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快穿之拯救忠犬大佬
软件升级版

快穿之拯救忠犬大佬
    平台ios下载

    玄幻  |  灵素

      据天津市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介绍,基层换届过程中,市纪委监委每半月汇总一次正风肃纪工作进展,对涉及换届问题线索提级办、重点办、督促办,做到处置、核查、立案、审理“四个优先”,换届期间,查处问题34件,处理18人。

    开局一口井
    是什么样的

    开局一口井
    ios版游戏

    玄幻  |  诗婧

    “书衡,疼!好疼!你不要打我了,我……我知道错了。”顾雨婷开始求饶:“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那些人会摸错院子的,这一定是顾晚的阴谋!我是想算计她,谁让她竟然踩着你我去攀霍家的高枝呢?什么她一直喜欢的都是霍西州?我根本就不信!我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喜欢谁我还不知道吗?”“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孟书衡听顾雨婷提到顾晚,怒火竟然消了一些:“你的意思是顾晚心里真正喜欢的人还是……我吗?”顾雨婷抬起头,瞧见孟书衡眼里的急切和期待,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针刺一样的疼痛。对于孟书衡,她是真的喜欢的,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子和清白将他拉到自己的身边,可是他现在竟然对她弃如敝履,却对顾晚动了心思?压下心里的愤怒和怨恨,顾雨婷张嘴就说:“不!顾晚不喜欢你,她喜欢的人只是她自己!她就是个心机深沉、自私自利的人,以前是因为觉得嫁给你能得到很多的好处才同意婚事的,否则,她得有多么伟大才能明知道外面传言她苦等你、爱恋你却不去反驳?可是后来,她遇到了霍西州……不,是她走了狗屎运,救下了霍西州,觉得霍家的门庭比孟家大,才背弃了孟家的婚事,转而投向霍西州的怀抱的。”“你说顾晚救了霍西州,是怎么回事?”孟书衡皱起了眉头:“顾雨婷,你最好不要胡说八道,否则,看我怎么教训你!”“我没有胡说八道,”顾雨婷迟疑了一下,一咬牙,说:“书衡,你不知道,其实之前我和你在客栈开、房的时候,顾晚就藏在床边的衣柜里,我们做……事儿的时候,不是还冲进来几个大兵?后来我知道那几个大兵是霍大少爷的,霍大少爷和霍西州一向不和,那几个大兵分明是搜查霍西州的,后来你走了,顾晚就从柜子里出来了,还压着柜门不让我进去看,我猜当时和她一起藏在柜子里的人肯定就是霍西州!”“顾晚肯定是因为救了霍西州,对霍西州有了救命之恩,还挟恩向霍西州提要求,要求霍西州娶她,也是为了堵住别人的嘴巴,才说她一直喜欢的人是霍西州的……”“你说什么?”孟书衡瞪大了眼睛:“那天顾晚和霍西州就藏在那间房的衣柜里?你没有骗我?”“我当然没有骗你。”顾雨婷说:“你一走顾晚就出来了,还很嚣张的威胁我,说我如果不给她一条小黄鱼,她就要将你和我的事情说出去!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才假装说她喜欢的人不是你,而是别的人,我追问她是谁,她不肯说,为了堵住她的嘴巴,我回到顾家后,不得已给了她一条小黄鱼。我给她小黄鱼的事情顾家有好几个人都知道,你若是不信,可以去问问他们。后来我越想越觉得那件事不太对,因为当时我除了见到顾晚,还闻到空气里有一丝丝的血腥味儿!想必当时霍西州是受了伤才不得不找个地方藏起来,却没想到让顾晚瞎猫碰上死耗子碰上了……对!一定就是这样,所以后来顾晚才千方百计的说服了父亲要让她一起去霍家给霍大帅祝寿!