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听曲
指导公告

    听曲
    下载吧

    玄幻  |  海云

    她的胸部很饱满,形状极好看,一尺八的小蛮腰,腹部结实,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双腿修长,臀部微翘可人。明姿画凝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双颊露出了丝丝粉红。她满意地笑了笑,从水中站起跨出浴缸,拿了浴巾,轻柔地擦着身上的水珠。全身**地走到衣橱,随手翻出了一件黑色低胸塑身衣,接着从衣橱里拿出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本来,她还想找一个黑色的胸罩,结果发现那该死的胸罩带子露着很难看,她坏坏一笑,将胸罩扔在了一边,直接套上了塑身衣。她在镜子前打量了自己一番,还好她的胸部很挺,不戴胸罩也没问题。接着她又坐在梳妆镜前,翻出所有的化妆品。挑出淡粉色和金棕色,在眼上描描画画,将睫毛夹得弯翘,唇上点上浅粉色的唇彩。头发在一侧高高梳起,团起来。很好,妩媚动人,明姿画笑笑,把妆卸掉,又挑出紫色系来。眼角加深一点,恩,眼线微微拉长,唇膏颜色稍微暗一点。还没有干的头发用吹风机吹成大卷。真是好极了。她最独特的优势就是,可以扮什么像什么,粉嫩的萝莉,性感的妖精,哪怕身上还穿着塑身衣,那种女人味道还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真是天生尤物,明姿画细长的手指触着镜子,镜内镜外,两根葱玉手指相抵。无声的笑笑,镜中的魅惑女人眼波流转。很好,她的身体就是自己最大的本钱。今晚必须将陆擎之迷倒才行。半小时后,明姿画化完约会妆站在镜子前面,又精心挑选了一条浅橙色的百折裙穿在外面,衬托出她独有的气质,更添几分高贵优雅。大波浪的卷发发用橙色的大花扎起,突出两边的精致轮廓。整套搭配完成,简直就是一个迷人的尤物。明姿画对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深吸一口气,她眸光狡黠的一闪。从抽屉里翻出套套,塞了几个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又拿了一个出来压在浴室的小香皂下面,顺便在自己的包包里也备了两个。明姿画笑得诡秘,今晚她跟陆擎之约完会,还不知道会去哪里做,反正她什么都提前备好了,有备无患嘛。拽着裙摆下楼,叮叮已经为她准备好了鲜榨果汁。明姿画接过,一口气喝完。她要多补充维,保证肌肤永远鲜嫩光滑,才能让男人喜欢!“主人,你今天好美哦!”叮叮在一旁称赞她。“算你有眼力。”明姿画挑了一下眉头。“主人,你今晚要出去约会吗?”叮叮接着又问。“是啊!”明姿画点头,来到她之前在网上特别为咪咕订购的猫屋边,蹲下身来打量着咪咕。小家伙现在正躺在窝里睡的正香,见到主人来了,只掀了一个猫眼扫了她一眼,接着又傲娇的继续打盹。“主人,你约会的对象,是不是上次那个陆帅锅?”叮叮一脸的好奇。明姿画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陆擎之,看来男人有颜值就是好,连女机器人都惦记着。“你说对了,就是陆擎之,他等会会来接我,没准晚上我们还会回来这里过夜。”明姿画一边抚摸着咪咕,一边对叮叮说。她已经想好了,若是陆擎之今晚约完会再绅士的送她回来,她就主动邀请他进门,跟他激情一夜。