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温爷的小撩精野翻了
    优势引导

    温爷的小撩精野翻了
    中文版下载免费

    玄幻  |  婷嫫

    钱多多没有多大的意外,毕竟奔现要不就死亡,要不就按f,能互相喜欢的钱多多奔现那么多次才碰过一次。“不用客气。”说完,钱多多就转身走了,话既然都说出口了,何必再讨人嫌?钱多多心里给自己暗暗的说了一句:我的第十一次恋爱,历经天,从今天结束。至于为什么钱多多会记得是天,或者只有他自己知道。孩子们看到钱多多情绪不太好,也不嬉皮笑脸了,或者他们决定钱多多给人飞了心情不好吧。一个调皮的女生把团里最美丽的一个女孩推过来:“大叔,把那个老女人飞了,我们琳琳要你。”推过来的女生抬头瞄了一下钱多多,马上害羞的低下头,用力的垛了一下脚,然后追赶一跑而散的少男少女们。青春的气味,久违了。这群兔崽子不知道岁以下是犯罪么?小太阳跟帕尼坐在沙发上围着手机嘀咕着今晚吃什么。看到风风火火的金软软大吃一惊,不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约会吗?这才点不到就吃完饭啦?“软软,我们点外卖你要吃不?”“给我点一打烧酒!”我去,作为一个酒精辣鸡的金软软要一打烧酒,这是对小太阳的挑衅。小太阳先不顾金软软发生了什么,把酒点了再说。在小太阳的理念里,没有什么不开心是一瓶酒搞不掂的,如果有,那就来一打。“李顺圭你疯了吗?”作为一个呆萌的妹子,现在才发觉有点不对,这个时候顾不上李顺圭犯抽的行为了,连忙去房间找金软软,可惜的是房间早已经给犯锁了。“帕尼,我没事,我休息下,等下吃饭的时候再说。”“那好吧,有事叫我。”客厅里只有两个女孩子在讨论着今天金软软是不是也犯抽了。金软软躺在床上,抱着一个大大的鳄鱼娃娃,用力的把它甩在床下,然后又把它捡回来再把它扔出去。这样重复了十几次,在那里自言自语:终于把李寻欢打趴了,我真的是太厉害了。打开手机,有几条未读短信:“我是一瓶烈酒,喝下去会伤身伤心。”“有人喜欢喝白开水,有人喜欢喝咖啡,有人喜欢喝可乐,有人会一直喜欢同一种饮料,偶尔会换换口味。”“但我不同,以前所有饮料我都喜欢,但我现在最喜欢的还是你这一杯饮料。”“当你准备好,给我电话#####”金泽,你爸今天说话怎么突然那么文青了?这时候金泽终于给面子的叫了几声,还动了动身子,意图找个更舒服的姿势。“好,我会好好考虑的。”信息发出去了,结果是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后面还有一段:你不是对方的好友,请添加好友再聊天。我,金软软,半岛最佳女歌手,女子天团的小个子队长,给人拉黑了?金软软再也控制不住了,在床上狠狠的跳了几下,再次把鳄鱼娃娃踢到床下,连她的爱宠也把它扔到床底下,抓着头发,嘴里无意识的说着一些骂人的话。钱多多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楼,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工作是那么痛苦,他第一次对金钱有着无比的渴望,因为有钱就能退休了!