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宝马
下载游戏中心

宝马
玩法安全

玄幻  |  瑾凉

可是,家族虽然侥幸保存了下来,经过多年的人脉经营,实力也有了不小的增长,可在新时代的“新贵”面前,依然属于第二梯队。而萧晋惹出的祸事,就是把在第一梯队都算拔尖的易家继承人给废了。这祸闯的太大,萧家根本就保不住他,他爷爷只能连夜把他送出京城,又消耗了几个珍贵无比的人情,才让他安然无恙的躲过易家的追杀,以支教的身份藏进茫茫大山之中。易家虽然实力强大,但要想吃掉萧家,怎么着也得崩坏几颗牙,所以萧晋并不担心家里人的安危,无非就是损失一些利益而已,在进山之前,他甚至都抱了就这么老死大山的念头。只是他没有想到,刚到囚龙村的头一晚,一个没文化没见识的小寡妇就给了他狠狠的一记耳光。人家在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犹在为改变命运而努力牺牲着,自己虽然被人追杀的像条狗似的,可家族教育出来的眼界和见识还在,有什么资格就这么破罐子破摔?对得起爷爷二十年来的细心教导,对得起自己吗?所谓“豪门”,还不是人建立起来的,萧家的祖上可以,易家的家主可以,没理由老子不可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老子会强大到哪怕废了易家所有的嫡系子孙,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命的地步。抱着这种生平第一次的雄心壮志,萧晋稍稍调理了一下内息,就踏上了进城的客车。龙朔市,地处华夏中南方,自古便是商业重镇,随着时代发展,更是成为了沟通东西南北的几大交通枢纽之一,经济繁华程度隐隐直追一线大城,谁能想到,在它的治下,还会有囚龙村那样被人遗忘的贫苦之地?虽然只是稍稍离开都市没几天,但萧晋站在高楼林立的市中心还是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一丝荒谬的恍若隔世感,自嘲一笑,摇头甩去无聊的思绪,掏出手机叫了个同城速递,然后就走进了一间咖啡馆,要了个包厢坐下。没一会儿,快递员到了,萧晋将那个绣有大红牡丹的肚兜装进袋子,填好单据递过去。快递员一看地址,发现竟然就在马路对面的写字楼,不由愕然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他巴不得每天都是这种轻松的活计,所以并没有说什么。对面写字楼顶层,诗咏国际总裁办公室里,董雅洁正在看一份文件,忽然小腹传来一阵绞痛,让她的俏脸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从抽屉里拿出一片止痛药服下,情况似乎并没有什么好转,她看看手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不由微微叹了口气。算了,反正今天也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不加班了。这样想着,她正打算呼叫秘书,办公室门却已经被秘书方菁菁推开了。“董总,有您一份快递,寄件人叫萧晋,他的地址很奇怪,居然是马路对面的品幽咖啡。”董雅洁接过一看,快递上面的寄件人地址果然如方菁菁所说就在对面,眉头不由蹙起。萧晋?名字很陌生,会是谁呢?打开快递伸手进去,触感柔软舒适,像是衣物,等她完全掏出来一看,顿时就气的面红耳赤。该死!不知道又是哪家的纨绔,一个个整天不干正事,就会用这种恶心的方式围着女人转。“给我丢进卫生间的马桶,我们下班回家!”