说实话,陆擎之上次跟她在酒店那次,到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正好她这段时间又是空窗期,没有男人,她还真有点有些怀念他身体的滋味了。“哇,太好了,主人你终于要跟陆帅锅在一起了。”叮叮开心的叫好。明姿画却摸不着头脑,转过头,挑起眉头问:“叮叮,你那么高兴干嘛?你很喜欢陆擎之吗?”“是啊,叮叮喜欢陆帅锅。”叮叮连连点头。明姿画汗颜,小叮叮肯定是没见过几个帅哥,所以见过一次陆擎之就对他特别有好感。“你啊,思春了!”明姿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再次确定应该早日给她找个男朋友。*晚上八点整,陆擎之的豪车准时停在别墅门外。明姿画故意假装矜持,拖延了一会时间,让他等了一会儿,再推开门出去。陆擎之笔挺的身体慵懒的倚在车边,他今天穿着一身稳重的黑色手工西服,夜色笼罩着他深邃的五官,忽明忽暗的光线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投下一道黑色剪影,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浑身都散发着卓尔不凡的贵气。他的目光一直凝着明姿画一步步的走到自己面前,像是看不腻她一样。今晚她一身随着她浅橙色的百折裙,随着她走路的幅度而轻轻飘荡,整个人灵动飘逸。她这一身精致的妆容,很明显是有认真打扮过,证明她也很看重他们今晚的约会。想到此,陆擎之薄抿的唇角微不可见的扬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明姿画在他面前站定,两个人面对面,相视一笑。这样近距离的看她,明姿画更加的妩媚迷人。“你今晚很漂亮,我被惊艳到了。”陆擎之幽暗的眸子仿若一池春水,深不见底,他稍稍欠身,伸出一条手臂。明姿画早已习惯了男人对她不加掩饰的赞扬了,轻抿唇笑了一下:“谢谢。”将自己的手放入他掌中,如一对配合默契的情侣,由陆擎之牵着她的手,款款走到豪车旁。陆擎之亲自为她开了后座车门,先将她送进去……那样一系列的动作,不过短短几分钟,可豪车权贵,美女华服,实在是叫旁人看了钦羡。上了车,明姿画还未坐稳,便被从另一边车门上来的陆擎之伸手一扯,一下子紧紧拥在他怀里。明姿画下意识挣扎着要起身,便听到头顶男人低沉声音,有些不容置喙的说:“别动,就这样安静的坐着。”陆擎之遒劲的手臂一下子将她围绕起来。明姿画怔忡的靠在他怀里,睁大眼睛望着男人近在咫尺沉稳而平静俊脸,欲言又止。他们这进度是不是太快了点?她还没开始撩呢,一上车就被他禁锢在怀里了。车厢里的时光仿佛静止,窗外的灯透过玻璃抚过她的脸上。陆擎之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漆黑的眸光深不可测,凉薄的唇角勾勒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这么多年,他还是头一次主动约一个女人。似感觉到男人强烈的灼热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明姿画诧异的抬头。四目交融,暧昧的气氛,陡然一下子染上了某种热度。火花噼里啪啦的在车厢里迸发出来。明姿画感觉到身体有些燥热,她故作羞涩,妩媚的眼眸如波,娇嗔的瞥了他一眼:“陆总,您再这样,人家就不跟你一块去吃饭了。”陆擎之听着她的话不禁勾唇笑了起来,长指挑起她的下颚,意味深长道:“上了我的车,还由得了你下去?”“讨厌啦,你好坏!”明姿画娇滴滴的哼声,洋装不满的拍打着他的胸膛,实际上是早就觊觎陆擎之健硕的胸肌已久了,想要趁机在上面摸一把。陆擎之看着她的动作,深邃的五官幽幽的看着她,暧昧而邪恶的问,“你这是在勾引我?”