这后来的事情就更加的清楚明白了,什么杀手,很有可能根本就是顾晚和霍西州给我们做的局,肯定有人看见我们去了霍家的祠堂,告诉了他们其中一人,于是,他们趁机算计了我们。否则,那霍家祠堂的位置那么偏,怎么偏偏顾晚就要将杀手往那个地方引?书衡,难道你竟然一点都没有怀疑过吗?”“这……”孟书衡犹豫了。是啊,就是因为霍家祠堂的位置很偏,都已经靠着后面的山林子了,他才敢大胆的和顾雨婷在那地方发、泄的,如果不是有心人刻意的人将人引过来,他和顾雨婷被发现的可能性真的很小很小。难道,真的像顾雨婷猜测的这样,是顾晚……或者霍西州故意的?顾雨婷见孟书衡已经产生了怀疑,马上趁热打铁:“所以,我被害这件事一定也是顾晚故意的,我算计了她,我没有成功,可她也算计了我,她却成功了,她比我恶毒多了,我……我真的是受害者!”“书衡,书衡我知道这件事让你蒙羞了,可你我都是新时代的男女,你还受过先进的西方教育,你没有那么看重所谓的女、子、贞、洁是不是?你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舍弃我的是不是?”“这世上,只有我顾雨婷才是最在意你的人,为了你,我都可以屈尊降贵的来给你做姨太太,你就……”原谅我吧!顾雨婷以为这样说,孟书衡就会对她稍微好一些了。谁知道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孟书衡冷冷的打断了:“就算你真的是受害者,那也是你自作自受!是你自己蠢,是你自己倒霉!可你都已经是残花败柳了,还想让本少当冤大头?做梦!”如孟书衡这样的男人,是能接受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大胆开放的女人,可不代表他就能接受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染指过——他憎恨自己的头顶带绿!“你……你什么意思?”顾雨婷瞪大了眼睛问:“你果真不要我了?”“不要你?我怎么敢不要你!你不都已经进了我孟家的门,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成了我的七姨太吗?”孟书衡凶狠的说:“我不会不要你,但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让我难堪,让我头上戴绿帽的下场!”说完,孟书衡的视线落到了正在燃烧着的蜡烛上,跑过去一把就将那红烛拿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地上的顾雨婷,手一倾斜,滚烫的蜡烛油就滴在了顾雨婷的皮肤上,她“啊”的惨叫了一声。孟书衡却觉得很兴奋,继续往她的身上滴着蜡烛油,她痛的想要爬走,他追上前一脚就踩在了她的脸上:“该死的贱人,不要脸的烂货,我让你给我丢人,我让你给我戴绿帽,从今天起,我有任何的不愉快,都来拿你出气!”这时,屋外传开之前那两个婆子的声音:“大少爷,二夫人和三夫人都接过来了,您看?”“让她们进来。”孟书衡拿着蜡烛,转过了身。二夫人魏春香和三夫人田花花穿着火红的嫁衣进来了,一个嫁衣上的花样是鸳鸯戏水,另一个嫁衣上的花样是莲开并蒂,真真是吉祥喜庆。那艳艳的红,刺的顾雨婷的眼睛生痛生痛的——两个粗鄙下贱的丫鬟,竟然真的就这么踩在了她顾雨婷的头顶上。“不过是做妾,谁许你们穿这么红的衣裳的?”她忍不住歇斯底里的质问起来。这样的正红,要放在以前,那是正妻才能穿的大红,是嫁衣的颜色。她顾雨婷到孟家来,尚且不能称之为“嫁”,这两个下贱的丫头,凭什么穿这么红的嫁衣?——即使明知道这两身衣裳是赵晓娥、孟书衡等人故意气她的,顾雨婷还是忍不住咆哮了。然而,她此时此刻的咆哮,在孟书衡看来,不过是再苍白再可笑不过的笑话,她表现的越难以接受,孟书衡才会觉得越平衡。是以,他阴沉着一张脸对魏春香和田花花说:“这个贱人骂你们呢,怎么不知道还嘴?注意你们倆现在的身份,你们是本少的二夫人和三夫人,不再是顾家的帮佣丫头,是主子不再是下人,但如果你们不会做主子,那就别怪本少将你们……”