把肚兜狠狠丢给方菁菁,董雅洁拿起手包起身,气鼓鼓的就往外走,可刚走到门前,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回身从方菁菁手里夺回肚兜展开细看,看着看着,一双桃花眼就瞪圆了。天呐!这上面……竟然是“天绣”!这姓萧的什么来头?追女人还真会花心思啊!不得不说,从十五岁开始,到现在三十岁,其间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所送之物里,这件肚兜是董雅洁最感兴趣的礼物。对于本身就是知名时尚设计师的她来说,一件“天绣”肚兜的价值,绝对远远高于几百万的珠宝首饰。这么“有心”的追求者,不见一面的话,实在是无法给自己的好奇心一个交代。当然,只是见面而已,董雅洁之所以快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不是因为她眼界太高,而是因为她压根儿就不喜欢男人,这从她刚刚对秘书说的那句“我们下班回家”中就可见一斑。因为方菁菁不仅仅是她的秘书,还是她的“女朋友”。很快,董雅洁就带着方菁菁走进了品幽咖啡,可当她推开快递单上所写的包厢房门后,整个人却惊讶的呆住了。萧晋出门的时候换上了一套周沛芹丈夫的衣服,上身是一件印有“XX水泥”字样的文化衫,下身黑色的粗布裤子,脚上也是一双土得不能再土的回力鞋,灰尘扑扑的,除了一双眼睛看上去自信有神采外,整个一刚从工地上下来的民工。这是什么鬼?虽然董雅洁对民工并没有什么歧视,可自己的追求者竟然是这样的身份,还是让她觉得像是在经历一场荒谬无比的梦。不过,只是片刻之后,她的嘴角就冷冷翘了起来。先不说一个民工是怎么得到“天绣”的,单单是知道她的名字,还能把快递准确无误的送到她的办公室,就绝不会是一个民工能办到的事情。所以,这算是比较新颖的泡妞套路吗?易家的影响力主要在北方,龙朔市不在它的势力范围,至少在大街上,萧晋不用担心会被认出来。因此,他特意把自己打扮成农民并不是为了伪装,事实上,确实如董雅洁所想的那样,这就是他以往惯用的泡妞套路——先声夺人。女人都是被好奇心支配的动物,所以初次见面,男人最首要做的就是给对方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只要能让她们产生出足够的好奇心,开局才算成功。关于董雅洁,萧晋在京城当纨绔子弟的时候就听说过,大家族里面出个“女同性恋”并不奇怪,但是能硬抗住家里的压力,还把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以一个华夏本土新生企业,愣是吞并了不少西方主流品牌,这份能力,“女强人”三个字实至名归。他玩过的女人不少,唯独还没尝过女强人和女同性恋,所以自然而然的就对这两者合体的董雅洁产生了不小的兴趣,还特意找资料研究过呢!当然,那都是以前,现在的他心思早就淡了,之所以在这个时候用自己的泡妞套路,一点要追求董雅洁的意思都没有,只不过跟女人打交道,不管是追求,还是合作,说到底都无非是打动她而已,殊途同归罢了。“萧先生?”董雅洁率先开口,声音慵懒,略带些许沙哑,有点像轻口味版的斯嘉丽约翰逊,充满了撩人心弦的魅惑。萧晋站起身,微笑:“董小姐,幸会。”董雅洁没有理会他伸过来的手,冷冷的在对面坐下,方菁菁则很自觉的站在她的身后。萧晋也不以为意,看了方菁菁一眼,发现这姑娘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眉眼之间却隐隐有股遮掩不住的媚意,不由对董雅洁的眼光佩服起来。娘的,老子自诩风流,当初还号称阅女无数,如今看来,全加一块儿竟然还没有一个拉拉质量高,丢人啊!

