嘴硬的说道。李信心中的怒火已经燃了起来,把鱼叉往地上一插,慢慢向张钰琪走了过去。“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喊救命了!”张钰琪一边后退,一边害怕的说道。“我必须要让你道歉!”李信眼神内心很愤怒,眼神冰冷的说道。“我……”张钰琪接连后退,最终后退到一棵树边上,后背撞到树上,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此时已经无路可走。“道不道歉?”李信脸色很是平静,但眼神凶狠的说道。“我……才不道歉!”张钰琪身体颤抖,害怕的不要不要,但依旧硬着嘴皮说道。“啍!既然如此!那我就教训你一顿了!”李信冷哼一声,抬起手就要教训张钰琪。“住手!”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李信听到声音愣了一下,转过身看了一眼,但下一秒他却飞了出去。“你个人渣!居然想干那种事情!”欧阳静雪满脸愤怒,一拳对着李信打了过来。李信肚子还疼痛不已,此时见对方居然还继续攻击过来,连忙打滚躲开。李信躲过一拳,抬头立马看了一眼,发现来者居然是欧阳静雪,于是连忙开口说道:“住手!”欧阳静雪此时正处于愤怒状态之下,根本不会停下手,上去又是一脚,而且正是对李信最为宝贵的地方。李信全身一紧,极速向后退去,他可是知道欧阳静雪有黑带段的实力,在学校里没有什么人惹她,所以他根本不是欧阳静雪的对手。“我根本没对她做什么,不信你问问她!”李信后退到一个安全的位置,皱着眉头说道。欧阳静雪一听,倒是停下手来,转头看向张钰琪问道:“他真的没对你动手?”张钰琪本来想借此机会说李信对自己动了手,但她也不愿撒谎,所以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但他刚才想动手打我!”张钰琪就算不想撒谎,但她还是没有放过李信,所以对着欧阳静雪略带一丝委屈说道。欧阳静雪眼中闪过厌恶,冷冷的看了一眼李信道:“刚才那一脚就当教训你了,如果再有下次,直接废了你的作案工具!”李信现在很是愤怒,因为欧阳静雪连前因后果都不问清楚,就凭张钰琪说的两句话就给我定罪了。“你应该没事吧?”欧阳静雪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但面对张钰琪的时候,收敛了一番问道。“没事!”张钰琪小心翼翼的看了李信,见对方很是憋屈,内心不禁暗爽起来。“那就没有见到赵雨凝!”欧阳静雪眼神中带着一丝期待问道。“没有!如果遇见了可能都会在一起的!”张钰琪摇着头回答道,然后不由自主想起林璃,她现在都不知道林璃是死是活。呸!呸!乌鸦嘴!小璃肯定活得好好的,现在都很可能被救了。张钰琪赶紧摇了摇头,心中暗暗想到。欧阳静雪听到张钰琪的话,内心没有丝毫失落,因为她说出那番话,只不过是个念想,既然赵雨凝不在这,她还是要在这周围找一下。“你跟着我吧!我怕你留在这里会有危险!”欧阳静雪撇了一眼李信,然后对着张钰琪说道。“嗯!”张钰琪赶紧点了点头,她早就想离开李信了,现在有了机会怎么不会同意呢?欧阳静雪带着张钰琪离开了,她们甚至没有和李信说一句话,显然是不相信李信,甚至不愿意让李信和她们在一起。李信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没有说一句话,然后平静的返回樵石林。虽然很愤怒,但李信都有些习以为常,从小被父母抛弃,遇到危险被同学抛弃,在这里依旧是被抛弃……但这又何妨,这么多年过来,自己还不是一个人走了过来,除了林璃陪自己走过一段时光,那段时光就像做梦一样。自己还深陷其中,想到这里,李信不禁摇头自嘲。深呼两口气,把杂念抛出脑后,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先把鱼抓到。李信继续到了刚才的地方,拿起插在地上的鱼叉,然后到一条鱼游过,飞速插了下去。鱼叉刺入水面,发出一道声音,很显然,又插空了。