    霖熙传
    ios官方版下载

    霖熙传
    苹果下载中心

    玄幻  |  宁曦

    我笑了笑,打断他的话道:“方哥,你不要胡思乱想了,还是想着马怎么把嘉琪姐哄开心才是!”方正源却摇了摇头,跳下车子,低声的道:“小泉,停下,咱们商量些正经事。”我微微皱眉,刹住车闸,回头道:“方哥,你今儿是怎么了,好像怪怪的。”方正源蹲在路边,双手抱头,表情痛苦地道:“小泉,方哥有事求你帮忙,这次不是借钱。”我把自行车支好,走了过去,轻声的道:“方哥,什么事情啊,你说吧。”方正源低头望着脚下,失神地道:“有些不太好开口,小泉,方哥要告诉你个秘密,不过,你要保证,不能把这件事情传出去。”我立刻明白他想说什么了,摇着头道:“方哥,你想说什么事情我都清楚了,不过,真的抱歉,那个事情我帮不忙。”方正源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苦笑着道:“那天吵架的内容,你果然都听到了。”我没有否认,而是轻声道:“方哥,如果实在想要孩子,去领养一个吧。”方正源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没用,我家有个亲戚,有个是领养的,结果那孩子长大后,很不孝,把老人打得快不行了。”“那毕竟只是个别现象。”我有些挠头,在这件事情,我其实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方正源抬起头,哆嗦着嘴唇道:“都怪那次演习,马勒戈壁的!那个新兵蛋子,把手榴弹丢错地方了,要不是我扑去,周围几个人都得报销。”我点了点头,小声道:“这我听说了,方哥,其实你心地很好,很善良。”“那又有什么用?”方正源把脸扭到旁边,轻声的道:“小泉,这件事情既然都挑明了,也再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这个忙,你到底帮不帮?”我摇了摇头,回绝道:“方哥,我和嘉琪姐之间,只是姐弟之情,不能发生那样的关系。”方正源叹了口气,怅然道:“这也是找你的原因,要是别人,我还不放心呢。嘉琪那么漂亮,被别人尝到甜头,不好断了,以后会很麻烦,你心地善良,总不会害我的。”我涨红了脸,连连摆手,道:“方哥,你不要再说了,这事儿绝对不可以。”方正源走了过来,摇晃着我的肩膀,焦急地道:“一次,只要了,我们两口子搬家,走得远远的,咱们各自过日子,互不打扰,怎么样?”我把脸转到旁边,轻声道:“算我愿意这样做,嘉琪姐也不会同意的。”方正源听了,像是抓到救命稻草,忙不迭地道:“小泉,你不用担心,她那边的工作,我会想办法去做通的,女人嘛!都是那样子,算心思活了,嘴里也是万万不肯的。”我深吸了口气,轻声道:“方哥,你先别急,这事儿太突然了,你让我再想想。”方正源额头冒汗,不遗余力地恳求道:“小泉,这个忙,你一定得帮我!”我沉思半晌,咬了咬牙,苦笑着点头道:“好吧,嘉琪姐要是同意,我干。”推开低矮的栅栏门,两人走进小院,拴在西墙根的大黄狗扯着铁链,蹿下跳,汪汪地叫了起来,我把自行车放好,走到正房门口,敲了几下房门,笑着道:“英阿姨,开门啊!”约莫两三分钟后,英阿姨推开房门,对着我笑笑,又扫了眼旁边的方正源,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声音冷淡地道:“正源,你还好意思过来?”方正源耷拉着脑袋,狼狈不堪地道:“妈,我知道错了,这次是专门过来赔礼道歉的。英阿姨哼了一声,撇了下嘴道:“得了吧,每次都这样,没一次能改掉,你啊,还是趁早回去,别耽误功夫了。”方正源碰了软钉子,有些不甘心,陪着笑脸道:“妈,我想和嘉琪说几句话,她要是还生气,我转头走。”英阿姨顿时火了,瞪了他一眼,一抬手道:“嘉琪不在,去别处找吧!”我笑了笑,轻声道:“英阿姨,我们大老远赶过来看您,总得让我们进门喝口水吧?”英阿姨点了点头,把房门打开,侧过身子,小声道:“小泉,你进来坐,别管他,这人别的能耐没有,知道欺负嘉琪!”“话也不能这样说。”方正源嘟囔一句,走到窗边,探头探脑地向里面张望。我进了屋子,径直向西边那间卧室走去,推开房门,果然看到宋嘉琪,她正躺在床,身盖着一件毛毯,遮挡了那具曲美诱人的身子,走近了才发现,她面色略显憔悴,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我有些心酸,悄声问道:“嘉琪姐,你怎么了?”宋嘉琪伸出白.嫩的小手,理了下秀发,娇慵地坐起,怀里抱着毛毯,柔声道:“有些头疼,好像是感冒了。”我坐在床边,关切地问道:“吃过药了吗?”“吃过了,现在感觉还好。”宋嘉琪勉强一笑,悄声道:“小泉,听爸爸说你这阵子工作很忙,怎么到这来了?”我笑了笑,向窗外努努嘴,小声道:“方哥知道错了,把我搬来当救兵,来请你回去。”宋嘉琪轻轻摇头,咬着粉唇,语气坚定地道:“不回去了,我想好了,这和他离婚!”我将信将疑,试探着问道:“嘉琪姐,你是认真的?”宋嘉琪点点头,赌气地道:“当然了,日子过成这样,真是没法维持了,我宁可一辈子单身,也不愿和他在一起了。”我想了想,微笑道:“那也好,我出去和他说说吧,早点分了,也许对你们两个都好。”宋嘉琪却伸出右手,拉住他的胳膊,‘扑哧’一笑,蹙眉道:“你个小屁孩,正经事不做,管人家两口子的闲事干嘛!”我摸着鼻子,嘿嘿笑了起来,轻声道:“知道你舍不得,毕竟在一起几年,还是有感情的,对吧?”宋嘉琪眼圈一红,哽咽着道:“他这个人吧,毛病虽然多些,可心眼不坏,对我也很好,真要离了,确实有点舍不得。”我叹了口气,小声劝道:“嘉琪姐,既然这样,消消气,有什么矛盾,当面说开好了。”宋嘉琪转过俏脸,默默地流泪,半晌,才抹了眼角,悄声道:“叫他进屋吧,好好哄哄我妈,老人家真是气坏了呢!”“好吧。”我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方正源站在门外,如同热锅的蚂蚁,团团乱转,见我出来,赶忙凑过去,焦急地道:“怎么样?”我笑了笑,轻声的道:“嘉琪姐那边没事儿了,是英阿姨还在生气,你得哄着点。”方正源长吁了口气,笑着道:“那没事儿了,我这丈母娘是刀子嘴、豆腐心,其实人还是蛮好的。”我点了点头,微笑说道:“手脚勤快点,多帮老人干点活,她自然会对你有好印象了。”日期:-- :