青春有你3
    玩家分享

    青春有你3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玄幻  |  瑾凉

    我微微一愣,扭头看向四周,然后急忙拉开左手臂上的衣服。七道淤痕依旧存在,仿佛是在诉说着昨夜的一切。那并不是幻觉。“苏笑嫣到底是不是人,她是什么意思?”我揉了揉眉心,感觉有些头疼。“这么多未接电话?都是周元天的?”手机上未接电话足足有将近五十个,全部是属于周元天的。他仿佛是预料到昨晚我会出事一般,疯狂的电话只是为了确认我是否出事了。这周元天绝对不是好人,就是他把老子选成了祭品!我想起昨夜苏笑嫣说过的话,此刻肺都是快要气炸了,恨不得直接生吞了周元天。叮!不过就在这时,我手机铃声响起,有短信发了过来。“不要离开,诅咒已经形成,你必须继续待在大洼湖收费站,你的心我暂时保管,短时间内那些邪祟不会再对你下手。”短信内容很简单,落款是苏笑嫣的。“我的心?”我微微一愣,不知道苏笑嫣是什么意思。思索间,我将手放在了胸口上。这完全是属于下意识的动作,但下一秒却让我眼睛直接瞪大!我居然没有了心跳?!人没有心还能活吗?我愣在了原地,额头上冷汗噗簌簌的滴落了下来。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就在我呆愣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依旧是来自于周元天的。我回过神来,脸色不是太好的按下了接听键,但却没有开口说话。“小韩?”周元天试探性的问道,仿佛是在确定我的死活。“嗯。”我鼻子里轻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了周元天。“你还活着?”周元天听到我的声音后惊呼了一声,非常的惊讶。不过在隐约中我又感觉到周元天似乎是松了一口气。“我要是死了,还能接电话吗?”我冷笑着,话语间尽显不耐烦。“咳咳...开个玩笑。”周元天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玩笑?有的玩笑,可是会出人命的!”“小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能是知道无法避开我的质问了,周元天没有再装疯卖傻。“什么意思?在我前面是不是还有几任收费员?另外,你认识李文华吗?”我虽然不准备辞去工作,但也没装备装傻充愣。“李文华?你怎么会认识李文华?!”周元天听到李文华后的反应很大,让我感觉到意外。他的声音在这一刻都是加大了几个分贝。“我认识李文华,这很奇怪吗?”我想到李文华出现的那晚,当时我还以为这是周元天的安排。但现在看来,周元天根本是不知情!“你来运管所,见面谈。”周元天深吸了一口气,几秒钟后才沉声说道。见面就见面,我还怕你不成?经历了那些脏东西的惊吓,现在我的胆子明显是大了很多。十几分钟后,我沉着脸出现在了周元天的办公室中。“你来了,先坐吧。”周元天看到我后,脸色明显是变化了许多,似乎是有些心虚。“说说吧,你是怎么知道李文华的?”等我坐下来后,周元天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我上班的第一天,他来过运管所,是他和我一起去上班的。”我不以为然的解释说道。此时我还不知道这样的话语会引起什么样严重的后果。啪!周元天听到我的话后,直接站起身来,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靠!你干什么?!”我本来心情就是不好,此刻更是直接炸了。“干什么?我是要打醒你!李文华已经死了整整一年了,你居然说见过他,你确定自己不是得了精神病?!”周元天指着我的鼻子叱喝说道。“李文华死了整整一年了?”我打了个冷颤,后背顿时生满了鸡皮疙瘩。李文华已经死了一年。那天晚上出现的又是谁?我身体在轻微颤抖。哪怕是见过了很多脏东西,但内心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是有人在给我开玩笑?还是周元天撒了谎?又或者那天晚上出现的,就是李文华死后化作的邪祟?”我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了很多念头。“这是李文华的资料,你不要认为我是在骗你。”周元天轻哼一声,此刻从旁边拿过了一份文件夹,扔在了我的面前。李文华,男,死亡年龄……很详细的一份资料,是关于李文华的。而且在上面还有李文华的照片!这让我直接确定了我那天晚上见到的,确实就是李文华!“不要想太多了,好好上班,我是不会亏待你的。”周元天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周元天办公室走出来的。李文华不是人,那苏笑嫣呢?为什么我没有了心跳,但却还可以活着。还是说我也已经不是活人?浑噩回到宿舍,我点燃一根烟抽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不过就在这时,我看到桌子上多出了一封信。我眉头微微一挑,将那封信拿了起来。“大洼湖村,找郑道天!”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八个字。落款处则是写着李文华的名字!我手掌一抖,将信直接扔到了地上。一个死人,居然给我写信?“老子心跳都没有了,还怕什么?我倒要看看你想要搞什么鬼!”抽完一根烟后,我暂且冷静了下来。将地上的信捡起来后,我咬牙走出了宿舍。半个小时后,我已经是来到了大洼湖村。这里距离大洼湖收费站很近,也是大洼湖收费站附近的三个村庄之一。“李文华是沙岗村的,离这里好像也不是很远。”站在大洼湖村外,我自语说道。不过因为这里是在山区,哪怕是两个村庄距离很近,但却不能用眼睛看到。“娃娃,你要找谁?”刚刚走进大洼湖村,在村口位置我看到了一个正在晒太阳的老大爷。老人家满脸皱纹,穿着黑色衣服,看上去应该有七八十岁的样子了。只是看着老人家穿着的衣服,我总是感觉有些不正常。纯黑色的衣服,这很像是参加葬礼时的服侍。“大爷,我要找郑道天,您知道他住在哪里吗?”我笑着问道,递了一根烟给老人家。“你说的是老郑啊!他可是我们方圆十公里的出了名的大师,我当然知道他住在哪里了。”老人家接过香烟,满脸笑容的说道。“大洼湖村号,那就是老郑的房子,不过老郑一般情况下可是很少出手的,娃娃你未必能请动他。”“啊?那可怎么办?”我微微一愣。老人家见状笑了。“我看你这娃娃还算不错,这个给你,老郑看到这个,怎么着也得给我周老四一个面子!”周老四将一块黑不溜秋的玉佩递到了我的面前。玉佩有香烟盒大小,看上去不像金属,更不像玉石。

