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我真的不想做神豪啊
建议推荐

我真的不想做神豪啊
是什么软件

玄幻  |  海云

  商务部消费促进司有关负责人今天(19日)介绍,今年以来,消费市场呈现稳步恢复态势,稳中加固,稳中向好,为“十四五”开局之年迈好第一步、见到新气象打下坚实基础。

相聚和别离
规则大厅

相聚和别离
软件安卓下载

玄幻  |  湘岚萧依

每天的天不亮出了宿舍,天黑才回,一周过去了,还没任何的希望。吃不下去饭,成宿成宿的睡不着,本来不胖的张凡,眼见的颧骨都明显起来。宿舍六个人,保研的两个,早早的出去旅游了。剩下的不是去会女友,是回家了。剩下张凡一个人。晚躺在床,张凡想起来也挺恨这个学校的,“NTN的干嘛要扩招啊,当年你要不扩招,我也不了医学院,去外面打几年工,说不定也发财了。”没法子的张凡有点怨天尤人了。说运气不好吧,可也有好事让他给碰了。大学是扩招了,为了以后能更加的吸引高考学子报考,业率是一个金标准,要是毕业了都失业,谁会来你的学校。所以学校也用尽心思的为学生找工作,先不管好不好,反正送出去有班算能业了。年的华国也算大喜大悲之年了,先是川省大地震,然后奥运成功举世瞩目。肃省的医学院也有大事发生,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省里唯一的重点大学把医学院给兼并了,一个三本忽然变成了,兼并第一年学校对于医学院的业率也是费了一番心思,不能让一个三本的学校把的牌子给砸了吧,所以的联系了一个大学生毕业西部支援活动。肃省本来是西北,可华国大啊,还有更西的地区啊,好歹是吧,去联系边远地区的县级医院还是没多大问题的,这一下子给好几百人找到出路了。当然了张凡也在这好几百人当,班主任把工作协议书和学校发的西部支援奖励两千元交给了张凡,张凡一脸的懵逼,这一竿子把我怼到国境边了啊,当时班主任说了,可以不去,但是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不然以后连执业医师都没地方报名,虽然远点吧可工资高啊,这不是学校还给发补助了吗!连吓带夸的让张凡签了字。这是任务,班主任第一次对张凡这么用心。无奈的张凡只能去边疆了,没办法。家里的妹子学习好,不能把她耽误了。远远点吧,好歹以后也算是公家人了,以后是张医生了!工作有了着落,张凡收拾了铺盖回家了。张凡家离省会远倒是不远,也一百来公里外的一个小县城,可没高速路是坑坑洼洼的省道,班车走走停停的三个来小时才到家。大学后,张凡忙着打工很少回家。父母对于张凡的工作也很无奈,不去边疆又没地方班,可是去呢,又太远了,两千多公里呢,差一步都到周边的斯坦国了。已经签订协议了,张凡倒是想通了,怎么说都是华国的地盘吧,而且听说哪地方风景优美号称边疆的小江南,是心底里有点亏,拼死拼活的考到了准二线城市,结果一毕业给发配去边疆的五线城市,要是按投资的说法,这妥妥的是一笔失败的投资啊。快走的几天,张凡和父亲回老家给祖宗们了个坟,帮着家里干了几天活,偷偷的给妹妹塞了一千块钱,看着妹子泪汪汪的眼睛,张凡拧了拧她的脸蛋,“小哭泣虫,着有啥可哭的,哥是去班赚钱又不是战场,你一定要安心的好好学习,考个水木大学,可别学哥个三本,找不到好工作的。”