但李信并不沮丧,因为他明白,接触一个新的事物,他并不是天子,所以需要不断的努力与实验,掌握一些技巧,才能真正的抓到鱼。花费了半个小时,累得要死,但看了一眼旁边被鱼叉插中的鱼,嘴角不由微扬起来。既然有了第条鱼,那必须乘胜追击了,所以继续在礁石林中找还有没有其他鱼。李信的运气还算挺不错的,在附近又找到两条鱼,然后花了半个钟头左右,把它们全部抓了起来。李信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然后拿出手机看一下眼,居然已经到:了。李信收拾了一下,然后把鱼和鱼叉全都带到椰树林那边。

        奥迪
        平台下载盘口

        奥迪
          推荐出品

            玄幻  |  凌枭

            但凡一个年轻人,无论他就业前有多么高深的抱负,一脚踏进机关,等待他的无非就是三个时期——“冲”、“跑”、“混”。可别小看这区区的三个字,也许这个机关人从一个昂扬少年走到白发苍苍,也冲不破着三字真言的禁锢,直到他膝头抱着孙儿养老的时候方才醒悟,自己的这一生也跟磨道里被蒙上眼睛周而复始的围着同一个圈子走了一辈子的驴子一样,除了磨出来的粮食养活了一家老小,居然没有一点值得称道的地方……可是,还有一句机关真言:“人才被发现需要有人说你行,说你行的人也得行!”是啊,有了很行的人说你行,你又何必历经第一段的“冲”,冲不出重围了花钱去“跑”,跑不出名堂了又心灰意冷的“混”呢?有了伯乐的推举,那前程还不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不过,能遇到生命中“贵人”的人,毕竟是极少数的幸运者,正是因为少,所以才值得咱们去津津乐道。下面各位看官就听我给大家讲一个很真实的幸运的人,看看这个出身平民的小科员如何郁郁不得志了数年,却在遇到女“伯乐”之后好风凭借力,直上青云端!嘘……安静,故事开讲……这一天,正是春光明媚到连猫儿都**的春天,赵慎三却没有一点浪漫的遐想,因为他虽然才岁,却早就在三年前大学毕业之后就跟同学结了婚,现在更是已经有了一个小女儿,生活跟所有机关里撑不着也饿不着的年轻人一样,慵懒而颓废。这会儿已经下午六点钟了,如果在往日,他可能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去托儿所接闺女了,可今天他却不能走,因为办公室主任交代了今天局长要加班,让他守在办公室里随时听候差遣。这个差事如果是在三年前,赵慎三不单不会满腹的怨气,反而会觉得十分荣幸的,因为那时的他刚刚考上公务员,正是少年得志,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时候,觉的自己能从千军万马中脱颖而出飞过那条独木桥,成为手捧“金饭碗”的公务员,整个世界还不在他的脚下任他驰骋啊?在这个三线城市里,市教委可是一个好单位,要不是赵慎三考上了公务员,这地方哪里轮的上他来啊?可生活却结结实实的捉弄了他!短短的三年里,他已经“冲”的遍体鳞伤,心力交瘁,硬生生把一个有志青年给磨砺成了一个心如止水般的、未老先颓的机关人了。有心想“跑”,可他一没有后台二没有钱财怎么行得通?一来二去的,也只有把所有的雄心壮志统统付之东流,就想着每个月安安稳稳的把工资交给老婆了事。教委主任郑焰红是一个年龄不大来头却极大的女人,看档案也无非是三十出头的妙龄少丨妇丨,可给人的感觉却跟“妙龄少丨妇丨”这四个字扯不上半点关系!每天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带着宽宽的黑框眼镜,见了谁都是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老姑婆嘴脸,可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居然让全委上下上百号人都踮着脚伺候。