    骆驼祥子
    下载网站

    骆驼祥子
      电脑游戏下载

      玄幻  |  七桦

      在我与张叔聊天时,那头小灵体还在旁边,它试图让张叔看见她,但无论他在张叔面前做什么,张叔都不能意识到他的存在,并且似乎张叔身上有些什么东西阻止着他的靠近,尝试了几次之后,这小灵体就安静地托腮坐在旁边。等张叔走后,我又安慰了会小灵体,便不知什么时候又睡着了——太困了,没办法。在睡眠中,我能感觉到那小灵体一直在骚扰我,一会儿吹我耳朵,一会儿挠我鼻子,但因为它没有实体,它做的这些小动作对我并没有多大干扰,只是有些如静电般的感应,若有若无,就类似于那种走黑路,感觉背后有人盯着的那种感应。再次醒来时,天已大亮。我匆匆办了出院手续。这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住院,第一次被救护车送进医院,不简单啊,两个第一次就这么奉献了!一共花了多块钱!其中包救护车的钱、途中吸氧的钱、在医院检测的钱、输液的钱。说真的,我以前一直以为救护车救人是免费的!是不是我太单纯了!回到了公寓,当天夜里请了张叔吃了顿饭,自然不在话下。本来还想约上邻居一起的,但实在不知道怎么联系那几个为送我去医院出了力的人,虽然同住公寓同住一层,但只是点头之交,不知姓名、便不知联系方式,冒然敲门实在太过唐突,只好作罢!吃罢晚饭,回到公寓,便实在睡不着了!今天是月底,距离下一次痛疼,只有天了。庄小栋说过,每个月的初一十五都会痛一次,即然农历月初一的剧痛应验了,那么农历月十五的剧痛必然也会兑现,我可不能冒这个险啊,那种剧痛我可不想再次体验啊,我情愿去死,也不想再体验那痛了。有科学家给痛感分等级,说女人生孩子的痛感是最痛的十级,男人被爆蛋的痛是七级,前晚的那种痛,绝对有二十级。如此恐怖的疼痛等级,我实在难以相信庄小栋可以忍受,这完全不是人的意志所能忍受的。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庄小栋没有跟我说实话,他必定隐瞒了一些东西。我一看手机,正是晚上九点半。我看了看庄小栋的咨询记录,惠台中学高一二班学生,后面还有电话号码。我纠结了片刻后,还是拨通了庄小栋的电话,一直到响铃结束,都没有接电话。到九点时,我又拨打了一遍,这一次,庄小栋接了电话。在我自报家门之后,庄小栋有点意外。“林老师啊,您找我有事吗?我刚下自习”,声音很小,旁边似乎还有老师讲题的声音。我心中虽然窝着火,心想,我找你有什么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但还是平静地说:“小栋,我请你夜宵吧!我想跟你聊一聊”,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了片刻,然后传来了无可奈何的一声:“好吧,老师”。然后,我们约好了吃饭的地点,就在惠台中学北门的精英巷的萨利亚西餐。之所以挑这一家,一是因为离他的学校近,一是因为他在咨询中曾跟我提起过,那里的意国面特别好吃,就是有点小贵,一碗面要三十多元,这个价格对一个高中生来说,确实算贵了。我记得我上高中时,两块钱可以吃一大碗炒面,当然,那是年的事了。我要了个包间,方便谈话,私密的环境,会更容易拉近两个人的心。我给庄小栋点了一份抹茶意面,一块牛排,一份橙汁;我给自己点了一份鸡肉意面,一份可乐。我先是询问起,离开咨询室之后,他人际关系有没有什么样的变化。当我问起这个时,庄小栋跟我讲了很多,语气中满是开心。