“那你啥时候回来看我和爸妈啊,这么远的。我不想让你去。”带着哭腔的张玉还像小时候一样拉着哥哥的衣角,依赖的问道。“哎呦,我的傻妹子,等哥班了大把的赚到钱,飞机来飞机去的,两小时回来。别哭了,我走了,你要听爸妈的话,别耽误了学习。”“我才不傻呢,哥钱我不要,你要走这么远的地方”“给你的你拿着,你也长大了,自己要买点啥的也大方一点,别一天扣扣搜搜的,你哥你还不知道吗,能差钱吗。行了赶紧揣,不然哥生气了。”哐当!哐当的火车带着张凡朝西而去。西部的旷野如果不感受温度,光靠眼睛是分不出冬夏的。满眼的隔壁没有一点绿色,夏天少雨冬天少雪,一个色彩,土黄色。硬座坐的张凡屁股发麻,也没心思和别人玩双扣,空白的脑海带着一丝对未来的迷茫与期待慢慢的越走越远。火车只能把张凡带到边疆的首府,张凡要去工作的地方夸克县没通火车离边疆首府还有六百多公里。还得坐大巴卧铺车跑个一晚才能到。边疆的首府鸟市是大陆沙漠气候,夏天酷热冬天冰冷。下火车热浪扑面而来,张凡提前联系过夸克县医院的办公室。火车票和大巴的车票都是医院给订好的,算是一个小小入职福利。大巴车是晚六点出发,张凡没出国远门,也没敢乱转担心给转丢了,在汽车站周围吃了点饭,躺在候车室的长椅休息。车后张凡差点没吐出来,大夏天的大巴是空调车窗子打不开,混合着各种体味脚气再加维人爱用香水,那个酸爽让张凡肚子里的羊肉串翻了几个来回。通往夸克县的高速还未完工,路坑坑洼洼的,颠簸了一晚,肾都快被颠出来了。熬了一晚终于抵达了夸克县,医院的院办主任王红梅接的张凡,热情的不得了。县医院在城市的边,一栋四层的大楼和一个小二楼作为员工宿舍,张凡来的晚一点,其他新来的大学生已经报道了。一共七个人四男三年女,张凡是单身狗,其他都是一对一对的。这次新来的大学生都是肃省不同的医学院,民族大学附属医学院和医学院再加张凡医学院。其他人已经提前来了一两天了,在院办主任王红梅的带领下,几个人来到院长办公室,院长巴图,一个蒙族人,和普京有点像。“今天同事们终于都来全了,等张凡安顿好后,晚去夸克县宾馆餐厅开个迎新会。欢迎我们远道而来的新同事。”巴图红光满面的说完后,又对着王红梅说道:“晚通知各科主任及护士长,然后在带几个新来的护士,明天正好是周末,带我们的大学生去草原转转,领略一下我们美丽的大草原。”巴图说话底气很足,而且肢体丰富。看样子是一个较强势的人。张凡和李辉在一个宿舍,郭启亮和居马别克一个宿舍,郭启亮锡族,居马别克哈族,两人都是民族学院毕业的,李辉汉族医学院毕业,大学期间谈的对象为了能在一起,相约着签到了夸克县。几个女生因为都名花有主了,张凡也没留意,光盯着院长寻思了。李辉高高瘦瘦的,人很热心帮着张凡收拾床铺,铺盖都是医院新买的。刚收拾好,李辉拿出边疆名烟雪莲,发了一根给张凡。虽然不会抽烟,毕竟第一次见面而且以后要在一起共事同寝,也没拒绝。李辉给张凡点烟,做到自己的床后对着张凡说道:“兄弟,你好歹也是毕业的,咋也来着边关山外了。”“什么,外省人不知道,你兰市毕业的能不清楚吗。再不嘲笑我,你是医还是西医。”李辉笑着回话。“西医的,不,西不西的,哎,说起来都是头疼,考执业西医都得考,可实际工作用的全他娘的都是西医,而且西医都学了点皮毛。”“都一样,我们学西医的也是个皮毛。”“你准备去哪个科室,昨天我听医院的人说,现在各科室缺人的厉害,我们不用轮转,直接进科了,我寻思着去内科,你呢。”