今天中午,因为上级来检查,这位领导少有的喝醉了,从酒宴结束之后的四点钟就在办公室里闭门不出,一直到现在也没一点动静。办公室主任蒋海波平时是很愿意亲自留下来等候领导醒来的,但今天他丈母娘生日,他什么都好,就是有些惧怕河东狮吼,所以就安排好最老实听话的赵慎三留下来候着,自己早就一溜烟的回家伺候丈母娘去了。所以赵慎三就不得不一肚子怨气,孤零零的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着领导的房门打开,然后赶过去屁颠屁颠的伺候,安排好领导回家睡觉了,他才能回家。天色渐渐的黑透了,看看表已经快九点了,主任室里却依旧悄无声息,赵慎三等的越来越焦躁,一整瓶的开水也被他喝完了。他还想喝水也懒得去烧,拉开抽屉就摸出了上次跟同事在办公室喝酒剩下的啤酒喝了起来,谁知饿了半天了空腹着,不知不觉就喝了三罐下去,原本酒量就不大的他就有些熏熏的醉意了。赵慎三之所以叫赵慎三,是因为他有一个一生平凡如草芥却又喜欢“子曰诗云”的父亲,大抵是生下这个独生子之后希望儿子能够接受他的教训,做到“慎言”“慎独”“慎微”,故而取名“慎三”。可此刻,这“三慎”可就跟焦躁酒醉的慎三兄毫无关系了!晚上十点!赵慎三的老婆打来的电话已经口出恶言了,这让他原本就焦躁不堪的心情更加恶劣了!恶狠狠的盯着郑焰红的房门,恨不得一脚踹开走进去揪出那女人问问她知不知道他也需要回家?这也仅仅是酒醉后想想而已,真实中的郑焰红却跟名字天差地远,别说红红的火焰了,整个人就好似是一大块千年不化的坚冰一般冷硬!赵慎三平时正眼瞧她一下都会激灵灵打个冷战的,莫说是揪着领子吆喝了,就算是让他低声下气的央求恐怕也会结巴!“会不会领导在我去厕所的时候自己回家了?要不然到现在了怎么还没动静?”赵慎三等急了倒聪明起来,想着他等了这么好几个小时,光茶水都喝光了一整瓶,外加三瓶堪称催尿剂的啤酒,厕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了,如果郑主任一个人出门走了他怎么会知道呢?“靠!总不能在这里傻等吧?”他咒骂了一句,想了又想自己仅仅是一个连中层都不是的小科员,怎么够得着给领导打电话询问是不是回家了呢?他突然间泛出一个聪明主意来——办公室每天要早早来人帮领导打扫房间提开水,自然有领导屋里的钥匙!赵慎三就经常在一大早没人上班的时候就把领导屋里收拾干净,在领导来之前赶紧退出来坐回到办公室。他咬了咬牙站了起来,拿起那一串整个机关所有领导钥匙的汇总走向了走廊东头最朝阳也最豪华的一把手办公室!整栋楼除了办公室,都是一片黑暗,赵慎三带着惊悸轻手轻脚的用钥匙拧开郑主任的门走了进去,随手又把房门给锁上了,正想开灯,却马上听到了一种十分让人惊讶的声音,居然是女人带着焦渴的呢喃呻吟声!赵慎三一听领导居然在屋里登时吓了一跳,心里暗暗叫苦,第一反应就是想转身逃出去,可是他马上就被这种奇异的声音吸引了——那声音怎么听都像是领导病了!可是,这是什么病啊?发出的声音居然像是……叫床?他在黑暗中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倾听着里面的声音,果然,那是一种压抑的女人的呻吟。那种低沉的,从喉咙里才能发出来的、带着极度媚惑的声音赵慎三在床上伺候的老婆舒坦之后经常听到。只是这暧昧到极点的声音怎么能从领导、特别是女领导,更特别的还是一个从冷冰冰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女领导的里屋发出来呢?“难道领导居然在办公室偷人?靠!这也太来劲了!”赵慎三如果没喝那三罐啤酒,他是不敢进套间**的,可惜他喝了(也许应该说幸亏他喝了),于是,他的好奇心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难以按捺,居然猫一般踮起脚走到套间的门口偷眼往里面看去,这一看有分解:毛头小子变身采花大盗,冷领导竟成火热娇娃了!