大门刚打开,对面的门也开了,林小鹿生气的问着怎么今天那么晚回来。“怎么啦?”对于明知故问的钱多多,林小鹿感到有些委屈:“你不是答应给我做饭吃吗?”林小鹿不说这件事,钱多多都差点把她忘了,谁能想到一个大明星在家里等着一个不怎么专业的厨房给她做饭?钱多多也懒得回家了,毕竟这是个大腿,不看她的样貌,就凭她那张海报换来万rmb就不能得罪。钱多多要开淘宝店的希望还在这个大腿身上呢!钱多多打起精神,把衣袖卷起来,一副要为地主婆卖命的姿态:“今天我就要以十成功力做我的拿手菜给你看看!”林小鹿是一枚人尽皆知的吃货,昨晚钱多多的水平得确一般,但拿手菜怎么都比昨天的好吃吧?更何况现在都快点了,她都要把那a饿没了!“好啊好啊,什么菜?”“水煮泡面!”一群乌鸦飞过………如果不是昨天第一次有男人在小鹿家做饭,而给小鹿一种家的温暖。那她,林小鹿就不用吃泡面了吧?林小鹿一脸的怀疑人生。这男人说泡面就真的下了个泡面就算了?幸好还有点配菜鸡蛋,不然林小鹿发誓她一定要咬死这讨人厌的家伙。吸溜吸溜,真香。林小鹿喜欢做饭,做饭水平应该比钱多多还好,平时吃泡面早吃厌倦了,但今天她反倒这泡面还不错。不过这男人是不是太不懂事了?有拿出烧酒光自己喝不给主人倒酒的嘛?咳咳咳咳咳咳。见钱多多还是没反应,林小鹿故意的用力把筷子放在桌子上,双手抱凶看着这个低情商的男人,“好了,别咳了,有事直说。”钱多多这个时候也不能故意当做看不见,拿出杯子给林小鹿小心翼翼的倒了半杯。看到钱多多终于醒悟了,林小鹿眯着眼美滋滋的喝了一大口。就是这感觉,真爽。可是这是不是太小气了?才半杯?我怀疑大雄看不起我技安怎么整?用筷子敲着酒杯,林小鹿得意的翘着二郎腿。“你还说是我们粉丝,不知道我们宿舍的除了某个小个子不怎么能喝的,其它都是酒神么?”钱多多苦笑,只是现在下面下着雨,家里面只剩下这一瓶烧酒真的有点舍不得。“当然,我之前看你录综艺的时候吃饭还一定要配酒呢。”“那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因为现在只剩下这一瓶了。”“然后呢?”“我舍不得。。。。。。”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我相信钱多多的坟头草都有一米高了。不过气呼呼的林小鹿好可爱,脸鼓起来,好像用手指去碰一下怎么办?林小鹿感觉到钱多多想作怪的恶作剧,一副你敢动我就敢哭的神情。最终钱多多还是举白旗投降,乖乖的给林小鹿倒酒。不过还是半杯。。还害怕林小鹿得寸进尺,用口对着瓶子喝了口,这样她就不会抢了吧?“你好恶心啊,也好小气啊!”林小鹿一脸嫌弃的看着钱多多把凳子搬的远远的,一副不想与你为伍的样子。林小鹿回了房间,钱多多也没多想,抽烟喝酒,感觉比在自己家里还自由!林小鹿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特别在林小鹿从房间搬出来一箱烧酒时!林小鹿,你就是我钱多多这辈子认定的朋友了!“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还好,做偶像压力太大,以前刚出道时还是姐妹们住在一起,有了委屈还有人安慰。”“现在有钱了,红了,回宿舍的时间更少了,现在大家都有各的忙,除了组合一起出节目外,我们也很少聚了。”