    万知先生的论事屋
    平台客户端下载

    万知先生的论事屋
    特色安全

    玄幻  |  雨寒

    小圆脸接下来的反应,果然如我猜想的一样。“啊?哦,好的!”相当明显,她的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眼里还带着些许的不好意思。连脚下的步子都轻快了起来,背后的马尾左右甩了起来。我在她稍后的位置看得有点愣了一下。这款马尾,有一种很熟悉,很青春的感觉。“你是高中生吗?”我突然追问了她一句。小圆脸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小脸又开始微红。脚步稍稍有点乱地往前迈。“不是啊,我大学毕业都工作一年多了。”我啊了一声,赞叹道:“我的天,完全看不出来,我真以为你才高中生呢。”小圆脸被我刚刚的先扬后抑的神转折已经基本放下戒心,加上之前发的好人卡,对我这句话,相当受用。“是吗?我看着,有那么小吗?”“有,真有,特别是配上这马尾,让我想起高中生涯了。”我轻笑着。赞美也确实是因为她有这个青春资本,一张娃娃脸,高中生的打扮,容易害羞的表现,特别是还有那未曾完全发肓开的某些地方。然后,我真的陷入了某种回忆当中,她呢,估计被我这话击中了哪个部位,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下。我先反应过来:“那个,我叫江宁,怎么称呼你呢?”小圆脸也从刚刚奇怪的气氛里清醒过来,斜着看了我一眼。“嗯,我叫冼宛宁,你也可以叫我叫小马尾啊!”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种高中女生的小调皮,明显透露了出来。“这么巧?你名字里也有个宁字?”我觉得这世界有点奇妙了。“可不是!”“要不,你先租个单间吧?那个环境虽然不好,但便宜,我看你现在,也只能先住这种了。”冼宛宁笑眯眯地看了一下我的衣兜。我拍一下口袋,大方并且爽快地对冼宛宁说道:“不就是开个单间吗?哥能付得起的。”冼宛宁的小脸,又有些微红了。这妹子,咋这么容易红脸?而且,刚刚我这话,有什么问题吗?开个单间?嚯,不是酒店的那种单间好不好?我怎么觉得,这妹子偶尔也会有一种我身上的不单纯呢?这时,她带着我已经走过了主街,左转入一条巷子,再右转,在一栋门口挂着招租的五层楼停了下来。“这栋怎么样?”我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直接带我到这栋,刚刚一路上经过的,可有不少招租的。“这家,有啥优势吗?”冼宛宁从包包里摸出一个精巧的小电话,开始拨号。这种房子的首层,都是店面屋,会出租出去的,或者是自己开个小店什么的,房东会选择住在二楼或三楼。在等电话的同时,她轻声跟我说:“这家,我可以帮砍一下价。”哦,原来如此,难怪她刚刚一步都没有多停留,而是直接奔这一家过来,看样子,她应该认识房东。她用一种相当放松的态度,在电话里说了一大通我听不太懂的本地花城语。然后,放下电话,对我说道:“等下房东就下来,她会写个收据给你再给你钥匙。单间。不收你押金,但你要提前付月租才行。水电另付。”我张了张嘴巴,大为惊喜之下,居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看着她离去的时候,居然忘记问她要个电话号码。我没有问女房东,冼宛宁是怎么把押金和租金的事给谈妥的,因为这位女房东身上的肉,晃得我眼晕,根本不知道怎么问。我跟着肥胖之极的女房东上楼。屋子在三楼。阴暗,潮湿,进门必须开灯才能看得见,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床边只放得下一张小桌子,墙角边上有数个蟑螂在趴着。厨卫是三楼三个单间租户共用的。床边有一个窗,一直用深色窗帘挡着,我放下箱子钥匙和收据,拉开窗帘,马上能看到隔壁那栋楼里三楼租户的所有举动。我既不是偷窥狂,也不是暴露狂,所以,窗帘还是拉上的好。这一夜,失眠了。不是因为被老刘坑,也不是因为钱被偷,更不是因为记住了小马尾。而是这破地方,隔了十多米的另一条街,两排房子的中间有条小几十米长的小巷子,晚上九点后,突然开始热闹起来。吵了半个多小时,我忍不住了,用力扯开窗帘,打开窗户想冲外面吼几声的。但是看到那个场景,我突然狠狠咽了一下口水,骂人的话居然出不来。一长溜,站了十多个衣衫褴褛的小姐姐,各种各样打份的都有。但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穿得一个比一个少,奇怪的是她们好像都喜欢穿小一二号的衣服。然后上半身的某些地方拼命的凸显出来,而下半身,清一色的小粉裙。又短又窄!我脑子里闪过一个词:清凉!瞬间,我睡意全消!趴在窗台上,看热闹。然后对面的楼层里,也冒出几个脑袋,也在看着下面热闹的场面。脸上挂着那种不言而喻的笑。我估计我的楼上,隔壁的楼上,对面的楼上,但凡是能看到这条巷子的人,很多个窗口,都为那个小巷子而开着,很多颗脑袋都探出来看热闹。中间时不时有三三两两,或是单个的男性,迈着步伐从巷头走到巷尾,有的纯粹只是看一遍,像看一个节目一样,要看完整。有的会停下脚步,在某个小姐姐面前,聊几句,离得远,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被聊的小姐姐,无一例外地都会很亲切地上前搂着某个男人的手臂,好像很熟的关系一样。我心想,她们熟人真多啊!聊啥呢在?时不时有聊得热的,二人也有三人的就手挽手从小巷子离开,好像接着找地方聊似的。期间也有新的小姐姐加入小巷子团队的,不知道是刚刚来,还是刚刚聊完再回来的。精精有味地看了半天,才恋恋不舍地拉上窗帘,躺下。但是怎么也睡不着,满眼满脑,都是那白花花几乎露出一大半的凸起,和短裙下面白得晃眼的腿!我年青体壮的凡身,受到了一万点以上的冲击!中间跑了两趟厕所,洗了几把脸,还是睡不着。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迷糊间才发现,自己又弄脏了丨内丨裤!暗暗地提醒了一下自己,以后就算是要看,也要限制时长!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找工作!之前老刘说过,刚来这里,如果没有熟人介绍工作,自己找的话,基本就两个途径,一是在报纸上找招聘广告,二是上人才市场。相对会比较正规一些。我决定先上人才市场去看看。我看了地图,不是很远,而且也没有直达的公车,还不如走着过去,顺便熟悉一下路。楼下就有早餐,五毛钱的粥,加油条,或是包子,咸菜随便吃不要钱,两块钱能吃得饱饱,这个比较适合现在的我。早餐点都是临时摆出来的,一大早煮好的大锅粥,热在锅里,支几张小桌子,随便摆几张小折叠凳,就算是一个临时早餐点了。