一键修炼在线变强
安卓下载

一键修炼在线变强
适用范围

玄幻  |  姿蝉

萧晋也动情的反握住她的手,满脸疼惜地说:“不好,少一分都不卖。”萧晋的话一出来,董雅洁就差点儿傻了,茫然的眨眨眼,问:“你、你说什么?”“我说少一分都不卖。”“为什么?你不是懂姐姐吗?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心疼姐姐吗?”董雅洁不甘心的还想继续感情攻势,萧晋却没了耐心,看看表,说:“董姐,价格的事儿,咱就甭纠结了成不?说了不会降就绝不会降,你要是再这么玩下去,一不小心涨一毛可不怪我。”嗖的一下,董雅洁的手就缩了回去,屁股也挪的离他远远的,一张俏脸冷漠如冰,哪里还有一点刚才自怨自艾的样子?“萧先生做事,真要这么绝吗?”想耍猴却被猴耍了,她气的恨不得当场把萧晋咬死。萧晋耸耸肩,说:“做生意嘛!自然是要追求利益最大化,董姐是女强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好吧!”董雅洁深吸口气,扭头对方菁菁道,“去把东西拿来。”方菁菁这会儿早就被俩人刚才那番表演给震懵了。自家老板在谈判中利用性别优势耍手段的样子,她之前倒是见过,但像萧晋这样一边疼惜怜悯一边捅刀子的家伙,她真是头一次见,三观都险些被刷新。难道说,所谓成功的商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看来,自己这辈子估计也只适合当个助理了。“菁菁,去拿东西啊!”见她半天没反应,董雅洁又说了一遍。“哦哦,我这就去。”方菁菁反应过来,赶紧一溜小跑的出了办公室,没一分钟,就推了一辆小车回来。萧晋首先在小车上看见的是一整匹白色的缎子,旁边摆着两个盒子,其中打开的那个里面满是五颜六色的丝线和整整二十套粗细不一的绣花针,没打开的不用说,装的应该就是图样了。他走过去打开,果然,里面放了五幅画,有山,有水,有花,有树,还有鸟鱼,都是刺绣中最常见的图样。“既然萧先生做事这么绝,那咱们就公事公办。”董雅洁冷冷的望着萧晋,说,“以昨天那件红牡丹为准,七天,五副天绣,有半副次品,我就绝对不会给你超过五角的价格,你同意吗?”萧晋根本就不担心这个,因为周沛芹说了,她的水平在村里还算差的。点点头,他说:“可以,不过,如果五副天绣都达到了你的要求,那么我希望,一针一元的价格,董小姐就不要再纠结了。”董雅洁咬咬牙:“一言为定。”“爽快!”萧晋笑着冲她搓了搓手指,说,“预付款,两万,麻烦董小姐赶紧给我吧!时间也不早了,我还得抓紧时间赶回去呢!”啥都没拿来,就说了几句话,一张嘴就要两万,你当你高级陪聊啊?董雅洁心里暗骂,不过也懒得为这点钱再跟萧晋掰扯,直接让方菁菁从保险箱里拿出两沓钱丢了过去。“大老板办事就是敞亮!”萧晋拿着钱冲董雅洁挥了挥手,推起小车就走,到了门口忽然又扭回头来,笑嘻嘻的问道:“不知道董姐这会儿还喜不喜欢我呢?”董雅洁啐了一口:“想让我喜欢,先把自个儿阉了再说。”萧晋哈哈一笑,扬长而去。董雅洁气咻咻的坐回沙发上,问方菁菁道:“菁菁,你确定查清楚了,这家伙真的只是个支教老师?”“查清楚了,他的籍贯、大学都跟昨天在咖啡馆所说的一样,”说着,方菁菁的表情忽然气愤起来,“就是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太可恶,一个个尸位素餐,档案管理混乱的不行,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查到他到底是去了下面哪个县区。”