    望归鹤吟
      app平台下载

      望归鹤吟
      资源下载中心

      玄幻  |  漌柠年

      张萍的一系列做法已经明确传达了一个信息,她对我感兴趣,而且如果我愿意,今晚就能把她搞定。可我不想,一来她是王斌的马子,让我心里有顾忌,二来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如果换了李玉那个马子李扬,我会毫不犹豫去迎合她。其实说穿了,我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有机会占便宜我是绝对不会手软的。但张萍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人,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没太大兴趣的女人惹祸上身。可事情并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该发生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让我追悔莫及。从酒吧出来,我准备去开车,张萍却把我拦住了,说:“喝了那么多酒你就别开车了,把车停在这里,明天再来取吧。”我说:“没事,不管喝了多少酒我开车都很稳的,你放心好了。”张萍撒娇道:“人家想走走嘛,你看今天的月色多好啊,这样的夜晚让我想起大学时代,那时候多年轻多快乐啊。”张萍拉着我的胳膊左右摇摆,央求道:“你陪我走走吧,算我求你了。”这个女人太能缠人了,我只好和她并肩走在灯光迷离的酒吧街上。这条街叫陇南路,因为这里经常发生酒后群殴的事件,也有个别不地道的人将这个地方称之为破头街。破头街是本市最著名的酒吧一条街,路两边全是小酒吧,酒水价格也不贵,很适合年轻人消费。走了走,我感觉清醒了许多,刚才的疲惫和睡意逐渐退去,人也精神了些。夜风很温和地吹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悬在正中天。这的确是个美好的夜晚,如果有自己喜欢的姑娘陪在身边就更美好了。路过一家音乐酒吧时,里面传出的歌声吸引了我,那是许巍的《我的秋天》。这时候正是江海的秋天,此情此景忽然想起我大学时代喜欢了五年的师姐余昔,顿时让我有些伤感。我停了下来,张萍也站住了,直到听完这首歌。我们两个人对视一眼,我发现张萍的目光也有一丝忧郁一闪而过。我说:“这个歌手唱得不错。”张萍说:“要不我们进去坐坐?”我想了想,这种伤感的情绪的确应该坐在酒吧里感悟缅怀一会。我爽快地说:“行吧,今晚我就舍命陪你啦。”进入酒吧,服务生带我们找座位时,我看到我约的那个名字叫林娜娜的女人正和两男一女坐在一起喝酒,这正好证实了张萍之前的判断。我刚刚已经消化掉的怨气和愤怒重新涌动起来,心里感觉特别不爽,真想冲上去臭骂林娜娜一顿才解恨。林娜娜也看到了我进来,表情有点尴尬。我心里想,他妈的臭三八,老子叫你喝酒不出来,别人一叫就出来了,真不是个东西,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我冲林娜娜笑了笑,算是打了个招呼。林娜娜倒是有点不好意思,站起来解释说:“他们几个是我朋友,好久没见了,今晚非叫我来。没办法,就出来和他们坐坐。”我说:“没事,你们聊着,我不打扰了。”林娜娜说:“真是不好意思。”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看得出林娜娜脸上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她说完她看了眼张萍,眼睛里带着敌意,说:“这个你朋友啊?”我说:“是啊,你们先喝着啊,我们去那边坐。”