    假面:雄兵连里的骑士
    可以选择吗

    假面:雄兵连里的骑士
    ios游戏下载平台

    玄幻  |  若水

    我急忙拿出电话,拨通了老婆的手机,一次没有通,我继续拨打了几次,似是看出了我很着急,老婆的电话最后接通了。“你在哪里的?”我急问道。“在医院,刚刚帮人扎针的,忙好才看到你的电话,老公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吗?”老婆温柔的说道。该死,还在骗我,她竟然还在撒谎。我第一次产生了把她捅死的冲动,她肯定是自愿的,我竟然天真的认为她是被胁迫,无奈之下才屈服于其他男人的。我真傻。我听到了电话那边的背景声,很安静,只有一个原因,老婆离开了商场人流多的地方,去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那只有顶楼的酒店区了。而她刚刚主动给我打电话,肯定是那个秦主任交代的,这样我就不会再打电话,打扰他们的好事。我没想到老婆,这么听从他的话,我的心很痛。只不过他们没有想到,我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奸情,一直跟着过来了。难道他们已经进房间了,虽然我早该想到,也正是朝着酒店跑去。不过确认之后,我心里还是猛的一揪,尽管知道他们早就不止一次,我痛苦的抿了抿嘴,深吸了一口气。“老公如果没事的话,我就……挂了,我这边挺忙……的。”老婆的声音突然变的有些急促,随后传出一道惊呼声。我脸色铁青,必须要尽快找到她,内心深处我不想那种事情再次发生,尽管我痛苦的知道,他们很可能不止一次了。我开口想直接拆穿她谎言,告诉她,我也在商场,让她立马滚出来的。不过那边电话突然挂了,我再打过去,却是打不通了。我着急了,想到自己老婆此时在别的男人身下,特别想到她突然挂掉的电话。肯定是秦主任已经急不可耐,夺走了她的电话。我脸色铁青,深深的喘了几口粗气,我忍不住摸了摸怀里的那把水果刀。我脑海里再也没有担心,这么干是不是会犯法,此刻,我只想杀人。我阴沉的脸色,被我撞到的路人竟是躲的远远的,倒是让我速度很快的到了顶楼。顶楼这块区域,除了七八家酒店,还有几家足疗店和体疗馆,我连续找了几家酒店,不过都没人能明确告诉我,老婆是不是来过,这里人流量太大,很难查得到。时间一分钟的过去,依那个混蛋的猴急,老婆那么性.感的身材,我突然痛苦的喘.息着,坐倒在了地上,没有理会行人诧异的眼神。我闭着眼痛苦的流下泪,两个人肯定已经开始做了。我颤抖的掏出手机拨过去,希望电话可以阻挡他们的进程。嘟嘟嘟电话一直处于忙音中,再过了一会,电话竟然关机了。我气的差点想把手机扔了,又担心她会打过来,错过了阻止并抓住他们的机会,握着手机的手指捏的咯吱咯吱作响。我放好手机,一直在那里守着。只要发现他们从酒店出来,哪怕老婆不承认,哪怕她有再多的解释,我也会捅死这对奸夫淫妇。我不间断的打老婆电话,却一直处于断线中。我想进宾馆找查,可又怕他们突然出来,错过了。心乱如麻,却不敢有一点放松。很快一个下午过去了。临近五点多的时候,这个时间点老婆医院应该下班了,果然没过多久,老婆打来电话,告诉我手机下午摔坏了,刚好下班回家顺路才修好,还问我怎么还没有到家。我冷笑一声,还真是够巧的,我一打电话你就摔坏了手机,真当我是傻子了,我强忍着愤恨,扭头下了商场,直奔家里。没过多久我回到家里,一进门就看到老婆做了一桌子的饭菜,我冷笑一声,装作随意的样子,想看她等会怎么解释。她做的一手好菜,冬暖夏凉也会给我爸妈买衣服,家里几乎不用我费心,很贤惠,不过这不是她可以出/轨的理由。“老公你回来了,今天去哪里玩了,回来都没见到你,我好想你。”老婆放下手里的盘子,在身上飞快的抹了抹手,笑容喜人,走过来一把抱住了我。