“继续查,花点钱也无所谓,”董雅洁咬牙切齿道,“一定要找到他手里的那些绣工不可!”楼下,还不知道董雅洁已经想要对他釜底抽薪的萧晋把东西搬上车后,就让司机开车往回赶,在下午两点多才到达了囚龙村山外的青山镇。在进山的路口,有两个汉子牵着三头驴等在那里,萧晋让司机把东西卸下来,自己迎上去挨个儿发了根烟,笑道:“等久了吧?辛苦两位大哥了。”那两个汉子是本家兄弟,都姓梁,年纪大一些的名叫梁建国,年纪小一些的叫梁胜利,都是村里老实巴交的农民,见到萧晋还有些局促,拿着烟连连摆手道:“不辛苦不辛苦,萧老师去城里给俺们找财路才辛苦呢!”萧晋摆摆手,“这算什么财路啊!一点小钱儿而已,举手之劳。”梁胜利比较机灵,一听这话,眼睛就亮了,连忙问:“这么说,萧老师这趟事儿,是办成了?”萧晋笑着点头道:“成了,以后咱村里,只要是会祖传绣活儿的,月收入就不会少于三千块。”“三千块?天爷呀!这可比出去打工挣的还多啊!萧老师你没骗俺?”“胜利哥,瞧你这话儿说的,我要是在这事儿上骗你们的话,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混啊?”说完,萧晋哈哈大笑。“那是,那是。”梁胜利跟着一起憨厚的笑。一旁的梁建国也跟着笑,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别扭,有些嫉妒,也有些郁闷。这时,那边司机已经把东西都卸下来了,萧晋过去付了车钱,就招呼两个汉子把东西装到驴背上的筐里。别看驴子比马和牛都小,走起山路来却再适合不过,几百斤的东西驮起来轻轻松松,吃的还不需要太精细,简直就是吃苦耐劳的典范。装好东西顺着小路慢慢上山,一路上梁胜利都跟萧晋有说有笑的,兴奋的心情溢于言表。没多久,萧晋就发现梁建国的不对劲了,就问:“建国大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梁建国吧嗒吧嗒抽了好几口烟才艰难的开口:“萧老师,这能挣钱的事儿,只……只有绣活儿吗?”萧晋一听就明白了,这位家里的婆娘如果不是外村的,那小时候就肯定没好好学天绣,以至于现在好不容易碰上月收入三千块的好事儿,却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不郁闷才怪,估计回去拿皮带抽媳妇儿的心都有了。“怎么会?挣钱的活计多着呐!”这事儿萧晋进城的路上就想好了,所以直接就拍着梁建国的肩膀笑道,“我还想着让村里出去打工的人都回来呢!没有挣钱的门路怎么行?”梁建国瞬间就精神了,激动道:“真的?还有别的挣钱路子?”“当然,”萧晋用脚跺了跺脚下的路,说,“我的最终目标,就是让咱们村里所有的人都月收入起码上万,不过,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修一条能走车的路,回去我就跟老族长说,一天一百块,建国大哥,你干不干?”梁建国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农村汉子啥都没有,就是有一把子力气,农忙的时候还好,农闲的时候,除了晚上在炕上折腾婆娘之外,都没个发泄的地方,现在好了,干一天活就有一百块钱,一个月下来也有三千块,二傻子才不干呢!走在后面的梁胜利要比他镇定一些,开口道:“俺的娘咧!咱村的壮劳力虽然只有八个,可是加在一起,一天光工钱就得八百块,一个月就是三八二十四……两千……两万四啊!萧老师,你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秋天秋星星辰
活动平台