说完我和张萍找了个位置坐下,服务生走过来问我们喝什么。我看了看张萍,说:“你想喝什么?”张萍说:“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我想了想,确实不喜欢喝饮料,干脆继续喝酒算了,反正今晚豁出去了,就说:“要不还是再喝点啤酒,我们总量控制就是了。”张萍用力点点头,笑眯眯地说:“好啊。”于是又喝酒,我真想喝醉了去球,今天的好心情全被这个林娜娜给败坏了。客观而言,我这个人并不是太小心眼,然而今晚林娜娜却让我认识到,自己的职务听起来挺高,其实并没有多少实权,所以一个小小的林娜娜都能不买我的帐。出来混的人都很势利,你权力越大面子越大,有实权的人和没实权的人完全是两个层次。张萍心情倒是很好,兴致也越来越高涨,喝了一瓶又一瓶,话也越来越多,唧唧歪歪说了很多,可我一句都没记到脑子里。我的座位正好在林娜娜对面,两个人不时目光在空气中相遇。后来林娜娜干脆不往我这里看了,不停地和她身边一个土鳖样的中年男人碰杯。张萍大概注意到了我的心不在焉,她扭头看了眼林娜娜,又看了看我,说:“她就是今天放你鸽子那个女人吧。”我没吭声,张萍却完全明白了,兴奋地一屁股坐在我的大腿上,环出双手抱着我的脖子,嘴巴贴在我的耳朵上说:“我帮你出气,气气她。”张萍的臀部硕大无比,而且特别瓷实,坐在我腿上感觉像是压了块石头,让我不堪重负。不过我注意到林娜娜看到张萍坐在我大腿上脸色好像变了变,不时地偷看我们一眼。这又让我心里十分舒服,张萍的嘴巴对着我的耳朵吹气,吹得我欲火上升。我心想干脆假戏真做,好歹也杀杀林娜娜的傲气,故意把手伸进了张萍的衬衫里。张萍软绵绵地说:“坏死了你。”我贱兮兮地笑着说:“你不喜欢吗?”张萍说:“嗯,我最喜欢你这种坏蛋了。”我说:“你不喜欢王斌吗?”张萍气鼓鼓地说:“别提他,扫兴,他除了脾气大一点情趣都没有。”我纳闷地问:“为什么女人都喜欢坏男人啊。”张萍说:“就是喜欢,没办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摇了摇头,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女人就是这样,只喜欢那些伤害她们,玩弄她们的男人,反而对她们越好越是得不到她们的心。难怪尼采说:去找女人吧,带上鞭子。过了一会张萍小声说:“他们好像准备走了,我们先走,让她以为我们去办事了。”我想了想,点点头,说:“我看行。”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并不太想和张萍发生关系,搞熟人的马子不是我的风格,何况我犯不着为了一个自己并不太感兴趣的女人引火烧身。考虑到王斌就算不是太在乎张萍,可万一在朋友圈子里传开了他的面子没地方搁,他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一定会采取报复行动,这点我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从酒吧出来,张萍几乎是粘在我身上,我说送她回家,她说不回去,回家没意思,也睡不着觉,她今晚就想玩通宵。我说这么晚了没地方去了,还是回家睡觉吧。她说不回去,要不我们去开个房间,继续喝。我站在马路牙子上犹豫不决,搞朋友的马子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跨出这一步也许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到底值得不值得呢?张萍看我犹豫不决,不耐烦地说:“江海大少不会连开房的钱都舍不得吧?要不我出开房的钱,你再买一捆啤酒,我们在酒店里继续喝,喝醉了就睡。”我想了想,心里暗下决心,妈的,干吧,既然这个**已经送上门了,先干了再说。