    亡国公主要休夫
    是干嘛的

    亡国公主要休夫
    有什么不同

    玄幻  |  默黎

    每天的天不亮出了宿舍,天黑才回,一周过去了,还没任何的希望。吃不下去饭,成宿成宿的睡不着,本来不胖的张凡,眼见的颧骨都明显起来。宿舍六个人,保研的两个,早早的出去旅游了。剩下的不是去会女友,是回家了。剩下张凡一个人。晚躺在床,张凡想起来也挺恨这个学校的,“NTN的干嘛要扩招啊,当年你要不扩招,我也不了医学院,去外面打几年工,说不定也发财了。”没法子的张凡有点怨天尤人了。说运气不好吧,可也有好事让他给碰了。大学是扩招了,为了以后能更加的吸引高考学子报考,业率是一个金标准,要是毕业了都失业,谁会来你的学校。所以学校也用尽心思的为学生找工作,先不管好不好,反正送出去有班算能业了。年的华国也算大喜大悲之年了,先是川省大地震,然后奥运成功举世瞩目。肃省的医学院也有大事发生,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省里唯一的重点大学把医学院给兼并了,一个三本忽然变成了,兼并第一年学校对于医学院的业率也是费了一番心思,不能让一个三本的学校把的牌子给砸了吧,所以的联系了一个大学生毕业西部支援活动。肃省本来是西北,可华国大啊,还有更西的地区啊,好歹是吧,去联系边远地区的县级医院还是没多大问题的,这一下子给好几百人找到出路了。当然了张凡也在这好几百人当,班主任把工作协议书和学校发的西部支援奖励两千元交给了张凡,张凡一脸的懵逼,这一竿子把我怼到国境边了啊,当时班主任说了,可以不去,但是这是最后的机会了,不然以后连执业医师都没地方报名,虽然远点吧可工资高啊,这不是学校还给发补助了吗!连吓带夸的让张凡签了字。这是任务,班主任第一次对张凡这么用心。无奈的张凡只能去边疆了,没办法。家里的妹子学习好,不能把她耽误了。远远点吧,好歹以后也算是公家人了,以后是张医生了!工作有了着落,张凡收拾了铺盖回家了。张凡家离省会远倒是不远,也一百来公里外的一个小县城,可没高速路是坑坑洼洼的省道,班车走走停停的三个来小时才到家。大学后,张凡忙着打工很少回家。父母对于张凡的工作也很无奈,不去边疆又没地方班,可是去呢,又太远了,两千多公里呢,差一步都到周边的斯坦国了。已经签订协议了,张凡倒是想通了,怎么说都是华国的地盘吧,而且听说哪地方风景优美号称边疆的小江南,是心底里有点亏,拼死拼活的考到了准二线城市,结果一毕业给发配去边疆的五线城市,要是按投资的说法,这妥妥的是一笔失败的投资啊。快走的几天,张凡和父亲回老家给祖宗们了个坟,帮着家里干了几天活,偷偷的给妹妹塞了一千块钱,看着妹子泪汪汪的眼睛,张凡拧了拧她的脸蛋,“小哭泣虫,着有啥可哭的,哥是去班赚钱又不是战场,你一定要安心的好好学习,考个水木大学,可别学哥个三本,找不到好工作的。”“那你啥时候回来看我和爸妈啊,这么远的。我不想让你去。”带着哭腔的张玉还像小时候一样拉着哥哥的衣角,依赖的问道。“哎呦,我的傻妹子,等哥班了大把的赚到钱,飞机来飞机去的,两小时回来。