秋天秋星星辰
资源下载

玄幻  |  南霜

这两个小太监显然知道些事情,得好好敲打敲打他们,也好知道幕后到底是谁想要害老子。他从床上缓缓坐起来,眼神灼灼盯着两个小太监。在烛光中,他的眼神如九幽般冰冷。“这烧鸡上有毒,是也不是?”这话出口,登时吓得左侧那小太监连手中捧着的烧鸡也掉到了地上,当即就要哭喊求饶。害皇帝是死罪,这在宋朝年间是植入人骨子里的概念。他们两之前敢害赵洞庭,那是抱着不被发现的侥幸,现在被赵洞庭发觉,自然是满心害怕。“噤声!”赵洞庭冷冷说道,眼神越来越冷,“是谁让你等害朕?安太医也是尔等同党?”两个小太监颤颤兢兢跪在地上不敢说话。赵洞庭缓缓又道:“说出你们的主使和同党,朕……饶你们不死。”左侧小太监抬头看向赵洞庭,眼神中带着希冀,“皇上……”而就在他开口的瞬间,右侧那小太监却是猛地扑到床边,双手掐住了赵洞庭的脖子。他的眼神中满是疯狂,嘴里轻声疾疾道:“还不快来帮忙!说是死,不说也是死!杀了他!我们还可能活!”狗急跳墙了。赵洞庭真没料到这个太监竟然敢有这样的胆量,忙不迭伸腿想要将他踹开。但是,他这副躯体才十一岁,且又常年体弱多病,实在是没得多少力气,连踹几下,都没能将这个小太监给踹开。脖子被掐得紧紧的,喊也喊不出来。而跪在地上的那小太监回过神来,求生的欲望将他的良知全部掩盖,也疯魔般扑到了赵洞庭的身上。赵洞庭的脸色胀得通红,渐渐有些乏力,瞪着眼睛,心里想着,“自己难道就这么死了?”他自然不甘心就这么死了。从内心深处涌现出一股极为强烈的求生欲望,让得他再度生出力气,剧烈挣扎起来。龙床摇晃着。两个小太监虽将他压得死死的,但谁也没有注意到,床榻旁摆着油灯的支架也在跟着摇晃。“哐当!”就在赵洞庭眼前渐渐发黑的时候,油灯终于跌落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砰!”门被撞开,有两个侍卫冲将进来。“大胆!”看到扑在龙床上的两个小太监,他们铿锵拔出雪亮的佩刀,向着龙床跑来。两人跑到龙床边,竟是单手将两个小太监给抛飞出去。“咳!咳!”赵洞庭剧烈咳嗽着,眼泪都被掐出来,眼中惊魂未定。若不是这两个侍卫动作快,自己怕是死了。看着两个侍卫就要斩杀那两个小太监,他忙喊道:“慢着!”若是这两个小太监死了,那再想要查出幕后主谋,可能就要麻烦许多了。两个侍卫刀都斩到两个小太监脖子旁边了,慌忙收手,而后动作飞快,两手翻飞,竟然在瞬息间就用刀柄将两个小太监给敲晕过去。赵洞庭看得傻眼,这……这他娘的是武林高手啊!这个时候,外面剩下的几个侍卫也都冲进来。为首是个武将,身形魁梧不凡,如牛般的大眼睛飞快扫过屋内情形。那两个敲晕太监的侍卫拱手道:“副都头大人,这两个太监意图谋害皇上!”副都头?赵洞庭看向这个武将。在南宋末年,副都头在侍卫亲军中仍然算是中低层将领。恰好,这副都头也看向赵洞庭。见赵洞庭看他,又忙低下头去。而后他走到那两个倒地的太监旁,冷声问道:“就是这二人?”两个侍卫低头,“是!”就在这个瞬间,这个副都头猛然抽出了佩刀。“小心!”赵洞庭察觉到不对,出声呼喊。但是晚了。两道苍白如雪的刀芒划过。两个武艺绝不算低的侍卫头颅翻滚落地,血从脖子直喷上房梁,继而洒落满地。而后,尸首才倒地。门口处站着的两个侍卫忙将屋门关上。眼若铜铃的副都头持刀,眼睛通红的缓缓走向赵洞庭。赵洞庭心里再度如坠冰窖,没想到,南宋小朝廷竟然已经乱到如此境地,皇帝身边多数都是逆贼。显然,除去刚死的两个侍卫外,其余的这些禁卫,都已经被人收买了。但他仍要做垂死挣扎。上一世的无数经历,让赵洞庭明白,任何事情,不到最后都不要轻言放弃。他开口道:“你敢杀朕?”副都头倒也不急着杀他,冷声道:“你不死,天下不宁。天下不宁,我等性命不安!”“呵……”赵洞庭悲怆笑着,“好个天下不宁啊!朕才十岁,竟然要背负让天下不宁这样的骂名。”副都头已经走到床边,缓缓举刀:“就是因为你年岁尚小,才该死啊……”雪亮的刀身折射着室内的烛光,莫名有些刺眼。。“慢!”赵洞庭猛地抬起手,“就算要杀朕,可否让朕做个明白鬼?是谁让你弑君?”副都头不以为然地冷笑,“告知你也无妨,命我等杀你者乃是当朝……”“哐!”只是他话还未说完,房门却是猛地被从外推开。两个守门的侍卫猝不及防,被带倒在地。门外站着个靓丽身影,刚一现身,眼神飞快在房内掠过,而后素手飞舞,两道银芒闪烁而过。“唔……”刚刚还威风凛凛的副都头闷哼一声,瞬间倒地,后脖颈插着两支明晃晃的银钗。赵洞庭大喜过望,连忙喊道:“颖儿救我!”其实不用他喊,房内站着的另外四个侍卫已经抽刀看向颖儿而去。但还不等他们冲向颖儿,只见颖儿手中又是几道银芒飞逝。四个侍卫接连应声而倒。赵洞庭看得傻了。这些侍卫被挑选为侍卫亲军,身手自然都绝不是凡俗,不是寻常士兵可比。就算南宋重文轻武,武风仍旧盛行。赵洞庭看着这些侍卫抽刀的速度,就知道哪怕十个自己冲上去,也不会是这些家伙的对手。可现在,颖儿这娇滴滴的小姑娘,竟是秒秒钟就把他们给全部收拾了。看到这些侍卫脖子上明晃晃的银钗,着实对赵洞庭产生不少冲击。这种武林高手,放到现代社会,多数只存在于想象中。这瞬间,赵洞庭心里也油然产生强烈的想要习武的想法。就算不能成就绝世高手,能强身健体也不错。再者说,还有颖儿这等娇俏娘子等着自己宠幸,没有副铁打的身板怎么行?在赵洞庭发愣的时候,颖儿已是急冲冲地冲到近前,“皇上,您怎么样?”赵洞庭砸吧砸吧嘴,缓缓摆手道:“我、朕无碍。”颖儿重重松口气,然后看向地上的尸首,“皇上,他们……”“现在掌管侍卫亲军司的是哪位将领?”赵洞庭的眼神逐渐冰冷下来,问道。颖儿答道:“是苏刘义苏将军。”“咦?”赵洞庭微微讶然,“苏刘义不是掌管殿前司么?”