      我的互联网时代
      是表示什么

      我的互联网时代
      最新引导

      玄幻  |  雨寒

      更别说出卖自己的主子了!“高乐田晚上喜欢一个人睡觉!”刘长金咬牙切齿地说道。“刘哥,您不能把我当傻子啊,您说这情报值一百个大洋吗?”刘长金拿出了一根烟,手有一些哆嗦,洋火点了几次才点着,终于,他恶狠狠地说道:“高乐田每次外出,都带着四个随身保镖,而且他的路线经常会临时改变……”“瞧,刘哥,一百个大洋,咱们继续!”“高乐田最宠爱的就是他的三姨太,他对三姨太几乎是言听计从……”一个小时的时间,丁远森心满意足的站了起来:“刘哥,我派人送你回去吧。”“回哪?”“牢房。”“不行,咱们再赌,我就不信不能翻本。”“刘长金,你脑子坏了吗?”丁远森笑了:“现在,你对我一点利用的价值都没有了,谁他妈的还有兴趣陪你玩?”“报告!”“进来!”“刘长金全交代了……后天,他会去愚园路号拜会他的老友胡四立,一共两辆轿车,两个贴身保镖和他坐一辆车,另两个保镖和三姨太坐一辆车。”“具体时间?”“时间不明,刘长金也不知道,每次都是高乐田临时决定的!”“这么快就知道这些了?”翁光辉喃喃说道:“用刑没有?”“不敢,翁区长特别交代的,绝无用刑。”翁光辉忍不住多看了这年轻人几眼。看样子是有些办法,能够在不用刑的情况下就让对方开口。在那想了一会,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让徐满昌进来一下。”没一会,上海区行动一中队一小队的队长徐满昌就走了进来。这人二十八岁,算是老资格了,见谁都是客客气气,一脸笑容,是上海区有名的笑面虎。可据说以前的队长,就是被这只笑面虎背后下黑手搞掉的。“徐满昌。”“到!”“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翁光辉把才搞到的口供仔细说了一遍:“执行上峰命令,再次对高乐田进行刺杀,行动由你负责!”“是!”“还有。”翁光辉停顿了一下:“这次行动,把小丁也带上,这份情报是他弄来的。”“好的,好的。”徐满昌一迭声的答应了下来。丁远森早听说了,徐满昌这个人不是一个善茬,一出办公室的门,立刻说道:“徐队长,我从来没执行过任务,还要请你多多关照了。”“哪里哪里。”徐满昌满脸堆笑:“丁助审年轻有为,又是翁区长亲自委派的,这怎么行动,还得请丁助审拿个主意才行。”说着,又是一脸委屈:“你说,这光有路线,也没个准时间的,怎么伏击?愚园路又是有名的闹市区,枪声一响,巡捕房的人立刻会到,咱们没法撤退啊。”徐满昌说的话虽然笑里藏刀,但也是实话。工部局警务处早就和力行社有过约定,力行社在公共租界的活动,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要是闹得动静太大,那巡捕房立刻会抓人。丁远森略一沉吟:“徐队长,您要是信得过我,烦您借我几块钱。”“做什么?”徐满昌面色一变。这人最是贪财,要他的钱简直和要了他的命一般。丁远森急忙说道:“我中午出去一趟,晚饭前我想办法把更加准确的情报弄到手。这算是行动费用吧,能报销。而且行动一旦成功,全都是徐队长指挥得当。”他这也是没办法,之前的奖金全换了身上这幅行头了。三十个大洋啊。人穷志短。徐满昌在那想了想,也是。反正都是报销,也不用自己出钱。他拿出笔记本钢笔,在上面写了一行字,撕下交给了丁远森:“去财务科领十块钱,事成了报销,要没成,从你的薪水里扣啊!”我草!丁远森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现在你怎么做?”徐满昌问了声。丁远森一笑:“我去,偷个路线!”丁远森从黄包车上下来,给了一毛钱,从容的走进了“路易西餐厅”。这是一家法国人开的餐厅,上海那些追求洋派的有钱人都喜欢来这里。丁远森的一身行头还是很精神的,不知底细的人一看,不定是哪家的小开。服务生急忙帮他开了门,先用英语问了好,接着又换成了上海话:“先生,侬好,几个人。”“一个。”“好咯,先生,请跟我来。”丁远森掏出了五毛钱塞到了服务生的手里:“我想要那边靠窗的位置。”服务生不动声色的收好了钱:“我帮您安排,先生。”按照刘长金的交代,高乐田的三姨太每天下午点都会来这家西餐厅,点上一杯咖啡,吃上一块蛋糕,静静的坐上一小时离开,雷打不动。而且,坐的就是自己对面的那张位置。高乐田最宠爱的就是这位三姨太,也许,从她身上能够找到线索。丁远森看了一下时间。点。一辆轿车准时的出现在了餐厅门口。司机先下来,帮着打开了车门。一个穿着淡蓝色旗袍,踩着白色高跟鞋,看年纪顶多只有二十三四岁的女人下了车。盘着头发,人长得很漂亮,尤其是一双杏核眼,勾人魂魄,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狐狸眼吧。高乐田的三姨太!丁远森的脑子里,不断的根据刘长金的供词,描绘出了三姨太的长相,和这个女人一样!就是她!身边还有一个丫鬟一个保镖,但都站在餐厅门口,没有进来,双双站在餐厅门口。丁远森算是长见识了。像丫鬟保镖这样的下人,一般是没有资格进这种高级餐厅的。要不然会让人笑话没规矩。餐厅为了自身的形象,也不会让他们进。什么黑社会的流氓,这种外国餐厅根本不怕他们。像过去丁远森在电影电视里看的,一个流氓头头,带着穿着短打的手下,大摇大摆走进外国餐厅,其实在这个时代的上海基本不会出现。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杜月笙了。三姨太是熟客了,居然是餐厅的中方经理亲自迎接,并且客气的把她请到了固定的位置上。就是她!丁远森要想成功完成任务,全都落在这个女人身上了!三姨太坐在餐厅里,也不用点单,经理和服务生自然知道她的喜好。丁远森一声不响的观察了一会。魔术师,是需要观察观众的心理活动,用来掌控全局的,所以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一个好的魔术师,也是一个业余的心理学家。丁远森在闲暇时间,也会经常去研究关于心理学方面的书籍,向真正的专家请教。这个三姨太坐在那里,手里端着一本书,那是一本当世最红作家,“鸳鸯蝴蝶派”的领军人物张恨水写的《春明外史》。这书最早在报刊上连载的时候,被不少老派文人横加指责,可随着民国风气越来越开放,接受并且喜欢上这本书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三姨太看得专心致志,只是偶尔喝一口咖啡,吃一小口点心。