            明天会好的
            安卓版应用

            明天会好的
            安卓下载

            玄幻  |  素烟

            偏赵晓娥马上抬高了声音说:“是!安夫人说的没错,这顾家的二小姐,只是我们家书衡纳的七夫人,是她主动追求的我们家书衡,又不止一次和我们家书衡有了夫妻之实,我们家书衡年轻,难免受不住小姑娘的诱、惑,但绝对是负责任的好男人,而且又担心那顾二小姐的肚子里可能已经有了我们孟家的骨血,所以,也就只能认了将人接过来了。可说起来,顾二小姐年纪轻轻的就知道勾、搭男人,这样的品行自然做不得我们书衡的正妻,就是做侧室,也委屈了我们家书衡,所以最终,孟家就和顾家商量着让她做了书衡的七夫人,只是个小妾,大家不用太抬举她……”“赵晓娥,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马上撕了你的嘴巴?”姜舒美再一次忍不住,直接冲到了赵晓娥的面前,揪住了她的衣服冷冷的威胁。这声音不大,也只有赵晓娥周围的几个人听得见。——姜舒美还是稍微注意了一下场合的。“本夫人说的都是实话,”赵晓娥却半点都没给姜舒美留脸面:“顾夫人自己没有教养好女儿,连累我儿子没了好名声,我们孟家还肯将顾雨婷接进来做妾就已经算是我们孟家仁义了,难不成,顾夫人到现在还以为自己的女儿有多值得骄傲不成?”“你……孟夫人,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们到底是亲家!”姜舒美知道在顾雨婷和孟书衡的事情上,到底是顾雨婷要更弱势一些,可是孟家如此当众宣扬孟书衡的好,让顾雨婷背负所有的恶名,她哪里会接受。“亲家?”赵晓娥讽笑道:“我想顾夫人理解错了,如果今天嫁给我儿子的女人是正妻,你我才算是亲家,你送过来一个妾,还是第七妾,我们算什么亲家,最多算是我孟家看在顾家和孟家多好友好的关系上,帮你们顾家收了顾雨婷这个没脸没皮的女儿而已。所以,我奉劝你最好不要闹,你最好感谢我们孟家还肯要顾雨婷来做妾,否则,一双我儿子穿过的破、鞋儿,你自己当成宝不要紧,不要拉着别人一起!”“不嫁了!”姜舒美忽然飙高了音量:“你们孟家简直欺人太甚,我女儿和孟书衡,那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她年纪小,清清白白的就被孟书衡给骗了,你们孟家现在还想让我女儿一个人背骂名?你们做梦!”“雨婷,我们不嫁给孟书衡了,母亲这就带你回家,我就不信了,这世上除了孟书衡,就没有别的好男人肯要你。”说着,姜舒美转身就往回走,走到顾雨婷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就准备带她走。顾雨婷却站在原地不肯动:“母亲,你……你别闹了,我不想回家,我来就是要嫁给书衡的,他以前就答应过会娶我的,现在就算没有明媒正娶,可只要是和他在一起,怎么样我都愿意的。”开玩笑,她都已经穿着婚纱站在这里了,回去?那不是会更加的颜面无存?!而且,她刚才一直都在注意孟书衡的反应,听说姜舒美要将她带回家,他竟然眼睛一亮,有了欢喜的姿态——他竟是真的不想要她了吗?可她为了他,付出了那么多,还陪着他睡了那么多次,怎么可能让他用完了她就将她一脚踹开?!“你……你这个孩子,你怎么就这么傻?”姜舒美没想到赵晓娥都将话说的那么难听了,顾雨婷竟然还要留下来,她只能顺着顾雨婷的话往下,大声的嚷嚷了起来:“各位,你们大家都评评理,今天这大喜的日子,仪式都还没开始,孟家就说这么过分的话,这根本就是不想让这喜事办下去的意思。谁不知道,但凡是男女之间的事情,那都是女方更吃亏一些的,他们家孟书衡站了我们家雨婷的便宜,这会儿还想让我们雨婷一个人背了骂名,天底下有这样不公道的事情吗?