换做之前,我会高兴地抱着她亲一口,抚摸她玲珑浮凸的身体,但现在我没有一点这样的心情。“老公快吃饭吧,我刚刚做好,就说打电话给你的。”老婆笑着拉着我的手,让她坐下来,从卫生间拿起毛巾帮我擦了擦手。我气愤的甩开了她的手,她的殷勤表现让我感觉有一种愚弄我的感觉,难道她以为凭借这些讨好,我就会屈服,放任她的欺骗,任由她在外面和那个秦主任给我戴绿帽子吗?“老公你今天怎么了?是谁惹你生气了?”老婆撒娇的用胳膊碰了我一下,作势依偎在我的怀里。她的身材非常好,胸前的雪峰最近更是达到了D罩/杯,高高/耸起,偏偏腰身非常纤细,特别紧致的包臀裙的拉伸下,魔鬼一般的傲人身材,每一次靠近我的身上,都会让我很是兴奋。老婆今天主动坐在我的腿上,我感觉到了她臀部的柔软,她更是拿起了我的手放到了她小腹上,似是想讨好我,用性来讨好我。“今天去哪里了?”我装作很随意道,我希望老婆能主动给我坦白。“当然是去医院了。”“上午也在医院吗?”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婆,想从她的眼神内看出慌乱和后悔之色,不过可惜,她掩饰的很好。“恩,上午也在医院,当时挺忙的,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来了好几个病人要输液。”老婆站起身来,弯腰去盛饭。我心里一寒,没想到老婆竟然还不愿意坦白,看来她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老公,没有这个家。“我记得你昨天晚上去加班了,怎么今天还加班?”我冷笑一声,说实话,我已经不想再问下去,只想找到他们出/轨的证据。“老公对不起,我昨天是临时要加班,没陪你一起吃饭。我答应你,下周末一天都在家陪你。”老婆笑着走过来,抱着我的胳膊歉意道。我心里冷笑,歉意不是因为不陪我,而是感觉对不起我吧,哼,她还算有些良知。我皱眉有些不懂,是什么原因,让老婆到现在还不愿意坦白,难道她为了那个男人,要毁了这个家吗?“对了,我记得昨天纸篓里有一双裤袜,怎么扔了?我记得你刚穿第一次,怪可惜的。”我其实不想提裤袜的事,上面的精/液和捅破的窟窿让我感觉耻辱,只不过老婆的谎言让我失去了耐心,我忍不住把裤袜的事抖了出来。“不小心破了,所以就扔了。”老婆有些慌乱,转身想要跑去厨房,不过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没有让她走脱。我深吸一口气,认真的望着她,停顿了几秒钟,她还是没有说。我最后放开了她的手,轻轻的嗯了一声,告诉她既然质量不好,就不要再买那个牌子了。望着老婆快步走进了厨房,我明显感觉她有点躲避我的感觉。我突然瞟了一眼,老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看,发现确实有擦痕,当我想打开手机的时候,发现我输入的密码不对。

    老秋
    特色说明

    老秋
    日志计划

    玄幻  |  潇湘夜雨

      “用户感情不是科技公司最关心的。”罗兰贝格全球高级合伙人、大中华区副总裁郑赟对《财经》记者表示,汽车产品在不断迭代的过程中,需要适应新的常态。原来买车是经销商体系,经销商需要挣钱,消费者不知道中间差价是多少,就算车子本身不值那么多,终端价格也不会变化。而特斯拉采用一口价、透明的直销模式,消费者不需要跑好几家4S店做比较。这是一把双刃剑,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取决于个人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