      我不爱术士
      玩法信誉

      我不爱术士
      如何

      玄幻  |  凤荟

      从中走出来一个十分彪悍的男人,上身没穿,手中拿着衣服,见我来了,嘴角也浮现出一种轻蔑的神色来。“哟,生意挺好啊,刚走就又来一个!”我听完这话,如果我能打的过他,我真想扁他一顿。我来接龙来了?男人侧身而过,一股氤氲之气便飘散而出,直接从我的鼻前掠过。昏暗中,我也稍稍看清楚了男人脸上的样貌。脑门塌陷,命宫晦暗,双眉之间更是有道刚刚干涸的疤痕矗立着。玉尺经此时再次翻开,显出几条文字来。印堂地陷两眉旁,眉交更堪克父娘,眉曲纹生天地破,沟纹横乱被刑伤。若生理痣他乡死,更见疤痕即祸伤,便佐为官少超达,终须贫贱走忙忙。不对!这男人有血光之灾!我心中一阵激灵,可从来没见过如此糟糕的面相。那男人走了出去,似乎刚快活完,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走起路来也十分嚣张。我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世界上死的人多了,要是我都管,那我还管的过来嘛。刚关好房门,另外一屋中,一身穿轻纱薄衣的女子就开门走了出来。见是我来了,脸上多了点兴奋。“我还以为是客人来了呢,还好是你回来了。”她叫徐幽幽,从我住进来到现在也跟我一起住了三年有余。平日里也见她挺勤快的,却不成想,她是做皮肉生意的。不过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又何必去对她说三道四呢。至少她没偷没抢,也是干活赚钱啊。“嗯,要是没人来,那我可锁门了啊。”我朝着她说了一声,她也点头答应下来。她摇着曼妙的身材朝着我走了过来,轻纱下,刚被摧残完的身体看的一清二楚。“饿了吧,要不一起吃点?”她指了指桌上的残羹冷炙朝着我问道。我摇了摇头,或许是对她的一丝怜悯,也终于说出了口来。“刚才那个男的明天若是有人问起,就把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她狐疑的看着我,而我却已经走进了房间里。明天,势必会有丨警丨察上门追查事情经过,因为那个男人必死无疑!徐幽幽若是不想惹上官司,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花钱了事,总比杀人来的强。一晚上,我都沉浸在玉尺经中,久久无法自拔。第二天一早,还未等我出门,门就被砰砰砰的敲响了。看来,丨警丨察提早上门了。我主动把门打开,门外如我所料,是几个身穿制服的丨警丨察。“你好,同志,见过这个人没有?”他拿出一张照片来,照片上的正是昨天在这里享受的男人。我果断点了下头,朝着里头指了指,说道:“昨天在她那边的,我回家的时候正好在门口见到过。”丨警丨察也没闲着,进了屋中,和徐幽幽了解起了情况。徐幽幽一开始还想着隐瞒自己是小姐的事,但丨警丨察其实早就知道,只是不想抓这种小角色而已。“死者叫张达明,是龙城张家的二公子,既然这件事和你们有关系,那请你们这些天不要离开龙城,有事我们会立刻传唤你们。”张家?二公子?顿时,我眉头紧皱,难道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张家?而这时候,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我打开一看,是苏满城打来的。“方大师,昨天没人回应,但我打听到张家昨天死人了!”两家都是张家出事,这难免也太巧合了。我肯定不会相信,必须去苏满城那边,如果真是张家人死了,那这件事就蹊跷了。我刚想说话,苏满城又赶忙说:“方大师,只要您能来,钱绝没有问题!”我可没想着要钱,但他既然想给,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我嗯了一声,挂断电话,就发现手机上已然发来了五万块钱,苏满城还真是大方,一次比一次多。我可不想苏满城来接我,这地方,他一看到就认为我并不是个真正的风水师了。既然现在有钱了,自然我就不会那么省着了。我在旧楼区外打了辆车,直接前往了苏家。一到门口,就看到了苏芮在门口等着我,见我下车,脸上的阴沉也逐渐消失开去。“方易,您总算来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沉默不语,两件事这么巧合,自然需要算上一卦。玉尺经中,也有关于蒲瓜算命的章节,虽然没有堪舆风水来的篇幅多,但却也包含众多。“先进去再说,去找几个铜板来,最好是五帝钱。”我的话她自然明白,五帝钱虽然也分大五帝和小五帝,不过算卦都差不多。苏满城此时也在大厅中焦急的踱着步,见我来了,赶忙跑到了我的身边。“方大师……”我一挥手,并没有让他再接话,径直坐了下来。苏芮很快拿着十来个铜板回来,送到了我的面前。我从其中挑选了六个品相最好的便和于掌中。“你们先出去吧,我卜卦时不许任何人看!”我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其实内心还是十分紧张,毕竟第一次用玉尺经中的卜卦能力,万一失败了,被别人看到,那可不太好。苏家父女连连点头,不敢再站在我的身边,老老实实的走出了大厅。见他们出去后,我这才摇晃起了手中的六个铜板,心中默念着张家的事,随着手打开,六个铜板也从左到右依次排开,正反面随机呈现出来。“字图字图字字,风雪满途之卦。”看到这里,不禁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不是什么好卦,此乃异卦(下艮上坎)相叠,坎为水,艮位山,跋行艰难,山高水深,困难重重,人生险阻。玉尺经中,根本没有一句话好话,看样子,今天这一卦已然是出了结局了。而我心中所想是张家,那这事和张家结合起来,自然,如果我们去找张家,那出现的也只会是困难。“好了,你们进来吧。”我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他们也赶忙跑进来,坐到了我的身边。“怎么样,方大师,到底怎么解?”“不要去找张家,这件事一定是张家弄的,但想要了结这件事,绝非易事!”苏满城听着,当然不太愿意,若是张家所为,不去找他,那还是他苏满城嘛。“他娘的,居然敢搞我苏满城!”我听他的话似乎还另有意思,莫不是想去找张家吧?“对了,叔,你说的那个叫张达明的家伙真死了,他到底是谁啊?”“张家二公子,是个纨绔子弟,平日里游手好闲的,没个正经事,不过他大哥却是个不好惹的主。”我听完,深深觉得,这卦象便是朝着他大哥去的。可我们正在里面说着话呢,就听到门口哐啷几声玻璃碎掉的声响,眼神也立马朝着门外看去。苏芮立马冲了出去,我也跟着跑出去,一到外面,就看到一个长相十分俏丽的姑娘手中拿着砖头正狠狠的砸着门。那姑娘长得俊俏,齐肩短发,英姿飒爽,倒也不失几分英气。更为了得的是她身穿一套极为干练的迷彩服,脚上一双大头皮鞋,若是不仔细看,绝不会认为是个女的。