别哭了,我走了,你要听爸妈的话,别耽误了学习。”“我才不傻呢,哥钱我不要,你要走这么远的地方”“给你的你拿着,你也长大了,自己要买点啥的也大方一点,别一天扣扣搜搜的,你哥你还不知道吗,能差钱吗。行了赶紧揣,不然哥生气了。”哐当!哐当的火车带着张凡朝西而去。西部的旷野如果不感受温度,光靠眼睛是分不出冬夏的。满眼的隔壁没有一点绿色,夏天少雨冬天少雪,一个色彩,土黄色。硬座坐的张凡屁股发麻,也没心思和别人玩双扣,空白的脑海带着一丝对未来的迷茫与期待慢慢的越走越远。火车只能把张凡带到边疆的首府,张凡要去工作的地方夸克县没通火车离边疆首府还有六百多公里。还得坐大巴卧铺车跑个一晚才能到。边疆的首府鸟市是大陆沙漠气候,夏天酷热冬天冰冷。下火车热浪扑面而来,张凡提前联系过夸克县医院的办公室。火车票和大巴的车票都是医院给订好的,算是一个小小入职福利。大巴车是晚六点出发,张凡没出国远门,也没敢乱转担心给转丢了,在汽车站周围吃了点饭,躺在候车室的长椅休息。车后张凡差点没吐出来,大夏天的大巴是空调车窗子打不开,混合着各种体味脚气再加维人爱用香水,那个酸爽让张凡肚子里的羊肉串翻了几个来回。通往夸克县的高速还未完工,路坑坑洼洼的,颠簸了一晚,肾都快被颠出来了。熬了一晚终于抵达了夸克县,医院的院办主任王红梅接的张凡,热情的不得了。县医院在城市的边,一栋四层的大楼和一个小二楼作为员工宿舍,张凡来的晚一点,其他新来的大学生已经报道了。一共七个人四男三年女,张凡是单身狗,其他都是一对一对的。这次新来的大学生都是肃省不同的医学院,民族大学附属医学院和医学院再加张凡医学院。其他人已经提前来了一两天了,在院办主任王红梅的带领下,几个人来到院长办公室,院长巴图,一个蒙族人,和普京有点像。“今天同事们终于都来全了,等张凡安顿好后,晚去夸克县宾馆餐厅开个迎新会。欢迎我们远道而来的新同事。”巴图红光满面的说完后,又对着王红梅说道:“晚通知各科主任及护士长,然后在带几个新来的护士,明天正好是周末,带我们的大学生去草原转转,领略一下我们美丽的大草原。”巴图说话底气很足,而且肢体丰富。看样子是一个较强势的人。张凡和李辉在一个宿舍,郭启亮和居马别克一个宿舍,郭启亮锡族,居马别克哈族,两人都是民族学院毕业的,李辉汉族医学院毕业,大学期间谈的对象为了能在一起,相约着签到了夸克县。几个女生因为都名花有主了,张凡也没留意,光盯着院长寻思了。李辉高高瘦瘦的,人很热心帮着张凡收拾床铺,铺盖都是医院新买的。刚收拾好,李辉拿出边疆名烟雪莲,发了一根给张凡。虽然不会抽烟,毕竟第一次见面而且以后要在一起共事同寝,也没拒绝。李辉给张凡点烟,做到自己的床后对着张凡说道:“兄弟,你好歹也是毕业的,咋也来着边关山外了。”“什么,外省人不知道,你兰市毕业的能不清楚吗。再不嘲笑我,你是医还是西医。”李辉笑着回话。“西医的,不,西不西的,哎,说起来都是头疼,考执业西医都得考,可实际工作用的全他娘的都是西医,而且西医都学了点皮毛。”“都一样,我们学西医的也是个皮毛。”“你准备去哪个科室,昨天我听医院的人说,现在各科室缺人的厉害,我们不用轮转,直接进科了,我寻思着去内科,你呢。”