修真真的存在
苹果版文档

修真真的存在
苹果版Store

玄幻  |  颖芍

回到寝室,严寒就在思考拉谁一起组成协会的筹备小组,这个筹备小组也就是今后协会的核心成员。理论上,协会的成员可以从全校范围内选人,但虽是同一个大学,认识其他院系同学的机会却不多。严寒只好先把全系认识的同学在脑海里筛了一遍,互联网经济是小系,一届才两个班,两个班经常一起上课,一起组织活动,所以隔壁班的同学有不少严寒也认识。第一个在严寒脑海里闪过的是冯斌,冯斌成绩好,工作能力也强,关键是做事情比较负责任,再加上一个寝室的,工作上也好沟通。想到这里,严寒就把拉他入伙的想法向冯斌和盘托出,冯斌苦笑着说:“老严,你这个想法好,但是我时间怕不够啊,我还没告诉你,我现在是院学生会学习部副部长,学生会那摊子事情你知道的,有点儿分身乏术啊。”“靠,啥时候混成学生会干部的?请客请客。”严寒说。“别腐败别腐败,副部长而已,又不是当了副主席。”冯斌说。“没事儿,副主席指日可待,先吃一顿再说。”严寒说。“都快穷得要饭了,要不,请你喝瓶饮料?”冯斌说。“唉唉唉,算了算了,一点儿诚意都没有。不过我想想也是,你说我俩如果在一个组织里,认识的美女都是同一批,没办法信息互换啊,你还是在学生会好好混吧,我的终身大事还得靠你啊,本班的女生我是一个都没兴趣啊。”严寒说。“你这么想就对了,我的会长大人。”冯斌说。“别别别,现在我这个协会后面还必须加个括号——(筹)。”严寒说。“行吧,你再找找其他人看看,我先睡了。”冯斌说。严寒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当心中冒出一个想法,就像点燃了一个火苗,如果不及时给它更多的材料,付出更具体的行动,这个小小的火苗很可能就会灭掉。另外,若其他人抢先注册成功类似的专业协会,那再想注册难度就太大了,就如同有了证券投资协会,就不会再允许注册炒股协会一样,资源有限,先到先得。一晚上没睡好,但第二天严寒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目标就是最好的兴奋剂,第二天有课,严寒听不进去,因为课堂上是绝好的选人场合,同学们都在,看着一个个活灵活现的真人更有助于理性思考核心团队的组建。严寒拿出一张纸,圆珠笔在手指尖飞快地来回旋转,时不时又停下来在纸上写上候选人的名字。王欣怎么样?不行,她有点儿公主病,到时候还要照顾她的情绪,麻烦。李沛呢?她虽然脾气有点儿大,但只要能压得住,就是一把搞外联的好手,嗯,先作为备选。隔壁班的刘志彬如何?一起打过球,也是算认识,看上去人还不错,应该是干事情的好手,嗯,也先备着。杨菁菁也不错,成绩优异,做事认真,没事喜欢傻笑,女孩子心地很善良。王大志就算了,天天在网吧打游戏,今天怎么来上课了?这可真是暑天下大雪——少见。最终,严寒初步拟定了协会核心成员名单,并拟任了职务。会长:严寒。副会长:隔壁班的刘志彬,本班的李沛、杨菁菁。会长助理:严寒的中学同学何帆,何帆是学计算机的,严寒希望他能帮助自己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接下来,严寒分别找他们几个私下沟通,李沛刚开始略有犹豫,但严寒态度诚恳,李沛也只好同意了,其他人沟通都很顺利,情况比预想的还要好。第二天,严寒带着核心团队一行人又去找了刘老师,刘老师看着一行人精神抖擞的很满意,说:“我和系里其他老师交流了一下你们的想法,其他几位老师都很支持你们要办协会的创意,我打个电话给团委刘书记,看他在办公室不,我们现在就过去找他。”“我们直接去找刘书记,合适吗?”严寒说。“合适啊,这是好事,正大光明,只要你们有想法,肯干事,谁都没有理由拒绝你们。”刘老师说。