      我的明天我来走
      介绍指导

      我的明天我来走
      客户端旧版

      玄幻  |  水凝

      “要……要都脱吗?”“当然……呃,不用,只需要露出小腹就可以了。”能让一个强势蕾丝边脱光光的机会可不多,萧晋险些说秃撸了嘴,好在及时兜了回来,否则待会儿要是让这娘们儿发现根本就不用脱光,恼羞成怒起来,生意有可能就黄了。听见只需要露出小腹,董雅洁的心就放下不少,用力扶着桌子站起身,手指颤颤巍巍的伸到后腰,指尖刚刚碰到一步裙的拉链,她苍白的脸就升腾起一抹红晕。虽然裸露的范围跟穿露脐装低腰裤没什么区别,可这毕竟是在一个陌生的大男人面前,而且,还要像任人宰割品尝的商品一样躺在桌子上,强烈的羞耻感甚至一度盖过了疼痛,让她险些落荒而逃。但最终,她还是将一步裙的拉链往下拉了少许,连着裤袜一起褪到腹股沟处,然后闭上眼躺在了桌子上。不得不说,董雅洁很美,桃花眼,樱桃口,肌肤洁白如雪,双峰高耸如山,腰肢虽不如少女那般纤细,但搭配上浑圆的臀线,却是再完美不过。病态的虚弱混合起她强势的性格,再加上成熟到极致的身体,让她的身上散发出一种惊人的魅力,即便萧晋早已过了痴迷熟妇的幼稚阶段,在看到她腰间露出的那抹洁白时,心脏还是忍不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深吸口气压下内心的躁动,萧晋走到桌前,捏住她衬衫的下摆,正要往上掀,手却被董雅洁用力握住了。“我再警告你一次,如果你敢趁机对我不轨,我……”“一定不会让我踏出龙朔市半步,对不对?你刚才说过了,大姐,我不聋。”萧晋很不客气的打断,甩开她的手,一把就将她的衬衫掀到了硕乳下边,连蕾丝的文胸都露出少许。自从十二岁那次事件之后,董雅洁还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助过,强烈无比的耻辱感就像是一群蚂蚁在啃噬着她的心脏一样,脸红似火烧,大脑也一阵阵的眩晕,至于小腹的疼痛,似乎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闭眼等了半天,不见小腹上有什么感觉,她睁开眼一看,就见萧晋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下身,顿时就火大了起来。“姓萧的,你……”“别激动,放心吧!有丨内丨裤挡着,我什么都看不到。”萧晋说的一脸道貌岸然,只是偷偷咽口水的动作还是出卖了他。娘咧!那么小的蕾丝内内,居然什么都没露出来,这娘们儿是天生白虎?还是说她喜欢刮的干干净净?阿弥陀佛真主安拉,这样的极品居然喜欢女人,真是暴殄天物啊!如果董雅洁能够听到萧晋此时的内心活动,百分百宁愿疼死,也得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龌龊归龌龊,病还是要治,山里还有个小寡妇等老子赚钱回去好心甘情愿的侍奉呢!以萧晋的风流经验,他很清楚像周沛芹那样内媚的女人,如果半强迫的吃了,肯定会滋味大减,如果不能让她全身心的放开接受,那才叫不可饶恕的暴殄天物呢!强行收摄好心神,萧晋慢慢将《养丹决》内息运转到掌心,然后轻轻的摁在董雅洁平坦的小腹上。“嗯……”也不知是太紧张还是什么,在萧晋的大手接触到董雅洁肌肤的那一刹那,她就发出了一声如泣如诉的娇yin。声音一出来,董雅洁就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自己怎么会因为臭男人的抚摸就发出那样的声音?不过,那家伙的双手就像是暖炉一样,看来还是有点水平的。