我们家雨婷单纯,被孟书衡哄的死死的,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一心一意的只想和孟书衡在一起,甚至可以委屈自己去做第七妾,我这个当母亲还能有什么办法,我只能将女人送过来,而且,送来的嫁妆那足足都有九十九担,我们顾家都已经做到了前头,他们孟家却不仁不义,还说顾及了和我们顾家的关系,这算哪门子的顾及?”周围的宾客听到这些话,纷纷议论了起来。有帮着姜舒美和顾雨婷说话的:“顾夫人说的也没错,自古男人三妻四妾都是正常的事情,可是做女人就吃亏多了,说到底,孟书衡和顾雨婷的事情,也确实是一个巴掌拍不响。”“说的也是,到底也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要真不是很喜欢孟家的大少爷,这顾二小姐也不会委屈自己做妾,看起来,倒是真爱……”“我看孟家做的稍微过的一点,既然都已经把喜事办起来了,就不要再去计较谁的错,只要顾雨婷进了孟家的门,孟家就不算亏待了顾雨婷,顾雨婷和孟书衡的那些事儿不也只能算是小情侣间亲、热过了火?唉,得饶人处且饶人!”“是啊,睡了人家的姑娘,就应该负责,这有什么好说的,何必在这种时候故意让顾家的人难堪呢?就算是为了撇清自己也没必要往人家身上扎刀子嘛?”“顾家也确实够诚意了,顾二小姐甘愿为妾,还是第七妾,顾家却送九十九担的嫁妆过来,就是正常嫁女儿过来做正妻,也没有这么大的手笔啊,就算是看在这手笔上,孟家也该对顾二小姐客气些,说这些话做什么?”“孟家不想担这个责任也无妨,但是话不是这么说的,那孟书衡真要肯负责任,就直接娶人家顾二小姐为妻啊,接人家过来做个妾算什么回事?”也有帮着孟家、帮着孟书衡说话的:“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就算是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也得看看是谁先主动拍的这个巴掌,如果是孟家的大少爷主动,那无可厚非这事一定是孟大少爷的责任了,可是孟夫人都说的很清楚了,这事儿啊是顾家的二小姐主动的,男儿嘛,就像那猫儿,只要有女人主动往身上贴,哪里会不偷点腥?更何况孟大少爷年轻,血气方刚的,受不住诱、惑勾搭,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这顾家的二小姐自己做了勾、引男人的事情,孟家还肯让她进家门,虽说是做妾,也摆了这喜宴了,算是对得起她了。”“是啊,要不是这顾二小姐故意勾、引的孟大少爷在霍家的祠堂里乱来,孟家的脸面上也不会那么不好看,要我说,这红颜祸水也是准准的了。”“这顾二小姐要真是喜欢孟大少爷,就该劝着孟大少爷莫做一些有损脸面和自己前途的事情,这才是贤妻的基本标准,可这顾二小姐明知道霍家的宴会是不同寻常的场面,不仅没劝着孟大少爷好好表现,反而还和孟大少爷在霍家的祠堂里做出那样的丑事来,这喜欢倒是有几分真?怕只是一时贪图享受吧?所以,何必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呢?”也有保持中立,各种和稀泥的:“别闹,别吵,大喜的日子,说这些难听的话做什么?和和气气的把喜宴办了,我们也吃饱喝足就行了,哈哈。”“赵老爷说的对,这件事孟大少爷和顾二小姐都有责任,既然都决定办喜事了,就不要再去埋怨任何一方,欢欢喜喜的不好吗?”“就是就是,这喜事还办不办了?办的话我们就接着喝酒吃宴,要不办了,我们大家散了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