自从那晚离开我的咨询室后,他觉得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轻松,与同学聊天时,不再听到同学杂乱的心声了,而是可以投入地聆听与表达,与同学的关系亲近了好多。特别是与同桌的关系,由原来的爱搭不理,变成了特别铁的兄弟,看电影、打台球都愿意叫上他了,以前他是绝不会同小庄玩的。听到小庄讲起这些,我很开心。毕竟他是我的来访者,我是他的心理咨询师,他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没有理由不开心。原本我问这些,只是为了降低他的心防,但听到他讲这些,我还是受到了我心理师角色的影响,与他就这问题谈论了好久。我们一直聊到了十一点,我还没有转入关于天牛纹身引起疼痛这件事上。我们聊着聊着,庄小栋突然停顿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我:“老师,前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你有~痛吗?”。我们之间立即又陷入一种沉默,这是我此行的目的,但却似乎又不知如何开口,想了很多种有技巧的说法后,最后还是用最没有技巧的方式说:“有!”,说了这个字后,便没再说话,而盯着桌子对面的庄小栋。庄小栋没敢与我对视,而是低下了头。虽然他低下头,但我能看得见他眉头紧皱,牙关紧咬。他脑子里有战斗在进行,说出真相,还是继续保密?我是从他的微表情中,猜测出来的(我们双眼没有对视,我无法读取他的心声)。在这又漫长又短暂的沉默里,庄小栋果决地抬起了头,以缓慢低沉却利落的声音说道:你去中医院的李长亭医生,只要他肯见你,你就有救了!在后来的沟通中,我了解到,李长亭是位三代家传的老中医,已经退休,被反聘回中医院,每周只在周六下午才去上班,从下午三点到五点,这两个小时,老人家只能看三四个人,所以要见他必须要提前三四天挂号才可以。之前庄小栋因这手臂上的虫子而疼痛时,托了好多关系联系上李长亭,老人家说,这是一种传说中的蛊虫,他给开了份药方拿回家喝,一周的剂量,过后果真就没有再疼了。而庄小栋之所以对我保密,因为李长亭老医生特意叮嘱过,千万不要传与外人,因为这蛊说起来是封建迷信,传出去对中医院以及他本人都不太好。但因为庄小栋知道那疼得有多么要命,又见我如此关心他,他便不好意思再向我隐瞒了。听到庄小栋说完,我心花怒放,仿佛死者又拥有了重生的机遇一般。看起来似乎无解的事,如果找对了人,解决起来竟然就这么容易吗?我连带着也非常感激起庄小栋,如果他一直不告诉我这些,我不知道还要疼痛多少次,我不知道下一次还能不能忍过去。快十二点时,我送庄小栋回宿舍,我也驾车返回佳兆业公寓的居所中。当下便立即在微信小程序中搜索“惠州中医院”,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结果想不到还真的搜到了,迅速关注了,进入小程序中。在预约与挂号这一栏中,我看到李长亭老中医的照片,一位眉须皆白的老人,一看就是个有水平有慈悲心的人。最有特点的是他的眉毛,眉毛特别长,眉梢尾部一路弯下来垂到了颧骨处,如果要扎上道士的发髻,那可真的是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息啊。不过一看他的预约表,我真的是失望了。据庄小栋说要提前三四天预约才能约到他的号,但实际上我只能约天后了,距第二次剧疼发作仅一天。庄小栋连喝了一周的药,才有了效果。如果我那时才去看医生,那不是还没等药发挥作用,我就疼死了过去?!