她脸红的像是快要滴出血来,偷偷睁开眼,见萧晋正一脸凝重的看着她的小腹,双臂微微摆动,幅度不大,一股股的热流却通过他的掌心不断的涌入体内。烫烫的,仿佛置身温泉,让人懒洋洋的提不起一丝力气,说不出的舒爽。董雅洁的病因是寒气入体,如果十几年前及时治疗的话,只是针灸就能拔除,但现在寒气已经在她体内积郁了十八年,经脉早已气滞血瘀,正所谓“痛则不通,通则不痛”,萧晋必须先用内息将她的血淤化开才行。随着热流在体内的来回流转,董雅洁已经渐渐感觉不到疼痛了,于是那种说不出的舒爽感就越发强烈起来。特别是每当那些热流回转到小腹下时,她就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挠自己的痒痒,越挠就越痒,越痒就越想让多挠几下,似乎……内内已经有些湿了。我居然对一个男人的抚摸有了感觉?这个事实让她羞不可抑,想躲开,却不敢乱动,只能强自忍耐,拼命的让自己去想工作上的事情,好分散注意力。可是,这毕竟不是单纯的身体接触,体内那些热流正在像小蛇一样来回乱跑,岂是能简单就忽略掉的?于是,她越是想要摆脱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反而越清晰。渐渐的,她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双峰的起伏也越来越大,在萧晋的双手又一次向下移动了几公分之后,她的意志终于败给了身体本能,那种能腻死人的娇yin再次从她的鼻腔中发出,而且一出来,就停不掉了。一个像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的女人,在近乎半裸的情况下呻吟,此情此景,是个正常的男人就不可能把持得住。原本靠着囚龙村的贫穷惨状,萧晋还能勉强抱元守一,冷不丁听到董雅洁的动静,心防就像是豆腐渣工程一般,瞬间垮塌了。当然,他还不至于因为这个就忘了东南西北,把董雅洁就地正法,但双手内息输送不停的同时,稍稍往下挪一点点还是可以的,权当这次免费治疗的福利了。说是挪一点,可这货直接就把手覆盖在人家的内内上。细细一体会,没有那种胡茬般的针刺感,说明不是刮的……卧槽!这娘们儿该不会真的是白虎吧!萧晋的动作,董雅洁自然是能感受到的,可她以为这也是治疗的过程,所以并没有出言制止,况且那种感觉实在让她有些欲罢不能。这下可好,一个心怀鬼胎下手毫无顾忌,一个食髓知味只想随波逐流,快感的涌动登时就没了阻碍,只一会儿,便积累到了顶点。就在萧晋还在考虑要不要再往下挪一点点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董雅洁的身子陡然绷紧,后臀都离开了桌面,抬起如弓,足足好几秒之后,一声一听就知道是尖叫被压抑在喉咙里而变成的叹息出来,才软绵绵的落下去。萧晋扭头一看,顿时就吓了一跳,只见董雅洁满头大汗淋漓,面红若桃花盛开,星眸迷离,红唇微张,就像是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有心假装没看见,继续工作,可不知怎地,一股邪恶的念头升上来,就怎么都压不下去了。要对付董雅洁这样的强势女人,似乎打破她的自尊,提升她的羞耻接受度,才是最便捷的方法。于是,从来都不知道绅士精神为何物的萧晋就直接坏笑道:“喂喂,大姐,要不要这么夸张?就算你从来都没跟男人亲密接触过,可咱也只是摸了几下肚子而已,你至于‘激动’成这个样子么?”在咖啡馆的桌子上,被一个刚见面不到半个小时的男人给摸高丨潮丨了,再一听萧晋的话,董雅洁就恨不得直接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