    爱学习的小白
    稳定版下载

    爱学习的小白
    电脑版客户端官方下载安装

    玄幻  |  瑾凉

    高二学生庄小栋出现在我的心理工作室那天,天气不是很热,但我却热得心情烦躁,进入不了工作状态。我做了足足五分钟冥想,才让自己的心定下来,完美印证了心理学家武志红所说的《身体知道答案》。庄小栋个子很高,足有一米八,脸形方正,棱角分明,英武帅气。与他的长相极不相称的,是他的神态。他局促不安,眼神怯生生,神经质的不安,像咒怨里的惊恐者。双肩紧缩,双手垂在前侧,整个身体语言是:我要站哪儿?我要干什么?我好不安!这类紧张的来访者,我接待过很多。首先要做的必须是让他身体放松下来,否则你没办法进入他的内心,也就没办法帮到他。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微笑着说:“小庄,来,坐这里,这个很舒服,你试试看”。我指着催眠椅让他坐下,小庄怯生生地坐上去,我将催眠椅背放平,让小庄的整个身体躺进椅子里。我一边做这些,一边跟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在我做完这些之后,小庄脸上的肌肉放松了下来。“小庄,可以跟我讲讲,想让我帮你什么吗?”我坐在小庄左侧,语气轻柔。“老师,他们老是看不起我……总是说我说我像个傻逼。”小庄的话不太顺溜,很多停顿。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来说,被同伴孤立,就是被全世界孤立。“你觉得别人看不起你,孤立你,那你一定很难过吧!”小庄最需要的是情感的宣泄,情感流动了,负能量才会减少。我这样说,是希望他尽情表达自己的情感。“是的,老师,我不知道怎么讲……真的好难过……”话还没有说完,小庄像个五六岁的孩子一样哭了起来,这对于心理治疗来说,是件好事。他能在我眼前哭,说明他在我这儿,是感觉足够安全的才会哭出来,并且哭出来本身,就是有治疗作用的。看到他哭,我有点意外,通常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对自尊比什么都看得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放下心防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反常之处就是心理治疗的突破口。“现在感觉怎么样?心情有没有舒畅一点?”小庄点点头。“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情绪,都有不同的方式。有的人伤心了,会找朋友聊天;有人伤心了,会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大哭一顿;也有的人,会去喝酒,大醉一场。每一种表达都无所谓对错,只要让自己感觉更好就是OK的。当你有开心或不开心的情绪时,你会怎么表达呢?”小庄接下来的回答让我很意外,我想象中的回答是:“我会静静地坐在教室里不说话,下课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一坐,吹吹风。”事实上,小庄的回答却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我常常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情绪永远不分对错,都是真实的,你明白吗?只有不同,没有不对!”我讲过这些之后,小庄皱在一起眉头舒展了一些。从小庄的话里,我听到了他对自己的攻击,人在攻击自己时,内心无疑是最难受的,而我的话,减少了他对自己的攻击。“老师,也就是说,我是正常的,是吗?”我点点头,“我觉得很正常,你不觉得吗?”听我说完,小庄的脸上展现出了微笑,整个身体都舒展了起来,不再紧缩自己的双肩与胸口。“可以告诉我,你用哭来表达情绪,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吗?是一直如此,还是在某个事件之后才如此?”无论何时何事何人,突然的转变,都反映了内心的剧变,而且,我隐隐地觉得,小庄身上还是有一些东西没有表达出来。小庄眉头皱了起来,眼球向左上方转去,这是一个人陷入回忆的经典表情。过了两分钟,他说:“好像跟一个瓶子有关。”然后他就停住了,眼神飘忽,有些东西,他不愿意想起。“我听到你提到一个瓶子,那个瓶子可能是不太好的回忆,甚至有点恐惧,是吗?”我希望小庄能战胜恐惧感,人要治愈,就要跨过一些不敢跨的坎儿,若跨不过去,那坎会越变越大,大到无法承受,便成为心病。经过长长的沉默,庄小栋开始了长长的回忆:“那是一次秋游,老师带我们去西湖,傍晚的时候,我们在湖边野餐,就是在英雄纪念碑那里,吃过饭后,我跟几个小伙伴在玩,突然看到一只狗在纪念碑下掏出一个东西,我跑过去,用石头去砸那只狗,那狗没有尾巴,直立起来,很奇怪“。”它前脚握着一个东西,它看我要砸它,它也用那东西砸我,我就用手去接,接住了,那东西在我手上凉凉的,是个玻璃瓶。我再抬头看那只狗,一头扎进西湖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小伙伴们围过来,问我刚刚是什么往水里跳了,我说是只狗”。说到这里,小庄抬头看了看我,继续往下说:“那时小,没多想。有个同学要过来抢我手上的瓶子,我双手护住那瓶子抱在胸前,我感觉那时的我很勇敢,换作现在,我可能都不敢护我自己的东西,就在我们抢夺的过程中,瓶子一下摔在了地上,一股黑烟冒出来,一只天牛飞了出来,浑身黑油油的,一下子向我飞来,我那时胆大,一点都不怕,伸手去抓,几个同学也伸手去抓,我感觉我好像抓到了,手心还痒痒的,但摊开手,却又什么都没有。”说到这里,小庄的嘴角带着笑,眼里也带着笑,满是轻松的表情,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但与此不相称的是,他整个身体又变成了紧绷的状态了。我想到一个心理学名词,叫反向形成,讲的是,有的情绪我们无法承受,于是会呈现出与那情绪相反的情绪,比如特别恐惧时,会体验到“哎,我怎么一点都不害怕了呢?”“恐惧是我们很正常的情感,是人就会有,并且它也是在提醒我们‘要小心哦,要防备危险哦’,我从你的身体上看到了恐惧,可以再回忆下那时的感受吗?”在我的认同下,小庄深呼吸一口,闭上了眼睛,缓缓捋起了袖子,手臂上一个天牛纹身,非常逼真,它的甲壳、头顶的双节都充满质感,那黑中透亮的高光,都完美地呈现了出来。小庄一言不发,眼里含泪。我有点懵了。不知道小庄此时向我展示纹身用意何在?更让我不解的是,小庄对于这个纹身所透露出来的恨与恐惧。鬼使神差地,我伸出手去摸那个纹身,这个作死的迷之冲动,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就在触及纹身时,我手指像被电击了一般,麻麻的,我心头猛震,汗毛倒竖,就跟在大冬天光着身子站着雪地里一样。那天牛纹身竟然缓缓地迈开了四条细腿,向我的手指上爬来,更恐惧的时,我想往回抽手,竟然抽不动,我想大声地叫喊,也叫不出声,我看到小庄也是一副惊骇的表情。我们就这样不动不叫,过了两三分钟(但当时感觉好久好久),那个天牛完完全全地伏在了我的右手手背上,身体晃了几晃,抖了抖翅膀,便不动了,隐没成我手背上的一个纹身。