      看你看我
      指导攻略

      看你看我
        免费下载

        玄幻  |  妙菱

          焦村M26南北向,位于与M25西侧。由墓道、甬道、前室、东侧室、后室组成,总长66.7米,深13.5米。墓葬盗扰严重,仅出土器物12件,有骑马俑、九盘连枝灯、陶罐、帐钩等。

        戴安娜王妃
        介绍引导

        戴安娜王妃
        怎么样计划

        玄幻  |  绾青丝

        她虽然处在盛怒之下,但条理还是清晰的,果然是个老混职场的人。我哑了。为什么在这么生气的情况下,她还能说得出这么有条理的话来?我要是真的不想还这个钱,今天这一走,她还真的没办法找得到我!“我就住在显村,要不你一会儿跟我去我住的地方看看好了!”我还能有什么招?居然把自己住的地方,都告诉了她。“就那破地方?请我去都不去,再说,我去了又能怎么样?住那里的人,哪个不是三天两头搬家的?今天去了你那,明天你就能搬,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地方的规矩!”她这是没完没了了?我也有些生气了,这娘们,真是欠收拾啊?咋把所有气都发到我身上了呢?“那你说,你想我怎么样?”反正钱,我是肯定拿不出来的!要命,肯定也不能给!而且我也没别的招了,你有什么办法那你来啊!对付这种有些爆怒的娘们儿,我也有些失去耐心了。精致的舒娘们儿,突然看了我上衣口袋里的简历,脸色稍缓了一下。“你,拿一张简历给我,明天来我公司报道,在我手下打一个月的工,算赔偿我的鞋钱!”我张大了嘴巴,心里有十匹马狂奔而过!舒大妈,你能不能严肃点?我手里拿着她最后丢给我还带着淡薄香气的淡金名片,上面写着辉煌广告公司,中间写着一个名字舒梅,没有职位称呼,最下面只有一个电话和地址,边看边走出了人才市场时,脑子里仍然是一头的蒙。我不知道要用什么词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按道理说,我第一天过来人才市场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应该高兴才对。但一想到,这凶巴巴的职场女要折腾自己一个月时,心里就一阵阵的寒意。再说,这一个月白帮她干活,自己那点散钱,够顶到一个月后吗?她刚刚可是说好了,这一个月的钱,是要全部还给她,算是赔她的高跟鞋的。不去也不行,答应了她要赔钱的,而且现在也没有其它办法马上能还她钱,不去的话,自己要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还她钱,也不是个事儿。咬咬牙,狠狠心,去就去吧,不就一个大妈吗?我江宁什么时候还怕女人了?开什么天大的玩笑。就看看她能把自己折腾到什么程度!收好了名片,回显村,准备吃点东西。一路上有不少好吃的,汤粉面饭啥的,也有很多茶餐厅,但一看门口写出来的食品价格,我就迅速扫一眼撤离。路上还经过一些打折服装店,样式一般,价格也相对便宜的,心里想自己要正式上班了,是不是打扮得稍职业一点,但一想到自己兜里的钱还有那张欠条,我就连试衣服的心情都没有。到住的楼下的小店里,要了一碗两块钱的粉,多要了一点汤,从兜里摸出在前面包子店里花五毛钱买的两个大馒头,撕成数块放在汤里,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店里有不少吃客在吃东西的,都看到我从兜里摸出一个又一个馒头,双眼都有些傻,这种吃法,他们估计也是第一回见?