其实大学教育是属于放养式的,老师相对更喜欢这种自己钻研、自我学习、自我突破的学生。要么学习好,要么实践强,总要有一样。团委刘书记显然对商学院是有深厚感情的,他听了刘老师的介绍以及严寒的想法后,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学校的学生社团是不少,但这看跟谁比,北京大学最近就提出要搞百团大战,意思就是北大要突破个社团的规模,学生社团作为学生自发的兴趣爱好和专业组织,对学生的课余生活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对你们更是极好的锻炼。”说罢便拿起钢笔,在严寒的那份报告正面写下:请团委和社联的相关负责同志协助办理为盼,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有了“尚方宝剑”,协会的注册变得异常顺利,就连社联负责人陈星也似乎换了个人似的,竟主动给严寒发短信告知协会注册的办理进度。当时,正好有一部反腐题材的电视连续剧《绝对权力》在江南卫视首播,严寒正好看完了,这部剧在当时创下%的收视率奇迹,编剧是周梅森,正是十多年后再次创下收视率奇迹《人民的名义》的作者和编剧。《绝对权力》讲的是斯琴高娃饰演的女市长赵芬芳利欲熏心,为了获得权力暗箱操作、放弃原则、不择手段,一心想当市高官拥有所谓绝对权力,最终以自杀结束自己生命的故事。严寒暗想,要不说谁都想当一把手呢,别人求爷爷告奶奶想办的事,一把手几个字的批示就办好了,如果是办好事,那就是为人民造福;如果是办坏事,那也没人敢反对啊。一周后,协会顺利地注册下来了,此时恰逢五一劳动节天长假,严寒想着,如果互联网协会都没有自己的网站那还能叫互联网协会吗?严寒想要会长助理何帆在长假期间突击做个网站出来,可何帆早就计划好了要和家人去上海旅游。严寒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严寒以前在中学的时候和何帆一起参加过电脑培训班,对dos、windows操作系统了如指掌,盲打速度极快,也都拿过省级中学生电脑打字比赛的二等奖,但做一个网站涉及的知识太多,从photoshop到asp编程,要掌握access数据库,还要学会如何配置iis环境、注册域名、购买服务器空间等,这些知识严寒只是听说过,但完全没有深入了解过。但是,放假前,严寒已经拍着胸脯跟同学们承诺假期之后协会网站就会闪亮登场的,怎么办?没办法,只有靠自己,只有自己是最靠得住的。前三天,严寒把自己关在家里,系统性地了解网站的前端、后台、代码、数据库、环境等等,发现如果从头建设一个网站,自己不钻研几个月是搞不定的,这是根本完不成的任务啊。正当快要绝望之时,严寒找到一个快速建站的捷径,在一个论坛里,有个网友说,其实没必要自己去从头到尾写代码,建数据库,要做个网站,可以直接在源代码网站上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模板,还有很多开源或不开源、付费或不付费的现成的源代码可以下载,只要学会如何在本地配置环境,然后根据自己的想法修改前端的图片和文字即可,没那么复杂。这个观点,就像在黑夜里拾到一根火柴梗,虽然还未见光明,但严寒心头已豁然开朗。长假最后的三天,严寒虽仍遇到一些困难,但都是可以解决的小问题,实在遇到迈不过去的关卡也可以在网上搜索类似的问题以寻求答案。假期归来,一个拥有国际顶级域名的莲城大学互联网协会官方网站正式上线,严寒对此充满成就感,这可是莲城大学所有学生组织(包括各级学生会)里第一个拥有自己官网的,严寒恨不得要把网址告诉全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