    外神安奎因
    游戏官方版下载

    外神安奎因
    下载大全中文版下载

    玄幻  |  水晶之恋

    杜华青刚刚还咧开的嘴一下子就噘起来了。易海花伏在杜华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杜华青噘着的嘴巴终于舒展开了。“新娘子上轿了!”舅舅一声喊,便蹲下来背着杜睿琪往门外走去。“噼里啪啦……嘭……”鞭炮声又开始响起。“哦,新娘子出来啰!”门外又是一阵欢呼声。杜华青跟在后面双手托着姐姐的婚纱下摆。上了车,杜睿琪和丁志华坐在后面,杜华青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杜华青第一次坐小汽车,觉得特别新鲜和刺激,左看看右瞧瞧,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司机把车子开得很慢,后面两辆装满了亲戚们的公共汽车也缓缓地行驶着。车子沿着村道慢慢行驶,一路上站满了看热闹的乡亲们。“听说睿琪嫁了个大官的儿子哦,你看坐的都是黑色的小轿车!”一个妇女看着行驶的车子神秘地说着。“可不是吗?这样的轿车只有县里的官才有坐的。你看我们这个乡里的书纪都只能坐那辆烂吉普。”旁边的妇女附和道,难掩羡慕的神情。“哎,睿琪不是和我们小学的朱老师那个吗,怎么说嫁人就嫁人了……”一位妇女说道。“嘘,这个可别乱说啊……”另一位妇人撇着嘴说。对方立刻就闭上嘴巴了。车子慢慢地驶过了村庄,杜睿琪看到了自己任教的小学,一栋两层的楼房孤零零地伫立在田野的中央。这个曾经工作了三年的地方,给杜睿琪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突然,学校门口的那个身影窜入了杜睿琪的眼里,是他!朱青云,今天的他一定很难受吧……想到这里,杜睿琪不由得低下了头,不敢再看那个熟悉的身影。迎亲的车队开上了国道,车子开始快速行驶起来。两边的白杨迅速地往后退去。杜睿琪看着车窗外,长长的余河大堤似乎在跟随着车子行走。就在这条大堤上,留下了多少她和朱青云美好的记忆啊!当初朱青云放弃舅舅王建才对他的安排,毅然跟着自己来到这个寂寞的村庄小学,这是杜睿琪没有想到的。对于朱青云的执着,杜睿琪心里是十分感动的。他们也曾山盟海誓,这辈子非对方而不娶不嫁。可是今天,自己却背叛了当初的承诺,成为了别人的新娘!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儿,杜睿琪或许不会走上这样的决然之路——那是半年前的一个周末,杜睿琪的家里发生了一件让她伤痛彻骨的事情——那天,杜睿琪的爸爸杜雨生想把家里的猪圈翻修一下。在原先的基础上加固加牢并且扩大一点儿。猪圈建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是不需要审批的。这在乡村是很常见的事情。可就在杜雨生卷起袖子和裤腿儿使劲儿抡着铁锹挖地基的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站在了杜雨生的跟前——“你这是往哪儿挖啊?”咄咄逼人的声音从杜雨生的头顶响起来。杜雨生听到声音抬起头一看,原来是同村的杜叶生,按辈分杜雨生叫杜叶生为大哥。“叶生大哥,我这猪圈太小了,想扩大点儿——”杜雨生说道。“你往哪儿扩?嗯?”杜叶生叉着腰站在杜雨生上面盛气凌人地说道。