原理其实很简单,这里有管够的热汤,而光吃馒头呢,又太干,店里又不卖馒头,把两样东西配合着吃,既不浪费材料,也不浪费大洋。这是我在兼职的时候,从另一个工人那里学来了。他胃口比我大多了,要一大碗汤粉,可以送下去四个大馒头!我不在意其它人诧异,甚至有个别人鄙视的眼神,现在有什么样的实力,就过什么样的生活,当实力不允许的时候,面子是一钱不值的!肚子里吃得饱饱的满足感,让我暂时放下了刚刚的遭心事儿,买了一份报纸,回房间再看看新闻,看看花城动态变化,看看还有没有更合适的工作我可以找的。快到住处楼下的时候,似乎看到一个略有些熟悉的身影,有点熟悉的马尾在晃动,往远处晃过去了。会是那个小马尾冼宛宁吗?我不敢确定。再说,就算是她,也正常,她说过她也住在这边上,有时从这里路过,不是常有的事?开门的时候,碰到了房东太太。“靓仔,返来得甘早,揾到工了?”她一口的本地话,我只听懂了靓仔这两个字,后面听着意思,大概是问我工作的意思?我蒙了一下,然后试探着回答:“上午去找工作了,刚刚吃完饭回来休息一下。”“找到工作了吗?”肥太的腰间,挂着至少二十多把钥匙,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弄出这么多钥匙,而且喜欢挂在腰间?这得多重啊?万一,我是说万一,那钥匙串,重到把她的裤带给扯下去时,会是什么样的场景?但看到她有腰带下面,被紧紧的腰带勒得鼓涨涨勉强被衣服包裹着的肉团,我就觉得,我想多了!这钥匙串,九成九是掉不下去的!我觉得舒职场女那里,还算不上一个正式的工作吧?只是个给我一个还债,工作一个月的机会而已。所以我笑着反问她:“怎么?房东太太,准备给我介绍一个工作吗?”没想到,她还真的回答说:“没错啊,如果你现在还没活干,我可以介绍一个工作给你的。”我完全愣住了,这啥子情况?我和她不熟吧?才租她家住第二天而已,她咋这么热心?看我长得可以?那也不能啊,没看到她家有女儿啥的?再说,家里一堆出租房的包租婆,哪可能看上一个穷光蛋的外乡人!我正胡思乱想之际,她笑着接着说。“你别多想,我呢,也想我的租客长期稳定一些,你赚到了钱,也要把一个月的押金给我才行的!虽然房间里,也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但这是出租屋的规矩嘛。”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暂时免押金的事,这可是冼宛宁的谈判成果和她的面子。忙追问到:“可以可以啊,你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工作?”房东太太指着南边方向说道:“我有个侄子,在南边大路口有个烧烤摊,他现在还需要一个帮工的。你有没有兴趣?”嗯?还真介绍工作呢?“怎么个上班法啊?”“有两个班,一个中班午三点开始到晚上八点,一个是晚班八点到晚上一点。”我思索了一下,如果自己去舒职场女那里上班的话,恐怕中班是不可能赶得到的,她的公司离这里七八个站,五点半下班的话,刚好可以赶到上晚班,时间上倒是可以。“怎么算工资呢?”“你可以月结,也可以日结。月结,中班是一个月。晚班是一个月。日结,就不管中晚班,一天。”晚上要干得比较晚一些,而且烧烤摊,肯定是半夜客人多,所以工钱也多一些。如果白天的钱,还给舒职场女,晚上的钱,自己就可以存起来当生活费了。我觉得,这真是件大好事啊!我暗暗盘算了一下,晚班,日结的这个形式,是比较合适自己现在干的。虽然钱不算多,但至少,自己的一日三餐,还有车费,房租,差不多就可以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