杜雨生嗫嚅着嘴,看了看杜叶生,“我这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扩啊!”“自家的?”杜叶生摆开双腿叉腰站在那儿,一只脚踏上了杜雨生的铁锹,“这是我家的地!”杜雨生一辈子老实巴交,谨慎为人,从来不和人争抢什么。可今天他是在自家的宅基地上挖地基,碍着杜叶生什么事儿了?“叶生哥,我这没有占到你的地儿啊?”杜雨生弱弱地说道。杜叶生微微弯着腰,靠近杜雨生,轻蔑地说道:“你现在挖的地方,就是我家的自留地,念在你叫我一声大哥的份上,你把土填回去,我就不追究了!”杜雨生虽然老实,但他也是有骨气的人。杜叶生这明显是在欺负他,明明是他的自家地,杜叶生却说是他家的!杜叶生就是仗着自己老婆的娘家人多势众,仗着他的大舅哥是镇政府的一个小头目,总是在村里耀武扬威。“叶生哥,我挖的是自家的地,与你没有任何关系!”杜雨生也毫不示弱地说道。“哟呵!杜雨生,你这是长胆子了!敢跟我叫板?”杜叶生马上发威道,“识相的,赶紧给我填回去,再也别挖了!这地儿老子还等着盖楼房呢!你家这猪圈,趁早扒拉掉!”杜雨生气得直喘粗气。他倔强地反抗着,不仅没有停下来,而是用力地甩开杜叶生,抡起铁锹再次挖了起来!“他玛的,给脸不要脸!”杜叶生马上吼道,“来,给他拎起来!”杜叶生说完,就和站在他身后的两个儿子一起,架着杜雨生的胳膊一下子就给扯了上来,并且把杜雨生重重地甩了出去!杜雨生被他们这么一甩,腰椎直接撞在地上,顿时就疼得起不来了!“你们——”杜雨生痛苦地看着他们,腰椎上的疼痛一阵紧似一阵,让他几乎无法动弹。“我告诉你杜雨生,你这猪圈不仅不能扩大,就连原先这个都必须扒拉掉!这块地,我要定了!”杜叶生盛气凌人地说道。“你们——”杜雨生疼得龇牙咧嘴,嘴里就只能反复吐出这两个字了。看到这架势,很多村民都过来围观。杜叶生父子三人对付老实的杜雨生一人,这让很多人心里大为不满。可是,谁也不敢吭声,谁也不敢出来劝阻一下。因为杜叶生从来就是这样对付村里人的,大家都是敢怒而不敢言。闻讯而来的易海花看到丈夫被甩在地上疼得无法说话,顿时就冲上去扯着杜叶生的衣服——“你凭什么打人?啊?”易海花一手扯起杜叶生的衣服。没想到杜叶生丝毫不顾及易海花是个女人,毫不犹豫地就抡起大巴掌打了易海花一个响亮的大嘴巴子!“草他娘的,敢扯老子的衣服,找死!”杜叶生边打边怒声骂道。易海花只觉得自己的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了起来,用手一摸,嘴角已经流血了!而杜叶生打了易海花之后,带着他那两个大儿子,转身就耀武扬威地走了!围观的村民都不由得发出一阵嘘嘘声!这杜叶生太没人性了!连女人都打!易海花看着自己的男人被打得坐在地上不能动弹,自己又被人给打得嘴角流血,屈辱的泪水不由得滑落下来!当杜睿琪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父母已经在镇上的医院里了。看到父母如此被人欺负,杜睿琪要去找杜叶生算账!可是,妈妈却拉住了她,流着泪说道:“孩子啊,算了,我们斗不过人家!人家有权有势,人多势众,你去找他,只能是自取其辱啊!我们村里,哪个人敢和这家人斗啊?”“妈——我们不能这么无声的忍让,就得跟他理论,他们这样太过分,天理难容!”杜睿琪伤心而又愤怒地说道。“孩子啊,胳膊拗不过大腿,何况他们家镇里县里都有人,我们怎么斗得过他们啊!”易海花流着泪说。